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32章 做出选择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拉雅,你来做出选择吧。”讨论了一会儿后,薛雷才想起,还是应该尊重本人的意见。

拉雅从刚才就一直默不作声,盯着那个元素盘思考。这会儿她听到薛雷的话,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站起来对着乔恩大声说:“我全都要!”

哈啊?别在这种时候忽然冒出徐锦江老师的著名台词啊喂!他满肚子槽不知道怎么吐,直接愣住。

乔恩皱着眉看向她:“拉雅,我说过的吧,互斥元素是不能同时契约的。”

“主契约光,副契约水与地。”拉雅很坚决地给出了答案。

欣蒂吹了声口哨,“了不起。我是主火副地,地属性就几乎没时间管。小家伙,你直接三修,是打算累死自己吗?”

拉雅有些胆怯地问:“没有人……三修过吗?”

“当然有,”乔恩的表情有些尴尬,“不过,他们大都对自己的天赋很有自信,也……比较有钱有时间来进行魔法的钻研。拉雅,魔法修习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多重契约会分散你主契约的效力,影响进度。这么跟你说吧,一个超级天才选择三修,可能会导致主元素修习效率都不如一个普通人专精相性好的元素那么快。献礼日的元素恩惠,也会少得到很多。契约元素对你自身的精神世界会有一定塑造和提升,三修的话,这方面的好处也会减少很多。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拉雅看向薛雷,眼神显得很不自信。

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女奴正想拼命变强,这种积极性,实在是不想挫伤。

“就这么决定吧。”他沉声开口,“拉雅也许天赋不是很好,但是,她不怕吃苦,肯拼命,肯受累,而且,她非常虔诚的信仰着丰产女神殿下,我相信,女神会实现她的愿望,让他的努力不至于白费。”

既然主人都开了口,乔恩点点头,拿出一大两小三张符文纸,在元素盘中过了一遍,逐个递给拉雅,让她双掌夹住,集中注意力在符文上,直到符文自然消失。

每张大约用了五分钟,十五分钟后,拉雅的契约完成了。

单纯契约元素并不能带来什么实力上的提升,今天是风礼日,好处也没轮到,所以契约完毕,拉雅也感觉不到什么变化。

但薛雷知道,这也许是他可爱的小女奴迈出的最重要一步,比读书启蒙得到的知识还要重要。

他甚至有种预感,将来他一手创立的宗教中,拉雅必定是旗帜一样的人物,说不定,能被尊称为圣女。

当然,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去冒险者的购物街溜达一圈。

“欣蒂,选好搭档了吗?”

火精灵女郎回了个白眼,把那叠纸往乔恩面前一扔,“没有能用的。看来好手都没闲着,拖后腿的货色雇佣来也是浪费钱,你不如把那份薪水一起给了我。小兔儿,你作为管理员,有没有记住什么比较厉害的,但是已经出任务的冒险者?薛雷这么有钱,也许可以开违约金拦几个下来。”

乔恩沮丧地摇了摇头,跟着两只耳朵忽然一竖,“诶!对,有一个法师!我觉得应该挺强。”

“应该?”薛雷皱眉说,“没登记的冒险者?”

“嗯,她的登记在我调查之前就已经转出了,但我觉得她实力应该不差,因为她和炎舞小姐一样,都是……唔……被召去面试过。”

欣蒂倒是很大方,点了点头,“哦,原来是那位看上过的啊,那应该挺强的。可登记关系已经不在了,我们该去哪儿找她呢?”

薛雷看向略显兴奋的她,“欣蒂,你该不会打算趁机封口,不让我打听你的委托者吧?”

“小帅哥,”她咯咯笑着用指尖挠了一下他紧绷的下巴,“你发什么傻呢,这个主意不是我出给你的吗?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真相,就没有任何问题。”

乔恩拿出自己的记事本,赶忙说:“今天应该还来得及,她迁出之前发布过一个小委托,是材料搜集,我看了,截止日一直到这周末,交给冒险公会的相关物品,被指定送往购物街的一家法师道具店,你们过去购物的话,正好可以消费后打听一下。”

“好极了。”薛雷喜滋滋站起来,“我就喜欢这种顺路能办的事情。”

而且,顺路能办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冒险者购物街那边有不少商会的材料收购窗口,薛雷往苏琳里面塞的八十斤暗晶原石,也可以找机会出手了。

这阵子价格正在高位,全部顺利脱手就算走批发价,起码也有三位数的金币入账。

不管在什么世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欣蒂不是太情愿去买装备,但她身为保镖,又要去考核可能是搭档的目标,不情愿也只能跟着。

“你一个女的,竟然不爱逛街?”听到她的小声抱怨,薛雷很不可思议地问。这感觉就像是一个男的告诉他自己不爱看黄色一样不可思议。

甚至,他知道有戒色吧这样的地方,可没听说哪里存在绝不逛街闺蜜同盟。

“我喜欢跳舞,喜欢赌,这两样一个费体力,一个费时间。我哪有空乱逛。”欣蒂活动了一下胳膊,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同样是花钱,赌博可比买东西好玩多了。”

啧,忘了,这个红毛舞娘还是烂赌鬼,能玩到欠债的那种。想想戒赌吧里的哀号遍野,这样的家伙不喜欢逛街也就说得过去了。

“赌博很有趣吗?”拉雅歪着头,不解地问。

欣蒂双眼放光,很兴奋地说:“当然有趣啊!拿牌的时候,丢骰子的时候,那种对未知的期待,期待实现时候的喜悦,期待破灭时候的痛苦,赢了一大笔钱时候的亢奋,输了一大笔钱时候的绝望……跟你说拉雅,在赌场观察人类,比跳舞的时候还有意思!比跳舞时候看到的那些色迷迷的脸还有趣的,就只有赌徒们了!”

诶?薛雷冒出一脑袋问号,不是去赢钱,为了当人类观察家吗?

“小帅哥,什么时候你也去赌一把,叫我看看你最真实的样子好不好?”

我都和你做爱过了,光溜溜被你看个干净这还不真实?

仿佛会读心一样,欣蒂吃吃笑着搭上他的肩,用长耳朵尖儿在他脖子上轻轻搔了一下,“性爱的时候不算,那时候的你是色迷迷的样子,那种样子不够真实。”

“不,我觉得我色迷迷的样子最真实。”薛雷叹了口气,不要小看单身快三十年的怨念啊,那多年积蓄的不满再加上女神殿下的赐福,他感觉自己一直饥渴得像个刚开餐的魅魔。

赌博?除非性感荷官发牌完了肯跟他来一发,不然完全提不起劲。

闲聊着赶路,时间会过得比较快。

踏入冒险者的购物街,才发现这边的画风和城市的其他地段截然不同,一眼望过去,就像是不小心进入了某个大型3DRPG游戏中。

各色店铺的招牌简明易懂,最大限度照顾了冒险者中专心修行斗大字母也不识的文盲,大商会还安排了装扮各异的导购,唯一让薛雷不太适应的,是强者中女性占多数的缘故,这里基本见不到什么看板娘,大都是看板郎。

这一个个英俊潇洒打扮帅气还大都露出健硕胸肌腹肌的店员,看的薛雷满脑子都是哲学符号飞舞,不得不将先前的印象,修正为大型3D耽美游戏。

毕竟是小城市,说是购物街,店铺加起来也不到两位数,还全仰仗了这边商业发达的优势。店铺彼此间没有什么直接竞争关系,大可一家家逛过去。强硬拒绝了半裸帅哥的热情邀请后,薛雷先带着两个同伴去了重要目标可能的所在地——静心之屋。

大概是让顾客明白商品类型主要靠招牌上的图案,店铺的名字就可以起得比较随心所欲一些。

不愧是静心之屋,不仅门外没有看板郎,门内都没看到店员。

好安静啊……

“喂!有人吗?”薛雷大声喊了一句,心想这地方门没锁也不弄个铃铛,贼进来偷东西怎么办?良心无人购物也得安个摄像头吧?

“有的有的,”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啪嗒啪嗒跑了出来,在柜台后面踮起脚露出脑袋,“请问您要买什么?”

“呃……你家里大人在吗?”薛雷掏了一下兜,才想起没糖,只好伸手摸摸他的头,聊表亲切。

那男孩露出很商业化的笑容,“我是半侏儒,特征可能不太明显,其实我已经快四十岁了。”

啥?长着可以进女澡堂的模样,实际上已经是个中年油腻男了吗?

店员的笑容更加意味深长,“请放心先生,我不会认为这是一种冒犯,让人误会的幼态很多时候都不是坏事。那么,现在您可以放心购物了吗?”

“嗯,我打算要一些适合白魔法师的装备。此外……我还想打听一个人,她叫塔蜜尔·塞林斯,不久前曾在公会登记过的注册冒险者,她的委托最终收货地址在这儿。”

“哦,您找塞林斯小姐啊,她这会儿不在,可能要下午才能回来。她总是在忙奇奇怪怪的事情,我建议您留言给她,我来帮忙转交,然后傍晚的时候,您过来看一下结果。”

“好吧,”薛雷点点头,“拿纸笔来,我给她留言。”

店员笑着说:“先生,留言是我们店铺对专属客户的特别服务哦,您要不要先办张会员卡?或者购物满1金,可以免费赠送。”

欣蒂打了个呵欠,往门外走去,“你们买完出来叫我。”

今天上午已经没有炼药的计划,薛雷考虑一下,将神赐技能切换成了附魔·加持。

一边消化着陌生的新知识,他一边让店员把最好的白魔法师装备拿出来,供他们挑选。

他这才知道,店子里的商品全都施加了防护结界,真要有贼来偷,要么被震晕过去,要么触发警戒,被门外的魔能陷阱抓个正着。

只有用特制的器械,才能小范围的移动,供顾客浏览。

禁止试用或者试穿,但小标签上有装备的全部详细资料,不需鉴定,太不合身的,提供量体修裁服务。

这样的店,商品的价钱当然也谈不上便宜。

薛雷看了看标签,发现都是些类似“少量提升魔法效力”、“可增加一定程度抗性”之类的描述,只好开动“神识”来转化成“魔能Lv2意志Lv1”、“魔法抵抗Lv2”这样能比较直观理解的内容。

很快,他就结合神赐的加持能力意识到,这种小店里的上等货,对他来说反而不如朴素简单的白板成品。

和一般的附魔师不同,神赐水平的他,不仅可以精准施加选定等级的附魔属性,还能大幅减少材料消耗,必定激活总附魔等级达到对应阶段后出现的特效。

但道具能承载的附魔等级总量是由品质决定的,假如有顶鹿皮帽子附魔可用等级数只有1,已经来了个力量Lv1,那么就算是神赐的加持,也别想挤掉换成别的——除非用附魔·属性变换来赌运气。

店员拿出的东西看起来虽然都不错,但神识鉴定的结果,无一例外,都已经是用光了附魔等级的状态,没有承受新附魔条目的空间。有几样倒是还预留了镶嵌位,可惜薛雷目前还没有掌握宝石和符石相关的能力,拿到也是白费。

考虑半天,他只好选择部分摊牌,开口说:“这些东西不错,但能力加持我不太满意。我是个专业附魔师,你这里有什么品质不错的白板装备吗?”

店员摇了摇头,“毫无加持的装备卖不上价,根本不值得进货。想买那种东西你不该来成品铺,去找专门的工匠定制吧。”

他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拉雅,笑着补充了一句,“要是没有冒险者的坚持,你直接往她身上的衣服附魔,还能省下找裁缝的钱。”

然而这只是一句调侃,薛雷知道,常服选用的材料都是为了穿着舒适、样式好看,不是专门的战斗装备,对附魔这样的高能量行为几乎没有承载力,就算运气好碰上个能附魔几级的,也没什么意义——穿搭还是要成套,顶着法师帽握着法杖穿着法师靴中间来身丝绸吊带连衣裙,简直诡异。

可能发现客户没有购买欲望,店员的表情显得略有些不耐烦,“先生,附魔需要的材料收集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急需装备,我建议还是先购买成品比较好。”

“你说的有道理。那,这件、这件、这件和这件……”薛雷点了点头,飞快地在拿过来的商品中点了几样最便宜的。

店员的表情也跟着垮了下去。

“这些都不要,剩下的全买了。”薛雷把手伸进兜里,装做掏包的样子从苏琳里面取了三个金币,放在柜台上排开,“拉雅,试穿一下,不合适的地方让他们改改。”

看着店员瞬间红光满面的脸,他微笑着补充,“会员卡我就不用了,拿纸笔过来,让我给塞林斯小姐留言,谢谢。”

接近三个金币的价钱吓到了拉雅,她拽了拽薛雷的衣袖,小声说:“主人,我还什么都没学会呢,您就一下子拿出能买几百个我的钱来买装备……我不敢穿啊。”

“我的家乡有句老话,骑士和马出征之前,粮草就要先行动起来。”他随口胡诌,“有了这些好东西,你学习的速度一定会更快,这是必要的投资。”

“另外……”他揉了揉她的头,“不许再用你的身价来感叹我买的东西。它们再贵,也只是死物,而你是活的,活生生陪在我身边的伴侣,从今以后,你是无价的。记住,好吗?”

拉雅噙着眼泪点点头,“我会努力的,主人。”

她的身材太过娇小,全套装备除了法杖都要做出一定程度的裁剪,因为涉及到装备属性的问题,必须交给专业裁缝来处理,薛雷只好约定下午再来取货,只交了定金。

之后,他就陷入了深思,对着纸拿着笔思考,该写些什么呢?

一个素不相识的、可能很强力的法师,要写什么才能既让对方愿意接受邀请,又保留拒绝的可能性,免得欣蒂检验之后觉得不合格场面尴尬。

这要是冒险公会的委托该多好,措辞完全可以交给前台精通此道的小美女去负责……对哦,直接说有委托希望联系她不就好了,具体的见面谈就是。

于是他先动笔夸赞了一番对方的实力,留下类似久仰久仰之类的空话,然后单刀直入,约她傍晚在店铺这边见面详谈。

搞定这一桩,他出门叫上欣蒂,“走,该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细剑了。”

精灵细剑在人类城市并不是什么常见的装备,指望买到白板估计不现实,铁匠的话,先不说洛萨这儿能不能找到懂行的,光是精灵细剑的韧度所需的材料,就是个难题。

薛雷一边走一边发愁,做为男人,对美女夸下的海口最后落空实在是尴尬到头皮发麻。

欣蒂倒是一幅看穿了一切的样子,笑呵呵地说:“买不到也没什么,我不是丢了兵器就不能战斗的废物,靠精灵魔法辅助,能发挥出七、八成战力。”

“先看看,说不定运气很好,店里就有呢。”他默默在心里祈祷了一句女神保佑,挥手挡开了热情的看板郎,开门走了进去。

这边的店员是个说话温温柔柔的小姑娘,主营各种轻兵器和皮甲,看到挂了半面墙的内衬,薛雷一下子来了精神,“欣蒂,快来看看,说好买两条新的赔给你,你来挑挑样子吧。”

啧啧啧,这世界的技术发展方向真是太赞了,下装的内衬简直就是各种丝袜大展览,根据衬垫区域的不同有过膝袜、大腿袜、连裤袜等各种款式,颜色也是黑、白、灰、肉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不知道是为了附魔还是为了好看的各种鲜艳彩色款,此外还有为了全身甲准备的连体衣,兜裆处加装了扣子,如果料子薄一些,简直能当情趣紧身衣用了。

欣蒂叉着腰侧头看向薛雷,娇媚一笑,“你来挑吧,我看……这东西对你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拉雅迷茫地问:“主人您也要穿吗?”

“不,我准备买给你穿,我看那个白色的过膝款就不错。”薛雷干脆地摸出了钱,“你穿上肯定好看。”

“可是……法袍不需要内衬的吧?”

欣蒂看他激动地选好款式付账完毕,才笑眯眯地说:“小帅哥,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这种料子的下装,有纯粹的观赏款式哦。大城市还有专门的丝袜店呢。比这些薄,比这些更有弹性,据说很多男人都愿意卖给自己的情妇穿……”

你怎么不早说?在心里嚷嚷了一句,他很快转向店员,“没关系,这些我都要。观赏款以后我会另买。”

“其实我们家的内衬本身就很有观赏性的,不会输给那些专门勾引男人用的丝袜。不信您可以让您的女奴试穿一下看看。”

“不必了,包起来吧。欣蒂,你来看看这里的皮甲有你感兴趣的吗?能提升一点实力算一点。别客气,钱可以再赚,命只有一条。”薛雷扫了一眼摆放武器的架子,“小妹,你们这儿有精灵细剑吗?多贵的都可以。”

“突刺剑不行吗?”店员看了一眼欣蒂的长耳朵,陪笑着说,“人类剑士用不好精灵细剑,可精灵剑士用起突刺剑,那也是很厉害的呀。”

欣蒂不上当,摇了摇头,“突刺剑太重了,而且没有劈斩能力,我不会买的。”

店员这种靠提成过日子的职业,肯定不愿意放过每一个增加收入的机会,她揪着辫子尖儿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忽然大声说:“有了!”

薛雷不抱什么希望地问:“什么有了?”

“精灵细剑!冒险公会很久以前卖给我们一把!出于一些原因,一直卖不出去,压在仓库里很久了,我都给忘了。”

“呃……出于什么原因呢?”

“一个是因为那是从阵亡冒险者身上回收的,比较晦气,您也知道,来这里购物的大多是冒险者,谁不想讨个彩头呢。”

这显然不是真正的原因,冒险者为了活命,死掉同伴的内裤该用一样用,薛雷看着她,等第二个原因。

店员咬了咬牙,继续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把精灵细剑制作的时候可能出了点岔子,上面……一条附魔都没有。”

“拿来我看看!”

薇尔思殿下,多谢你保佑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