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127章 鹿麤麤麤麤麤麤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破處這種事兒,沒享受過覺得特別期待,享受過幾次,會覺得十分滿足,但戳得多了,就發現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值得在意的,遇到出血多的,黏乎乎一片殷紅,都有點噁心。

而且他很確定,蘇琳對破處這事兒就是有心理陰影,還沒辦法靠多破勤破來脫敏,破到現在,好像還有點加重的跡象。

所以薛雷對蘇琳的提議挺誠懇,他真的打算用後門代替前面,省掉每次她痛不欲生的破瓜步驟。

於是,為了削弱她的牴觸心理,他決定給她找個鮮活的例子,來證明肏屁屁也是有可能很爽的。

古莎滿足不了這個要求,她身上就倆入口,全是用來榨汁的,異界貔貅只進不出,壓根沒長屁眼。

那麼,他只有打蕾莉亞的主意。

蕾莉亞在這方面的優勢,是她本身就非常沉迷於後庭插花,有時候性器的高潮還沒到,就迫不及待暗示他換另一個小洞干——是個絕好的實例。

而劣勢,也很明顯。

她的矜持和保守,只會對他放下。偶爾在約會的地方聽到蘇琳出來的腳步聲,她都會很緊張地暫時拉開距離,如果正在做愛,就會當場閉嘴儘量不發出聲音,並露出如果進來就把對方殺掉的兇狠眼神。

直接現場表演給蘇琳看,暫時是沒有指望了。

他只好動其他的主意。比如,那些會用手指比劃九和一的男人們常用的手段。

這個世界也有留音石、留影石這樣的音視頻錄製道具,但製作代價高昂所需技術極高,還沒誰捨得拿來用到盜攝這個尚不存在的行業上。

所以,蕾莉亞對偷拍這樣的行為,可以說全無防備。

但是,薛雷最後還是選擇了坦白。

他不想在伴侶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她羞恥的模樣出鏡,他願意適當撒點小謊,可不願意欺騙到這種程度。

他變出了幾種攝像設備,教給蕾莉亞,告訴她這些是什麼東西,可以怎麼操作,然後,軟磨硬泡央求她,一起記錄一段屬於他倆的激情場面。

私下只有他倆的時候,蕾莉亞已經非常放得開,先在鏡頭前跳了一支精靈貴族少女的傳統舞蹈作為測試,回看了一下覺得效果比留影石好一萬倍不止,就很高興地同意了。

蕾莉亞不知道這段多角度帶特寫的視頻過後會拿給蘇琳看,她也並不關心這些,全副心思都掛在薛雷身上的她,很快就投入到汗水淋漓的交歡中。不知道是不是被拍攝的緣故,她的肉壺和菊蕾都比平時還要興奮,過往一個半小時左右就能充分滿足的精靈少女,這次足足和他肢體糾纏了兩倍還多的時間。

浪費掉了約會時間的一半有餘,不用剪輯,就是一部《ァナル痴態、真性三穴中出四小時Special》,無碼,高清4K,近景特寫,最重要的是,還有超絕美精靈女優。

作為靈魂世界的主宰,薛雷輕輕鬆鬆把視頻做成了藍光碟片,空手複製一份,拿去給了蘇琳。

「我看過黃片,還……老在你裡面看你折騰別人,又不是沒看過你干屁眼的樣子。就不需要再看這玩意了吧?」蘇琳捧著書,不是很情願地接過了藍光播放器的遙控。

「不一樣,之前那些都只是偶爾試試嘗嘗鮮。蕾莉亞是從中找到了快感,還特別喜歡。我覺得,對你有點參考作用。」

她低下頭,抬起眼望著他,眼神有些飄忽,「雷哥,你想開我後門……說句話的事兒,我還敢說不行啊。」

「對。我單純想給你屁眼開苞的話,干就是了。那你說我費這麼大勁是為了什麼?」他笑著摸摸她的頭,已經很習慣這種展示支配地位的小動作,「你沒事兒時候看看,考慮考慮,我要起床忙正事兒去了。」

「嗯。」她輕輕應了一聲,頭乖乖地留在他的手掌下,像只剛吃飽的小貓。

結束「魂交」,薛雷還沒睜開眼,就意識到自己這會兒的情況不對勁。

他的睡姿,和入夢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他明明記得自己睡的時候是在床上躺著,但醒來後,他正和古莎面對面貼在一起,站著。

說是站著也不太準確,應該說,他倆面對面被卓娜絲的蛇軀纏繞著綁在了一起,而卓娜絲的女體部分,就在他背後張開手臂摟著他。

卓娜絲還在熟睡,古莎倒是已經醒了。

魅魔公主閃動著紫芒的眸子泛起笑意,輕聲說:「吾主,睡得還好嗎?」

「呃……還行。但為什麼變成這副樣子了?」他按了按身上的蟒蛇部分,還好,勒得不算太結實,「你怎麼也被纏進來了?」

「卓娜絲半夜夢遊,追著你的味道爬過來上了床,我怕她不小心勒傷你,又沒辦法一直延伸皮膜幫你擋著,就趁著她才動尾巴,鑽進來陪你一起咯。這樣她使勁我就醒了,不怕。」

「嗚嗚……好香……肚子好滿……好舒服……」卓娜絲應該是還在夢裡,輕聲哼唧了兩句。

周圍的火晶石沒有魔力後續激活,早已經自然暗淡下去,貪戀他體溫的小蛇精蛇軀雖然沒使勁,女孩子的部分倒是把他摟得很緊,滑嫩嫩的胳膊都被他暖熱了。

看一眼破板窗縫隙里已經有晨光漏入,薛雷打個呵欠,讓古莎先抽身出去,利用騰出的空間轉過身,順著卓娜絲柔細妖嬈的腰肢撫摸下去,找到還有些濕潤的腹鱗縫隙,握住起床之後正朝氣蓬勃的肉棒,笑了笑,插入。

不過米婭這個族群交配時間天生就很久,卓娜絲的本能就很適應在睡夢中結合,肉棒剛一插入到底,周圍的蛇身就收緊固定住他,內部滑嫩的肉壁也緊緊吸住,蠕動起來。

直到他一發聖精,才算是把她射醒。

古莎已有經驗,當場抓住薛雷一拽,從盤繞的蛇軀中提起,放在自己身邊。

而在高潮中本能收縮痙攣的卓娜絲,就一邊發出淫亂的呻吟,一邊耳機線似的打了個結……

古莎對蒼穹魔堡的地形足夠了解,卓娜絲揣了一肚子生育力只想找個向陽的山坡挖洞產下第一批卵,作為反擊古林靈鹿的起始,於是薛雷換好一身比較正常的裝束,簡單吃了些東西後,雙方就友好地告別。

蒼穹魔堡這個詞組本身,和浮空城古雷諾一樣,指的是這一大片飛在半空的陸地中央區域,那一個巨大的城堡。

只不過在日常使用中,也包括飛起來的陸地部分。

這片地方其實很大,不僅消耗著位於此地的豐沛風晶石礦脈的能量,核心位置據說還存在魔王親自賜於並維持的動力法陣。整體面積,幾乎與一個中型人類王國的控制區相當。

所以薛雷目前所探索過的地方,只是蒼穹魔堡邊緣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而已。

考慮往哪裡前進期間,蘇琳轉述了文拉爾的通知,副院長任命儀式已經圓滿結束,銀風鈴和艾露塔相處得很好,未來可期。順便,她想請示一下,需不需要儘快考察招募一個黃金麥穗的會長——妮妮卸任之後整天就是在看魔法書,堅決不再碰和錢有關的工作。

薛雷想了想,讓蘇琳回話,說商業能力可以培養,儘量從虔誠信徒中選拔,挑出幾個試用,等他回去做最後決斷。另外,讓她撥款給冒險隊伍的成員配置裝備,不要不捨得花,每天一噸人魚奶的收入,隨便拿出個一成就盡夠用了。

事關教宗的安危,文拉爾自然很嚴肅地做出了承諾,要給小隊力所能及的最大幫助。

在接線員蘇琳幫助進行的對話最後,文拉爾提出,石化解藥所需的高等級材料中,有兩樣因為蒼穹魔堡航路中斷而少了重要來源,如果薛雷路過那邊的商會,可以順道採購一些回來,作為補充。

「也好,那咱們就往有商會活動的地方去吧。最大的在哪兒?」

古莎想了想,回答:「在魔堡外圍的城區。不過那邊不跟一般人類作交易,收的也不是金幣,打算買東西的話,我還是建議去西側和北側兩個開放旅遊的和平空港。我現在帶你飛過去?」

「不急。」薛雷心想,他怎麼也算是卓娜絲的孩子爹了,將來娘帶著娃一直被排擠可不是什麼好事,「咱們先去附近找找那一群移居過來的古林靈鹿,我想調解一下她們和拉法特蟒的矛盾。」

「可是,吾主,」古莎帶著很嚴肅的表情說,「這件事,其實挺奇怪的。」

「嗯?」

「那些小母鹿的主要懷孕方式,和我們魅魔一樣,是魔胎凝集啊。」她摩挲著自己性感的下腹,「只要有足夠的魔力,稍微有點精氣引導一下,就可以在適合的時候懷孕生出下一代。而且這樣生下的寶寶對母體實力的繼承度比較高,小母鹿按說沒必要過來搶拉法特蟒這塊地盤。」

「魔胎凝集不是也需要一些精氣引導麼。你媽媽為了你,我記得還找了一個很優秀的男法師採集精氣來著吧。」

「對,但那種精氣就是要好好挑選的了啊。來這種邊緣地帶,守住一個小村莊,等男孩子長大,總覺得好奇怪。」古莎回頭看了一眼來路,「那條臭蛇不會騙咱們吧?」

「騙咱們這個,對她有什麼好處?」

「啊……不知道。我不擅長思考這些,走,咱們去找那群鹿,問問就清楚了。」她撅起嘴抓住角跺了跺腳熱身,抱住薛雷,雙翅拍打,揚起一片塵土騰空飛走。

抬起胳膊擋住撲面吹來的風,薛雷問:「你對那種魔物了解得多嗎?」

「不多,我媽媽說那些母鹿脾氣挺大的,還不是太好惹。我那時候被管得嚴,沒什麼機會自己亂跑。跟著媽媽遇到,她通常會帶我避開。魔胎凝集的事情,也是因為和我們魅魔很像,媽媽說過我才知道的。」

那麼,薇爾思,你知道多少?

【一切。古林靈鹿是魔物中比較知名的一種,單體的實力只能說優秀,但很團結,還是群居,不是好應付的對手。而且她們採用魔胎凝集方式生育時成功率遠比其他的要強,所以進化種麥倫並不會頻繁主動襲擊捕獵男性。大都是在準備生育的那個發情期之前選擇好目標,採用交易或者委託的方式來換取優質精氣。她們與人類文明的交流溝通能力很強,不像米婭,小孩子看到都會丟石塊。】

也是,薛雷點點頭,面對鹿和大蟒蛇,人的態度肯定不一樣。

這個世界估計沒誰會管種族歧視的事兒……可憐的小蛇精。

「啊!」飛著飛著,古莎忽然叫了一聲,停在半空低頭看向下面,「吾主,稍微耽擱一下,我降落看看。」

「你發現什麼了?」

她緩緩降低高度,「我好像找到那些母鹿移居過來的原因了。」

「哦?」

「你看,那邊那棵樹下面,那叢草的葉片是不是有特別淡的紫光在閃?」

薛雷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嗯,確實。」

這個世界的月亮一直呈現出妖異的紫色,那些草就像是留住了月光披在葉片上一樣。

她飛過去用尾巴撥了撥那異色草從,「吾主,這是月輝蘭。只有黑暗側的領地才有一定幾率出現的魔能植物哦。拔掉去賣都很貴的。」

「月輝蘭?」薛雷眼前頓時一亮,「這不就是我缺的兩樣材料之一嗎?放下我,讓我拔了帶走。」

「不行啊,這些都還沒開花呢,魔力沒完成沁入,不算成熟。拔了就沒有光,變成普通的草了。」古莎搖搖頭,重新飛起到樹冠上方,「古林靈鹿除了吸收元素維生之外,最喜歡吃的就是富含魔力的植物,要是這附近大量出現月輝蘭,她們搬過來就很正常了。這就相當於魅魔發現了一個到處都是精壯男人的村子,肯定不捨得走呀。」

她仔細辨認著地面上活動的身影,小聲嘟囔:「我一直就挺奇怪,媽媽說那些母鹿是群居的不好惹,可我每次見到,就都只有進化種的麥倫,一兩隻的樣子。那些頭上長著角,蹄子發光的正經的鹿,我只在領主叔叔放標本的屋子裡見過。」

「怎麼想起這個了?」

「我就是覺得成群的魔物不該這麼難找啊。」她皺眉抱怨,「明明月輝蘭已經找到了,附近到處都是,人類村莊距離這兒也不遠,怎麼一隻鹿也看不到?」

「古莎,你看那兒,那片泥土上的,是留下的蹄印吧?」

林間的開闊地上,緊鄰著一片剛長出的月輝蘭幼苗,密密麻麻一大片蹄印往西北方向去了。

魔獸橫行的地方很難有這麼大一群正常植食動物活動,基本可以判斷,就是他們要找的那群古林靈鹿。

「發現了!」古莎驚喜地叫出了聲,跟著,很困惑地說,「可為什麼就一隻麥倫啊?古林靈鹿呢?」

薛雷睜大眼睛看向那個正在灌木叢邊歪頭欣賞蝴蝶飛舞的身影,一瞬間,竟有了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他以為麥倫就是和人馬一樣單純的人鹿,就像魔獸世界裡的樹妖。

眼前的少女的確是半人半鹿,大致生理結構也和人馬一樣,由女體的半身在下腹部連接著鹿的部分。

可細節完全不同於他的預想。

她身上的毛髮很少,只在鹿軀後背,騎上去的人放屁股的位置,有一層雪白的毛,像是專門為騎手準備的坐墊。其餘的地方,幾乎都是光滑細嫩、晶瑩剔透的肌膚,女體的部分色澤淺些,像是添了少許蜂蜜的牛奶,而鹿的部分更白一些,只在像是血管密集的地方,呈現出紅暈一樣的淡淡紫色。

女體的部分有著精靈般的細緻五官,美得恍如畫卷,橫伸的耳朵略長,尖端微微衝下,頭頂的鹿角有分叉但並不張揚,看起來很適合騎的時候握住。

但她的身材看起來十分纖細,罩著女體部分的無袖白裙中幾乎看不到胸部應有的突起,手臂感覺不到有什麼肌肉,鹿軀也沒有任何粗壯的地方,真有人騎上去,都要擔心會不會壓斷骨頭。

那苗條的鹿軀因為沒有多少毛髮覆蓋,頓時少了七分獸型的味道,去掉短短的鹿尾和腿,只看胴體,甚至能觀察到性感的腰線,圓潤飽滿的臀丘,就算不是獸控,都不難感到雞動。

更誘人的是,麥倫竟然還長著美腿,四條。

即使是方便高速奔跑的蹄行結構,即使下面長著的不是足控最愛的腳丫,而是閃耀著光芒的蹄子,那四條腿,依然充滿了對男性情慾的誘惑力。

上半截豐盈飽滿,圓潤緊湊,下半截纖細筆直,白嫩順滑,前腿和後腿的差異,反而有一種征服一個能玩到兩雙的新奇刺激。

長成這樣的小鹿,也……太騷了。

難怪麥倫不怎麼需要捕獵,可以精挑細選之後做交易搞來精氣。姿色,就是資本。

那隻麥倫聽到古莎的翅膀聲,扭頭看了過來。

她的正面比側面看起來少了幾分優雅,多了幾分凌厲和倔強的味道,長而微卷的銀髮從兩側披散下來,閃耀的銀紫色眼眸鎖定了古莎的身影,眉心,當即聚攏出戒備的紋路。

她馬上抬起雙手,裙擺在前腿上方飄揚,魔力波動激烈的爆發。

這啥情況?才見面就要開打?脾氣要不要這麼差啊?

薛雷還沒感慨完,古莎就不滿地嚷嚷起來,「喂!一句話都不說你就要放魔法,我們惹你了嗎?」

少女的雙手保持在原位,但魔力的波動暫且停止,「我想不出,一個魅魔……嗯?一個魅魔公主,帶著一個男人,來找我做什麼。」

她的聲音和他的脾氣完全不符,顯得從容而淡定,語調都有股相當古典的優雅味道。

這種魔物古林的前綴,貌似不是瞎給的。

而且她一眼就認出來了魅魔公主這種很罕見的高階惡魔,傳承到的知識恐怕並不簡單。

「你就是蒂爾寧·麥倫,遷移過來的古林靈鹿族群首領,對嗎?」薛雷大聲問道,拍拍古莎示意他們可以降落了。

從體型上看,麥倫應該是魔法型。他魔免,遇到這種對手從來不心虛。

她點了點頭,跟著抬起手,掩住了小巧的鼻子和嫣紅的嘴唇,微微皺眉,「魅魔公主,你帶這麼一個味道優秀的男人,是要和我做什麼交易嗎?」

毫無疑問,眼前的魔物少女實力挺強,而且,和大多數魔物進化種一樣,只把人類男性當作獵物看待,完全沒有要和薛雷交流的意思。

古莎平穩落地,微笑著說:「不,此乃吾主,薛雷。他想和你談談,我就帶他來了。我覺得,他挺喜歡你,想和你交配,你有興趣試一試嗎?」

薛雷臉上有點發熱,不過已經很適應這些異界少女面對繁衍行為的坦然態度,悄悄整理了一下褲子。

蒂爾寧左前蹄輕輕在地上點了兩下,上面的紫色螢光比剛才更亮了幾分。她晃晃鹿角,角周圍四散的光點也跟著微微搖盪,猶如墜飾,「我沒興趣,魅魔公主,請收回你的儲備糧。我還年輕,我會積累足夠的魔力,再去繁衍優秀的後代。你們,還有別的事嗎?」

古莎撲扇兩下翅膀,一副很想看自家老大騎鹿的表情,「可愛的蒂爾寧小姐,吾主打算調解一下你們和拉法特蟒之間的地盤爭端,但他比較擅長用肉體來說服,我知道你現在還不在發情期,你正急著變強,體內也沒勻出多少懷孕用的魔力積蓄,但這都不要緊,和吾主交配,是做愛喲,你能感到愛在你的體內流動,讓你變得更強,更有信仰,更懂得薇爾思女神的榮光!」

小鹿完全沒有體會到古莎狂熱的感情,她四蹄踏動往後退了退,露出看瘋子的眼神。

「啊啊,算了,吾主,我也不太擅長說服,乾脆,我把她按住,你直接硬上吧。讓她爽到騷蹄子抽筋,就肯好好跟咱們說話啦!」

這次的話,蒂爾寧顯然聽懂了。

她的表情頓時變得冷漠而充滿敵意,凜然氣勢讓她的模樣都更美了幾分。

「你那些破魔法,對我們可沒什麼用喲!」古莎淫笑著往前邁步,一股社會女青年霸凌校園乖乖女的味道。

蒂爾寧前蹄高高揚起,面帶怒容狠狠踏下。

一道淡紫色的漣漪從她身上擴散開來。

「姐妹們,對敵!」

隨著她清脆響亮的嬌叱,一道半透明的虛影在她身旁浮現,跟著,一分為二,二分為四,轉眼間,就密密麻麻出現了至少幾十隻原始種的古林靈鹿。

而且那並非幻象,很快,虛影就在劇烈的魔力波動中一起凝成了實體。

薛雷瞪圓眼睛,驚訝極了。

鹿,鹿麤,鹿麤麤麤麤……

還帶這麼玩的?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