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江山傳 第三卷 醉枕天南(第七章 紅顏)

簡體

作者:Killcatrbook18.org

2019/6/7首發於第一會所book18.org

本站首發book18.org

字數:10536 book18.org

第34章 紅顏 book18.org

「自從江南一別,我是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轉輪王的英姿,甚至特意跑去本心門一趟,順手借了太陽劍丸,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葉塵表面嘲諷藍碎雲,內心則震驚這個鬼面人的神出鬼沒,但他現在已經歷練得深沉不少,並沒有流露出什麼情緒。 book18.org

室內溫度陡降,桌面牆角甚至結出細碎冰花,藍碎雲怒的發狂,卻假裝沒聽見道:「靈妃乃是天元宗首腦之一,如此明目張膽來我南疆,只怕於理不合啊。」 book18.org

沐靈妃道:「合不合那也是森羅門該處理的問題,你來插手的話,多半會惹怒唐門主吧,天下沒人不知道,他要想出手,那可是百無禁忌。」 book18.org

藍碎雲眼皮一跳,高聲道:「少拿森羅王壓我,我們八位王者向來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book18.org

葉塵故意打個呵欠道:「這種車軲轆話,說到天亮也說不完,你有閒工夫,我和師叔還有要事在身呢。」 book18.org

鬼面人道:「好大的口氣,你武功很高嗎?」 book18.org

葉塵看他似乎在假裝不認識自己,只得笑道:「估計比你倆厲害一些。」 藍碎雲怒道:「咱們倆的帳可完不了,等下自會收拾你!」 book18.org

「你們把我倆引來,真就是動手?」 book18.org

看到藍碎雲和鬼面人語氣不善,沐靈妃倒有些奇怪,他們兩個大費周章,不惜在仙門島得罪殺神唐雷九的客人,本以為會有什麼毒辣的陰謀詭計,若只是直接動武,反而有種多此一舉的感覺。 book18.org

藍碎雲揚起厚重的下巴,得意道:「那是當然,我乃魔道轉輪王,當初神武殿曾恨水都留不下我,對付你們兩個,還用得著其他詭計嗎!」 book18.org

劉士玉忽然道:「若夏文嫣回去隨口一問,肯定會發覺我是假冒的,到時驚動了老魔頭可沒好果子吃。」 book18.org

室內溫度再降。 book18.org

轉輪冰火脈乃武林不世奇功,本為元始天魔門不傳之秘,藍碎雲當初使盡渾身無恥之力才學得到手,此刻他好像一坨冒著寒氣的大冰塊包裹著一簇熾熱火焰,奇詭而又華麗,似乎隨時能爆發出驚人的掌力。 book18.org

沐靈妃粉頰微紅,隨即燃起無名怒意,想到當初在天元宗被這丑胖子震斷內衣,導致武功去了八成,否則絕不至於眼看著蘭亭被擄,當然也就不會有後來的種種事端,外加連日來煩心雜事千頭萬緒,現今正好拿這死胖子撒氣泄火。 葉塵插嘴道:「我懂了,你出招吧,五招內如果打不倒你,我立刻搭船回中原。」 book18.org

諸人無不心中凜然,他們都聽說過葉塵在冠軍會大破寧無忌和聶千闕等高手,甚至能從洪經藏手下脫身,但到底沒親眼目睹,此刻見他信心無窮的樣子,實在不像初生牛犢那般無知無畏,存著的幾分輕視瞬間蕩然無存。 book18.org

「好,先拿你小子開刀!」藍碎雲步踏三角,身化浮光掠影,飄到葉塵身後,左手一掌劈向他的後腦。 book18.org

施展絕頂輕功,攻擊對手盲點,藍碎雲外表愚蠢,可一出招,便展現了魔道王者精湛的武學修為。 book18.org

葉塵武功今非昔比,卻更能清楚覺得這胖子內外兼修,是當之無愧的一代宗師。 book18.org

但他依然信心十足,因為那次莫名其妙的墮入虛空,讓他足以踏入彈指驚雷的霸道境界,微微擰身,手臂電閃般一彈,好像鋼鞭斜掃,交擊之下,只覺得自己骨痛欲裂,寒氣襲體,渾身冷得打顫。 book18.org

而藍碎雲已經倒飛出去,撞破了包廂大門,撞破了走廊柵欄,撞破了牆壁窗戶,直接從樓上摔到了大街上。 book18.org

鬼面人亦大吃一驚,脫口而出道:「你掌力居然如此可怕?武聖秘典,天外天功法真那麼神奇?」 book18.org

葉塵再也忍不住好奇,大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鬼面人似乎被這一喝警醒過來,扶住刀柄,急速後退出包廂。 book18.org

劉士玉也沒想到會是這個局面,藍碎雲此人固然齷齪無恥,武功那可是實打實的高明,怎麼連一掌都接不住?念頭還沒轉彎,如風如水的一劍已到眼前三寸。 book18.org

沐靈妃拔劍速度極快,出劍更是風馳電掣,滿擬先突襲殺掉一人再說,畢竟此地乃南疆魔國領域,稍有留手仁慈,那一定虧得粉身碎骨。 book18.org

「好劍法!」劉士玉一個倒仰,直接翻出了包廂,順勢竄出了窗戶。 這一翻一縱之矯捷,比起藍碎雲的浮光掠影也僅僅稍遜半籌,沐靈妃微驚,心道若再多埋伏多點像他這樣身手的人,今夜恐難善了。 book18.org

葉塵笑道:「下去看看,沒想到我的武功居然如此厲害了。」 book18.org

沐靈妃也被這話逗得一樂:「能一掌震飛藍碎雲的人,天底下也找不出來幾個。」 book18.org

「他沒那麼弱,剛才那掌肯定沒用全力,不過嘛,我感覺如今的聶千闕已經超過了他,如果寧無忌在,只怕能要了這胖子的命,讓他跑都跑不了。」 沐靈妃點頭,沒想到這一代武林的長江後浪比想像的還要兇猛。 book18.org

二人下樓,藍碎雲深諳比武對敵的道理,並未再暴怒或氣餒,木無表情地踏斗運罡,看起來是要施展那招生死轉輪的架勢。 book18.org

「看來你們真不怕森羅王啊,倒也有趣。」葉塵尷尬一笑,發覺自己好像高估了唐雷九對仙門島的影響力。 book18.org

鬼面人道:「不是不怕,而是森羅王最近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book18.org

沐靈妃奇道:「病了?精元洗髓之後就能完美調節自身機理,達到百病不生了,唐雷九方當中年,正是氣血旺盛、修為登峰造極的時候,怎會生病?」 劉士玉笑道:「是懶病,無論誰得這種病都無藥可救。」 book18.org

話音未落,一片耀眼的新月銀光泛起,猛然劃破長空! book18.org

明月在天,怎會近在眼前? book18.org

那道光華陡然傾瀉,甚至耀過了當空明月,亮過了繁華燈火。 book18.org

轉瞬間新月銀光已經鋪天蓋地,將劉士玉席捲起來。 book18.org

葉塵定睛細瞧,光華從街口一匹紅馬馬背上發出,卻不是法器神光,而是一柄銀鏈操控的秀美彎刀。 book18.org

刀身彎如月,形似美人眉。 book18.org

出刀之人白衣如雪,曲線玲瓏,卻瞧不清面目。 book18.org

「不好!」劉士玉看見這如月彎刀,駭得是心膽俱裂,想翻身而逃,但此刀為遠端而發,細索銀鏈極長,殺傷範圍難以估量,實是避無可避,只能悽厲叫道:「轉輪王救我!聖女饒命!」 book18.org

藍碎雲忽然賤笑道:「哼,我藍某人向來和唐大哥是生死之交,本意是想替我大哥迎接貴賓,不想竟受到你們冥月門十二星宿蠱惑,竟想暗殺我大哥的客人,真他媽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多虧我虛與委蛇和葉塵兄弟心有靈犀做戲一場,才能讓你們露出狐狸尾巴。」 book18.org

劉士玉怒火衝破天靈,吼道:「你不怕酆都王取你狗命嗎?」 book18.org

「有我唐大哥做主,什麼酆都,什麼王什麼的也顧不得啦。」藍碎雲一口一個大哥,語氣感情充沛,甚至帶有微微的哭腔,情誼誠摯得無以復加。 幾道暗器疾射,但完全沖不破那銀刀光幕,劉士玉稍微定了定神道:「聖女容秉,我乃是冥月門的……」 book18.org

彎刀似有生命,憑空震出嘹亮鳳鳴,血箭沖天,劉士玉未報真實姓名已然橫屍當街。 book18.org

銀鏈一抖,彎刀收回,紅馬已經走了過來。 book18.org

葉塵借著酒樓燈火終於看清了久仰的聖女唐芊,一見之下,再也懶得去琢磨藍碎雲和劉士玉那些莫名其妙的詭計,而是想到了嫣兒那句歌訣——疾如閃電快如風,銀刀紅馬躍長空! book18.org

駿馬如龍似火,銀刀如月賽雪,卻都不如白衣少女的風華絕代。 book18.org

白緞長裙高雅輕柔,裁剪精緻流暢,秀眉如國師所繪工筆仕女,雙眸似深潭秋月般難以捉摸,嬌靨如玉,肌膚比天魔紅顏還要瑩潤三分。 book18.org

和唐芊相比,沐蘭亭固然絕美,卻稍嫌冷峻了些,溫雪柔和婉然,似乎缺了三分高貴,沐靈妃嬌俏芳華,則少了一些青春朝氣,鐵曉慧好像完美無暇,可年紀還小,氣質未開…… book18.org

葉塵暗道:唐芊風華果然名不虛傳,不過嘛,無論再如何高冷、高雅、高貴,脫光衣服上了床,連舔親帶肏干,也都會媚態盡顯…… book18.org

他如今已步入天下絕頂高手之列,氣質見識脫胎換骨,眼界開闊,自慚自卑等負面感覺幾乎消失殆盡,見到唐芊的絕色,居然莫名升騰出一股有些殘酷的慾望,將高貴聖女變成貪淫蕩婦,這大概也算是每個男人都夢想過的快感。 唐芊尚未開口,藍碎雲已經一溜煙飄到滾血赤騅馬之側,哽咽道:「聖女駕臨,可真的想死我了,數月不見,我無時無刻不在挂念聖女和唐大哥的安康。」 顧不得再欣賞絕色佳人,葉塵別過臉去,拚命忍住笑,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無恥之人。 book18.org

「您和我父親平輩論交,莫要如此了。」唐芊聲若天籟,但也隱含笑意,似乎同樣受不了藍碎雲天下無敵的臉皮神功。 book18.org

沐靈妃落落大方地笑道:「天元宗扶雲殿沐靈妃,見過元始聖女。」 唐芊不答,而是對著葉塵道:「我聽夏爺爺和文嫣說了,葉兄你在洪武門能打敗聶千闕和寧無忌,忍不住想見識一下,這才斗膽借著冥月門賊子的手開開眼界,萬勿見怪。」 book18.org

葉塵笑道:「僥倖而已。」 book18.org

藍碎雲搶著道:「這也是唐大哥和聖女慧眼識人啊。」 book18.org

葉塵道:「也得多謝轉輪王試探得好呢,大費周章聯絡冥月門伏擊,這份知遇之恩,我也是無以為報。」 book18.org

藍碎雲嘆氣:「哎,魔尊待我恩重如山,情如父母,唐大哥乃南疆第一條好漢,為了他們,什麼委屈我都能受得!」 book18.org

唐芊微笑下馬,身段堪稱多一分過肥,少一分過瘦,整個人秀逸與英氣並重,鳳目中偶爾鋒芒一掃,比她那口天魔紅顏還要銳利,但片刻就斂於無形,好似皇家公主般的矜持,卻不像夏文嫣描述的那般熱烈如火。 book18.org

「來人。」她說話聲音很輕,葉塵離她那麼近都不是特別容易聽真,但剛一說完,街角、樓上、樹後瞬間閃出十幾個人來。 book18.org

「聖女請吩咐。」 book18.org

唐芊依然輕聲道:「先帶葉兄去北島的朔月莊休息吧。」頓了半晌,忽又對葉塵道:「那莊子也還不差,乾脆你就住在那裡好了,至於幹活兒的人手,我明天安排些過去。」 book18.org

「多謝聖女所賜,不敢推辭。」葉塵也不虛偽客套,讓自己顯得優柔寡斷,他明白在這座島上,擁有一套莊園絕對價值連城,萬金難求,倒不是說住宅環境風景優美,而是在仙門島有了住的地方,就代表歸森羅妖宗庇護,誰再想動手暗殺,就不是私人恩怨了,而是公然挑釁森羅王的威嚴。 book18.org

唐芊喃喃自語似的道:「死的人是十二星宿的未羊嗎,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藍碎雲道:「十二星宿是風閒蕩最信任的屬下,尤其辰龍和亥豬兩個,均是一念萬法的絕頂高手,其餘人雖然各有所長,論武功的話,那可是遠不如他倆的。」 book18.org

唐芊似笑非笑道:「酆都王劍法通天徹地,您居然敢算計他來,不怕他報復嗎?」 book18.org

「為了唐大哥和聖女,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藍碎雲猥瑣之氣全消,簡直比英雄還像英雄。 book18.org

唐芊點頭道:「我雖非森羅宗門人,但也能說上話兒的,定會替父親重重賞賜,不枉您這番作為。」 book18.org

「那個……其實那個……藍某還真有個不情之請。」藍碎雲欲言又止,扭捏起來。 book18.org

「轉輪王但說無妨。」 book18.org

葉塵見唐芊美則美矣,氣度也是顯貴如仙,但情緒深藏,喜怒不露,顯然和少女時期不可同日而語。 book18.org

藍碎雲極其肉麻地道:「藍某久在江南,不能常在唐大哥和聖女身邊聆聽教誨,實在深以為憾,今日突發奇想,斗膽請賜大哥和聖女的常穿襪子兩雙,藍某帶在身邊,讓那又神聖又高貴的氣息伴隨左右,也能聊慰不能相見大哥和聖女之苦。」 book18.org

噗嗤一聲,葉塵實在忍耐不住笑出了聲,他怕不笑的話,多半會吐。 沐靈妃、鬼面人,以及唐芊那些神秘的下屬,無不瞠目結舌,轉輪王的武功或許在八位魔王中不是很高,但論起馬屁功夫,其他七王加一起也趕不上他三成的。 book18.org

「您有心了。」唐芊也笑了,她這樣的女孩子一笑,好似春風吹拂田野一般。 藍碎雲又道:「這位葉公子那可是智計百出,武功卓絕,大敗聶千闕,打垮寧無忌,將來進駐森羅妖宗,絕對會讓唐大哥如虎添翼,也多虧聖女慧眼識人,海納百川……」 book18.org

「哪裡……」葉塵沒想到死胖子會夸自己,剛想謙虛幾句,哪知話軲轆一轉,又把戰績和功勞給了唐芊,這招馬屁轉輪大法攻中有守,四兩撥千斤,比剛才的求賜襪子要高明得多。 book18.org

「轉輪王剛才以命試探我的武功,哎,聖女有你這樣的盟友,足見確實慧眼識人呢。」 book18.org

藍碎雲笑道:「咱們也是不打不相識,以後努力為我大哥和聖女效力,絕對前途無量。」 book18.org

唐芊輕聲道:「天色已晚,都回吧,明早自有安排。」 book18.org

她身後的屬下肅穆拱手,凜然從命,立刻有一精壯漢子對葉塵客氣道:「葉公子請。」 book18.org

真正有威嚴、掌大權的人說話,絕不會大聲咆哮,或狠勁怒吼,流氓地痞才會覺得越大聲越威風,就像唐芊,無論說話聲音多小,人們也都會扯長耳朵去拚命聽清的。 book18.org

沐靈妃低聲道:「萬事小心,我三天後中午去莊上找你。」 book18.org

葉塵道:「明白,師叔你也小心。」 book18.org

想必是唐芊忌恨沐靈妃綁架過溟玉,對她完全視若無睹,但沐靈妃久歷江湖,沒有絲毫動氣,微笑著和葉塵囑咐了幾句,便自行離去了。 book18.org

藍碎雲那雙賊眼死死盯著沐靈妃圓潤的翹臀,伸舌頭舔了舔嘴唇。 book18.org

葉塵心道藍胖子陰險無恥,這齣大戲未必像他說的那麼單純無聊,萬不能讓他再生事端,當下道:「轉輪王和這位先生若沒事的話,請到寒舍小坐如何?」 馬嘶猶如龍吟,唐芊上馬提韁,對葉塵頷首行禮後,一騎絕塵。 book18.org

藍碎雲畢恭畢敬目送唐芊離去,這才低聲道:「臭小子,今天算你走運,有干翻你的時候。」 book18.org

葉塵似是早有所料,淡淡的道:「恭候大駕,過些日子我還想去拜月天鵬谷見見酆都王呢,必須給您說說好話。」雖不知道藍碎雲和鬼面人打什麼主意,但倒是能聽出來他倆徹底得罪了天南劍神風閒蕩。 book18.org

「哼……」藍碎雲恨恨地拂袖離去。 book18.org

鬼面人眼珠轉了轉,一語雙關說道:「拖了這麼久,就屬今天的機會最難得,正要叨擾了。」 book18.org

葉塵正有一肚子話想問,回頭對那黑衣漢子道:「大哥尊姓大名?」 那人一愣,隨即客氣道:「在下祖偉。」 book18.org

「有勞祖大哥帶路。」 book18.org

葉塵感覺自己即將迎接一些了不得的秘密,他的身份、生活、道路從今往後也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book18.org

三人沉默不語一路向北,走了小半個時辰,穿過繁華市集、奢靡而又髒亂的賭坊、倚紅偎翠的娼館、破敗不堪的茅屋……經來到一座高山山腳下。 明月在天,花香遍野,清泉奇石,羅列其間,山腰亭台樓閣,錯綜有致,偶有仙鶴低空飛過,映襯此處如瑤池仙殿一般,仿佛再俗的俗人住在這裡,也會顯得高雅幾分。 book18.org

祖偉恭敬道:「兩位請自便,在下不敢打擾,先行離去。」 book18.org

葉塵道:「莊子既然無人,我也就不請祖大哥入內了。」 book18.org

祖偉忙道:「久聞葉公子冠軍會一舉奪魁,今日得見已然榮幸之至,請留步……」 book18.org

呼,葉塵長舒一口氣,千言萬語,一時竟也不知從何說起。 book18.org

鬼面人打破沉默道:「不要以為藍碎雲好對付,他確實是找風閒蕩合作要殺你的。」 book18.org

「他殺我很好理解,但唐芊好像也是因為他告密才趕來的,難不成這胖子練功走火入魔,自己折騰自己玩嗎?」葉塵半玩笑地問道。 book18.org

「所以才說藍碎雲不好對付,他如果只是單純聯絡冥月門,哪怕順利殺了你,唐雷九也絕不會讓他活下去,所以他才做兩頭蛇,簡單粗糙布置個敷衍你們的陷阱,一面給十二星宿展示合作的誠意,一面要向唐芊賣好要試探你,另一面卻是他真的要殺你。」 book18.org

葉塵笑道:「如果真能殺我,大可以說這小鬼虛有其表,沒什麼實力,唐芊也根本不會為了個死人說什麼,若是不能殺我,一股腦推到風閒蕩身上便是……好,好,這死胖子真有一套,但風閒蕩的劍法武功也不會比唐雷九差多少吧,他就不怕麼?」 book18.org

「到時大可以再回推給唐家父女,反正他最擅長這套了。」 book18.org

「哈哈,了不起。」葉塵忽然回頭收起笑容,冷聲道:「你是誰,目的是什麼?」 book18.org

「沒有我的話,你以為能那麼巧的進入混沌虛空嗎?寧無忌一身武功鬼神難測,哪怕真氣不足,也比你高上兩檔,真當自己是天選之子,閉眼出奇蹟?」鬼面人手握金刀悠然地道。 book18.org

「什麼?」葉塵大吃一驚,他原先還以為是生死關頭激發潛力之類的呢。 鬼面人回手扯開面具帶子,露出一張眉清目秀的臉來,人在中年,面色蒼白,並無特異之處。 book18.org

赫然卻是葉塵的師父,天元宗芷青殿殿主,路峰迴。 book18.org

「果然是師父你。」葉塵並沒有想像中的吃驚。 book18.org

「哦?你猜到了?」路峰迴反而有些驚訝。 book18.org

葉塵道:「在宗門內對以前的我了解的,根本不出三十來人,除了常年不在宗門的師父你,其他人怎麼也不像能殺盧師叔的鬼面人,呵呵,似乎不難猜。」 他不吃驚主要還是對這個師父沒什麼感情,更談不上了解,只知道他常年在外,回宗門也是閉門製藥,存在感極弱,隔個五六年就收幾個徒弟,當然,出身高、天資高的弟子都被神武殿、扶雲殿等挑走,收的也都是像自己這樣的普通人,現在一想,路峰迴絕對是故意泯然眾人,不想引起一絲一毫的注意。 book18.org

路峰迴道:「這裡風景不錯,換做旁人,一年萬兩黃金也租不下來。」 葉塵盤膝而坐,不打算再說廢話的架勢。 book18.org

路峰迴盯了他半晌,緩緩地道:「我從頭說起好了,有聽不明白的我一會兒再解釋,故事很長,最好隨便別打斷。」 book18.org

「好……師父請講。」 book18.org

「古書有雲,巨神盤古開天闢地,混沌初分,清者上升為天,濁者下降為地,遠古洪荒空無一物……」 book18.org

葉塵皺起眉頭,沒想到師父這個「從頭說起」還真的是從頭說起,但他如今有的是時間,並沒有莽撞地出聲打斷。 book18.org

路峰迴道:「不知過了多少億萬年,天空忽然降臨五艘鋼甲巨艦,打破了這無限孤寂……」 book18.org

葉塵怒道:「我不是來聽這種無稽之談的,遠古洪荒既然無人,哪來的什麼鋼甲巨艦,而且巨艦怎麼會劃到天上去了。」 book18.org

路峰迴笑道:「這麼快就忍不住打斷了?也難怪,世人無知,對沒見過的事物向來喜歡一概否定,這樣好了,我就當個故事來講,你也自己學著思考判斷一下。」 book18.org

「對不起師父,我保證不再打斷。」葉塵恢復冷靜道。 book18.org

「世間廣大無邊,本來就多有玄妙奇異之事,歷代君王為求政權安定,渲染什麼天子天命,當然是避諱少談,再著書說什麼子不語怪力亂神,導致那些遠古秘辛都塵封了。」 book18.org

「嗯,不語怪力亂神何嘗不是因為不敢多談,膽子越小就越不談,就像我們學武之人,在百姓眼裡多半也和神仙無異,沒什麼人敢妄自議論。」 book18.org

「你理解就好,聽我說吧,洪荒中突然降臨五艘鋼鐵巨艦,到今天也沒有記載他們是從哪來的,只籠統猜測為天外天,或叫諸聖界,而巨艦上那些人,就是創世的聖人,他們用鋼鐵器械建立供他們自己居住的神殿後,就開始創造生命。」 book18.org

葉塵悚然,根本無法理解這種故事,但他並非蠢人,懂得獨立思考,所以並沒有插話問來問去。 book18.org

路峰迴續道:「先是大海中的魚類,再是飛禽,冷血動物,再到龐大的參天巨獸……嗯,多年來有地震發生時,山體坍塌,偶爾還能讓這種巨獸的風化骨骼重現人間,你應該也聽過吧?」 book18.org

葉塵點頭,這種巨獸石化的骨頭長達數十丈,震撼至極,古往今來人們一直猜測是仙界天龍的屍體,倒也和路峰迴說的「真相」不謀而合。 book18.org

「巨獸雖強,卻需海量進食,而且並無智慧,很快就被淘汰了,最後聖人們終於根據他們自己的形態,創造出最接近完美的生命,也就是咱們所有人的第一代祖先。」 book18.org

葉塵哪怕想打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半天才道:「淘汰是什麼意思?」 「後人推測聖人們也有聖人的戰爭,他們這五路巨艦是到洪荒來製造武器的,也就是我們所有的人和動物都跟刀槍劍戟差不多。」 book18.org

「請繼續。」葉塵凝神傾聽。 book18.org

路峰迴讚許道:「很好,你能理解?」 book18.org

葉塵苦笑:「完全不理解,您可算是對牛彈琴了,但這群聖人聽上去好可怕的樣子,感覺人們在他們手裡面比奴隸還差著十萬八千里。」 book18.org

「我們能隨意踩死螞蟻,也可以不踩死它們,誰在乎?聖人也一樣,對咱們人和動物根本談不上什麼感情不感情,大道同仁,也是這個道理……不提這些了,再後來聖人們根據人的體質、經絡、天賦,發明了各種武技體術,配合智慧,完全可以參加他們聖人之間的戰爭了。」 book18.org

葉塵道:「原來《混沌陰陽道》《太乙玄黃經》之類的就是聖人根據咱們體質創造的。」 book18.org

路峰迴死死盯著葉塵。 book18.org

「怎麼師父?我說錯了嗎?」 book18.org

路峰迴嘆了口氣,緩緩地道:「那五門所謂的武聖秘典並不是根據人而創造的,那是聖人自己修煉的功法。」 book18.org

「聖人……聖人武功?!」這些秘籍的來歷比葉塵想的還要驚人百倍千倍。 「萬年之前,有兩位聖人不知是不是閒的無聊,異想天開,將自己所修煉的功法傳授給了人類,他們想看看天外天的功法作用在人身上會是什麼樣子,結果就因為這一個臨時的舉動,徹底改變了聖人和人的命運。」 book18.org

葉塵聽的寒毛直豎,隱約猜到似乎有接近如今歷史軌跡的事情發生。 路峰迴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外天的聖人秘籍讓人來修習,其威力比聖人自己修煉的還要強悍得多,過去以來聖人們拿人一直當物件來看待,就是因為除了種種器械外,自身武功極高,不懼任何反抗,如今那倆個人學到了遠超平日修煉的秘籍,竟開始有了野心。」 book18.org

葉塵嘆氣道:「若是平日裡,那兩個人只會當自己是奴隸、是武器,如今他們體會到了高人一等的感覺,非但不會感激聖人的傳授,反而只會更加憎恨聖人,恨為什麼自己不能住在神殿里……我猜無論古代還是如今,人始終是人,想法都差不多的。」 book18.org

「我也是那種人。」路峰迴猛的道,渾身上下充滿著難以言表的豪情壯志,和他平日膽小溫和的形象完全不同。 book18.org

葉塵沉默良久,輕聲道:「不錯,或許我也是,否則當初也不會那麼急著挑戰聶千闕。」 book18.org

路峰迴嘆了口氣,才道:「你也許猜到了,那兩個人學成神功,表面上感恩戴德,實則暗中培植勢力,多年後忽然發動叛變,一舉擊殺了數十位聖人,甚至搗毀了兩艘鋼鐵巨艦。」 book18.org

「啊?這些聖人也太不小心了,嗯,也難怪,誰能想到刀劍會自己跳起來殺人呢。」 book18.org

「不過嘛,聖人終歸是來自天外天的大神聖,很快就鎮壓了叛亂,但從那天開始,他們就發現了一個讓自己驚駭欲死的秘密,本來五艘鋼鐵巨艦,各載一部秘籍供他們自己修習,絕不能二者兼修或多者修煉……但人類可以,如果某人同時修煉兩種,那就會徹底壓制聖人,如果五種同時練成,那就會像我在輕水山莊說的,立地成仙,以肉身打開虛空中聖界的大門,窺得彼岸世界,一統天外天,掌控震撼諸天的偉大權力。」 book18.org

「聖人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人出現。」 book18.org

路峰迴沉聲道:「是的,所以他們乘著另外三艘鋼鐵巨艦離去了,臨走時利用他們的神器,發動九泉之水,妄圖淹沒整個洪荒。」 book18.org

「什麼神器有這樣的威力?」 book18.org

「天外天有太多這樣的神器,不過你當然是沒見過了。」 book18.org

「後來呢?」 book18.org

「聖人們還是低估了人類的頑強和求生意志,滔天洪水持續了整整三十多年,人們還是活了下來,但這次洪災,徹底清洗了聖人存在的痕跡,只除了……」 葉塵猛醒道:「除了當初那兩人擊破的鋼鐵巨艦?!」 book18.org

「是的,它們一存天州先天太極門地下,另一處,就是南疆的元始魔宮。」路峰迴說到這裡,似是回憶起無數往事,眼神變幻無定,居然住口不言。 葉塵心道:這個故事真也好,假也好,依然聽不出來和我有什麼關係,另外這便宜師父不知為何暗殺盧師叔,也不知為何這麼鬼鬼祟祟的遊走正邪兩道。 路峰迴激動的道:「當年我在藏經殿一處囤積古代龜甲地圖的閣樓里,無意發現了這些遠古秘密,實在禁不住想知道天外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武聖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真的好奇,真的想看一看,哪怕立刻死了都甘願。」 book18.org

「看到了也許會發現並沒什麼特別。」 book18.org

「你不懂,當然說起來輕鬆,和天外天諸聖界比起來,天元宗的武功算什麼?武林聖地的武功又算什麼?我著魔一樣遊蕩天下,就為了尋找有關聖人的線索,但萬年已過,哪裡還能輕易找到。」 book18.org

葉塵心道:原來你也知道自己著魔。 book18.org

路峰迴忽然笑道:「但也不是絕無所獲,比如它。」說著舉起那柄隨身金刀,端詳了半晌續道:「這是就聖人遺物。」 book18.org

金色彎刀,看上去有些浮誇的樣子,也無特異之處。 book18.org

「當年我投靠元始天魔門,歷盡千辛萬苦才找到這把混沌金刀,實際上它卻是一種……一種裝置。」 book18.org

葉塵道:「裝什麼來著?它還有什麼功能?難道和我有關?」 book18.org

「洪武門冠軍擂台上,你被寧無忌壓製得命懸一線,我易容在人群之中以金刀開啟你的靈識,激發混沌陰陽道的神力,助你揚名立萬,你也該謝謝的。」 葉塵問道:「混沌陰陽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金刀又是什麼東西?」 路峰迴道:「我早說過,雪山時你已經學全了混沌陰陽道,但未免爆體而亡,玄妙的人體自己封g 印了神功,等到功力足夠才能繼續領悟,混沌金刀就是解除強行開啟禁制的鑰匙。」 book18.org

「還是聽不懂,那個葉商也有金刀嗎?這東西聽上去作用很窄啊。」 「聖人神器在乎虛空中的某種能量,人體玄奧的秘密又無窮無盡,你不懂也就不懂吧,反正重點也不是這個,將來再和你解釋好了。」 book18.org

「殺盧師叔和司馬凌他們是為何?」 book18.org

路峰迴目光一寒,說道:「盧隱玄整日探聽我的秘密,就要查出我元始天魔門長老的身份,他既然妨礙我踏足天外天,就得死,司馬凌是他老婆害死的,和我無關,當時我只是順著藍碎雲找到的你。」 book18.org

師父瘋了,葉塵凜然聽罷,覺得事情並不複雜,只有瘋狂。 book18.org

質問和開導只會適得其反,只能繞開話題笑道:「您的話簡直為我開了一扇大門,很有參考價值,但太古老了,對今人似乎沒什麼意義。」 book18.org

路峰迴道:「有意義的,你是不是把沐蘭亭給破身了?」 book18.org

葉塵頓了頓才道:「是。」 book18.org

「太陽劍法本為女子武功,男人是練不得的,但若是習練過混沌陰陽道,便可以中和天下至陽的火焰,當然,前提也得是那個女子獻身,先天太極門那麼費勁綁架你倆,為的就是這個,先學混沌,再強行和沐蘭亭雙修合體……這樣就會掌握三門大道,一舉擊破梵天情,到時血肉筋脈穴竅盡歸自身掌握,幾乎有長生不老的能耐,司空拓,也就是司空黃泉才會有一線生機,如今這個天大機遇已在你的身上,我不求武功,只想求你將來打開天外天,開聖界後帶上我!求求你一定要帶上我!」 book18.org

路峰迴越說越激動,急的語句都開始不甚通順,葉塵只覺得師父精神似乎不太正常了,居然執著如此虛無縹緲的事情,何況自己八字缺一撇,哪也不挨哪,武聖之能堪比遠古聖人,幾十年都沒成事呢。 book18.org

「好,我答應您,但元始生死訣怎麼辦?」葉塵直接應承了這個根本不可能實現的要求,可元始生死訣才是眼前一定要解決的問題。 book18.org

路峰迴笑道:「江湖流傳的什麼采陰補陽、陰陽雙修之類的歪門邪術,哪裡比得上威震天下的混沌陰陽道,你若能取得唐芊處女貞操,以擎天爐煉化,生死二氣唾手可得,但你也看見了,他那樣的女子很難會愛慕誰,如果用強,那可得當心小命。」 book18.org

「明白了,師父。」說來說去又回到「下三路」,葉塵頭大如斗,身體也有些疲累。 book18.org

「你自行消化吧。」路峰迴不知查沒察覺自己失態,轉身飄然而去。 葉塵獨自進了朔月莊,懶得去找臥室什麼的,隨便找到一間有床的房間,倒頭便睡,對於路峰迴的長篇大論並沒太上心。 book18.org

轉天一早,過來的還是祖偉。 book18.org

「葉公子,森羅王有請,相煩到島中央的森羅堡一聚。」 book18.org

「好,又麻煩祖兄帶路了。」 book18.org

葉塵對於這位驚天動地的武林怪傑亦是仰慕許久。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6parks 加上 100 銀元!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錦繡江山錦繡江山傳醉枕江山蜜母(第三卷)欲女第三章第2章第三十五章第10章第零章醉枕天南第三卷第9章第九章催眠眼鏡第七章醉顏紅第十章第03章第四章第四卷第三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