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5章 风水轮流转

韩小贼二十三集交稿了,撒花!

希望过年前可以顺利上架吧,祝大家一个新春快乐XD

本文目前为试阅章节。

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多少事?那些事情哪件不是你自愿的?离了你我就找不到别人帮吗?还不是你非要凑过来!我拿你当备胎工具人舔狗?我是不是给你介绍过好几次女生,你看不上我能怎么办?要我为了感动跟你恋爱吗?你帮我做些事我就要当你女朋友,女朋友是菜市场上论斤卖的?你快三十了,薛雷,你到底知不知道女孩子是要追的!你喜欢不肯说,想跟我恋爱又不追……好啊,我现在被抛弃了,我没人要了,我还怀了孩子不舍得打掉,医生说我……再堕胎就当不了妈妈了。我一直觉你是好人……才想来找你的。你过生日后,我就想告诉你这件事……你要不愿意,我就把孩子打了,试试看还能不能生你的。我是瞒了你一下子,我也没打算一直骗你啊。我不就是担心你……你也不要我么……〗

薛雷有点头疼,他发现自己对苏琳的哭腔没辙,一听就心软。

琳琳,过去的事……不行就先算了,不谈了。当下的情况,咱们都无力改变。你不是觉得自己很会挑男朋友吗?那你应该知道,现在我就是你唯一的依靠。你只能跟着我。我希望咱们能好好相处。毕竟……我还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变成现在的样子,我一样喜欢你。真的。

〖我不信。我明明听到你有了个奴隶,你还让她给你口交。薛雷,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好心的胖子了。你现在就是个变态,流氓,大混蛋。我要回去……我要找我爸爸妈妈……我要结婚……我要过我正常的生活。我要追剧逛街……我不要在这种鬼地方给你当工具人……给你当奴隶……呜哇——〗

认识这么多年,薛雷还真没听到过苏琳这么哭。初次失恋,她红着眼睛啜泣的时候都还能小心地保持自己的形象。这会儿如果她有身体,大概已经哭得五官都作画崩坏了吧。

女孩子哭成这样的时候,最佳的处理方法就是等着。算起来,这还是苏琳教他的。

曾经嫌弃他一直单身的苏琳,半认真地给他开过恋爱兵法课,然而,很快她就陷入另一段热恋中,没时间再理会他。

所以他连怎么追她,其实都没学全。

大概是灵魂哭起来不怎么耗费体力,苏琳一口气哭到拉雅回来。

注意到小女奴的模样有些狼狈,神情也很紧张,薛雷皱眉站起,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拉雅先是摇摇头,把买来的吃喝放下,跟着似乎觉得欺骗主人不对,就小声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奴隶一般是不能自由行动的。有人误会我偷跑,想要把我抓去奴隶贩子那儿。”

“什么?你没解释吗?”

“我解释了。可没人会信啊……”拉雅叹了口气,“幸好旅店老板出来买东西吃,做证我真的是住店的时候就没有戴着项圈,是主人放我自由行动的。”

薛雷看了一眼苏琳脖子上没有钥匙的那个项圈,皱起了眉,“看来以后还是我出去跑吧,免得你真被抓走。”

“我以后会小心的。”拉雅赶忙表态,“我下次把更多头发拨到前面,挡住狗尾草的刺青,一般人就看不出我是奴隶了。主人,为您干活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价值。”

“你应该学会找出自己更好的价值。”薛雷扫视了一下她的身体,柔声说,“你没事就好,来,赶紧吃东西吧。”

“琳琳要怎么办?她一直不醒,会饿死的吧?”

薛雷一怔,赶忙问一下神识。

【不会,圣精能帮她补充生命力。】

呼,薛雷这才松了口气,“放心吧,琳琳不会有事的。我有女神赐福,一定能让她顺利醒转。”

在这种陌生的世界,薛雷找不到什么夜间的娱乐,他无事可做,索性跟拉雅聊起了天。

当墙上的晶石钟指向接近十点,拉雅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他不太疲倦,但除了睡觉也没什么事情好做,知道苏琳的意识很清醒后,他连跟拉雅亲昵都觉得有点放不开,干脆让苏琳躺在中间,隔开了两人。

拉雅很快睡着,但有着充沛精力的薛雷,还是想跟苏琳聊聊。

〖我不会接受这种现实的。绝对不会。我不管你要干什么,等我能行动了,我一定要去找返回原来世界的方法。你愿意帮我就帮,你不愿意帮我,我就自己去找。我的样子虽然变了,但我的思想没变。我一定能找出方法回去,一定能。〗

薛雷不想跟她闹得太僵,只好说:我会帮你一起找找看的。我的任务正好要走遍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咱们就一起旅行吧。

苏琳沉默了一会儿,才给出回答。

〖我可以跟你暂时和解,但……我要和你约法三章。今天这样欺负我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薛雷正想说好,一股微妙的烦躁忽然浮现在心底。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恢复交流,就又被她不知不觉牵着鼻子走?

约法三章,凭什么?

现在她有任何可以用来约束他的筹码吗?

来找他接盘的事情都能轻轻松松带过,变成了自己像是有天大的委屈。

再这么被她带着跑,一切……不就又回到曾经的样子了吗?

薛雷握紧拳头,在心里用力说:不,琳琳,你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我不会和你做任何约定,我承诺帮你找回去的方法,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我背负着为女神找回信仰的使命,我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以你为中心的影子了。我现在更需要帮助的,是一位真正的女神。

〖薛雷!〗

你尖叫也没有用,我说了,你只能依靠我,而不是指挥我。

心里的声音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苏琳的口气变了。

〖薛雷,好吧,我先向你道歉。对不起,这次回来找你,我不该瞒着你。我不应该有让你当他孩子爸爸的念头。那很无耻,是我的错,抱歉。是我一时糊涂,走错了路,请你原谅我,好吗?〗

这温柔的嗓音,亲切的语调,让薛雷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过去的事,就先让他们过去吧。

〖不可以,那对你造成了伤害,一定要道歉才行。〗

好吧,你的道歉我收到了。

〖那你可以原谅我吗?薛雷,你一直都特别宽宏大量,特别知道为他人着想,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再骗你了,真的。〗

薛雷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这次为了救你,我把你弄的那么痛,抵消吧。

〖呃……好吧。抵消。那,现在你和我都心平气和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今后的事?你知道的,我一向都很重视未来。如果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我心里就会特别不踏实。〗

我要为女神搜集信仰,具体从哪里开始,我还在思考。也许附近的村子就不错。

〖这个使命……一定会耗费很多时间吧?那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我还不太清楚,不过神识告诉我你对我而言很重要。我明天先看看你能得到什么恩赐再说。

〖薛雷,你……又要强奸我吗?〗

一股微妙的快意涌上,他笑了笑,这不叫强奸,这是我动用女神恩赐的方法。不这样,我也救不了你。

〖薛雷,胖雷,雷哥,我真的好痛,可以不要……那么对我吗?等我醒了,咱们循序渐进发展不好吗?我可以试着和你恋爱,你现在没那么胖了,也变得有个性了不少,咱们可以开始一段新生活呀。〗

等你醒了再说吧。我要让你醒,就得再来几次。不过你放心,我既然知道你会痛,下次会注意温柔一些的。

苏琳又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抽泣着发声。

〖算了,反正我现在这个境地,什么也做不了。你高兴欺负……就随便欺负吧。就当是……我为你这么多年在我身边……还债了。〗

薛雷望着灰蒙蒙的天花板,中断了交流。

也许是女神给了他智商上的提升,他刚才清楚的意识到,苏琳还在尝试掌控他。

他甚至由此反推回去,发现自己其实从认识她开始,就被她巧妙地控制于股掌之上。

他的确不是备胎,不是工具人,不是舔狗,他不过是个她拿来练习魅力和操控力的道具。

他拍了拍苏琳的腰,开口说:“我困了,晚安。”

他没有再开启灵魂交流,闭上眼,选择了入睡。

找到了苏琳,最紧迫的任务已经完成,早晨薛雷起床后,自然就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如何完成自己的任务。

那么,跟神识了解一下情况就很必要。

薇尔思,能具体跟我说说信仰的搜集吗?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智慧生命都可以具有信仰,信仰在个体身上可以分为十级,随着虔诚程度加深而提升。根据这个生命对世界的影响力,每一个信仰等级会提供给女神1到100点信仰不等。相当于每生命10到1000点最高信仰值。】

那么信仰等级需要多少信仰值才能提升?

【第1级仅需要5,但之后每1级需要的数量都是之前的4倍。信仰值足够后,你需要进行祭祀才能提升等级,得到恩赐。】

那我现在有多少信仰?

【4。】

鉴定一下拉雅的态度。

【信仰:愿意支持;爱意:爱意汹涌;淫欲:无。】

看来愿意支持这个形容就是4级,他点点头,暗暗记在心里。

不过如果是以四倍等比上升的话,肯定不能光靠身边的女人来提升信仰,未来必须规模化传教才行。而且,他初期的恩赐技能选择也一定要慎重,毕竟到了一定级别之后,再想提升恐怕就得成千上万信徒往里填了。

粗略算一算,第10级信仰需要131万多,如果一般民众的影响力都是最低,那就需要13万人全部虔诚追随。

想想就觉得很夸张。

薛雷站在窗边望了一会儿楼下的街道。

熙熙攘攘的路人中,能看到一些异族的身影,比如长耳朵的精灵,粗壮的矮人,小巧的侏儒,大体来看,是他熟悉的奇幻世界风格。这多少抵消了他一点不安,既然女神体贴的把一切都为他游戏化,那么,就让他把这当成一场无法读档的游戏,努力玩下去吧。

心里始终还惦记着苏琳的特殊恩赐系统,一上午什么都没做干等到太阳过了最高点,吃过饭后,他对着拉雅,说给苏琳听:“女神的能力恢复了,咱们来进行恩赐吧。”

拉雅很开心,迅速收拾好东西,“主人,我去楼下要水和熏香,我一定会把自己弄得非常干净,让主人愉快地享受我的处女。”

“嗯。不过,初夜会很痛,我还需要你帮忙,所以,等你回来,我会先给苏琳进行恩赐。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拉雅惶恐地说,“我怎么敢。主人您要做什么,我都一定会听话的。请千万不要问那样让我不知所措的话。”

“我知道了,你去张罗洗澡的事吧。我等你。”

力气变大之后的拉雅能干了许多,很快就单枪匹马准备好了大浴桶和干花瓣,脱掉衣服和脚上的布条,就爬进了桶里。

薛雷把苏琳抱起来,一件件脱掉衣服。这会儿开启灵魂交流的话,大概又会被怒斥一顿吧。

其实感觉还不坏,有过这种单恋经验的男人都知道,心上人对自己生气,也好过总是微笑着说些客气的话。

能因他而产生激烈的情绪,反而是心中有了涟漪的证明。

就像一些言情电视剧里男反派常讲的那样,既然不能让你爱上我,那我宁愿让你恨我,至少,这样你就不会忘了我。

把她温热滑腻的裸体扛在肩上,托着臀部送入桶中。拉雅抱住放下,小心地维持好坐姿免得她滑入水里,跟着赶忙把干花瓣一整包都放进来。

薛雷从记忆中搜索着各种东西,考虑了一下,说:“我记得水和光两种魔晶石的矿脉开采的时候会出产一种叫做乳盐的副产品,加到水里洗澡可以留下鲜花混合牛奶一样的香气,拉雅,你要不要试试?”

拉雅眨巴着眼睛,小声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咱们这里有吗?”

“祈求女神恩赐就好。”薛雷笑着转过身,决定继续在这个什么都不太懂得小女奴身上追加信仰,“我可是神的使者,在一定范围内的祈求,女神都会满足我。”

“真有这么好吗?那位女神大人。”

“有,她是丰收与生产之神,只不过时间过去太久,大家将她遗忘了。只要坚定信仰,女神就会继续保佑大家的。”他把手放在杯子上,按住盖,创造了满满一杯乳盐。

他转身把杯子放在拉雅面前,“来,对着女神的恩赐,诚心祈祷吧。”

拉雅紧张地说:“可我不会。”

“不需要什么专门的祷告词,这是一个温柔而美丽的女神,你只要诚心感谢她就好。”

“呃……”她犹豫了一下,认认真真地说,“感谢温柔美丽的丰产女神赐予我您的造物。”

“打开盖子看一下吧。”

她屏住呼吸,掀开盖子,探头看向里面。

“这……就是乳盐?”她的眼神变得无比惊讶,毕竟刚才薛雷才端起杯子喝掉了最后一口水,“从哪儿……来的?”

“女神的恩赐,在我这个使者的身上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那么,我感受到了你的信仰,享受这份来自女神的礼物吧。”

细小的白色粉末倾倒入热水中,迅速染开一片淡淡的乳白色,本来只有些清淡干花瓣味道的浴桶里,马上就散开了浓郁的芬芳,像是撒满桂花和糖的热牛奶。

看来这刻意的表演如愿震撼了天真的拉雅,薛雷坐在床上后,马上就听到了神识的提醒。

【当前信仰已达到8,可随时通过祭祀提升信仰等级。】

薛雷顺便趁着只有拉雅自己能提供信仰值,坚定了一下信仰态度的对应修饰。8级被叫做狂热投入。

信仰达到了8,爱意的水平应该也不低,等一会儿日过了苏琳,他决定耐下心好好挑逗一下拉雅,争取提升一点淫欲水平,这样保守估计,一次圣精她应该就能吸收超过一半了。

在彻底吃透手上本领之前,薛雷并不打算过早动身开始正式的旅途。

这世界太大了,未知的部分也太多了,仅靠他和拉雅两个没什么战斗力的普通人类,还没有任何对抗风险的能力。

而且,苏琳还没有搞定,这也是个问题。

琳琳,洗澡舒服些了吗?

〖……〗

为什么不回话?我主动开启的沟通你肯定能听到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一想到一会儿我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躺着任你蹂躏,我就没话好说。你现在连听我说完话的温柔都没有了。你……你昨晚……竟然挂我电话。〗

这不是电话啊……

〖我就是那么个意思!我没办法联系你,只能你主动联系我,你竟然还给我中断了……呜呜呜……我讨厌你,胖雷,你人瘦了,心却变狠了。〗

你不是想让我帮你找回去的方法吗?可女神说了,你是我的帮手,你如果一直这样抗拒我,我都不敢离开这个旅店,怎么帮你啊?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不是那么好骗的小女孩。我现在动不了,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这个身体的处女,也被你强暴了,随你高兴吧。我就是个……倒霉透顶的可怜人。〗

薛雷看着拉雅勤快地擦干净洗好的苏琳,把赤裸裸的肉体摆放在床边,还贴心地打开了双腿,要是不下令让她回去继续洗,保不准要光溜溜在后面给他推屁股。

他保持着沟通开启的状态,蹲下去试探着抚摸她还很红肿的阴蒂,心里说:琳琳,你的身体能感觉到痛,应该就能感觉到快感吧?

〖我能感觉到你在摸。稍微有一点点……舒服。〗

奇怪,阴蒂不应该是最敏感的地方吗。薛雷皱眉考虑了一会儿,手指无意识地画圈,为什么就是不湿呢?

“主人,”拉雅趴在桶边,小声说,“其实我们这样的女奴,乳头和阴蒂这种总是要和粗布摩擦的地方,都不怎么敏感的,而且琳琳之前好像被穿孔器吓得很厉害,这两个地方会不会是有阴影了啊?您要不要试试直接刺激她里面?”

〖这个臭不要脸的瞎说什么呢!谁跟她是一样的女奴啊。我是苏琳……我不是女奴……呜呜……〗

薛雷想了想,反正处女膜都已经破得不能再破了,手指头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他扒开还有些充血的肉缝,手指沾满口水,试探着伸进了内部。

娇嫩的肉壁立刻缠绕上来,干涩但柔软,阻力并不难克服。

他不太懂在里面刺激的方法,毕竟A片无法提供漫画和游戏一样的内窥图。他只好试着曲起指节,在软绵绵很担心会破掉的媚肉上轻轻一抠。

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脑海里苏琳的哭声好像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下。

不管怎样,试试看吧,不能总靠拉雅舔着润滑生肏,既然知道苏琳会痛,还是要尽可能让她湿透。

然而,很快,让他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

也许是这次没有破瓜剧痛的影响,那小小的肉缝随着指头的挖掘,不一会儿就湿淋淋充满了滑腻的爱液,他忍不住低下头,看着那亮晶晶的阴唇,手指更加快速的摩擦已经很滑溜的内部粘膜。

〖你……可恶……胖雷,你住手……我不要和你做爱……我还没跟你和好呢。唔……呜呜……〗

听到脑内的女声发出呻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而那彻底湿润起来的蜜壶,也给了他充足的信心。

是时候享受……啊不,是时候赐予她圣精,看看她到底具有怎么样的特殊体系了。

他架起她的腿,把早就膨胀到极限的龟头塞了进去。

〖呜啊……胖雷……你混蛋。你又……强奸我……〗

阴暗的快意在心头流淌,他喘息着前后移动,龟头刮蹭着紧夹上来的湿润嫩肉,甜美的官能转眼就让他的脊背都感到酸麻发紧。

他忍不住在心里回应她:这次你都湿成这样了,还好意思说强奸吗?听你这娇喘的,明明也发情了吧。

〖你……混蛋……混蛋、混蛋……我才……没有……啊啊啊……你那个太大了,不要……这么粗暴啊……疼……〗

他低下头,果然还是前一天折腾得太厉害,单薄的阴户依然肿起成丰满的肉丘,抽出的阴茎上,又有了一点猩红的血丝。

可苏琳明明湿透了啊,他实在无法控制对快感的贪婪,索性暂时中断了沟通,吻着她洗干净后白里透红形状诱人的脚掌,开始向前猛顶。

虽说他如今的控制力非常强大,想要早一点结束轻而易举,可要是太快,一个是伤自尊,一个……岂不是会显得他昨天真的是故意做那么久?

于是,薛雷站在床边吭哧吭哧干了下去。

一直到拉雅把水和桶收拾好,搬来板凳坐在床边红着脸观战了近一个小时,他才往深处一顶,释放出了宝贵的圣精。

幸福的战栗中,他如愿迎来了停止的时间,和熟悉的黑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