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錦繡江山傳 第四卷 逐鹿鏖戰(第十四章 鐵拳)作者:killcarr

. 【錦繡江山傳】

作者:killcarr 2020313首發第一會所

第四卷 逐鹿鏖戰

第十四章 鐵拳

森羅妖宗並不是師徒傳承武功的江湖門派,而是一個龐大、縝密、恐怖的權力 組織,唐雷九所掌控的黑道王國,遠不止一座仙門島所能呈現,天下幾乎到處都有 他的錢莊、船隊、鹽行、煤礦,甚至連西楚沙漠還有他屬下經營的果園和酒莊。

儘管這位森羅王目不識丁,但他選中的堂主無不是管理組織的一流人才,老貓 蚯蚓等人僅僅是宗門裡無司無職的普通雜役,處理事務手段之精熟,亦可窺見高層 堂主的厲害,所以森羅妖宗能有今日的規模,絕不僅僅是堆砌大量武林高手,閒著 沒事到處作惡決鬥那麼簡單粗暴。

論組織的輻射面積,青蓮天都和中原六大聖地也未必及得上。

然而君臨天南的唐雷九這輩子還是有兩件事搞不明白,第一就是自己這身驚天 動地的武功來歷,萬天兵、姬流光、畢昆羅、葉塵等再怎麼被誇耀為戰鬥天才,那 也得建立在自身實打實的武術基礎之上,可他的神力則好像完全自「無」中而來, 一拳一腳,威力莫名之巨,魔尊梵天情給的解釋很有意思: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天授 命外奇人,遠古聖人中存在過一種宗教,領袖的首要條件便是未經修煉的天授兒童。

出道以來很多對手功力比他深,招式比他妙,經驗比他博,但結局無一不是被 雷九拳捶的趴在地上,輸都不知道怎麼輸的,正如唐雷九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贏了。

第二件不明白的事就是顏芙瓊。

如今很少人知道他們倆其實出生在同一個漁村,自小相識。

少年唐雷九非常記仇,而且有仇必報,很久以前村子惡霸勾結響馬暗害了他的 父母,霸占了他家的漁船,為了活下去他只能在中原碼頭做苦力,之後有個漕幫小 姐利用美色騙他當殺手,簍子捅大後,翻臉如翻書,除了不承認和這「狼子野心」 的大個子有瓜葛,甚至公開說他覬覦幫中女眷,堅決要求用百刀活剮來執行家法。

如今唐雷九滿身的傷痕,倒有大半是那時留下的。

僅兩年多之後,害他父母的惡霸和響馬全家都被倒吊在大樹上,活活渴死,坑 害毒打過他的漕幫則被某位大金主用巨額金銀收買,將那出賣他的小姐賣到了胡同 窯子裡做最賤的妓女,半個月後漕幫幾位首腦一夜之間全部神秘暴斃,成為當時江 湖轟動一時的詭異傳說。

和記仇一樣,唐雷九同樣記得住別人對他的恩惠,比如父母雙亡時鄰居有位嬸 子送飯贈衣,接濟過他很長時間,如今那個嬸子一家在中原成了赫赫有名的綢緞莊 大財主,當年在漕幫要被執行家法時,有個看守老伯見他年紀尚小,不忍其被百刀 寸磔,偷偷放了他,現在中南要衝江門鎮的知府就是那位老伯的兒子……

此後數年,雷動九天的字號威震天下,無論正道英雄還是魔道妖邪,均對森羅 王諱莫如深,懼怕中亦透著對絕對實力和剛直之心的欽佩。

少女時期的顏芙瓊小名觀音婢,村民和她的父母都不明白,這個鄉下窮地方怎 會生出那麼美的女孩子,無論男女大人還是老人小孩,幾乎任誰看見她都會駐足難 行。

唯獨唐雷九對她絲毫不感興趣。

很多年之後,元始天魔門使者相中了如亂石中美玉似的顏芙瓊,傳授遠古知識 和絕代武功。

二人輾轉再見時,包括天魔門使者在內的所有人,都覺得這對兒同鄉的青梅竹 馬會發生一段理所當然的情愫,結果則只發生了長達二十年的數場生死決鬥。

冰原之上,顏芙瓊長發盤成很隨意的髮髻,以木簪別在後腦,額前斜劉海兒盡 顯嬌俏,身穿淡黃皮衣,黑褲子,黑長靴,絲毫不掩飾曼妙的女性曲線。

「魔後娘娘,您拉我來北燕,卻又不動手,到底想幹嘛?」唐雷九滿臉的不耐 與不屑,這種態度絕非刻意做作,幼稚的去彰顯特立獨行,而是只有類似宿敵、宿 命、命格之類玄學才能解釋清楚的特殊關係。

「呃……芊兒好像懷有身孕了,九哥你心裡得有個數。」顏芙瓊美眸中有五色 光華閃爍,似乎有天眼可以看見天吼峰上的戰況。

唐雷九哈哈大笑道:「女兒想幹什麼就讓她幹什麼,我這做老爹的對唐芊從沒 有任何約束,以後也不會有,哈哈哈,她想嫁人就嫁人,想生孩子就讓她生好了。」

顏芙瓊蹙眉道:「你幾十年來從不正經也就罷了,如今聖女未婚暗結珠胎這麼 大的事,一句話就想接過去算了?」

「唐芊是聖女,我可不是聖父,不算了還想幹嘛?」唐雷九邊走邊道:「昨天 商瞎子敢向唐芊和我的外孫兒動手,我現在就過去幹掉他,有什麼事的話,魔後娘 娘您回來再教訓吧。」

唐雷九和鐵如峰不一樣,平日裡和女兒唐芊沒有太多的見面閒聊,更沒什麼父 女情深的親切寵溺,但顯然他對兒女的愛已經刻在了骨子裡。

顏芙瓊道:「先別忙,那兩個蒙面人不好對付,得準備個萬全之策。」

「你不是說司空黃泉出不來了嗎?那還準備個什麼勁兒?娘娘你慢慢擬計劃, 我順手先宰了倆蒙臉鼠輩就是。」

「唉……這次來是接走芊兒,看看鐵血寶庫是怎麼回事,想打架的話,以後多 的是機會,九哥的功夫如此不值錢麼……」

唐雷九狂態畢露地笑道:「我的武功從來都沒值過錢,老子我殺心已起,說什 麼都要過去打架,給我女兒和孫兒出口氣。」

高大的身影已經踏雪遠去,顏芙瓊搖頭苦笑,繼續通過魔宮神器觀看戰局,同 時輕聲自語道:「無仙師傅,那倆蒙面人是什麼個來歷?。」

優雅沉靜的練無仙自風雪中緩步踱出,不帶情緒的說道:「拜月天鵬谷的拳掌 路數不管再怎麼隱藏,也瞞不過老夫朽目,所以穿灰衣服的應是酆都王無疑。」

顏芙瓊似乎也不如何吃驚,只點頭道:「和皇甫正道交易也好、探聽武聖秘密 也好、誅殺葉塵也好,風閒蕩出手理由多的是,我也懶得過問,只不過沒想到他武 功似乎又有精進,神星雪都攔不住他出拳殺人。」

練無仙道:「憑酆都王的資質,早該悟道天心絕頂,這幾年他在拜月天鵬谷觀 看雷雲天劫,凝鍊『冥古萬劫術』,似乎已經超越了一味霸道屠戮的天眼殺禪。」

「嗯,這種進境還是不出咱們掌控範疇的,那您看九哥的功夫拿得下他嗎?」

練無仙一怔,好一會才道:「森羅王常理難測,從來也沒有哪家範疇能解釋他 的神功拳法。」

顏芙瓊莞爾一笑:「我隨口一問罷了,穿藍衣服的是誰?」

練無仙沉聲道:「除了華太仙我真想不到其他人了。」

顏芙瓊道:「華太仙和聞心如今正在沙漠調查司空黃泉的往事秘辛,秦嫿錦和 冷虎禪親眼所見,所以藍衣人絕不可能是他。」

「中原大勢愈發撲朔迷離,皇甫正道的暗手還真的出人意料呢,當然,葉塵逮 住寧無忌更是我沒想到的。」

「寧無忌為天命之子,掌握著無與倫比的天外天秘密,本以為會成長為又一個 皇甫正道,怎麼武功進度忽然慢了下來……苟延殘喘的司空老賊到底打的什麼如意 算盤……哦,天狂師傅不去會會他的仇人嗎?」顏芙瓊笑靨極美,宛如妙齡少女, 和尊貴的天南之後實在很難聯繫在一起。

「當年天狂莫名輸給神星雪,又是一個費腦的謎案,嘿嘿嘿,或許該學學森羅 王那般,遇事直接鐵拳開路,日子才能過得快活些。」

「無仙師傅今天很愛說話呢……咦?藍衣人進了蕭師道的劍陣,葉塵要和洪經 藏一對一麼,剛一個走神兒,沒聽清他們說的什麼。」顏芙瓊輕微後悔,隨即不再 閒談,靜心觀看。

風勢稍微一緊,練無仙也已融於雪中,消失不見。

葉塵和唐雷九在某些方面很像,喜歡直入核心,說最簡單明了的話來解決問題, 他回答藍衣人很直接:「鐵血寶庫的秘密嘛,我們不想說,寧無忌就在九曲黃河劍 陣裡面,請自取。」

灰衣人笑道:「單憑一個老掉牙的陣法就想擋住我?」

「不敢露臉的蒙面狗,懶得和你說話。」葉塵滿臉厭惡不屑的揮揮手,「交出 沐靈妃等人,否則你們連進陣的機會都沒有。」

灰衣人看不見表情,但肩膀微微發顫,顯然已經怒極。

「這就是你們商量一晚上的對策麼?」藍衣人嘆氣道:看來昨天的威懾還不夠 啊,那我只能砍了沐殿主和張院長他們的頭後再來談判了。」

說話間,灰衣人左手一揮,無形劍罡凌厲劈向了先天太極門眾人遠端的一個小 帳篷,帆布、圓木應聲粉碎,裡面總共十來人,赫然包括沐靈妃和聶千闕等天元宗 同門,另有一位年老清瘦的儒者,想必是春秋書院的張菱溪院長了。

灰衣人離著帳篷足有七八丈之遙,隔空一擊將其打碎本已極難,更讓人驚懼的 是他那劍罡掌勁陰陽相濟,不傷人分毫,蓄勢可謂生生死死、無窮無盡。

「你想動手便試試吧。」葉塵後背冒著冷汗,面子上卻堅定無比,沉聲說道: 「行走江湖就是刀頭舔血,保不齊誰都有那麼一天,你不答應也沒辦法,反正我覺 得寧無忌的命會更矜貴些。」

藍衣人沉默不語。

葉塵心下鬆了一大截,果然如蕭師道算計,不知是因為同門感情,還是懼怕司 空黃泉,寧無忌對他們極為重要,遠勝其對鐵血寶庫的追求。

「繞來繞去,結果都一樣。」灰衣人負手前行,眼看便要走進九曲黃河劍陣的 入口,「看我破了你的陣。」

「等一下。」藍衣人忽然道:「我倒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陣法,相煩老兄讓我 一讓。」i

「什麼?」灰衣人停了腳步,笑著道:「難得你有這個興致。」

洪經藏和展慕雲在昨晚也早有商議,憑他倆的見聞智慧,已經對此二人身份有 了初步的推測,今日甘願做配角靜觀其變,絕不是怕了他們,而是實在不明白皇甫 正道怎麼能搭上這兩個大高手,更不明白他的真實意圖。

葉塵面不改色,和計劃略有出入,但也沒什麼太大差別,只希望這個劍陣真有 傳說中的那麼神奇。

藍衣人語氣似乎很沮喪:「葉小兄弟很聰明來著,居然懂得坐大籌碼了,我們 也只能禮尚往來……讓你過得經藏先生龍威去接沐殿主,如何?很公平吧?」

葉塵還沒開口,洪經藏譏誚一笑,冷聲道:「我這點微末道行怎敢在閣下二位 面前班門弄斧,在後面擂鼓助威就很榮幸了。」

「你二人不是很囂張、很了不起嗎?怎麼倒讓別人來頂缸。」鐵曉慧腦子清楚, 怕葉塵念及沐蘭亭,受激去單挑覆雨神龍,那樣就徹底破壞了蕭師道的計劃。

大家圍攻灰衣人,輸贏多半都不會有人來干預,若圍攻洪經藏,那展慕雲、姬 雲崖、萬天兵、王昊瑜、商鴻這五大一念萬法的絕頂半聖必然不會坐視不理,肯定 又會演變成亂七八糟的群戰。

藍衣人道:「很簡單。」

「簡單什麼?」

沐靈妃忽然被一股無形真力提了起來,一點一點地挪向石谷中的黑日風災,眼 看用不多久便要被隕冰絞得粉身碎骨,藍衣人雙手攏袖,談笑風生,並未舉手投足, 周邊也沒什麼勁風氣場,堪稱力隨神放,在場數百高手從沒見過聽過這種魔法神通 似的武功,比起極樂天禪寺的拔山之法,何止難度翻倍。

「沐家兩位姑娘都因你而死,怎麼也說不過去吧?」藍衣人一步邁進了九曲黃 河劍陣,續道:「開始吧,莫浪費時間,你必須單打獨鬥,快速擊倒經藏先生,在 下武功粗陋,向來不喜歡弄這些花里胡哨的真氣,是以並不能保證控制得當,護好 沐殿主呢。」

霎時間,成千上萬道劍光疾涌狂竄,立刻割裂了九曲黃河劍陣和外界的聯繫, 哪怕神星雪和無法天王等高手都看不見裡面的情形如何,沐靈妃卻依然懸在天空, 一點一滴地移向黑日風災,曾恨水心急如焚,剛要出手相救,但轉念又想到藍衣人 有言在先讓葉塵獨斗,自己若貿然出手,只怕反而壞事。

他徒弟雪無雙見聶師兄暫時平安,倒是挺樂意沐師叔折在這裡。

葉塵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管他們有何目的,或者寧無忌是死是活,沐靈妃絕對 不能死。

他的戰意剛起漣漪,丹田罡勁似動未動的剎那,洪經藏一拳擊出!

金光閃閃,寒風嚎叫,巨大的龍爪已到了葉塵眼前三寸!

「小心!」只有曾恨水、無法天王、神星雪三人看見了洪經藏肩頭輕震,他們 也沒想到剛才還不情不願、仿佛打算置身事外的洪經藏會先發制人,不顧身份的偷 襲後輩,而且一出手,便如龍出怒海,施展全力以赴地必殺之招。

葉塵不躲不擋,指尖天元玲瓏道瞬間蓄滿到了巔峰境界,不差毫釐的刺在了洪 經藏的龍爪中央。

劈劈啪啪之聲好像韌竹崩碎,不絕於耳。

無邊霸道的兩股真力直接炸裂了周圍兩丈內的所有空氣,復又奔騰不息的倒卷 上天,如此雄壯的正面對拼,來得可謂迅雷不及掩耳,但就連灰衣人都不禁後退幾 步,似乎也沒預估到二人瞬間一招,居然生成如斯威勢。

葉塵放空心中雜念,放空了天下戰局戰勢,甚至放空了即將做父親的喜悅,心 靈純凈,徹底貫通了一念生萬法,得法而忘法的玄妙境界。

又是數十拳的暴擊火併。

兩條人影快速分開,比雷霆閃電還要迅捷。

洪經藏的功力已經運足九成,全身金芒閃耀,盡顯尊貴雍容,宛如龍神降世, 實際他從昨天重逢葉塵伊始,就打定了主意,二人仇深似海,不可化解,冰原上必 須尋機誅殺此子,否則再過三年五載,定成心腹巨患,因為他這種武功進境速度已 經超出了想像,自古以來,凡是具備這種天賦的少年高手,最低限度也會凝練道心 法相,甚至有可能粉碎虛空,成長為魔道至尊那樣的超級存在。

唐芊自是相助葉塵,笑著譏刺道:「堂堂江山七傑居然甘願給人當馬前卒使喚, 虧你嘴裡說得漂亮話,真是滑稽。」

「當馬前卒也無所謂,反正葉塵早晚要找我報仇,乾脆揀日不如撞日。」洪經 藏繼續提升功力,金龍鱗片劇烈震盪,空氣和光線扭曲變幻,嘹亮龍吟竟壓過了黑 日風災持續萬年的吼聲。

如此強大的道心神力,連神星雪都不禁暗暗讚嘆佩服,九龍滅神咒這門武功說 來也傳承幾百年了,可從沒聽說有哪個先輩能伯仲洪經藏,生成壓迫天地的諾大龍 威來。

曾恨水、萬天兵等人觀覆雨金龍法相不斷攀升,積蓄滾滾道心之力,也都臉色 大變,紛紛默運武功,護住各自門人免受波及。

身為至交好友的展慕雲也沒見過洪經藏如此凝重的全力出手,他知道這是九龍 滅神咒的必殺絕詣——龍皇均天浮屠……根本就等於是拿葉塵當成葉商、華太仙來 對待了,究竟何種顧忌才會讓他連這終極絕招都祭出來,莫非自己當初不該婦人之 仁放走葉塵嗎……

驚世咒語吟唱,震撼諸天,九條金色巨龍纏繞洪荒古拙的巍峨巨塔,洪經藏拳 走中線,平刺直搗,同時,龍皇均天浮屠亦鋪天蓋地的鎮壓而下。

「實在太厲害了,如今的我終歸還是比不上他。」葉塵喃喃自語,似乎已被無 上龍相拳意震懾,失去了所有抵抗的意志。

巨龍、寶塔、金光、神拳……圍觀雙方人馬看的驚心動魄,功力稍弱的年輕人 幾乎已忍不住要跪地膜拜,鐵家一方中不少人甚至都起了儘快逃跑的念頭,洪經藏 霸道無敵,自己留在這裡也無異於螳臂當車,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日月無光,斬。」瀕臨崩潰粉碎的瞬間,葉塵足足抽出半數真氣,離奇脫離 了龍皇均天浮屠的鎖定,整個人玄妙的移位到了洪經藏身後。

太陽神劍,扭轉大千。

空間波紋閃爍不定,簡直玄到了極處,灰衣人、萬天兵等絕頂高手都不由神馳 目眩,期盼葉塵接下來有更驚人應變,一窺太陽劍譜的奧秘。

星沉悍然出鞘,瞄準了洪經藏毫無防禦的後頸。

繞塔巨龍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吟,好像洪荒龍王捕殺獅虎,擺尾揚爪,盪開了 神刀兇險無比的斬殺,適才忽忽一瞬,洪經藏感覺到了葉塵粉碎虛空的雛形力量, 心中驚凜,當下運起了數年未用的先天易脈法。

全力一擊,竟不能勝。

甚至險被反殺。

這對於洪經藏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葉塵趁此機會縱身躍過先天太極門一眾高手頭頂,飛撲向沐靈妃。

萬天兵和展慕雲對望一眼,同時微微搖了搖頭,並沒有出手阻攔,商鴻、姬雲 崖、王昊瑜三人則是同一心思:自己武功再高也高不過覆雨神龍,何必當冤大頭招 惹這姓葉的小魔星?

灰衣人冷笑連連,挑撥道:「丟人,連個小鬼都打不過,洪經藏,你可實在太 沒出息了。」

「風閒蕩!別以為藏頭露尾就不認得你!」洪經藏龍目金光四射,整個人穩如 泰山,雙手結均天法印,巨大法相再次清晰起來,九龍張牙舞爪,糾纏翻滾,共同 托起了黑色浮屠,「殺了他,下一個就是你。」

江山七傑運起先天易脈法,人龍合一,生靈窒息,其浩瀚的先天罡氣幾可震破 蒼穹。

洪經藏腳踏九龍浮屠,一拳搗向了葉塵。

漫天渾茫,拳勁所過之處,一片混沌爆炸,只怕華太仙、燕蒼生親臨也得小心 應對。

「顧不得了,葉塵肯定頂不住這樣的絕世武道。」唐芊了解葉塵的極限,哪怕 犧牲沐靈妃,她也不能允許心愛之人出絲毫危險,遂咬破中指,虛空篆刻元始真言 血咒。

一個一個古樸神秘的象形文字在半空閃耀奪目。

「彌羅天極闋?魔尊居然連這招都傳給了你?!」無法天王再無慈悲淡然,吹 鬍子瞪眼,放聲大吼,仿佛回憶起了駭人往事。

話音未落,浩大的血色光輝,匯聚成了終焉末日之劍,劈破金光龍影,奔騰刺 向洪經藏。

化身灰衣蒙面客的風閒蕩閃身擋在了洪經藏後背,他當然不是為了什麼公平不 公平,更不會關心中原人死活,而是同樣起了深刻忌憚之心,葉塵天縱奇才,心智 堅韌,如若這次逃出生天,未來誰還能殺他?誰還有機會殺他?

空中風雪深處,緩緩睜開一隻恐怖豎眼,目光詭異難言,瞳仁周圍布滿細微血 絲,宛如閻羅殿幽冥神魔的眼睛!

咔嚓!

庚金劍氣呈彎月形,一閃即逝。

巨大的豎眼猛然閉合,風閒蕩空中展開袍袖,借勢飛向遠端,他內心深處對唐 雷九頗為忌憚,更不能公開削了魔尊臉面,所以盡力避免當眾對戰聖女唐芊。

雖只瞬息之間,但唐芊的彌羅天極闋已被天眼殺禪中和衝散。

藍衣人的無名真氣再強,也只是一道無識真氣,葉塵突破勁風,終於環住了沐 靈妃纖腰,只覺師叔姑姑柔若無骨,卻是處於昏迷之中,怪不得半天絲毫未見掙扎。

龍吟和空爆巨響越來越近。

日月無光已無力再用,兜了個圈子,葉塵終究還是要正面搏殺龍皇均天浮屠。

「直入王巢又如何?」葉塵長嘯聲中,星沉一指,面對踏龍塔、催神拳的洪經 藏直線衝殺過去。

儘管左臂摟著沐靈妃,但神刀鋒銳無匹,半空中順利連擋十數記洪經藏的拳擊, 先天易脈法加持下,一拳如一龍,每次接觸撞擊都似靈魂撕裂,肉身爆炸,兩人的 陽剛氣血熊熊燃燒,讓亘古凍土都變得熾熱起來。

唐芊抽出天魔紅顏,曾恨水借過鐵血問鼎弓,凝神搭箭,他倆已打算參與圍殺。

劍氣縱橫的九曲黃河劍陣中響起一陣宏大的聲音:「二位算是一代高手,怎麼 也破壞武林規矩?妨礙人家正大光明的單打獨鬥?」

「你們綁票都用了,還敢提規矩!」神星雪不便破壞劍陣運轉,婀娜的身子輕 輕一轉,玄黃真氣爆發,將旁邊冷虎禪的殺魂軟劍震了出來,藍光一閃,已沖天刺 向了洪經藏。

轟隆隆!劍陣的嗡嗡金刃破風中猛然響了一記炸雷。

虛空震盪霹靂,軟劍碎成塵埃。

「這……這是什麼武功?」

包括遠遠觀戰的魔後在內,群雄黯然,全被這一震所懾,藍衣人就好像神佛一 樣,天地元氣盡數臣服於他,念頭所到,便是毀滅打擊。

星沉刀融合混沌陰陽道,竭力接下神龍巨塔的壓迫絞殺,葉塵心無旁騖,唯一 的希望就是先天易脈法反噬,但目前來看,洪經藏顯然耐力甚雄,沒有絲毫衰竭氣 象。

身後就是黑日風災,恐怖的隕冰劫灰泛著絲絲閃電,恐怖至極,照此下去,不 被洪經藏活活震死,也會被卷進風中,粉身碎骨在即。

銀河璀璨,划過長天。

天魔銀鎖捆住了天外神龍偉岸的身軀,唐芊奮力輸出元始之力。

長箭裹挾天元玲瓏道,卻毫無聲息的陰冷射出。

葉塵得此良機,鼓足剩餘功力,怒天震爆出巨響,不求殺敵,只希冀先脫離黑 日風災的威脅。

洪經藏修為實在太過雄渾,所以先天易脈法的持續時間並不能比慕容伽葉等人 更長,此刻後背劇痛攻心,知是受了重傷,劇烈奔騰的如龍罡氣再度燃燒,自己亦 發出驚天動地的巨吼。

血濺如霧,他不顧傷勢,更不回頭,只要堅持十個呼吸,葉塵必死。

咔嚓!

天魔紅顏的鎖鏈居中而斷。

展慕雲衣袍鼓盪,真氣蒼茫,他右手神刀形式奇古,光輝正大浩然,卻並非實 質,而是道心法相所聚之形態,二十年前破而後立,其威力足以勝過不笑紅塵。

洪經藏背後箭傷及骨,五臟六腑內的玲瓏真氣更如蛇蟲啃噬,他強行祭起龍爪, 吼道:「送你歸西!」

「你自己歸西吧。」葉塵詭異一笑道:「最厲害的還沒出手呢。」

人群中的華茵盤膝而坐,早已香汗淋漓,素手朝天一指,天靈中一道劍氣猛然 激射。

太仙神劍圖這第二招,倒沒什麼誇張的聲勢和花巧,就只是一道純粹、潔凈、 不染塵埃的雪白毫光,眨眼間已穿透展慕雲和姬雲崖兩大高手的凌空截擊阻攔。

「喝啊!」凶性滔天的洪經藏殺紅了眼,放棄閃避,回手一抓,瞬時鮮血狂飆, 五指盡斷,然而劍氣卻也被他改變軌跡,衝破雲霄。

「真漢子!」不單觀戰群雄,就連葉塵亦忍不住開口稱讚。

龍皇均天浮屠轟然壓下。

巨力猶如能毀滅世界,摺疊時空,元氣不停的爆炸震顫,葉塵吐血,連同沐靈 妃如炮彈一般撞進了黑日風災。

咯吱一響而已,立刻被劫灰吞噬,一片血肉都沒留下來。

「不!!」唐芊跪地,風華絕代的秀眸血淚迸發,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淒切悲嘯, 以她的個性而言,若非懷有身孕,必然會引刀自刎殉情,絕不會有半分猶豫。

群雄耳聞唐芊哭聲,無論親疏,均不由自主代她傷心,但江山七傑洪經藏甘願 斷指殘疾,也要全力捕殺,葉塵死的也算有臉有面,不枉此生了。

「這葉塵自從現身以來,囂張跋扈,談吐粗鄙,哪有半點高手的禮儀風範,如 今果然有殞身大禍。」王昊瑜暗鬆一口氣道。

商鴻道:「葉塵死了,唐芊精神崩潰,等於武功盡廢,呵呵,大勢已定。」

九曲黃河劍陣赫然裂開一道口子,手提寧無忌的藍衣人和一個矮小刀客沖了出 來,華茵驚呼:「九曲之中無直處,門門都是死門,怎麼可能?」

藍衣人淡然一笑,一掌輕輕拂過橘千歲長刀,柔絲般的真氣四方震盪,人已躍 回最初站立的地方,說道:「真是了不起的陣法,倒退三五年的話,我很可能就出 不來了。」

說罷,手臂、胸口和左腰的衣衫開裂,三道傷口滲出絲絲血痕,到底不是毫髮 無傷。

上官琅璇頭腦發昏,渾渾噩噩地攙起唐芊,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

神星雪黯然之色稍縱即逝,鳳目轉瞬猙獰鋒銳,扭頭用冰冷掉渣的聲音道: 「還沒結束呢不是?神星雪還請賜教,今日既已陷溺屠殺,不死難休。」

「我來。」萬天兵活動筋骨,緩緩踏出。

姬雲崖通曉醫術,簡易包紮好了洪經藏傷口,由衷道:「洪護法武功絕世,經 此一劫,定然有望得窺天心悟道之境。」

洪經藏此戰耗力奇巨,傷重異常,沒時間客套說話,滾燙熱氣自頭頂蒸發,獨 自奮力調息。

曾恨水心傷沐靈妃之死,更不許徒弟出事,喝道:「殺!」

當日沐蘭亭用過的大輪金剛法意劍,不顧一切斬破大地,奔襲洪經藏。

王昊瑜心道:總不能一直看著不出力。

史詩拳意捏出社稷手印,三根手指如佛祖拈花似的擒住了金剛之劍,這一招社 稷擒拿手的尊貴奧妙之處,比王星禪委實高明得難以估量。

「給我滾一邊去。」洪亮的聲音響起。

天下之大,敢對王家家主說滾一邊去的人還從來沒有過。

「何方鼠輩,誰借你的狗膽!」千秋大手印的霸道之烈,似乎僅次於九龍滅神 咒而已。

砰!

罡音狂暴,氣流轟鳴!

然後王昊瑜就滾一邊去了。

尊貴的王族長足足滾了十多圈,最後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動也不動。

一個滿臉傷疤的威猛巨漢不知從哪闖了進來,一拳就崩飛了相當於聖地之主的 絕頂半聖。

「森羅王!唐雷九!」萬天兵勃然變色,沒想到這個久不出山的大魔頭居然趕 了過來。

「唐老爺子,您要為唐芊嫂子和我葉塵哥哥做主啊。」鐵曉慧苦於武藝不值一 提,大聲道:「先天太極門在場的都是兇手。」

看見女兒肝腸寸斷的神情,唐雷九心頭一疼,面子卻沒什麼變化,只淡淡回答 道:「害我女兒做小寡婦,唉……只能先把你們都宰了,再想別的辦法哄她開心了。」

「森羅老魔你孤軍深入,當心寡不敵……啊啊!!」商鴻話沒說完,一隻斗大 的拳頭砸了過來,緊接著就是如捱雷擊,骨髓都痛苦沸騰。

面對雷九拳,什麼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輕功閃避都是大笑話,一座山壓下 來,只能等著被壓扁,商鴻不想死,和王昊瑜一樣,拚命硬接一拳,然後就全身麻 痹,呼嚕嚕滾開了,長劍都沒來得及出鞘。

「寡不敵什麼來著?」唐雷九撓撓頭,不明所以,「下一個。」

萬天兵不禁毛骨悚然,他是武痴,不是白痴,兩拳捶爆兩個一念萬法的絕頂高 手,當今之世只怕唯有司空黃泉和梵天情以粉碎虛空之力才能辦到,唐雷九怎能… …怎能……

實際若論真實武藝,王昊瑜和商鴻縱然打不過森羅王,也確實不至於一拳就敗, 只因為唐雷九無論對手是誰,出拳必雷霆萬鈞,凝聚全部力量摧毀對方。

當然,他想控制也控制不住。

藍衣人啪啪鼓掌,笑道:「大開眼界,大開眼界,森羅王的拳頭果然是舉世無 雙。」

唐雷九咧嘴一笑,說道:「嘿嘿嘿,論掰手腕子,哪怕現在的魔尊也贏不了我, 你過來試試?」

藍衣人淡定優雅的道:「唐芊姑娘狀況不太對,恐怕還不到咱們動手的時候吧?」

唐雷九搖頭道:「不到個你媽,把你們一股腦兒都打死了,估計她也就好了。」

方獨行等人寒毛直豎,生怕引來老魔的目光。

遠處的風閒蕩皺緊眉頭,心中駭道:死老鬼的武功竟如此恐怖了……現在總算 殺了葉塵,完成了皇甫正道的交易,不宜再趟渾水。

………………………………

葉塵當然不會死,而是落在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周圍漆黑,溫暖,自己渾身欲裂。

目力暫失,葉塵隨手一摸,地面平整光滑,顯然為人工開鑿修飾過,再一摸, 指掌觸感柔膩,此妙物兼具圓滾、豐腴、綿軟、飽滿……

「姑姑生得好大的胸脯……」葉塵收回手,搓指回味片刻,遂先運起混沌陰陽 道療傷,試圖先恢復行走再論其他。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0_03_13 4:36:59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