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7章 上街去

第一个人外娘登场,薛雷同学终于将要体验和人类女性不一样的风情了。

就是上来的这个段位比较高,挺吃不消的……

本文目前为试阅章节。

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啊……”拉雅张大嘴巴,露出一副世界观正在被重塑的惊愕表情。

薛雷暂时顾不上理会她,先坐在床边闭上眼睛,调动意识看向自己的灵魂之中。

一个惊慌失措的身影正在一片黑暗中来回张望,似乎在大喊着什么,只不过没开启沟通的情况下,他根本听不到。

乌黑的过肩发,白皙到仿佛有着透明质感的青春肌肤,不需要唇膏就自然呈现出亮眼红色的小嘴……那构成了娇美容颜的颜色,令薛雷怀念得想要掉泪。

这是苏琳风华正茂的青春模样,也许少了几分精致的妆容,成熟的风韵,但在他心中,这就是苏琳最美的样子。

琳琳,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薛雷……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的身体呢?〗

苏琳的声音惶恐而无助,还有着隐隐的愤怒。

薛雷吁了口气,躺在了床上,心说:等我放你出去,身体自然会恢复的。你一直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我总要想个法子带你走。放你在这里太危险了。

〖这……也是那个女神给你的能力?〗

对,或者说,这是给你的能力,只不过要由我来用。我猜,这就是她说你将是我的工具的原因吧。

〖那是什么狗屁女神啊,明明是恶魔吧!我才不要当你的工具……我是人,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吗?〗

薛雷皱起眉,不行,苏琳现在的模样杀伤力太大了。他果断睁开眼,不再去看她的虚像,拍了拍拉雅的头,分心对苏琳说:不这样我更没办法带你去找回去的方法。你在里面能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吗?

〖我只能看到你看见的东西,好像也能听到,可是没有其他感觉。你一闭眼,周围就好黑……薛雷,我害怕,你不要这样……〗

我会经常跟你聊聊的,先到这儿吧,总是在旅店呆着,没办法找出回家的方法。我先去忙了。

薛雷淡定地结束了沟通,想起过往自己永远是在聊天工具里等着被呼叫的那个,现在情形颠倒之后,还真有那么点小爽。

“主人,琳琳……哪里去了?”

“我把她收藏在了女神赐予我的空间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她,可以离开这里自由行动了。你收拾一下,咱们出门去转转。”

算起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第三天了,薛雷终于有心情好好溜达一下,欣赏欣赏这个奇妙的地方。

单从洛萨这个城市来管中窥豹,结合神识给予的部分知识,他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技术都基于魔晶石这种神奇的矿物。

魔晶石共有六种,对应露比哈特地、火、水、风、暗、光这六大元素,根据纯度的不同,晶石中的元素含量也不同。魔晶石可以通过魔力或者魔法回路激活其中的元素力量,来实现各种对应元素的能力,比如旅店的灯,就是靠很小一块低纯度光晶石或较高纯度的火晶石制作。

而基于魔法回路构建,依靠魔晶石驱动的魔动机,构成了这个世界机械的基础。

从路上偶尔见到的实物,看着那些螺旋桨、齿轮、活塞、轴承和机器后弥漫的魔雾,薛雷恍惚间甚至有了一种蒸汽朋克的感觉。

看到天空有飞艇缓缓驶过的时候,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可惜这里看不到穿着燕尾服揣着怀表悠然走过的老派绅士,只能看到行色匆匆与人类面貌大不一样的各种异族生命经过。

薇尔思,冒险者中女性的比例是不是太大了?我看了这几分钟,冒险公会进出了十多个冒险者,竟然只有两个男的。

【这是女神创造的世界,女性受到了多种眷顾,不论什么种族,女性的潜力都更优秀,出现强者的概率也更大。】

难怪城门上的雕像也是个女人。

【那是洛卡拉联邦的守护者,光明侧十三贤者之一,塔兰·幽静之风。】

守护者?

【是的,光明侧和黑暗侧都有复数存在的守护者,分别拥护着神王和魔王的统治。他们的称号会代代相传,是两方势力互相制衡的主要影响因素。不过守护者很少直接参与战争,他们作为个体虽然强大,但在影响局势的时候,更多是精神象征意义上的。很少有区域会让守护者直接管理,他们宝贵的时间要用于增强自身,免得在和对手的实力竞赛中落后。】

守护者很多吗?

【光明侧有七圣女、十三贤者与四神使,黑暗侧有五魔女、十妖星和三魔将。这是当前一代的情况,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数量变动,但大体较为稳定,各地区都愿意协助守护者进行传承,很少断代,而新增,据说受到了世界意志的限制,并不那么容易。总而言之,守护者一般是一个地区的最强个体,请慎重对待。】

对待谈不上,薛雷暗暗摇了摇头,也许这帮家伙的影响力巨大,1级就能给100点信仰值,但和风险比起来,就有点不值。

去忽悠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强大怪物,不如在周围村子传教一百个老实的农夫来的方便。

想到信仰的问题,他才捡起这次自己险些忘了的主要目的——购买祭祀要用的材料。

他知道方法,但需要祭品。

目前身边丰产女神的信徒只有拉雅自己,祭祀的规模算是极微,祭品的价值也就不需要多高。给拉雅提升不了信仰等级也没关系,反正他的主要目的是达成升级条件。

信仰等级决定了他大多数本领的效果,怎么也要加把劲才行。

今天是地礼日,献礼物品需求属性为地,极微规模不值得动用魔晶石,反正和地元素沾边就好,考虑到要让女神开心,他给拉雅买了衣裙鞋子之后,在旁边一个卖花姑娘那儿买了一大捧粉蔷薇。

地里长的,鲜花,薇尔思应该会满意吧。

尽管是极微规模,参与信徒也只有一个,薛雷依然想要尽可能给祭祀施予更多加持,算是熟悉一下流程。

于是他又买了一把小麦粉,两颗土豆,一块马蹄铁,增加了祭品的种类,然后带着拉雅往郊外走去,准备寻找一个没有遮挡的开阔地。

薇尔思对祭祀的要求非常奇怪,毫无遮挡的开阔地带与不见光的私密场所都能大幅提升效果。有种要么往西上西天,要么往东去东海的刁蛮女人味。

实际过程非常简单,只要摆放好祭品,让信众默念女神之名,用神识将祭品献礼即可。

但为了增加祭祀的仪式感,薛雷按自己的想法加入了不少添头。

比如画一个中心对称很有唬人效果的法阵,比如在祭祀开始前念一大堆脱胎自出师表的祷告词。

不管怎样,仅有一个的信徒还算诚心,拉雅闭起眼睛认真地默念着薇尔思·梅卡迪亚,薛雷调出神识,祭祀就顺利完成了。

温和的光将祭品吞没,犹如狂风带走尘沙一样,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跟着,神识给出了提醒。

【信仰等级提升为2,得到1次恩赐机会。】

薛雷释放意识,开始对这次的恩赐做出选择。

给出的三组符文分别是按摩、化妆与性技巧。性技巧有后续分支选择。

他忍不住心说:每次随机到底是看的什么啊?丢骰子吗?

【是命运的指引。不过随着你的幸运上升,会逐渐倾向于提供对你有帮助的选项。】

话说我新选了技能的话,切换到神赐等级,原来的会怎么样?

【会退回到你原本学习研究到的等级。如果不曾学习过,会退回到普通1级。】

薛雷思索了一会儿,从调和制药这个技能的神赐提升来估计,按摩大概会让他成为这世界最强的按摩师,按两下就能让人升天,而化妆大概就是易容术的等级了吧……

但说真的,这两个的诱惑力加起来也比不上最后一项。反正现在他也凑不齐制作好用药物的材料,还是提升自身本领效果更佳立竿见影。

可性技巧竟然是有分支选项的。

算了,选进去看看,反正没合适的还能退回来。

符文的光芒一闪,分开成五组,变化为手、口、性器、臀和调教五个分支。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薛雷第一时间排除掉了臀这个选项,他是来给女神当使者,可不打算卖屁股。

犹豫一下后,口和性器两个也被放弃。他可不会什么女人都舔,也不愿意把宝贵的享乐时间拿来使用技巧做服务,他被女神赐福过的老二已经足够有威力了。

考虑到调教这个技能实在和自己的性格不符,薛雷最终选择了手。

神赐等级的手活儿,恐怕加藤鹰就比不了了吧。

切换到新技能上之后,原来充斥在记忆库中的炼药知识瞬间消失,再怎么拼命回忆,也只剩下最基础的石头药钵操作这个入门级的技术。

看来,炼药已经回到普通1级去了。

而手……薛雷抬起胳膊,望着自己并拢的食、中二指,陷入到身为男性的狂喜之中。

不愧是神赐的感觉,这一刻,他甚至有种自己上树找朵花,只要是雌蕊就能玩弄到喷蜜的信心。

“拉雅。”他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呼唤着仍在那边跪地祈祷的小女奴。

拉雅赶忙站起,拍干净裙摆,应声而来,“什么事,主人。”

“女神给了我新的指引,能让我给女性信徒带来莫大的快乐,你愿意为我测试一下吗?我如今的信徒,只有你。”

“这是我的荣幸,主人,请告诉我我该如何做?”

“掀起裙子,把内裤脱下来,过来靠着我。”薛雷柔声说道,脸上稍微有点发烧。

换做以前在原本世界的时候,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机会也没胆子对哪个女孩说这么下流的话。

说到底,能力决定信心,信心影响性格。

他如今敢这么说,因为他知道拉雅不会对此有任何不悦。

果然,误会主人有了生理需求的拉雅很高兴地过来靠住他,咬住裙摆把内裤脱掉。

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瘦削的脖颈,将手绕过她纤细的腰,温柔地抚摸。

一切果然都不一样了。

他的手掌仿佛有了一种魔力,抚摸过的地方能清楚地判断出敏感的程度,和最受用的刺激方式,而他的手不管做出什么动作,脑中都能预测出对方具体得到的感受。

只要他肯花力气,那么他既能让女性轻而易举高潮迭起,也能让她在高潮的边缘求而不得。

他满意地微笑着,手指轻轻捻住了拉雅的阴核,开始了小小的测试。

“嗯……啊!主人……这、这快感好强……您……这是……做了什么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短短三分钟,怀中的女孩就挺动着半裸的身体,达到了颇为强烈的高潮,随着幸福的尖叫,爱液将柔嫩的股间染湿了一大片。

很好,薛雷兴致高昂,心想有了这个,就不信苏琳不对他死心塌地。

这么多年的执念累积在心里,比起为女神传播信仰,他还是更想先把“女神”彻底收服。

抱着拉雅用爱抚帮她平复下来,他看着她脸上的胎记,忽然想到一件事,急忙在心里问:薇尔思,圣精的经验吸收一天仅限一次,那治愈的效果呢?

【会减弱,但依旧存在。如果目标有急病无法拖延,你又打算用这种方式治疗,那么你可以进行多次尝试。女神的恩赐与你同在,你不必担心精尽人亡。】

薛雷松了口气,毕竟关系已经足够亲密,他不喜欢总是看到拉雅脸上那一大片青黑。既然不必担心精尽人亡,那干脆他就化身人肉治疗仪,回旅店把拉雅直接灌注到治愈好了。

在这期间正好整理一下丰收技能的新记忆,信仰等级上升,可以生成的东西品质也提高了1级,选择范围顿时大了很多,重量上限也提升到了10斤,利用妥当的话,花上几天功夫小赚一笔旅费不成问题。

而且他也考虑好了炼药的用法,等比较悠闲地上午,他切换过去构思好打算用的配方,把需要的素材和工具列表写下来,中午一过切换回来,回头清单上的东西凑齐,再切换炼药开工制作。

祭祀已经完成,薛雷又没有野战的特殊性趣,当然选择带着拉雅回旅店治病。

路上顺便和苏琳沟通一下,问问她感觉好吗。

〖胖雷,你说我好得了吗?我现在连个能用的身体都没了,我还要看你在那儿给一个瘦皮猴抠下面!〗

你的情绪可真够不稳定的。好吧,这种情况要求你冷静是有点困难。不过琳琳,你如果从前的理智还在,你应该知道跟我一起,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知道,那我也讨厌你。你整个人都变了。以前你都不敢跟我介绍的女生说话,我坐得离你近了你都脸红。现在呢?青天白日野地里,大太阳当头晒着,你就能让我看着一个十六岁小姑娘掀起裙子给你玩!你还打着什么女神的旗号,也太虚伪了吧!女神就是让你来这个世界当播种流氓的吗?〗

不行,太吵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苏琳还有这么歇斯底里的一面呢?薛雷挠挠头,再次给她挂断。

他觉得自己没怎么变,接触女人,是他能力的要求,他不照做,难道在异世界等死吗?

以前他是紧张害羞,可那其实是因为没有自信。

他不相信自己能和一个正常的年轻姑娘好好交往,他不相信自己不会从一段现实社交关系中受到打击,他不相信眼光正常的女孩不会瞧不起他……这一连串的不相信就像是一堵直插天穹的高墙,将他围困在内,动弹不得。

所以他很感谢苏琳在上一世最后帮他结束了处男之身。

他真正结束的不是童贞,而是对女人不切实际的仰望幻想。

他也要感谢拉雅。

这个温顺乖巧的小女奴以他为天,成功将他根基并不太稳的自信扶住,绑好了绳子。

本来他这会儿就要带拉雅回旅店,用自己的精华秘药治好她脸上的胎记,可路上凑巧遇到一场街头表演,拉雅好奇,他也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会儿。

那是一对儿旅行的组合,乐师与舞娘的常见搭配。

但两个都是很亮眼的姑娘,吸引观众的效果相当不错。

乐师是个装束保守把身体藏在了长袍中的人类少女,而舞娘则是个耳朵又尖又长,相貌精致美艳的精灵。

精灵族中受到元素眷顾的亚种是光明侧上位种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神识的帮助下,薛雷很快从明显的特征——红发红瞳中判断出了舞娘火精灵的身份。

作为贵族跑来街边跳舞卖艺,想必是兴趣使然吧。

她也的确跳得很开心,被火红色舞裙包裹的性感躯体随着旋律充满力量感地扭动,随着肢体一起旋转的,是脸上亢奋而喜悦的微笑。

不得不说,精灵族的皮肤真好,这种距离下薛雷以他目前极佳的视力观察,竟然都看不出一点汗毛,那舞动的长腿裸露出的诱人雪白上,完全找不到瑕疵。

看着这样令人兴奋的精灵美女,围观的人群已经有好色之徒忍不住窃窃私语,猜测多少钱能尝到被那双腿缠住的销魂滋味。

神识的记忆库没有过于深层的知识,薛雷只知道精灵女性在各族男性中评价都很高,而且不仅仅因为精致无瑕的脸,这方面的流言,都充满了下流的指向性。

可惜,以当下的状况,他应该搞不定看上的女精灵。

这个火精灵虽然美,但他并不喜欢。根据神识的反馈,火精灵是元素精灵中色欲最强的一族,舞娘又是个充满了暧昧色彩的职业。

这种女性,他只会有性欲不会有兴趣。

看了一会儿,裤裆被诚实的小兄弟顶了起来。薛雷干脆牵住因为相形见绌而惆怅的拉雅,丢下五个铜板算是打赏,挤出人群离开。

走到街口转角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好像有谁在盯着他看。

他猛然回身,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是多心了吗?他皱起眉观望了一下经过的路人,带着隐隐的不安缓缓退进拐角,然后带着拉雅迅速离开。

炼药技能被切换掉,治愈拉雅的方式就变得简单粗暴了不少。

把旅店的窗帘拉好,摆出买来的面包和香肠先把肚子填饱,跟着弄来一盆靠火晶石保温的热水负责擦洗秽物,薛雷把小女奴剥光放到床上,就开始了用精液冲洗胎记的过程。

有神赐之手在,不过几分钟,拉雅就在高潮中痉挛着喷了一片,湿漉漉的蜜壶轻而易举容纳了刺入的粗长阴茎。

经验并不丰富的肉体本就紧致而嫩滑,高潮的刺激又让她内部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被吸吮的分身让薛雷在快感中飘飘欲仙,幸福到无法思考。

这异世界没有手机、电脑、空调、自来水……又怎样?他在这里得到的快乐,不知道是以前的多少倍。

为了提升治疗的效率,他没有忍耐,快感积蓄到阈值,就用手指玩弄着拉雅的嫩芽,在痉挛的花心中爆发出浓稠的精浆。

女神赐福的精液收拾起来都比一般人容易得多,毕竟大部分都会被女体的粘膜迅速吸收,流出来的,就只剩和女孩爱液相差不多的稀薄淫汁。

也许是信仰等级提升带来的全方位的加强,两发之后,那青色的皮肤就有了肉眼可见的好转。

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后,拉雅也喜出望外,顾不得身上已经累得骨头都要散架,蹲在盆里用水抠洗一下消肿,同时吮吸着他的肉棒帮他再次硬起,就又开始了快乐呻吟的美好时光。

这个世界的广泛通用语,不仅声调复杂,还有非常多的鼻音词汇,女性使用的阴性词尾音大都上扬,导致她们呻吟的时候格外娇媚悦耳。

他们从下午一口气做到了紫月高悬,夜深人静,饥肠辘辘吃了几口东西,拉雅就疲倦到趴在桌上睡着。

看着她脸上已经淡化到不怎么影响容貌的胎记,萝莉之魂大满足的薛雷微笑着吻了一下她,将她抱上床,拉起被子躺下一起睡了。

十发就有这样的效果,这么计算,明天差不多就能给她治好。

这可不仅能提升他的心情,还能作为一个绝好的例子,来传播女神的信仰。买下拉雅的时候给的契约书上还有她的简单绘图,对比一下,就能显出女神的神力。

他相信这个世界的人一定会吃这一套的。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薛雷在满屋弥漫的体液味道中沉沉睡去。

可凌晨,他就在一种奇妙的感觉中醒来,迷迷糊糊睁大眼睛,跟着,意识到自己的四肢竟然都已经动弹不得!

屋内的魔石灯被调到了最暗,但是亮着。

一个修长高挑,身材性感的女郎正坐在他的身上,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固定住了他的手脚。

薛雷盯着她,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因为那并不是人类。

而是一只正用蛇一样鲜红舌头舔着自己妖艳紫唇的魅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