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31章 增强防护的开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好吧,”薛雷大致感觉到,能让欣蒂如此坚持保守秘密的,应该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说不定就是这片地区的守护者——塔兰·幽静之风呢,那么,就先不深究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经历过这个晚上,你背后的另一位雇主打算做什么,都不影响咱们已经是生死之交的事实。”

欣蒂斜眼望着他,勾起唇角,“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说你纯情,做爱的时候能力那么强,技巧还那么熟练,是个标准的风流鬼,可说你色魔……怎么一副和我做过,就想对我负责的样子?小帅哥,大家互相取悦一下,你可别太正经,那会吓跑我的。”

“呃……”薛雷挠了挠有点发热的脸颊,虽然新身体的骨架和面孔都不剩多少东方味道,但他骨子里还是那个颇为传统的灵魂,让他把性爱当作单纯的享乐,至少目前他还做不到。

欣蒂懒洋洋地坐起来,拍了拍他屁股,“行了,咱们没那么悠闲能一直在这儿坐着聊天。你没衣服我有,让我穿上,咱们准备回去了。”

“呃……”他喉咙里又挤出和刚才声调基本一致的拟声词,“你不觉得问题就在于我没有衣服吗?”

欣蒂已经飞快穿好了内衬,把皮甲一件件套上,系好固定带,拉开披风的绳子,递给他,“用这个裹一下吧,守夜的卫兵一般没有女性,你不用那么不好意思。”

“呃……”薛雷第三次发出这个有点傻气的声音,小声提醒,“欣蒂,可你……这是短披风啊。”

与充满逼格的长披风、能顶上帽子遮风挡雨的斗篷不同,基本不影响行动敏捷的短披风最大的特色就是小。

而用处除了好看之外,大概也就是能多几个符文位,多一件可附魔的装备。

所以,薛雷作为一个体格健硕的壮汉,这玩意拿来裁剪一下也就够做个裤衩,还得是三角裤,平角的都不够。

基本上,这意味着他只能选择一个部位挡住。

要么挡小头,要么挡大头。

这种情况下,答案实在是很好选啊……

半小时后,欣蒂敲开了洛萨城供旅人夜晚通行的小门。

卫兵检查了一下冒险者的身份证明,看向她身后,皱起眉,“这个裸男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包着脸?”

欣蒂妩媚一笑,“雇主给的奖励,他们镇上最出色的男妓,买下来送我玩三夜。瞧瞧,身材不错吧?可惜脸难看点,只能挡住凑合了。”

“哈哈哈,原来是卖鸡巴的,难怪没脸见人。祝你晚上玩得开心,美丽的冒险者,请进。”裸男携带不了什么危险物品,卫兵也没兴趣看,直接让开了路。

进去之后,欣蒂还忍不住笑着说:“我以为你会挡住屁股。”

“你这个披风包头都不够严实,挡屁股……”薛雷羞耻度爆表地走在路边,“我好歹在这边分部也有点名气了,万一被哪个冒险者碰上认出来,那我就只能今晚启程跟这里再见了。”

欣蒂耸耸肩,“你这个选择也有道理,你的下面模样和尺度都不错,说不定这么晃荡着走回去,路上能勾搭到什么夜行种族呢。”

“啊?”薛雷立刻警惕起来,“还会有什么?”

“我怎么知道,连大魅魔都在城里出现了,见到什么怪物我也不会太惊讶。”欣蒂观察着四周,有些烦躁地说,“和平确实容易让思想变得不够锋利,我都忘了,魔族的要害和咱们不一样,白白害我的武器也丢了。”

“我明天就给你买一把新的,更好的。”哄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大方,这一点薛雷非常熟练,更何况,现在他有钱了,可不再需要为了哄苏琳开心加班到差点进ICU。

欣蒂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有钱,了不起的药师。可在这人类王国远离边境的小城市里,我就算运气很好定制了一把重量趁手的精灵细剑……去哪儿找高级附魔师呢?小帅哥,我这个等级的冒险者,可不是随便拿个武器就能打发的。”

“那你还把兵器刷的一下就丢出去了?”

“武器再好,难道还有命重要啊?”她张望了一下前面,“哟,月之眠那边好热闹啊,看来打碎玻璃的动静吵醒那群蠢猪了。怎么样,你是直接过去,还是换条路从后门绕一下?”

“绕一下。”薛雷毫不犹豫做出了选择,“另外,回到刚才的话题。欣蒂,其实……我还是个很不错的附魔师,专精加持,也许,能帮你弄到比以前更好的兵器。”

“你准备让我欠你多少情面啊?就这么想把我变成你的长期床伴吗?”欣蒂笑着转身在他乳头上捏了一下,“偶尔来一发就好,别那么贪心。”

“你是为了救我才丢掉的兵器,我有责任给你补偿。这和……做爱没关系。”他清清嗓子,渐渐适应了直率表达这种行为的词汇,“如果你不相信我的附魔手艺的话,等白天我休息好了,我可以为你先演示一下。”

欣蒂停下脚步,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忽然很严肃地问:“你的附魔能力,和你的调和一样,被女神庇佑过,对吗?”

担心她心里对神明的排斥又冒出来,他想了想,说:“女神在同一时间只能庇佑我一种本领,我可以不依靠她来帮你。”

反正附魔应该不像炼药这样容易暴露,精准控制加持程度的话,隐瞒具体水平八成不难。他正好也想找个机会,试试神赐级附魔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薛雷,”她忽然喊出了他的名字,“我欠你的情,欠了好几份。看在这份上,我给你个忠告。”

“呃……请说。”

“不要为了把漂亮的女孩子哄上床满足你的鸡巴,就像没脑子的公鸟一样乱晃身上的彩毛,你不可能每次都遇到对你没恶意的目标。”她凑近,神情凝重,“你能炼药,还能加持装备,你知道这多有价值吗?你要学会把金币揣进自己的兜里,而不是拿在手上。”

薛雷感受到了这警告中蕴含的关心,很满足地笑了,“欣蒂,我不是那么没脑子不知道戒备的蠢货,我是相信咱们目前的关系,才告诉你的。实际上,我懂附魔的事,连乔恩都不清楚。不过我得先说在前头,我只是有相关知识,还没有具体操练过,能不能做好,我也不知道。”

欣蒂若有所思地歪着头沉默了一会儿,长长的耳朵一抖,转回身继续往前走去,“只是性交过一次而已,别把这当成太亲密的关系,我警告过你了。别让我说得那么直白……走吧,赶快回去,月之眠那边我会搞定,你早点休息吧。”

薛雷楞了一下,忽然觉得,欣蒂似乎在暗示的意思是,不要太相信她。

为什么?

难道是背后雇主的缘故?

后门这边也有护卫在急匆匆的搜查,不过里面恰好有一个是认识欣蒂的,从她口中确认薛雷没事,就顺顺当当放行。

从那家伙的表情来看,一个身材性感相貌美艳的火精灵女郎带一个精壮裸男回来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打开卧房的门,看到坐在床边默默垂泪的拉雅,薛雷总算有了能安下心的感觉。

等到欣蒂打发走屋里问话的女仆,出去负责给事件收尾,他摘掉头巾,亮出了已经羞耻到有些麻木的脸,迅速拿过睡袍穿在身上。

拉雅瞪大眼睛看着他,很快,就泪流满面地扑了上来。

这次突发事件对她的影响着实不小,性情温柔平和的小女奴,彻底下定了要拼命修行的决心,一副恨不得下次见面就能跟大魅魔打得有来有回的样子。

他考虑了一会儿,决定明天给欣蒂买精灵细剑的时候,顺便帮拉雅弄一身基础装备。

“拉雅,”薛雷摸着她柔顺的头发,轻声问,“你想做什么样的冒险者?”

“我要穿重甲,拿着最结实的盾牌。”她趴在他胸口,带着鲜明的鼻音要求,“我知道……那些装备可能很贵,但我一定会努力用那些来好好保护主人您,让他们发挥出价值的。”

他皱了皱眉,用“神识”鉴定了一下拉雅当前的身体状况。

一米四五,体重三十七斤,就算这边单位合过来都等于原世界的公制,也就三十七千克,他两天的丰收产量就能超过去,标准的合法萝莉体型。

薛雷想象不出,给这么一个小可爱打造一身走起路来丁零当啷乱响、上马都得侍从托的大板甲,外带一块竖起来一人高的大盾牌,最后会是什么奇诡的视觉效果。

看着主人变得复杂起来的神情,小女奴有点心慌地说:“不、不可以吗?”

“不好,我不喜欢。”他干脆地丢下了王炸,“拉雅,第一,我不希望你选择那种总是冲锋在最前面的路线,第二,那个太难看了,平常一起出门我看不到你可爱的样子,会很难过的。”

而最重要的理由是,小姑娘你力敏耐三项天赋都是无,基础值4、7、2平均下来不过5,纯靠精液值强灌出的属性,一眼就能望见天花板啊。

训练人才,还是应该扬长避短。

虽然精神系三项属性值还有两项天赋未知,但意志属性已经确认天赋为高了。

根据不久前对欣蒂恩赐时候的选项来看,天赋高,其实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资质。至今为止,他挥洒汗水喷射圣精后见到的唯一一个橙色天赋,就是古莎的魔能。没记错的话,那一项的起始经验有3500,距离天才天赋的下限3600也就一步之遥。

意志这个属性不仅会增加生命的天然抗性,还会提升治愈魔法、正面辅助魔法的效果和成功率。

那么,拉雅至少能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白魔法师。

从神识那里得到的情报,这个世界魔法体系中最基础也是最泛用的分支就是元素魔法,而元素魔法分为黑、白两个大派别,简单来说,所有伤害、削弱等造成负面效果的元素魔法,都被归类为黑魔法,而反之则归类为白魔法。

魔能提升伤害力和削弱类魔法的效果,古莎在这一项上是天才,那么将来的黑魔法成就也就不可限量。

相对的,拉雅单靠这个天赋高的意志,哪怕魔能和思维都是天赋无,在小队里做个合格的奶妈职业,问题也不大。

而且这世界也不是真正的游戏,没人会立条规则禁止法师黑白双修,只要元素不互斥,高兴怎么修炼都随便。万一将来射出拉雅的魔能也非常犀利,多买一本书让她捧着把黑魔法也入门了就是。

“……所以我希望你能走这条路线。”说得口干舌燥的薛雷喝了半杯水,很认真地提议。

拉雅低下头,小声说:“可是主人……法师要怎么保护您啊,那不是躲在后面用小棍子划拉的被保护者吗?而且,法师的修行非常昂贵,还非常费时间,我不想……跟您分开。”

对哦,这个世界的法师想要修行,大都要选择一个法师塔加入从基础开始启蒙,先不说有没有地方肯收拉雅这样的奴隶,就是肯收,他也不愿意放她离开啊。整天被她服侍着,他就快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了——刚才喝水都是她端来喂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选择合适的方法,咱们走野路子,不去法师塔……对了,你还没测过元素相性吧?正好,明天去分部,问问城里哪儿有好装备卖,顺便让乔恩给你找个元素盘,测测相性,有不错的,就契约了吧。”他想了想,很笃定地说,“等你和元素契约完成,薇尔思殿下就能更好的庇佑你了。”

他有这个信心,根据之前的情况推测,拉雅总是随机不到魔法系的相关技能,很可能和元素尚未选定有关。没有契约的元素不能施法,应该是跟没学过字母就无法拼单词一样的道理。

于是,下一天的行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洛萨只是个非常普通的小城镇,并没有因为古代出过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就得到上层多少偏爱,平时驻扎在这里的只有几百个卫兵和主要负责税务的下层官吏。所以为了不引起骚乱,大魅魔出现的事情,他们一行只汇报给了冒险公会——治安事件与军事行动之外的袭击,本来也都是由他们负责处理。

对于冒险公会来说,目的一般只是局限于男性精气的魅魔并不是什么需要严加防范的对手,毕竟不少存了一裤裆积蓄无处使用的单身汉有时候还巴不得城里出现魅魔,万一对方比较饿或者不挑食,处男之身就算是成功送出去了。

而且魅魔的姿色通常是梦幻水准,多年来还进化出了捕食不伤命的柔和进餐方式,所以如果通知卫队城市里有魅魔出没,八成不少单身士兵还会临时取消撸管,攒几天之后每晚睡觉前默默祈祷,求临幸。

“这就是挂出猎杀悬赏也意义不大的原因。”乔恩叹了口气,把元素盘抱到桌上,无奈地说,“更别说,你遇到的还是进化过的大魅魔,根据炎舞小姐的描述,那恐怕还是大魅魔中的精英。她吃下最强的龙王丸都无法取胜,以当前分部登记的冒险者,很难召集起一支胜算较大的小队。”

欣蒂在旁很不满地嘟囔说:“我吃了药后还是把她压制了的。可那家伙有翅膀,飞起来开个那么强的魔法,我提前没准备,这要怎么赢。而且一剑穿喉都不会死,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

“魔族和魔物的共同点,就是要害通常在魔核的位置,那东西可以类比咱们这些智慧生命的心脏。魔核之外,他们只要魔力充裕,就很难直接杀死。我听说有种魔族甚至可以把脑袋拿下来,自称无头骑士什么的。”乔恩拿起带来的登记表推到欣蒂面前,“魅魔的魔核应该是在下腹部能够发动淫纹的地方……啊,先不说这些了,炎舞小姐,你估计需要怎么样的搭配,能让你比较有把握保护住薛雷?这里的冒险者名单,你可以看一下。我先帮拉雅做一下元素相性的检测。”

拉雅很紧张地坐在桌边,手指都捏白了。

她戴着项圈在阴暗的窝棚里用木棍练习口交的时候,从没想过还有一天能坐在这种地方,来测试跟元素的相性。法师,冒险者,装备……那些可是她梦里都没出现过的词汇。

按照乔恩的指引,拉雅把双手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那个雕刻着复杂法阵的大盘子底部,两个入口对她的小巴掌来说过大了,伸进去后,什么都碰不到。

“好,伸到手肘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放空你的思维,什么都不要想,意识集中在双手,实在做不到,可以在脑海里数你自己的指节。”

拉雅点点头,闭上眼,照办。

接着,圆盘上方缓缓浮现出了六个光球,围绕着中心法阵盘旋,每转一圈,颜色就变化一点,渐渐形成六种,逐渐加深。

六个光球距离中心的位置有近有远,金色那个光球最近,棕、红、绿、蓝四个距离相差不多,而黑色那个几乎飞到圆盘外面,随着位置稳定下来,尺寸也发生了变化,越靠近中心的越大,而黑色那个则几乎消失。

“好,可以了。”乔恩记录完毕,伸手在圆盘旁边的小晶球上摸了一下,所有光芒顿时消散,一点也没剩下。

“是什么结果啊?”拉雅睁开眼,很忐忑地问。

“你与光元素的相性最好,基础四元素相差不多,暗元素基本没有关联,想契约都难。”乔恩微笑着说,“那么,请做出选择吧。”

拉雅茫然地问:“我……可以选几样啊?”

“噗。”欣蒂没忍住笑了一声,赶忙低头继续看资料。

乔恩很耐心地解释说:“光暗、地风、水火为互斥元素,是不能同时契约的,选择主元素后,如果觉得自己有余力学习更多谱系,还可以选择不互斥的副元素,也就是说,理论上最多可以同时学习三种。但是需要注意,有些魔法是只有对应元素为主契约的时候才可以发动,副元素修习的速度会非常慢,上限也会比主元素低。此外,光和暗是上位元素,不能作为副元素契约。基本规律大致就是这样。”

薛雷在旁边问:“如果准备修习白魔法方向,一般推荐怎么契约比较好?”

“冒险公会手册会建议选择主水副地,这样初期修习不容易遇到瓶颈,技巧熟练之后,可以复合为上位元素自然,以水为主的自然系白魔法实力相当强悍。”

薛雷皱了皱眉,“但拉雅的相性和光最好,光系白魔法不是也很强吗?”

“嗯。”乔恩点了点头,“但直接修习上位元素的难度……对拉雅来说会不会太勉强了?而且上位元素的法师塔比较少见,你们可能需要旅行很远才能正式启蒙。”

“就不能买魔法书自学吗?”不奢求上什么985啊211,学个成人自考总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乔恩的耳朵晃了晃,为难地说,“可法师联盟对相关知识管理得非常严格,外面发行的这些书籍,就是用来招生的,学完了,也很难达到法师塔启蒙第一层的水平。就算花钱,一般法师们也不会坏规矩偷偷教。”

欣蒂笑了笑,补充说:“法师们不缺钱,不过,小帅哥,你可以凭本事换嘛。”

“对啊,”薛雷眼前一亮,“我有炼药的本领,我可以用珍贵的药剂去换,帮拉雅请私教!”

欣蒂又笑了笑,抛了个媚眼,“不,我是说,你可以考虑色诱。法师们的肉体很柔弱,精神很强大,你在床上征服她们,她们能享受到加倍的快乐。把她们肏上瘾,那你的小女奴想学什么,她们都会跪下奉上卷轴的。”

“这笑话不好。”薛雷瞪了她一眼,仍在考虑用药来实现目标的计划。

欣蒂摊开手,“好像我认真的建议,总会被认为是玩笑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