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九章 穿越 作者:killcarr

簡體

.book18.org

【錦繡江山傳】 book18.org

作者:killcarrbook18.org

2121216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九章 穿越) book18.org

「少帥神拳果然名不虛傳,但目前天下只有我懂得從人體引出蠕蟲之法,你不能殺我。」 book18.org

被聞心施展「星空崩裂」霸道擊倒的刺客痛苦掙扎著說道,此人西楚胡人打扮,皮膚皴裂,相貌平平,但說話時舌頭有點發直,明顯屬於南疆口音。 book18.org

葉塵以南疆土語問道:「你是枯榮樹海出來的人?」 book18.org

「呃?」那人也不隱瞞,直接道:「葉總管好眼力。」 book18.org

整個魔國夠膽襲擊森羅門人的勢力很少,其中只有枯榮樹海行事詭異神秘,連顏芙瓊那種身份都對他們所知有限,葉塵不過忽有所感,隨便一猜,倒果然中的。 book18.org

「哼,只懂偷襲暗殺的古神君也沒什麼了不起。」聞心不屑冷笑:「沒想到你們連西楚那麼遠的生意都接。」 book18.org

那人看都不看聞心,死死盯著葉塵道:「南疆魔國四大勢力共拜魔尊,難道葉總管要聯合中原人和西楚人同自己弟兄為敵嗎?討伐中原的大戰僅剩一年時光,到時只怕你難以和森羅王交代。」 book18.org

「為你交代?」葉塵哭笑不得地道:「我在魔宮敢當面和燕蒼生衝撞,敢和風閒蕩動手,古神君排名尚在他們倆之下,你又是下中之下的一個巫師刺客而已,有什麼資格讓我交代?快解了法術,我或許還能顧念一點香火,否則哪怕我留情,人家黑旗門和北瑤家勇士也得活剮了你。」 book18.org

「呵呵,葉總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他們楚火羅國的權貴怎會無端聯絡到枯榮樹海?實際寧無忌知道你脫出北燕後,早就在黑白兩道秘密開出條件,邀南疆楚天王、平等王、阿鼻王、歸海大神官,共同殺了你、神星雪,以及北瑤氏和聞心,助他收回《太乙玄黃經》,替歸海荒劫立國稱王,回報就是暫時聯盟,誅殺華太仙,這次既沒有鐵曉慧幫你聯絡天下高手,聖女唐芊又由魔後看管,你就乖乖享受鋪天追殺,活在無盡黑暗裡吧。」 book18.org

聞心聽罷怒得直是三屍神暴跳! book18.org

「剛才還說魔國就快進軍中原,如今竟又結盟起來,你們果然都是一丘之貉的卑鄙小人。」葉塵哂然一笑,接著說道:「動不動便大隊人馬,寧無忌真是越活越沒出息,還以為武功進步後會膽子大一點呢。」 book18.org

嘴上調侃鄙視,但他和聞心都清楚了解——華太仙對先天太極門和南疆的莫大威脅,已經超過了中南戰爭的範疇,他們無恥聯手拔掉這顆武功蓋世的眼中釘,對正邪二門似乎都有好處。 book18.org

那人掙紮起身道:「當然了,若是葉總管回心轉意,放棄援助神星雪,暫讓寧無忌收回太乙玄黃經,再來和我們聯手誅殺華太仙,那麼你就還是仙門島大總管,實際也不過就忍耐一年而已,待完成契約後,憑您的天資,幹掉寧無忌還不是早晚的事兒?」 book18.org

「當我傻子嗎,趕著去給那不男不女的燕蒼生和不敢見人的古神君擦屁股。」葉塵不由皺眉道:「而且你好像很懂啊,區區一個殺手居然在這裡侃侃而談,大言許諾……」 book18.org

聞心也已發覺此人口氣越說越大,忽然左手一震,空爆炸響,那個可以操縱蠕蟲的男人立刻身如鬼魅,輕飄飄地閃過了少帥剛猛一拳,而且腳下妖風乍起,這眨眼間一退,竟退出了三丈開外。 book18.org

「西楚之路艱辛,看你們怎麼護持北瑤氏安全。」 book18.org

「原來你剛才是故意開口引我出手,不管你們目的如何,一群宵小想殺華太仙無異於痴人說夢。」 book18.org

聞心怒極反笑,他生平最恨傷害他朋友的人,但眼下昆蠍部落不知有多少人被蠕蟲寄生,所以只能強自壓制殺機。 book18.org

那人笑道:「我乃枯榮樹海的四管事,蟲師妖哥,本來是負責刺殺北瑤氏的先遣軍,但之前確實沒想到葉總管會出現在這裡,所以才想個主意和您當面說兩句話,再考慮一下吧,衷心效忠魔尊,榮華無邊,要不然……呵呵,這萬里沙海的萬重殺機,只怕你和少帥武功再高也是力有未逮。」 book18.org

「唉……」葉塵長嘆一口氣。 book18.org

妖哥還道他是在感嘆大勢不可逆轉的無奈,繼續蠱惑道:「眾所周知,楚天王武功尚在森羅王之上,這次誅殺神星雪和華太仙的計劃幾乎萬無一失,只要他倆一死,天南之地再沒強敵,單靠皇甫正道和江山七傑哪裡是咱們的對手?」 book18.org

轟! book18.org

暴烈罡風沖天而起,威猛之勢比起聞心剛才打出的星空崩裂還猶有過之。 book18.org

一口強橫無際的混沌巨劍驟然狂劈! book18.org

「不可能!我的穿越冥河可是閃盡天下攻手的無上絕詣啊!」妖哥只覺滔天劍勢壓下,根本避無可避,彈指間,已經五臟狂震,七孔流血, book18.org

這時候有熊酋長也帶著北瑤姐妹、麾下戰士、黑旗軍趕了過來,正巧看見葉塵斬出恢弘驚天一劍,諸人這些時日見他總是斯斯文文,從容俊雅,沒想到振臂揮劍之時,卻如同雷神震怒,地覆天翻。 book18.org

「當我還是冠軍會上倉皇逃難的小雛鳥嗎?」葉塵拎起妖哥,冰冷地道:「什麼萬重殺機,統統都是蒼蠅跳蚤罷了,快點帶路,今天我就先把你們什麼先遣軍和歸海冰月全部剷除,然後再殺寧無忌,反替神星雪收回武功完善神技,屆時看燕蒼生和古神君能不能奈何我,若敢像你似的大搖大擺威脅挑釁,他倆同樣也是死無葬身之地。」 book18.org

元始生死訣的神農藥氣逆行,妖哥轉瞬痊癒,他實在難以理解眼前少年的想法,連忙道:「你此舉只會置聖女和森羅王於……啊!」 book18.org

葉塵指間發力,捏碎了妖哥肩胛骨。 book18.org

「帶路。」 book18.org

「葉塵!你好大膽子,枯榮樹海的法術無邊,前方有幽魂二管事坐鎮,他可以操控……啊!」話沒說完,他的腕骨也應聲而碎,劇痛攻心之際,偏偏又有一道溫和藥力傾注心脈元神,使得意識和痛覺加倍清醒。 book18.org

「帶路。」葉塵懶得再做言語威脅。 book18.org

一盞茶的工夫,妖哥如墮碎骨地獄,無邊劇痛比凌遲剝皮還要過之,最後只能取出秘香點燃,收回阿巴托蠕蟲,答應替葉塵領路。 book18.org

「還請少帥照顧好北瑤氏安危,咱們三天後柔煞部落匯合。」 book18.org

「保重。」聞心自忖低估了葉塵的威勇和自信,以及那股殺念一動,不死不休的鋒利, book18.org

北瑤嬋伽臉泛潮紅,眉宇間橫有濃濃春色,低頭不敢和他人目光相觸,旁人則還道她少女嬌羞,不適應大批男人圍觀,就連北瑤凝若的問話也是恍若未聞,飛快和葉塵目光一觸,立刻挪開眼睛,生怕再也拆分不開。 book18.org

葉塵手握腰側星沉刀柄,和妖哥迅速消失在了沙漠寒夜之中。 book18.org

與其沿途等著旁門左道在暗處施術偷襲,不如尋機斬草除根,他現在就是要靠絕頂武功,徹底抹殺枯榮樹海和歸海冰月,暫時還西行一個清凈。 book18.org

枯榮樹海是南疆最詭異的一片區域,除了常見的神隱,相傳森林內部分仙境魔域,多有鬼狐仙怪出沒,古神君和枯榮幽魂統領秘地,掌管暗殺,從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他二人是男是女,武功高低,性情如何,連森羅妖宗的情報也無從得知,葉塵如今心繁事重,實在沒閒暇再去步步為營的仔細調查,也沒工夫去琢磨什麼正邪大義立場,人家既然都結盟起來和自己作對了,他就只能神擋殺神,見路行路,至於後果如何,到底算以後的事,大不了和燕蒼生一決勝負。 book18.org

駝海鎮很小,據妖哥說,九王子歸海冰月和幽魂就隱藏在這裡指揮,不斷派殺手行刺北瑤氏姐妹。 book18.org

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的,葉塵根本不在乎,就這樣大搖大擺從正路邁了進去。 book18.org

星夜璀璨,明月在天。 book18.org

但一座龐大火爐虛像橫亘在了小鎮入口處,黏濁的妖火灼心燒骨,比早上那刺客的嗔火劍還要熾烈毒辣。 book18.org

「中原武人何必插手我們神國內政。」一個手提西楚長劍的年輕人嘲弄說道,「如今有南疆枯榮樹海坐鎮主持,你居然還敢前來放肆。」 book18.org

此刻稀稀拉拉又有三十來個人或快或慢的站在了歸海冰月身後。 book18.org

一個灰發老嫗奸笑著道:「你就是被洪經藏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跑去南疆做上門女婿的葉總管?」 book18.org

「據說聖女唐芊未婚先孕,生下來個不清不楚的孩子,被魔後嚴厲訓斥關了禁閉,你這野男人非但不聞不問,反倒是管起了西楚的閒事,可真是有中原狗行俠仗義的風範啊。」 book18.org

「少年人莫要自以為武功高就能為所欲為了,哪怕喜媚娘在我們枯榮法術面前,也只有送死的份兒。」 book18.org

「妖哥你居然出賣枯榮樹海,再沒資格坐四管事的位子了。」 book18.org

聽著群妖七嘴八舌,歸海冰月失笑道:「呵呵,看不出你年紀不大,經歷倒還挺豐富的。」 book18.org

葉塵心中平靜,梵天情是唐芊的師父,顏芙瓊是她的義母,所謂禁閉更像一個裝裝樣子的懲罰,絕不至出現什麼人身危險,雖然委屈和寂寞難以避免,卻可惜世事無常,因果繁雜,實在無法一一顧及,唯有精進自身,爭取強到萬事大如意的巔峰境界。 book18.org

「拿下你,我們枯榮樹海就更……」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葉塵張手一抓,凌空直接將那叫囂的大胖子吸在了手裡,不等其他人有所反應,擎天爐內翻滾的混沌巨力勃然爆發,瞬間將那人炸得筋骨盡碎,通體功力全部落入陰陽混沌之內,滋補了自身元氣。 book18.org

「你!」灰發老嫗沒想到此子比世間傳說的還要可怕,「你真敢背叛魔尊?!」 book18.org

葉塵不理呱噪,閒庭信步的走了過去,左掌右拳,又不費吹灰之力地打死了兩個人,直到第四人面前才遭遇抵抗,但天元玲瓏道壓縮開天劍範圍,劍氣如絲如雲,哪怕僅一閃即逝的微小破綻,也是寒光乍現,一擊必殺。 book18.org

老嫗猛然悽厲尖叫,竟以肉身音波震出了近似月魂銀箜篌的殺傷力。 book18.org

「枯榮法術確實有些東西。」葉塵略微稱讚,遂回手二指一牽。 book18.org

嗤! book18.org

身前空間驀地扭曲壓縮,無形音波頓時潰散,化作一記悶響,隨波紋彈了回去,法術反噬比內功逆流還要致命,灰發老嫗猙獰慘叫,雙耳流血不止,葉塵聽得煩躁,二指輕顫,抖開劍氣蜿蜒一卷,迅疾割斷了老嫗的喉嚨。 book18.org

南首一個枯槁青年驚懼葉塵手段,不敢近身,連忙展開雙手瘋狂舞動,雖然無風無勁,姿勢也仿佛雜耍,但葉塵左臂立覺刺骨疼痛,好像被某種看不見的蛇蟲咬了一口。 book18.org

他旁邊的綠衫女人則揭開手中一個方形木盒,內部居然是一顆正在跳動的心臟,詭異非常,不知是什麼邪惡法器。 book18.org

鏘啷! book18.org

如雪豪光閃耀大漠,撕裂穹廬。 book18.org

枯槁青年頭斷,綠衫女子手斷盒碎,同時驚雷霹靂當空一震,那顆詭異心臟亦隨之炸成齏粉。 book18.org

絕世刀光倒旋迴鞘,宛若天際流星閃逝,唯剩漫天悽美血花,彰顯著星沉的無匹鋒芒。 book18.org

剩餘的樹海能人異士眼眶都差點迸血,個個高呼:「幽魂大人請現身!葉塵霸道凶蠻!請您速來主持啊!」 book18.org

葉塵熟知魔國行事準則,萬不能手下留情,今夜索性徹底掃除了這批刺客,免得打蛇不死,自遺其害,他一步踏出,猶如虎入羊群,敵人無論施展何種巧妙的招式、何種玄妙莫測的法術,他只要凝神注視一眼,瞬息間便可以突破防線一招制勝,剎時鮮血飄成濃濃血霧,籠罩在了人群上空。 book18.org

歸海冰月不知葉塵具體身份,眼見他穿梭人群,身法時而如龍在天,時而如鬼魅趨避,手臂刺削劈砍,當者披靡,這種隨心所欲的修為,連武功君臨神國的父親都未必及得上……本以為經寧無忌聯絡,出巨資僱傭枯榮樹海,先殺聞心,之後自己便能偷偷將那對勾魂兒的北瑤姐妹納入帳下,如今別說美色,性命恐怕都保不住了,當下驚怒與懼怕狂涌心頭,莫可抑制。 book18.org

身後敵人越聚越多,連歸海氏麾下的勇士也已出動,葉塵殺得興起,一洗蟄伏一年之久所養的壓抑戾氣,他頭也不回,單手結出蘭花形魔印,元始之氣立化萬丈波濤,天地失色! book18.org

雄渾磅礴的海潮法相似具滅世之威,鋪天蓋地的滾滾席捲而來,數十高手被巨浪一拍,只覺得內臟都要被炸出體腔,立刻人仰馬翻,慘烈飛出老遠。 book18.org

歸海冰月扭身疾退,連出手都不敢,他頭一次覺得自己的嗔火劍成了笑話。 book18.org

「哼,聽說你夠膽覬覦我家北瑤姐妹,怎麼沒過招就慫了想跑?」葉塵頗有紈絝子弟在市井爭風吃醋的架勢,但他身後屍橫遍野,本人則足踏虛空,負手冷笑,渾身透著難以言喻的恐怖霸道。 book18.org

毒火無論如何燃燒,遇到葉塵正宗的太陽護身劍氣,也是全無半分作用。 book18.org

「我父親的太陽神劍離粉碎虛空僅一步之遙,又已經聯盟先天太極門和南疆的絕世高手,你莫要衝動不留餘地!」歸海冰月橫劍大叫,威脅中透著色厲內荏。 book18.org

「懶得和你廢話連篇。」葉塵膽大包天,武功未臻大成時已經敢挑戰遠勝過他的聶千闕、寧無忌、言無笑等人,區區西楚王子,來十個二十個也一併殺了。 book18.org

巨浪怒號,開天劍斬浪破空,衝著歸海冰月咽喉刺去。 book18.org

霎時間,天地一暗,一團黑影擋在了歸海冰月身前,蘊含元始、混沌二氣的開天劍竟如刺幽靈,不見任何效果。 book18.org

這個人不像人的黑影,正是枯榮樹海的二管事,幽魂。 book18.org

同當年在元始魔宮中見過的一樣,不僅沒有活人氣息,他的面具和斗篷下面好像連肉身實體都不存在。 book18.org

「葉總管,別來無恙。」 book18.org

聲音倒是個男人。 book18.org

葉塵還以溫暖和善的微笑:「僥倖安好。」 book18.org

三大天外天神通融於一體,開亘古未有之體魄,無論敵人是神是鬼,他都不放在心上。 book18.org

幽魂好像看了看那堆殞命的屬下,緩慢地道:「好厲害的武功,莫說是我,平等王、無間王他們只怕都不是你的對手,但也僅就是武功高而已。」 book18.org

葉塵不理他含糊不清的呢喃,左手將腰間星沉向上提了提——哪怕真是地獄鬼魂,也不可能擋住神刀一擊。 book18.org

但他似乎忘了,身後領路的妖哥還沒有死,此刻竟一掃驚惶怯懦,嘴角偷偷勾出了一抹瘮人的冷笑。 book18.org

……………… book18.org

月隱日升,陽光明耀,千里無礙,照得駝海部落寂寞聳然,卻是不見了葉塵、幽魂、妖哥三人,只余歸海冰月驚恐萬狀的凝視虛空。 book18.org

********************************** book18.org

楚火羅帝國主城呈長方形,高達九丈的明黃石牆四面環繞,街道縱橫交錯,布局工整細緻,西北聖山連接地下海,由太古先民鑿穿深山、深入地窮,於幽冥中取水灌進城中蓄起,可供歷代居民生生不息,皇宮向西延伸一條寬闊主路,兩旁建有公共浴場、貨物自由市場、圖書館、藝術館、皇族歌劇院、體育大廣場、角斗場、神國愛之花園,東南矗立的穹皇巨塔高聳通天,供奉五位建國先祖,城中央則是一座磅礴輝煌的太陽神廟,每座建築無不氣象雄奇,美輪美奐,其文明瑰麗程度堪稱震古爍今,難怪北瑤凝若從骨子裡就瞧不起那座古蘭鹿台。 book18.org

神星雪立於皇宮觀星樓頂,手扶極盡雕琢的樑柱,正在舉目瞭望這座恢弘壯麗的城市。 book18.org

宮人們只見這位來歷神秘的公主殿下眼波盈盈,雪靨嬌嫩,容顏秀逸如畫,幾不輸於北瑤氏兩姐妹,豐美的體態更是優雅柔媚,比起普通青澀少女更具旖旎誘惑,但她終日神色冷淡,多餘的話都不多說一句,簡直比皇后太后的威嚴還要重。 book18.org

淡粉華貴的紗裙絲滑柔軟,可如今神星雪的心卻比冰岩凍土還要冷硬。 book18.org

她外表看上去仍宛如嬌艷少女,實際今年已經有三十一歲,其中近十年是在渾渾噩噩中庸碌而過,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直到最近才終於涅槃重生,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榮光,但為此,她離開了舒適的中原,離開了共同生活十年的丈夫,離開了自己的女兒,做回武功威震當世的江山七傑,毅然決然投身故土的恩怨火海中搏殺。 book18.org

「星雪公主,太后邀請您到穹皇通天塔用餐。」一個錦袍閹奴跪在地上稟告著:「千代皇后和五公主屆時也會作陪,還望公主不要推脫。」 book18.org

「知道了,沐浴更衣後我就會去。」 book18.org

「啊?這……離開餐就剩半個鐘點了,公主總不能讓太后和皇后等您……」 book18.org

神星雪冷笑盪開寬大的曳地長裙,扭身下了觀星樓,別說回答,看都懶得再看那傳話宮人。 book18.org

「哼,看你能囂張到什麼時候,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book18.org

更文明開放的楚火羅帝國也好,還是中原歷朝歷代也好,包括東淮無數的島國藩鎮,其中殘酷的後宮婦人爭鬥,有時甚至比男兒戰場還要陰暗血腥,今天得寵,但稍微算計有差,或娘家政治失勢,很可能轉天就被掌權妃子砍去手腳,剜眼刺耳,扔進瓦罐里製成人彘,比凌遲還慘,想死都死不了。 book18.org

回殿後的神星雪解開如墨秀髮,對著柱後陰影道:「莫讓任何人進來。」 book18.org

沒有回答。 book18.org

神星雪獨自走進浴室的圓拱門,根本也不需要回答,以太乙玄黃經加持的祝由神術,絕不會出現任何差錯,缺點就是想要控制一念萬法的高手,需每三天施術一次,否則對方就會清醒過來。 book18.org

可容納兩三百人的皇族大浴場堪稱金碧輝煌,地面房頂全部由大理石鋪砌,四周精繪色彩斑斕的壁畫,魔荒婆雕像噴泉亦是鍍金鑲銀,線條鬼斧神工,如此奢華無匹的地方,現在卻是皇權特許,只供星雪公主一人使用。 book18.org

神星雪褪下長裙及內衣,看著鏡子裡自己雪白矯腴的胴體,不禁發出譏嘲冷笑:「我就收下這個國家,看看是誰的血骯髒。」 book18.org

絕色美人抬足邁入熱水,氤氳繚繞中舉起一條柔嫩手臂,細細擦洗著腋下肌膚,豐滿腴潤的胸脯隨之不住輕晃,顫巍巍盪起了一陣陣美輪美奐的乳浪。 book18.org

幾乎就在同一時刻,葉塵正站在皇宮大議會堂的塔尖之上,迎風傲立,正對著神星雪的寢宮建築。 book18.org

大概兩個時辰之前,他還在萬里之遙的中西走廊上和枯榮幽魂正面對峙。 book18.org

卻不料那蟲師妖哥心機深沉,忽然趁自己與幽魂動手的剎那施以奇術偷襲。 book18.org

這種穿越空間的神奇法術,他除了小時候聽老人講故事提過,在天外天遺蹟中也看到過類似的神器記載——渾光儀能縮地脈,千里存在,目前宛然,放之復舒如舊也。 book18.org

當時妖哥胸口所放光華應該就是渾光儀之類的古代裝置,只不知他是為了分開自己和少帥的聯手,還是想施展其他陰謀詭計,又或者枯榮樹海懼怕唐雷九或唐芊,賣上一個人情…… book18.org

總而言之,葉塵就是莫名其妙被帶到了楚火羅帝國,離奇與驚訝自不細表,如今這座輝煌的都市中可還隱藏著寧無忌,很可能連恐怖的燕蒼生都在這裡,當務之急便是儘快匯合神星雪,至於其他亂七八糟的疑問,暫時沒空去想。 book18.org

所幸楚火羅國城市雖然很大,但納蘭氏皇宮的面積卻是遠不如中原皇宮成千上萬房舍那麼廣闊,十幾座高聳宮殿環繞一座城堡而已,葉塵凌空渡虛,站立最高的大議會堂塔尖,默運神功天眼懸空,沒多久就捕捉到了神星雪雄渾與陰柔交融的太乙真氣。 book18.org

其實他們二人相交時日很短,說過的話加一起也許還不如跟北瑤凝若一晚上說得多,可那股親慕之情卻絲毫不淡,相互之間亦從不談論或挖掘對方的往事隱私,這便是所謂的江湖兒女情義,你只要以真心相交,哪怕有朝一日你被萬軍圍困、深陷刀山火海,也一定會有人披星戴月、不避艱險前來援救的,當年神星雪可以無懼先天太極門驚天重壓,葉塵當然也不會怕他寧無忌或燕蒼生。 book18.org

「原來是星雪姐姐要洗澡,嗯……不知得有多誘人了。」葉塵看著房頂煙囪和窗口熱汽,不禁露出淫笑,但他再好色也還不至於去猥瑣偷窺,只是背靠花園石柱,等待神星雪出來再找機會相見。 book18.org

突然邪風一吹,葉塵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殺意緩慢籠罩了自己,同時還感到陰毒煞氣絞殺的侵襲。 book18.org

「沒想到你雖然變成白痴,但也去除了雜念,武功竟更上一層樓。」葉塵微微驚訝,心念所至,立有一層電光閃耀的透明薄膜護住全身。 book18.org

嗞! book18.org

一道令人牙床發麻的撕裂聲劃破黃昏,葉塵站立不動,硬抗半聖冷虎禪一擊全力偷襲而毫髮無損。 book18.org

護身法罩崩碎,無數晶塵組合幻化成了九枚古拙的天外天文字。 book18.org

元始生死訣內的秘手絕殺——彌羅天極闋! book18.org

天外天九字真言: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book18.org

這九字之力傳說有鬼神莫測、無所不辟之玄機,甚至有人言之鑿鑿,若魔尊運轉此術,甚至可以有求必得,窺探天庭聖堂。 book18.org

以葉塵目前的修為當然做不到有求必得,但引動自然韻律,迅速震倒天煞猛虎倒是能立見奇效。 book18.org

冷虎禪跌落花園草地的那個瞬間,浴室中傳出一陣威嚴的聲音:「等我上塔都等不及了嗎?連你歸海大神官都能請到,千代皇后的算計倒是有不少長進呢。」 book18.org

葉塵哭笑不得,看來星雪姐姐誤會自己是歸海荒劫了,剛要出聲表面身份,浴室通風窗口猛然盪出浩大澎湃的先天玄黃氣,燦爛奪目的彼岸金橋當空一橫,一個呼吸便壓過了九字真言,再一個呼吸,真言粉碎,重新變回護罩塵埃,滾滾氣浪激起了無數青草泥土。 book18.org

輕紗披肩、浮曼身姿若隱若現的美女已然衝破屋頂,雪嫩赤足踏著無敵金橋,孤傲靜立虛空。 book18.org

「兩招拿下妖虎,歸海氏不愧是誕生過武聖的大貴族。」 book18.org

泥草還未全落,神星雪似乎認了死理。 book18.org

葉塵大袖橫向一揮,旋風剛剛捲起青草。 book18.org

神星雪目盈神光,忽地嬌叱一聲,足踏彼岸金橋,閃電般飛撲向了葉塵,她自忖敵人實在太強,務求速戰速決。 book18.org

葉塵自從出道以來,和敵人對決,有應對敵人的方法招式,和美女對決,當然也有應對美女的方法招式,他故意不開口說話,甚至暗運內力震起更多的周邊泥土,阻擋住了身前視線。 book18.org

天玄地黃,茫茫太始,神星雪掌勁代表了世上的光明正大之意,萬邪不侵,殊不輸於少帥聞心爆碎天空的絕世武道,葉塵雙拳疾吐疾收,以清濁同流將天地攪回混沌,但也因「後繼乏力」導致中門大開,此時草屑泥塵已散,神星雪見到葉塵後大吃一驚,急忙收掌撤勁,可是她剛才認準來人武功極強,沒留半分餘力,強行回收卻根本就止不住身形前沖,一下跌撞在了葉塵懷裡。 book18.org

嬌軀綿軟,猶如白雲,葉塵表情痛苦的仰面而倒,隨即胸前壓上熟瓜似的傲人乳峰,略一挪動,便感覺鼓脹脹、肉乎乎的兩團乳肉擠壓,簡直能讓男人悶死在上面都甘願。 book18.org

「呀!葉塵你沒死?你怎麼到楚火羅國來了?」神星雪壓根兒不知大總管美美吃著豆腐,只有滿心的驚訝喜悅。 book18.org

「說來話長。」葉塵看著真情流露的神星雪,不由得內心慚愧非常,然而身體卻依然陶醉少婦豐腴誘惑的肉感,不舍起身,「我脫出天吼峰後聽說寧無忌要來捉你,所以就來了。」 book18.org

這幾個字不知包含多少情義。 book18.org

神星雪起身並拉起了葉塵,笑道:「寧無忌想動姐姐,可還得再練十年二十年。」 book18.org

長發與輕紗隨風飛揚,赤足伊人笑意溫和,整個人好像熟透多汁的天宮蟠桃,絢爛奪目的風情無與倫比。 book18.org

「中原黑市消息稱他不知用了什麼旁門左道的法子,得到了司空黃泉部分修為,武功可能高到了道心法相,甚至天心悟道之境,我在魔荒婆沙漠又聽說寧無忌喪心病狂,居然又聯絡了燕蒼生和古神君兩大絕頂高手來為難姐姐……」 book18.org

葉塵無恥裝的強忍傷勢似的,述說著即將來到的危險。 book18.org

「姐姐剛才傷到你了嗎?怎麼早些不出聲?」神星雪似乎根本不把危險放在心上,只是關心葉塵的傷勢。 book18.org

「太乙玄黃經壓迫,實在來不及張嘴了。」 book18.org

「貧嘴,這裡眼雜,快跟我進屋子說話吧。」神星雪嫣然一笑,正準備帶葉塵回宮時,花園盡頭傳來了一陣尖刻的女聲:「全國上下,太后無論召見誰,誰都要得拚命飛奔過去,星雪姐姐不僅拖著不去,倒偷著舒舒服服沐浴來了。」 book18.org

神星雪以內力傳音道:「這是帝國五公主,真才實學沒有,尖酸刻薄找茬害人卻是一等一的拿手,你去浴室里避一避,我來應付她。」 book18.org

「好的,一會兒再和姐姐說。」葉塵明白,一個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整日與太監老媽子為伍的小公主,怎會是奇女子神星雪的對手,遂快步飄進了浴室裡面。 book18.org

他叉腰四處一瞅,忍不住瞠目結舌,喃喃嘆道:「好傢夥,神之國果然厲害,才一個女人澡堂子而已,竟已經比雍侯府、仙門島、洪武門加起來還要豪華。」 book18.org

隨後目光一瞥,頓時頭皮都有點發麻,和北瑤嬋伽腳上差不多的長跟鞋子映入眼帘,正立在屏風旁邊,更要命的是一條淺黑絲襪搭在了欄杆上面,葉塵老實不客氣的過去抄起來捻了捻,疑惑自語道:「怎麼這西方的楚火羅國比中原更接近天外天文明呢,定是中原遠古的皇帝想要控制民智,將歷史和高等文明全部風乾,方便給自己安個天命所歸的身份吧……」 book18.org

絲襪薄透精緻,觸感輕軟盈手,可想而知穿它主人的玉腿肌膚是何等柔膩嬌嫩。 book18.org

「呵呵,溫雪姐姐可以做我老婆,星雪姐姐自然也可以吧?」葉塵淫冶放肆一笑,想到了遺蹟內個別的聖人書籍中提過,他們中間有一種存在有特殊癖好的傢伙,不僅好色,還喜好心儀美女的貼身衣物,或是腳上鞋襪,對此還有個專門的詞兒,名叫戀物癖。 book18.org

乍一聽很猥瑣,也有點噁心,但葉塵如今拿著之前還緊貼神星雪的私密絲襪,倒也難以抑制莫名衝動。 book18.org

過去一年來,沐靈妃不知用這東西帶給他多少極樂美妙,今朝「重逢」,不禁感慨萬千,將其貼進口鼻,美美得吸上了一口,有一點淡淡的體味,但並不是酸臭,聞多幾下,甚至有點迷戀這股味道,連下體都開始發脹。 book18.org

躲起來偷聞人家美少婦剛脫下來不久的襪子,葉塵自己細想下都有些哭笑不得,將它放回原位笑道:「原來我也有戀物癖啊,可還是不過癮,假如星雪姐姐穿著它舉起來讓我聞聞,那才真叫新鮮過癮呢。」 book18.org

「傻笑什麼呢?什麼新鮮過癮?」 book18.org

神星雪剛好進來看見葉塵傻子似的自言自語。 book18.org

嗯……還是真人比衣服襪子好看多了,葉塵慶幸自己懸崖勒馬,及時放回絲襪,否則讓姐姐看見的話,還不得荒謬尷尬到姥姥家。 book18.org

「我是感嘆西楚神國果然瑰麗奢華,如果我也能在這裡洗個澡,那可真算是新鮮過癮了。」 book18.org

「這裡是我的地方,葉塵你當然可以隨便了。」 book18.org

葉塵笑道:「剛才那個五公主說什麼了」 book18.org

神星雪蹙眉道:「一個嬌生慣養的小丫頭,沒什麼了不起,比較棘手的是等一會我要到穹皇巨塔赴宴,太后和皇后早看我不順眼,她們又身為千代大神官族裔,這頓酒飯肯定沒法善了。」 book18.org

「冷虎禪被我用彌羅天極闋打倒了,暫時醒轉不了,我偽裝成宮人隨從,和姐姐你一起上穹皇巨塔。」 book18.org

「呃……」神星雪輕啟硃唇皓齒,欲言又止。 book18.org

「怎麼了?千代氏很難對付嗎?」 book18.org

神星雪搖搖頭,苦笑道:「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會來楚火羅國?為什麼成為納蘭公主?這身太乙玄黃經的武功又是怎麼來的,又為什麼會嫁給顧燭影十年?非但不問,還不遠萬里來幫我?」 book18.org

「哈哈。」葉塵真心道:「因為姐姐你也沒問過我的往事吧,過去那些好的壞的還是留給三姑六婆吃飽了去打聽吧。」 book18.org

神星雪展顏一笑,嬌艷無比,同時也是豪氣勃發:「好,我們都不問,如今你我姐弟聯手,看誰敢再呱噪亂跳。」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錦繡江山錦繡江山傳第五人格性奴妹妹第五章第2章第10章第零章第三卷第9章星空一粟第03章第九第三十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湛第五部第四卷第十章第五屆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