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90章 是战争不是竞争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据说人鱼之冠的水牢共有三座,关押不同档次不同罪名的囚犯。

邻近宫殿的这座水牢并不大,但入海最深,里面的水也就最多,有几个囚室干脆有一半的时间在海面以下,专门关押横尾人鱼中需要接受处罚的那些,让她们只能随着潮汐的涨落而伺机换气。

薛雷被关的囚室相对靠外一些,水鬼海湾的潮差也不算太大,关进来到晚上经历了一次涨落,就看出退潮的时候可以双脚着地露出腋窝,涨潮后浮起来抓住栏杆勉强可以靠屋顶下的空间呼吸。

想不被淹死,好好休息是不可能了。

大概最近没什么人鱼犯错,其他罪犯不够格,这座水牢薛雷目测加上听,判断只有他自己被关着。

要不是还有苏琳和薇尔思可以聊聊天打发时间,还真够寂寞的。

现在灵魂世界里倒是已经足够有趣,红白机和电视他都已经搞了出来,前两天因为魂斗罗2P借命的问题嘟囔了苏琳几句,被她在鸡巴头上轻轻咬了一口报复。

可他不敢发动“魂交”进去一直躲著,不然肉体就在水牢里淹死了。

退潮时候用腰带把自己绑栏杆上,抓紧时间进去休息会儿还成。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潮汐是个什么规律,这都涨到顶平潮一个多小时了,水位还是不见退。

他仰著个头蛤蟆一样大口喘气,很辛苦的啊。

从天窗的缝隙来看,外面已经黑了,牢房里没灯,只有外面通道入口那边有一点微弱的光。

按说他应该很紧张很烦躁很恐惧,可很奇妙的,他这会儿非常平静,甚至还有在心里唱歌的兴致。

〖你用意识唱歌都能跑调的吗?求你饶了我吧……〗

刚唱的时候苏琳还哀号来着,这会儿已经忍不了戴上耳机躺床上听MP3去了。

他想了想,多半是那四把三叉戟十二个尖儿绕着他脖子顶住的那一刻,把他的恐惧感消耗完了。

当时他都做好再看一遍死前走马灯的心理准备,结果没被干掉,只是被押送到了这儿。

算一算,等了起码有八个多小时,也没条人鱼过来盘问一下,好歹说说到底为什么翻脸吧。反派不是一般都话挺多的吗?别在这诡异的地方不按套路出牌啊。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海水总算有了退潮的趋势。

薛雷松了口气,准备等降到最低点,就把自己绑在栏杆上抓紧时间“魂交”休息一会儿。

被关起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卖卖可怜,苏琳应该会点头让他再破一次处了吧?

他还挺希望能让她彻底心甘情愿的。所谓男人的得寸进尺,大抵如此。

水落下二十多厘米,他脚尖勉强能点地的时候,外面的通道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啧,来了。

还没想好是装惨搏同情还是装屌吓一吓,那穿着华贵鳞甲的身影,就已经在两支照明杖的护送下达到了牢房门口。

那个以若蕾之名把他骗来,在房间里安排了八条人鱼等著伏击的主使者,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她将尾巴稳定在水中,抬手拨了拨深绿色短发中象征地位的金色饰品,沉声说:“你就是丰产女神信仰传播的根源,原神教教宗,薛雷,对吧?”

“对,你是哪位?”

“我是西薇尔德·海林,海林一族的新族长。我来这种地方见你,是你的荣幸。”

“请原谅我高兴不起来,我感觉自己快被泡胀了。”薛雷笑了笑,“不知道海林家族设下这种无耻的圈套把我骗来关押,是为了什么呢?你们加入海神教了?”

西薇尔德摇了摇头,“我族只相信自己的力量,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沉睡这么多年的女神身上。但我们生于海洋,死于海洋,你背后的女神,手伸得太长了。人鱼之冠,有一个海洋三女神的大神殿,我已经嫌太多。”

“你们人鱼实在是不太擅长撒谎。”他往后漂了漂,免得对方恼羞成怒一叉子捅进来,“你明显在说假话,而且脑子不太好,背稿子背得一点都不流利。”

西薇尔德果然把手上的银色鱼叉挥了进来,看起来挺富态的圆脸从白转红,“无礼!这理由我想了很久的!可恶!”

“所以真正的理由是什么?你把我关起来……该不会是打算拿我威胁若蕾吧?”

西薇尔德的面皮变得更红,“我……我威胁她做什么!她只是个公主,还没有接替她妈妈的位置呢。就算她妈妈最近身体不好,族长也是她妈妈,不是她。”

“好吧,看来还真是打算拿我威胁她。”薛雷叹了口气,靠在最里侧的墙上,“千万别告诉我,柔浪家目前最大,你们家是老二,她妈妈病了,你就觉得有机会夺下来她们家的位子,凑巧又发现了我这么个弱点,所以才对我下手的。”

旁边两个拿照明杖的跟班怒气冲冲地先后开口。

“我们要她们家的位置干什么,还不如我们家海藻农场食物充足呢。”

“就是,我们明明要的是她们家占的矿脉,那么肥,早就馋了。”

西薇尔德拿起鱼叉左右各敲了一下,“不是说了不准告诉外人吗!蠢货!不听参谋长的建议,咱们能这么顺利吗!”

能被这样的一帮家伙欺骗抓住,薛雷忽然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不过听起来她们背后还有出主意的,估计是哪个狡猾的人类吧。想来想去,八成和海神教脱不开干系,这些天他们一直没有动静默默传教,原来是在这地方憋大招呢。

他忍不住暗自反省,今后到了新地方看来一定要牢记低调原则。堂堂一个教宗,哗啦就被塞水牢里了。这要是遇上人狠话不多的反派,他的冒险传说绝对直接全剧终。

想想就后怕。

看西薇尔德怒气上头,谎话估计更说不圆,薛雷试探著问:“你的参谋长是海神教的人吗?”

“不、不是!”

薛雷撇撇嘴,果然猜对了,“该不会是那个什么海洋神女吧?米尔洛?”

“你怎么知道?”西薇尔德惊讶地摆了一下尾巴,往后漂了好几米,“这也是你那位女神的能力吗?”

不不不,你这样好看穿的人鱼,根本不需要什么女神的能力,随随便便瞎搞就能搞定,简称盲目吃鱼。

但这种时候就该搬出女神来吓唬一下对面,他果断摆出最近刚练熟的教宗脸——威严满满版,说:“没错,在女神殿下的荣光之前,根本不存在能够遮掩过去的谎言。”

可惜在海水里不能穿袍子只有一条鱼皮泳裤几乎算是裸著,少了那么点肃杀的味道。

“走……咱们先走。”西薇尔德瞪着他喘息了一会儿,带着两个侍从就这么离去了。

薛雷松了口气,暗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同伴们会发现情况不对,可别误会他在这儿沉迷性虐若蕾所以不回去。

要是有传递信号的方法就好了……

〖雷哥,你试试隔着栅栏门把我放出去?我游泳技术还行,淹不死。〗

不行,太危险了。门口还有守卫,这里又在浅海,你游泳还能快得过那些人鱼?

〖可我看她们挺好忽悠的,你让我试试吧,万一能救你呢?〗

不行,我不能冒这个险。我有教宗的身份,还有女神可以抬出来吓人,她们不敢动我。你对她们来说就是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性人类,她们杀掉你估计都不会有半点犹豫。你死了,我失去锚,也会跟着完蛋。咱们就在这里等救援吧。若蕾的实力……唔……应该不会被那个笨蛋海林搞定。

早知道横尾人鱼内部这么不可靠,当初就该按捺住冲动少给若蕾加点性技经验。

超凡等级的足交也不能变身踹死敌人啊。

唉……

等水位降低到一定程度,他走到栏杆旁边用腰带把自己绑住,进灵魂世界改善心情去了。

打了一会儿红白机,玩了一会儿桌游,按苏琳的需求变出几本小说,薛雷又提出了做爱的要求。

大概是知道拒绝也没有意义,她很顺从地点点头,躺在了床上。

带着一种微妙的执念,他好好施展了一番神赐之手配合大师之口的效果,将她从校服中剥出的白皙娇躯翻来覆去摆弄到死去活来,才从后面压着她弹性十足的屁股,刺进了重生处女的泽国。

即使已经高潮了不知多少次,身体敏感到一被抽送就颤抖著缩紧,她依然很痛,流血很多。

点点滴滴落在膝盖之间内裤上的殷红,就连随后掉下来的大量爱液也没能彻底冲淡,直到他粗喘著射精,仍然像梅花一样绽开在白棉布上。

比起上一次的满足,薛雷的幸福感这次下降了不少。他忽然意识到,包括异界肉体在内,目前他给苏琳破瓜了三次,还没有任何一次,得到过她的回应。

奴隶琳琳的那次昏迷可以不算,后面“魂交”这两次,她可是被他的前戏弄到高潮迭起出水量超大,不管怎么想,这样开苞的体验也不会比她被强暴的那次差了吧?

为什么她还是一开始就浑身僵硬,柔软下来也像死鱼似的只是任他摆布呢?

他当然知道,只要下令,苏琳没有拒绝的余地,必然会乖乖浪叫发骚口交来全套服务,可那样没有意义。

这瓜他早强扭下来了,现在要的,是她瓜熟蒂落。

幸好,“图腾”顺利升到了5,后续技能“神恩”进入序列待选,据说那个就能指定目标物永久发挥“图腾”效果。技能树的顺利展开多少提振了他的心情,让他中断技能后可以趁著潮水没涨回去小睡一觉。

光礼日上午,水牢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访客。

那是个比格洛弗还高大强壮,肌肉发达到对四周辐射压迫感的男人。

他挑了潮水最低的时候到访,身上穿着全套重甲,就那么走进水里,来到了薛雷的面前。

薛雷认得出他,因为看过类似于照片的留影石拓印。

那是兹拉达·希塞德博格,海神教的狂热支持者,现在的教职应该已经是骑士团团长的等级。

对方有趁机除掉自己的动机和能力,薛雷第一时间就躲去了牢房角落,靠墙站定,警惕地盯着他。

沉默一直在持续,持续到让他觉得有点尴尬。

“那个,朋友,你是来泡海水澡的吗?这里的水可不够干净。我昨晚吃剩的东西都扣外面了,你瞧,鱼刺还在漂呢。”

兹拉达冷冷盯着他,忽然笑了笑,“我承认,你背后的邪神很擅长蛊惑人心,那座破院子有不少好手保护,超出了我的预计。但你别以为,昨晚的审判就是结束。那只是开始。”

“昨晚?你去袭击大神殿了?”

“那种地方还不配脏我的脚,稍微花些钱,就有的是佣兵愿意效劳。”

薛雷皱起眉,说:“事情败露,海神教的考验就算是完蛋了吧?”

“事情不会败露。”兹拉达哼了一声,“靠卖命赚钱的佣兵,不敢出卖尊贵的守护骑士。”

薛雷这才意识到,自己暂时还没死,可能只是因为海神教的考验期还没过,对方不想惹来不必要的怀疑而已。

至于抓来水牢关押,完全不怕阿米巴的管理者过问,格洛弗那个硬骨头肯定愿意提供一大堆证据,来钉死他这个“人仗鱼势”的教宗。

不过他也松了口气,对方派人袭击过的话,那边就一定知道他出事了。

他被带来水牢的路上被不少居民看到,只要详查,不难发现。

唯一的问题是,这会儿人鱼之冠的宫殿到底谁说了算?

“在期待什么?”兹拉达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狞笑,“期待你的人鱼公主来救你吗?”

听出他话中的恶意,薛雷背后一紧,“你们把若蕾怎么样了?”

猜想到的可能让他怒火中烧,这一刻甚至在后悔没有一开始就听文拉尔的,把这些异教徒全部暗中制裁。

他觉得只是竞争,可对方从一开始……就当作了战争。

愚蠢自大优柔寡断的混球!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对着兹拉达得意的笑容大喊:“说啊,你们把若蕾怎么样了?”

“她逃了,带着她的族人,逃去深海了。”兹拉达施虐狂一样瞪圆眼睛注视着他的表情,“她现在一定非常恨你。她本来有多么美好的未来,可就是因为受你蛊惑,她在族群中激进地传播你那来自邪神的指引,妄图让海洋的女儿都和她一样成为异端。多么愚蠢啊,不满她这种行为的家族,自然会联合起来对付她。”

“你猜,她因为你而失去了一切,现在想起你这张吃软饭的脸,会是什么心情?”

呼……薛雷松了口气,喃喃地说:“逃走了就好,只要不死,我就放心了。”

兹拉达显然不知道深海远洋之前发生了什么,大笑着说:“看来你不了解这里的人鱼。横尾巴的逃去外海,就是死路一条。她们根本不懂如何在深海生存,也一定会惹到那边聚居的竖尾激进部族,这会儿恐怕已经被那些竖尾巴的疯子穿起来切成鱼片了。”

薛雷压下心里的怒气,“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坏消息吗?我都已经被关在水牢了,我不觉得这些屁话能让我心情变得更糟。如果你来是为了炫耀胜利,那你来得太早了。”

他仰起头,一词一顿地说:“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已。”

“你这样软弱的可怜虫不配说战争。等考验期结束,收拾掉你们这些渣滓,我就要和神女着手准备对付月光教了。那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兹拉达冷笑了一声,“到时候,你就在冥府和你的邪神一起,看着我们真正的女神子民,是如何英勇作战的吧。”

大概是心理层面上爽够了,兹拉达重复宣告了一遍薛雷的死期,就哗啦哗啦地离开了。

薛雷皱眉思考,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月光教有这么强吗?文拉尔可是很干脆就背叛过来了,她爸爸连家产都交了。

兹拉达是正经上过战场的骑士,做过指挥部队的将军,薛雷不信他会蠢到搞错对手。

明面上活动的月光教……难道只是冰山一角?

他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对于信仰态度鉴定结果不够高的,一定要留个心眼。

啊……当然,眼前最首要的,还是要让自己不至于没有“今后”可言。

但薛雷毫无战斗能力,就算“丰收”出一堆火晶石,靠圣阶掌控技能提高威力熔断这些栏杆,他也没本事应付外面的看守。

无计可施。

他颓然靠在墙上,看着渐渐涨高的水面,沮丧地抱住了头。

越到这种时候,时间就越是难熬。

看到屋内有可以传音的金属筒,薛雷也没了给苏琳压时间线来一发的心情,从光线估算了一下大概,就把她从“携带”中解放。

小声闲聊了一会儿,测试了一下神赐技能已经可以更换,他就从苏琳胸口掏了一份圣精出来,命令她舔到嘴里喝掉。

同乐升到了等级2,他把苏琳收回去,奖励了她几身新衣服,就继续发呆去了。

晚上在灵魂世界他也没有逗留多久,口爆一发升了一级“容纳”,他就离开回到现实世界睡了。

神历1410年7月7号。

神礼日,本应是诸神赐福世界的美好一天。

但对于人鱼之冠来说,并非如此。

薛雷睡得不好,精神状况糟糕,午后就还是用存货喂了苏琳一发,把同乐升到了等级3。

他本来还想测试一下这奇怪技能的效果,没想到遭了天谴似的,直接在水牢里过日子了。

真是唏嘘。

趁著退潮打了个盹,他醒来已经是下午接近傍晚。

无所事事的薛雷在狭小的牢房里晃悠了两圈,忽然觉得,外面的环境好像有哪里不对。

他皱眉集中精神,发动“踏浪”权能踩着水面把耳朵贴在通风孔上听。

怎么远处好像有很喧闹的声音啊。

“什么人!”

通道外忽然传来门口守卫的怒喝。

这水牢里就关押了薛雷一个人,他想误会都难。

他赶忙回到栅栏边,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应该是同伴来救他了,别的声音姑且不论,他已经听到了最明显的那声标志性的“喵哈哈哈”。

也不知道那只虎妹对人鱼的种族威压这种战斗中还不好用。

嘣——!

巨大的声响震得薛雷急忙捂住了耳朵,看着颤抖的水面,吃惊是什么东西弄出了这么大动静。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影就连扑带游地冲了进来,看到薛雷的样子,一边大哭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法杖砸门锁,“主人,我来救您了,我们都来救您了!”

看到一身浴血皮甲的欣蒂过来,一剑劈开牢房大门,薛雷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划拉着水跟她们往外离开。

“这样越狱,我是不是该考虑跑路的问题了?”到水牢门口,看到周围倒下了足足十几条横尾人鱼的尸体,薛雷不禁有些头痛。

“还不一定。”欣蒂走上海滩,扭头望着远处的海面,“也许需要逃命的并不是咱们。”

“嗯?”薛雷也张望过去,这才发现,远方夕阳照耀的海面上,竟然飞舞著纵横的魔法光芒,“那边……怎么回事?”

欣蒂平静地说:“你有两个好追随者。”

塔蜜尔双手紧握法杖,带着复杂的神情在旁边轻声说:“文拉尔将你存储的货物变现后,用三千金的高价雇佣了‘古林之光’和‘疯水鬼’两个佣兵团,要不是兹拉达带着骑士团帮忙坚守,这会儿他们可能已经杀进人鱼的宫殿里了。”

“兹拉达的骑士团?”薛雷吃了一惊,“人鱼的守卫们呢?那里起码有几千条人鱼吧?”

“现在没有了。”塔蜜尔指向那片光芒闪耀的海,“她们都去那儿了。若蕾·柔浪和随他一起逃走的同胞,联合了深海的竖尾人鱼,组织起了一支超过五千的军队,那里就是战场。她让我们趁这个好机会来救你,这边的确已经没什么防守力量了。”

薛雷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梦。

他一直想要避免的战争,终于还是发生了。

可既然已经发生,就要让己方的损失尽可能减小。

“走!咱们去支援若蕾!”他抬起手臂,大声喊著。

就像是听到了他的喊声一样,远处的贸易区,突然冒起了直冲苍穹的一道黑柱。

无数紫色的光点围绕着黑色的雾柱旋转,就连被夕阳映红的云朵,都被穿透出了异样的妖艳光泽。

塔蜜尔扭头望着那个黑柱中腾空而起的影子,目光变得无比惊愕,喃喃地说:“薛雷,你的古莎……出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