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33章 超级天才附魔师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73% 暴风凝核,27% 高品质锻钢,护手为整块坠星铁一体成型,单看这把精灵细剑的材质,简直称得上奢侈。

薛雷没学鉴定,也没学锻造,但他有“神识”,拿起来看一会儿,各种资料就顺利采集完毕。

最关键的附魔空间,足足高达29级!不过,附魔难度极高。

从外表的朴实无华来看,这把精灵细剑的历程,多半是出自名家之手锻造,某个富有冒险者定制,但不知什么原因,急匆匆提取出来使用,连铁匠的铭文都还没打上,各种装饰都残缺,更别提附魔了。

想必,那应该是什么觉得十拿九稳的任务,结果不小心出了意外,导致这把品质其实相当高的精灵细剑,成了小店库房的积压商品。

【请留意,这把精灵细剑内部存在未知的诅咒力量。暂时无法去除。】

咦?薛雷刚要把细剑放下拍板付钱,就听到薇尔思这么补充了一句。

看来这把剑一直没卖出去,也不全是冒险者们不识货的原因啊。

“欣蒂,这把剑看起来挺丑,但实际上很不错,附魔总等级高达29,能撑起两条满级属性和一条9级。但问题是……”薛雷把最终的使用者拉到一边,决定征询一下意见,免得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就都成了他的责任,“这把剑上我感觉到了一股不祥的力量,似乎有什么奇怪的诅咒。”

“诅咒?不能请白魔法师净化掉吗?”

“藏得很深,而且没发作不知道属性,应该是不行。用这把剑,看来有点风险。”薛雷叹了口气,“毕竟是你要使用的,还是让你拿主意吧。”

欣蒂拨弄了一下火红的发稍,过去拿起那把精灵细剑,小声嘟囔:“这根本都还不是成品呢,也太丑了点……感觉像是拿了个模具,按我的审美,不太愿意要这么土气的武器。但……这重量和手感,确实很赞啊。小帅哥,它比你的大鸡鸡都适合我,我感觉,赌一赌应该值得。”

请不要用这么细的东西来和我的宝贝比较好吗,薛雷走向柜台,“那么,多少钱?”

冒险者的生活果然充满了大额支出。寻常民众三口之家节俭点过日子,一年也花不了俩金币,而这把卖不出去的白板晦气精灵细剑,直接花掉了一年生活费的五倍。

不过薛雷也承认,十枚金币的价格对于超过七成使用暴风凝核锻造的精灵细剑来说,算是出血跳楼价了。

暴风凝核是经验丰富的铁匠使用风晶石、铁、青空石三种成分按照一定比例炼制成的稀有合金,坠星铁这种价值不菲的矿物给它让位屈尊当护手天经地义。如果正常定做这种材料的武器,根据找的工匠的实力,价格叫到三位数金币都不奇怪。当然,这种价钱的成品肯定是装饰、铭文、附魔、镶嵌、纹章一应俱全的。

“回头我会把钱还你的。”欣蒂把剑挂在腰间,调整了一下固定的位置,往剑鞘里滴了点保养油,随口说道。

“不用了,算是雇佣你的奖金。你昨晚表现好极了。这是你应得的报酬。”

拉雅点头附和,对这个没有任何意见,哪怕十个金币一把武器对她而言已经是有点超出理解能力的价格,但主人的命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

“我说了不喜欢欠太多情。别让我厌恶自己的工作。”欣蒂抽出剑,甩了个剑花,不准备继续商量下去,“现在,咱们要去哪儿附魔?找家魔法店子租用工作间?还是回冒险公会找你的小兔姑娘帮忙?”

“我得先确定,你打算要什么附魔属性。啊,对了,我刚才给你买的内衬,也能附魔个两级,你可以一并考虑一下。”

“内衬……我看还是算了吧。”欣蒂飞了个媚眼,“我怕你附魔了,就不舍得撕咯。”

拉雅楞了一下,“主人,您为什么要撕啊?这些丝袜也挺贵的呢。”

“过后床上跟你解释。”薛雷笑了笑,“我会记住留下用来撕的,不附魔。欣蒂,你是准备平均一些,还是偏进攻或者偏防守?”

“只附魔进攻效果就可以。”欣蒂很淡定地给出了选择,“我的打法不指望防御和抗性,买几个应急护盾戒指戴着足够了。”

回想一下她跟大魅魔的正面硬刚型打法,还真是不太需要防御属性。

“你平常冒险也是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风格吗?”

“对。”欣蒂微笑着回答,“我是剑士,冲杀在最前排的第一线,不管是防御还是支援,我都会交给同伴,一个小队,每一个成员都要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昨晚和那只大魅魔的战斗,你觉得我弄一身好防具,就能挡住她的魔法了吗?”

“好吧,不能。”他只能承认,欣蒂昨晚的战斗方式,是在那种实力差距下最有可能翻盘的法子。

如果是一般的附魔师,对附魔级数无法规划得太过严谨,因为附魔结果会在材料和能力决定的范围内小幅度波动。

但薛雷不同,神赐可以在能力范围内自由选择附魔级数,打算来个敏捷Lv10,那就绝不会不小心失手出来个Lv8掉链子。

别人对着29级这样的好装备需要碰运气,他却能实打实做个计划书。

装备的品质会决定总附魔等级,普通装备大都在9以下,就算玩出花来弄上九个Lv1的符文,也是中看不中用的孔雀毛。

优秀的装备意味着总等级可以达到19,这把精灵细剑的29,则是更上一层的精品,如果可用的附魔总等级再高个一级达到30,在装备图鉴里,可就算是史诗级道具的入门货了。

40- 49的图鉴分类会归入传奇,而能够达到50这个附魔上限的,就可以算成神器。

图鉴编撰者设置这样的门槛,当然不会仅仅是因为喜欢十进制。

一件装备的总附魔等级每次达到10的倍数,就有机会生成一种特殊的效果,或者需要主动激活,或者可以被动生效,总之肯定是好事。所以总附魔等级能够达到几十,就意味着出现的额外条目最多有几个。

很多精益求精的工匠为了不浪费上好的武器底材,往往不惜多次重制来谋求额外条目的存在。

薛雷在这上面,则有另一个优势。他的神赐附魔,只要达到对应级数,就一定会出现额外特效。

所以这把白板大概率带诅咒的精灵细剑,已经可以确定要有两样特效了。

特效虽然是随机出现,但和构成总级数的附魔项目也有直接关联。附魔一堆防御属性凑起来的等级肯定不会出现攻击性特效。

除了这些之外,薛雷摸清神赐的底细后还发现一个颇为有意思的本领。

他的附魔·加持,可以对没有进行过正常附魔的白板道具给予他专有的非战斗条目。

例如阅读、厨艺、性技……等诡异的附魔项,只有他知道方法,也只有他在激活神赐的情况下能够做到。

他忍不住想,如果给这把细剑附魔成性欲Lv10,欣蒂会不会从此以后一战斗就发情。

可惜特殊条目和一般条目不能共存,他犹豫再三,还是不敢在这把细剑上玩火。不然到时候真遇到什么硬仗,欣蒂打着打着裤裆湿透腿软了,那他绝对死有余辜活鸡巴该。

附魔需求的材料会随着单项等级的增加而大幅上升,所以在能精确选择的情况下,10、10、9就不是什么性价比很高的组合方式。

跟着拉雅在酒馆里坐了半个多小时,薛雷还是没能决定最后的方案。

红发的舞娘去尽情跳了一把,扭着腰肢回来坐下后,很好奇地看着他面前的纸,身上传来一股迷人的汗香,“你为什么设计得这么精确?”

跟着,她想到了什么一样瞪圆了眼睛,“你能每次都把效果达到最大?不会失手?对吗?”

他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你的女神可真大方。”欣蒂贴着他坐下,托腮看了一会儿,说,“也就是说我可以点单?”

“可以。如果你愿意的话。”薛雷把路上买的纸和笔推给她,“不过单项级别最好不要超过6,也尽量别出现高阶条目,不然材料咱们凑不出。”

附魔项也存在等级差异,比如同样是Lv10的空间,塞一个全抗性Lv10的效果和单属性抵抗Lv10绝对不能相提并论,尽管后者单项抗性更强。

“超级天才药师,同时还是超级天才附魔师……”欣蒂把视线挪到他的脸上,“你和你的女神还藏了多少秘密?”

“你都说是秘密了,何必追问呢。你不是也不肯告诉我你的委托者吗?”

欣蒂的唇角勾起了一个玩味的弧度,“我倒觉得,你好像能跟你的女神一起成长。”

“诶?”

“我感觉得到,你并没打算对我隐瞒什么。昨晚的生死之战,让你对我的信任程度已经相当高。”她压低声音,赤红的眸子锁住他的表情,“所以我觉得,你不跟我说其他天才的本领,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秘密,而是……你还没学会。对不对?”

薛雷端起酒杯,挡住了半张脸,“你想太多了,欣蒂,赶快设计你的细剑吧。冒险公会没办法帮忙,月之眠那些护卫怎么可能挡得住大魅魔。我可只能指望你这个保镖了。”

“听起来你打算让我晚上跟你一起睡。”她娇笑着摸了摸他的脸,“那家伙受伤了,今晚她敢再来,我就捅爆她的魔核。”

“所以,这是答应和我一起睡了?”他学着接受这种热辣大胆的交流方式,抓住她的手,吸吮了一下纤细的指尖。

指节上有些茧,但那种粗糙更容易带来愉悦的酥痒,而且,那是她私下刻苦修炼的证据。

“没问题。”她将一条性感的长腿从舞裙下抬起,架在他的膝上,对着已经脸红的拉雅飞了个媚眼,“我不介意教教你的小女奴,怎么让男人升天。”

拉雅地下头,小声嘟囔:“咱们能继续商量附魔的事了吗……”

接受了薛雷可以随意选择等级这个事实后,欣蒂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设计,笑呵呵地说:“真没想到,有一天会连这效果都能定制,你这手艺要是开店……算了,不能开,传出去你要被哄抢的。”

附魔的观测效果并不那么直观,只有经验非常丰富的专业人士才能在魔力点亮的符文中观察出具体的加持等级,大多数一般冒险者只能看出大概的强度——就像店铺里标签上的说明一样。

精确控制等级与模糊的观测结果之间的信息差,显然就很适合开店。比如等级7和等级5的加持条目在观测强度上处于同一区间,那么20空间的一件装备,薛雷可以塞成四个5,而正常附魔师为了求稳只会考虑7、7、6的组合,同样的商品,他就凭空多出一个“强度”相差不多的条目,按市场行情,价格起码上涨一半。

即使客户去找专业人士鉴定也没问题,四个5达成的效果,在实用性上本来就不逊色于7、7、6的组合,著名神器“千亿星辰的指引之光”,就因十种强力的5级附魔和五种强力的特效而载入史册,堪称法杖一系武器的完美顶点。

以这样的思路,欣蒂给出的计划,让薛雷看着都有点懵。

力量、敏捷的单项属性和速度提升各5级,武器重量减轻、锋利度上升、耐久度提升各3级,火元素伤害提升、抗性穿透各2级,消耗降低1级。

这样一把精灵细剑附魔出来,激活一下让符文发光感觉都能做出节庆彩灯串的效果。

在附魔超量有可能造成装备容纳符文空间不可逆下降的情况下,这种订单真不是一般附魔师敢接的活儿。

薛雷趴在桌上刷刷刷写了五分钟,看一眼密密麻麻的材料清单,拿出五个金币往纸上一压,“欣蒂,采购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没有高阶条目,材料应该能买得到。”

“嗯,花不完的我退给你。”欣蒂拿过钱和清单,“准备在哪儿进行?”

“还在冒险公会吧。外面的店铺我觉得不安全。”薛雷看一眼外面的天色,“下午两点,冒险公会见。我先回月之眠了。”

“你不跟我一起去?”

“我有要紧事。”

欣蒂笑了笑,很好奇地问:“你这一发午餐肏,还挺有仪式感啊。十二点前不开始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吗?还是说,你的小女奴吃饭前需要被你的大鸡巴捅一捅才能开胃?”

拉雅面红耳赤,下意识地摆手说:“不是我不是我,我都是……晚上。”

欣蒂愣住了,“那么……是谁?每天中午在你们屋里嗯嗯啊啊乱叫的,难道是薛雷?你还有这奇怪的癖好?”

拉雅小声说:“那是琳琳。”

“山桃花?”欣蒂没明白过来,“你在房间里藏了一只花妖精?哇哦,小帅哥,你的食谱还真是涉猎广泛啊。”

“不是花妖精,是和我一样的……奴隶。名字叫琳琳。”

欣蒂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很确定,那个房间里没有另外一个‘人’。”

薛雷知道有些事情想直接瞒过随行的同伴是不可能的,干脆站起来说:“想知道,那就跟我一起回去,旁观吧。”

十多分钟后,在月之眠新提供的窗户完好房间里,欣蒂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端着红茶杯,看着床上咻的一下就凭空出现的苏琳,目瞪口呆。

等到薛雷满脸怒气捂着苏琳的嘴用力插入,开始粗暴的强奸,欣蒂才回过神,皱眉问:“你这是传送魔法吗?可为什么一点魔力波动都没有?还有,你怎么跟对待玩具一样对待你这个女奴?她俩的待遇……差别太大了吧?”

拉雅低着头,有点不忍心,但还是小声解释说:“琳琳之前骗了主人,逃跑前还想要刺伤主人,我替主人挡下了攻击,主人很生气,把她抓回来后,说女神要给她惩罚,就是这样了。”

薛雷瞪着泪流满面用哀求眼神看着自己的苏琳,怒气冲冲地说:“没错,我把她关押在了自己的灵魂里,只在正午女神允许的时刻对她进行处罚。这是她理应付出的代价!”

“惩……罚?”欣蒂一歪头,看着苏琳分开的双腿间一股股往外冒水的红嫩屄肉,笑了笑,“她爱液流得好像比眼泪还多吧。背叛主人还有杀意的奴隶,一般不是送交治安官,带出城门吊死的吗?我看你比较希望她爽死的样子。”

薛雷喘息着给苏琳擦了擦泪,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舍得。她是特殊的,我恨她,但也爱她。所以我只能这样惩罚她,不然……难受的只会是我自己。”

苏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就像是肉体的高潮和精神的羞惭正在将她切割,撕裂。

“琳琳,你永远都逃不掉的……即使你恨我,厌恶我,你也永远都是我的。就算这辈子只能把你当成工具,你也休想离开我身边!”他怒吼着在苏琳痉挛的深处射精,这一次,“追踪”终于如愿升到了5。

被激活的“锁定”技能,总算进入了随机序列。

他抽出肉棒,伸手一拍,把想开口说什么的苏琳收起,拉过被子盖住胯下,看向欣蒂:“你的好奇心满足了,可以去购物了吗?我和拉雅吃过饭还打算休息一下。”

情绪波动过大,让他都忘了用掉中午前的二十斤丰收额度,亏了一笔暗晶石,不免有点恼火。

“别生气,晚上忙完,我来这边好好给你道歉。”欣蒂笑着过来搂住他亲了一口,“小女奴,赶快伺候伺候你主人,我去买东西了,下午见。”

拉雅赶紧一溜小跑过去,掀开被子跪下低头,为他轻柔吮吸干净,等欣蒂离开,胆怯地小声说:“对不起,主人,我……说漏嘴了。”

“没什么。这事儿想瞒过整天跟着咱们的同伴,本来就很难。除非我放弃每天的惩罚……但那是不可能的。”薛雷期待着“锁定”激活之后的日子,决定顺便提前做个铺垫,“等我确定她知道悔改了,我会把她放出来的。或者……等到拉雅你足够强大了,能够看住她,不让她犯错的时候,我也可以暂时赦免她。”

拉雅点了点头,用柔软的毛巾轻轻擦干他的胯下,“我会努力的,主人。”

没什么动力出去吃饭,薛雷让女仆去拿一份双人套餐上来,就换上睡衣,准备好吃过之后午休。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之后,敲门把两人份套餐端进来的,并不是女仆,而是老板的女儿,年轻的神学家文拉尔。

很有礼貌的金发女郎先是再三为父亲的鲁莽多次道歉,跟着,就开始很努力地试图重新建立他们之间的友谊。

对薛雷这样的男人来说,一个知书达理气质优良年轻美貌身材火辣的姑娘,建立友好关系比热血漫画非路人脸男反派战败后还快。

而且,冒险公会这个渠道对于信仰的帮助毕竟有限,专业的事还是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有神学家背书,丰产女神的威名,一定可以散播更快。

他苦心编造的悠久神话,正需要这么一个认真的记录者。

薛雷以前的人生并没有宗教经历,但对神话这种东西,通过游戏了解了很多,或许有些扭曲,尤其是性别,但问题不大,因为套用到这个世界,正好需要全部换成女神。

于是,在他眉飞色舞的讲述中,薇尔思对他提起过的原初时代纷争占比也就相当于一个引子,之后,群神乱舞,什么奥琳希尔山上的十二女神,什么万物有灵的八百女神,什么阿萨神域的众神女王,甩泥造物的补天女神,天上的女帝,地下的冥界女王,月亮上的公主……

等这一大堆胡编乱造的神话时代故事讲完,文拉尔对着写了满满一本子的女神及事迹,呆若木鸡。

设计的角色太多,还混入了不少萌系手游和知名卡牌的角色,薛雷担心中间的人物关系出现不可弥补的矛盾,便提前放下伏笔,最后声称这些神话的历史太过久远,其中很多真相他也需要四方游历来考证,总之,唯有薇尔思是最早的创世女神中仅剩的幸存者这一点,完全不需要质疑。

“薛雷先生,能不能冒昧地请求您,为我再展示一下您所受到的庇佑?”合上本子之后,文拉尔充满期待地问。

然而,经过各种事件和欣蒂的提醒,薛雷已经意识到,在无关紧要的场合,不应该让自己显得太过珍贵。

“抱歉,女神殿下并不是总能回应我的任性。今后有机会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