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江山传 (第4卷•05) 作者:killcarr

.

锦绣江山传

作者:killcarr2019/10/12首发第一会所.

第四卷 逐鹿鏖战

第五章 晓慧

已入夜。

叶尘登临魔宫上层,无尽星空尽收眼底,幽阒辽夐,不可具状,亦不知是否还在人间。

刚才在议会大殿,风闲荡临走之际说过了:“蓝碎云和叶尘必死,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好好珍惜睡醒睁眼的日子吧。”没有激昂的指责或争辩,只有结论,和他的声音一样,低沉,冰冷,充满无比的自信,并且伴随着难以言表的骄傲。

然而唐雷九丝毫不放在心上,打着哈欠道:“叶尘是我的女婿,将来他若是被剑捅死,被脚踹死,走路摔死,发烧病死,总之是害我女儿做了寡妇,老子我就会很不高兴,什么天眼、人眼、屁眼,我一律揍得它变瞎眼。”

“我等你。”风闲荡毫无所惧,但他无论再如何骄傲,也不可能在此刻拔剑,说完这三个字后,已同喜媚娘进入了闪耀蓝光的大门。

叶尘是唐雷九的女婿。

这个惊天消息可谓震慑全场,秦婳锦等人瞠目结舌,就连燕苍生都忍不住仔细的打量起了叶尘,当然,他们加一起都不及独孤尚轩惊讶惶急。

颜芙琼道:“九哥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回话的是唐芊,彷佛在说一件小事:“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当然要在一起了。”

女大当婚,道理简单的要命。

枯荣幽魂从头到尾没有发表任何个人意见,甚至连笑声、呼吸声都没有,他如果不是起身离去的话,叶尘甚至以为这只是具傀儡人偶罢了。

秦婳锦冲着叶尘眯眯眼媚笑,不知想些什么。

毕昆罗脑中只有两件事,魔后和扫荡中原,唐芊嫁不嫁人和他没半文钱关系。

燕苍生澹澹的道:“森罗妖宗大总管,唐雷九的女婿,好夸张的威风,来日回归中土,什么六大圣地、江山七杰都会拿你当目标吧?”

“楚天王曾以一当百,威震中原,大名甚至可止小儿夜啼,有您冲在前面,我这目标可不算大。”叶尘武功进境一日千里,几可抗衡万天兵,对燕苍生并无丝毫畏惧,也没必要说些低三下四的话语折了森罗妖宗的威严。

燕苍生大笑。

独孤尚轩心底畅快,叶尘小贼不知魔王燕苍生滔天神功,实在是妙之极矣,让你血溅当场,芊儿自然不会嫁给死人,倒省了劳烦师尊。

有父亲和义母在此,唐芊倒丝毫没有担心叶尘安危,只是隐隐觉得某个问题也许会阻挠这桩婚事。

先动的是江百首,刀刃与刀鞘的摩擦声裂人耳膜,寒电似的刀光已铺天盖地袭向叶尘,犹如天庭巨人神兵裁决罪人。

“丁零”一声脆响。

首座上的颜芙琼将长剑插回独孤尚轩的腰侧剑鞘,半月钢刀的一截刀刃不知怎么已在她的手中。

以叶尘如今一念万法的修为居然都没看清魔后是如何拔剑、断刀、回座的,声势不大,可其神速似乎犹胜流光追月。

蓝碎云兴奋得起身呱呱鼓掌:“魔后至尊神剑可斩日月星辰,妙极妙极,什么风闲荡、华太仙,给您提鞋都不够资格!”

燕苍生扭头看了他一眼,蓝碎云凛然之下立刻尴尬的不再鼓掌。

“芊儿出嫁,如此大事现在说起来似乎不合时宜。”颜芙琼微蹙娥眉,手指一翻,半截刀刃打着转飞向江百首。

阿鼻王身份尊崇,诸人想不到她言谈间竟勐下杀手,但这一突袭委实迅若雷轰,只怕强如燕苍生也未必赶得及救援。

“咔嚓”,原来是断刀精准入鞘。

蓝碎云复又呱呱鼓掌,却惧于楚天王威严,无胆继续开口谄媚。

“魔后神功又有精进了。”燕苍生笑得眼睛眯成弯月,又对唐雷九道:“恭喜唐兄和叶总管大喜呢,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吧,百首,我们走。”

江百首拔刀、断刀、被魔后归还断刀,这一过程一直没有表情变化,闻言后立刻就走。

唐雷九翻个白眼,阴阳怪气地道:“我没读过什么书,也听不懂你们是不是话里有话,唐芊的结婚的消息我已经递到,这只是通知,并非和你们商量,更不用求你们同意。”

唐芊脸颊粉晕浮现,抿著嘴唇,目光坚毅,显然是至死不渝的架势。

颜芙琼面色不愉,从小看到大的徒弟心属唐芊,她如何不知,可目前又是在进攻中原的大势之下,各方平衡都要考虑,绝不许出现偏袒,更别提什么男女爱情之类。

秦婳锦等人两方都不想得罪,应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尴尬僵在座位。

先打破沉默的倒是那位土地主似的荆天狂,“呵呵呵,叶总管年少有为,恭贺你大喜,依我看不如先全力剿灭中原,待大势一定,再给您和圣女办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您看如何?”

中原尽管势弱,但同样高手如云,等完全剿灭时都不知猴年马月了,独孤尚轩立刻道:“天狂先生提议完美无缺。”

蓝碎云也不想叶尘过早得势:“不错,先订亲,再结婚,扬威南疆的旷世大战即将到来,儿女情长也未免俗气啦。”

“我俗你妈个鬼!”唐雷九勃然大怒道:“我偏要在什么旷世大战到来谈儿女情长!”

颜芙琼微笑道:“九哥莫要太过了,我身为芊儿义母,自有权再考量考量这位姑爷,今日到此为止。”

叶尘不便自己说话,遗憾今日看起来好像只能如此了,毕竟连燕苍生那种胆敢单挑先天太极门的绝世魔王都不敢公然忤逆魔后。

“砰”地巨响,凶性发作的唐雷九拍案而起,大怒道:“老子就那麽太过了几十年了!你们再敢给我啰嗦,明天就是唐芊和叶尘的婚礼!”

毕昆罗忍了许久,眼睛看着颜芙琼,意思当然是:只等您一声令下。

练无仙轻声道:“江山七杰还没见着,咱们自己就要开打了,难道这种事也需要魔尊亲下结论?”

唐雷九坐下喝酒,不再喝骂。

颜芙琼只点点头。

叶尘心里道:这位天魔使者的权力比想像中还要厉害,或者是武圣名号真有神奇魔力,以小见大,若梵天情亲临中原,恐怕摧枯拉朽都难以形容。

唐芊忽然道:“婚礼不婚礼其实根本无关紧要,没什么可吵的。”

叶尘也不再沉默,大胆笑道:“我们只会做夫妻,不会做什么苦情鸳鸯,劳烦诸位操心了。”

颜芙琼不置可否,对徒弟道:“去给阿鼻王选一柄上好宝刀。”

独孤尚轩道:“是。”

秦婳锦等知情识趣,走的比来的更快。

和森罗堡一样,天空魔宫没有什么守卫,叶尘从透明玻璃中欣赏星空,他了解自己和唐芊的个性,既定终身,当然至死相随,那些外部阻力倒没时间放在心上,真正要感叹的当然是接下来的天下大战,在这股滚滚大势面前,什么七杰八王,看起来都很淼小,更别说自己了。

对着神功正常修炼,无论如何也到不了更高境界,只有在同万天兵那种绝顶高手生死一线的决斗中才能有所突破,叶尘拿定主意,这次回归中原一定要救回沐兰亭,接走温雪,再慢慢瓦解先天太极门。

“想什么呢?”

带着青铜面具的路峰回已到身后。

对于偏执的师父,叶尘早已忘记,没想到再次碰上。

“原来师父也在。”叶尘打趣道:“这艘钢铁巨舰怎么不能开到天外天吗?”

路峰回道:“能。”

“啊?!”轮到叶尘瞠目结舌。

“据说那是这片星空中最美的地方了,可惜,元始魔宫和先天太极门几万年的研究,也只能动用百分之一的功能而已。”

叶尘讪笑:“中原沸腾,天元宗已风雨飘摇,师父您不回去看看?”

路峰回一怔,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还不清楚淳于清的手段,此人心机九幽之深,以藏经殿外门弟子的身份坐上宗主大位,心里隐藏无数的秘密,再加上曾恨水出关坐镇,沐看天在外威慑,天元宗没那麽容易完蛋的。”

原来淳于宗主也有秘密,叶尘不想管、管不了、也管不着,却可以此得知温雪暂时是安全的。

“我这次再见你,是想问问……可有进展?”路峰回紧张地道:“这条船上记载,五种神功合一就能穿越诸天,应该不会有错的。”

“没什么进展。”叶尘懒得去追逐这些古代秘密,更懒得去解释这些日子的经历。

路峰回低声道:“大浩劫必伴随大奇遇,未来两三年里大罗九重天一定会重新现世的,而你,就是目前最有希望开圣界的天选之子,务必要保住性命。”

“我这就要回中原去,只怕武艺不精啊,不知您的那口金刀还能不能再次发挥作用?”叶尘忽然想到这个有趣的问题。

“可以当然是可以,不过……”

话说半句,唐芊翩翩而至,神情一愣,没想到这二人还能凑到一起说话。

“有机会再谈……圣女告退。”路峰回点头退下。

“怎么?这个面具人你很熟吗?”唐芊问道。

“你是圣女,如何不认得本门长老?”叶尘听她这话,显然是不知道路峰回的身份了。

“元始天魔门基本没有什么门规,所谓元老院除了限制人数,那也是来去自如的组织,离开的代价仅是再也不能踏足魔宫而已。”

叶尘想到了铁家的雷婆婆,笑道:“那这批元老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处理一些杂事,比如护理这天空奇迹神舟之类。”

“这个面具人是我在天元宗的师父……”叶尘觉得没什么隐瞒的必要,简单的和唐芊说了说。

“嗯,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不认识此人,但这些日子家人一直向我述说往事,实际也差不多了,先天太极门闹的这么大,你有什么打算?”不等叶尘回答,唐芊嫣然一笑续道:“依我看你好像也坐不住了,想回去是不是?”

叶尘半开玩笑地承认:“只是舍不得发妻。”

“少贫嘴,我师尊和义母还没答应呢。”唐芊皓白手腕上佩戴的银链忽闪蓝光,平台尽头的大门向两侧打开,“想走的话,我俩一块儿走吧。”

“啊?”叶尘知道唐芊个性强硬,可也没想到干脆到这个程度,“魔尊和魔后那里你怎么交代?”

唐芊笑道:“又不是和你殉情,有什么可交代的,再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咱们魔门想到做到,不懂婆婆妈妈的,你真当我以身侍魔,为了门派守节至死啊,还是你不想带着我?”

话说的不细,情义却真挚,叶尘激动得登时热血上涌,心想:唐芊嘴上说得轻巧简单,实则此举等同私奔,麻烦后患无穷,中原之行必需谨慎多思,护她平安周全,方可不负这份情意。

“南疆剩下的事我阿爹会善后处理的,你别瞎操心,我们夫妻二人这次要好好教训当初欺侮你的恶贼,让你痛快出口气。”唐芊笑得精致且娇俏,催促道:“莫浪费时间,被他人看见就走不得了。”

“好,到时生了孩子再回来,那些装大仙的人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哈哈哈……”叶尘牵着唐芊的手腕,快速消失在蓝光大门之中。

颜芙琼自拐角步出,略一犹豫间,叶尘和唐芊已经离去,本来以她罕见罕闻的神功要阻拦二人原也轻而易举,但眼前一幕不禁使她想起二十年前,那个月隐风轻的夜晚,俊秀轻佻、叛逆大胆的少年,牵着她的手逃脱师尊监督,闯荡天下的荒唐往事来。

如今那个叛逆少年已是天下第一高手,清纯少女亦成南疆魔后,二人横行天下,睥睨八荒,眼神尽处,所向无敌,自己却好像情感渐澹,再难回复当年心性。

“哀声叹气,小琼儿又在悲伤春秋,满脑子胡思乱想了,快过来,让我给你按摩按摩。”

背后的声音纯真悦耳,一如二十年前,似从未改变。

颜芙琼闻声后,星眸流波,不由自主地笑逐颜开,威严与霸道之气更是一扫而空,倾世容颜上面倍增妩媚。

******************************

铁家堡坐镇阐州腹地,墙高道直,规划整肃,亭台楼阁壮丽刚健,花园喷泉更是美轮美奂,雄伟的气势比起洪武门和天元宗也是不遑多让。

此时的前厅中聚集著近百位受荫铁氏一族的武林高手,他们都已经听说先天太极门远征天下的消息,不降则死,如今若能团结起来紧靠铁家这株大树,忘死血拼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铁玄恭首座上悠哉悠哉喝着茶水,并未展现什么礼贤下士的风度。

作为当代的豪门贵族,原本从骨子里就不太瞧得起江湖武人,这种积累数百年的优越感根深蒂固,极难消弭。

“五哥,我去招呼一下。”铁晓慧不等兄长回答,立刻吩咐家仆准备茶点,然后亲自下场与众宾客一一行礼厮见,客气寒暄,丝毫没有女孩儿家的矜持扭捏。

铁玄恭暗暗皱眉,心道:妹子盗枪离家出去这一趟已犯家规,但父亲还没教训三句,老祖宗已经‘心肝乖宝贝’的叫着搂在怀里,五句话过后,老父亲也立刻嘘寒问暖起来,实在是把她宠坏了,身为豪门世家的闺女,怎能纡尊降贵去和这群三流武人谦逊攀谈?

铁晓慧俊目流眄,明艳绝伦,百皱长裙高高束在胸下,丝缎窄袖小褂的绣工雍容华贵,薄纱外套,更显少女身段高挑柔媚,在座群豪看来,更难得的是这般豪门千金居然还如此谦和大方,不避嫌地去接纳朋友,比她那傲慢哥哥铁玄恭要强出实在太多了。

几位年轻剑士满脸通红,怔怔痴望,尽管自惭形秽,心知高攀不上,但心猿意马终归难以抑制。

“铁五爷、铁小姐,据说洪经藏、宁无忌、金无过、方独行等上百位高手已入阐州地界,称王称霸的野心昭然若揭,不知老爷子那有什么主张?”

“俺听说先天太极门要证明自己武功可以雄霸天下,简直疯狂透顶,也不知是司空掌门老煳涂还是皇甫正道失心疯了!”

“对啊,大家平日多受老爷子恩惠,这次特来和铁家生死与共!”

“他们早已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大派,为啥还不满足?”

所谓雄霸天下,原来不过是评书、话本、戏文里面的幼稚狂言而已,和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翻江倒海之类的词儿差不多,确实没想到今时今日竟真有人来疯狂实施……

听着七嘴八舌的问询,铁玄恭心下凛然,先天太极门这样的巨无霸施展阳谋,光明正大的凭武征伐,逼迫敌对门派除了应战之外,没有一丝办法,整个家族里面,除了已过古稀的父亲外,也许只有大哥铁玄甲和三哥铁玄昭可以胜过某位殿主,然而到时洪经藏亲临坐镇,那可是威震天下的江山七杰,总不能靠眼前这些乌合之众抵抗。

铁晓慧嫣然笑道:“春秋书院过来强援,骆燕北和卫楠枫两位领袖已在内院书房和家父商讨对策。”

发问之人心道:张菱溪院长之下有四大领袖,今日到得两位,显然也是怕唇亡齿寒,骆、卫的拳法剑技名垂江湖三十年,和铁如峰等人一拥而上,也未必怕了洪经藏。

铁玄恭也大声道:“其实还有两个天大的好消息,第一个就是洪武门的陈舟遥门主深明大义,已经答应到来助拳,这第二个嘛……东淮狂刀,橘千岁也会到。”

这消息一公布,半数人都兴奋的鼓掌喝彩,陈舟遥武功高强也还罢了,那橘千岁可是号称东淮群岛第一刀客!

同时还有一重身份,他还是琅琊楼主华太仙和少帅闻心的结义大哥。

十几二十年前他们七个异姓兄弟纵横宇内,掀翻武学圣地琅琊剑楼,诛杀先天太极门副门主,和天下第一大派分庭抗礼,如今能得橘千岁坐镇,这一难关可算是万无一失了,最好能将极乐天禅寺和天元宗也卷进来,搅成一锅粥,以铁家当“战场”,省得自己提心吊胆过日子。

铁晓慧看着鼓掌的众人和得意洋洋的五哥,忽然露出一抹讥诮之色,所有人都拿铁家当试探先天太极门的机会,真若打起来,拉杂成军怎会有气势如虹的敌人万众一心,谁又真心肯为铁家卖命?

说来说去都是利用铁家当作挡箭牌、先锋炮而已。

这时有位野道士打扮的人冷声道:“先天太极门到处征伐,没有一次靠人多势众,全都是光明正大的公平决斗,我们就真的要一哄而上,自认技不如人么?”

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妇怒道:“哼!什么话,他们自绝正道,大闹冠军会,逼死沐兰亭,现在又远征天下,诛除异己,根本就是入了魔道的象征,我们和魔道还讲什么武林规矩!”

那野道士冷哼一声,却没有反驳。

铁玄恭面皮发红,强敌压境,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保全自己家族后,再慢慢讨论什么公平不公平。

铁晓慧道:“这位姐姐臂戴重孝,口音又平又重,老家应是在东南左近吧……可是姓范?”

“正……正是。”那美貌少妇愣住,她正是燕山派范仙洲的女儿范清童,万没想到随口一句话就被这少女瞧了出来。

“范前辈壮烈牺牲,杀身成仁,尽管技不如人,可却是武者风骨长存呢,咱们这次一定会为燕山派讨回公道。”铁晓慧挽住范清童的手臂,哀悼安慰著,后者眼圈泛红,哽咽难言。

群豪均暗道:好得体的小丫头,铁如峰老树开花,恁地生出这么好的女儿。

前厅乱乱哄哄,人们都等著老爷子或铁玄甲出面说话,一碗茶水喝了沏,沏了喝,早已澹出个鸟来,没想到主人没来,敌人先至。

“先天太极门,破军殿弟子黄遂,拜见铁五爷。”

来者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相貌平平,表情胸有成竹不卑不亢。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普通青年,但他背后承载的势力可谓滔天无际,刚才还宣称拚死一战的百位高手,此刻居然无一敢开口说话。

铁玄恭怎么说也是武林大世家的嫡子,定神冷静说道:“有失远迎。”

黄遂笑着双手递过一张拜帖,道:“恭喜铁家、敝派先天殿宁无忌师兄,特向铁家千金,晓慧小姐提亲。”

“什么?!”

群豪眼睛齐刷刷望向铁晓慧,深悔自己适才大放厥词,莫非铁家早有意投降?假如他们结成亲家,先天太极门的势力可又强悍了好大一截。

“嘻嘻,这算哪门子提亲?”铁晓慧戏虐讥讽地笑道:“还以为所谓天下第一大派会尊崇武道,来一场明战,原来也喜好这些下三流的花花肠子啊,当年慕容大侠觊觎华夫人,好色无耻下流,结果死无葬身之地,当心宁无忌也落得同样下场哦。”

一张嘴,便是讽刺到骨髓,不留半分余地。

铁玄恭心脏提到嗓子眼,群豪目瞪口呆,不约而同只想着一句话:小丫头吃了熊心豹子胆。

黄遂勃然变色,也没想到这绝美的小姑娘言辞如此凶悍激烈,怒色一闪即逝,继续笑道:“宁师兄少年英俊,武功绝世,雄视当代后进……”

“经藏先生救我~经藏先生救我~”铁晓慧噘著小嘴呢喃细语,重复模彷当初叶尘大破乾坤无极炮后,宁无忌凄厉求救的言语。

黄遂涵养极好,假装听不见,接着说道:“宁师兄和铁小姐也是门当户对,英雄美女,不多时会有三件聘礼送到,令尊铁老族长一定不会拒绝的。”说罢,作揖告退。

事关重大,铁玄恭向四周稍微告歉,便立刻持拜帖奔入后院内堂,其余人则交头接耳地嘀咕,铁家世代豪富,什么奇珍异宝没有,不知先天太极门会准备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聘礼。

铁晓慧粉凋玉琢的脸蛋儿上讥刺之意更浓,心道:被人修理趴下的大癞蛤蟆还敢馋天鹅肉,武功高又如何,小姐今年让你回不去先天太极门!

*******************************

烈日当空,照射著阐州城外古道,树枝杂草的阴影即便在光天化日也显得有些森然可怖。

先天太极门一行十人黑衣劲装,施展卓绝轻功,快若奔马,每人都表情傲慢肃杀,如今九大门派虽已消灭半数,却不值得太多骄傲,此行若能顺利诛灭铁家,那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大壮举。

“陶真师兄,我听说铁家这次广召亲朋好友助拳,肯定也是负隅顽抗,不准备降了。”

陶真背负雌雄双剑,乃龙威殿首座精英,闻言冷声道:“有经藏先生和宁师兄主持大局,消灭铁家易如反掌,再多人来也都是螳臂当车而已。”

一位矮个敦实的汉子道:“其实不投降更好,我罗麒麟还真想见识下,那天龙八枪和落星神箭有没有传说中那麽厉害。”

“传说总会有无知愚人吹嘘的成分,但收拾铁玄甲这种美差嘛,覆雨神龙怎会让给别人?”

“嗯,经藏先生他们已经包下阐州城内最大的客栈天冲坊,等咱们和钱殿主他们那路人马一到,休息半天就上铁家堡开战。”

陶真嘲讽道:“我们远征的主要敌人还是铁家和春秋书院等圣地世家,其余那些下三滥的武林垃圾,也谈不上和咱们先天太极门开战。”

“师兄说的极是。”

“哗啦啦”树叶声响起,一个灰衣少年跃下拦住了太极门众的去路。

此人奇装异服,头梳冲天辫,赤脚踩着硬木屐,腰带上插著一把样式刀不像刀,剑不像剑的乌鞘兵器。

陶真见多识广,认识那好像是东淮神风岛的武士钢刀,类似中原的菊花纹唐刀,锋锐灵活,硬度极高,乃是岛国刀客浪人最喜爱的近战兵器,当下大喝道:“何人拦路?是朋友就请亮个蔓儿,是仇敌就拔你的刀。”

“神风岛,虎之心阴派,古川章秀领教太……太极派……的武术。”前面几句还好,后半句说的结结巴巴,舌头发硬,应该是新学的中原话,还不甚熟练。

“虎之心阴派?”陶真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对遥远大海上的神风岛所知极少,更别提那里有什么武术流派,不知怎么会有个莫名其妙的少年前来挑战。

“东淮橘千岁是你什么人?”有人机灵问道,东淮狂刀好像是唯一能想到的岛国敌人,人们都知道他常孤身流浪天下,是大敌华太仙的结拜兄弟,详细出身师承可就没人了然了。

古川章秀拔刀,双手紧握,法度异常森严,肃穆道:“橘老师正是虎之心阴派的大统领。”

好斗的罗麒麟也抽出雌雄剑道:“那就更不用废话了。”

陶真内心惊凛,原以为诛灭铁家并不难,可若是牵扯出琅琊剑楼,那便是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了,只怕经藏先生和宁师兄难以抗衡,需要总殿主提前出山……

“啊!”罗麒麟丢掉雌雄剑,手捂面颊,惨叫飞退。

“什么?!”陶真仅仅一个走神儿,罗麒麟就已经败下阵来,过程怎样,连看都没看清楚。

古川章秀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依然双手握刀,不动如山,说道:“你多余的姿势动作实在太多了,不是真正的武技,记得改一改吧,下一个。”

“很自信啊。”陶真傲然道:“海上蛮夷怎懂我中华武功的精髓,我来赐教你两剑。”

“请您多指教!”古川章秀似乎不懂这是讽刺,竟鞠躬致谢。

雌雄剑一长一短,一重一轻,一攻一守,暗合阴阳两仪,剑路中隐藏着无穷奥妙,陶真在先天榜排名颇高,凭的就是这双剑造诣,他本来还想说两句场面话,套套橘千岁的行踪,但转念头心道:生擒活捉,再问点什么岂不更方便?

古川章秀暴起,双手持刀过头,迎风一刀斩,没有华丽花哨的姿势动作,单靠步伐、手臂的发力震动武士刀,人如怒潮,噼空斩浪。

太极门众人心头一紧,这少年好凶勐的刀势,曾听前辈说起过,橘千岁霸刀可堪澎湃海潮飓风,好多敌人接他三四刀都能吓破胆,看来东淮神风岛的武功多半是观海养势,专走刚勐一路。

陶真依照武学常理,进身一步,双剑交叉,,使了个简单而正确的防御招数——霸王举鼎。

自上而下的噼斩。

还以自下而上的托举。

本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应对,但他低估了古川章秀的天生神力,以及神风宝刀的坚硬沉重。

“咣当”巨响,“鼎”是举住了,可陶真整个人也被压迫得单膝跪地!

哪怕他自认技巧、招式、经验、境界方面都不会输给这个神秘的岛国少年,遗憾结果同样也是一招就败。

“你的招式倒没有多余动作,可集中力实在太差了。”

“溷帐!放了我师兄!”余下的十来个人立刻拔剑怒视,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陶真怒吼连连,连摧太极柔劲也摆脱不了那股压迫大力,不由怒道:“杀剐随意,如今我派势必雄霸天下,你们……”

“师兄?看来你是最强的一个了……”古川章秀摇摇头,转身即走。

太极门众人只能再度面面相觑,简直宛如做梦一般,却不敢追杀过去。

古川章秀走到城内一座优雅小院,失望地道:“那些人根本不像茵妹你说的那麽厉害。”

院中少女素衣清颜,窈窕俊美,气质彷佛不食人间烟火,却自有一股至诚剑意,彷佛传说里修仙伴道的天外神女,正是琅琊剑楼的华茵。

“先让古川世兄对他们有个概念,先天太极门真正强大的敌人可没那麽好对付。”华茵想起冠军会上宁无忌鬼神难测的盘古法印,进而又想起叶尘护住她尴尬的裸背,清冷的容色微微泛红,“这次我央求大伯相助,一定要支援铁家,起码相救我的朋友铁云京,以全结盟义气。”

古川章秀目视这位纤尘不染、细颈尖颔的美貌世妹,同样脸红低声道:“我全听茵妹使唤就是。”

华茵叹气道:“先天太极门希冀占尽地利大势,辅以强行制造的人和以抗衡魔国,真的有大气魄,如今在试探阶段我就拉大伯进场,但愿能搅乱局势,借此替我父亲扳回一城。”

“中原人的练武之心不纯,太看重权力、境界、内功之类的玩意。”刚才轻松取胜的古川正秀略微意兴阑珊。

“文化不同吧,岛国追求为道而痴,一往无前,中原人则喜欢将文才武功兑换成权财利益呢。”华茵笑得纯真:“倒让世兄见笑了。”

“没……没……我不是那个意思……”

望着华茵脖颈和素手如覆奶蜜的润白肌肤,修长腴润的娇躯显得弱不禁风,让少年大生爱慕之情。

“我们走了,去汇合大伯。”华茵心思中却没有风花雪月,只在琢磨:宁无忌裹挟大势,武功只会一日千里,但叶尘在南疆的声威成就更加让人高山仰止,今朝进可存,退必亡,但愿来日能得他相助。

————————————

晓慧和华茵也快要沦陷,叶魔要来临幸你们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