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35章 这是你的这是你的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呜呜呜……蜜罐,我就离开几天,你这里怎么就变得这么恐怖啊。”双手挡着下腹部的要害,古莎一动也不敢动地看着杀气腾腾的火精灵女郎,妩媚的小脸都有点扭曲,“我只是来吃东西,我是食客,不不不不是情敌,不要杀我呀……”

“简单来说呢……这个魅魔是我的……唔……朋友。”薛雷看着开门进来兴致勃勃准备施法的塔蜜尔,无奈地开始了努力简略也简略不到哪儿去的解释。

欣蒂一直没有挪开剑,直到他说完,才皱眉开口:“所以,你肏服了一只魅魔?”

“呃嗯嗯……这个说法某种意义上不算错。”考虑到塔蜜尔对女神还不知情,薛雷只能用性能力作为理由先敷衍一下。

“是的,我已经对蜜罐的精液上瘾了,我绝对不会伤害他的。请不要再指着我的要害了好吗?”古莎用尾巴卷住桌子腿,小心翼翼把身体拉开一点。

“这只魅魔明明已经进餐了,”塔蜜尔端详着她,很好奇地问,“为什么会这么弱?弱得像是幼体一样。她成年的第一餐吃坏肚子了吗?”

薛雷无奈地说:“这个说法……某种意义上也不算错。”

塔蜜尔若有所思地一拍手,“啊,我知道了,你单身太久,精液变质了,对不对?”

别说这种小蝌蚪发育成青蛙一样的古怪笑话好吗?

“才不是变质,那精液超级美味的啊!”古莎很严肃地坐起来捍卫自己的美食,“就算有毒我也会冒死吃下去的。不过那不是毒,那是女……唔唔……唔……”

薛雷捂住了她的嘴巴,“我知道那是女孩子最喜欢的东西,这种事情就不需要当众说了。塔蜜尔,你很累了吧?回去休息吧,有情况欣蒂会发信号的。”

“好吧,我本来还打算问问你是如何靠性能力征服魅魔的,改天再谈吧。”塔蜜尔晃了晃法杖,代替摆手,打着呵欠离开了房间。

薛雷这才松了口气,飞快用简短的语言给欣蒂描述了一下刚才缺失的部分事实。

“原来这也是你的女神的庇佑……”对什么都和女神有关的事实,欣蒂流露出一丝厌烦,“这小家伙的妈妈就是那个大魅魔的话,有她在,你应该安全了。”

“妈妈?大魅魔?”古莎楞了一下,尾巴咻的一下竖了起来,“你们在说什么呀?”

薛雷不得不再次充当讲述者,喝一口拉雅喂过来的水,巴拉巴拉说了一遍。

“什么?!妈妈竟然来袭击你了?她……她她她……她怎么可以这样!”古莎气得尾巴都在发抖,“她明明闻内裤的时候还说不感兴趣的!欺负我坐飞艇来得慢,竟然直接飞过来抢先!太过分了!她这是要吃独食啊!我是亲生的吗!”

欣蒂左看看,右看看,掏出一个防身弹递给拉雅,“有情况就丢地上给我报信,我应付完月之眠的人,就去隔壁睡了。你主人这儿乱得我头疼……”

气鼓鼓瞪着性感的火精灵离开,古莎张开双手就膝行过去抱住了薛雷的大腿,一脸幸福地用面颊在他的裤裆上蹭啊蹭啊,“呜呜……好怀念的味道,整个头都麻酥酥的,好想吃……”

“先等会儿,古莎,”薛雷谨慎地抱起她回到距离窗户较远的地方,“你是怎么飞到窗户外面的?你的力量恢复了?”

古莎抓起胸前丰满乳房中央的项链坠子,“我从苍穹魔堡弄了一条提升力量的项链,虽然飞很远还是不行,走窗户和你偷情还是没有问题的。蜜罐蜜罐,先让我吃一顿吧……我想你想得快疯掉了。我看到牧场的工人挤牛奶会想到你,我看到路边的小狗屁股连在一起会想到你,我看见蜜蜂钻进花里都会想到你,天啊……”

她说着就把一身皮膜褪了个干干净净,赤裸裸的柔嫩身体散发出浓烈的诱惑气息,钻进鼻孔痒丝丝地撩两下,就让他瞬间勃起,硬得像根铁棒。

“啊……”她张大嘴巴,艳红的长舌隔着裤子就贴了上来,唾液迅速把布料润湿,分岔的前端从两侧缠绕上去,娴熟地摩擦。同时,她跪坐在地上微微抬起屁股,尾巴的前端弯折回来,咕啾一声就钻进湿漉漉的性器中央,为了一会儿的快乐进餐提前开始搅拌扩张。

“先等等……呜……”薛雷忍耐着转眼就强烈起来的快感,先扶住了她的头,“古莎,咱们得解决你妈妈的问题。”

“要怎么解决呀?我打不过她,她一只手就能把我吊起来揍。”古莎撇撇嘴,“而且我现在还被女神惩罚着,飞十米就累得要掉下来。”

“那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薛雷实在是不舍得和魅魔做爱时候的绝妙体验,而且,古莎的实力欣蒂应付起来绰绰有余,危害性很低。最重要的是,这个小魅魔已经被他养刁了胃口,可以预见迟早会被契约淫欲绑定成他的,那么,把她养到强大起来进化成大魅魔,怎么想也比直接收服那个可怕的母亲容易得多。

“走,去哪儿啊?”古莎扒掉他的裤子,鼻尖和翘起的上嘴唇夹住龟头,贪婪地闻着上面的味道,尾巴自己的小穴里动得飞快,珍贵的魅魔爱液滴滴答答掉了一地。

“我不可能一直在洛萨呆着啊,我本来就要在世界各地旅行,传播女神的福音,接下来,我可能要跟刚才那两位厉害的保镖去一趟水鬼海湾。到了那边,你妈妈应该就暂时威胁不到我的安全了。”

“啊呀呀……人家不喜欢海,游泳浑身湿,挺讨厌的。”古莎为难地皱起了眉,小耳朵一抖一抖,舌头还不忘在龟头下面刺激着,含含糊糊地说,“而且还要防晒……唔唔……”

“那你是不去咯?”

“不要,我要去。”她啊呜一口含住肉棒,先美滋滋地套弄了一下,然后用舌尖拨弄开马眼,从里面嘬出透明的体液,咕咚咽下,“只要饿了就有这种美味吃,哪里我都去。呜呜……好香……好舒服……”

薛雷被古莎娴熟的口技玩弄得快感暴增,不自觉就喘息着抓住了她头上的断角,挺腰往她湿漉漉的紧缩喉咙里插去。

“呜……呜唔……滋波,滋波,嘶……嘶噜……”贪婪的魅魔少女用粗硬的鸡巴尽情搅拌着嘴里的唾液,因快感而分泌的乳汁被她用手指蘸着涂抹在皱巴巴的阴囊外,很快,就拉着他一起进入到狂乱的淫靡气氛之中。

重新穿好衣服的拉雅不知所措,在旁捂着脸从指缝里偷看,魅魔蒸腾的体香,让她连手背都有点发红,细长的双腿不自觉交叉在一起,缓缓扭动磨蹭着大腿根部。

“下面……呜……下面,人家下面的小屄屄肉想直接吃蜜罐的宝贝大棒棒!”古莎甜腻地央求着,扭着腰爬过去趴在床边,隐藏了翅膀的裸背弯曲出迷人的线条,尾巴高高竖起,摇晃的细嫩臀肉中央,那条小小的肉缝张开成洞,露出里面鲜嫩湿润的粘膜,蠕动着诱惑男人插入。

一想到那销魂性器深处仿佛有无数小舌头蠕动的奇特结构,薛雷就感到被涂抹了魅魔乳汁的阴囊仿佛膨胀到快要爆炸。

他凑过去分开双腿,抓住她柔韧有力的尾巴,就从后方一口气贯穿了那美妙的蜜壶。

“啊啊啊——!”古莎痛快地放声淫叫,那富有感染力的嗓音,让拉雅顿时忍耐不住,双手夹在自己的大腿中央,羞耻地开始了自慰。

“拉雅,过来。”薛雷招了招手,跟着拍了一下古莎丰美的屁股,“古莎,也让拉雅舒服一下,不要只顾着自己享乐。”

顺便,堵住她的嘴,现在窗户破着,隔音效果很差,让古莎这么骚出天际地喊下去,今晚整个月之眠的住客恐怕都要发情了。

尤其隔壁房间,他那两个保镖中的一位男女通杀,另一位柔弱不堪,这要搞上了,大魅魔突然来袭,他又是活鸡巴该被抓走。

拉雅虽然很是忸怩的样子,但主人的命令她近乎本能地不会违抗,迈着小碎步挪到床边,注视着薛雷的器官在兴奋到颤抖的屁股中央进进出出,缓缓去脱还没穿够的白魔法师装备。

“不用全脱,”薛雷看着她身上白色的法师袍,银灰色的纹章披风,和一看就不是为了装饰的项链手镯,喘息着拉过她吻了一下,“脱掉鞋和内裤就好,我喜欢看你这样打扮。”

奴隶装束会带来欺凌感,常服少女能享受恋爱的甜蜜,而打扮成白魔法师的拉雅,则让他打心底产生了一种想要玷污亵渎的冲动。

换装游戏果然是男人的浪漫!

拉雅弯下腰,把遮盖足踝的宽大袍子费力地往上拉起,把已经湿了的内裤往下拽去,担心地小声说:“主人,如果弄脏了要怎么办啊……”

“不会啦。”古莎早就等得不耐烦,一抬身屁股往后一顶,被粗大的肉棒撑得浑身哆嗦,张开双臂把拉雅娇小的身体往面前一拽,兴奋地一口气把法师袍掀到腰部,对着裸露出来的无毛媚肉就凑了过去,“啊呀呀……真嫉妒呢,你的性器里满是蜜罐留下的味道,你这是每天都要被他宠爱吗?咕呜……”

像是把恼火化成了动力,妖艳的紫唇紧紧压在娇小的花瓣中央,蛇一样分叉的灵活舌头,咕啾钻入到已经湿透的屄肉深处,顺着细嫩的内部褶皱旋转搅拌,把刺激一路蔓延到酥麻的子宫口外。

“嗯嗯——!”

果然如薛雷所预料的那样,替换了呻吟位置的拉雅和平时的习惯一样,更多发出的是喜悦的鼻音,偶尔一声短促的尖叫,在月之眠这种女仆提供特殊服务的高档旅店里,完全不算什么。

这下可以放开手脚了,他玩弄着古莎扭动的尾巴,揪住往后一拖,挺腰狠狠一顶。尽管魅魔的子宫深邃到无法碰触,但小穴里那些舌尖一样的柔软突起每一个都是魅魔的敏感部位,越往深处越多,以他的长度,这一顶差不多相当于同时刺激女性人类身上的几十个阴蒂,效果拔群。

古莎闷哼一声,双手抱住拉雅乱蹬的腿,把快乐的反馈全舔在小女奴的肉壶中。

薛雷拉大间隔,每一次都把龟头后撤到内部突起几乎消失的外侧,再握紧尾巴狠狠刺入,两三秒一下的循环,让他腹肌下方好似启动了一个打桩机。

淡青色的细嫩臀肉上浮现出奇妙的紫色光泽,让他很好奇魅魔那淡白血液的显色机制。

古莎的高潮迅速在冲击中降临。她连脚掌上的皮膜都褪去,用脚趾胡乱抚摸着薛雷的大腿,肉穴和阴茎缝隙中喷出的爱液把尾巴根都染湿到亮晶晶反光。

她扭着屁股疯狂刺激着薛雷的肉棒,一边用嘴唇拨弄着阴核,一边用舌尖夹住膨大的子宫口,以只有魅魔能做到的方式把绝顶高潮传递给了拉雅。

拉雅抓过旁边的被子角塞进嘴里,紧闭眼睛眉心蹙拢发出了哭泣一样的悠长淫鸣,细长的双腿聚在两侧颤抖着,贴在胸前的法袍,明显凸起了小小的两粒。

淫纹从古莎的小腹亮起,贪婪的魅魔进入到能力全开的状态,尾巴蛇一样钻入薛雷的上衣,梭型的前端变得柔软而滑腻,仿佛一条形状奇怪的舌头,灵巧地舔着他的乳头。她的双手也没闲着,把白魔法师的袍子更进一步推到腋下,亮出了拉雅小小的但已经明显膨胀的乳房,手指玩弄奶头的动作,娴熟到令薛雷汗颜。

不愧是能操纵淫欲的魔族,明明被夹在中间的是古莎,她却很快就扭转了局势,在快感的攻击中占据了主动。

薛雷的腰部越摆越快,拉雅的嘴巴越咬越紧,狂野的快乐,以发威的魅魔为中心奔腾在三具肉体之间。

拉雅一次接一次的高潮,而吮吸吞咽着她爱液的古莎,也在性欲的巅峰上翩翩起舞,无法落地。

薛雷的身躯也被快感支配,本能的深埋在魅魔的体内,追求着密集肉舌蠕动摩擦的酸麻舒爽,小幅度地贴着古莎臀尖扭动。

终于,在拉雅无法忍耐的尖叫声中,炽热的圣精灌入到紧缩的通道深处,古莎的眸子亮起柔润的紫光,在这一刻,达到了性欲和食欲的双重绝顶。

为了让这令人上瘾的绝妙性器能多带来一次快乐,薛雷在时停后的思维空间多休息了一会儿。

他考虑再三,决定先给古莎把力量恢复回去。

古莎的三态比上次好了一些,榨精能力又比较强,这次折算后拿到了接近8500万经验,拿出3400万抵消了扣减的35点后,还剩余5100万成为了提升的助力。转为加成之后,起步经验变回正常的7. 5万,于是,这一顿酣肏,把魅魔少女的力量从- 35一口气拉升到了+ 44,里外差值足足达到了接近八十点。

这样剧烈的变化,薛雷都有点担心会不会连下体的肌肉都会受影响,一下子把他勒住拔不出来了。

时光继续流淌,冷却的脑海再次被射精后的喜悦占据,还在高度敏感状态的龟头被蠕动的魅魔性器猛烈地刺激,顿时让他好像又射了一次,哦哦喘息着弯下了腰。

不过马上,薛雷就感到周围的嫩肉瞬间变得非常紧凑。他赶忙趁着润滑还很充足,抽出肉棒,双手抚摸着古莎把魅魔身上的各种素材搜集一下,观察着她的情况。

“咦?”古莎放开了已经在翻白眼浑身痉挛的拉雅,擦了擦下巴黏乎乎的爱液,放进嘴里吮吸吃掉,尾巴晃了晃,缓缓扭过头,“蜜罐,刚刚……是不是你的女神……原谅我了?”

薛雷悄悄拿过那颗防身弹攥在手心,往后退开坐到靠墙的椅子上,微笑着柔声说:“不止哦,我能感觉到,薇尔思殿下通过我给予了你温柔的赐福,你应该能感觉到吧?”

“我、我、我、我我我……”古莎捏了捏拳头,伸了伸腿,跟着满面狂喜跳下地,皮膜瞬间将她赤裸的娇躯包裹住,漆黑的皮翼向两侧舒展开来。

薛雷克制住这就把警戒讯号丢出去的冲动,维持着已经有些担心的笑容,问:“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去试试!”古莎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句,跟着大步跑到窗边推开已经破破烂烂的木头架子,纵身一跃,嗖的一声,那漆黑的身影就融合进了无边的夜幕之中。

拉雅正心疼地看着被自己咬破的被子,扭头一看愣了,“主人,她去干什么呀?”

“她去测试薇尔思殿下的恩赐了。”薛雷这才放下心,把防身弹丢回到拉雅身边。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拉雅都彻底恢复过来,满屋子找针线准备缝补被子,窗户外才传来一阵风声,古莎咻的一下钻了回来。

满脸笑容的魅魔左手掐着一只猫头鹰的脖子,右手拿着一大束还沾着露水的野花,蹦蹦跳跳来到薛雷身前,那娇媚的唇线转眼就咧开成有点影响形象的大笑,“哈哈哈哈,我感觉真是太棒了!蜜罐,你的女神真伟大!我的力气比以前大了一倍都不止!我现在觉得我都能抱着你飞!你看你看,我去天上抓了一只猫头鹰,我还飞到林子里去给你摘了花!我觉得我现在超厉害!”

她把花塞到薛雷怀里,一扭一扭地晃着尾巴,“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啊,妈妈就算这会儿出现,揍我也得用两只手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在魔法方向的资质比较好,没想到竟然还能力气这么大,哈哈哈!”

这兴奋到狂喜乱舞的样子还真有点感染力,薛雷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我说过,你对我的善意女神感受得到,也一定会有所回报。”

古莎低头看着他穿上的裤子,撅了撅比平常更紫的小嘴,“继续啊,晚上才开始哎。我会好好对你表达一整夜我的善意哟……”

“别急,先坐下,我想跟你好好聊聊,关于……你们黑暗侧那边的信仰问题。”

不出所料,在古莎的描述中,其他地方怎么样先不论,至少苍穹魔堡,没有任何宗教存在,混沌与无序才是主流的世界,就算有微弱的信仰,也大都聚集在守护者和魔王的身上。虽然听说有些地方存在祭拜邪神的下层生命,但古莎并不关心,也没动力去了解。

用她的话说,黑暗侧的下层生命大都还处于比较蛮荒原始的生活状态,抓住什么希望就当作信仰也不奇怪。而魔物的智力参差不齐,高等的估计不稀罕信仰别的东西,低等的多半不理解什么叫信仰,只有中等并群居的,兴许会萌发出比较原始的宗教。

薛雷综合分析了一下,相比光明侧,黑暗侧的生命信仰可能比较容易收割,也没有竞争压力,但环境比较危险,总量也比较少。

考虑到目前能组织起的同伴实力,还是暂时不要考虑深入那边比较好。

让一只没有满足的魅魔纯聊天难度实在太大,说着说着,她就摸摸捏捏地把薛雷衣服扒光了,跪坐在他双腿之间一边说话一边用饱满浑圆的乳房夹住肉棒,涂抹一些乳汁上去,咕叽咕叽地摩擦。

等到聊完,他又差不多快射了。

要不是女神赐福,带着魅魔当同伴对腰子是有点不太友好。

申明了女神恩赐的宝贵之后,这一发被古莎奶子推挤出来的圣精,让疲倦的拉雅用小嘴接了下来。

毕竟是相隔不久的第二发,乳交的生理快感也远不如古莎之前的超绝性器那么刺激,全额吸收的小女奴只拿到了1亿2500万经验,让薛雷觉得略亏。

但看到飘荡在面前的符文之后,他又满意地笑了。

在启蒙教育和元素契约之后,这深爱着他的忠诚小女奴,终于随机到了主人期待已久的魔法系战斗技能。

可惜的是,没有白魔法掌握这个他最想要的。

不过,来的比他想要的还好。

那个散发着明亮金色的符文的意思,是“光元素掌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