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二章 肉戲 作者: killcarr

簡體

作者:killcarr2020/6/5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打了這麼久才發現,葉塵很久沒有開葷了,這章算是分水嶺,下章開始進入新的「紀元」。 book18.org

推倒大沐,值得點贊了吧? book18.org

第59章 肉戲 book18.org

大概在十三年前,淳于清經年累月埋首於先天太極門地下經樓中,查到了天吼峰也許是人造山的蛛絲馬跡,結合其他遠古秘辛和傳說,他大膽推論內部並非什麼鐵血寶庫,而是天外天聖人被冰封的遺蹟。 book18.org

當他孤身趕到北燕冰原,面對如刀風災一籌莫展的時候,正巧看見少年葉商猶如神祇一般從裡面走了出來,那時的他還非常年輕,外形粗曠豪邁,眼神卻說不出的冷靜儒雅。 book18.org

極其偶然的相遇,仿佛命中注定一樣。 book18.org

兩個人就如同流落荒島的唯二倖存者,引為至交,無話不談,交流著有關神秘天外天的遠古知識,從那以後,淳于清把初始的羨慕和嫉妒都化為了另一種奇怪的情緒,他開始有意無意的去引導著這位取得無上仙緣,或許能雄霸天下的蓋世奇才。 book18.org

在淳于清暗處規劃運作下,葉商便有目的的斬殺魔頭,擊敗強敵,結交英豪,很快速就樹立起了巨大聲望,遂順利吸引偉大的司空黃泉注意,成為江山七傑之一。 book18.org

猶如天外天文明中記載的藝術家,淳于清悉心創造雕塑著一座鬼斧神工的神像。 book18.org

人向高處走,江山七傑已經不能使他們滿足,但混沌陰陽道的終極是逆天歌,乃粉碎虛空之無敵王座,理論上需要常人積蓄五六百年功力才能運轉,實在非天賦和努力所能修煉,最後由淳于清謀劃,利用西楚掮客做中間人,達成了和先天太極門的功法交易,葉商計算過,先天易脈法本身就近乎逆天,如果能陡增數倍功力,哪怕只在瞬息間,也足可以窺見武道最巔峰的奧秘。 book18.org

雙方沒想到魔國楚天王親臨。 book18.org

其時,燕蒼生魔功橫貫寰宇,涅槃仙魔四方塔高懸九天,皇甫正道神拳所化的五彩光孔雀和金翅大鵬雕在風雲中若隱若現,正邪兩大絕世高手斗得可謂是天崩地裂。 book18.org

當年戰場中央如同末日漩渦,混亂無比,混沌陰陽道於大戰中神秘失蹤,陰差陽錯,鬼使神差,卻讓小角色殷中玉得到了貘骨石板,面對這個突髮狀況,看在眼裡的淳于清樂得先天太極門吃個啞巴虧——精英盡出,人數占優的情況下失了交易寶物,丟人丟得實在太大太大了,這個奇恥大辱也許正是導致皇甫正道日後發動遠征的重要原因。 book18.org

本來一切都朝著最初計劃完美發展,但之後卻發生了一件並未流傳世間的大變故。 book18.org

葉商離去後並沒有來得及隱居起來苦修武聖,而是偶然遇見了比燕蒼生、華太仙、唐雷九等更恐怖,更強悍,天下無敵的魔國至尊,梵天情。 book18.org

粉碎虛空,那是一種打破天人屏障,超越一切的終極力量,葉商拼盡畢生真元,依然還是受了很重的內傷。 book18.org

至於他倆怎麼會遇上,在哪裡遇上,怎麼會動手,如何動的手,差距如此巨大,如何還能留的住姓命……葉商沒具體說,淳于清非常困惑,自己苦心孤詣創造的神才居然開始隱瞞起他,但更讓他驚異、憤怒、怨毒、痛恨的是——那個叫古涵的南蠻賤女人出現了。 book18.org

她利用女人天生的狐媚溫柔,一點點腐蝕著本該雄霸天地的葉商。 book18.org

直到兩人生了孩子。 book18.org

當葉商高興的通知他這個喜訊時,淳于清知道自己雕塑的神像徹底坍塌了,再也不屬於他。 book18.org

霸主既毀,當然使得他也不再是良相。 book18.org

表面不動聲色,祝福朋友,可是背叛的屈辱讓淳于清內心幾乎發狂發瘋,他立誓要再雕塑出一個新的「葉商」,葉塵便是最好的人選…… book18.org

「葉商果然聽話,把葉塵引到了遺蹟,還以為我要培養一個強大的後輩盟友,卻不知我要在你們心中篆刻仇恨,撕碎碾爛古涵那個蠻女賤人……」淳于清在彌天風雪中瘋狂的喃喃自語,緩慢行走,憧憬幻想著葉商後悔背叛他的絕妙神情。 book18.org

「哈哈哈哈………」 book18.org

動聽的笑聲自風雪深處驟然響起,雌雄莫辨,陰陽混淆,蘊含著難以言說的詭異威嚴。 book18.org

眨眼間,一位氣度華貴優雅,面目俊美異常,仙王魔主也似的男子神秘現身,傲然矗立雪中,擋住了淳于清的去路。 book18.org

「燕蒼生!」淳于清驚詫於青蓮天都之主竟親臨北境,這當然不會是什麼巧合,「楚天王不去同魔後和森羅王攻打中原武林,卻特意找我這樣的小人物?有何要事?」 book18.org

「呵呵呵……」燕蒼生狹長妖魅的眼眸中,正邪之光流轉變幻,演化生滅,任何人都難揣其心意,他笑上一會才說道:「相比往後決定魔宮和諸聖殿控制權的最終會面,北燕打鬥只不過是小孩子河邊胡鬧罷了,你很有用,和我走吧。」 book18.org

淳于清回望一眼天吼峰的方向,也笑著說道:「的確,自天外天聖人離去、先驅覆滅後,天下將迎來意義最大、影響最深的曠世戰爭了,我也很想知道楚天王你的心思。」 book18.org

錦繡江山,世界變革,逐鹿大勢,問鼎神器,這些對於葉塵來說,統統都是沒有女人的獨身二傻子才會去關心的無聊玩意兒。 book18.org

室內燈光暖黃柔和,氣氛遠勝燭火,沐靈妃剔瑩潔白的肌膚中,透出淡淡的青絡,輔以半褪黑色薄絲的襯托,只讓葉塵神馳目眩,幾欲發狂,恨不得立刻掏槍插入這垂涎已久的師叔姑姑,但很奇怪,越是火燒元神,他動作就越是輕柔,軟玉似的腳丫在手中細細把玩,隔著絲襪以掌緣挨蹭五根嬌嫩的玉趾,並小聲調笑道:「當初千里澤時我就發現了,姑姑的小腳兒都透著那麼股子淫媚盪意。」 book18.org

沐靈妃苦苦掙扎,豐腴修長的美腿用力絞錯,使得她輕薄窄小的褻褲勒進了腿心蜜裂,捲曲黑茸從兩側溢出,飽滿肥厚的陰唇嬌膩誘人,邊緣還粘黏著晶瑩透明的漿漬,她幾次想就這樣酥在床上,一解空虛煩燥,但視如己出、疼愛至極的沐蘭亭仿佛近在眼前,她實不想就此沉淪肉慾,同晚輩男子苟合亂倫…… book18.org

熟透麗人渾身烘熱,蜜穴中水嫩膩滑得肉眼可見,葉塵拿指尖輕輕一觸,她身子便痙攣似的抽搐一下,直到黏稠漿液浸透了薄薄褻褲,濡濕了大片床單。 book18.org

「求求你……我……我……」這一次,她半吟半咽,竟無法像在南疆客棧時一樣,義正言辭去拒絕葉塵。 book18.org

下頦尖尖,臉色白膩,秀眉星眸,櫻唇鮮紅靈動,快美之時神容嫵媚生香,這般絕色美女,簡直就是沐蘭亭復活,幾乎可以媲美唐芊。 book18.org

葉塵心底忽然湧起一絲酸楚,沐蘭亭待他情深意重,自己粉身碎骨都難以報答,如今便要占有她的親姑姑,似乎確實不該…… book18.org

動作暫停下來,沐靈妃卻嬌喘未止,豐滿挺翹的胸脯隨著呼吸上下劇烈起伏,更增瑩酥誘人的肉慾風韻,狠狠瓦解著葉塵最後一絲愧疚。 book18.org

「啊……好疼……你手裡勁兒輕著些……」 book18.org

葉塵胯下肉杵緊緊地抵住沐靈妃嬌膩的腿心凹壑,一隻手隔著衣裳,抓住一枚無法掌握的柔軟巨乳,美肉隨之變形,堆成淫靡雪團,加重揉搓下,胸前頂端很快便立出了乳頭凸起。 book18.org

蜜穴被龜首摩擦得沁出大股濃艷蜜水,空氣中頓時充滿了極為催情的潮麝腥味兒,遠比體香或水粉胭脂誘惑十倍不止,沐靈妃身心俱醉,酥美欲死,讓本來緊繃的雪白肉腿都逐漸軟了下來。 book18.org

「姑姑底下水兒太多,把床都給尿濕了。」葉塵柔聲細語,低手抹了一把膩滑的濕穴處,指頭緩緩打轉,利用蜜液使得陰唇形狀更加肥潤,「天賜良緣,我反正是不想再忍再等了,今天說什麼也要狠狠插美姑姑的騷穴……」 book18.org

「不要!不准你這麼說話……」慾火洶湧澎湃,沐靈妃心尖何嘗不想?如此回應已經算是極限。 book18.org

葉塵被撩得血脈賁張,併攏起她半遮黑絲襪的大長腿,扶著自己燙硬的陽物就朝沐靈妃肉嘟嘟的腿心陰阜去摁,一番交迭肉搏,龜首終於擠開那二指來寬的褻褲,觸到了裹滿甘蜜的一凹膩滑嫩肉。 book18.org

「萬萬別……別插進去……」沐靈妃這回是真心感覺到了緊張害怕,不同於夏文嫣和唐芊,中原女子天生就比南疆文明保守得多,她出於本能,拚命扭動肥腴雪白的大屁股,側身雙手交叉運勁,奮力去推葉塵。 book18.org

這時的葉塵已經凝練道心法相,領悟劈破諸天,演繹洪荒的無匹神力,修為之高,算得上震古爍今,哪怕和洪經藏再戰,也能憑藉混沌陰陽道來彌補那一點境界差距,占上六七分贏面,哪還會在乎沐靈妃的十字推手架。 book18.org

「我沒準備,再等等行嗎……我害怕……」沐靈妃柔媚呢語,似乎還是無法堅決越過不論和年紀上的壁壘,但看見葉塵襠下猙獰肉棒以及狂熱的神情後,又粉面紅暈的忍住羞恥道:「姑姑幫你……舒服出來,你不許再這般了。」 book18.org

葉塵自問床第技巧不輸武功,略微壓下慾火,故作嚴肅道:「那可得看姑姑的淫技如何了。」 book18.org

本以為還需浪費一番唇舌去引導,沒想到沐靈妃天賦異稟,很快就掌握了男人的敏感要點,滑膩的小手輕輕掐擠著膨大肉菇,纖細指尖揉捻得快慢有度,靈巧的動作讓葉塵頻頻挺腰,享受針刺般的酥麻快感。 book18.org

「你生的好大啊……」沐靈妃逐漸習慣幫他擼弄肉棒,忽然發現這回竟比南疆阿涵酒莊那次看到的還要粗長,羞澀之餘,也難免自得自己媚術不差。 book18.org

葉塵倚在床沿享受,夸道:「那是因為姑姑簡直太會弄了。」 book18.org

沐靈妃十分好奇這粗大肉棒怎可能捅進女子身體里,蘭亭還較自己纖瘦嬌弱,破身時怎生受得了?她含羞跪坐俯身,賣力擼動絲毫不減尺寸的火熱陽根,不經意間露出領口春光,精緻鎖骨下兩枚雪白碩大的乳峰堆就一線幽深,隨著手臂快速運動,乳肉輕輕顫出波浪,可見其綿軟彈性是何等的驚人,何等的銷魂蝕骨。 book18.org

這次葉塵不再開口調戲,而是用右手迅雷不及掩耳地伸進了沐靈妃鬆動下垂的領口,稍深處一探,立刻托住了一團肥美膏腴的乳房,掌心虛掐,如托灌滿奶酪蜜漿的薄膜水袋,他見沐靈妃扭了一扭竟沒再繼續抗拒,遂加了幾分力道,去按摩那勃起嫩硬的小乳頭。 book18.org

沐靈妃傲人的胸脯被揉得異常舒服,不由得左右扭捏,看似躲閃,實則是隱然去迎合葉塵的抓搓,沒一會就連乳暈都浮出了泛硬的細密褶皺,加倍突出巨乳的酥滑柔膩和綿軟肥腴。 book18.org

葉塵深深迷戀眼前這具令人銷魂的胴體,掌上這對兒沉甸甸的妙物甚至不輸當初的秦嫿錦……他撥弄著沐靈妃腫起的嬌嫩乳蒂褻玩,假裝純情說道:「怎麼還不見射出來,想必單單用手肯定不成吧?我確是太懂這個,請姑姑快點幫我。」 book18.org

沐靈妃狠狠甩脫抓奶魔爪,宛如少女似的嘟起嘴巴,剜他一眼嗔道:「快趕緊自己弄吧,我可不給你來啦,胳膊都酸了。」 book18.org

「都到這種時候,怎能由得你撒嬌不管!」葉塵知道這時若想占有紅顏絕色,當然不能一昧的溫柔呵護,該用強蠻時就要大膽去用。 book18.org

他陡然暴起,一手鐵箍似的摟住沐靈妃纖腰,一手粗野掀起了她的裙子,狠狠去抓豐潤渾圓的肥臀,同時嘴唇重重的啃聞細頸,希望用熱切似火的挑逗徹底擊潰麗人最終的心防。 book18.org

沐靈妃文秀嬌美的腳丫子繃緊踢踹,黑色薄絲脫落,僅著一腿,迷濛之下將心一橫,不但雙手回抱住葉塵,還伸出了涼滑小舌貪婪回吻,心底自我安慰道——這並非我對不住蘭亭,而是葉塵小賊他用武功強迫。 book18.org

粗野暴力更激性慾,葉塵全身壓倒崩潰失措的沐靈妃,將上衣脫下,邪惡地捆住了她的手腕,之後高高撩向頭頂烏濃秀髮裡面。 book18.org

「你想做什麼!不要……不……救命呀……」沐靈妃語調驚慌,心底卻不反感,甚至覺得蜜穴處更加濕膩酸麻,她深深恥於自己本性竟如此淫蕩,但也不由慶幸:人家害羞面嫩,若非如此,又怎好意思主動求歡? book18.org

葉塵騎坐在美艷麗人毫無贅肉的腹間,食指凌空一划,鋒利劍氣准到巔毫的割裂了沐靈妃衣裙而不傷皮肉,面對關鍵時刻,他喘息聲也不禁沉重起來,肆意著手從撕裂的衣裙里揉出一團肥白軟嫩的雪乳,峰頂玫紅櫻核似的乳頭俏麗小巧,和碩大乳房形成非常奇妙的反差對比。 book18.org

「還說我生得大,姑姑的這雙大奶才是真的巨大,自小得吃多少好東西才能養出這麼美的大白奶脯?」葉塵滿手香軟綿腴,衷心讚嘆道:「哈哈,不知得惹世上多少女子暗中羨慕呢。」 book18.org

「你這小賊,小畜生,居然膽敢綁住師長!」沐靈妃嗔罵中都帶著三分嫵媚妖嬈,狂野的侵犯比輕聲呵護要刺激得多,「快解開放了我。」 book18.org

葉塵腰身一動,用力擠開她兩條粉嫩腴美的大腿,隨即將姑姑那條窄小褻褲一拽而斷。 book18.org

卷茸烏黑濕膩,陰阜兩片淺色小肉唇兒猶如酥脂,鮮滑水潤,隨著呼吸一張一歙,露出內部深處的粉紅色蜜肉,淫艷中彰顯清純斯文,極是可愛,誘人挺槍蹂躪探索。 book18.org

「不許看……不要看我那裡……可惡的小畜生……」沐靈妃雙腿大開,展現自己最隱秘最羞恥的私處,羞得淚珠滾滾而落,奈何雙手被縛,無法遮掩,只能竭力扭動碩美桃臀,殊不知這種抵抗更增浪意。 book18.org

葉塵扳住她豐腴柔嫩的美腿,粗俗至極的道:「小畜生就要狠狠地用雞吧插進騷姑姑穴里!」 book18.org

沐靈妃出於處子本能,再次害怕起來,但眼下這種姿勢怎還能保住清白,迷亂緊張下口不擇言,找了個幼稚藉口喘道:「我襪子還沒脫……先放開……嗯……」 book18.org

話沒說完,葉塵已經把圓碩的龜頭扶在了嬌嫩蜜唇兒之上摩挲打轉兒,充分享用粉雕玉琢的肥潤花瓣,略一上挑,便會刮過充血勃起的花蒂凸點,直把沐靈妃撩弄得幾欲窒息。 book18.org

葉塵忽用雙臂架起沐靈妃腿彎,大幅度朝斜下亞去,同時後腰一挺,龜頭瞬間沒入一凹黏糯膩滑,姣濡無比的嫩脂肉褶仿佛吸盤,牢牢裹住了堅硬火熱的肉棒,但再想繼續深入時,卻遇到了一股閉仄阻力。 book18.org

「姑姑的嫩穴都濕成這個樣子還如此緊緻,不會還是處女吧?」 book18.org

沐靈妃酸酥得渾身發軟,聞言大羞不已——承認的話會不會被小賊恥笑我是沒人要老姑娘? book18.org

葉塵忍耐已達極限,肉棒終於狠摁,深深滑進了黏膩蜜穴,一路排闥夯入,頓時撐開抹平了無數的柔嫩肉脂,將肥美陰戶榨出了泊泊混合落紅的淫蜜汁液。 book18.org

「呀!天啊!靈妃不要……好疼……」沐靈妃疼得鑽心,沒想到破瓜比傳說中的還要疼痛,她手不自由,只能回縮肥臀,做著徒勞無用的逃離。 book18.org

淡淡的血氣,混合著淫液腥膻之氣,葉塵抽手抓住了沐靈妃宛若粉桃的厚實圓臀,豐腴飽滿的細肉溢出指縫,隨即整個身體壓實了麗人軟綿綿、肉呼呼的雪白嬌軀,似乎只有這個姿勢才能實現完完全全征服女人的快感。 book18.org

「啪!」一下混合淫水聲的貼肉脆響,葉塵吸氣抽回半截肉棒,旋即打樁似的一插,小腹紮實地撞在了姑姑腿心的軟肥恥丘上面。 book18.org

沐靈妃全身被牢牢地抱緊,蜜穴被巨物反覆刮刨,才僅僅十來下的抽插,她忽然感覺蜜液水量豁然大增,身子骨舒爽莫名,這種劇烈快感片刻就壓過了剛才破瓜的撕裂痛苦,櫻唇不禁吐出陣陣嗚咽呻吟:「不要……嗯……啊……好大力……脹得姑姑好美……骨頭都酥掉了……」 book18.org

「姑姑身子生的豐滿誘惑,蜜穴裡面卻緊窄異常,算是紅顏媚骨,天生的淫娃蕩婦了哈。」葉塵結實的身體如壓棉絮,胸口將沐靈妃肥白豐盈的豪乳都擠得泛紅,變形成兩團雪面,肉棒則插得處子花徑一片狼籍,白漿混著血絲,黏在二人下體恥毛粘粘連連,可謂淫冶至極。 book18.org

一隻還掛著黑色絲襪的小腳丫狠狠砸了下葉塵後背,沐靈妃低聲罵道:「小畜生快先解開我的手臂。」 book18.org

葉塵停了抽插,終於直起了上半身,卻未去鬆綁,而是扶住了沐靈妃細腰肥臀之間的兩塊腴肉,反擊道:「小畜生就是要無恥強姦沒法反抗的騷貨姑姑。」 book18.org

「你!你……你混蛋……啊……輕些……嗯……嗯……」沐靈妃剛想起來運勁崩斷手上束縛,可葉塵已再度撞擊起來,這個經典姿勢每次都讓龜頭搗中花心,美得絕色熟婦眼前驟然發白,喉嚨倒抽上一口涼氣。 book18.org

一對兒綿碩巨乳遽晃如風吹水波一般,上下劇烈甩動,葉塵看得神馳目眩,立刻俯首伸嘴去追逐那枚嫣紅嬌嫩、縐折細緻的凸起乳頭兒,叼中之後,輕微發力將其咬在齒間,舌尖又挑又舔,外加四淺一深的肉棒刮送,沐靈妃渾身發抖,肌膚竟泛出一股櫻紅粉潮,仰頸縱情呻吟道:「美死了……姑姑被你弄得美死了……哦……嗯……要死掉了……啊……」 book18.org

葉塵精力旺盛,卻唯恐沐靈妃初經人事,泄精脫力後有損身子,遂催動起元始生死訣的雙修秘術,幫助姑姑補充損掉的元陰真氣。 book18.org

道心凝練法相,感應玄黃六合,八荒四極,妙用無窮無盡,以此來運轉武聖神功,才可算是真正的窺見天道,發揮出更深層次的玄奧法力。 book18.org

沐靈妃本被男兒肏乾得淫水噴濺,乏力不堪,很難再挺臀回應,這時忽然感應到柔和雄厚的真力反饋,頓覺精神再度亢奮,四肢百骸暖洋洋的,如同浸泡山中溫泉一般。 book18.org

「呵呵,咱們離所謂欲仙欲死還早著呢,姑姑你怎能丟下我繳械投降?」葉塵掰過沐靈妃兩條美腿,讓她形成了並腿側臥的淫媚姿勢,並順便提了提褶皺不堪的纖薄絲襪,使它重新恢復光滑,不知怎麼回事,他非常喜歡這種黑色朦朧裹緊女子玉足雪膚的奇美魅惑。 book18.org

「你怎麼和老黃牛一樣力氣,我可經不起折騰了。」沐靈妃羞的把小臉兒藏進臂彎,玉腿交迭,塌腰翹臀,有意無意的展現出了自己起伏驕人的曼妙曲線。 book18.org

葉塵節奏放緩,手撫姑姑圓肥豐隆的腴臀,只以極小幅度的動作去摩挲感受蜜膣內不規則的細小肉褶,低聲喘息道:「哦……姑姑你的大屁股墊得我好舒服。」 book18.org

「哼,人家屁股就是肉多……」沐靈妃已然沉淪慾海,完全舍了矜持,嬌嗔道:「當心夾斷你的大肉棍兒。」 book18.org

端莊美人口吐淫詞浪語,蜜鮑里泊泊出漿,順著白皙大腿蜿蜒流淌至床褥,一隻黑絲美腳反勾葉塵後腰,隨著插入而上下摩擦,可謂極盡嫵媚風姿之能事。 book18.org

葉塵揪住沐靈妃一粒乳蒂,將豐碩雪嫩的乳房拉成了尖筍形狀,佯怒道:「這麼騷浪的話豈是淑女能說的?」 book18.org

沐靈妃乳尖異常敏感,這一下竟然讓她猛一痙攣,立刻嬌喘求饒道:「哦啊……姑姑不敢說啦……別拽我胸……」 book18.org

「那就這樣?!」葉塵感覺射意臨近,大聳撞搗,狠蹂肉臀溝壑中央的嬌膩肉壁。 book18.org

紅腫幼嫩的蜜凹宛似有怒龍縱橫,刮出來無數腥麝咸香的淫汁血絲,沐靈妃魂飛天外,赫然崩開手上捆綁,猛地翻身坐起,肥瘦勻稱的粉白美腿張開剪住葉塵腰身,雙手則狠狠抱緊了他的後腦,將飽滿豪乳的深溝帖在其臉面,蜜桃般肥美的香臀瘋了也似的前後吞吐著肉棒。 book18.org

「不要停……千萬別射了出來……先別停下……啊……啊……這次姑姑真的要壞掉了……給我……給我……啊……啊……」 book18.org

忽然,沐靈妃低首猛吻住葉塵嘴唇,丁香小舌狠勁的抵死亂攪,蜜穴陡然緊縮間,再次登臨極樂高潮,美美的泄了身子。 book18.org

葉塵也到達了忍耐極限,十指深深掐進麗人細綿柔潤,豐腴無比的臀肉之中,極速猛插了最後五六十下,終於精液狂涌,自馬眼噴射而出,一股腦兒地灌進兀自痙攣不已的蜜穴深處。 book18.org

「不……不行啊……怎能射在姑姑裡面的……討厭呢……」嘴上驚詫不願,身體卻極其享受陽精的滾燙沖刷,沐靈妃嚶嚀哀鳴,肥嫩的蜜臀痴纏扭動,貪婪榨取著葉塵陰囊內儲存的所有精液。 book18.org

葉塵射得尾椎脊髓發酥,似乎快美到靈魂都跟著一同雀躍。 book18.org

風平浪靜之後,萬千情緒襲上心頭,沐靈妃痴望虛空,前路茫茫,頓覺心酸意亂,但體內滾滾真氣流動,緩慢的融入氣海要穴,時時刻刻提醒著她,自己寶貴的貞操已不復存在,而且是給了宗門晚輩、給了侄女婿…… 她自幼入聖地練武習劍,十六歲開始便雲遊天下,做過不少轟轟烈烈的壯舉,亦見過太多歷經苦難的可憐女人,所以只覺得繡閣女子活在世間,不是淪為男人傳宗接代的生育工具,便是身子遭賊人覬覦的無用花瓶,在飛雪劍仙名聲最鼎盛時,她曾立志終身奉於武道,培養侄女,絕不動任何男女情慾。 book18.org

靈秀少女如今已長成為年過三十的成熟麗人,卻依然潔身自好,守身如玉,在這混亂黑暗的江湖中可謂難比登天,但是壓制慾望幾乎等同於逆天行事,實乃有悖人倫,外加近一年來不斷被葉塵有意無意的撩撥侵犯底線,導致沐靈妃日日心魔叢生,浮躁無比,此時此刻,與世隔絕的環境終於成了她自我催眠與自我墮落最完美的藉口,如潮情慾一朝崩塌潰決,,令她那張本就極美的容顏神光離合,粉暈橫生,更增嬌媚婉孌。 book18.org

葉塵生性灑脫不羈,眼前只看今朝,倒遠沒有女人思考過去未來的細膩心思,他盤膝而坐,隔著沐靈妃光滑黑絲,溫柔玩弄著她修潔美麗的腳趾頭。 book18.org

「討厭……腳丫兒痒痒,別摸了。」沐靈妃紅著臉縮腿,起身攏起了散亂秀髮,「都要散架似的……我要去洗洗。」 book18.org

「真不明白,姑姑剛才還喊別停、好舒服……怎麼又要散架了?」葉塵滿臉疑惑狀,天真問道。 book18.org

沐靈妃橫著細白手臂掩蓋酥胸,狠狠瞪著他啐道:「你不明白個屁。」說罷立刻閃進了浴室,洗去下體狼籍。 book18.org

窗戶紙一經捅破,二人之間似乎再無那層無形的倫理隔閡,可以更加專心致志地研究起天外天遺蹟的遠古知識,尋找逃出生天的路徑。 book18.org

仿佛桃源神話傳說,時間流逝得不知今夕是何年,遺蹟的奇妙無窮無盡,幾乎每天每時每刻都能有新發現,葉塵感嘆怪不得當年唐芊很少「下凡」了,畢竟誰會捨棄瓊樓玉宇,反去居住骯髒山洞呢? book18.org

食物倉庫除了冰冷保質外,另有紫色光芒照耀,似乎可永保不腐,水源大概取自冰原,貌似再過萬年也未必枯竭,若非外界俗事糾纏,責任繁多,二人甚至都想定居於此了。 book18.org

沐靈妃心智聰慧,總能根據影像學習到更多的知識,久而久之,甚至已經可以簡單解讀出一些天外天聖人所使用的文字。 book18.org

「鬼畫符一樣的東西,姑姑居然都能認識,真的是女天才,比春秋書院的老學究還要厲害!」 book18.org

「這些圖像應該全是真實發生過的事,然後被某種方法記錄了下來。「沐靈妃認真的擺弄光滑螢幕,移動虛幻的圖像,說道:「他們的語言文字其實也不止一兩種了,我只能根據圖畫和聲音來自己判斷,再去這裡面的先驅影像印證對比,總之十分麻煩。」 book18.org

葉塵嘆口氣說道:「太陽劍丸中的女武聖似乎懂得更多……或完全通曉這些文字,只可惜那位皓煙老大姐不知是人是鬼,根本就幫不了咱們。」 book18.org

「無所謂了,目前看來反正出去只是遲早的問題。」沐靈妃看也不看葉塵,輕聲道:「到時候你一定要去雍侯府,全力救醒蘭亭,再把我忘了,好好的對……」 book18.org

「忘了?」葉塵疑惑道:「你我人好好的,為什麼要忘了?」 book18.org

「唉……」沐靈妃幽幽地嘆道:「禮法標尺森然如鐵,若苟合亂倫的醜事曝光,就算無視世人嘲弄,我大哥會怎麼看我?嫂子會怎麼看我?蘭亭會怎麼看我?徒弟們又會怎麼看我?」 book18.org

「哪有這麼多無聊的窮戲。」葉塵非常認真的說道:「我其實早想過了,將來會把這裡改造成屬於我的元始魔宮,接進所有紅粉佳人和愛人知己,大家雨露均沾,幸福美滿,簡直就是超越神仙的生活。」 book18.org

「啊?呵呵……」沐靈妃不由笑出聲,譏誚道:「這就是你的打算?你以為女人們都喜歡分享男人嗎?那……哎呦!」 book18.org

葉塵袖袍微微一抖,手掌動作快如電閃,狠狠在沐靈妃渾圓肥美的翹臀上拍了一下! book18.org

「不准嘲笑英雄少年的純潔夢想。」 book18.org

「你……你……」沐靈妃大紅著臉窘道:「你居然敢打我屁股!」 book18.org

「誰叫你笑我。」葉塵負手笑道:「咱們床上快活時,姑姑不是說過自己屁股上面肉多的嗎?肯定不會怕打吧。」 book18.org

沐靈妃暗恨自己貪淫,不過打一下屁股罷了,花底竟羞恥的有些濕了,她剛要反擊遮掩,葉塵又接著道:「願意陪著我的話,自是最好,若不願意呢,那就保持一個時不時暗地偷情的風流關係,好像小別勝新婚,自由之外……」 book18.org

「你好生無恥!」沐靈妃從來都沒想過這種驚世駭俗的活法兒。 book18.org

葉塵突然矮身環住了她的腰胯,一把將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沐靈妃抱離了地面,大聲說道:「姑姑又不是不知道我乃無恥小賊,看來還得讓你多見識見識手段才行。」 book18.org

「你放開……小混蛋……我不想干那種事……放開……」沐靈妃美足亂蹬,使勁掙扎著。 book18.org

「咦?」葉塵笑了起來,低聲道:「害得我手都沾濕了,還說不想?」 book18.org

沐靈妃恨不得立刻鑽進地底下去,顫聲道:「胡說,沒……沒有濕……乾的……」 book18.org

葉塵抱著豐美熟女緊貼牆壁,輕柔但堅決的褪下了沐靈妃潔白的裙褲,露出了美腿更加白嫩細膩的雪膚。 book18.org

「別弄壞了我裙子……討厭……」 book18.org

葉塵高舉沐靈妃柔嫩手臂按在牆上,堅挺陽具前後摩擦著她肥潤的腿心恥丘,帶出的透明液絲盪人心脾。 book18.org

火燙的熱氣在蜜穴附近亂撞,沐靈妃呼吸都開始急促紊亂。 book18.org

「喜不喜歡我這樣拿雞吧乾爽姑姑?」葉塵邪魅挑逗著美熟女的羞恥底線。 book18.org

「不喜歡……不喜歡……不喜歡……」沐靈妃已經有些迷亂,肉臀隱秘地去迎湊男人肉棒的摩擦親吻。 book18.org

葉塵咬著她柔軟的耳垂和細頸,輕聲道:「不喜歡我可就走啦。」 book18.org

沐靈妃嬌嬌恨道:「你……你敢!」 book18.org

葉塵乾脆不再回應,卻停了動作,比君子還像個君子。 book18.org

終究是慾望壓過了亂七八糟的雜念,沐靈妃翹起右腿,踢掉了鞋子,小短襪中的玉趾拚命蜷起,櫻唇中吐氣如蘭:「我喜歡……」 book18.org

「啊?喜歡什麼?」 book18.org

沐靈妃旋動飽實無比的巨乳在葉塵胸膛按壓,膩聲道:「喜歡大……大……雞吧乾爽姑姑……」 book18.org

浪語而已,說出來後才發現也並不難以出口,但葉塵不知怎的,似乎陡然興奮起來,向上一挺,整根肉棒都推進了沐靈妃雞場粗細的蜜道之中。 book18.org

沐靈妃被戳得極美,肉肉的桃臀熟練準確的迎合,本想撒嬌罵上幾句的言語都生生咽了回去,改成了:「美……好舒服……快要被你插丟了……啊……啊……姑姑喜歡被乾上天……嗯……」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