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4章 圣精的威力

本文目前为试阅章节。

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漆黑一片的世界中,薛雷只能看到自己和身前跪着保持刚才姿势的拉雅。

他动不了,一切都静止了,只有思想还在运转。

接着,神识出现了。薇尔思的声音响起。

【吸收圣精约102000000,三态等级6/ 30,拉雅得到经验20400000。请进行恩赐选择。】

随着她的话音,三组符文出现在薛雷的视野里,那是露比哈特的上古语言,但他能看懂意思,分别是“力量”、“裁缝”与“厨艺”。

但三组符文的样子完全不同,其中厨艺的词组在发光,字体大小也不一致,裁缝最大,力量最小,裁缝和厨艺差距不远,但力量就小得不行。颜色也有差异,裁缝是淡淡的金色,厨艺是很亮的蓝色,而力量则是很浅近乎透明的灰色。

幸好时间停止了,不然薛雷还真是要一边在射精的剧烈快感中呻吟,一边分心提问。

薇尔思,这些区别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并不复杂,我之前就对你提过,技能是存在天赋的。为你而游戏化之后,当然要让一切都直观起来。发光的技能,说明存在后续分支。如果你选择了有分支技能,那么还要从后续分支中选择一个,赐予经验。字体的大小和颜色,就是对天赋的一个大致估计。字越大的技能,说明这个女孩的对应天赋越高。颜色是天赋的具体等级,浅色比深色要差,其中灰色的为无天赋,白色为低天赋,蓝色为中等天赋,金色为高天赋,橙色则是天才。】

薛雷静下心,认真思考着问:我需要关于天赋的具体说明,越数据化越好。

【如你所愿。天赋就是学习一项技能或提升一个属性的难易度,每个生命在不同技能和属性上的天赋都不同。属性方面的天赋分级比较简单,就是决定了提升的难度和能提升的上限。比如拉雅的力量是无天赋属性,那么你要投入大量的经验才能提升,且最多为她总计提升20点。低是40,中是60,高是80,天才可以无上限,但相信我,你的圣精不够用。】

薛雷追问:等等,这个大量具体是多少?

【嗯……为了解释清楚,我先在这里对为你游戏化后的技能体系做一个说明。不管是生活技能还是战斗技能,分级方式都是一样的。每20级一个阶段,共分为普通、精熟、专家、大师和超凡。学习或锻炼积累经验达到20级后,便要在每次积累够下次升级经验的时候进行顿悟,概率性突破成功,才会成为下一阶段的第1级,从头开始。阶段越高,顿悟概率就越低。如果能在超凡20级的层次再次顿悟成功,这项技能就会进入对应的圣阶,能力仅次于你得到恩赐后的神赐等级。】

【而经验值的需求,是根据天赋而有极大不同的。用为你而游戏化的数据来描述的话,学习初始第1级和提升属性第1点的经验需求,在100到100万之间。不要以为只是起步的难度,之后每提升1级技能或属性,需求的经验都是上1级的1. 1倍。一个超级天才需要100点入门,110点就可以掌握第2级。而一个无天赋的超级笨蛋则需要100万入门,再来110万才能达到第2级。这就是天赋的差异。】

【我无法为你鉴定无关女性的具体天赋,但当你决定为某一项技能或属性赐予经验的时候,我可以为你鉴定出她在这一项上的入门所需经验,间接帮你了解天赋。】

【那么,你应该可以选择了吧?时间虽然不会流逝,可总是在这样的地方呆着,你也会很闷吧。你的快感还没享受完呢,结束之后,继续体验那种神赐的快乐吧。】

薛雷陷入沉思。

按照说明,那么此刻拉雅的力量提升显然是不需要考虑了,天赋低到灰色透明的地步,保不准两千多万经验砸下去提升不了几点。他数学还不算差,1. 1倍看似不起眼,连续乘积下去一样会非常惊人。

可裁缝和厨艺这俩技能,就算天赋高,有必要吗?

现在他初到异世界,两眼一抹黑,身边难得有这么个忠诚的随从,加加力量提升一下战斗水平,就算当不了保镖,帮他搬苏琳总能力气大些吧?

再说了,今后只要她跟着自己,每天一次精液赐福,慢慢抽奖呗,说不定抽到她一个隐藏的橙色天赋,再专攻就是。

想到这里,他做了决定,看向力量的符文词组,用意识选择并确认提升。

【选择力量进行提升,拉雅基础力量4,天赋无,起始经验需求88万,此次2040万经验可提升12级。当前拉雅力量为4+ 12。】

薛雷皱了皱眉,没有剩余经验吗?

【圣精给予的经验在技能上可以留存,但在属性上只有足够提升和不足够两种。这就是我说的,即便有超级天才,你也不可能靠圣精为她无限提升上去的原因。】

漆黑的背景迅速褪去,记忆犹新的酥麻快感重新降临,薛雷颤抖了一下,感受到时间恢复了流动。

拉雅的脸上浮现出迷惑的表情,一些淡淡的光芒在她微张的小嘴里亮起,转眼消失不见。

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臂,握了握拳。她能感觉到,即使身体没有明显的变化,却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对她进行了强化。

“主人,我、我……我的力气变大了!这就是您说的……女神的赐福吗?”她激动得连眼泪都冒了出来。

“是的。”薛雷平稳住还因为快感余韵而略显急促的呼吸,抚摸着她的头顶,柔声说,“这就是丰产女神的庇佑,我可以为我身边的人,每天进行一次这样的赐福,当然,效果并不固定,你感受到了力量变强,这很好。希望你能更加虔诚的信仰女神,这样,赐福的效果也会随之增加。”

“嗯!”拉雅用力点头,激动地擦着源源不断的眼泪。

薛雷趁机再次鉴定了一下她的态度。

【信仰:愿意支持;爱意:爱意汹涌;淫欲:无。】

感觉前两者都提升了些,很好。这个淫欲无,看来只能等破瓜之后,尝试着调教一下了。

薛雷松了口气,看拉雅擦完眼泪就主动过来握住他的肉棒,想要为他舔干净,心里一暖,拍了拍她的头,“不用这样,我还得给琳琳赐福呢。不过她的病有点严重,我必须真正进入她的生殖器官,才能帮助到她。拉雅,你帮我用口水给她润滑,我休息休息,准备代表女神给他赐福。”

“是,主人。”拉雅转身爬到苏琳的腿间,看起来像是学过如何跟女人一起表演淫戏的样子,很快就用小小的舌头推出大量唾液,扒开紧闭的阴唇,涂抹在展开的花蕊中央。

薛雷坐在旁边另一块石头上休息。他想了想,发现拉雅提升之后力量达到了16,竟然比他还多1点。也就是说,一个天赋糟糕到起步经验接近上限的柔弱小女奴,在还没有达到全心全意态度的情况下,就能用一次圣精让她的力量超过一个普通成年男性人类。

这技能的威力,看来真的比丰收要强大得多啊。

而且还可以选择削弱,面对不好对付的家伙,还能尝试悄悄下毒……啊不对,下精,先削弱再处理。

嗯……对了,薇尔思,圣精有保质期吗?

【大约一天。但里面的恩赐之力会随着时间而减弱,并不建议你经常保存使用。以你如今的繁殖能力,足以在一天内应付很多女性。】

这还真不是谎话,薛雷才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看着拉雅埋首在苏琳股间舔来舔去的样子,他就又硬了。

那么,就来体验一下,苏琳接受的恩赐,到底是怎么个特殊法吧。

他笑了笑,过去蹲下,在拉雅右脸上吻了一口,柔声说:“舌头累了吧,可以休息了。辛苦你帮忙。”

“不辛苦不辛苦,能让主人开心就好。”拉雅马上挪开,抬手擦了擦嘴角,仍在旁边跪坐着,好奇地看,似乎在疑惑这样小的器官到底能不能装下那么巨大的肉棒。

薛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强壮的胸肌下,心脏在擂鼓一样沉稳有力的跳动。这次,他可不会再爽死了。

用手把龟头压下,他扛起苏琳的腿,缓缓挤入布满了拉雅唾液的黏滑膣口。

稚嫩的处女小穴果然紧窄到让他担心会不会裂伤,他低头看了一眼,稍微往外退了退。嫣红的花瓣立刻收缩回原位,小巧的唇肉贴在他的龟头上,好像一双无力但在努力推拒的手。

不对,都到了这个地步,还犹豫什么,温柔什么,这可是他的锚,让他留在这个世界继续旅程的基础。

他深吸口气,双手卡住了苏琳如今特别纤细的腰身,拉着她往外一起后退了一点,小巧白嫩的臀部悬在半空,跟着往前微微一压,让她细长的腿分开反折到胸前。

娇嫩的花瓣因此而舒展,小小的蜜壶打开了一个鲜艳的入口,唾液在上面缓缓垂流,反射着诱人的光。

他再次进入,缓缓前行。

粗大的龟头撑开阴门,很快感受到有什么东西阻碍在前。

他咬牙用力,猛地往前一挺。

肉棒瞬间传来被炽热软嫩的肉壁包裹住的迷醉快感,他亢奋地吐了口气,双臂绕过她高抬的腿,抓住穿了环的乳头,再也顾不得裂伤之类的问题,用力耸动着自己的臀部。

被拍打的交合处发出噗叽噗叽的淫声,猩红的血丝混合在粘稠的唾液中,顺着晃动的臀肉滑下,掉落在卵石的缝隙里。

薛雷舒服得连大脑仿佛都已麻痹,曾经在舒适的酒店中没有得到的,如今在异世界荒凉的郊外小溪边,顶着渐渐西斜的阳光,彻底拿到了手。

他不舍得结束这占有的过程,从正面侵犯了半个多小时后,仗着如今的性能力,把她翻转过来,又从后面重新插入,结实的腹肌愉快地享受着撞击她圆润臀部的幸福。

而且,苏琳的背面小疙瘩少了很多,看起来更加顺眼。

当觉得太干涩的时候,薛雷就让面红耳赤的拉雅为他在阴茎上涂抹一些口水。

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周围的风变冷,苏琳那娇嫩的阴户已经肿得快要插不进去,薛雷才像是出了一口恶气似的,狠狠拍了她的屁股两巴掌,准备射精。

拉雅已经穿上了衣服,不过依然跪坐在旁边。看到他把苏琳的屁股打红,拉雅疑惑地问:“这也是赐福的步骤吗?”

“不。”薛雷有点不好意思,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一点旧恩怨。”

“主人,琳琳的小穴是不是不够舒服啊?您做了好久,都还没射。”拉雅小声说,“要不要……换我?”

“诶?可赐福真的一天只能生效一次,再做也就是纯粹的做爱而已。”

她涨红着脸摆手,“我、我不是想要赐福,我是想让主人舒服。您可以要射的时候……再给琳琳。”

“不用。你应该也是第一次吧,不能这么马虎。”他温柔地说,力求迅速提升这个小女奴的爱意。

他相信这种从小在奴隶市场待着的姑娘,给一点好就会觉得幸福到不行,爱意达到满级不会太难,满级后马上契约绑定,这个随从就相当可靠了。

“没关系的,”拉雅羞涩地低下头,“主人开心就好。”

“真的不用,我这就要射了。明天,咱们在旅店租一个温暖的房间,你洗过澡,薰过香,咱们再慢慢来做这件事。拉雅,你既然是我的人,那么,我希望能让你有个愉悦的第一次。”

说完,他让拉雅再添了一些口水,抱住苏琳的屁股,最后一次刺入肿成了小山的蜜壶中。

那无法形容的极乐,随着他主动用力而降临。亢奋的呻吟中,又一股浓稠的圣精射出,喷洒在苏琳小小的子宫外。

熟悉的黑暗,又带来了时间的停止。

这次眼前的符文只有一组,写着灵魂锚定,颜色是鲜红,倒是在发光。

薛雷提问:薇尔思,为什么没有经验数量?也看不出天赋?

【锚是特殊的。不只是灵魂锚定这一次,今后也将一直特殊下去。她可以得到的技能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女神的另一种恩赐,对你的恩赐。锚定之后,她每次吸收圣精都会出现两个专属于她的技能,最初两个都是新的,之后会有一个是已学到的,你可以选择激活新技能,或者为已学到的技能升1级。技能的名字如果发光,说明存在后续技能,你升级到够高,就有机会学到。那么,做出选择吧。我对你的初期引导,也就到此为止。今后作何选择,往什么地方去,就全看你自己的决定了。神识不过是个记忆库,方便你提取知识而已。愿你妥善利用。】

等等,薇尔思,我……还有机会见到你吗?

【当然有。努力提升你的工具,苏琳,你会有机会见到我的。和神识交流的时候,你也可以当作我依然存在。祝你好运,我的代行者。】

看来,选择好这个技能后,新手指引就结束了啊。薛雷停留了几分钟,让发热的大脑冷静下来,然后,选择了确认。

【灵魂锚定已激活。即刻起,你与苏琳进入链接绑定状态,不论距离多远,你都能通过意识控制的方式主动向她发起灵魂对话。此技能激活后,苏琳的精神底线将被锁定,只会衰弱或改变,而不会崩溃。如果你死亡,苏琳也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苏琳的专属恩赐已激活,请在下次圣精吸收时做出选择。】

薛雷呼出口气,缓缓将软化的肉棒从苏琳体内抽出。

一种莫可名状的联系出现在他的心里,让他回想起了自己曾经对这个女孩近乎痴迷的执念。

拉雅凑过来,再次要为他舔净黏乎乎的下体。

他转过身,这次没有拒绝。

同时,他想试试所谓的灵魂对话。

按照薇尔思的说法,苏琳只是不适应而无法控制这个身体,她的灵魂已经在里面了。那么,灵魂对话应该可以使用才对。

呼叫一下试试看好了。他在心里喊了两声,苏琳,苏琳!

几乎是马上,意识中就接收到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原本应该悦耳动听,但实际上因为愤怒而变得略显嘶哑。

〖薛雷!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恶棍!〗

喂喂,你干嘛这么激动,上来就骂,冷静点行不行。

〖我不要冷静!我为你庆生,我想跟你结婚,我把什么都给你了,你呢!你就这样对我?先是装死吓我,然后把我弄到这么一个见鬼的地方!我本来的身体呢!这个瘦巴巴的母猴子是谁啊!我为什么动不了!你为什么要强奸我!我只是控制不了身体,可我还有感觉啊……呜呜呜……〗

苏琳痛哭起来,嗓音又变了调。

薛雷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下意识就想习惯性地认错,可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先安慰:琳琳,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解释。

〖我才不听!那个烂球把我扔过来的时候都跟我说了,她说要让我当你的锚,当你的工具……凭什么啊!我欠你的吗!我就是想嫁给你,又不是什么都得给你!你放我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啊啊啊——!〗

烦死了,先中断吧。

薛雷停止了沟通,拍拍拉雅的头,示意她可以了。整理着衣服,他忍不住还在心里抱怨,说好的不会崩溃呢?这不是已经崩溃了吗?完全失去理智什么都不听了。

不过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好像是挺难保持理智的。

抬头看看天色,带着两个女孩,可不能在荒郊野岭过夜,他休息了一下,蹲下背起苏琳,带着拉雅一起往洛萨城那边走去。

幸亏离开的早,走过土坑后,拉雅表示要换手替他背一段,他回头看过去,坑另一边已经出现了不少发亮的眼睛。

这么看,苏琳丢在这儿一夜还没被吃了,真是够走运的。

进城的时候卫兵稍微盘问了一下,在拉雅作证她和苏琳都是薛雷的奴隶后,就顺利以行商人的身份通行。

包里有钱心不慌,虽然洛萨的物价比小镇稍微高些,薛雷依然算是手头阔绰。

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没办法在外面吃,他先去旅店要了一间高档客房,跟着把所有铜板都给了拉雅,让她出去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吃。

拉雅离开后,薛雷试着指了指桌上的魔晶石灯,果然他没有一丁点魔力,连操作这种最简单的魔晶石产品都做不到。

算了,有得必有失,这种工作以后都交给拉雅就是。

他看了一眼床上的苏琳,走过去,开口说:“琳琳,既然你听得见,那么我希望你在我下次尝试和你沟通的时候保持冷静。不然我会再次中断的。这已经不是咱们的世界了,在这里你只有依靠我,我死了你会死,咱们的命,以后就连接在一起了。你应该接受现实。我知道,你很聪明,应该能明白如今的处境。我等你几分钟,会再次和你沟通。”

等了一会儿后,他坐在苏琳身边,开启了灵魂层面的交流。

琳琳,你冷静点了吗?

〖薛雷,我恨你。〗

薛雷的心里一阵刺痛。

为什么啊?

〖我到这儿,还不都是你害的!我本来……有多好的人生啊,现在呢?我要被困在这么一个丑巴巴的瘦皮猴里面,动都动不了。你还专门找来欺负我!你知道我多疼吗……呜呜呜……现在我下面还跟着了火一样,你好狠心啊。〗

我也是为了救你,如果不是射精在你里面,我都没办法和你这样沟通。你既然有感觉,应该知道我多么紧张地来找你才对。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强奸我,薛雷,我算是看错你了。你知道我到了这儿又是处女了对吧?你心里说到底还是介意我谈过恋爱,没有把第一次给你对吧?可你连表白都不敢,我有一大堆男生追,凭什么倒贴你啊?我就算不是处女了,我和你结婚很委屈你吗?你需要这么报复我?你刚才那哪里是在做爱啊,你跟本就是在用钝刀子捅我的肉!我恨你,我恨死你啦!〗

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薛雷握紧拳头,不自觉咬紧了牙。

他终于还是在心里大吼了出来。

我就不恨你吗!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被人玩来玩去也没正眼看过我!我就是个备胎工具人,我拿你当女神你拿我当舔狗!那也就罢了,可你被人弄怀孕,就来找我接盘?我十多年为你做了多少事,你还有脸恨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