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江山传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九章 穿越 作者:killcarr

. 【锦绣江山传】

作者:killcarr2121216首发第一会所

第五卷 星空一粟 (第九章 穿越)

“少帅神拳果然名不虚传,但目前天下只有我懂得从人体引出蠕虫之法,你不能杀我。”

被闻心施展“星空崩裂”霸道击倒的刺客痛苦挣扎著说道,此人西楚胡人打扮,皮肤皴裂,相貌平平,但说话时舌头有点发直,明显属于南疆口音。

叶尘以南疆土语问道:“你是枯荣树海出来的人?”

“呃?”那人也不隐瞒,直接道:“叶总管好眼力。”

整个魔国够胆袭击森罗门人的势力很少,其中只有枯荣树海行事诡异神秘,连颜芙琼那种身份都对他们所知有限,叶尘不过忽有所感,随便一猜,倒果然中的。

“哼,只懂偷袭暗杀的古神君也没什么了不起。”闻心不屑冷笑:“没想到你们连西楚那么远的生意都接。”

那人看都不看闻心,死死盯着叶尘道:“南疆魔国四大势力共拜魔尊,难道叶总管要联合中原人和西楚人同自己弟兄为敌吗?讨伐中原的大战仅剩一年时光,到时只怕你难以和森罗王交代。”

“为你交代?”叶尘哭笑不得地道:“我在魔宫敢当面和燕苍生冲撞,敢和风闲荡动手,古神君排名尚在他们俩之下,你又是下中之下的一个巫师刺客而已,有什么资格让我交代?快解了法术,我或许还能顾念一点香火,否则哪怕我留情,人家黑旗门和北瑶家勇士也得活剐了你。”

“呵呵,叶总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们楚火罗国的权贵怎会无端联络到枯荣树海?实际宁无忌知道你脱出北燕后,早就在黑白两道秘密开出条件,邀南疆楚天王、平等王、阿鼻王、归海大神官,共同杀了你、神星雪,以及北瑶氏和闻心,助他收回《太乙玄黄经》,替归海荒劫立国称王,回报就是暂时联盟,诛杀华太仙,这次既没有铁晓慧帮你联络天下高手,圣女唐芊又由魔后看管,你就乖乖享受铺天追杀,活在无尽黑暗里吧。”

闻心听罢怒得直是三尸神暴跳!

“刚才还说魔国就快进军中原,如今竟又结盟起来,你们果然都是一丘之貉的卑鄙小人。”叶尘哂然一笑,接着说道:“动不动便大队人马,宁无忌真是越活越没出息,还以为武功进步后会胆子大一点呢。”

嘴上调侃鄙视,但他和闻心都清楚了解——华太仙对先天太极门和南疆的莫大威胁,已经超过了中南战争的范畴,他们无耻联手拔掉这颗武功盖世的眼中钉,对正邪二门似乎都有好处。

那人挣扎起身道:“当然了,若是叶总管回心转意,放弃援助神星雪,暂让宁无忌收回太乙玄黄经,再来和我们联手诛杀华太仙,那么你就还是仙门岛大总管,实际也不过就忍耐一年而已,待完成契约后,凭您的天资,干掉宁无忌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当我傻子吗,赶着去给那不男不女的燕苍生和不敢见人的古神君擦屁股。”叶尘不由皱眉道:“而且你好像很懂啊,区区一个杀手居然在这里侃侃而谈,大言许诺……”

闻心也已发觉此人口气越说越大,忽然左手一震,空爆炸响,那个可以操纵蠕虫的男人立刻身如鬼魅,轻飘飘地闪过了少帅刚猛一拳,而且脚下妖风乍起,这眨眼间一退,竟退出了三丈开外。

“西楚之路艰辛,看你们怎么护持北瑶氏安全。”

“原来你刚才是故意开口引我出手,不管你们目的如何,一群宵小想杀华太仙无异于痴人说梦。”

闻心怒极反笑,他生平最恨伤害他朋友的人,但眼下昆蝎部落不知有多少人被蠕虫寄生,所以只能强自压制杀机。

那人笑道:“我乃枯荣树海的四管事,虫师妖哥,本来是负责刺杀北瑶氏的先遣军,但之前确实没想到叶总管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才想个主意和您当面说两句话,再考虑一下吧,衷心效忠魔尊,荣华无边,要不然……呵呵,这万里沙海的万重杀机,只怕你和少帅武功再高也是力有未逮。”

“唉……”叶尘长叹一口气。

妖哥还道他是在感叹大势不可逆转的无奈,继续蛊惑道:“众所周知,楚天王武功尚在森罗王之上,这次诛杀神星雪和华太仙的计划几乎万无一失,只要他俩一死,天南之地再没强敌,单靠皇甫正道和江山七杰哪里是咱们的对手?”

轰!

暴烈罡风冲天而起,威猛之势比起闻心刚才打出的星空崩裂还犹有过之。

一口强横无际的混沌巨剑骤然狂劈!

“不可能!我的穿越冥河可是闪尽天下攻手的无上绝诣啊!”妖哥只觉滔天剑势压下,根本避无可避,弹指间,已经五脏狂震,七孔流血,

这时候有熊酋长也带着北瑶姐妹、麾下战士、黑旗军赶了过来,正巧看见叶尘斩出恢弘惊天一剑,诸人这些时日见他总是斯斯文文,从容俊雅,没想到振臂挥剑之时,却如同雷神震怒,地覆天翻。

“当我还是冠军会上仓皇逃难的小雏鸟吗?”叶尘拎起妖哥,冰冷地道:“什么万重杀机,统统都是苍蝇跳蚤罢了,快点带路,今天我就先把你们什么先遣军和归海冰月全部铲除,然后再杀宁无忌,反替神星雪收回武功完善神技,届时看燕苍生和古神君能不能奈何我,若敢像你似的大摇大摆威胁挑衅,他俩同样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元始生死诀的神农药气逆行,妖哥转瞬痊愈,他实在难以理解眼前少年的想法,连忙道:“你此举只会置圣女和森罗王于……啊!”

叶尘指间发力,捏碎了妖哥肩胛骨。

“带路。”

“叶尘!你好大胆子,枯荣树海的法术无边,前方有幽魂二管事坐镇,他可以操控……啊!”话没说完,他的腕骨也应声而碎,剧痛攻心之际,偏偏又有一道温和药力倾注心脉元神,使得意识和痛觉加倍清醒。

“带路。”叶尘懒得再做言语威胁。

一盏茶的工夫,妖哥如堕碎骨地狱,无边剧痛比凌迟剥皮还要过之,最后只能取出秘香点燃,收回阿巴托蠕虫,答应替叶尘领路。

“还请少帅照顾好北瑶氏安危,咱们三天后柔煞部落汇合。”

“保重。”闻心自忖低估了叶尘的威勇和自信,以及那股杀念一动,不死不休的锋利,

北瑶婵伽脸泛潮红,眉宇间横有浓浓春色,低头不敢和他人目光相触,旁人则还道她少女娇羞,不适应大批男人围观,就连北瑶凝若的问话也是恍若未闻,飞快和叶尘目光一触,立刻挪开眼睛,生怕再也拆分不开。

叶尘手握腰侧星沉刀柄,和妖哥迅速消失在了沙漠寒夜之中。

与其沿途等著旁门左道在暗处施术偷袭,不如寻机斩草除根,他现在就是要靠绝顶武功,彻底抹杀枯荣树海和归海冰月,暂时还西行一个清净。

枯荣树海是南疆最诡异的一片区域,除了常见的神隐,相传森林内部分仙境魔域,多有鬼狐仙怪出没,古神君和枯荣幽魂统领秘地,掌管暗杀,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他二人是男是女,武功高低,性情如何,连森罗妖宗的情报也无从得知,叶尘如今心繁事重,实在没闲暇再去步步为营的仔细调查,也没工夫去琢磨什么正邪大义立场,人家既然都结盟起来和自己作对了,他就只能神挡杀神,见路行路,至于后果如何,到底算以后的事,大不了和燕苍生一决胜负。

驼海镇很小,据妖哥说,九王子归海冰月和幽魂就隐藏在这里指挥,不断派杀手行刺北瑶氏姐妹。

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的,叶尘根本不在乎,就这样大摇大摆从正路迈了进去。

星夜璀璨,明月在天。

但一座庞大火炉虚像横亘在了小镇入口处,黏浊的妖火灼心烧骨,比早上那刺客的嗔火剑还要炽烈毒辣。

“中原武人何必插手我们神国内政。”一个手提西楚长剑的年轻人嘲弄说道,“如今有南疆枯荣树海坐镇主持,你居然还敢前来放肆。”

此刻稀稀拉拉又有三十来个人或快或慢的站在了归海冰月身后。

一个灰发老妪奸笑着道:“你就是被洪经藏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跑去南疆做上门女婿的叶总管?”

“据说圣女唐芊未婚先孕,生下来个不清不楚的孩子,被魔后严厉训斥关了禁闭,你这野男人非但不闻不问,反倒是管起了西楚的闲事,可真是有中原狗行侠仗义的风范啊。”

“少年人莫要自以为武功高就能为所欲为了,哪怕喜媚娘在我们枯荣法术面前,也只有送死的份儿。”

“妖哥你居然出卖枯荣树海,再没资格坐四管事的位子了。”

听着群妖七嘴八舌,归海冰月失笑道:“呵呵,看不出你年纪不大,经历倒还挺丰富的。”

叶尘心中平静,梵天情是唐芊的师父,颜芙琼是她的义母,所谓禁闭更像一个装装样子的惩罚,绝不至出现什么人身危险,虽然委屈和寂寞难以避免,却可惜世事无常,因果繁杂,实在无法一一顾及,唯有精进自身,争取强到万事大如意的巅峰境界。

“拿下你,我们枯荣树海就更……”

砰!

叶尘张手一抓,凌空直接将那叫嚣的大胖子吸在了手里,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擎天炉内翻滚的混沌巨力勃然爆发,瞬间将那人炸得筋骨尽碎,通体功力全部落入阴阳混沌之内,滋补了自身元气。

“你!”灰发老妪没想到此子比世间传说的还要可怕,“你真敢背叛魔尊?!”

叶尘不理呱噪,闲庭信步的走了过去,左掌右拳,又不费吹灰之力地打死了两个人,直到第四人面前才遭遇抵抗,但天元玲珑道压缩开天剑范围,剑气如丝如云,哪怕仅一闪即逝的微小破绽,也是寒光乍现,一击必杀。

老妪猛然凄厉尖叫,竟以肉身音波震出了近似月魂银箜篌的杀伤力。

“枯荣法术确实有些东西。”叶尘略微称赞,遂回手二指一牵。

嗤!

身前空间蓦地扭曲压缩,无形音波顿时溃散,化作一记闷响,随波纹弹了回去,法术反噬比内功逆流还要致命,灰发老妪狰狞惨叫,双耳流血不止,叶尘听得烦躁,二指轻颤,抖开剑气蜿蜒一卷,迅疾割断了老妪的喉咙。

南首一个枯槁青年惊惧叶尘手段,不敢近身,连忙展开双手疯狂舞动,虽然无风无劲,姿势也仿佛杂耍,但叶尘左臂立觉刺骨疼痛,好像被某种看不见的蛇虫咬了一口。

他旁边的绿衫女人则揭开手中一个方形木盒,内部居然是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诡异非常,不知是什么邪恶法器。

锵啷!

如雪豪光闪耀大漠,撕裂穹庐。

枯槁青年头断,绿衫女子手断盒碎,同时惊雷霹雳当空一震,那颗诡异心脏亦随之炸成齑粉。

绝世刀光倒旋回鞘,宛若天际流星闪逝,唯剩漫天凄美血花,彰显著星沉的无匹锋芒。

剩余的树海能人异士眼眶都差点迸血,个个高呼:“幽魂大人请现身!叶尘霸道凶蛮!请您速来主持啊!”

叶尘熟知魔国行事准则,万不能手下留情,今夜索性彻底扫除了这批刺客,免得打蛇不死,自遗其害,他一步踏出,犹如虎入羊群,敌人无论施展何种巧妙的招式、何种玄妙莫测的法术,他只要凝神注视一眼,瞬息间便可以突破防线一招制胜,刹时鲜血飘成浓浓血雾,笼罩在了人群上空。

归海冰月不知叶尘具体身份,眼见他穿梭人群,身法时而如龙在天,时而如鬼魅趋避,手臂刺削劈砍,当者披靡,这种随心所欲的修为,连武功君临神国的父亲都未必及得上……本以为经宁无忌联络,出巨资雇佣枯荣树海,先杀闻心,之后自己便能偷偷将那对勾魂儿的北瑶姐妹纳入账下,如今别说美色,性命恐怕都保不住了,当下惊怒与惧怕狂涌心头,莫可抑制。

身后敌人越聚越多,连归海氏麾下的勇士也已出动,叶尘杀得兴起,一洗蛰伏一年之久所养的压抑戾气,他头也不回,单手结出兰花形魔印,元始之气立化万丈波涛,天地失色!

雄浑磅礴的海潮法相似具灭世之威,铺天盖地的滚滚席卷而来,数十高手被巨浪一拍,只觉得内脏都要被炸出体腔,立刻人仰马翻,惨烈飞出老远。

归海冰月扭身疾退,连出手都不敢,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嗔火剑成了笑话。

“哼,听说你够胆觊觎我家北瑶姐妹,怎么没过招就怂了想跑?”叶尘颇有纨绔子弟在市井争风吃醋的架势,但他身后尸横遍野,本人则足踏虚空,负手冷笑,浑身透著难以言喻的恐怖霸道。

毒火无论如何燃烧,遇到叶尘正宗的太阳护身剑气,也是全无半分作用。

“我父亲的太阳神剑离粉碎虚空仅一步之遥,又已经联盟先天太极门和南疆的绝世高手,你莫要冲动不留余地!”归海冰月横剑大叫,威胁中透着色厉内荏。

“懒得和你废话连篇。”叶尘胆大包天,武功未臻大成时已经敢挑战远胜过他的聂千阙、宁无忌、言无笑等人,区区西楚王子,来十个二十个也一并杀了。

巨浪怒号,开天剑斩浪破空,冲着归海冰月咽喉刺去。

霎时间,天地一暗,一团黑影挡在了归海冰月身前,蕴含元始、混沌二气的开天剑竟如刺幽灵,不见任何效果。

这个人不像人的黑影,正是枯荣树海的二管事,幽魂。

同当年在元始魔宫中见过的一样,不仅没有活人气息,他的面具和斗篷下面好像连肉身实体都不存在。

“叶总管,别来无恙。”

声音倒是个男人。

叶尘还以温暖和善的微笑:“侥幸安好。”

三大天外天神通融于一体,开亘古未有之体魄,无论敌人是神是鬼,他都不放在心上。

幽魂好像看了看那堆殒命的属下,缓慢地道:“好厉害的武功,莫说是我,平等王、无间王他们只怕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也仅就是武功高而已。”

叶尘不理他含糊不清的呢喃,左手将腰间星沉向上提了提——哪怕真是地狱鬼魂,也不可能挡住神刀一击。

但他似乎忘了,身后领路的妖哥还没有死,此刻竟一扫惊惶怯懦,嘴角偷偷勾出了一抹瘆人的冷笑。

………………

月隐日升,阳光明耀,千里无碍,照得驼海部落寂寞耸然,却是不见了叶尘、幽魂、妖哥三人,只余归海冰月惊恐万状的凝视虚空。

**********************************

楚火罗帝国主城呈长方形,高达九丈的明黄石墙四面环绕,街道纵横交错,布局工整细致,西北圣山连接地下海,由太古先民凿穿深山、深入地穷,于幽冥中取水灌进城中蓄起,可供历代居民生生不息,皇宫向西延伸一条宽阔主路,两旁建有公共浴场、货物自由市场、图书馆、艺术馆、皇族歌剧院、体育大广场、角斗场、神国爱之花园,东南矗立的穹皇巨塔高耸通天,供奉五位建国先祖,城中央则是一座磅礴辉煌的太阳神庙,每座建筑无不气象雄奇,美轮美奂,其文明瑰丽程度堪称震古烁今,难怪北瑶凝若从骨子里就瞧不起那座古兰鹿台。

神星雪立于皇宫观星楼顶,手扶极尽雕琢的梁柱,正在举目瞭望这座恢弘壮丽的城市。

宫人们只见这位来历神秘的公主殿下眼波盈盈,雪靥娇嫩,容颜秀逸如画,几不输于北瑶氏两姐妹,丰美的体态更是优雅柔媚,比起普通青涩少女更具旖旎诱惑,但她终日神色冷淡,多余的话都不多说一句,简直比皇后太后的威严还要重。

淡粉华贵的纱裙丝滑柔软,可如今神星雪的心却比冰岩冻土还要冷硬。

她外表看上去仍宛如娇艳少女,实际今年已经有三十一岁,其中近十年是在浑浑噩噩中庸碌而过,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直到最近才终于涅槃重生,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荣光,但为此,她离开了舒适的中原,离开了共同生活十年的丈夫,离开了自己的女儿,做回武功威震当世的江山七杰,毅然决然投身故土的恩怨火海中搏杀。

“星雪公主,太后邀请您到穹皇通天塔用餐。”一个锦袍阉奴跪在地上禀告著:“千代皇后和五公主届时也会作陪,还望公主不要推脱。”

“知道了,沐浴更衣后我就会去。”

“啊?这……离开餐就剩半个钟点了,公主总不能让太后和皇后等您……”

神星雪冷笑荡开宽大的曳地长裙,扭身下了观星楼,别说回答,看都懒得再看那传话宫人。

“哼,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更文明开放的楚火罗帝国也好,还是中原历朝历代也好,包括东淮无数的岛国藩镇,其中残酷的后宫妇人争斗,有时甚至比男儿战场还要阴暗血腥,今天得宠,但稍微算计有差,或娘家政治失势,很可能转天就被掌权妃子砍去手脚,剜眼刺耳,扔进瓦罐里制成人彘,比凌迟还惨,想死都死不了。

回殿后的神星雪解开如墨秀发,对着柱后阴影道:“莫让任何人进来。”

没有回答。

神星雪独自走进浴室的圆拱门,根本也不需要回答,以太乙玄黄经加持的祝由神术,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缺点就是想要控制一念万法的高手,需每三天施术一次,否则对方就会清醒过来。

可容纳两三百人的皇族大浴场堪称金碧辉煌,地面房顶全部由大理石铺砌,四周精绘色彩斑斓的壁画,魔荒婆雕像喷泉亦是镀金镶银,线条鬼斧神工,如此奢华无匹的地方,现在却是皇权特许,只供星雪公主一人使用。

神星雪褪下长裙及内衣,看着镜子里自己雪白矫腴的胴体,不禁发出讥嘲冷笑:“我就收下这个国家,看看是谁的血肮脏。”

绝色美人抬足迈入热水,氤氲缭绕中举起一条柔嫩手臂,细细擦洗著腋下肌肤,丰满腴润的胸脯随之不住轻晃,颤巍巍荡起了一阵阵美轮美奂的乳浪。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叶尘正站在皇宫大议会堂的塔尖之上,迎风傲立,正对着神星雪的寝宫建筑。

大概两个时辰之前,他还在万里之遥的中西走廊上和枯荣幽魂正面对峙。

却不料那虫师妖哥心机深沉,忽然趁自己与幽魂动手的刹那施以奇术偷袭。

这种穿越空间的神奇法术,他除了小时候听老人讲故事提过,在天外天遗迹中也看到过类似的神器记载——浑光仪能缩地脉,千里存在,目前宛然,放之复舒如旧也。

当时妖哥胸口所放光华应该就是浑光仪之类的古代装置,只不知他是为了分开自己和少帅的联手,还是想施展其他阴谋诡计,又或者枯荣树海惧怕唐雷九或唐芊,卖上一个人情……

总而言之,叶尘就是莫名其妙被带到了楚火罗帝国,离奇与惊讶自不细表,如今这座辉煌的都市中可还隐藏着宁无忌,很可能连恐怖的燕苍生都在这里,当务之急便是尽快汇合神星雪,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疑问,暂时没空去想。

所幸楚火罗国城市虽然很大,但纳兰氏皇宫的面积却是远不如中原皇宫成千上万房舍那么广阔,十几座高耸宫殿环绕一座城堡而已,叶尘凌空渡虚,站立最高的大议会堂塔尖,默运神功天眼悬空,没多久就捕捉到了神星雪雄浑与阴柔交融的太乙真气。

其实他们二人相交时日很短,说过的话加一起也许还不如跟北瑶凝若一晚上说得多,可那股亲慕之情却丝毫不淡,相互之间亦从不谈论或挖掘对方的往事隐私,这便是所谓的江湖儿女情义,你只要以真心相交,哪怕有朝一日你被万军围困、深陷刀山火海,也一定会有人披星戴月、不避艰险前来援救的,当年神星雪可以无惧先天太极门惊天重压,叶尘当然也不会怕他宁无忌或燕苍生。

“原来是星雪姐姐要洗澡,嗯……不知得有多诱人了。”叶尘看着房顶烟囱和窗口热汽,不禁露出淫笑,但他再好色也还不至于去猥琐偷窥,只是背靠花园石柱,等待神星雪出来再找机会相见。

突然邪风一吹,叶尘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杀意缓慢笼罩了自己,同时还感到阴毒煞气绞杀的侵袭。

“没想到你虽然变成白痴,但也去除了杂念,武功竟更上一层楼。”叶尘微微惊讶,心念所至,立有一层电光闪耀的透明薄膜护住全身。

嗞!

一道令人牙床发麻的撕裂声划破黄昏,叶尘站立不动,硬抗半圣冷虎禅一击全力偷袭而毫发无损。

护身法罩崩碎,无数晶尘组合幻化成了九枚古拙的天外天文字。

元始生死诀内的秘手绝杀——弥罗天极阕!

天外天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这九字之力传说有鬼神莫测、无所不辟之玄机,甚至有人言之凿凿,若魔尊运转此术,甚至可以有求必得,窥探天庭圣堂。

以叶尘目前的修为当然做不到有求必得,但引动自然韵律,迅速震倒天煞猛虎倒是能立见奇效。

冷虎禅跌落花园草地的那个瞬间,浴室中传出一阵威严的声音:“等我上塔都等不及了吗?连你归海大神官都能请到,千代皇后的算计倒是有不少长进呢。”

叶尘哭笑不得,看来星雪姐姐误会自己是归海荒劫了,刚要出声表面身份,浴室通风窗口猛然荡出浩大澎湃的先天玄黄气,灿烂夺目的彼岸金桥当空一横,一个呼吸便压过了九字真言,再一个呼吸,真言粉碎,重新变回护罩尘埃,滚滚气浪激起了无数青草泥土。

轻纱披肩、浮曼身姿若隐若现的美女已然冲破屋顶,雪嫩赤足踏着无敌金桥,孤傲静立虚空。

“两招拿下妖虎,归海氏不愧是诞生过武圣的大贵族。”

泥草还未全落,神星雪似乎认了死理。

叶尘大袖横向一挥,旋风刚刚卷起青草。

神星雪目盈神光,忽地娇叱一声,足踏彼岸金桥,闪电般飞扑向了叶尘,她自忖敌人实在太强,务求速战速决。

叶尘自从出道以来,和敌人对决,有应对敌人的方法招式,和美女对决,当然也有应对美女的方法招式,他故意不开口说话,甚至暗运内力震起更多的周边泥土,阻挡住了身前视线。

天玄地黄,茫茫太始,神星雪掌劲代表了世上的光明正大之意,万邪不侵,殊不输于少帅闻心爆碎天空的绝世武道,叶尘双拳疾吐疾收,以清浊同流将天地搅回混沌,但也因“后继乏力”导致中门大开,此时草屑泥尘已散,神星雪见到叶尘后大吃一惊,急忙收掌撤劲,可是她刚才认准来人武功极强,没留半分余力,强行回收却根本就止不住身形前冲,一下跌撞在了叶尘怀里。

娇躯绵软,犹如白云,叶尘表情痛苦的仰面而倒,随即胸前压上熟瓜似的傲人乳峰,略一挪动,便感觉鼓胀胀、肉乎乎的两团乳肉挤压,简直能让男人闷死在上面都甘愿。

“呀!叶尘你没死?你怎么到楚火罗国来了?”神星雪压根儿不知大总管美美吃着豆腐,只有满心的惊讶喜悦。

“说来话长。”叶尘看着真情流露的神星雪,不由得内心惭愧非常,然而身体却依然陶醉少妇丰腴诱惑的肉感,不舍起身,“我脱出天吼峰后听说宁无忌要来捉你,所以就来了。”

这几个字不知包含多少情义。

神星雪起身并拉起了叶尘,笑道:“宁无忌想动姐姐,可还得再练十年二十年。”

长发与轻纱随风飞扬,赤足伊人笑意温和,整个人好像熟透多汁的天宫蟠桃,绚烂夺目的风情无与伦比。

“中原黑市消息称他不知用了什么旁门左道的法子,得到了司空黄泉部分修为,武功可能高到了道心法相,甚至天心悟道之境,我在魔荒婆沙漠又听说宁无忌丧心病狂,居然又联络了燕苍生和古神君两大绝顶高手来为难姐姐……”

叶尘无耻装的强忍伤势似的,述说着即将来到的危险。

“姐姐刚才伤到你了吗?怎么早些不出声?”神星雪似乎根本不把危险放在心上,只是关心叶尘的伤势。

“太乙玄黄经压迫,实在来不及张嘴了。”

“贫嘴,这里眼杂,快跟我进屋子说话吧。”神星雪嫣然一笑,正准备带叶尘回宫时,花园尽头传来了一阵尖刻的女声:“全国上下,太后无论召见谁,谁都要得拚命飞奔过去,星雪姐姐不仅拖着不去,倒偷着舒舒服服沐浴来了。”

神星雪以内力传音道:“这是帝国五公主,真才实学没有,尖酸刻薄找茬害人却是一等一的拿手,你去浴室里避一避,我来应付她。”

“好的,一会儿再和姐姐说。”叶尘明白,一个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整日与太监老妈子为伍的小公主,怎会是奇女子神星雪的对手,遂快步飘进了浴室里面。

他叉腰四处一瞅,忍不住瞠目结舌,喃喃叹道:“好家伙,神之国果然厉害,才一个女人澡堂子而已,竟已经比雍侯府、仙门岛、洪武门加起来还要豪华。”

随后目光一瞥,顿时头皮都有点发麻,和北瑶婵伽脚上差不多的长跟鞋子映入眼帘,正立在屏风旁边,更要命的是一条浅黑丝袜搭在了栏杆上面,叶尘老实不客气的过去抄起来捻了捻,疑惑自语道:“怎么这西方的楚火罗国比中原更接近天外天文明呢,定是中原远古的皇帝想要控制民智,将历史和高等文明全部风干,方便给自己安个天命所归的身份吧……”

丝袜薄透精致,触感轻软盈手,可想而知穿它主人的玉腿肌肤是何等柔腻娇嫩。

“呵呵,温雪姐姐可以做我老婆,星雪姐姐自然也可以吧?”叶尘淫冶放肆一笑,想到了遗迹内个别的圣人书籍中提过,他们中间有一种存在有特殊癖好的家伙,不仅好色,还喜好心仪美女的贴身衣物,或是脚上鞋袜,对此还有个专门的词儿,名叫恋物癖。

乍一听很猥琐,也有点恶心,但叶尘如今拿着之前还紧贴神星雪的私密丝袜,倒也难以抑制莫名冲动。

过去一年来,沐灵妃不知用这东西带给他多少极乐美妙,今朝“重逢”,不禁感慨万千,将其贴进口鼻,美美得吸上了一口,有一点淡淡的体味,但并不是酸臭,闻多几下,甚至有点迷恋这股味道,连下体都开始发胀。

躲起来偷闻人家美少妇刚脱下来不久的袜子,叶尘自己细想下都有些哭笑不得,将它放回原位笑道:“原来我也有恋物癖啊,可还是不过瘾,假如星雪姐姐穿着它举起来让我闻闻,那才真叫新鲜过瘾呢。”

“傻笑什么呢?什么新鲜过瘾?”

神星雪刚好进来看见叶尘傻子似的自言自语。

嗯……还是真人比衣服袜子好看多了,叶尘庆幸自己悬崖勒马,及时放回丝袜,否则让姐姐看见的话,还不得荒谬尴尬到姥姥家。

“我是感叹西楚神国果然瑰丽奢华,如果我也能在这里洗个澡,那可真算是新鲜过瘾了。”

“这里是我的地方,叶尘你当然可以随便了。”

叶尘笑道:“刚才那个五公主说什么了”

神星雪蹙眉道:“一个娇生惯养的小丫头,没什么了不起,比较棘手的是等一会我要到穹皇巨塔赴宴,太后和皇后早看我不顺眼,她们又身为千代大神官族裔,这顿酒饭肯定没法善了。”

“冷虎禅被我用弥罗天极阕打倒了,暂时醒转不了,我伪装成宫人随从,和姐姐你一起上穹皇巨塔。”

“呃……”神星雪轻启朱唇皓齿,欲言又止。

“怎么了?千代氏很难对付吗?”

神星雪摇摇头,苦笑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来楚火罗国?为什么成为纳兰公主?这身太乙玄黄经的武功又是怎么来的,又为什么会嫁给顾烛影十年?非但不问,还不远万里来帮我?”

“哈哈。”叶尘真心道:“因为姐姐你也没问过我的往事吧,过去那些好的坏的还是留给三姑六婆吃饱了去打听吧。”

神星雪展颜一笑,娇艳无比,同时也是豪气勃发:“好,我们都不问,如今你我姐弟联手,看谁敢再呱噪乱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