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29章 因祸得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不愧是刺击类中数一数二的高阶单体杀伤战技,剑舞·群星缭乱那华丽的连击还没彻底结束,大魅魔就发出一声痛楚的闷哼,虽然靠瞬间硬化的皮膜抵消了部分杀伤,仍被打得向后飞去,躺在草地上滑出十几米。

薛雷情不自禁叫了声好,起身就往欣蒂那边走去,心想自己支付的薪水大概是史上最有价值的两个金币。

“别过来!躲开!”欣蒂的神情没有半点松懈,眸子红光大亮,紧盯着大魅魔飞出去的方向。

树木间的暗影中,那个高挑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漆黑的皮膜上布满了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破口,最大最深的那处,都能看到里面青白色的细嫩肌肤。

但,并没有真正的伤。

如果欣蒂没有留力的话,这就意味着,精灵剑士的必杀一击,只不过达到了刚好破防的程度而已。

“你果然不是个普通的火精灵,我女儿如果遇到你,可能要糟糕。”大魅魔舔了舔被戳刺得到处是洞的黑色短剑,“你还有什么看家本事吗,该准备拿出来了吧?”

欣蒂笑了笑,“群星缭乱,你以为我只能用一次吗?你的防护外壳,被削弱了不少呢。”

“呵呵,看来,世界是和平太久了。”大魅魔呈现出蓝紫色泽的嘴唇翘起了愉悦的弧度,“早个一百年,可没谁会蠢到认为这就能削弱大魅魔的外壳。”

随着她充满嘲弄的话音,那些漆黑的皮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蔓延,不过十几秒,就在薛雷惊愕地注视中,复原如初。

这怎么可能?

【魅魔这个族群的外部黑色皮膜,本来就是同时担当着武器与防具双重职能的特化身体组织,进阶为大魅魔后,恢复速度和魔力激活后的坚韧程度会有大幅提升。如果欣蒂使用的不是破甲专长的刺击类战技,单靠精灵细剑的锋锐度是无法击破的。】

有什么应对手段吗?这家伙带走我的话,你的代行者就要被豢养起来了。

【让欣蒂冷静,然后,拿出你的药,给她喝。】

药?

对,药!

全属性爆发提升的龙王丸,老子的工具人里揣着整整四十颗呢!

感受到切实危机的薛雷一瞬间就治好了自己的囤积癖,毫不犹豫摸出了一颗。

欣蒂注视着那些皮膜恢复原状,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小声说:“真没想到,会栽在一个高级淫种的手里。薛雷,我能拖住她一会儿,你……拼命往城里跑吧,如果运气好,你还有机会遇到救星。跑快点,不要回头。”

就在她说话的过程中,激荡的斗气从她脚下升起,盘旋吹动火红的发丝。

灵魂迸发出淡淡的光芒,让她的身体周围扩散开透明但清晰可见的涟漪。

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薛雷马上抓住她的手,把那颗龙王丸塞进了她的掌心,低声说:“我来帮你,这是龙王丸,极品+ 5的,这样……能赢吗?”

欣蒂楞了一下,缓缓扭过头,露出了罕见的惊讶目光,“品质极品,效力+5?你确定?”

薛雷看着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出现变化的大魅魔,急忙说:“我确定。你觉得能赢,就赶紧吃了!”

呼——!

尘土被滑翔的双翼带起的风吹开,表情严肃了很多的大魅魔飞快冲了过来,双手皮膜变化而成的短剑比刚才长了一截。

“回去再问你怎么弄到的。”欣蒂毫不犹豫将薛雷往后一拽,“躲远点!”

话音未落,她就将那颗龙王丸丢进了嘴里。

如果是寻常的龙王丸,在五分钟内提升二成左右的属性,恐怕很难扭转实力上的档次差距。

但薛雷这颗龙王丸的品质和效力,足够达到七成左右属性提升,持续十五分钟。

欣蒂和大魅魔的能力差,还没有大到那个地步。

仿佛有一声巨龙之吼从另一个次元沉闷响起,精灵剑士周围激荡的斗气瞬间掺杂上了跃动的火花。

就在大魅魔的漆黑短剑将要刺入胸膛之前,药效发动了。

欣蒂怒喝一声,在最后关头侧身躲开,一招剑舞·连闪,发动了摧枯拉朽的可怕三连击。

大魅魔感受到了实力的转变,双翼急拍,躲开第一击后,勉强用漆黑短剑招架住之后两剑。

精灵细剑的锋利程度并没有提升,但覆盖在上面的能量,已经今非昔比。

喀、喀!

延伸出去的短剑先后因格挡而被斩断,旋转着掉落在地,转眼变为两片灰黑色的粉末,被剑技带起的风吹散,消失不见。

大魅魔面色凝重向后倒退两步,眼见欣蒂精灵细剑毒蛇一样追击咬来,不得不纵身一跳,振翅飞往高处,皮膜手套变回后显出几分残破,破洞皮膜包裹的右手掌心,很快随着她高声念诵的咒文而凭空凝聚出一个黑色的球。

欣蒂毫不犹豫蹲下,修长结实的腿弹簧一样猛然爆发,将她的身影眨眼间送到比大魅魔还要高一些的位置。

来不及说什么帅气的台词,她咬紧牙关,一剑刺出。

斗气的激流将她向着大魅魔的方向急速推去——剑舞·穿心击!

靠着和神识的沟通,薛雷勉强能跟上战况的发展。

所以他知道欣蒂这一招不过是低阶战技。

但经验丰富的冒险者都知道,不论战技还是魔法,合适的永远比级别高的好用。

看到欣蒂起跳,大魅魔第一时间就往后飞去。

可剑舞·穿心击是借助冲锋突刺来提升破甲能力的高速移动技。

即使身在半空,迸发斗气的推力依然不会减少半分,反而会更加有效。

火红的身影一瞬间仿佛化成了流星,向着后退的大魅魔赤电般冲去。

大魅魔发出愤怒的尖叫,双臂在胸前交叉,当即蜷缩起身体,大量黑色皮膜在她丰满的乳房前方增殖叠加,变成了质感诡异的大盾。

像是一锥子插在朽烂的皮革上,一声薛雷几乎听不到的噗,欣蒂的细剑终于贯穿了碍事的防护壳!

大魅魔双手回防,掌心相对,缭绕的黑气缠绕在精灵细剑周围,试图阻止欣蒂的剑尖继续向里深入。

“喝——啊——!”欣蒂怒吼一声,一道火光以她身材的轮廓新星般爆发开来,体温升高,皮肤都泛起了鲜艳的红色。

那是火系精灵魔法中的“灼热身躯”,激活后,短时间内低阶战技将可以无视不应期接连发动。

大魅魔显然知道这招的效果,当即收起了背后展开的双翼。

果然,欣蒂马上在空中二次发力,再次使出了剑舞·穿心击!

大魅魔颀长的身影顿时被顶得俯冲砸向地面,即使双手之中黑雾大盛,依然无法阻止剑锋向深处又刺入了几厘米。

漆黑的大盾,必定已被刺穿。

更可怕的是,服下最强龙王丸的欣蒂,低阶战技的消耗简直不值一提。

还没和地面接触到,威风凛凛的火精灵剑士,便又使出了一次剑舞·穿心击。

“啊!”大魅魔终于发出了一声惊愕的痛呼。

旋即,一声闷响,漆黑的性感身躯狠狠砸在了长草丛生的地面上。

欣蒂猛地将剑一抽,一片好似稀释精液的淡白色血浆喷溅在她的身上,和寻常血液颜色不同的缘故,让气势逼人的女剑士忽然呈现出好像被人射了几发一样的滑稽感。

不对啊,这是古莎的妈妈,薛雷下意识就想抬起手呼喊阻止。

可一想到刚才自己被绑架时候的满身寒意,和大魅魔那与古莎完全不同等级的压迫感,他又不想为了一点色心圣母病发作。万一因此坑了可靠的保镖小姐,他怕不是要后悔到肠子打结。

这一个犹豫的时间,欣蒂已经双手握剑,对着大魅魔的咽喉就狠狠刺了下去。

没有得手。

大魅魔的双臂挡在颈前的同时,臀后那条几乎与她身高等长的漆黑尾巴,鞭子一样狠狠一抽,将欣蒂扫飞出去。

她马上翻身跳起,再次展翼飞翔同时,之前就施法到接近完成的魔法继续念诵咒语,掌心一推,一道道漆黑的暗影长枪向着欣蒂激射而出。

暗元素黑魔法大都不是造成实质伤害,这一招“魔影枪灭”也是一样。没有实质伤害,自然就无法靠皮甲的硬度或肉体的强韧来抵挡。

欣蒂左手前伸,五指张开,一枚小巧的戒指骤然破碎,以她的掌心为中心,一道荧光闪耀的护盾急速铺开。

暗影枪雨点般落在护盾上,转眼就将护盾消耗殆尽。

剩余数支射入火精灵女郎的身躯,让她闷哼一声后退两步,一股雾一样的黑气顿时笼罩在她的身躯周围,连肌肤映出的红光都被遮蔽。

大魅魔看来放弃了缠斗的打算,本就更擅长魔法技艺的她高高飞起,悬浮在五、六米的位置,再次吟诵咒语。

暗系黑魔法特有的腐蚀附加精神双重持续伤害让欣蒂的状态大受影响,她握着剑助跑几步,尽管属性还在龙王丸的加持下,但已经明显不如刚才那么灵巧敏捷。

薛雷情急之下,只好又掏出两颗振奋丸,向着欣蒂扔了过去,大喊:“接住,这是振奋丸!”

虽然只是优秀+ 5,也比一般的振奋丸厉害得多,更何况一下子就吃进去两颗,精神力的持续削弱瞬间就被遏制,至于那些腐蚀伤害,欣蒂忍耐得住。

她扫了一眼赤身裸体的薛雷,决定把疑问留到之后,纵身一跃,冲向空中已经在用手指描绘法阵的大魅魔。

“愚蠢的红毛。”大魅魔双翅一拍,向高处蹿了一截,这次拉开的距离,已经不再是靠剑舞·穿心击能够拉近的程度,“认清冥府大门位置,不要成为游魂哦。”

“那你来给我领路吧!”欣蒂手臂一甩,那把精灵细剑带着点点红光划破夜空,直飞大魅魔的喉头。

咏唱进入尾声,这个魔法的位阶看来不低,大魅魔在法阵完成之后,就无法再进行位移,不得不停在原处向法阵内灌注调集的元素之力。

欣蒂在等的,就是这一个所有施法者必然会给敌手提供的机会。

坚硬的漆黑皮膜已经被消耗到无法及时延伸过去,在薛雷有些惊慌的低呼声中,那把锋利的精灵细剑穿过了古莎母亲的喉咙,让她圆润的下巴夹住了那做工精美的弧形护手。

欣蒂露出获胜者的微笑,身体因为投掷时激发斗气的反震而急速下坠,正好落在了薛雷身边。

但马上,还没起来的她,脸上的表情就转为了惊愕。

这贯穿了脖颈的一击,竟然并不致命!

魔力的灌注,依然在进行,属于高阶魔法特有的障壁已经形成,盘绕的黑球可以隔绝掉大部分强度不足的攻击,保护为魔法收尾的施法者。

紧接着,巨大的紫光法阵浮现在前方的空气中,当中浮现出漩涡形的夜幕,仿佛不属于这个宇宙的诡异星辰出现在其中,一个光点迅速从中由小变大。

恐怖的压力指向了挣扎站起的欣蒂,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静止。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深渊凝视,暗系高阶上位黑魔法,单体指向,能造成毁灭性的精神伤害,且不会受到目标基础抗性抵消。欣蒂挡不住这一击,战斗……结束了。】

那个光点在他们的眼前变成了巨大的眼球,围绕着无数触手的瞳孔死死锁住了欣蒂战栗的身躯。

无数尖啸响起,腐坏的气味充斥在方圆数百米的大地上,被可怕的魔力波动影响,虫蚁奔逃,群鸟飞散。

大魅魔拿出真本领的一击,就此发动。

“结束个屁啊!”薛雷怒吼着扑了上去。

老子是异界人!欣蒂挡不住,我挡得住!连拼命保护自己的女人都放着不管,以后他还有什么脸去要求别人的信仰和爱!

他张开双臂,就那么赤身裸体站在了欣蒂之前,将一丝不挂的躯壳,放置在洪流一样冲向火精灵女郎的浓稠黑暗之中。

欣蒂颤抖了一下,急忙伸手去拉他,但深渊凝视的目标锁定已经开始,强烈的精神振荡直接把她震慑到双膝一软跪下,脑中无数令人绝望的负面情绪一股脑涌出。

这……就是上位魔族的……实力吗?

这么重要的委托,竟然……失败了。

欣蒂的脸颊,划过了两颗晶莹的泪滴。

这还是骄傲的女剑士成年后第一次哭泣。

大魅魔说得没错,这世界和平太久了,连她这样经验丰富的冒险者,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另一侧的真正威胁。

那些边界上的零星战斗,甚至远不如各自内部大小势力之间的征伐吞并。

世界即将迎来巨大的变化,他们……还来得及做出准备吗?

纷乱的思绪中,深渊凝视的效力渐渐散去,魔法结束了。

欣蒂按照来自冒险公会知识来推断,薛雷这种战斗属性普普通通的男性人类,在没有任何防具的情况下被这样的魔法正面一击,就算躯壳还直挺挺站着,精神世界……也必定早已支离破碎,变成了疯傻的废物。

她难过地皱起眉,向前迈出一步,从背后抱住了他,呜咽着说:“傻瓜……你是雇主啊……哪有……你来保护我的道理……”

“因为我是男人。”薛雷很满意背后传来的触感,那丰满的乳房即便被皮甲裹着,依然能有想要把他顶开的弹性,“也是女神的代行者。如果不站出来,我会为自己的怯懦而悔恨一生。”

大魅魔在半空错愕地瞪圆了眼,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处于高阶魔法施展后的反噬阶段,想要丢一个暗影球确认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象,结果被深渊凝视反噬的法术禁制震得浑身一麻,差点掉到地上。

“你没事?”欣蒂也惊讶无比,一个箭步绕到了他的正面,双手抓着他的肩膀,“你为什么没事?你……刚才可是正面用脸接了一个高阶上位魔法啊!”

薛雷看出大魅魔的战斗意志正在迅速消退,见她拍打着翅膀往远处飞去,选择了撤退,长长松了口气,笑着说:“可能我的脸皮比较厚吧。”

“这不是开玩笑的场合。”欣蒂皱起眉,扭脸看到大魅魔逃走,虚脱一样坐在了地上,仰头看着他,很严肃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觉得脸上的泪很丢面子,她匆忙抬起手胡乱一抹,把泪水和之前沾上的魅魔血全都擦开,不小心沾在嘴唇上一些,习惯性地舔了一下。

“薇尔思殿下的庇护,可能……是我舍身救你的举动,令她非常满意吧。”薛雷诚恳地撒了谎,发现自己最近这些天应付女性的能力进步已经超过了以往全部人生的总和。

果然,肉体接触多了,精神也会跟着飞速成长起来。

“那位女神,似乎比我想象的强大很多啊……”她露出精神放松下来的微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现实影响到这个地步的神术。”

“只是为我提供了一次庇护,女神殿下做到这个还是很容易的。”

“不不不,”欣蒂摇了摇头,火红的头发左右甩动,“我指的不光是帮你挡下一发恐怖魔法的庇佑,还有……关于我刚才吃掉的那些药。”

“我是个天才药师,那些都是我节约材料在公会干活儿的时候克扣下来的。”薛雷挤出一个微笑,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劲儿,但过于紧张的大脑一时间没能分析出那个圆不上的破绽。

欣蒂咯咯笑了两声,解开绑绳,双腿互蹭蹬掉靴子,抬起柔韧厚丝袜底衬包裹的长腿,用很灵巧的脚尖拨弄了一下他耷拉在胯下,被夜风吹得缩成一团的小鸡鸡,问:“那么,请问,代行者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药,你是从哪儿拿出来的啊?”

呃……嗯……呜……

对啊,我没穿衣服啊!

“我是从……”他下意识地想说自己身上还有个能藏药丸的地方,可话到嘴边又紧急踩了刹车。

撒谎说从肛门里掏出来,圆不过去谎被揭穿反而是好事,欣蒂要是相信,那还不得用剑给他屁眼雕花啊。

哦,她的剑丢了,被大魅魔穿在脖子上带走了。

那也不成,圆不过去的啊。依这个火精灵大妞的性格,肯定要把他按在地上扒开屁股当场验货。

虽然他对毒龙钻这种传说中的享受很有兴趣,但被强行推倒抠屁眼就还是算了。

“从女神为我准备的空间中取出来的。”薛雷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这个不算谎言的答案,为了证明,他在胸口做样子一掏,拿出了一瓶女神之露。

女神之露生效需要的分量多,所以装在大号便携瓶里,那个尺寸,理论上已经不怎么便携了。

欣蒂伸手摸了摸坚硬的瓶身,动用了一点魔力来测试这是不是幻像,之后,喃喃说:“没想到,神明……真的纷纷复苏了。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那种无法匹敌的冷酷力量所创造的吗……”

光着屁股在这荒郊野岭吹风实在不是什么明智地选择,薛雷挤出一个微笑,收回女神之露,垂手捂着胯下说:“咱们有什么回去的捷径吗?我这副样子,实在是不方便叫卫兵开城门啊……”

“呵呵呵,害羞什么,这身材不是挺不错的吗?”欣蒂站起来搭着他的肩,女流氓一样抚摸着他的胸肌。

“会被当变态扔进地牢的吧。”他抱怨了一句,“好了,别摸了,再挑逗我,后果自负哦。”

“怎么?你觉得是我的对手咯?”欣蒂的脸颊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嫣红,她凑近脖子,深深嗅了一口气,“薛雷,我忽然……觉得晚点再带你回去更好。”

隔着衣装,薛雷都感觉到了她身体骤然升高的温度。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火精灵的女性战斗起来还附带催情效果的吗?

【不,她刚才不小心喝下去了一点魅魔血。而且,是进阶过的大魅魔。汗液、乳汁之类的东西,完全不能和血液直接服用的效果相提并论。她的发情程度很快就会超过之前的乔恩。】

“欣蒂,我觉得这里不安全,不管你想干什么,咱们回旅店之后,慢慢来,好不好?”他并不排斥跟这个身材火辣的性感舞娘上床,但最好是回去之后,上“床”。

不然万一大魅魔杀个回马枪,那他可只能把胜算,寄希望于让古莎妈妈也一起发情忍不住加入进来了。

“不,我现在就想干,想得忍不到回去了。”欣蒂喃喃说着,脱掉胸甲,用沉甸甸的乳房,隔着一层薄薄的紧身衣,夹住了他的胳膊,“来吧小帅哥,丰产女神赐福过的繁殖能力,也让我体验一下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