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十一章 宮斗 作者:killcarr

簡體

. book18.org

【錦繡江山傳】 book18.org

作者:killcarr2021427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十一章 宮斗) book18.org

諸天印的神髓是觀想模擬創世後退海還陸,地殼變遷,千仞山嶽傾塌的浩瀚威力,以天地之怒碾壓對手,圓轉廣被,雄勁無窮,葉塵自得淳于清以遠古先驅屍體傳功後才貫通此印,今天也是首次用來對敵,誓要斃了奸詐之徒,他根本不覺得所謂皇室可以奈何自己及神星雪,乾脆就來個百無禁忌,無視摩訶靜那座四象法輪,將體內混沌之力直接提升到了八成。 book18.org

如今的葉塵,處事比稚弱少年時期更加優雅冷靜,對這個世界看得更加清楚,同時,對敵也更加的狠辣果決。 book18.org

強大的瞬間爆發力,甚至給人一種他連穹皇巨塔都能拍碎的幻覺。 book18.org

嗡嗡! book18.org

黃金法輪上的符文咒語愈發光華奪目,照耀夜空,他這手隔空顯化法相,功力之高,絕對可謂是爐火純青,葉塵心道:這個摩訶靜必然就是凝若所說的西楚三大高手之一了。 book18.org

但目前天心境界以下的任何武功,在他混沌陰陽道面前,再高也沒什麼作用。 book18.org

咔嚓! book18.org

葉塵殺心已起,古拙巨印罡風狂卷,鋪天蓋地,深具壓碎洪荒之勢,將千代尋的頭顱連同符文金輪一下碾得粉碎崩潰。 book18.org

沒有什麼血液流出,只有一大股常人看不見的武道精氣,好像狼煙一樣沖天而起,葉塵雙手抱圓運起擎天爐,嗖一下便全部攝入天靈,補益了自身修為。 book18.org

赫連暖玉驚得後退幾步,千代尋武道高深,功勳卓著,不單是千代氏的核心巨頭之一,也是楚火羅的國家英雄,星雪公主和他的屬下竟說殺就給殺了,連摩訶總議長都攔截不住……假如一會能再化解二後的問罪,那麼她就絕對是女王天后之資,再無任何疑問。 book18.org

「妖女飼養如此多的邪派高手,公然殘殺國家軍人,叛逆之心連掩飾都不想掩飾了。」 book18.org

前呼後擁下塔來的老嫗得有七十往上,看上去倒是慈眉善目,另一個婦人大概三十七八的年歲,但已滿頭銀絲,卻並非枯白,而是近乎海藍的亮銀,異常奪目耀眼,兩人同樣服飾華貴,所戴王冠都由金絲銀縷編就,中間鑲嵌一顆碩大紅色寶石,不問可知,必然是納蘭皇族的太后和皇后了。 book18.org

另有一個面目英俊的高瘦青年,同樣一頭藍銀髮色,高貴中透著幾分和千代尋如出一轍的囂張狠戾。 book18.org

可這三位加一起,也不及最後一位儒雅學者引人注目。 book18.org

鑲金花紋的雪白法袍纖塵不染,二十多歲的面貌,卻仿佛有著八十幾歲的深厚功力,臉上戴了一副和華茵差不多樣式的水晶眼鏡,更襯其氣度溫潤如玉,適才他沒能保護千代尋,輸了一招,居然絲毫不見心浮氣躁,葉塵看一眼就能感覺到這個摩訶靜非常棘手。 book18.org

雖然武功未必有江山七傑那麼高,但心智堅定冷靜,這種人往往會有比本身修為境界更強的戰力,和唐雷九、畢昆羅的超級肉身相比,算是另一個極端的天賦。 book18.org

神星雪若無其事地向二後鞠躬行禮,卻不開口說話。 book18.org

葉塵正在利用擎天爐推算消化著千代尋深厚的武道精氣,更是看都不看近在咫尺的神國三大權力者。 book18.org

太后沉聲道:「先生是何人?與納蘭星雪有什麼淵源嗎?還望你好自為之,不要與我神國為敵,現在退下的話,老身便可以當千代尋福薄命短,不再計較。」 book18.org

「母后真是慈悲。」皇后狠狠瞥了葉塵一眼,冷笑道:「妖女向來謹小慎微,講究步步為營,今日如此囂張,想必是靠姿色尋到了你這個厲害的年輕人。」 book18.org

神星雪道:「皇后還請小心說話,葉先生神功蓋世,霸絕中原,千代尋再三冒犯他的威嚴,實在算死有餘辜,您可千萬莫要逞一時口舌之快,樹立強敵,平白給我神國帶來無窮災劫。」 book18.org

「你還敢說話!」皇后厲聲道:「神國疆域,魔荒婆子民,怎能由中原奴隸撒野!」 book18.org

「暗中聯絡了總議長,再借千代尋拙劣的挑釁,想神不知鬼不覺廢了我。」神星雪斜睨皇后道:「千代陌,你倒是和十五年前一樣呢,依舊那麼狡猾下作。」 book18.org

「你……」皇后握緊袖中拳頭,恨不得立刻下令剁碎了神星雪。 book18.org

她身後那個銀髮青年總算得空開口,自信笑道:「咱們哪怕爭辯得再熱鬧,也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過不久北瑤嬋伽和她妹妹很可能會結盟到詭麗黑旗門兵馬回國,歸海荒劫那隻大老虎也隨時會暴起吃人,我提議星雪公主不如嫁給我,咱們聯姻……」 book18.org

神星雪截斷他道:「快閉嘴吧,中原有句話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嫁人,排一萬個也輪不到你千代恆。」 book18.org

千代恆俊臉通紅,不知所措,似乎是生平首次被女人輕視。 book18.org

哦?葉塵聽罷倒是一怔,心裡琢磨道:這小子排第一萬個,不知我能排第幾。 book18.org

神星雪又道:「今夜召見我,到底是皇帝的意思,還是太后和皇后的意思?」 book18.org

太后冷冷說道:「你貪得無厭,野心越來越大,本來若肯自廢武功,答應嫁給恆兒,倒也可以容你掌一部分帝國權力,如今嘛,看來是沒機會了。」 book18.org

「朝局勢力你們已不如我,暗殺也是痴人說夢,怎麼?現在想改明戰了?」 book18.org

「誰和你明戰!」皇后不屑道:「我族人世代高貴,如今只算是教教你這野丫頭皇室規矩。」 book18.org

「笑話。」神星雪忽然膽大包天地用手指著皇后,森然道:「皇帝正妻敢在穹皇巨塔勾結議會總議長,穢亂皇族,待會兒必予你一個教訓。」 book18.org

太后抬手攔住了暴怒的皇后,淡淡地道:「總議長,暖玉,你二位都參與過帝國本屆新律法的擬定,還請定奪一下眼下的鬧劇吧。」 book18.org

老薑開口,隨便一句借力打力,明顯就比直接發火問罪的皇后要高明太多。 book18.org

「這……」赫連暖玉沒料到雙方言辭激烈到這種地步,一點兒面子話或台階都沒有,短時間也沒了主意,不知是否該徹底決裂納蘭皇族,誓死支持神星雪。 book18.org

「公主皇族血統純正,毋庸置疑,但不知您的生母是哪一位?」摩訶靜聲音和他的人一樣淡然儒雅,但一開口便好像直接戳中了神星雪的要害。 book18.org

「明知故問,若是對我的身份有異議,你們可以向皇帝問責,也可以聯合三大神官彈劾我,何必玩夜審動武的老把戲呢?」神星雪似乎很淡定的回應,但語氣竟已有了明顯的激動。 book18.org

摩訶靜道:「本來似您這種庶出公主,沒有幾十個,十幾位卻是有的,能入主皇族,覬覦王座的,古往今來就只有您一個,在下不得不調查清楚,當年的邊城金樓大興進貢外籍美女……」 book18.org

「夠了,懶得聽你這偽君子亂嚼舌頭根。」 book18.org

葉塵終於說話,儘管只有三言兩語,但他已經聽明白了大概,無非就是神星雪乃楚火羅皇帝和某個沒勢力的進貢妃子、和親公主、甚至是奴隸宮女所生,乍看上去倒也能掛上一個公主頭銜,可論真實地位,比人家皇后或得寵貴妃的女兒差出不知多少倍,少女不堪後宮迫害,流落中原,得奇遇學到絕頂武功,回來後好像鳳凰涅槃,一路逆襲上位,洗刷當年所受的苦楚委屈…… book18.org

哪朝哪代都會發生這樣的老掉牙故事,葉塵沒興趣再繼續聽幾人嘮叨陳年往事,直接道:「說真的,我這個人很忙,接下來還要應付歸海荒劫和南疆魔王的聯手,你們三個快些承認神……快承認納蘭星雪的身份王位,否則我可不客氣了。」 book18.org

皇后氣得笑出聲:「呵呵呵,野蠻賤奴就是野蠻賤奴,當這裡是你們中原的土朝廷了?誰不服就打誰?說殺人就殺人?曉得什麼叫文明法治帝國嗎?莫仗著武功高就可以……啊!」 book18.org

燦爛的明輝自葉塵後背沖天而起,颶風壓迫得皇后花容失色,滿頭華麗的頭飾被吹得東倒西歪,威嚴盡失。 book18.org

「真是喪心病狂。」摩訶靜沒想到葉塵比自己估計得還要「野蠻」,完完全全視帝國律法如無物,吃驚僅一個剎那,他手印極速變幻,參六合,演七星,化四象,雙手再次推出了潛心苦修的西方神技,曼陀羅金輪。 book18.org

神星雪譏笑,猛然甩動錦袍,玉指震盪出了浩瀚的彼岸之橋。 book18.org

玄黃毫光四射,金色法輪瞬間暗淡下去,歸於虛無。 book18.org

此刻,皇后纖細的脖子不知怎的已落在了葉塵魔掌之中,他冷笑道:「我見過比楚火羅更加文明數十倍的天外天世界,但他們骨子裡依舊還是欺軟怕硬,為了權力和利益,好像狗搶骨頭一樣爭相競逐,文明……呵呵,這詞兒聽你們說起來,只會讓我感覺噁心想吐。」 book18.org

「你……你……」千代恆驚懼交加,他頭次看見如葉塵這樣完全無視國家規則的兇徒。 book18.org

摩訶靜心志如冰,第一時間出手救駕。 book18.org

他顧忌神星雪妙用無窮的守御絕技,所以不再顯化神功法相,而是閃身衝到了葉塵身前,五指猶如鋼鉤,呈雄鷹撲食之勢擊殺下來。 book18.org

似他倆這種絕頂高手的近身肉搏,可謂兇險無比,葉塵原地不動,右手扼緊皇后的脖子,只用左手連環變招,抵擋摩訶靜凌厲的鷹爪攻擊。 book18.org

目前他這種蔑視「規則」的狂態,就和當初在古蘭城壓制對北瑤凝若的色慾一樣,也是突破向天心神境的必經之路。 book18.org

天心感悟虛空,背後代表著異常深邃玄妙的心境道理,只有不斷洞徹錘鍊這重境界,才能將武功再度突破,若說彈指驚雷是武術的頂峰,一念萬法則是升級到了武道修煉,三心入聖開始,掌心運轉玄機直到道心法相,全都是關乎自身最精奧入微的控制,唯獨所謂的天心,則已經進入了精神和靈魂方面的突破,妙滲虛空,感悟造化,大成之後,自為當世霸主,武中帝王。 book18.org

神星雪欣慰葉塵的神功更加深不可測,同時也略微感嘆:多虧摩訶靜平日政務繁重,同時也是貴族藝術學院的樂曲老師,此人若是全心全意練武的話,不知修為要高到什麼地步。 book18.org

拳掌交替,空爆炸響,兩人在肉搏招式的打法選擇方面,完全到頂,算是不相伯仲,但境界造詣上葉塵終歸更勝一籌,他將太陽天火封入左臂,每出一拳便好像烈火紅岩轟擊,摩訶靜的袖子已經燒得稀爛,就連肌膚亦泛出焦黑。 book18.org

皇后此刻軟癱了下去,生死不知。 book18.org

太后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眼前發生的惡劣大罪,她連聽都沒聽說過,遂尖聲喝道:「來人!召集戰爭大臣和東陵長老率大軍入城,剿滅叛國妖孽!」 book18.org

陰陽雙環以葉塵為中心擴散開來,混沌罡勁形成無形障壁,使得任何人都離不開穹皇巨塔範圍。 book18.org

赫連暖玉忙對神星雪道:「公主鬧得這麼大,我們所有人臉上都不好看。」 book18.org

神星雪假意苦笑道:「我剛才說過了,這位葉先生真不是我的屬下,而是威震中原和天南的無上高手,千萬不可冒犯其威嚴,沒想到皇后充耳不聞,一再辱罵,果然給皇室帶來了滅頂之災。」 book18.org

此話一說,不單千代恆憤憤的盯著癱倒在地的皇后,就連太后都是大恨:習慣養尊處優的貴族女子不懂城府為何物,胡亂張嘴招災闖禍。 book18.org

好像只有摩訶靜本心如一,大有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養氣功夫,依然耐心和葉塵拆招對決,架勢絲毫不見差錯。 book18.org

轟鳴炸響,破天雷撕裂夜空! book18.org

葉塵神拳上浩瀚雄渾的功力疾吐,一道創世雷電終於打退了糾纏不休的摩訶靜。 book18.org

「萬千國法、諸多陰謀也不如拳頭大好用。」葉塵收拳下沉,立即平復了沸騰真氣,笑道:「你們剛才嘴裡左一句文明,右一句文明,卻不幹半點文明事,如今還有何話說。」 book18.org

太后絲毫不怕葉塵的威壓,冷笑道:「神國是四大先祖共創的萬世不拔基業,絕不會屈服野蠻的武力。」 book18.org

葉塵緩步走到太后面前,沉聲道:「我也懶得和你們婦人辯論什麼國家道德,聽著,星雪公主很快就會成為楚火羅女帝,你們那些不成大事的夜審迫害還是留給後宮爭風吃醋去用吧,姐姐,我們走。」 book18.org

「我還當是誰如此囂張跋扈,原來是葉兄啊。」 book18.org

黑暗中慢慢走出一個手托黃金長劍的清秀少年,白衣飄飄,神色狂狷,正是冤家路窄的寧無忌。 book18.org

葉塵也好像見到了久違的老朋友,親切笑道:「我這次萬里迢迢遠來西楚,就是想和寧兄敘敘舊呢。」 book18.org

「呵呵,看來你我真是心有靈犀,緣分不淺。」寧無忌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轉而對神星雪道:「但我來西楚卻不是為了葉兄,而是為了星雪小姐你來的。」 book18.org

神星雪冷笑不語。 book18.org

「不過是當年一個僥倖生還的傀儡,擺什麼臭架子。」寧無忌瞳孔收縮,有些殘酷地道:「少裝蒜,你應該清楚,你的命就應該是為我存在的。」 book18.org

太后不明白這白衣少年從哪冒出來的,但他一出現,似乎就壓過了葉塵及神星雪的氣焰,自然樂得其成,摩訶靜則心頭狂跳,他能感覺到此人內蘊的恐怖氣息,法相莊嚴,澎湃如潮,比葉塵只高不低。 book18.org

神星雪咬牙恨道:「就憑你個狼狽求饒的廢柴?」 book18.org

「今非昔比。」寧無忌故作姿態,大笑道:「掌門師尊已經施展先天灌頂秘術,又賜我天帝太乾,收拾你倆,就和碾死螞蟻一樣。」 book18.org

「今天你敢自己來,倒是比北燕時長了點出息。」葉塵攤手,繼續刺激他道:「說來湊巧,咱們每一次見面,我都會壞了寧兄好事,你次次在我面前失敗,恨我也是理所當然。」 book18.org

「我恨你?」寧無忌強忍立刻活剝葉塵的衝動,借大笑掩飾道:「哈哈,你個只會靠女人和運氣的土鱉也配?」 book18.org

剛才燕蒼生現身歸海氏宅院,展現出了狂傲無比的霸主之姿,除了對華太仙的話題還重視三分,其餘敵人根本不在他眼內,甚至不住冷嘲熱諷,歸海荒劫乃竊國梟雄,城府更是深不可測,他寧無忌得傳武聖神功,正要昭告天下自己的王者逆襲,心理上完全受不得絲毫重話…… book18.org

幾人才剛剛結盟不久而已,眼下竟然就有了分崩離析的架勢,好像比薄紙脆冰都不如。 book18.org

寧無忌勉強壓制火氣,沒說太多便告辭離去,心裡打定主意:只有吸收到神星雪深厚的玄黃真氣,我才能穩固住體內無敵的超級修為,暫忍一時之氣,將來必要狠狠收拾這瞧不起我的死人妖。 book18.org

此時雖夜黑風高,但楚火羅民風異常開放,夜市繁華,街上常有女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聊天結伴遊玩,使得他被輕視的邪火愈發抑制不住。 book18.org

轉頭遙望高聳入雲的穹皇高塔,忽然就想:何不潛入進去,找個公主、皇妃,甚至是最尊貴的皇后,效仿古仙,美美來上個春風一度,豈不快哉?反正神功還未大成時,就已經在中原皇宮試過好幾次了。 book18.org

風流快活沒尋到,卻是感應到了驚天動地的混沌罡勁,很熟悉—— book18.org

肯定是那個處處妨礙他的惡賊葉塵。 book18.org

沒想到他才剛被幽魂帶來幾個時辰,便固態復發,開始惹事闖禍,寧無忌聯想北燕被活捉的恥辱,實在等不到什麼祭祀大典,終於還是現身出來。 book18.org

葉塵淡淡地道:「你若不恨我,怎會有膽子單獨站在我面前?」 book18.org

「哈哈,哈哈哈……」 book18.org

寧無忌眼中驀地火起,縱聲狂笑,往日的斯文親切全部消失殆盡,猶如狂魔厲鬼似的恐怖大笑,完全不再像一個正常人。 book18.org

「別再假笑掩飾了。」葉塵走下台階,嘆息道:「倚仗背後有權勢的師長作威作福,你骨子裡只不過是一個任性妄為的二世祖而已,真以為自己握把好劍就能當高手了?離開司空黃泉的話,你什麼都不是。」 book18.org

神星雪暗笑,葉塵毒辣的嘴巴專攻寧無忌軟肋,這下可要氣死這年輕人了…… book18.org

寧無忌收起笑聲,卻沒有想像中的猙獰暴怒,反而平靜了下來,肅然說道:「司空黃泉是司空黃泉,寧無忌是寧無忌,我一定會向天下人證明,寧無忌定會粉碎虛空,將所有所有的高手都踩在腳下!」 book18.org

「呵呵……」葉塵口氣淡淡:「在那之前我已經踩你在腳下好幾次了,寧兄拿什麼跟天下人證明呢?」 book18.org

龍吟震天。 book18.org

若非摩訶靜和神星雪不約而同地張開了一道罡氣護罩,太后和赫連暖玉等人都會被這一道驚天動地的龍吟震走半條性命。 book18.org

一劍形成招未出手之前,神留於太乾出鞘之後,至剛至烈的劍氣瞬間籠罩住了葉塵,無窮殺機中居然還蘊含著至尊雍容之威,可算是天下無雙的劍法,猶勝於劍聖的流光追月。 book18.org

葉塵領悟道心境界以後,施展元始生死訣可以衍生斷肢,修補元神,但寧無忌的金色長劍環繞一股足可令天地臣服的王者正氣,完全可以絞滅神農光王身的護體,他不敢冒險以身試劍,只能暫且後退。 book18.org

「哈哈!天帝太乾乃萬兵之王,連虛數空間都能斬斷,看你能擋我幾劍!」寧無忌一劍就占到上風,可謂得意之極,繼續揮劍的同時,渾身也若隱若現泛出了一層龍鱗似的紋理。 book18.org

「當心,這是太乙玄黃經中的逆龍金甲,他已經不能近身!」神星雪忽然飄入場中,張開盤古法印替葉塵擋住了太乾一擊。 book18.org

「哦?又是護體氣功之類的?」葉塵心底不太把寧無忌當作強敵,但看神星雪緊張的樣子,終於心中一凜,意識到現在面對的幾乎算是「青年司空黃泉」,絕不容輕慢小覷。 book18.org

「並不單單是護體,更是一種最可怕的攻擊絕招。」神星雪道:「從現在開始,所有攻向他的招式勁力都會被那層鎧甲吸收,再疊加自己本身的功力施以逆轉反彈……而且沒有任何罩門,解無可解。」 book18.org

不止葉塵,連摩訶靜、赫連暖玉,包括略通武功的太后和侍衛們,全部凜然吃驚,這種立於不敗之地的罡氣鎧甲,簡直不是一句神功所能形容的了。 book18.org

「早知道你們身手這樣廢物不堪,我也就不用聯合那麼多高手啦,哈哈哈……葉塵,你今天想死都不行,我還要當你面採集神星雪的元陰呢,哈哈……」寧無忌橫過太乾,大笑不止,仿佛舒散了所有積鬱之氣,使得功力又有了提升。 book18.org

葉塵冷笑道:「二世祖得到了地主爹媽的遺產,總是寧兄你這幅嘴臉,當心花太快,窮得光屁股。」 book18.org

「你儘管逞口舌便宜。」寧無忌提劍邁步,故意走得很慢,顯然試圖給葉塵施加壓力。 book18.org

葉塵堅信一點,不管多麼厲害的武功,也必定不會完美無缺,此乃冥冥天道中的一線生機,哪怕逆龍金甲真有所謂不敗之威,那恐怕也需武聖仙佛似的功力才能徹底運轉,寧無忌到底是得外部強行傳授,一定會存在某種破綻,否則他絕不會聯絡燕蒼生等人,早自己大殺四方了。 book18.org

「先砍斷你討厭的狗爪子!」 book18.org

金色巨龍騰空怒斬,徹底封鎖住了虛空一切生路。 book18.org

葉塵移形換位的「日月無光」都失去了作用,眼看就要被太乾斬斷臂膀,所幸—— book18.org

當! book18.org

刀隨心動,星沉暴烈出鞘,銀河似的刀光狠狠斬中了金龍脖頸,也就是太乾的劍脊平面,寧無忌應變奇速,隨來勢翻腕下壓,調轉鋒刃又去砍葉塵的刀背, book18.org

他不信世間有哪件兵器能和天帝太乾硬碰硬。 book18.org

葉塵也沒這個信心。 book18.org

他極快地鬆開刀柄,直接泄掉了寧無忌一斬之力,隨即換手握刀,尋得一絲間隙去挑其手背筋絡。 book18.org

將將觸到鎧甲鱗片的剎那,寧無忌猛地回手挽了三朵劍花光幕,腳踏八卦玄天步,飛快退後三步。 book18.org

「看來你的逆龍金甲不能抵擋刀鋒呢,只要稍微注意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葉塵豎過星沉護住中線,不忘諷刺了一句。 book18.org

「是嗎?」寧無忌獰厲一笑。 book18.org

葉塵忽然虎口生疼,星沉隨之落地。 book18.org

一道鋒銳無匹的刀勁已然割傷了他的筋脈。 book18.org

玄黃巨龍所化的無敵鎧甲,深具斗轉星移之玄妙,連神兵寶刀都能反彈回去。 book18.org

寧無忌驕傲笑道:「如果沒記錯,葉兄的武功同樣也是因奇遇不勞而獲吧,怎會理解我天外天神技的精髓……你……」 book18.org

說著半截,天帝太乾居然也從他手中脫落,直插進了地面。 book18.org

葉塵揉著右手笑道:「你的太乾長劍的確可以斬斷虛數空間,完美封住日月無光的縮地跳躍,而且逆龍金甲能反任何攻擊,但我稍微加了一些技巧,將劍氣用日月無光嘗試穿透你那層鎧甲形真氣,看來也有一些用。」 book18.org

「我一定會讓你收起那副讓人作嘔的嬉皮笑臉。」 book18.org

方才看起來應算是《太陽劍譜》和《太乙玄黃經》平分秋色,但卻大大刺傷了寧無忌敏感的自尊心,剛要憑新得絕招毀天滅地,結果瞬息之間便被葉塵魔頭找到應對之法,不由得在他心底埋了一顆種子——葉塵會不會永遠有克制自己的辦法?莫非我永遠也贏不了他? book18.org

太后此時忽然出人意料的喝道:「侍衛武士聽令,聯合那位先生,誅殺叛國妖女納蘭星雪和他屬下魔頭。」 book18.org

葉塵殺機已動,早知剛才徹底鬧翻臉,殺了所有人,如今強敵在前,可能一個分心就會萬劫不復……神星雪繞到他的身後,暖聲笑道:「你安心收拾寧無忌,其他人由姐姐替你擋著。」 book18.org

「好的。」葉塵立刻心無旁騖,不再關心後背如何。 book18.org

寧無忌昂首仰天長嘯,猛從地面拔出太乾,振臂狂揮,牽動出道道驚虹似的先天正氣,其中隱然有天神歌頌之聲傳出,每條金光都化作小型隕星,威力聲勢比剛才還要浩大,無數條劍氣如同流星雨一樣狂湧向葉塵。 book18.org

這一劍,好像將周邊空間都斬回了鴻蒙開闢太初之時,已經有了將虛幻凝結成真實的雄渾功力,至少也是一念萬法中的道心之階。 book18.org

將驚天殺氣蘊於金光流星,大有以殺入道、代天伐惡的絕對法則。 book18.org

數十年以前,年輕的司空黃泉執太乾狂霸天下,快意恩仇,雖然生平行俠仗義,維護良善、主持正道公理,但殺孽極重,遇惡即斬,更曾在南疆魔國殺得是鬼哭神嚎、血流成河、遮天蔽日,素有「人間修羅」的悽厲外號,若非魔尊梵天情橫空出世,直可一人滅國,隨著年齡漸長,晉升到巔峰武聖之後,才沒人敢再提起舊時不雅稱謂,但在那個時期,他所用的武功劍法,公認是世界上最可怕、最暴戾的殺人劍。 book18.org

鴻蒙殺劫劍,本只存在於江湖傳說中的史詩之劍,今由寧無忌重現人間。 book18.org

無法閃躲,也不能以星沉硬接,葉塵暗贊武林前輩的同時,效仿去年藍衣人化解唐雷九神拳的封天環運用,雙掌畫圓,瞑晦光照,雙環演繹混沌陰陽,柔不可言地兜住了所有劍光流星。 book18.org

雖沒有彼岸金橋那麼神妙的完美卸力,但總算勉強守住了防線。 book18.org

背後烈風呼嘯,震盪不休,想必是神星雪和摩訶靜另有一番劇烈爭鬥,可寧無忌絲毫不給他關心別人的餘暇,雙手持劍過頭,沖天而起,背後虛空撕裂,青黃赤白黑五色毫光耀眼,顯化出了一隻昂首嘶鳴的巨型孔雀,開屏後的五彩雀尾更是遮雲蔽月,恢弘磅礴。 book18.org

鴻蒙殺劫中誕生的這隻彩光孔雀,壯麗而又聖潔,太乾劍尖遙指葉塵,震天鳴叫,轟然撲下,單是鋪天蓋地的聲勢就已令人心驚膽碎。 book18.org

進階一念萬法之後的孔雀明王拳,比冠軍會時期強大了無數倍,已經習慣用日月無光做空間跳躍的葉塵大是頭疼,只能再次大耗真元,竭力劃出封天環接招。 book18.org

冷靜,只要冷靜下來,慢慢壓制消耗葉魔的功力就可以贏……寧無忌終於壓下心浮氣躁,逐漸發揮出了真正的實力。 book18.org

葉塵只覺孔雀法相左側勁力微瑕,他身經百戰,立刻本能似的分出部分內力,震出開天劍斬了下去,但在同一剎那,心頭也猛的凜然暗叫:糟糕! book18.org

逆龍金甲龍鱗的光芒一閃,劍氣經過了玄黃真氣千迴百轉的引流,瞬間反射了回來。 book18.org

雖有神星雪心有靈犀,及時回身用玄黃真氣卸掉了逆刺回來的開天劍,但因為分勁原因,浩瀚的五彩光孔雀則狠狠突破了封天環的柔勁,以雷霆萬鈞之勢轟中了葉塵胸口大穴,直將他打得三昧真火冒出,噴了一大口鮮血。 book18.org

「怎麼?從鐵血寶庫出來後就這點水平啊?本少爺還沒出全力呢。」寧無忌不急追擊,瀟灑地屈指彈劍,雍容龍吟之聲響徹雲霄,強忍得勝激動的輕笑道:「葉兄堅持住,千萬別暈死過去,否則可欣賞不到星雪美女赤裸裸被我吸收內力的美景啦,哈哈呵呵哈哈……」 book18.org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book18.org

九字真言照耀虛空,振蕩出了通達元始幽冥的神秘韻律,這一招並不是攻擊肉體,而是直接燒灼大腦神經的彌羅天極闋,哪怕逆龍金甲也沒辦法吸收反彈。 book18.org

寧無忌突然間頭顱劇痛,疼的他恨不得把自己腦漿都給挖出來。 book18.org

「啊!葉魔……你……啊!」 book18.org

得意才不過三句話的時候,寧無忌已痛苦得跪地雙手抱頭,身子差不多蜷曲成了一隻大蝦米。 book18.org

葉塵被孔雀明王拳正面擊中胸口,亦是沒好到哪去,勉強起身強笑道:「唉……寧兄不用跟我鞠躬行大禮的。」 book18.org

神星雪暗笑這時他還兀自討嘴上便宜,忽把功力燃燒至到頂峰,竟是前所未有的強盛,濃稠的天地玄黃氣將曼陀羅金輪一下裹了起來,自己則趁機衝到塔下,一掌拍向寧無忌天靈蓋。 book18.org

除掉這個攪風攪雨的罪魁禍首,可免無窮禍患。 book18.org

然而寧無忌好像確有神秘氣運護身,一團鬼魂似的幽影赫然替他擋住了神星雪必殺一擊,天帝太乾亦受某種感應,自動躍起,橫著懸到了主人頭頂。 book18.org

此刻摩訶靜也終於運轉出了真正全力,法輪狂轉,肅清萬物,眼看要醞釀出強悍殺招。 book18.org

「不好!星雪姐姐快退!」葉塵以傳音入密急喚神星雪,倒不是因為枯榮幽魂的出現,也不是因為寧無忌長劍神異,更不是害怕摩訶靜再度提升功力,而是由遠方逐漸逼近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真氣——那是從沒有對敵過的強大。 book18.org

真正超脫凡境,領悟天心,觸摸宇宙精華之秘的絕世強者。 book18.org

這種人,已經處在了眾生最頂端,數量應該比粉碎虛空的武聖也多不了幾個。 book18.org

神星雪再非閨中人妻,同樣敏銳感應到了那道涅槃輪迴的寂滅之力,仿佛在小魚塘中忽然游進來了一條大白鯊——八成是魔國楚天王燕蒼生察覺到了此地的打鬥。 book18.org

所幸速度不疾不徐,並非極快。 book18.org

葉塵鼓足殘力拉著神星雪衝出巨塔圍牆,說道:「待我傷愈,再等少帥聞心趕來後才能有一戰之力。」 book18.org

「混蛋!想逃跑?!」寧無忌總算勉強壓制住了撕裂魂魄的劇烈頭疼,剛要提劍追殺,半空中的神星雪忽然扭過盈握纖腰,揚手一揮,可定四極,鎮天闋的軒轅皇劍劈空而下。 book18.org

可惜腦部神經已嚴重受損,逆龍金甲暫時不得運轉,寧無忌只能斬擊太乾,憑著至尊鋒銳盪開了和自己同出一源的軒轅皇劍,但也因此走脫了葉塵和神星雪,氣得他是差點咬碎牙齒。 book18.org

「好像我是有點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寧無忌,害姐姐你也身處險境。」葉塵腳下不停,自嘲一笑。 book18.org

神星雪道:「司空黃泉苟延殘喘,但到底坐過幾十年天下無敵的寶座,你能抗衡他的傳人……不,你能抗衡他的分身,已經很了不起了。」 book18.org

葉塵沉默,他本來還猜測神星雪其實是司空黃泉的秘密傳人,甚至是私生女、私生孫女之類,可聽她語氣,外加寧無忌的態度,又實在不像那種關係…… book18.org

孔雀明王勁不停撕扯體內雜亂的真氣,行不片刻已經需要神星雪攙扶。 book18.org

「敵人勢強,哪怕等少帥和冷虎禪聯手也未必能扳回一城,我們還需要強援。」神星雪扶著葉塵走進一棟漆黑的大宅。 book18.org

「呃?原來姐姐還有後手。」 book18.org

葉塵不由鬆了一口氣,胡亂猜道:如果有人能抵敵燕蒼生就輕鬆了,該不會是星雪姐姐面子大,把華太仙從炎黃峰請來了吧?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錦繡江山錦繡江山傳第五人格第2章第10章第零章第三卷百花宮第2卷第9章星空一粟第03章新婚第十章第九章第三十五章第四章第五湛第四卷第十章第五部第五屆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