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三卷 醉枕天南(第十五章 媚藥)作者:killcarr

簡體

2019/8/23首發第一會所book18.org

字數:10000左右book18.org

紅心可催更,下章更牛逼book18.org

  book18.org

第42章 媚藥book18.org

  客棧房間陰暗,獨孤尚軒點燃蠟燭,微弱的火光把他那張英俊的臉龐襯的有些詭異森森。book18.org

  「那日你以傳音入密知會我單獨見你,知不知道給我惹了多大的麻煩?」book18.org

  坐在角落的赫然是日前敗走的神豬喜媚娘,只不過她的玄冥一氣暫破,此刻的形象卻是個嬌俏俊秀的婦人模樣。book18.org

  喜媚娘笑道:「唐芊長得這般好看,連你這種人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我助你得了她,你給我拿下葉塵,算是互惠互利了吧。」book18.org

  「哼,當我土財主的好色公子哥兒了嗎?敢指揮我辦事!」獨孤尚軒語氣陡寒。book18.org

  「少跟我裝大頭蒜啦,當日我和姬流光相鬥,你倆躲在屋脊處,你那雙賤兮兮的色眼總在聖女奶子上偷瞧,當我看不出來?」喜媚娘笑得花枝亂顫,悠悠說道:「魔後同時還是唐芊的義母,你更只能自己……」book18.org

  「你住口!」獨孤尚軒收了雲淡風輕的閒雅,怒然拔劍,兩道劍氣陰陽映帶,厚若隕星,細如遊絲,一閃之間似雲霞障天,優雅秀逸,姿勢劍路美不可言。book18.org

  喜媚娘一怔,暗道:這些後生小輩都好強的功夫。她側頭一閃,右掌兜個圈子去鎖長劍。book18.org

  劍刃之光流動如水,縱斜之間完全不依常理,一划一顫繞過半聖施展的擒拿手,反崩她的小腹要害。book18.org

  喜媚娘內力一爆,盪開劍光,也不還手反擊,只笑道:「蟾魄秋水·搖光九劍,這走的是第二劍,夜吟光寒,魔後連這套看家劍法都傳了你,足見寵愛,可惜莫說你絕非我對手,就算你今天兩三劍刺死我,唐芊喜歡的還是那個臭小鬼,而不是什麼高貴聖子。」book18.org

  三尺秋水震出龍吟,如天河倒卷,滿室森然劍光頓收於劍鞘,獨孤尚軒居然怒氣消失,微笑道:「我若是十歲小童,這種激將法興許還有點用處,說吧,陰謀陽謀,聽聽總是不妨。」book18.org

  「早看出你是裝的,嘿嘿……」喜媚娘重新坐下,心道這個聖子武功高強,工於心計,日後儘可能莫和他為敵,book18.org

  獨孤尚軒道:「真也好,裝也好,我若能娶到芊兒,對個人,對整個南疆各大勢力都是最好的結果,楚天王、森羅王、酆都王、平等王的均衡也能繼續再維持個幾十年,若不為此,你拚命對付葉塵,難道還真是想給言無笑報仇?」book18.org

  喜媚娘大笑道:「我家門主王爺近來武功登峰造極,席捲中原之時必大殺四方,少一個言無笑也還少分一份兒好處呢。」book18.org

  「快說正題吧,如若你想用強擄人就別浪費我時間了。」獨孤尚軒隸屬元始天魔門,背後有巔峰武聖君臨坐鎮,對其他門派的優越感幾乎刻入骨髓。book18.org

  「說來也簡單,你看。」喜媚娘甩桌上一個藥瓶,續道:「曉夢春心散,這是天底下最霸道的春藥之一,仙女都能給騷成母狗,儘管對高手見效比較慢,卻只會加重情慾。」book18.org

  聽到母狗這種粗鄙字眼,興奮色慾在獨孤尚軒眼中一閃即逝,隨即怒道:「這就是你出的餿主意?若是事後稍有走漏風聲,不單你喜媚娘粉身碎骨,我和酆都王也別想活了。」book18.org

  喜媚娘悠悠地道:「很好啊,你沒怒斥我卑鄙無恥,陰險下流,而是擔心日後的麻煩,說明你還是嘴饞聖女的一身肉咧。」book18.org

  獨孤尚軒不置可否,若能用下三濫的春藥強姦,他也不用空等到現在。book18.org

  「一會把這藥下到給唐芊吃喝的酒水糕點裡,晚上我去出手擒拿葉塵,你嘛,英勇搶走美美的聖女給她想辦法瀉火解毒,卻無力再救葉塵,怎麼樣?反正你倆自幼同門,外人也傳早晚得成夫妻,木已成舟,聖女、魔尊魔後也不會怪你的。」book18.org

  「毒是哪來的?」獨孤尚軒當然不是問曉夢春心散的來源。book18.org

  喜媚娘笑道:「當然是客棧里那群黑道匪人暗中下的,到時你或者我自會殺乾淨他們給聖女報仇!」book18.org

  獨孤尚軒心道:我得到芊兒後你也別想活命,罪過推到一念萬法的高手身上豈不是更可信?獨孤聖子生平絕不會給人留下把柄。book18.org

  喜媚娘心中的算盤則是:擒住葉塵,冥月門內就可以名正言順接收言無笑留下的勢力,算計唐芊報被辱之仇外,還能抓住獨孤尚軒的小辮子,日後行事海闊天空,自己有絕頂武功在身,也不怕他翻臉不認人。book18.org

  實際唐芊洗腳喝酒時就已經中了曉夢春心散,否則葉塵的孟浪輕薄又怎麼能輕易得手,多虧她內力深厚,此藥暫時還沒能發揮出原本兇猛的藥力。book18.org

  book18.org

  揉過玉足,親過嘴兒的葉塵出了屋子關上房門,雙目流溢溫馨柔情,他秉性風流貪色,可卻對每個女子都是痴心至誠,初見唐芊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高貴尤物,如今命運使然,聖女一時不慎自貶於紅塵俗世,冰冷淡漠中偶爾展露的嫵媚俏然,堪稱典雅與魅惑交織,處久傾慕生情原是天經地義之事,為得佳人,說不得也要使些手段,否則像獨孤尚軒一樣,十幾年也就能跟在女神屁股後面意淫而已。book18.org

  忽然間有人大叫道:「捉賊啊!」book18.org

  葉塵不禁失笑,在南疆黑店裡喊捉賊,可也真算新鮮了。book18.org

  緊接著一群酒氣熏天的大漢浩浩蕩蕩地竄了上樓,嬉皮笑臉的去砸沐靈妃的房門,伴以怪笑:「小相公開門,我看到有賊進去啦!把我們的錢交出來!」book18.org

  葉塵第一反應是莫非師叔姑姑缺錢花去偷錢了?但以她的一流武功怎會泄露馬腳的?book18.org

  只聽屋內響起羞急憤怒的嬌叱:「滾開!我在……別進來!」book18.org

  葉塵恍然,沐靈妃女扮男裝肯定被這些老土匪瞧了出來,這時這麼窘迫,不是在出恭就是在洗澡,他媽的,姑姑一身矜貴的細皮嫩肉我都還沒眼看呢,怎能便宜這群糙漢!book18.org

  「砰」地一響,門閂已被撞斷,一群土匪大呼小叫便要衝將進屋,一睹無邊春色。book18.org

  葉塵冷笑,也顧不得什麼坐山觀虎鬥之類的計策,拳收肋下,隔空釋放破天雷,先替姑姑打發這群廝鳥再說。book18.org

  手大腿長,魁梧寬大的黑馬騎士正巧也緩緩地上了樓,見眼前人多呱噪,隨手一揮,七八條大漢已從二樓飛到一樓,更奇的是這些人掉下去居然還沒砸到擺放密密麻麻的桌椅,葉塵看得敬佩不已,對這個人卻也更加警惕。book18.org

  騎士就像伸個懶腰,行若無事,消失在走廊盡頭,一眾悍匪頗有識人觀色的手段,已知這蒙臉大漢絕對不好惹,遂也不敢再去上樓。book18.org

  葉塵心道師叔見多識廣,說不好有關於這人的線索,如此恢弘的身手,絕不是寂寂無名的遊俠。book18.org

  他被萬天兵偶露的一手神功所懾,皺著眉頭進了姑姑房間,鬼使神差地竟忘了沐靈妃極可能還沒「整理」完畢。book18.org

  沐靈妃不知外邊怎麼會停了喧譁,她飛快從浴桶站了起來,正要抬手去扯架子上的衣裳,葉塵已經站在門口,雙目直勾勾地盯著赤裸的自己……book18.org

  臉蛋白如春雪,肌膚柔膩如羊脂蜜乳,細滑得似連水珠子都停不住,熱水蒸汽朦朧中,甚至隱約可見豐碩乳瓜上的兩枚櫻色蓓蕾,以及修長雙腿交匯處的濃密烏茸。book18.org

  事出突然,而且這情形和在酒窖時完全不同,沐靈妃眼含淚花,饒是縱橫江湖,此刻竟也尷尬痴呆當場。book18.org

  蒸汽隨風漸淡,兩顆豐腴肥滿的乳丘因緊張而輕顫,不住彈落晶瑩水珠,折射滿室燭影,可想肉質觸感是如何綿糯。book18.org

  剛被唐芊小腳撩起色慾的葉塵雙頰火紅,幾近瘋狂,明知沐靈妃是自己絕對不能猥褻的女子,但依然還是甩上房門,雙腳不受控制的向赤裸的絕色麗人邁近。book18.org

  「你……你……幹什麼!別……別過來!」沐靈妃驚駭失色,白影一閃,飛快先將長衫披身,也不顧什麼春光乍泄,臀瓣用力,抬起線條纖柔的如雪長腿跨出了浴桶,由於過度羞窘,腳下就著水漬便失衡向前栽倒。book18.org

  以葉塵的武功想要去攙扶,或者說沐靈妃想要止住跌跤,絕對是易如反掌,但當葉塵手掌和她嬌膩的柳腰肌膚那麼一觸的瞬間,二人身子巨震,如遭雷擊,男下女上,雙雙跌到在地。book18.org

  濃睫垂顫,眼波欲流,粉面血赤,沐靈妃三十多年從沒如此心跳如雷。book18.org

  葉塵龍首如鐵高高昂起,不知抵在何處,只覺得那一妙處嬌腴無匹,美的三魂七魄同時雀躍歡騰。book18.org

  「呃……」沐靈妃檀口擠出一絲低吟,端是盪氣迴腸,繞樑難散,和侄女婿裸身糾纏的背德之景,使得大腦一片空白,且有口難言,勉力雙手撐地便要起身。book18.org

  肥美的雪臀折腰翹起,葉塵似開天眼,兩掌閃電般地覆蓋上了那兩瓣厚實美肉,並發力向上一抬一箍,仰頭啃吻住了一枚豐碩豪乳,粗野地用唇舌去攪動高貴麗人深埋隱藏的情慾。book18.org

  沐靈妃下身一絲不掛,腿心濃黑叢中綻出一抹鮮膩、嫣紅、芳香的花徑,腥滑蜜液豐沛無比,著實泛濫成災。book18.org

  「你住……住手……放開我!啊!放……混……」book18.org

  葉塵雖然沒有吃喝曉夢春心散,但如斯豪乳豐臀,雪肉嬌軟,外加水霧蒸騰,伊人濡濕,催情之力也堪比排山倒海了,一邊齧咬啜吸著一顆櫻核肉珠,一邊含糊喘息道:「姑姑……給我……」book18.org

  沐靈妃丹田聚氣,連番鼓催天元真氣,可葉塵如今諸大神功水乳交融,修為高深莫測,無痕無相的兵來將擋,化解得精妙絕倫,同時兩排牙齒微微用力,乳頭生疼之意剛起,濕滑舌尖轉瞬既至,上下舔弄,酥麻顫慄之感翻湧,仿能止疼也似的。book18.org

  「我可是蘭亭的姑姑,你的師叔,難道你要做那滅絕人倫綱常的畜生不成?」沐靈妃無力掙扎,放棄抵抗,但語氣寒入臟腑,冰冷異常。book18.org

  葉塵猛然驚醒,雙手一松,放開了眼前這具成熟誘人的胴體。book18.org

  沐靈妃心裡總算寬了下來,輕輕起身,默默地從裡到外穿好衣裳,葉塵長嘆重氣,但見絕美麗人耳頰通紅,雙眸霧氣蒙蒙,端是嬌艷難言,人間絕色。book18.org

  「姑姑我……我……」葉塵我我了半天,感覺任何話都太合適出口,更難表深深悔心歉意。book18.org

  沐靈妃似是沒發生任何事,輕聲道:「是你趕走了那群下三濫?」book18.org

  若非唇齒殘留的乳尖甜美余香,那語氣平常的都讓葉塵懷疑自己剛才在做夢,他平撫春心,低聲道:「是樓下一個高大異常的漢子幫忙打發的。」book18.org

  「什麼高大漢子?」沐靈妃渾似無事,可那一對兒高聳挺拔的胸脯緩慢地高低起伏,羞澀亂顫的怒意畢竟不能盡數掩蓋。book18.org

  葉塵也為了掩飾尷尬,將那騎黑王馬的騎士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book18.org

  「啊?這人多大年紀?頭髮是不是有點髮捲,眼珠是不是有點發藍?」沐靈妃顧不得剛才的荒誕被侵,急忙問道。book18.org

  「他帶著兜帽圍巾瞧不清楚,年紀不像老人,不過露出的那點頭髮好像是有些捲曲。」葉塵心道師叔果然識得此人,不然講不出那麼具體的特徵。book18.org

  沐靈妃沉聲道:「那人肯定是江山七傑中的大荒神拳,萬天兵。」book18.org

  葉塵頭皮發麻,罵道:「他爺爺的,這些日子江山七傑好像市場賣大白菜的,怎麼走到哪都能碰見。」book18.org

  「你以為是碰巧的嗎?」沐靈妃也是憂心忡忡,「萬天兵和洪經藏一樣,同為先天太極門大護法,以他的身份千里迢迢趕來南疆,肯定不是串門兒走親戚來的。」book18.org

  「又是因為我?」葉塵憤怒得甚至燒盡了慾火,冷聲道:「我挖了先天太極門祖墳,還是我有成聖天資?他們就這樣怕我活著!」book18.org

  沐靈妃本身也詫異至極,先天太極門前前後後勞動江山七傑中的四位捕殺葉塵,這種超級待遇實在聞所未聞,沉默一會說道:「罵也沒用,看起來萬天兵還不認識你,而是試圖到仙門島查你的下落,單論於此,我們先占到了一手上風,哎……這個人若論武功家數底蘊,也許是七傑最弱的,可若論搏殺實戰,只怕葉商和姬流光也趕不上他。」book18.org

  葉塵好奇道:「聽起來您好像見過他吧。」book18.org

  「九年前,萬天兵的名氣還不像現在這麼大,以彈指驚雷的境界挑戰南宮家族長南宮圖,決鬥過程中全面處在下風,最終結果卻是五十招後一拳打碎了南宮圖的胸骨,當時我也是受邀觀戰的公證人之一,那種戰神兵主般的鬥志和氣勢實在太驚人了。」沐靈妃說到最後面容嚴肅,眼神微微發獃,顯見當年萬天兵一人單挑一族,越級搏殺是何等威猛絕倫。book18.org

  「這樣正好,他若武功差勁,我還不好實施挑撥呢。」葉塵徹底沒了顧忌和內疚。book18.org

  「你又打什麼鬼主意。」book18.org

  葉塵道:「我正發愁怎麼讓萬天兵幫咱們開路呢,這下可好,獨孤尚軒大不了我幾歲,只要把他變成葉塵就好。」book18.org

  沐靈妃亦是冰雪聰明的女子,片刻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道:「想法沒問題,實施起來可就難了,他倆隨口過兩句話都會露餡兒……」book18.org

  葉塵似玩遊戲,渾不擔心的笑道:「謀劃這種事從沒有萬無一失的,總要冒些風險,大不了被拆穿回到原點,和萬天兵狹路相逢而已。」book18.org

  沐靈妃看著這成竹在胸,樂觀自信的少年,一時居然忘了被褻之辱,甚至升起不相干的念頭:怨不得蘭亭會喜歡這個人。book18.org

  葉塵琢磨一下又道:「我怕萬天兵會認識姑姑,免得影響咱的陰謀詭計,您自個先回仙門島吧,獨孤尚軒不可能會跟著您搗亂,回去後順便通知下道緣和嫣兒我目前的狀況。」book18.org

  沐靈妃也不矯情,低聲道:「好,唐芊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天黑我自己上路。」book18.org

  「我……那個……我……」葉塵起身要走,覺得必須說些什麼來表達歉意,可惜支吾半晌,再沒講出第四個字。book18.org

  沐靈妃對自己的身姿容顏一向自信,也知道剛才情景極端,少年被成熟豐潤的裸體引誘迷惑勉強也算理所當然,似也怪他不得。book18.org

  「師叔保重。」多說多錯,葉塵只能憋出這麼一句。book18.org

  回憶剛才乳尖被含,蜜穴被挑,沐靈妃一顆心撲騰撲騰跳得不休,輕聲道:「你剛才不是叫我姑姑嗎?」話剛出口,她才發覺自己聲調發膩,急忙住口不言。book18.org

  葉塵慚愧無地,說道:「姑姑保重,搞定萬天兵和獨孤尚軒後,我再去尋你。」book18.org

  沐靈妃頷首道:「你也萬事小心,莫要逞強。」book18.org

  二人卻不知,這一關門分別,再見之時江山幾乎已滄海桑田。book18.org

  外面沒注意何時已經暴雨傾盆,客棧里倒是比剛才又熱鬧了許多,一個個新來的人無不惡形惡相,手邊刀光劍影,此地對普通人來說,肯定比虎狼之窩還要恐怖。book18.org

  葉塵悠悠下樓,微笑著坐到他們中間。book18.org

  「他媽的,臭小子找……」book18.org

  葉塵又掏出了那塊森羅妖宗的牌子晃了晃。book18.org

  身在南疆混飯吃,有那麼幾樣東西必須得認識,森羅堂主令牌正是其中之一,一群漢子立刻聳然起身道:「不知是島上來的少爺,您老有什麼吩咐。」book18.org

  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丑漢試探道:「森羅妖宗持有天妖暗金牌的應該只有三人……您莫非姓葉?」book18.org

  葉塵點點頭,擺出一副總堂主的欠揍架子來。book18.org

  眾人大驚,近一年絕沒有任何人的名氣比葉塵更加響亮,奪魁冠軍會,坐任森羅門大總管,前不久更是單刀直入地殺了威震天南的辰龍言無笑,武功智謀端是深不可測。book18.org

  「弟兄們得見葉總管,真是三生有幸。」book18.org

  「噓。」葉塵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低聲道:「日前我為宗門格殺冥月門惡賊言無笑,幾位想必聽說了。」book18.org

  「總管手段通天,威名蓋世,我等當然知曉。」此事由正主兒親口證實,分量又自不同,諸人心中加倍驚凜。book18.org

  「嗯,剛才跟我一起來的那個女子是我夫人。」book18.org

  「少夫人美若天仙,貌美如花,那個,您二位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book18.org

  這些黑道的剪徑路匪不通文墨,拍馬屁說的這幾句已經是其極限,葉塵心中好笑,板著臉孔道:「但是你們有的人也看見了,居然有個沒長眼睛的敢和我搶女人,這事該怎麼講?」book18.org

  「當然是干他娘的了!」book18.org

  「那混球賊眉鼠眼的,一看就是婊子生養的賤種!「book18.org

  「操他大爺,敢動少夫人的主意!」book18.org

  當然也有幾人頭腦靈活,沒有隨聲附和,心道敢打你葉塵老婆主意的人,當然也不會是什麼紈絝子弟、無名小卒,千萬可別拍馬不成,把命搭了進去。book18.org

  葉塵笑道:「我當然不是想請你們去替我教訓他,這種賤人還是自己收拾起來才有趣,但倒是另有一個不情之請。」book18.org

  眾人一聽不是去做冤大頭,立刻放了一半心,忙道:「葉總管講笑話了,有什麼差遣儘管說。」book18.org

  葉塵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預想的計策交代個清楚,最後又取出一張皺巴巴的硬帖,說道:「只要你們按我說的去做,日後可執此帖到仙門島青龍堂,各領黃金五十兩。」book18.org

  「別說這麼簡單的小事,便是再難十倍,小的們也會全力葉替總管辦到。」book18.org

  雖然「要求」有些匪夷所思,但五十兩黃金到手,既可以到中原過安生日子,也可以招攬一些人馬爭取在南疆混的更好,更重要的是討好了森羅王眼下的大紅人,為此媳婦都能賣,傻子才不答應。book18.org

  傍晚時分,店外雨勢更緊,萬天兵獨坐一角,他出身西楚沙漠,酒量極宏,自飲三大壇烈酒兀自面不更色,偶爾鷹目一掃,銳利中透出蔑視蒼生的譏諷,這種驕傲並非全部出自他本身武功比別人高,更類似於種族血統上的優越,一念萬法屬於古代天神,常人屬於低賤奴隸。book18.org

  神與奴隸又有什麼可說的?book18.org

  客棧一樓喧譁無比,有個獨眼大漢低聲笑道:「刀子哥,想那葉塵還真是名不虛傳,一念萬法的高手都能幹掉,近十年來除了中原萬天兵、無間王畢昆羅外,只怕再沒有第三個人能跳級殺人了。」book18.org

  刀子哥邊喝邊道:「萬天兵勇猛無敵,無間王為魔道奇才,當然都乃當世豪傑,葉總管完全能和他們並駕齊驅了。」book18.org

  「可我聽說言無笑並不是被武功打死的……」book18.org

  獨眼大漢笑道:「呸!管他怎麼死的,言無笑粉身碎骨,葉總管在樓上安然無恙,誰勝誰負,還用得著你個癟三念叨。」book18.org

  「是是是,死人就是死人,弟弟的錯,我他媽自罰三杯啊!」book18.org

  刀子哥罵道:「操,一會給下樓的葉塵總管請安可都給我機靈點,要不我拿刀剁誰鼻子!」book18.org

  「知道啦,刀子哥,先乾了乾了!」book18.org

  角落的萬天兵大奇,對於別人的誇讚他是毫無感覺,但葉塵就在樓上這個訊息可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世間居然有這般巧事,饒是他如此修為都難免長嘆大氣——這簡直是老天都容不得葉塵活命,找都不用去找,等他下樓即可。book18.org

  萬天兵原先還做好了與唐雷九斗上一斗的心理準備,如今任務簡單得令人髮指,簡直淡出個鳥,自嘲一笑,一大碗烈酒喝個點滴不存。book18.org

  樓上正對的一間客房中,唐芊跪在椅子上彎腰扒著小窗縫隙,看得是興高采烈,小聲說道:「單憑那些蠢漢的幾句酒話閒談,萬天兵會上當嗎?」book18.org

  「假如我偷著去告密,那反而會惹他懷疑,越是無關緊要的風言風語,就越能騙到聰明人。」葉塵在後舒服的欣賞唐芊跪在那裡撅向他的美臀,同時想到:萬天兵這個名字對唐芊來說沒有任何概念,她可以記得古籍中的拗口的寶馬颯騅烏,卻不記得自己是誰,著實有些神奇。book18.org

  「嗯,你說的有點道理……」book18.org

  「怎麼了?有情況?」book18.org

  唐芊扭身,雙手抱膝,半蹲半坐在了椅子上,忽然心中倍感煩躁灼燒,手腳發麻。book18.org

  葉塵見她臉上竟粉紅粉紅,肌膚猶似要滲出水兒來,極是嬌艷欲滴,顯得頗不尋常,忙起身問道:「老婆你身子不舒服了?」book18.org

  「沒事了。」唐芊運轉生死訣中的一招修補自身的絕技,神農光王身,百草符文貫遍周身,立刻恢復如常,「都賴你,對我動手動腳,害得我到現在都不舒服。」話剛說完,內心處竟隱然希望葉塵再來捏捏自己的小腳……念頭一起,如烈火燎原,那股燥熱又捲土重來,她急忙再以光王身壓制,不敢妄動旖旎念頭。book18.org

  曉夢春心散藥性霸道,稍動春心便會慾火焚身,無論任何內功都是能壓不能除,反而會將如火情色慾念越積越多,直至沸騰噴發失控,但假如說給佛法深湛的禪門師太服用,人家清心寡欲,斬盡情思,只當此毒如糖水一般,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book18.org

  唐芊芳當妙齡,情苗已種,絕難不受荼毒。book18.org

  葉塵不明狀況,只能解釋計劃道:「咱倆說笑下樓,經過獨孤尚軒的房間時故意打情罵俏……呵呵,也談不上故意不故意對吧?」book18.org

  「原來如此,到時他必然會顛呀顛地出來喊打喊殺。」唐芊到底不是中原女子,一時也聽不懂葉塵的暗示,更別說什麼羞澀矜持,「然後呢?萬天兵就會向他出手了嗎?」book18.org

  葉塵笑道:「不一定,就怕萬天兵廢話多,喜好吹吹牛之類的,獨孤尚軒伶牙俐齒,解釋三兩句就夠咱們兩口子喝一壺了。」book18.org

  「我看萬天兵這大漢子三棍子都打不出一個屁,但還是小心點沒錯。」口說粗字的唐芊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聲,又道:「你是不是還有啥妙招?」book18.org

  「當然了,你老公我要讓他有嘴說不出話,再給他補上一腳,讓這些人狗咬狗一嘴毛。」book18.org

  唐芊笑得眸如彎月,雪靨嬌艷,顯得很是興奮,看著倒有十七八歲少女的味道,急急地道:「這個好玩呢,等不及了,我們趕緊的咧。」book18.org

  葉塵也被她這種反差逗樂,說道:「你以前整天沒什麼表情的,如今真是好看嬌憨太多。」book18.org

  「你才腳汗出太多,我沒有。」唐芊繫緊天魔紅顏,白了葉塵一眼。book18.org

  「呃……是,我腳汗出得多,你身上汗出得多。」book18.org

  唐芊收拾完畢,道:「行了行了,快走吧,假如萬天兵等不及,自己上樓就麻煩了。」book18.org

  葉塵道:「一會兒跟著我行事,他們打起來後咱就開溜,萬天兵如能幹掉獨孤尚軒最好,若是干不掉也可以徹底甩掉他們。」book18.org

  「別忘了我未婚夫房中還有高手,今天晚上一定很有意思。」book18.org

  「莫要胡思亂想野男人了,走啦。」book18.org

  「啪。」葉塵壯著膽子在唐芊肉乎乎的圓臀上拍了一下,發出嬌脆無比的響聲。book18.org

  「啊嗯……」唐芊嗓子裡赫然迸出一聲細尖媚吟,調子裡充斥稚嫩童音,純真蘊含著淫靡,比之沐靈妃的盪氣迴腸,更多了幾分驚心動魄的香艷。book18.org

  葉塵被魅惑得眼冒金星,痴痴說了句:「你這叫的聲音真好聽……」book18.org

  唐芊額鬢沁出細碎冷汗,酥胸燥熱酸麻,幾欲發狂,費盡十二成功力才以神農光王身壓下莫名慾望,輕聲道:「我現在有點……算了,回頭再說吧,別耽誤正事。」book18.org

  葉塵心下認同,迅速同唐芊竄到走廊,兩人手牽著手若無其事溜達到獨孤尚軒的客房前。book18.org

  四目相對,葉塵近距離看著絕代伊人,鼻若懸膽,嘴唇倔強,汗潤的劉海兒鬢絲黏著雪潤的額面,成熟嫵媚竟不輸沐靈妃,青春流轉之色自還猶有過之。book18.org

  他可捨不得讓其他人分享唐芊那天籟似的春聲低吟,對,別說身子,哪怕聲音也不行,據說世上有一種專愛分享老婆,靠給自己戴綠帽子來沉淪享樂的怪人,葉塵只能嗤之以鼻,不想了解,也根本了解不明白。book18.org

  「老婆過來,給我親一下再下去吃宵夜。」book18.org

  唐芊拚命忍住笑,以唇語說道:「太假了,換一句。」book18.org

  葉塵玩心大起,很是享受這種命懸一線的另類香艷刺激,飛快按住唐芊的細腰摟向自己,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唇,不同於那時的柔風細雨,如今的粗野更具烈火般的衝擊力。book18.org

  慾海孤舟似的唐芊回以熾熱的擁抱,什麼萬天兵、獨孤尚軒之類的完全拋到九霄雲外,只覺耳朵里有擂鼓般的心跳巨響,胸臆里每一次收縮暴綻,渾身血脈似都會隨之沸騰翻滾,最終那濃濃的情慾都化作羞人的汁漿,自聖潔腿心花房分泌擠出。book18.org

  她的身子火熱,嘴唇卻有些清冷,貓兒般的小舌頭竟似有股新鮮柑橘的香甜,膩滑靈巧的纏舔差點也讓葉塵忘乎所以。book18.org

  「你……別再親了。」唐芊掙扎後退,甚至用力過猛撞到了牆壁。book18.org

  葉塵笑道:「沒問題,等咱們睡覺再……」book18.org

  獨孤尚軒此刻已經站在樓梯口處,表情黑過萬年煤炭,因為二人一時假戲真做,片刻忘情無物,也不知道他是何時出的屋。book18.org

  「看什麼看?」葉塵故作狂傲道:「滾一邊去,別擋著路。」book18.org

  「你,非常好,膽子簡直是鐵打的,呵呵呵,非常好。」獨孤尚軒臉上還是在笑。book18.org

  葉塵也滿臉譏誚地冷笑道:「我們夫妻同行,你跟個臭蟲一樣纏著,不罵你罵誰?如果要點臉就快滾吧。」book18.org

  「我不知你有什麼目的,三番五次的惹怒我,有魔後師尊主持,殺了你也不會有什麼後果要承擔。」獨孤尚軒幾乎就快忍無可忍。book18.org

  唐芊提高嗓門尖聲道:「葉塵別在說了!」宛如一個深陷三角戀的小姑娘。book18.org

  樓下數十惡漢也亂糟糟地吆喝道:「葉總管!要不要我們幫手啊!正閒得蛋疼啦!」book18.org

  葉塵心中得意:狗日的獨孤尚軒,敢和老子爭美人,現在看你怎麼死!book18.org

  這些話聽起來很正常,獨孤尚軒緊握劍柄,沒有絲毫起疑,心中同樣緊張中透著得意:喜媚娘殺了你,我得到芊兒的身子,魔後師尊再親口向森羅王提親,這場小小風波不過往事一件罷了,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未來夫人被垃圾小狗親了嘴,實在有點反胃噁心。book18.org

  角落的萬天兵先入為主,不知不覺地已中了一道心理陷阱,把樓上的葉塵當作什麼袁葉,小丫頭和一樓的這群奴隸都是在和獨孤尚軒……也就是他認為的葉塵說話,另外此子衣飾華麗,氣度尊貴,站姿淵亭岳持,當世後輩裡面除了寧無忌沒幾個人比得上,不是葉塵還能是誰?book18.org

  轉眼之間,虛空震盪,整間客棧的桌椅、酒壺、酒碗、筷子全部抖動起來,一團鬼聞夜哭、震撼天地的巨大拳意罡氣緩緩醞釀。book18.org

  全場所有人鴉雀無聲,無形無相的大荒神拳仿佛有了靜止空間的壓迫巨力。book18.org

  獨孤尚軒房中同樣也默默聚集著一股陰寒奇詭的力量。book18.org

  除這兩位半聖之外,葉塵修為最高,他假裝被嚇得頭腦發懵,實則緊握唐芊手腕,餘光掃射最佳離去路線。book18.org

  萬天兵骨骼爆出恐怖巨響,坐在那裡凌空一拳直搗天庭,仿佛能壓塌乾坤,大荒罡氣浩瀚無邊的咆哮著擊向獨孤尚軒。book18.org

  「原來你這小狗還有幫手!」獨孤尚軒總算師出巨擘,雖驚不亂,沒有惶恐躲避,而是狂吼聲中反撩一腳踢碎牆壁,使了一個鐵板橋的功夫,躺到了一個強如萬天兵和葉塵都難以想像的角度空間。book18.org

  「嘩啦啦」地巨響,房頂被轟出水缸大小的窟窿,風卷暴雨灌進客棧,所有人被此霸絕神拳震懾,渾然不覺雨水淋身。book18.org

  萬天兵微感詫異,低聲自語道:「怨不得寧無忌都不是對手。」book18.org

  他繼續穩坐如山,沉肩墜肘,第二拳和第一拳比起來根本沒什麼變化,先是方圓數丈震盪不休,緊跟著就是滔天洪水似的無敵衝擊波。book18.org

  「何方絕頂高手,不報個蔓兒就動手?」牆壁破洞裡傳來了喜媚娘的聲音。book18.org

  萬天兵自認古代天神真仙,最不喜歡和凡人多嘴廢話,第二拳毫不猶豫地洶湧爆破而出。book18.org

  兩股雄渾真氣空中對撞,房梁土灰灑落,搖搖欲墜,二人均是心中一奇:哪冒出來的高手,身手如此了得。book18.org

  此時正亂,葉塵拉著唐芊,先慢慢後退,趁著兩大高手相搏的剎那,不疾不徐的離開了客棧,走出不到百步,立刻施展輕功提速,但覺海闊天空,心懷大暢。book18.org

  奔出沒有太遠,唐芊的呼吸越來越重,以她的修為哪怕跑上幾天也不該有絲毫氣喘,葉塵知道有異,急忙停住腳步道:「萬天兵的拳頭傷到你了?」book18.org

  唐芊並不說話,獨自禁受曉夢春心的淫浪之力,牙齒倔強地緊咬半邊嘴唇,滲出的絲絲鮮血使她尖俏的下巴更顯嬌妍,雨水正急,打得她一張小臉煞白透著桃暈,葉塵沒時間悉心欣賞,急道:「我背你。」book18.org

  「我好像中了毒……快要捱不住了……你快些封我……封我極泉穴……我使不……出來力氣……」唐芊靠在葉塵的後背,艱澀結巴說道。book18.org

  葉塵撂下她來,在腋下推拿幾下暫緩淫毒蔓延,冷靜下來道:「堅持到前面的亂石谷再想辦法。」book18.org

  「好。」唐芊本性驕傲,極厭病嬌扭捏,堅強道:「不用背了,我自己可以的。」book18.org

  天空驚雷爆響,閃電狂耀撕裂蒼穹,亂石谷與叢林交界處緩緩走出一個高瘦大漢。book18.org

  轟隆!book18.org

  又一個霹靂打下,藉助狂風暴雨之天威大勢,照得立在雨中的萬天兵如荒漠戰神,亘古不敗。book18.org

  ———————————————book18.org

  下章肉不肉?book18.org

  或許會推翻色文傳統,春藥不肉!book18.org

  也或許就給阿唐推了。book18.org

   假如衝到200贊+回復,我費血加更揭曉~book18.org

  敬請期待第四卷:《逐鹿鏖戰》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asaasasa 加上 1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搜索

錦繡江山錦繡江山傳醉枕江山蜜母(第三卷)新婚第十章欲女第三章第三十五章醉枕天南第三卷第九章第十章妖色媚鬼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第四卷第四十四章第十一章蜜母第三卷第十章 疑團第七卷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