女神代行者 第179章 單身的暴躁首領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又是一輪轟炸之後,薛雷他們以47枚發情爆彈的代價,把可怕的獸群徹底攪成了亂糟糟的一團,讓這群不正常的怪物,好好的不正常了一把。

但即使獸群因發情而陷入混亂,趁機對其展開攻擊也不是個好主意。先不說暴躁的雄性們本來就因為求偶慾望而無差別敵視母獸之外的一切,真要開殺,外面那些智力較高的魔獸肯定不會發情到左臉挨打給右臉的地步。

所以他們的第一選擇,還是突圍。

冒險公會這麼多天都沒有來處理這個異常出現的獸群,就算背後沒什麼骯髒的交易,也足見怠惰無力,不能指望。

蕾莉亞稍微觀望一下戰場的情況後,就在四處飄散的魔獸發情味道中,向著東側數量較少的薄弱一側發起了突襲。

丟爆彈的時候三個方向都好好順便探查過,奇怪的是,即使在大量強悍魔獸聚集的區域,也沒有發現高階魔獸個體的存在。

即是說,這個獸群的首領,此時不知道身在何方。是依靠自身特性藏匿起來,還是控制力極其強悍根本不需要置身於群體之中?

按照常理,魔獸使很難直接控制一個獸群。比較可行的辦法,就是集中力量設法影響一隻具有爭奪首領實力的高階魔獸,趁著獸群聚集的機會,協助它獲勝,然後通過這隻首領,對獸群施加影響。

這操作的難度不小,不過轉念想想,如果不是露狄被日出了煙花大會的特效,也缺乏實施的機會。

因此,突圍到比較安全的山谷外側之後,冷靜下來的蕾莉亞思索一番,懷疑獸群事件並不是什麼預謀行動,而是臨時起意。

臨時起意就做到這個份上,足以感覺到其中的殺氣。

「這麼一說,那個大奶法師還真挺值得懷疑。我瞧她就一副很小氣的樣子。」薛雷拿出大量寶貝飼喂這次立下汗鹿功勞的「坐騎」們,順手給蒂爾寧塞了一口加調料的特供,「她跟公主的飛艇快,到了之後就著手安排的話,應該來得及派人盯上咱們。」

「要向洛庫爾蘭討個說法嗎?」拉雅握緊法杖,很生氣地問。

薛雷環視一圈,蕾莉亞自然不用說,其他對這個問題明確露出支持表情的,只有蒂爾寧和妮妮。

欣蒂臉上是明確的不贊同,米奧拉摘了頭盔,看起來也挺為難,而小黑則直接擺了擺手,「那可是輝煌平原最大最強的人類王國,就算證據確鑿去討說法也很危險啊,更別說……咱們什麼都沒拿到不是嗎?我覺得這事兒還是應該再商量商量。老闆,你人挺好的,別犯傻啊。」

妮妮握著拳頭,認真地說:「那咱們就找線索,查證據。總要知道這到底是洛庫爾蘭整個國家的意思,還是那一位貴族法師的問題才行啊。不然,以後咱們要永遠躲著洛庫爾蘭,再也不踏入他們領土了嗎?」

「而且……」她不高興地小聲嘟囔,「有人要害老闆啊,我的帳還沒還完呢,這怎麼可以。」

薛雷摸摸她的頭,轉身說:「的確應該先找到證據,把兇手揪出來。是法師,就找那個法師算帳。是洛庫爾蘭……那咱們也要查查為什麼。」

蕾莉亞低頭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要是洛庫爾蘭,原因……也不可能是別的了。」

「蕾莉亞,」薛雷抱住她,在耳邊輕聲說,「他們不可能知道我是來復活你的。洛庫爾蘭的雕像絕大部分都是洛薩,書里關於你的插圖,也還原不了你美貌的一半。你只要不用出你自創的劍技,沒人能發現你是你。我相信洛庫爾蘭即使出手,為的也不會是這個原因。相信我。」

「那還能是為什麼?」

「也許是為了我的威脅。整個洛卡拉聯邦對待宗教的態度不是都很排斥嗎?」這一段不需要保密,他也就轉為了正常的說話方式,「我記得之前茲拉達說漏嘴過,表示海神教眼中真正的敵人是月光教而不是我們。而月光教明面上的發展並不算快,看起來也很和平。這多半意味著,來自洛卡拉聯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浮出水面太過高調。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作為一個新興教派的教宗,會被洛庫爾蘭的人盯上,並想趁機解決在地下世界裡,也還算合理。」

蕾莉亞的自責這才稍稍退去幾分,她把劍鋒上的血甩了甩,「那,就從這個獸群開始調查吧。既然獸群直到剛才都沒散,首領一定就在附近。控制高階魔獸是非常難成功的事,魔獸使絕對不會捨得放棄那個首領。咱們去找它。」

「那可是獸群的首領哎……」小黑嘟囔了一句,「是不是該稍微加個獎金啥的。」

薛雷還沒想好應該怎麼激勵一下大家,耳邊忽然聽到了一聲悠長的嚎叫。

明明才5號,空中高懸的紫月還是個半圓,可隨著那令人心悸的嚎叫聲,夜幕竟隱隱閃耀著滿月般的紫色光暈。

那些因為發情而混亂不堪的魔獸吼叫,瞬間變弱了許多,差一點,就被鎮壓成寂靜。

「呵。」蕾莉亞發出一聲短促的輕笑,「現在可以確定了,絕對是魔獸使。」

「為什麼?」薛雷好奇地問。

「那是紫月狼群落的首領極小機率突變而成的高階魔獸,紫月狼王。」她拿起細劍,鬥氣開始在周身繚繞,「洛庫爾蘭曾經做過大量喂養珍貴素材來製造這種魔獸的實驗,他們還湊巧有一樣能幫助魔獸使控制紫月狼的秘寶。如果先控制再進化,就能比較穩妥地操縱紫月狼王。」

「另外,」欣蒂也拿起了武器,補充說,「紫月狼王的單挑實力並不強,特長是對群落的控制力。紫月狼王能成為獸群的首領,肯定是有外來力量搗鬼。」

萬事開頭難,已經當過坐騎,就沒什麼好矜持的,蒂爾寧看同族大都已經吃飽,晃晃鹿角,讓最強壯的幾個主動走到小隊成員身邊,這次和突圍的時候一樣,專門有兩頭並肩準備好讓米奧拉騎。

米奧拉戴好頭盔,抬腿邁了上去,念叨說:「這次可千萬並緊點,剛才你倆一要分開,我在空中直接劈叉,這要拉傷了大腿,衝鋒不動就麻煩了。」

小黑拿出手弩,「喂,咱們真要去對洛庫爾蘭的人動手啊?」

薛雷笑了笑,「不,我還不知道那是哪兒的人。我只是自衛,並順手反擊。」

小黑挑了挑眉,翹起了嘴角,「說得對,我也不知道。等抓住審問出來……我就當沒聽見。」

數道光芒落下,輔助魔法再次就位,蒂爾寧鹿角一閃,揚蹄飛奔,鹿群展開成箭頭一樣的攻擊陣勢,向著剛才長嚎的地方衝去。

發情爆彈還有很多,如果獸群已經被首領重新整合,那就再炸一遍。到時候魔獸們再情不自禁一場,就算還能聽指揮,應該也筋疲力盡造不成什麼威脅了。

這麼一想,發情爆彈這玩意如果投入到戰場上,威力好像也挺大啊。就算智力夠高能夠暫時壓抑性慾,老二硬邦邦胯下帶個甩棍,戰鬥力不打折,也得被把雞巴打折。

按照蕾莉亞的指揮,他們沒有原路沖回,而是向南轉移了一段,對獸群進行了一次保險起見的包抄。

情況遠比他們預計的要好。

不光獸群中的大部分沒有從發情的狂亂中恢復,當中那隻淡紫色皮毛,威風凜凜的紫月狼王,這會兒好像也中招了。

那是只母的,這會兒正暴躁地趴在地上,後腿伸直撅著屁股,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咆哮。尾巴來回掃動,能看到屁股中央紅腫起來。

它呲著牙不停往外形近似的雄性旁邊湊,搖晃屁股咬它們後腿,然而,種類並不匹配,只能把那些實力遠不如它的雄性嚇得情都不敢繼續發,夾著尾巴亂逃。

「在那兒!」蕾莉亞忽然用細劍指向山谷西側的崖壁上方。

薛雷順著看過去,昏暗的月光下,那邊果然站著幾個模模糊糊的身影,都穿著似乎帶有偽裝效果的斗篷。

蒂爾寧心領神會,立刻指揮鹿群繞開仍在滿地爬著到處聞屁股的紫月狼王,沖向那幾個形跡可疑的身影。

領頭的一個小個子發現他們逼近,抬起手,舉高手中的法杖。

那人胸前的項鍊亮起了明亮的紫光,和法杖頂端的寶石互相輝映。

旋即,紫月狼王站了起來。

「嗚嗚嗚嗷嗷嗷嗷嗷——!」唇邊伸出月牙一樣彎長的利齒,紫月狼王猛地甩頭頂開礙事的交配魔獸,毛髮豎起,體型都變大了一圈,高速沖向鹿群中最明顯的目標——蒂爾寧。

以它的驚人速度,小隊想要甩開直取那些幕後黑手,並不現實。

作為母獸,發情對戰鬥力的影響也不算太大。

薛雷咬了咬牙,猛地拽下胸前的火晶石墜子,大喊一聲:「上吧,讓他們看看,誰的寵物更厲害!」

說完,他對著撲來的紫月狼王,把那塊裝著露狄的火晶石狠狠丟了出去。

嗅到魔力的鮮美味道,紫月狼王毫不猶豫張開巨口,甩頭要把火晶石吞下。

眨眼間,火光爆燃而起,露狄一腳踢在狼嘴旁,向邊上跳了出去,怒吼:「我才不是你的寵物!」

但不管是不是,架已經打上了。

紫月狼王正在發情狂暴,露狄也心情極差滿臉不爽,轟的一聲,炸裂的火球就和四射的紫芒撞在了一起。

少數幾個智力較高的中階魔獸在紫月狼王的威壓下聚攏過來,米奧拉跳下鹿背,揮舞戰斧衝鋒過去,連續橫掃幫露狄扛住了後背。

女炎魔雙臂上抬,熾烈的火柱沖天而起。

但紫月狼王畢竟是高階魔獸,抗性相當驚人,完全不符合毛多弱火的規律,就在火柱中站著來了一發開口光炮。

露狄僅靠自身速度躲不過去,垂手在側面地上引發一個小爆炸,助力飄向另一邊,可仍然被那閃耀的紫色光球擦了一下,悶哼一聲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留下一串焦黑的痕跡。

米奧拉的斧子也被打中,頓時失去平衡,急忙把斧柄往地上一插,強行撐住。她這身裝備防護力絕佳,但要是摔倒,可就有點麻煩。

意識到光靠那兩位擋不住紫月狼王,蕾莉亞不得不放棄直取山頂的打算,一擰腰跳下鹿背,高聲喊道:「殺掉那隻首領!獸群就散了。」

她知道魔獸使絕對捨不得如此強悍的一隻紫月狼王死在這裡,那麼,也許能將那群人從上面引下來。

薛雷急忙讓穆琳傳音,提醒蕾莉亞不要暴露身份。

情況有點不妙。

魔獸畢竟更近似於野獸,不像魔物的進化種還有人形的部分。

這意味著,它們的交配流程,爭奪交配權才是最占時間的步驟。一旦交配開始,大都會迅速結束。

而獸群中的大部分,都是交配一次就需要緩緩的正常類型,沒有薛雷這種金槍不倒的性能力。

所以,又有一些魔獸加入了戰場。

山上的那個小個子的確沒有控制其他魔獸,就只是在專注地盯著紫月狼王。

但紫月狼王的強項,恰恰就是群落控制。

暴怒的露狄剛把一隻撲來的魔獸轟得粉碎,就又有三隻同類帶著魔法的輔助跟了過來。

米奧拉不敢身陷重圍,轉身一個衝鋒回到同伴附近。

蕾莉亞忍耐著不去使用暴露身份的劍技,一招劍舞·月牙突將幾隻魔獸梟首,正想殺向那頭紫月狼王,卻看到那狡猾的首領一個側跳,躲在了召集來的魔獸後面。

薛雷衡量一番,問:穆琳,你不變身現在能出來呆多久?

穆琳占了蘇琳的通訊頻段,迅速給出回答。

〖二十分鐘左右。〗

欣蒂和小黑都是依靠閃避的敏捷型冒險者,小隊只有米奧拉一個可靠的前排,配置根本就是不為了應對這種包圍戰,拉雅的魔法拚命砸,也不可能把還剩超過一半的獸群清場。

這樣下去,蕾莉亞必定暴露實力。

沒想到幕後黑手們竟然躲在那麼遠的山上,這樣的失算,只好靠這次的新收穫來彌補了。

「大家後撤!回到我這邊!」薛雷怒氣沖沖望向那個依然舉著法杖的小個子,咬牙切齒地說,「蒂爾寧,組織防線,我要讓穆琳出來了。」

「是,我的騎士。」

穆琳,拜託你了。

他在心裡默念一句,像平常放出琳琳一樣,召喚出了穆琳。

黑色的鱗片瞬間包覆住頭以外的全身,眼罩擋住了會自發召喚出凝石血霧的雙目,渾身撒發出隱隱邪氣的高挑女郎,降落在蒂爾寧身旁。

「要我做什麼?主人。」

如果下令把上面那些人都幹掉,似乎不利於追查。

「能解決那隻紫色的狼嗎?」還不知道凝石魔女這個狀態下的實力,薛雷只好先問一句。

穆琳微微側頭,感應了一下逼近的魔獸,「挺強的,我試試看。」

跟著,她妖媚一笑,舔了舔唇,「主人,沒有獎勵嗎?」

「等我進去就給,給到你夠。」

「啊……感覺幹勁充滿了我下流的乳房。」穆琳微笑著轉身,屈膝,蹬地。

呼!

一道黑光,從正在退回這邊的露狄身旁擦了過去。

激盪而起的風,把她周身的蒼炎都吹偏了將近半米。

紫月狼王雙眼一瞪,渾身毛髮直豎,十幾隻魔獸立刻在它身前聚攏,至少七、八種魔法砸向穆琳衝來的路徑。

「抱歉抱歉,雖然你們的味道我挺喜歡,但為了主人的獎勵,只好委屈你們……接受我饋贈的破滅吧!」

雙臂交錯,漆黑的鱗瞬間化為縱橫交織的荊棘巨網,打過來的魔法好似石子兒丟進湖水,僅激起了一點微不足道的漣漪。

距離較近的魔獸直接被絞殺成零落的碎肉,較遠的也被帶起的罡風割破了結實的皮毛。

「啊呀,能量消耗似乎會影響我存在的時間呢……」穆琳歪了一下頭,忽然向前伸出了右臂。

荊棘之網回縮,變成了巨大的騎槍,槍尖眨眼間延伸出十幾米長,輕而易舉貫穿了擋在目標前的魔獸,刺向正在準備施法的紫月狼王。

野獸的直覺讓紫月狼王中斷施法提前向側面跳出,儘管如此,漆黑的騎槍依然刺過了它的後腿。

一層灰白出現在傷口的位置,短短几秒,就把那附近的血肉石化了一片。

紫月狼王一個趔趄,驚恐地看向收回騎槍準備再次出手的穆琳,忽然仰天長嚎。

但其他魔獸都被蕾莉亞指揮小隊攔截住,恐懼的首領,召喚不來可靠的衛兵。

這時,薛雷注意到,山上那群人,終於都動了。

先前的小個子反倒站在了最後,其他敵人紛紛舉起了法杖。

接著,紫月狼王身前的地面,出現了一個接一個的法陣,澎湃著足以撕裂次元的魔力。

是召喚術。

山上那群人中,竟然只有那個小個子是魔獸使,其餘敵人,都是召喚師!

那個瘦小的身影,難道是憑一己之力,在驅策這隻首領級別的高階魔獸嗎?

被如此危險的傢伙盯上,薛雷頓時想起了此前優柔寡斷盲目仁慈導致的後果。

不行,不能給這種敵人準備充分後再次出手的機會。

「穆琳!去抓住山頂那個個子最小的人!」

但是,那幾個召喚師的實力也非常強悍,分工明確的召喚物配合默契,穆琳一時間也被糾纏得疲於應對,只能無奈地喊道:「那邊太遠了,我可以繼續對付這隻紫色的大狗嗎?」

她想對付狗,狗不想對付她。

也許是意識到大勢已去,紫月狼王最後長嚎一聲,調動起了獸群還能調動的力量,旋即一扭屁股,向著山谷魔獸使那邊狂奔而去,紅腫的生殖器還灑下了幾滴發情的騷血。

「哎哎哎!大狗,別跑啊!」穆琳惱火地一跺腳,雙臂擋住一個召喚物砸來的拳頭,猛一抬頭,消解了眼罩。

猩紅的霧氣,瞬間充斥在她面前的錐形區域,遠達數十米。

依靠數量騷擾牽制的召喚物一觸到血霧,就紛紛變成石頭摔爛在地上。

最前方充當肉盾的巨型召喚物,也從手臂迅速石化,發出絕望的悲鳴。

但凝石血霧的消耗顯然更大,穆琳正想掃視一圈把聚集過來的魔獸都一併解決,她積蓄的普通能量,用完了。

「誒?」小黑吃驚地喊,「老闆,你的超級打手怎麼不見了!?」

「到點兒了。」薛雷無奈地說,「剩下只能靠咱們自己了。」

不過優勢已經相當大,首領選擇逃跑的情況下,對獸群的威壓能力也會迅速減弱。一條腿被石化了半截的紫月狼王現在絕對不敢回頭,而對手用來當作底牌的召喚物,剩下的小半正在被蕾莉亞率領同伴摧枯拉朽般解決。

唯一的問題,是紫月狼王跑得太快,三條腿速度依然跟風一樣,而且攀岩能力極強,如履平地順著絕壁奔向敵人的小隊。

拉雅不甘心地丟出一記煌耀之矛,但距離實在太遠,超出射程的法術效果被大幅削弱,連對方護具自帶的防禦結界都沒能衝破。

但他們大概感受到了拉雅的魔法水準,對薛雷這一方的戰鬥力有了全新的認識,其中一個召喚師忽然抬起手,掌心升起了一個明亮的光球,筆直飛到接近雲層的高度,爆開成耀眼的白光。

然後,就在紫月狼王跑到的同時,另外一個召喚師開啟了虛空通道。

這短短的幾秒,薛雷的腦中閃過了無數念頭。

剛才的光球應該是撤退的信號,虛空通道是需要兩個召喚師同時進行儀式召喚才能開啟的傳送門,那麼,他們逃走的距離絕不會太遠。

但如果就這麼放他們逃離,只要他們這群人藏起紫月狼王,之後要怎麼認出他們來?

的確,薇爾思叮囑過,那個技能最好不要太頻繁使用。

但那不意味著不用,他覺得,現在就很必要。

於是,他看著那個就要鑽入虛空通道的矮小身影,發動了「洞察」。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