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四卷 逐鹿鏖戰(第四章 魔後)

【錦繡江山傳】第四卷 逐鹿鏖戰(第四章 魔後)作者:killcarr2019/9/15首發第一會所字數:10117

點贊可催更,高潮即將來

感謝大家前四章的支持~

第46章魔後

梵天情徵召魔國八位王者於元始神宮商議要事,如今約定日期已到,唐雷九這才哈欠連天的同葉塵上路。

二人和普通仙門島客人一樣,坐乘飛魚艇,絲毫沒有什麼宗主和總管出行該有的架勢,沒有排場,沒有護衛,也沒有豪華車船,甚至唐芊都沒有隨行,她雖然是森羅王的女兒,但第一身份卻為元始天魔門聖女,按照江湖規矩必須以主人身份先至魔宮,顯示對八位魔王一視同仁,哪怕是父親也照樣不偏不倚。

「今晚就是十五的月圓之夜,怎麼元始魔宮離千里澤那麼近嗎?」葉塵穿白衣踏錦鞋,星沉懸腰,銀冠攏發,左手戴有姬流光相贈的黃金綠寶石戒指,看起來頗像縱情山林的風流公侯。

唐雷九和女兒唐芊一樣,酒不離身,拎著四斤多裝的大斗,走一路喝一路,這時聞言道:「呵呵,說遠不遠,魔宮就在我們腦袋上的雲彩里,說近不近,怎麼也得飛上半個時辰。」

葉塵剛想說您醉了,隨即想到這所謂的魔宮其實就是天外天聖人的鋼鐵巨艦,在哪都不奇怪,反正一會准能大開眼界。

「了不起,有見識,沒嘰里呱啦問東問西。」

葉塵道:「我這可不是見識廣,而是吃驚得不知說什麼好。」

「哈哈哈,元始魔宮自古懸於九天,我第一次上去時也嚇得夠嗆。」唐雷九放聲大笑道:「唐芊倒是挺喜歡那裡,一年到頭都窩在天上,另外這次我是不反對你倆婚事,但她師父和乾娘那裡就不知道了。」

「行不行,見一見就知道了。」葉塵心裡也不由緊張,武聖至尊,天心悟道,魔國兩大最高領袖,這樣的人物不知是何等威嚴。

唐雷九又道:「是啊,我帶你來,也正是要公布此事,好好看看風閒蕩他們的臭驢臉。」

葉塵苦笑道:「言無笑兄弟死在我手上,他不會當著魔尊的面報仇找我麻煩吧。」

「哈哈,就怕他不夠膽。」唐雷九粗中有細的道:「這群混蛋,整天都把自己當大仙似的,神神叨叨沒個卵子用,他們真正想聽的無非就是怎麼北上中原,打垮六大聖地,瓜分利益罷了。」

葉塵凜然不言,如此一來自己豈不是歷史上最可恨的漢奸走狗了嗎……他只能自我安慰著,哪怕沒有他葉塵,人家魔國該北上還是要北上,如今手握部分權力,將來更能多多護佑人命,這又比喊著忠義口號,卻犧牲無數弟子性命陪葬的大俠要實在得多。

勉強自圓其說,可又良心難安。

葉塵自嘲冷笑:是不是歷代漢奸都是這樣催眠自己的呢?

唐雷九有意無意的撂了那麼句話,也不知是否要點醒他明確立場,一邊是恩惠、權力、美色,一邊是追殺他的故土……

「哈哈,魔尊天下無敵,魔後又是怎樣的驚世奇女子呢?」葉塵豁達開朗,如此大義糾葛過於複雜,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何必庸人自擾。所以隨口岔開了話題。

「這個女人凶蠻矯情得很,有趣的是跪在她面前舔腳的卻不少,我倒真不覺得她有什麼了不起。」唐雷九譏誚一笑,顯然對威震天下,領袖天南的魔後不買帳。

葉塵笑道:「那想必她是一位貌美絕倫的女人了,據說展慕云為了她,白頭斷刀,傷心嘔血呢。」

「我呸!傷心他媽個大頭鬼。」唐雷九笑罵:「男子漢大丈夫,為個嫁了人的異族娘們兒要死要活,提起來就火大,什麼刀中之神展慕雲,沒出息,肯定也是浪得虛名的紈絝子弟。」

「有的人確實天生心繁重情,展慕雲神刀縱橫天下了二十年,未必全是浪得虛名。」葉塵感激昔日展慕雲放他一馬,以及贈送藥物的恩惠,不由替他辯解了兩句。

唐雷九不知是否和魔後有什麼嫌隙,提起她來口氣就會怪怪的:「不是瞧不起女人,是你老婆,你哪怕命都不要也要保護她,不是你的,就趕緊該忙什麼忙什麼,顏芙瓊武功高強,這好當女王的毛病卻終身不改……」

「唐雷九你這個糙莽蠢漢,膽敢暗中抨擊魔後,其心可誅!」

天際忽然響起一陣宏大的聲音,威勢滾滾,和當初曾恨水震懾藍碎雲一般無二。

「哈哈,真巧了,說著說著還真有拾挨罵的。」唐雷九對葉塵笑道:「這就是一個喜好舔魔後腳丫子的人,也不知道圖個什麼玩意兒。」

這時空氣忽然飄起一股硫磺的刺鼻味道,葉塵抬頭,竟見頭頂數丈處有一片火雲熊熊燃燒,烈焰反常泛著幽碧綠色,震撼之處,看起來宛如歸海皓煙顯靈出劍。

「你……你好大的膽子!侮辱魔後,還敢侮辱我,你莫以為仗著是唐芊的父親就肆無忌憚!」

說話的人顯然怒極,那一大片碧火也越來越低,似乎片刻間就能燒的舟毀人亡,葉塵風浪經歷得多,也不如何驚慌,依然倚著船舷,面色如常,判斷這火焰肯定不純是武功所致。

「下九流的障眼戲法。」唐雷九仰頭,鼓起腮幫子當空一吹,彌天烈火立時倒卷,瞬間消失不見,表情神態簡直比吹蠟燭還要輕鬆。

葉塵瞠目結舌,從這段時間的接觸來看,唐雷九給人感覺一直都懶懶散散,酗酒談笑,絲毫沒有當代絕頂高手該有的風範做派,哪知僅僅偶露一角,已然石破天驚。

輕霧亦隨著火雲一同被吹散,半空赫然懸有輕舟,四隻金羽巨雕好像佛道傳說中的金翅大鵬,各系鋼索拉動航天,場面極為震撼。

葉塵驚道:「拜月天鵬,是酆都王風閒蕩到了?」

「不是。」唐雷九笑道:「風閒蕩視劍如命,沒閒心思舔魔後腳丫子,但那姓畢的小奶狗就說不好了。」

無間王畢昆羅,和萬天兵一樣,曾以彈指驚雷的境界越級斬殺一念萬法的魔道天才。

雕舟黑影晃動,躍下一人,輕輕落在飛魚艇的桅杆頂端。

葉塵見這畢昆羅三十不到的年紀,漆黑長發披肩,濃眉鷹鼻,相貌極野,無論長相還是氣質,都有點類似山林凶獸似的的那種狂野狠戾。

「見過無間王。」

畢昆羅無視葉塵的寒暄,一雙虎目死死盯著唐雷九,寒聲道:「老賊,這些年若不是照顧唐芊聖女的面子,魔後早就把你碎屍萬段了,你不感恩戴德,甚至變本加厲的褻瀆魔後,真是死有餘辜,可殺不可留!」

唐雷九翻個白眼,一副要吐的表情說道:「老子當年感念魔尊抵擋司空黃泉的大恩,這才答應做什麼森羅王鎮壓一方,可不是聽由女人擺布的小奶狗。」

「好好好,今日機會難得,宰了你喂鱷魚,魔後肯定會很高興。」畢昆羅野性十足的眉毛一挑,絲毫不懼排位名聲均高於他的森羅王。

「舔腳你在行,打架,差遠了。」唐雷九轉身背對於他,繼續喝酒,藐視輕蔑得無以復加。

黑色斗篷迎風大展,畢昆羅伸出戴有青灰色手套的左手,慘碧火焰再起,不知是何種硫磺磷粉,經他獨門魔功一逼,竟能憑空點燃空氣。

熊熊火蛇閃耀,迎風蜿蜒,剛柔並濟,桅杆輕輕一顫,畢昆羅已如黑鷲騰空,怪嚎一聲,人隨烈火,兇狠地飛撲唐雷九,三言兩語間便出秘技殺手,要當場格殺仙門島之主。

忽的,眼前人影一閃,一個清秀的白衣少年不知何時已走到唐雷九身前。

畢昆羅遊走天下,正邪兼修,這一撲一爪,不單包含剛猛光正的大日金剛掌,還蘊藏了好幾種陰邪霸道的暗勁,輔以世間七件絕品神兵之一的「離火青夜心」,這幾年端是凶威滔天,中原武林聞之色變。

葉塵迎著魔火大蛇,伸手一指。

離火青夜心手套上凝聚的碧焰瞬間化作青煙,畢昆羅只覺白衣少年的手指逐漸放大,指尖繞著玄奧難測的十九道恐怖罡勁已點殺至眉心。

「天元玲瓏道!」畢昆羅驚駭大吼,半空中回過大日金剛掌,硬接下了這凌厲一擊。

葉塵笑道:「言者無罪,森羅王說話有些直,您也稍安勿躁。」

今時今日的玲瓏真氣,威力雄厚得何止翻倍,以手指為天元,莽莽巨力幾可刺破虛空,畢昆羅被震得直飛出去,他抖開烏雲似的披風,空中穩住身形,翻身落地,野性的雙眼終於重視上了葉塵。

「聽說森羅妖宗新得一位叫葉塵的少年奇才,果然名不虛傳。」畢昆羅非但沒因一招敗走而服軟,反而嘴角邪笑,仿佛看到了期盼已久的物事,離火青夜心的光芒更加熾烈。

唐雷九打著哈欠無聊道:「你閒著沒事做嗎?不去元始魔宮,反而來我仙門島找打。」

「魔宮現在由魔後指揮,已至千里澤上空。」畢昆羅咯咯笑道:「快別扯鹹的淡的,才以一敵二而已,來啊,剛才那兩招怎能過癮盡興?」

葉塵奇道:「哦?元始魔宮可以動的嗎?真有意思。」

唐雷九笑道:「誰知道顏芙瓊又起了什麼主意,不過打架嘛,雷動九天這輩子都沒尿過,今天拿這好舔腳的小狗活動下骨頭也好。」

畢昆羅見唐雷九似要動手,表情興奮得一塌糊塗,右手取鷹爪形,背後凝聚黑翅幻影,左手火焰騰空燃燒,聲勢氣息比剛才要強橫得多。

葉塵心道無間王不愧是天南武道天才,單此鬥志斗心都生平僅見,更有趣的是這幾位魔王的關係,看上去也就比生死仇敵強一絲絲罷了,不知怎能安穩坐在一張桌子商討機要大事。

天空上那艘由拜月天鵬所拉的雕舟有聲音傳出:「三位,再不走的話,只怕魔尊和魔後等得焦躁。」

不知是說話之人有威懾力,還是魔尊魔後的名字有魔力,天不怕地不怕的畢昆羅竟使勁一揮手,消了那碧綠火焰。

「哦?無仙怎麼也干起接送的客人行當來了。」唐雷九似也很意外。

無仙的聲音毫無喜怒:「既然已碰巧看到了森羅王,那也不用再往前飛了,還請上船。」

雕舟垂下一根極長的繩索,畢昆羅冷笑道:「希望你在魔後面前還能如此囂張。」說罷握住長索,僅一借力,人已如雄鷹升空。

唐雷九笑罵:「這兩下子還在老子面前賣弄雜耍,笑得我眼淚快流了。」

正當葉塵以為他要施展驚天神功,憑空飛天之時,唐雷九攀著繩索,手腳並用,氣喘吁吁一點一點地爬了上去。

葉塵哭笑不得,自己也沒必要賣弄,規矩的上了神奇的天舟。

稀稀拉拉幾張椅子,再無其他裝飾物,當中一人,笑容謙遜和煦,頭上微有華發,眼角更是滄桑,看起來就像博學多才的隱士大儒,但就連唐雷九都和他說了幾句客氣話。

從此人的名字來看,肯定就是元始天魔門中的掌權者之一,同時也是唐芊的代師,練無仙。

「葉塵總管請稍坐,聖女已在神宮等候。」此人和誰講話都是一樣禮貌客氣,不卑不亢,仿佛早已削去了七情六慾。

葉塵問道:「其他人已經先到了嗎?」

練無仙道:「酆都王到了已有半月,元香王昨日抵達。」

畢昆羅坐在船頭,聞言道:「風閒蕩的天舟排場是不小,可怎能上得去魔宮。」

「多虧酆都王借了拜月天鵬,接諸位還是合適的。」

唐雷九笑道:「然後要去青蓮天都嗎?」

練無仙搖頭道:「楚天王和阿鼻王由荊先生去迎接,轉輪王有魔尊親賜自由出入神宮的特權,倒是不用特意跑一趟了。」

葉塵暗笑,藍胖子竟有如此特權,莫非梵天情還有什麼特殊癖好不成?想到這不由打個冷顫。

一路上因為有練無仙淡淡的威勢鎮場,畢昆羅盡收狂態,獨處一角,基本不再開口說話,唐雷九四斤白酒喝了大半,醉話連篇,但倒也沒再繼續嘲諷顏芙瓊。

葉塵樂得清凈,暢享高空遊覽南疆的難得機會,久了後就不禁覺得:山澤野趣美則美矣,可惜物資匱乏,難以壯大,可也多虧如此,昔年以司空黃泉天下無敵的實力都不能剿平魔國。

大約小半個時辰後,天舟高度似以達到極限,左搖右擺再不復平穩,雲層之中赫然隱隱現出一座金屬圓台,練無仙輕輕一躍,率先跳到上面,道:「三位請。」

葉塵沒空感嘆如此鬼斧神工的造化之力,雙腳剛一腳踏實地,圓台迅速向上升空,風勢如刀,呼吸在每一個剎那都會更加困難,倒退半年,說不好沒看見魔宮是圓是方就已經窒息而死了。

圓台停止,眼前並沒有葉塵想像的鋼鐵巨艦、恢弘神殿、壯闊堡壘……

楓葉小溪,涼亭木橋。

一位苗條嬌腴,紫杉黑裙的女子正在負手欣賞如火紅葉,聽見四人下得圓台,緩慢地轉過了身子。

黑裙女子肌膚皓如白雪,滿頭青絲以金簪銀帶纏於腦後,最多二十左右的年歲,星眸如夢,容顏似幻,明艷至美中,更引人注意的是眉宇間的英偉銳氣。

柔美的容貌,凌厲的氣度,在這位少女身上充分體現,矛盾,但又理所當然。

好像無論天裂山合,絕世武聖的妻子就該是這樣貌美,魔後顏芙瓊就應該是如此氣度。

葉塵緊張中透著凜然,暫忘了升空萬丈之神奇,只顧讚嘆魔後無匹的容顏,以及雄霸天南二十年的武功權勢。

畢昆羅踏前幾步單膝跪地,畢恭畢敬地道:「參見魔後至尊。」

唐雷九「噗嗤」一聲,大不敬地笑了出來。

「老賊受死!」壓抑許久的畢昆羅終於暴怒,離火青夜心震出的火焰凝聚成虎狼惡相,比早先的火蛇更加霸道壯觀,「你三番兩次齷齪侮辱魔後,沒人能再救你了!」

葉塵不由嘆氣道:「笑一聲而已,犯不著打生打死吧。」

練無仙不理眼前鬧劇,沉默地向顏芙瓊躬身退進楓林深處的雲霧之中。

唐雷九更加可氣,笑道:「魔後娘娘,一年未見,您是越活越年輕了,看上去比唐芊還小著兩歲。」

「昆羅你且收了神通。」顏芙瓊聲調和她的容顏一樣,好像永遠停在了二十歲的黃金年華,嬌嫩動聽,可卻絕不容得違逆。

言出法隨,畢昆羅腕子一轉,火焰斂於斗篷消失不見,雙目怒視唐雷九,狂野凶性絲毫未見減弱。

唐雷九懶洋洋續道:「魔尊召見,還是魔後娘娘你召見?不如提前就這樣說清楚了,省得浪費時間。」

顏芙瓊笑道:「九哥還是這麼愛說笑話兒,從小到大,你我戰了七次,假如你拳頭有說笑話那麼厲害,妹子我說不好早就輸給了你呢。」

唐雷九掏掏鼻孔,故意顯得目中無人,滿不在乎的說道:「哈哈,也都差不多吧,若魔後娘娘的拳劍有您擺架子一半大,我也不至於那麼招人煩了。」

葉塵猜測他二人因為某些非仇恨的矛盾,有過數次劇斗,遺憾卻暫時聽不出誰勝誰負,多半武功在伯仲之間,最奇怪的就是唐雷九似沒理由和女兒義母、自己的盟主有什麼嫌隙。

「你是葉塵?」顏芙瓊望了過來,笑容燦爛柔媚。

「是,久聞魔後顯赫威名,沒想到本尊風采更勝傳說。」葉塵真心道。

「芊兒記憶受損,多虧有你照料了。」顏芙瓊此刻仿佛鄰家姊姊,伸手請道:「幾分鐘後人就差不多到齊了,三位先請進。」

揮手間,藍光閃動,虛空裂一道門出來。

葉塵最近發現自己多了個優點,只要不觸底線,任何事、任何人、任何話他現在都能馬馬虎虎的泰然處之,什麼「幾分鐘」、「空間之門」之類的新鮮詞兒,完全沒必要勞神琢磨,所以他這次反而第一個邁進了那扇光門裡。

顏芙瓊都怔了片刻,說道:「有意思的孩子,喜媚娘和鬼魂起初都不敢進去呢。」

唐雷九笑道:「當然比你調教的獨孤尚軒要強得多。」

畢昆羅嘴唇蠕動,終於還是沉默不語,他本意譏諷一番,內心卻必須承認,葉塵心性和武功均深不可測,遠勝獨孤聖子,儘管接觸才不過一個多時辰,交手僅一招而已。

顏芙瓊輕嘆:「尚軒雜念太多,我又少有教導,可惜了,但北上以後機遇多過繁星,日後成就可難說了,我們也進去吧。」

大殿古樸空曠,矩形的金屬長桌世所罕見,葉塵不知座位有沒有順序,隨意坐了一角,翹起二郎腿,打量著眼前早到的四人。

對角一座,那人灰衫罩身,臉戴煞白面具,不露絲毫肌膚毛髮,穩如石木,亦不見絲毫生機,好像一團幽魂飄在衣服裡面。

喜媚娘本來極為引人注目,可是和她身旁男子一比,竟又像個普通丫鬟。

一念萬法的絕頂高手本難泯然眾人,可見這個男人的形貌是怎樣光芒萬丈。

男子精壯健碩,雙肩仿能撐起廣闊青天,目光比雷電還要耀眼可怖,黑長發,銀耳環,面孔深刻堅硬,眼神隨意一掃,好像能吞噬生靈的靈魂血魄,極為妖異駭人,這等威嚴,不是酆都王風閒蕩還能是誰。

斜側女子身穿彩衣綃紗,面目俏麗含春,似笑非笑,沃乳豐隆高聳,鼓囊囊的堆在胸前,惹火燒身,自是元香王秦嫿錦。

葉塵心裡吃驚自己當初竟稀里糊塗日了元香王,表面上假做不識只當初見,甚至斯文地點頭示意。

秦嫿錦媚眼一彎,微笑回禮。

回憶昔日豐乳肥臀的綿軟極樂,葉塵一時痴了,完全無視風閒蕩末日深淵似的怨毒眼睛。

唐雷九大馬金刀坐了下來,根本不動桌上清香淡雅的熱茶,「咕噔咕噔」自飲隨身醇香烈酒。

畢昆羅坐到了那幽魂怪人對面,眼睛不離人間絕色的魔後。

顏芙瓊好像主宰群仙的王母走入神殿,又好像諸侯瞻仰的女皇接受祝福。

她行走間,柔軟的黑裙波浪般起伏,簡直如海水一般。

鞋子隱在裙底,未見全貌,只能聽聞「噠噠」作響,得見一亮黑蓮尖時隱時現,葉塵從未見過如此尖、如此光亮的鞋子。

首座相對其他座位略高,顏芙瓊盪起袍袖,翹起玉腿,儀態萬千地端坐其上,活了似的輕柔黑裙泄在半側,露出一隻造型奇特的鞋子。

表面似皮非皮,不知何種材質,前端尖尖,後跟奇高,完全凸顯出了女人腳部曲線,其造型簡直聞所未聞,偏偏又自帶一種驚心動魄的特殊美感,腳面裸露的部分卻並非傳統白襪,更不是露肉在外,而是一種不知名稱的奇異絲製品,纖薄合度,隱約透出肌膚嫩白,一直延至小腿,再往上……

再往上當然就看不見了。

葉塵拚命忍住洶湧鼻血,心中嗷嗷狼嚎:乖乖!這究竟是哪一族的奇裝異服,如斯嫵媚入骨,兼又端莊典雅……開完這個勞什子會議後,無論如何也得讓唐芊想辦法偷上兩套回仙門島!

秦嫿錦笑道:「魔後修為似又精進,簡直青春永駐,貌美長存呢。」

「武道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至於皮囊之美醜,只不過是過眼雲煙罷了。」顏芙瓊手成蘭花形,捻起茶杯。

「還記得當年我們姊妹中原結識,情投意合,近些日子卻是說話兒的時候都少多了呢。」秦嫿錦說的悲切,以手絹輕拭眼角,

「是啊,都有二十年了……」顏芙瓊失神剎那,當然不是感動於秦嫿錦虛情假意的套近乎,而是忽然吃驚發現,自己潛心練劍修武,研習魔宮天外天的終極知識,離粉碎虛空僅一步之遙,另外魔尊不喜權勢,自己總理南疆,說起來似乎真的十幾二十年都沒有說閒話、閨蜜聊天這種常人行為了。

風閒蕩不喝酒、不喝茶,只飲白水,完全沒有興趣插嘴這種比水還淡的話頭。

狂傲兇橫的無間王畢昆羅,此時便如一個嚴謹識禮的學堂儒生,容色頗為緊張,不敢褻瀆黑絲美足,餘光偶掃魔後容貌都覺冒犯天顏,立刻閉目養心。

毫光閃爍,虛空大門再開,練無仙引領了兩人進來。

走在當先的巨人,虯髯滿面,根根如劍,也看不出年紀大小,身高近丈,體魄雄壯異常,比起高大的唐雷九和風閒蕩還要至少高上一頭,腰胯鑲鑽嵌玉的西域半月鋼刀,每踏一步地面都是轟隆震盪。

葉塵心道這肯定就是嫣兒所說的阿鼻王江百首了,果真猶如洪荒凶獸,他身後那個人當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八王之首,楚天王燕蒼生了。

緩步前行的燕蒼生面目魅惑,杏眼秀眉,唇紅齒白,好像古畫中脫生出來的絕美公子,寬大披風刺繡日月星辰,整個人周邊隱有仙魔祝福開路,簡直就是真仙降臨,根本無視他人,只衝顏芙瓊微笑半躬,自坐下首。

傳說此人可堪武聖不出,誰與爭鋒,早年分別與琅琊南太仙,太極北皇甫都有交手,均占上風,神功內力高得望不到邊,葉塵暗暗警惕,不知這病怏怏的燕蒼生是否比魔後和唐雷九還要強悍。

顏芙瓊道:「平等王古神君只見魔尊,從不出席此類場合,這回差遣鬼魂先生前來,就已經罕見了,眼下便只差轉輪王……」

「魔後!魔後!碎雲來啦!」

這次可並不是虛空開啟大門,而是神殿真正的大門自兩側分開,藍碎雲急竄進來,遠遠望見顏芙瓊,立刻加快步伐,口中似哭非哭的高呼:「魔後至尊仙福永享,壽與天……哎呦!」

原來他跑得實在太急,大胖身子竟然向前撲倒,摔了個惡狗搶屎。

葉塵驚嘆,藍碎雲好歹也是身負轉輪冰火脈的一代宗主,天元宗都能來去自如,怎會平底摔跤?當然是拍馬屁功力愈發深厚的緣故。

藍碎雲好似蠢漢,掙扎兩下後根本不得起身,竟然以膝帶足,迅速爬行到顏芙瓊身前,高聲道:「碎雲得見魔後驚世貌美容顏,心神激盪,以致失了禮數,還請您恕罪!」

「碎雲不必如此。」顏芙瓊纖細玉指掩嘴笑了起來,女神也好,王母也好,終歸敵不過轉輪王苦心孤詣練就的無敵神技。

藍碎雲並不起身,而是全體投地,俯身低頭,撅嘴親吻了顏芙瓊鞋尖一口,神情虔誠真摯,若親聖龕神像。

燕蒼生如看猴戲,笑不可支。

唐雷九舉酒放肆大笑。

風閒蕩暫忘誆騙仇怨,目瞪口呆。

畢昆羅鬢角見汗,他不懼森羅王,可卻被轉輪王徹底驚呆。

其餘人除了枯榮鬼魂看不見相貌表情,無不低頭忍笑。

藍碎雲趴著後退,這才道:「碎雲近些日子練功疲累,沒想到聞了魔後至尊的玉足,居然精力倍增,真元回復,甚至感覺快要突破至一念萬法的絕頂境界!真是蒼天神跡,祖佑我魔國,魔後氣息可增強……」

顏芙瓊揮手止住他繼續滿嘴放炮:「碎雲請坐吧。」

藍碎雲施展浮光掠影,迅雷般飄到空出的座位,神采飛揚,精神奕奕地等待魔後說話。

「人都齊了,開始吧。」顏芙瓊扭動扶手,唐芊和獨孤尚軒自暗處出來,分列魔後左右,雍容儒雅的練無仙,以及一位鄉下地主似的中年人也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坐在了長桌最後的空位。

那笑容可掬,庸俗地主似的人,自然就是天魔二使的另一人,荊天狂。

唐雷九忽然道:「怎麼?魔尊不出席嗎?」

顏芙瓊道:「他也許一會就到,也許根本不在魔宮,不用再等了。」

至此,主宰天南魔國的最高掌權者幾乎悉數到場,葉塵微感怪異,自己習得神功,沒能揚威中原,卻和魔道妖宗的核心骨幹們坐在一張桌子,抬眼看見唐芊毫不遜色顏芙瓊的稀世紅顏,嘴角終勾起笑容。

這幾日唐芊也自想念私定終身的情郎,此刻見到,冷霜似的表情難以抑制地融化開來,還以一個嬌羞兼又風情魅惑的微笑。

「先天太極門已經開始遠征計劃,聲勢可算雷霆萬鈞。」顏芙瓊俯視座下,沒了剛才溫柔的談笑風生,神情莊重高貴,代表了南疆至高、至尊、至聖的偉大榮耀,「一百零八殿精英弟子,兵分二十三路,根據武功特點,針對性的掃蕩中原各派,現在中小門派已經歸順三十二個,滅亡九個,九大門派中,滅三歸二,已平半數。」

秦嫿錦道:「狗咬狗最是有趣,再說來,六大聖地的其餘五派肯定不會坐以待斃,聯合起來也未嘗沒有一戰之力。」

風閒蕩譏刺冷笑:「中原人面子比命還要緊,絕不可能放下身段聯手。」

燕蒼生心不在焉吹著茶水熱氣,似對今日議題沒半點興趣。

唐雷九再度打起哈欠,說道:「中原戰況有什麼可說的,垃圾九大門派而已,換做是洪武門全力出手,說滅也就滅了。」

顏芙瓊笑道:「葉塵總管出自中原,可有想說的?」

本來只打算看熱鬧的葉塵沒想到才剛開始就把話轉到他這裡,少年不願露怯,想了想道:「事情並不複雜,也未必全部關乎權謀,先天太極門自認血統高貴,武功天下無敵,當然要去憑實力遠征天下,印證中原武道王者的不朽地位,同時也是威懾南疆,展現單靠一派也足有抗衡之力。」

獨孤尚軒冷笑道:「小兒之見,到處比武求得虛名,當人家皇甫正道吃飽撐的沒事做嗎?」

葉塵擦拭綠寶石戒指,神情傲慢地道:「一念萬法的高手心境,你,當然不會懂的,下次莫要插嘴了。」

獨孤尚軒掩飾著憤恨和輕蔑:「哼,權術縱橫,遠交近攻乃兵道常理,你出身卑微,說不出什麼高見也很正常。」

「追求貫徹武道極限,正面征伐才是做大事的王道,整日小家子算計來算計去,黃花菜都涼了,在座各位應該都明白吧?」葉塵不放過任何刺激情敵的機會。

「你給我住口!」獨孤尚軒剛想辯論,卻看見唐芊嬌艷的眼神笑容,不由醋意翻騰,再也忍耐不住。

葉塵立刻住口,悠哉喝著茶水。

眾人暗笑,久聞獨孤聖子深沉內斂,是個極度難纏的少年人傑,可惜見面不如聞名,至少心性比葉塵還差著不少,這種話題本來就是怎麼說都成理,二人參禪似的鬥嘴,看起來早有恩怨,怎能這麼快就生氣認輸。

顏芙瓊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替徒弟解圍道:「原因並不重要,先天太極門若想統領中原武林,有一個名字絕對繞不過去。」

藍碎雲脫口而出道:「華太仙。」

這三個字猶如萬斤之重法咒真言,群魔黯然,燕蒼生秀美的眼角輕輕抽搐一下,二十年前他在津州錦瑟山莊和華太仙隔空對決,平分秋色,如今回想,仿佛近在昨日。

顏芙瓊續道:「我準備就在那個時候,八王破疆而出,趁中原內訌沸騰到頂點,北上瓜分六大聖地的財富和無窮神功秘籍。」

畢昆羅不通此道,疑惑問:「這麼簡單的道理,中原武人居然都察覺不到,還真是自取滅亡。」

秦嫿錦咯咯笑道:「眼下利在前,莫顧身後身,太極門反正怎麼都無法聯合起來其他門派抗衡南疆,還不如殺出亘古未有的雄霸大業。」

風閒蕩握緊身側的九幽月牙,恨不得立刻乘坐天舟北上,看看中原劍術這些年到底有何進境。

燕蒼生的音色聲調中性,雌雄難辨:「麻煩,只要魔尊這次全力殺掉司空黃泉,其餘的垃圾掃一掃即可,何足為懼。」

武聖還在,以楚天王的絕世武功也不敢冒瀆威嚴。

顏芙瓊直入了正題,道:「先天太極門地下同樣有神殿鎮壓氣運,這點大家都清楚,不久前經魔尊親口證實,司空黃泉全仗神殿某種裝置……某種神器才能繼續苟活,維持意識,他,如今根本就出不去了。」

這個消息才是重中之重,就連唐雷九都一掃頹廢,凝神靜聽,中原若沒有武聖的話,魔道妖宗再無所懼,為此大勢逆轉的會議,他連女兒的婚訊都忘了宣布。

葉塵也沒想到天下無敵的黃泉天尊居然到了如此地步。

「宇宙生滅規律不可逆,儘管有神器吊住他的性命,也絕撐不過兩年,所以,趁著皇甫正道傾巢而出對付華太仙,就是我們絕好的進攻時機。」

…………

其餘的話題無非就是針對曾恨水、無法、江山七傑等高手的部署之類,最後掃蕩中原,奪得先天太極門地下神殿的核心控制權,利用神器完全毀滅朝廷皇室,建立比雄霸天下更偉大的神之基業。

期間葉塵深悔自己愚蠢遲鈍,被美色和安逸沖昏頭腦,且不提南疆魔國的未來北上,先天太極門消滅完九大門派,下一步的目標必然就是五座聖地和四大家族了,天元宗、鐵家、王家那裡說什麼也抵擋不住這股遠征風暴……

他已打定主意,今日出了魔宮,必須趕回中原,至少也要護下溫雪師姐、李福菊、曉慧妹子、王星禪至親好友。

直到顏芙瓊滿意地宣布今日到此為止,魔尊梵天情也根本沒有現身到場。

~~~~~~~~~~~~~~

古裝小說出現黑絲高跟,不知道算不算獨一份兒~|

評分完成:已經給 prius16 加上 10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