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錦繡江山傳 第六卷 究竟涅槃 (85) 作者: killcarr

.

【錦繡江山傳】

作者:killcarr2022、1、4首發第一會所

第六卷 究竟涅槃

第85章 升空

對於元神奪舍這種事,先天太極門諸人倒都在閒書野史中看到過,但修煉武功後,便已知曉身如神殿,天靈統領百竅,魂魄元神一散,自然歸於塵土,萬事皆休,哪有什麼轉移附身的道理?

唯獨寧無忌曾經聽說過有一種可令意識數字化的神器,可他僅僅是天外天一個不學無術的學生而已,對於那種由星際之主、世界領袖、頂級學者等大人物所掌控的最高科技,也僅僅是知道有這麼個東西罷了。

歸海皓煙放聲長吟,小九腳踝上的金鍊放出萬道火光,轟然裹住了她們兩人,滾滾高熱輻射整個遺蹟,形成了可怕的真空領域。

高千離釋放寒冰真氣,凝結出一面堅硬冰盾,牢牢護住了自己和太子不受侵害,以他的武功,能做到如此已然是極限,寧無忌勉強以玄黃真氣保命,心中大是恐懼:早知道懇請皇甫老師一同下來了,可他隱藏來此的目的是對付華太仙和葉塵,另外誰又能猜到歸海老太婆居然能在鳥不拉屎的鬼地方活到今天!

「看掌!」

白鶴堂雙掌齊發,猛擊中央火球,所使用的正是洪武門登峰造極的剛猛掌力——穆浩驚神掌,澎湃洶湧的罡勁震出條條透明波紋,登時就衝散吹熄了所有火焰,恢復空氣流轉,諸人心中欽佩,推測他若在海上全力發掌,甚至很可能推出一面鯨吞巨浪。

此人昔年能被唐雷九稱讚武功絕頂,與春秋書院的劍豪楚千州並稱於世,雄霸一時,確有深不可測之能。

歸海皓煙面色慘白,雙目黯淡灰敗,顯然生機徹底斷絕。

太子疑惑皺眉,和寧無忌對視了一眼,兩人均難以相信——一代武聖就這樣被白鶴堂一掌打死了?

「本來決心傳承過後便安靜死亡,沒想到一見外人後竟再起嗔念……」小九依然是那個絕美的孩子,但表情冷漠,好像神明像一樣的威嚴莊重,明顯已被歸海皓煙用某種方法占據了身體,她淡聲冷笑道:「也可能是你們這些小爬蟲劫數到了吧。」

「豈有此理,老妖婆已死,小丫頭你還敢裝神弄鬼愚弄我等!」

一位體魄雄壯的高手勃然大怒,驀地施展出「雲縱鷹爪力」的高超武功,身掛罡風,飛沖而上。

占據小九身體的歸海皓煙輕輕嘆息,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僅抬手一指,那位鷹爪高手便如充氣充爆的皮球,砰地一聲炸將開來,血肉骨骼碎成塵埃,只剩衣服和一張人皮飄蕩空中,場景詭異得無以復加。

諸人毛骨悚然,他們從沒見過這樣可怕的武功。

太子當機立斷,疾速後退。

高千離將畢生功力推至極限巔峰,頓時,整個海神陵墓都被刺骨寒風所籠罩,肉眼可見的冰晶顆粒遍布半空,劈劈啪啪一陣爆鳴後,一面巨型冰壁橫亘在了歸海皓煙面前,恐怖的凍氣依舊不停提升,修為低的人已經開始五臟麻痹,幾近無法呼吸,仿佛連時間都要被他凍結冰封。

「幼小了點,可確實是一具年輕絕佳的肉體。」歸海皓煙不去理會寒冰城牆,只是自顧自欣賞著自己新的手腳,顯然對於這種附身奇術也異常新鮮,「哎,都怪我被虛洪荒氣昏了頭,早知道剛才就狠心殺了小九,利用她去報仇了。」

思索間,白鶴堂已無聲無息到她身前,穆浩驚神掌猛然吐出凌厲雄勁,直拍她的面門。

「嗯,掌法不差,是洪武門的嫡傳功夫。」歸海皓煙悠悠笑道:「可惜於我而言,如同一陣微風罷了。」

太陽之心光芒閃爍,纖細白嫩的小手凌空扭動,白鶴堂只覺一股無窮無量的熾熱罡勁,鋪天蓋地的壓在身上,瞬間破掉了自己掌法,莽莽神威,根本無從抵抗,他驚天慘叫一聲,跌落地面,生死不知,歸海皓煙負手凌空渡虛,轟隆一聲,冰牆粉碎融化,附近有一男一女不甘心束手待斃,雙雙催勁拔劍,做那背水一戰,歸海皓煙輕描淡寫,左彈指,右彈指,兩道透明劍氣分別刺穿二人咽喉,又有一高大老者沖近,鋼鞭狂舞,氣勁雄霸,功力等同一念萬法,竟是先天易脈法的絕頂神技。

「哎……年頭可真是改了,什麼螻蟻垃圾都敢和我動手。」歸海皓煙無奈嘆息,撈起適才被她彈殺那女人的長劍,一劍削斷老者鋼鞭,再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緊跟著又揮劍把被嚇傻的四個先天太極門弟子給殺了。

恢復功力的武聖,非但沒有狂暴輝煌的神通法相,連火焰虛影都沒再發出,優雅揮劍,如羚羊掛角,無招無式,不著痕跡,瞬間又收割了三條人命。

高千離修為比白鶴堂都有很大差距,面對歸海皓煙更是如紙糊一般,武林中通天徹底的一念萬法之境都沒有半點用處,但他深通奇門遁甲,五行術數,只見絕美女童腳踝上的金鍊光芒異常,推算其乃是附身妖術的陣眼核心,遂連忙拋灑冰箭擊之。

然而歸海皓煙可是參悟無極天道的聖人至尊,冷笑一聲,長劍如水,流動自然,當空就絞碎了冰箭。

「不成功便成仁,願高氏先祖助我逃出生天!」高千離雙臂一上一下,結成一根菱形冰柱,乃是《冰晶大寒氣》中的奧義絕技,十萬極光,下一剎那碎掉此冰,便會將等同寒冰城牆的凍氣凝鍊成一道光華,徹底冰封目標……雖多半封不住恐怖的歸海皓煙,但只要能堅持一小會兒,就足夠自己和太子逃走,口中狂吼:「好妖女看招!」

任憑遠古寒氣滾滾刷來,歸海皓煙全當不覺,腳踩虛空,挺劍一刺,如風似電,一下就抹斷了高千離咽喉。

隨著血花綻放,漫天極光寒氣轟然崩潰消散。

堂堂半聖高手,也是一劍即死,和剛才死掉的尋常弟子也無甚區別。

歸海皓煙將長劍往天一拋,伴著腳鏈金光的明滅,劍化神龍,天矯驚天,又將其餘先天太極門弟子全部斬殺,簡直堪比湯澆螻蟻穴、天劫洗人間,全無絲毫偏差,唯獨寧無忌身負《太乙玄黃經》,彼岸金橋奧妙無窮,擋得一劍,助他死裡逃生。

「的確是個天才,有傷之下還能卸我一劍。」歸海皓煙沒再出第二招,而是將劍插到了陵墓出口處,擋住了驚駭欲絕的太子,「我要出海去找人,寧無忌你就做我的奴隸好了,呵呵,莫嫌奴隸不好聽,百年以前不知多少絕世高手求著想做我的奴隸呢。」

寧無忌連忙下跪,屁股朝天,撅得甭提有多高,畢恭畢敬道:「多謝主上饒我性命!無忌必效犬馬之勞!」心中卻自我安慰著:中南兩地還有兩位正牌武聖在呢,收拾你個三五成功力的武聖還不容易?少爺我只不過是先利用你治好內傷而已,權宜妙計可不能算卑躬屈膝……

「其餘的垃圾卻是不用留著了。」歸海皓煙目光回到了太子身上,冷笑道:「你是自我了斷留個體面,還是我來動手?」

太子乃位尊極品的天下儲君,榮華富貴、錦繡山河如何能輕易拋下,如今命在旦夕,不禁心寒膽裂,只能口不擇言:「我可是當朝太子殿下,今天你只要放了我……我……我便既往不咎,不再找你麻煩……」

歸海皓煙噗一下笑出了聲:「中原皇家人總是那麼沒出息,平常端著真龍天子架子,對平民百姓頤指氣使,一旦自己被困遭擒,便膿包到連癩皮狗都不如。」

地上長劍宛若烙鐵,越來越熱,進而好像火爐、火罩、火山一樣困住了太子。

死亡緩慢降臨,乃人世間最大的恐怖,太子一生威嚴深沉,霸道縱橫,面對死亡時居然沒有拚死求生,反倒嚇得放聲大哭出來,傷心悲切,淒楚腸斷,真把眼下陵墓哭成了孝堂。

歸海皓煙聽得討厭,左手劍訣崩開,直接引爆了萬古洪爐,對於她來說,殺一個太子和碾死一隻蚊子沒有絲毫區別。

砰!

忽然間長劍爆裂,熊熊太陽真火被一股猛烈罡風吹得倒卷上天。

白鶴堂沖入洪爐核心,擋在了太子身前,雖然依舊還是那副土掉渣的面孔打扮,但身體挺拔如撐天神槍,氣勢恢弘壯闊,儼然是一位雄霸八荒六合的無敵高手。

歸海皓煙笑道:「憑你這麼深厚的武功修為,相信六大聖地掌門也及不上,何必賤骨頭做個衷心鷹犬呢。」

「報恩和承諾對有的人來說和放屁一樣,對我而言就是我的命。」白鶴堂手按刀柄,平淡說道:「這種道義,你們婦人如何能懂。」

歸海皓煙笑容消失,寧無忌內心佩服:他們大羅天后裔的骨頭倒真夠硬,但人家武聖可沒閒心和你惺惺相惜,繼過天狼之後,欒家今天也要絕戶了。

白鶴堂拔刀,冷光如雪。

但劈斬動作甚是輕柔,就好像是要小心撥去花瓣露珠、撣飛瓷器螢蟲一般,沒有半分煙火氣,更遑論分毫殺氣。

歸海皓煙卻是目光一寒,快速側閃。

就在寧無忌和太子莫名其妙的時候,歸海皓煙身後的神殿轟然崩塌,竟被那陰柔的無形刀罡一分為二,歸海皓煙大怒,她沒想到當代武學進展神速,昔年顧流引的愛徒欒鳳天可沒有如此凌厲玄妙的刀法。

虛空震盪,燃起潑天大火,歸海皓煙單掌拍出,遂化作一條張牙舞爪的巨大火龍,自天下撲,噬向了白鶴堂和太子。

浩瀚刀意,滾滾威儀,仿佛蘊含著來自遠古的深邃蒼茫,哪怕恐怖的天火之龍也無法侵入。

白鶴堂終於拿出了全力,刀君昔年掃蕩南疆,群魔束手,修為境界已臻至天心絕頂,面對武聖也能有手段抗衡一二,這招和陰柔自然的流年之道正相反,乃是激烈豪邁的金戈無極刀。

一剛一柔,陰陽相濟,有鬼神難測之玄機,生生看得寧無忌又反覆起了改陣營的心思。

歸海皓煙雖是八歲女童的形象,但身法氣勢只有更加暴烈,她一手捲起太陽火龍,好像舞動一條巨神長鞭,再次破開無上刀意,將白鶴堂遠遠震飛。

太子連慘叫求饒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已經被火龍焚盡,徹底抹殺存在,一粒灰塵都沒剩下。

白鶴堂仰天悲憤怒吼。

歸海皓煙冷漠笑道:「忤逆我的人,都要死,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 × ×

葉塵焦急地思忖著應對之策,歸海皓煙占據了小九的身體,根據遺蹟數據來看,那太陽之心比太陽劍丸不知高級多少倍,乃是遠古聖人最高科技結晶,和毀滅星球的萬神印基本是同一級別,不僅儲存著《太陽劍譜》原始母本,還包含著轉移意識靈魂的逆天功能,但究竟有其極限,無法真正改寫宇宙法則——只能維持不到十五年時間,而且缺少西楚歸海輪迴神像上的水晶之鑰,不能徹底轉移功力。

「這條小鏈子真夠邪門的……」葉塵頭疼不已,小九看似安全了,但一來是她的意識被禁錮,和坐監無異,二來歸海皓煙性格火爆衝動,全盛時期都被虛洪荒算計得差點身死,如今功力七除八扣,又拖著小女孩的身體去報仇,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三來,白鶴堂武功絕頂,衰而不竭,耗到這麼許久都扛得下來,歸海皓煙還真未必就能完勝。

葉塵怎能讓小九平白失去寶貴的十五年青春?他自知下去無論幫誰都是白搭,而且也沒有任何實際意義,所以只能繼續用遺蹟中樞來找尋破解太陽之心的辦法。

離奇的是,眼前居然再次出現了五牙王艦的畫面。

波濤洶湧,駭浪如山,風暴捲起的海柱彌蓋天際,暴雨下的怒潮滾滾奔騰咆哮,船艦甲板上神星雪和一個形貌質樸的少年,每人拉住一根兒臂粗細的纜繩,維持著船帆穩定,海嘯風暴之中,帆力何止千斤,雖然對江山七傑而言倒不算難事,但那少年不過才比小九長著兩三歲,竟然身負不可思議的神功巨力。

驚駭欲絕的水手們被浪濤掀得東倒西歪,眼見幾人就要跌進大海之時,一位青衫書生體迅飛鳧,飄忽若神,輕易救下了他們性命,隨後「走」到中央舵輪處,如山般把住了方向。

莫說海嘯中如履平地深湛的武功,單是那份從容面對天劫的氣度,已足可算當世罕見的絕頂人物。

滄海、風暴、豪雨,居然都不能亂他心神分毫。

葉塵明白,那需是面對過無數磨難險阻、無數烽火歲月才能養成的絕對自信,生平所識高手中,只有葉商或唐雷九等寥寥數人可以與其比肩,可青衫書生儒雅文靜,清秀絕俗,完全沒有那種英雄睥睨捭闔的霸道,不知是如何養成如斯威嚴。

「肯定不是華太仙……」葉塵喃喃說道,天下高手他已見得七七八八,青衣書生儘管年輕,可五官輪廓和華茵酷似,加上那股懾人的魅力神采,倒並不難猜其身份,只是不知道他怎麼會和神星雪搭船來此,更不明白為何這座遺蹟兩番給出這個畫面,想了片刻後,突然橫心——索性想辦法讓整座陵墓升上大海,依靠華太仙來解決一切問題!

如今的葉塵確實已無心無力去推理更深層次的竅要,北燕天吼峰遺蹟儲存著無窮能量和浩如煙海的知識,希望東淮海底這座不會出錯。

× × ×

海嘯愈發猛烈,驚天壯闊的海龍捲隨時有可能吞沒船艦。

「太危險了,小暮炫,你下去底艙照顧商客,我和你掌門師祖自有辦法應付。」神星雪纖纖玉手一翻,揮出柔和醇厚的玄黃真氣,凌空攝過了暮炫手中纜繩,她修為本就深厚,西楚一戰後又領會了「太上青燈」的玄妙法門,最近甚至已經開始參悟更高一級的「逆龍金甲」,武功之強,直追劍鎮天南的魔後,今次適逢琅琊樓主,自然不甘示弱,秀麗雙眸中反常的充滿了狂熱之色。

當世武者,有誰不夢想與華太仙一爭雄長?

「有我太師父在,不會有危險的。」以蕭暮炫的年歲不可能經歷過這種怒潮風暴,但他依舊鎮定,當然是深知華太仙超凡入聖的手段。

說話間,一股騰空惡龍般的海龍捲咆哮捲來,水手們都沒想到今日的海嘯會強到如此境地,不禁目眥欲裂,心膽俱碎。

「麻煩星雪小姐定住風帆,暮炫你來掌船,直線向前,莫要偏航。」華太仙聲音淡定異常,囑咐兩句後竟緩步走向了船頭,毀滅性的巨型風暴已經近在眼前,但這位有史以來最接近武聖的高手既沒有狂傲,也沒有緊張,只見他清癯的背影穩如天梁,衣袂飄揚,長發飛舞,宛若鴻蒙玄仙。

神星雪睜大眼睛,她預想的方法是以極限軒轅皇劍的掌力拍擊海面,利用衝力帶船衝出海龍捲的範圍,不知華太仙要如何應對這股自然界最可怕的災難。

轟!

龍捲風暴摧枯拉朽,好像打豆腐一樣的擊碎了船頭精鋼護甲。

華太仙毫無所動。

「可惡。」再運功已來不及,神星雪心中一凜:原來這人是個虛有其表的繡花枕頭嗎?他死不要緊,這一船人的性命可要遭殃了。

但蕭暮炫卻對掌門樓主的信任深刻入骨,小手把穩舵輪,無畏無懼。

終於,華太仙右手輕抬,伸進了近在咫尺的滔天大龍捲邊緣。

一道劍光豎直閃耀。

燦爛豪光有縱劈蒼穹太虛之勢。

絞碎金鋼,可令天地崩塌的浩瀚龍捲風暴居然被此道劍氣一分為二。

華太仙手掌外翻,其勢不停,斬斷滄海的劍光化作一面絕大法相圖畫,山川河流,蒼松靈獸,皆為長劍所描,細觀之下,劍劍如龍,森嚴浩然,震撼宇宙大千。

二十年前他的武功就登峰造極,如今功參造化,已然不可度測。

太仙神劍圖似乎不斷摺疊虛空,阻延著風暴繼續肆虐,華太仙單掌一震,萬劍猛然爆炸,將分成兩道的通天海龍捲徹底震散,漫天海水轉瞬融入暴雨,消失不見,神星雪目瞪口呆,不信有人能靠劍道逆轉天道,昔日梵天情都沒能給她如此的心靈震撼。

丰神俊逸的青年傲立船頭,自始至終腳下都未動分毫,暴雨接近他周身三尺範圍,便被滾滾沸騰的劍罡蒸發殆盡,死裡逃生的水手們如在夢中,深感三生有幸,得遇劍仙神明降臨。

南疆魔尊,哪怕武功再高十倍,也沒有中原豪傑睥睨笑傲的浩然俠氣。

五牙王艦乘風破浪,終於衝破海嘯,暫時脫離了險境。

神星雪綁牢纜繩後上前苦笑道:「前輩武功之神,著實無法用言語讚嘆,燕蒼生和鬼王都多有不如,請問您是否已經打破屏障,粉碎虛空?」

「也許吧。」華太仙並沒有謙虛,扭頭微笑道:「和魔尊一戰後,或許就清楚了。」

他走的道路前無古人,的確沒有什麼界限可以解釋劃分的清楚。

「東淮事關大羅天和太陽劍譜的奧秘,先天太極門和元始天魔門都會派人來尋寶,多虧有您同行。」神星雪道:「接應到令愛後,若能獲得武聖神功,恐怕司空黃泉就要徹底讓出王座了。」

華太仙又笑了,他的笑容和暖溫潤,直讓人若飲醇醪,不覺自醉,實有美輪美奐之韻,神星雪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絲嫉妒,當然絕非說她犯花痴,看見英俊高手就愛上人家,而是忽然想到了紀翩翩,傳聞中華夫人並不是一位傾國傾城的人間絕色,也沒有什麼蓋世武功或大智才華,但她卻不知有何魔力,竟「征服」了中原最了不起的萬人之英。

「王座對我來說不值一文。」華太仙笑道:「我只是一個非常非常普通的練武江湖人罷了,學到新奇招式後會興奮得睡不著,看見俠客會忍不住結交,聞聽惡徒行兇會惱恨,平日最喜歡和好朋友酗飲,醉酒回家一樣會被妻子罵,這次東渡就是為了接女兒,僅此而已,什麼武聖秘籍之類,我個人從來都不信看了它們就能獨霸天下那一套,燃燒自身,勇攀極峰,才為英雄精進之道。」

「原來如此……」神星雪嘆息道:「楚天王燕蒼生放棄了自己的仙魔涅槃之道,在追求大羅九重天的過程中,已經被你遠遠甩在了身後。」

「他也是一位不世出的武學雄才了,論悟性和刻苦都要優勝於我,可惜被梵天情打碎了信念,滿心尋找外界力量復仇,以至死無葬身之地。」

華太仙這話差不多等於承認了自己已經遠超燕蒼生。

這時忽然有水手高呼:「有海怪出海覓食了!還請神仙救救我們!」

神星雪沒來得及有更多感嘆,異變再起!

伴隨著隆隆轟鳴,百丈開外的海面忽然呈半圓狀拱起,巨浪波動遠比海嘯要緩慢,倒有點類似鯨魚出海,但體積之巨,至少十倍於五牙王艦不止,果然很像是古籍傳說中的深淵巨鯤游出海面。

配合暴雨洪潮和更遠處的幾股海龍捲,端可謂天地合併,一歸乾坤,重回混沌,就連華太仙都恍惚感覺自己是穿越到了巨獸橫行的遠古洪荒時代。

轟隆隆!

雷聲如炸,波濤洶湧,天際雖未撕裂,滄海已然分割,一座大不可量的鋼鐵古城赫然翻湧出海。

「這是……什麼東西?」神星雪瞠目結舌,直覺上這座海底古城的出現,很可能和葉塵有關,畢竟那位義弟所過之處,經常是驚天動地,稀里嘩啦的。

一個嬌小的童女浮空,神靈一樣升上雷雲,長發飛舞,腦後似有一團太陽照耀天際線,另有一個黑衣人腳踏雷電,拳掌裹挾滾盪暴烈的罡勁,與那女童拆手搏殺,這二人便如兩條雷龍,將低沉烏雲震得扭曲變形,壯觀得甚至讓人忘記那座鋼鐵之城還懸浮在半空。

這等劇變都不能動搖華太仙自若的神色,他閉目以念頭天心遙空探查,幾息後才皺眉道:「白鶴堂竟然還活著,那女孩子又是何人,居然能靠掌法罡勁死死壓制住他……」

「要過去看一下,葉塵和華茵可能就在這座天外天遺蹟。」神星雪飛身而起,一座浩大橋樑隨之橫架虛空,她足踏彼岸金橋,仙女一樣飛向古城。

華太仙眼中忽然出現了好像神星雪剛才那樣的狂熱之色,他八歲拜師商鴻,學藝七年便已青出於藍,三年後自創《太仙神劍圖》,歷經劫難繼任琅琊劍樓掌門後,他藉此大勢,精修近二十年,武功劍道已然走到了沒有對手的盡頭。

曾經難分伯仲的燕蒼生、過天狼、慕容楓等絕世天才,不知不覺都被他落在身後。

司空黃泉精力已衰,十年前兩人有一次隱秘交手,對方就已殺不得自己了,如今他年過百歲,自己則方當壯盛,還有至少四十幾年巔峰,一退一進,更不可能再做自己對手。

普天之下,茫茫乾坤,似乎只有梵天情可以讓他全力一戰,感受久違的生死壓力,否則這種極峰對於練武之人來說,實在是深刻無盡的寂寞,然而眼前那孩童竟然也是一個足夠讓人興奮的強者。

「暮炫,你去海神寨接應你的師父,我遲半天會到。」

華太仙天心覆蓋,宛如神聖觸鬚,感知到女兒並沒有在前面,但他被激起武者挑戰巔峰的熱血,毅然騰空踏海,藉助無窮無量的的雄渾真力沖向戰圈。

× × ×

葉塵身負多種武聖神功,自能虛擬出昔年星際之主的控制權,成功將所謂第二世界的海神陵寢破海升空,他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只想改變必輸的局面,只要華太仙或神星雪想辦法奪去太陽之心,小九就極有可能復原。

至於歸海皓煙死活,他是全不在乎,這個女武聖喜怒無常,獨斷專橫,消失於世才再好不過。

待穩定住海神陵墓後,葉塵也已經聚集起了兩成功力,他翻過中樞控制台,再施展鷹揚羽已經自如不少,下方建築早被白鶴堂神刀擊毀,廢一番功夫才尋到一柄軟劍,護手篆刻「輕絹」二字,屈直如水,刃口極利,端是一口上品寶劍,可惜它的主人已被歸海皓煙刺透人中,死得面目全非。

他把劍繞在腰間,尋到了一個隱蔽處,默運起元始生死訣,連自己的生機氣息都隱藏起來,準備伺機而動。

可惜的是,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歸海皓煙和白鶴堂的空戰上面。

「葉魔頭!怎麼哪裡都能冒出你來!你害的我好慘!」

原來寧無忌也躲了起來,而且就在離葉塵不遠的地方,宿敵見面,分外眼紅,想他堂堂先天太極門絕世天才、代執天帝太干、遠征軍總帥、無限臨近天心的絕頂高手……如今竟淪落到了被太子奚落、被小孩子收做奴隸、東躲西藏,這口憋屈怨毒,可容不得他冷靜暗算。

「呵呵,真不知道咱倆人有什麼孽緣,天上地下,水裡火里,哪都能撞到一起,好像我見唐芊她們都不如見你多。」葉塵情不自禁笑出了聲,「怎麼?想過來找打嗎?」

寧無忌拚死忍住怒氣,他自知身體狀態和葉魔半斤八兩,打起來可占不到什麼便宜,遂猶豫一下道:「大家的目的都是《大羅九重天》,不如聯盟起來,想辦法算計歸海老太婆,事成後再各憑手段,如何?」

「你不會點別的了?」葉塵諷刺笑道:「陰謀聯合這個,陽謀聯合那個,哪次事成了?你我實在話不投機,滾遠點吧,別礙眼,否則我可要出手了。」

「可恨魔頭!」寧無忌氣得雙眼血紅,就要奮不顧身出手時,忽聽天空爆出刺耳巨響。

二人抬頭望去,原來隔絕海水的透明能量護罩居然已被擊碎,剎時間,滾滾雷雲湧進遺蹟,一片黑暗蒼茫,藉助電蛇疾竄的剎那光芒,只見一位高挑豐滿,膚光勝雪的年輕女郎躍至二人中央。

看到神星雪,寧無忌滿腔戰意頓時煙消雲散,更無心欣賞對面珠圓玉潤的嬌艷美女,他又痛恨又恐懼,想逃跑卻又不敢,唯有僵在那裡,姿勢和表情都頗為滑稽。

葉塵大喜道:「星雪姐姐來的好快。」

「還有臉和人家笑著打招呼。」神星雪豐盈的嘴唇略微嘟了起,嗔道:「在神殿里你把我們送走,自己和鬼王留下來,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英雄?」

「我也是年少愣充好漢子。」葉塵笑著岔開道:「這不,在遺蹟中看到姐姐,我就直接讓這大鐵坨子飛出了海,雖然動靜好像稍大了一點,哈哈。」

咔!!

兩人沒來得及說起更多的近況,滾滾雷雲中炸出了比驚雷還要震撼的撞擊聲。

神星雪輕嘆道:「是華太仙出手了。」

絕高的九天之上,一面浩大劍圖宛如劍之世界一樣凌空懸浮著,豪光穿越無窮距離,突破了烏雲雷電的遮蓋,浩瀚無垠的排列縱橫,耀得人雙目生疼,久看都忍不住骨縫發寒、心神驚恐,可想而知身處中央的人需承受何等壓迫。

神星雪沒想到上方空戰比預想中還要震撼,蹙眉問道:「那個小女孩是什麼來路?如何會有粉碎虛空的修為?」

葉塵苦笑:「我徒弟。」

「啊?」

「來不及解釋清楚了。」葉塵道:「需要告訴華掌門,只要想辦法打碎那孩子的腳鏈,她就會變成普通的孩子。」

寧無忌急忙道:「萬萬不可,那條鏈子隱藏著大羅九重天和太陽劍譜的秘密,怎可任由毀去!」

「她還真是個武聖……」神星雪亦是心智超群之人,不再廢話多問細枝末節,但撇了寧無忌一眼後,忽然又道:「先殺了這討嫌可恨的小畜生再說。」

寧無忌冷汗直流,雙方大仇,可不是求饒或巧言斡旋就能說清的。

但他果然似有冥冥氣運護佑,歸海皓煙正在此時緩緩落下,全無稚氣的絕艷小臉聖光瑩瑩,充滿傲岸冷漠。

過不片刻,白鶴堂自高空墜落,咣一聲摔進了廢墟之中,而華太仙則完全不見了蹤跡。

諸人心中驚凜:天道法規不可逆,強如華太仙也不是武聖的對手。

歸海皓煙不理神星雪,只盯著葉塵冷笑道:「混沌陰陽道的氣息,你是虛洪荒的傳人嗎?」

「對!這傢伙就是虛洪荒的徒弟、知己、好朋友!請主人殺了這個惡賊。」寧無忌狂喜,飛快把無數屎盆子扣了上去,狂吼道:「不僅如此,他不久前還殺了西楚歸海大神官全家,打碎太陽神像,竊取太陽劍丸,是個不折不扣的超級魔頭。」

每一句話都是殺人誅心,直戳歸海皓煙的殺機。

「呵呵呵。」葉塵早已習慣這種場面,居然還能笑得出聲:「人得動腦,武聖智慧自會判斷是非。」

「剛才那個強大的劍士已被我封入虛數空間,沒有時間,沒有盡頭,永遠飄蕩。」歸海皓煙淡淡的問了句奇怪的話:「你覺得自己比的上他嗎?」

「肯定比不……」

話說半句,葉塵突然出手,拳頭緊隨雷暴,劈向了歸海皓煙的太陽之心。

「狗膽包天。」歸海皓煙嘆息弱者的無知無畏,剛才那把劍因為承受不住極熱高溫,已溶成鋼水,她念頭一動,寧無忌佩劍已躍到她的小手中,寒光顫抖,破天雷當空引爆。

神星雪雙掌帶動出猶勝穆浩驚神掌的烈風,形成一股扭曲的空氣漩渦,第一時間崩斷了刺向葉塵的長劍。

「和虛洪荒有關係的人都要死。」歸海皓煙動了真怒,隨手捏住一枚長劍碎片,彈指無限壓縮萬古洪爐,凝成一粒黃豆大小的光點,隨即出手一指。

轟隆!!

比洪荒烈火還強的火漿把雨水都蒸發成了濃烈熱汽,神星雪凝脂般嬌嫩的臉蛋兒立刻被燒成焦炭,葉塵怒吼聲剛出嘴唇,漫天火漿已經淹沒了他,轉瞬已被燒成灰燼。

「褻瀆武聖,賜你們燒死,算是格外開恩了。」歸海皓煙散去太陽劍氣,連殺如此之多的高手,心情簡直舒暢到了極點。

「主……主人……」寧無忌忽地顫聲道:「您為何……為何要放走他倆?」

「嗯?你胡說什麼?」歸海皓煙怔住,不知道寧無忌為何來這麼一句話。

原來剛才在寧無忌眼中的是——歸海皓煙彈指擊中神星雪,但太上青燈化作的微型黑洞將火焰吸收了大約九成,似乎並不足以致命,緊跟著葉塵眉心閃出層層透明波紋,便背著神星雪沖入了雷雲深處。

再之後,歸海皓煙得意微笑,絲毫沒有再出手追擊的意思。

「南疆魔拳,夜摩天血冥……元始生死訣……」歸海皓煙喃喃說道:「怎可能呢,小鬼居然有機緣能同掌兩門神功?」

邊說邊注視向寧無忌所指的方向,食指上再次凝結出了一粒恐怖火核。

雷雲震顫,忽有嘹亮鳳鳴穿破虛空。

一口清亮古雅的長劍從天而降,插入了她所指前方廢墟。

其勢好像鳳凰展翅,狂舞九天。

「老朋友,久違了。」

有一線淺紅光芒閃爍,赫然斬斷次元,破開了虛數之門。

華太仙踏進現實世界,手拂愛劍,柔聲笑語,完全未受任何損傷,離奇的是鳳天舞竟也發出一聲鳳鳴似的震音,仿佛亦興奮喜悅重回主人之手。

× × ×

雖然葉塵背後頂著兩團肥腴柔軟的巨乳,手拖兩條結實豐滿的美腿,但心中毫無邪念,身影如電穿梭,只盼脫離威脅,找地方設法救治神星雪。

然而江山七傑威名顯赫,均身負驚天絕藝,縱不如華太仙,亦絕不會一招就被打得半死不活,可是美婦並沒有起身打算,她臉頰舒服靠著葉塵肩膀,嘴角偷偷憨笑,不知心裡想著什麼。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