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34章 塔蜜尔·塞林斯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谈了一中午,送走文拉尔,薛雷就带着拉雅往冒险公会赶去。

在那边并不需要耽搁多少时间,走正常程序租用工作室,就可以用欣蒂买来的一大口袋材料开始干活。

和炼药正好相反,附魔的麻烦步骤主要在材料确认和搜集上,只要东西准备妥当,流程其实相当快,法阵一画,装备一放,材料一丢,啪或者咻或者轰,好了。

当然,薛雷是神赐的超常理等级,并不会出现轰,啪啪咻咻的弄上一个多小时,造型简朴——基本上还是个半成品的精灵细剑,就在附魔层面达到了完美。

29级的总空间全部用上,一串符文激活亮起来相当炫彩动人,而且,两个特效也顺利构成并激活在武器上。不需要去对照冒险公会提供的附魔特效大全一个古字母一个古字母地查阅具体意思,薛雷的“神识”就可以轻松完成鉴定。

一个特效叫做“风步”,主动型,两小时恢复一次,最多保有三次,激活后可以短时间内大幅提升移动速度。

另一个则是“穿刺”,被动型,生效有点看脸,能在刺击时小概率激活,生效的一击破甲能力翻倍。

十个金币入手的这把精灵细剑,如今身价至少是原来的二十倍——不被察觉那个诅咒的话。

让女孩子开心归根到底还是要投其所好,拿着成品连耍了七八个剑花的欣蒂高兴得就像是刚跳了十个小时舞,最后还忍不住测试了一下“风步”的效果,拎着剑激活,然后妩媚一笑,靠那提高了许多的速度风一样吹到薛雷身边,往他左右脸颊各亲了一下。

“那个大魅魔再来的话,我就可以试试这把剑了。”欣蒂的手不舍得离开剑柄,笑眯眯地站在冒险公会大门外说,“我现在觉得,不找搭档,也问题不大。咱们干脆去给拉雅领了装备就回来吧。”

“还是看看对方的实力比较好,安全第一。”薛雷考虑了一下,决定谨慎为先,毕竟昨晚的战斗,古莎母亲带来的压迫感太强烈了。

尤其是最后那一发“深渊凝视”,即便他能够免疫,站在其中看着那玩意呼啸而来,依然受到了另一种类型的精神伤害。

用句比较符合那魔法名字的形容,就是掉SAN值。

而且,根据放完之后大魅魔可以很有余裕地脖子上戳着精灵细剑扑棱翅膀飞走来看,对方并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所以他恨不得把欣蒂从头到脚都用精品等级以上的部件武装起来,最好双手橙装,满身传奇。

可惜,他辛苦折腾了一中午的这把精灵细剑,说不定就是洛萨地区能找到的最强装备了。

那么多个同伴,就多一份心安。

到达那边已经接近四点,静心之屋比上午来的时候还要安静,也不知道整天没生意要怎么维持下去。

那个有侏儒血统的假正太店员不在,柜台后面是个没精打采的中年妇人,正在用羊毛线练习针织。

薛雷马上默默祈祷,这个可千万别是那位塞林斯。

说明情况之后,那个中年妇人以树懒的速度放下毛活儿,拿出一个大袋子,递给拉雅让她试穿试用,然后拍着嘴巴打了个呵欠,伸手摇了摇柜台边上的一根绳子。

阁楼里传来叮铃的轻响,很快,一个小个子男人跑了下来,看模样和那个正太店员有几分相似,不过老气一些。薛雷回想了一下店里见过的三个,莫名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下来的男人当然不是他们要找的法师小姐,不过他说转达了留言,请他们多等片刻,四点左右,塔蜜尔·塞林斯会到这里来一趟。

欣蒂一屁股坐在门口,用精灵细剑给自己削指甲,像是打算尽快熟悉武器的重量。

拉雅还兴奋于自己得到的第一套装备,抱着那根褐色的木法杖满脸红晕在怀里蹭来蹭去。

确认法袍靴子斗篷都修改得很合身后,薛雷支付了尾款,在店里转悠着,想看看有什么他能用的装备。

魔抗他并不需要,魔力他都没有,所以法师用品店里他能看看的也就剩下各种效果的饰品,然而主动饰品里低等级的大都需要魔力激活,高等级的这儿没货。

思考了一会儿,他还是想不出自己这“异界人”的倒霉状态应该怎么选择装备。

法系不需要考虑,皮甲主要为了轻便,以他的敏捷,穿一套只会有反效果,铁包肉就更别说了,他穿了估计都没办法走路。

正长吁短叹的时候,店铺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欣蒂站起来,拉雅转过头,薛雷也自然而然看了过去。

进来的是一个装备看起来挺值钱的法师,清清秀秀的小个子年轻姑娘,不知道去忙了什么,看起来有点疲倦。

毕竟才刚在店铺里看了一堆琳琅满目的法系装备,薛雷多少增加了一点眼力,他皱了皱眉,用“神识”补充了一下物品鉴定。

嚯,这女法师一身都是钱啊!

刚才他还觉得欣蒂的精灵细剑在洛萨可以笑傲江湖,这下就被当场打脸,进来的这个法师脚上的小尖头靴子应该是最不值钱的,按“神识”鉴定出来的属性,卖个一、二百金币十拿九稳。

果然,穷战富法,任何世界的民间俗语都有其道理。

进来的女法师打量了一圈,微笑着走向薛雷,微微抬起帽檐,露出了湖水一样碧蓝色的深邃眸子,用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法师的见面礼,在那微微发光的小法阵后,以柔软而温暖的嗓音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塔蜜尔·塞林斯,是你有委托打算交给我吗?”

薛雷心里的底气稀里哗啦流失了个干干净净,毕竟这会儿他的存货都还没出手,全部财产还不够买人家一根法杖,不自觉就盯着对方杖头的漂亮绿宝石小声说:“我是有委托,但我觉得……我可能雇不起你。”

欣蒂噗嗤笑了一声,略带嘲弄地说:“小帅哥,委托费一般是看任务难度和对方实力,不是看装备水平的。”

“可装备很好的人,实力不会很差吧?”

塔蜜尔微笑着说:“这个没有很直接的关系,毕竟雇佣工匠制作的装备主要还是看资金储备。法师们刚好比较有钱。我收费很合理的,请告诉我大概的委托内容吧。短时间内不需要出远门的话,我不介意顺便帮个小忙。”

欣蒂拍了拍女法师的肩膀,带着她往门口走了几步,小声说:“你知道大魅魔吗?”

钻研资料和广泛阅读都能够活跃思维锻炼相关属性,优秀的法师通常会比较博学。塔蜜尔细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杖头的绿宝石,说:“我知道,但洛卡拉联邦附近没几只大魅魔,打算以那种高等魔族为狩猎目标的话,最近的合适地点应该就是浮空城古雷诺了。我听说那边的魔族领主城堡第三层的管家就是个很强悍的大魅魔。”

她歪着头沉吟着说:“那边是黑暗侧的领地,过去纯粹游览观光可以坐飞艇跟团走,按照协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深入危险地带进行敌对行为的话……恐怕需要二十人左右的精锐小队才行。话说你们为什么要狩猎大魅魔啊?她身上的材料没什么不可替代的才对。”

【浮空城古雷诺是人类这边对苍穹魔堡的称呼。】

对薛雷心里的疑惑,神识给出了回答。

欣蒂摇了摇头,“不,我们没兴趣去魔族的地盘转悠,现在的问题是,那位,我的雇主,需要我保护的薛雷先生,他,成为了大魅魔的目标。”

塔蜜尔转过身,很好奇地上上下下打量薛雷,盯着裤裆看了一会儿,凑近,弯腰,伸手往自己鼻子前扇了两下,若有所思地说:“哦……味道好像确实和一般男性不太一样,看来很对大魅魔的胃口吧。”

薛雷稍微有点尴尬地说:“你能迅速理解状况,真是太好了。”

“可你们是怎么知道已经成为大魅魔的狩猎对象的?”塔蜜尔很直白地询问,“古雷诺的那位大魅魔实力很强悍的呀,之前听说她一直在养育后代,算一算也有二十年了,如果是因为女儿成年可以重新进食而产生的饥饿……应该在周边就狩猎了,怎么会专门跑来这么远的地方?如果她来了……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已经脸颊瘦瘦的好像被风干了一样,一两个月下不来床吗?”

欣蒂给薛雷使了个眼色,说:“我用了一些强化药物,好运爆棚,把那淫种击退了。但我之前没有跟这玩意战斗的经验,没有命中魔核,被她逃了。我担心她再来,我没有那种好运击退她,才让雇主帮我找帮手,一起做保镖。”

塔蜜尔的体力看起来不太好,能坐着就不站着,双手横过法杖放在膝盖上,思索了一会儿,拍了一下手,“所以委托的内容就是请我当保镖,保护薛雷先生不被大魅魔带走榨干,对吗?”

薛雷马上点头说:“没错,这样的委托,你大概需要多少报酬?”

他看得出来,欣蒂对这个法师的实力相当满意,那么,只要价格可以接受,他这就去抛货换钱。

塔蜜尔闭上眼睛,白嫩的十指在法杖上弹琴一样轻轻跃动,像是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她睁开眼,指着欣蒂说:“我可以不要钱,而是让你们用任务来交换。我帮你们守住那个大魅魔,作为代价,请这位火精灵小姐跟我走一趟,保护我做一个小调查。洛萨这边没有什么强者,让我很是苦恼啊。”

欣蒂用拇指往薛雷的方向晃了晃,“可我是他的保镖,还欠了大大的人情,得保护他很久才能还得清。”

塔蜜尔笑了起来,“没关系呀,那就让你的雇主先生一起去,只是调查而已,需要去危险地方的时候,咱们可以不带他。”

薛雷吁了口气,“塞林斯小姐,在那之前,我们能不能稍微见识一下你的实力?这能决定我们还需不需要雇用更多帮手。”

没想到欣蒂摇了摇头,“不用见识了,她很强。”

“诶?”

火精灵女郎抬起剑鞘,指向塔蜜尔法袍领口上别着的一个小饰品,“这是超凡徽章,有资格戴着这个,说明冒险公会曾经在至少一次有效委托中实战确认过,她的主要战斗技能已经突破了超凡水平。这东西我都还没拿到呢。啧,可恶的公会,什么时候肯给大师徽章啊。”

超凡……也就是说,这个塔蜜尔的实力,已经仅次于少数能突破圣阶的天才。主要战斗技能是实力的重要决定因素,比如欣蒂,武器精通·刺击和精灵魔法掌握就可以算是主要战斗技能。

而一个法师,主要战斗技能不外乎主契约元素亲和、元素掌握、黑魔法……之类。随便哪个达到超凡,确实都挺了不起的。

大魅魔差点干掉欣蒂的那一发“深渊凝视”,就需要至少一项超凡技能的支持才能学习。

实力不成问题,塔蜜尔还有一个很强的加分项——她坐下之后一抱膝横着法杖在胸部下方,薛雷才发现她脸蛋长得虽然比较偏纯净无邪的类型,可身材相当不错,童颜巨乳。

“好吧,那么,介意我们知道你调查要去的地方,和大概的内容吗?”

塔蜜尔很愉快地笑了笑,“水鬼海湾,你既然是精灵,应该对那边比较熟吧。”

欣蒂摇了摇头,“不,我的家乡不在悠远古林,水鬼海湾我没有去过。”

薛雷急忙在心里开启薇尔思牌搜索引擎答疑,免得露馅。

【洛卡拉联邦东部接壤精灵控制区悠远古林,悠远古林东侧就是水鬼海湾。】

为什么叫这个不吉利的名字?

【那边自古生活着许多人鱼,在各种族彼此间不那么友好的时代,人鱼们造成了大量水手溺亡。而那里又是东海岸贸易线的重要港口,为了钱,溺死的水手越来越多,就有了沿用至今的名字。】

呼……不是真的有一大群水鬼就好。人鱼的话,薛雷很想去亲眼看看亲手摸摸,顺便实地考察一下那个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人鱼是如何交配的。

“要去那么远吗?”他准备稍微矜持一下再同意,随口问,“需要调查什么啊?”

“我提前联络好了那边的法师朋友帮忙,不需要乘交通工具,可以传送。我这阵子就是在做前期筹备。”塔蜜尔听出他就要点头,满意地说,“至于调查的内容……说不定你们也会非常有兴趣的。”

“哦?”欣蒂挑了挑漂亮的赤色眉毛,“想让我的雇主产生兴趣,你的调查内容得比较色情才行。是去调查人鱼的特殊性交技巧吗?”

塔蜜尔的神情有点尴尬,“呃……这个……我倒是没想过。我去调查的,是关于女神的事情。”

“女神?”薛雷惊讶地问,“什么女神?”

“海洋女神三姐妹中的一位,被称为‘渔民庇护者’的近海女神碧雅琳迦。”塔蜜尔的眼睛因为奇妙的兴奋而闪闪发亮,“有很可靠的情报显示,碧雅琳迦殿下已经苏醒,回应了信徒的祈祷和呼唤。”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薛雷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薇尔思放置于“神识”里的记忆升起的浓烈敌意。果然,比起还没有出现迹象的月亮女神,这种宣称已经苏醒了的,才是更麻烦的竞争对手。

他都想象不出自己应该怎么用圣精去封印对方,强奸吗?

强奸女神这种事情意淫一下很爽,真要去实施,可就有了点找死的意味。

但从“神识”反馈给他的剧烈波动也知道,想拿出宅男秉性逃避现实置之不理看来是不行了,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毫无疑问就将是东海岸水鬼海湾。

“我很有兴趣。”他强撑着表情没有垮掉,违心地说,“我同意你的提议,塞林斯小姐,咱们这就去冒险公会签订契约并备份吧。”

“哦,对了,”他想起了自己找塔蜜尔的另一件事,“我还想向你打听一下,之前有个神秘委托者,召集了一批冒险者逐个面试,你好像是其中之一,我能问问那位委托者的身份吗?”

塔蜜尔很干脆地摇了摇头,“抱歉。你不能。”

“呃……可其实我已经问了。”

“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的。”塔蜜尔笑着又摇了摇头,“我建议你不要浪费时间,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对付大魅魔,我可等着往水鬼海湾出发呢。”

“大魅魔肯定还会来找我。”对圣精的诱惑力,薛雷很有自信,“所以关键就在于,你们能赢过她吗?我希望最好只是击退,不要杀死,否则……会惹怒浮空城古雷诺那边吧?”

塔蜜尔很轻松地点了点头,“没问题,火精灵小姐的实力看起来也不弱,能帮我争取到顺利施法的时间,战斗就结束了。”

欣蒂哈哈笑了起来,“我欣赏你的信心,一起吃晚饭吧,咱们彼此了解一下,也好商量战斗时候的配合细节。”

“我请客。”薛雷摸出一个金币晃了晃,决定跟这两个实力强悍的美女搞好关系。

不管怎样,他都得先保证自身的安全,才有余力出去传教。

到了异世界,吃饭喝酒依然是迅速了解彼此加固关系的有效手段之一,虽然主要开口交流战斗心得的是欣蒂,但薛雷也在旁边把塔蜜尔的不少情报都暗暗记在了心里。

这是个很专一的强大法师,契约元素只有风,没有选择副元素,很有点工匠精神。

而她的刻苦研究也的确非常有效果,所有风属性的魔法,黑魔法白魔法召唤魔法精灵魔法幻术咒术结界术……等等,她全部有所涉猎,对其中的大部分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精通。

薛雷怀疑,她达到超凡等级的技能,恐怕不止一项。

但作为一个人类,塔蜜尔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风元素魔法的研究中,以至于她自身的体质简直惨不忍睹,走路都慢慢悠悠摇摇晃晃,那价值不菲的法杖,甚至需要偶尔屈尊充当拐棍。

就算法师从来不是单打独斗的职业,这么疏于锻炼也太离谱了吧?

他都怀疑自己将来万一有机会把她勾搭到床上去,如果第一发圣精不先给她加上去耐力,她多半一次高潮就能晕过去。

这么一想,当初拉雅耐力2的时候也没有看着这么虚过,难不成塔蜜尔的耐力比这还低?1,还是0?

堂堂风系大法师,弱不禁风,真是冷笑话一样的现实。

吃饭期间,她们商讨好了具体的防卫措施。

因为已经有过肉体关系,欣蒂让出房间给塔蜜尔入住,她搬过来和薛雷同居,负责贴身警戒,一旦大魅魔来袭,就在月之眠直接反击。塔蜜尔今晚就在房间外布置上各种结界和陷阱,陷阱里埋伏下触发类的咒术,总之,要用各种手段把大魅魔原地留下。

不然,万一让大魅魔跟上次一样拎着薛雷飞走,塔蜜尔凭两条腿是绝对追不上的,用翔封阵跟着飞过去,那耗掉的魔力估计都相当于打一次了。

于是,饭后,在“申请”到一见欣蒂就哆嗦的托内克的允许后,薛雷耗资两个金币购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在塔蜜尔的指挥下帮助她完成了各种陷阱的设置。

至于结界,她也提前布置在窗外,会等欣蒂给出信号后激活。

总觉得大魅魔的脾气不是很好,一定还会再找过来,薛雷发愁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现在还没离开洛萨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等古莎,结果,性感的魅魔小姐没等来,变成了在等着打败她妈妈的奇怪展开。

他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忽然觉得,实在不行……干脆跟着塔蜜尔直接去水鬼海湾得了。

放古莎的鸽子,总好过干掉她妈妈然后上演一出恩怨情仇肥皂剧吧?

他正发呆,连泡澡的拉雅都没顾上看,就听到窗户外面忽然传来了陷阱激活的尖锐声响。

他扭头看过去,被陷阱的咒术附加了虚弱的身影飞行不稳,一头撞坏玻璃摔了进来。

欣蒂的反应极快,毫不犹豫激活“风步”扑了过去,火红的长发一闪,那锋利的精灵细剑就指住了摔进来的魅魔魔核所在的下腹部。

很显然,这次她不会再刺错位置。

但是,目标错了。

摔进来的是魅魔,不是大魅魔。

“古莎!怎么是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