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江山传 第四卷 逐鹿鏖战(第十二章 混战)作者:killcarr

. 【锦绣江山传】

作者:killcarr2020/2/2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四卷 群雄逐鹿

第十二章 混战

同样的一招天王镇鬼杵,由曾恨水使出来,威力比雪无双暴增十倍不止,其雄杰清隽,古朴厚重之意,代表了武林圣地上千年之堂皇底蕴,一根精钢狼牙棒受滚滚罡劲所激,在他手中剧烈旋转,好似刀山刑场、狂风地狱,裁决绞碎罪人恶鬼。

叶尘也有心要尽展实力,努力来拉拢天元宗前辈高手,目光瞄准狼牙刀锋漩涡,破天雷扬手震出空爆,神刀星沉随雷声出鞘,刀与刀鞘内壁的摩擦撞击之声巨震荒芜冰原,回音嘹亮,响彻云霄。

曾恨水毕生浸淫本门武学,长短兵刃、罡劲内功、拳掌腿法、轻功暗器、正邪奇招,足足八十一门绝技,无不了然于胸,这时见叶尘拔刀威势犹如雷轰电闪,寒光如龙,正是天元宗神龙刀经中的起手初式,金阙龙吟,可即便是以自己的造诣施展此招,也未必如眼前少年这般震得天地共鸣。

然而就在钢棒与星沉似触未触的刹那间,叶尘猛然收刀,低头矮身中宫直进,勇猛地迎进天王镇鬼杵的刀山狂风中心,绚烂刀光惊艳再闪,弧月般的去削斩曾恨水左肩,竟是要以自己脑袋换他一条手臂,简直算近乎同归于尽的大险招。

旁观两派弟子大惊中亦由衷钦佩,神武殿之主乃六大圣地中成名三十余年的绝顶人物,矫然森严,武功恢弘,他这般出手,当代只怕没有哪个后辈敢不躲不退,叶尘非但不退,反而还敢孤身进击搏命,视自身如儿戏,怨不得曾越级格杀言无笑,果然能人所不能,若易地而处,自己只怕一棒就被砸成肉酱了。

曾恨水横棒当空,巨大的狼牙棒仿佛活了过来,轻灵反转下压,要以千钧大力镇死星沉的无上锋锐,他这一招乃是天元飞瀑刀法中的一招,宗门开蒙武学,内门弟子无一不会,哪怕少年时的叶尘都烂熟于胸,可应浩然、雪无双等人都扪心自问,自己穷尽毕生,也未必能有师尊这样举重若轻,奔腾激越,势如银河倾刷九天大地。

和上一招如出一辙,刀棒未触,叶尘又极速变招回刀,不与师伯搏杀内力罡劲,否则以短攻长,恐怕瞬息就会落败下来,输给师门长辈本无伤大雅,但却损了自身威严,进而会坏了唐芊的苦心安排,没办法再顺利整合天元、春秋两大圣地的高手精英了。

狼牙棒威武旋劈狂舞,星沉刀光则镜花水月似的闪耀明灭,紧贴狂风边缘游走。

一老一少两人越打越快,上百招过后,只闻破风灌耳,兵刃居然都没有相交一次,叶尘身经百战,连番过手江山七杰、魔道王者、华太仙等大高手,经验极丰,曾师伯虽强,却自问可以千招内不呈败象。

曾恨水暗暗心惊,他早就听沐灵妃和聂千阙等弟子说起叶尘神奇,武痴天性一直跃跃欲试,今番恰逢其会,遂三言两语间就借着雪无双的由头与这个同门后生切磋起来,没想到对方武功之高之博,端是生平仅见,不仅爱徒聂千阙难望其背,自己在三十岁前也是绝对无法匹敌。

爱才归爱才,自己近日方出死关,若连一后生晚辈少年都无法击败,曾恨水三个字今后也不用再在江湖上面混了,一念及此,通体的天元真气化作滔天巨浪,汹汹吸附归纳掌心。

叶尘灵觉敏锐,看出师伯境界最少已领悟金丹元点之道,要以掌中玄机的巨力逼自己接招。

果然,曾恨水左掌挽个圆圈,随即平平无奇的拍击过来,动作缓慢笨拙,但怒潮般的绝顶内力已封锁四周,剥夺一切闪避取巧的余地。

炫光冲天,一座镇压十方诸邪魔,炼化宇宙大洪荒的巨炉法相显化,叶尘双掌如抱混沌,稳稳裹住了曾恨水雄浑壮阔的掌击,这擎天炉假若练到叶商那般,甚至可以吸取敌人功力,经运转后收归己用,他暂时还没那么深的造诣,但短时间内拉一个均势,倒可以勉为其难。

曾恨水终于动容,他这一掌招式无名,乃是在藏经殿古籍里学自丐帮中一位姓查的帮主,为外门武功绝诣,经他天元宗独门真气摧动,堪称无坚不摧,无固不破,逼敌所必救,万没想到叶尘还是有办法接了下来。

叶尘的拳意法相中阴阳合一,吞吐之间,难辨刚柔奇拙,直窥宇宙玄机,他本身的功力又是驳杂深厚,哪怕太仙神剑图都不能将他快速击倒,僵持时候一长,擎天炉的混沌之力越走越熟,勉力防御中,罡劲渐渐稳定,甚至有了反扑的迹象。

曾恨水不禁犹豫起来:这小子的气候已成,除非以道心神通祭出法相金身,或全力施展天元玲珑道,否则实难以快速取胜,但那可是压箱底的最后绝技,必分生死,总不能为了面子就那么厮杀到底……

“同门爷儿俩怎么还斗了起来?”清声悦耳,道道金光随着抑扬顿挫的温婉声调轻描淡写地分开了两大高手。

神星雪穿着黄缎雪毛的素雅披风,米白长裙,淡粉腰带,满头青丝斜斜的系在脑后,比上次见她的已婚妇人打扮至少要年轻个七八岁,宛然一位公侯千金,尊贵柔弱,不可方物。

她身后的冷虎禅目视眼前三寸虚空,似已失了灵魂。

“彼岸金桥?”曾恨水皱眉收劲,心叹出关以来自问天下罕逢敌手,这才一会儿工夫竟就遇到两位,而且年纪都非常轻。

“顾……星雪姐姐,果然守信。”叶尘大喜,这可是对抗洪经藏等人的终极武器。

“神星雪?江山七杰?”

其余众人闻听这个曾震动天下的名字,无不大惊失色,表情心情全部精彩纷呈,自不一一列举,叶尘借此机会开门见山的说清了来意,要联手对抗先天太极门三大高手,假如这次群雄逐鹿的情况下还让铁家覆灭,对方气势必达到一个无法形容的巅峰之境,再消灭其他几座圣地肯定易如反掌。

神星雪自是彻底站在叶尘一边,平淡地说道:“其实大家早就都明白,各派联手是唯一的选择,之所以拖到现在,只不过是缺少一个像叶尘这样的牵线中间人而已,曾兄一代雄才,也没必要让我们耗费唇舌了吧?”

“嗯……”曾恨水又是暗惊,听神星雪的意思,她和叶尘关系极近,“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倒是心照不宣,但铁血宝库的秘密公开后该怎么办,以及该听谁指挥对战……”

“当然是听叶尘领导。”神星雪斩钉截铁地断了曾恨水的话头,她自那晚之后,似乎已变回了十年前那个杀伐纵横的女武神。

“哦,原来如此,可以。”曾恨水笑的意味深长,直接答应了下来。

叶尘一点没有客气推脱的意思,直接道:“虚伪的客套话不说了,天禅寺四大天王也会暂时以我为中心,这次我们的联盟只限天吼峰下,打退先天太极门后当然就各安天命吧。”话里的意思当然就是假如真有铁血宝库,那就各凭自己手段了。

旁听的雪无双忽然道:“你是天元宗的低辈弟子,莫非想让师长听命于你?也不怕丑。”

上官琅璇笑道:“铁晓慧创造的机会千载难逢,如果再在谁是领头人的话题上争论下去,坐看战机消失,那咱们可真就成千古笑柄了,更何况这又不是选什么武林盟主,总要有一个说话的人来着,曾殿主听到第一句其实就明白了,对吧?”

“你……”一百个雪无双也未必能和上官琅璇辩论。

曾恨水道:“辈份这玩意儿在真刀真枪的决战里一文钱都不值,我们三个人加上四天王,足够抗衡洪经藏等人,同时也能抹平弟子间的差距,只不过若皇甫正道另有安排,那可就乾坤难回了,叶尘你怎么看。”

这话等同于考量,但他有意无意,随口一句话就把叶尘放在了和自己、江山七杰、四大天王同等的位置上。

叶尘刚要回答,上官琅璇说道:“洪经藏已经到了天吼峰,我们路上说吧,不耽误时候。”

几人上了天元宗更宽敞的马车,叶尘一愣,问道:“沐师叔没一起来吗?”

应浩然道:“师叔和大师兄、二师姐等人先行一步,赶去和三绝门等门派会和。”

“我和灵妃小姐也算旧识了,原来她也来了么。”神星雪插了一句嘴。

“还有这层关系?”叶尘低声呢喃,随即切入正题道:“多亏春秋书院和铁家子弟不顾性命的打探,得知皇甫正道安排了王昊瑜等十二个高手前来,情况的确非常棘手。”

王家族长武功卓绝,盛名远播,雪无双等人闻听此人到来,无不面露惧怕之色,刚燃起的信心又蔫了下去。

叶尘续道:“说一千道一万,最后还要落到动武决胜上面,这点肯定是绝无所疑的,关键就看怎么打,我个人觉得最好避免什么三局两胜、七战四胜之类的单打独斗。”

“你想以多取胜的群殴?”雪无双这时内心已对叶尘服气,说话也大有了几分客气,“你和师父的武功那么高,单对单也未必就怕了他们。”

“我猜洪经藏等人八成掌握了先天易脉法,否则可白在先天太极门混了那么多年,这种神功一经施展,功力剧增,只怕……除了曾师伯和星雪姐姐,任谁都难以抗衡,另外和王昊瑜同行的十一人不知是人是鬼,单打独斗起来凶险重重,远不如群战容易相互照应。”

神星雪手掩樱唇,宛如少女,娇笑道:“不用给姐姐留脸面,老洪或展公子若施此法,当世能敌者屈指可数,我肯定是不成的。”

江山七杰中竟有这样一位娇俏柔媚的女子,即便上官琅璇、雪无双、华茵这样的女子见罢,虽不至于说自惭形秽,但同车而坐,观其姿色言谈,那也是如沐春风,赏心悦目。

曾恨水略一沉吟,道:“不论普通门人的经验和身手,人数上也是对方占优,你确定群战有把握?”

一直神不守舍的华茵忽然道:“我大师兄带来了门人二百个,必会施展九曲黄河剑阵,他们绝不会占到什么便宜的。”

此言一出,不单曾恨水面露惊色,就连风轻云淡的神星雪都花容色变。

九曲黄河剑阵号称天下第一剑阵,内藏先天生死造化,外按八卦九宫进退,人数虽不过二百,施展开来却不吝数万雄兵,阵中敌人届时只可见无数剑光凌空切割,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犹如面对天庭审判,任你修为多高也难逃杀厄。

但这种阵法复杂无比,运转如意更难比登天,阵主指挥稍有不慎,或二百人任意一人走位缓慢、急促半步,则必被高手击破,长久以来琅琊剑楼前辈都觉得与其耗费此等心智,还不如修炼自身境界来的容易些,所以九曲黄河剑阵历年来只存于武林传说,想不到萧师道年纪轻轻,居然参透还原了这种古代奇阵,怪不得哪怕华太仙不在,也没敌人敢攻打琅琊剑楼。

叶尘道:“有萧世兄坐镇一方,我们就更有把握了。”

“说是群战,但也应该有个进退次序,总不能真的一哄而上。”上官琅璇见叶尘脑子清醒,说话得体,心中也很是欢喜,“我们用不用规划的再具体些?”

“不必了。”叶尘摆摆手,出乎意料的没有继续布局,径直说道:“我们就这么过去。”

“我还以为叶大侠有啥妙计呢。”雪无双嘻嘻一笑,“话说得倒漂……”

“叶尘此行全为正道义气,我身为他的姐姐,听不得这种无礼言语,小姑娘再口无遮拦,叶尘便带他妻子唐芊折返南疆逍遥,那里有森罗王、楚天王等绝世高手庇护,实际远比你们朝不保夕的要安全百倍。”神星雪面色发冷,语气严霜一般,她重回武林巅峰圈子,就只有叶尘一个朋友,自是百般回护。

“呃……不敢当的……”叶尘反倒有点脸红起来,掩饰道:“我是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学武之人,面对没把握的事,更要勇敢一点。”

雪无双连连挨呛,委屈得眼圈都开始发红。

曾恨水不理二女的口舌,略带热切地道:“说得太好了,武人行事哪来那么多锦囊妙计,定下大方向直接开战即可,整日里坐议立谈,空论一嘴绝世武功,那是只有废柴才干的事,好好养精蓄锐,届时等著看另外那十一人是谁,随机应变便是。”

叶尘击掌称赞,心中发觉这师伯也是狂热的汉子,非常容易说话沟通,不知唐芊那边是否顺利。

两天以后,一局改变大势的决斗终于拉开序幕。

先天太极门派出的十二个人,此刻已到天吼峰外三里的大帐,其中有多半数都是独臂人,其身份不言而喻,自然也就是昔年琅琊剑楼内支撑门派的七大剑首,而左侧那个黑纱蒙眼的儒雅老者,五绺长须,白衣如雪,手负长剑,飘逸潇洒,想必年轻时是一位罕见的风流公子。

“商楼主在诸圣殿内闭关多年,想不到竟也应承了此次会战。”宁无忌听说过自从太仙之劫后,皇甫正道收留了战败的琅琊剑楼余众,没想到果有用上的一天,商鸿二十年前剑道独步天下,七大剑首亦各个身怀绝高剑技,今虽身有残疾,但神殿内安养蛰伏了足足二十年,武功只会更胜当年的。

商鸿轻轻点头道:“当年蔽派教诲不严,导致养虎为患,酿出莫大浩劫,每逢细思,着实汗颜无地,而且二十年来我们几个残废多蒙总殿主庇护,如今总算有机会尽些绵薄之力,权当弥补一丝孽徒华小贼做下的罪行,正是求之不得。”

王氏族长王昊瑜笑道:“这次华太仙没到,他和纪翩翩所生的孽种华茵却会来,商楼主擒下她的话,或许就能澄清纲常,复教有望呢。”

听见华太仙的名字,商鸿和七大剑首的凛凛剑气无风自厉,割裂空气,显然满腔怨毒深至无以复加的地步。

宁无忌笑道:“不急于一时的,赢下眼前的战役,干掉华太仙不过水到渠成的事儿,对吧,姬族长?天下第一剑可不能有两家门派。”

剩下三人中,那个英俊的中年男子点头微笑,此君正是当今一代名剑,四大家族第一族长,剑圣姬流光的父亲,姬云崖,他虽没有儿子的无敌剑法,却有着和王昊瑜同等的一念万法境界,精于以气御剑,威名显赫,早在二十年前就更胜商、王二人。

至于那最后两个人,宁无忌也不清楚其来历,因为他俩都带着漆黑的面具,眼耳口鼻全部掩盖,外加厚厚的衣服帽子,除了身材甚是魁梧高大外,根本没有丝毫特征。

但既然能得皇甫正道安排,以及渊亭岳峙的站姿,必然绝非庸手,想来应该是自重身份,才不愿显露面目。

所以哪怕这两人从来到这里后不吃饭、不喝水、不说话、不运功打坐修炼,宁无忌也不便相询。

王昊瑜、商鸿、姬云崖等人其实也不知道蒙面人的身份来历,可出于他们绝顶高手心灵上的本能感应,对此二人也是打骨子里面忌讳。

“轰隆”的巨响穿透耳膜,好像雪崩天灾,打断了众人虚伪的客套。

这时账外有弟子进来禀告宁无忌:“宁师兄,铁家会和了天禅寺、春秋书院的人马,赶来要救铁晓慧,一番唇枪舌战后,天兵长老已经和无嗔和尚交上了手。”

“我们也出去看看吧。”宁无忌很是雀跃,万天兵等人的武功均深不可测,今日有幸得见他们全力出手,对自己的修为也是大有裨益。

其他人也早就对江山七杰和四大天王如雷贯耳,均盼一见,除了那两个神秘的蒙面人依然端坐不动,另外十大高手全部随了宁无忌出去观战掠阵。

冰原空地中央,两个气血如烈日燃烧的武道巨擘正在近身搏杀,凶猛的拳掌交击震荡冻土冰层,条条裂纹自他们脚下不断蔓延,暴雷劲风滚滚散散,无穷精气好似狼烟,直冲云霄。

王昊瑜凝神观望,说道:“无嗔和尚果然名不虚传,以大罗九重天奠基的不坏肉身,竟连大荒神拳都接的下来。”

眼盲的商鸿似乎可以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观察战况,点头说道:“数百年以前武圣顾流引锻打神刀星沉,在冰原建立大罗天神教,所幸归海皓烟联盟六大圣地才得以获胜,只可惜那部《大罗九重天》真本随着顾流引的陨落一同失踪,只能留存一点其门人弟子所学的残篇断章,天禅寺巧取豪夺得了前三重,结合自身所学编写《无极弥陀拳经》,也算是造化,但比起掌握完整武圣秘籍的先天太极门可就差的太远了。”

宁无忌洋洋得意,他小时候就听师长说起过,现世所谓的九重武学境界,其实就是模拟借用大罗九重天的九种肉身境,可无论再怎么相似,终究只能无限接近,做不到真正的不坏金身,唯独极乐天禅寺的僧人有武学奠基秘术,炼骨壮力,以至凝练真气,基础夯实得堪称完美无瑕,绝无一丝破绽疏漏,往后练武将比常人轻松的多得多,但单凭如此,又哪里敌得过所向无敌的万天兵?

一位枯瘦的剑首讨好道:“对面算得上高手的也就那四个老秃和还没到的曾恨水而已,今天正好把他们一起格杀,再集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突破黑日风灾,进驻铁血宝库,到时先天太极门就会彻底超越魔道,雄霸天下了。”

“现在还轮不到我们出手,他们肯定也有暗藏的手段,再看看。”姬云崖微笑观看战局,如今他姬家大兴,自己待会儿只要打打太平拳稍微意思一下,就能获得无数好处,当然心平气和。

“好宏大的拳意精神。”商鸿忽然正色道:“无嗔要出绝招了。”

果然,一尊弥陀金身显圣,浩荡真气海纳百川似的吸附佛像背后金光,相貌凶悍的无嗔天王口做狮子吼,双拳挥出,罡气化作千百朵夺目金莲,巨大无比的降魔杵狠狠压向万天兵的头顶。

那一边观战的展慕云赞道:“如来金莲杵,这么浓烈的气魄真是了不得。”

“但这种程度肯定奈何不得天兵。”洪经藏双手拢在袖中,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

万天兵没有那么多的花俏,他依靠主战的好像就只有拳头。

砰砰砰砰……

如山拳影铺天盖地,顿时将浩瀚的降魔杵幻影击得粉碎,元点中的真气震动百里,滔滔不穷,下一刻将那些攻击他的金莲法相也都摧毁无形。

无嗔额头青筋凸起,咬牙切齿,疯狂挥动手臂,他绝招被破,只能运起无极弥陀拳经,勉力抵挡暴雨般密集的狂烈拳影,形势可谓窘迫已极,随时都可能被万天兵压迫得粉身碎骨。

“如见大因果,离苦得极乐,唵嘛呢叭咪吽!”

这时候真言梵唱响彻天际,无罚、无界两大天王遥遥分站无嗔两角,两道金鸿牢牢包裹住了风中残烛似的师兄。

王昊瑜皱眉道:“这是镇魂术中的净土如来光,哼……邪术,旁门左道。”

余人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知道无界和无罚精通佛门法术,其中以镇魂、拔山、释迦轮三大神通最为有名,这两道金光似能提升无嗔功力,生生推高一个境界,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镇魂之术了。

三大天王联手,威力足可排山倒海!

宁无忌故意轻轻咳嗽一声。

七道似能刺破青天的剑光气芒悍然爆发,席卷著刺骨寒风斩杀向了无嗔天王。

七大剑首拔剑出手了。

七人轻功绝顶,剑光犹如天外流星,剑尖震出金刃破空的声浪,单是视觉听觉上,就能给人以无坚不摧的感觉。

轰隆隆!无界背后忽然尘雪激荡,便如黄沙漫天,万马奔腾,一杆乌黑硕大的长枪,携带着惊天杀气刺来!

“原来是你们这些炎黄峰余孽,坑害晚辈,厚颜无耻,居然还敢复出!”铁玄甲双手握枪,以日月星辰录施展天龙八枪,远观如战神霸主一般,让人心惊胆裂。

龙争虎斗的厮杀比想像中来得更快。

铁家牺牲铁晓慧换来一线生机,满腔怒火战意早就满溢,根本就没想过叶尘预测的单打独斗。

天龙霸王枪为世间七大神兵之一,石破天惊,惨烈无匹,就连洪经藏都感觉气息一滞,假设自己下场恐怕也是不好轻易应对。

场面趋于混乱,七大剑首中一个矮胖的老者大吼一声后退,手中长剑竟被霸王枪扫得弯曲损毁,另六人亦只能放弃刺杀无嗔,回剑自保,他们中任谁武功上都丝毫不惧铁玄甲,但霸王神枪之威严,单凭凡铁兵器,着实难以正面抵敌。

“下等人的老秃驴,给我滚开!”威猛的万天兵暴喝道:“我要出手,管他十人百人,一律杀无赦,岂用帮手?”

怒天震可断天梁的无敌力量,浩荡奔腾的撞击在了无嗔的拳头上。

“啊!”无嗔惨叫吐血,无界和无罚面如金纸,脸现枯槁,可想而知也在大荒拳意的巨潮中受伤。

三大天王匪夷所思,此混血小子到底是何等构造,明明境界上比无嗔高不了多少,恁地有如此无边雄力?简直就是只突破了常理的怪兽。

一直同铁如峰盘膝端坐铁家、天照门、五阳门等大队人马中央的无法天王忽然睁开双目,轻声说道:“铁族长,我们两个老家伙也不能安坐了,捉拿万天兵这西域妖人,换回铁小姑娘。”

爱女如命的铁如峰近几天得知铁晓慧的真相,早已急的发疯,闻言后提起身畔的铁血问鼎弓,寒声道:“好,我就不信他江山七杰真能翻天。”

二人刚刚走到人群外围。

一道哀艳粲然,如泣如歌的刀光横空划过。

咔嚓!

无法脚尖前一寸处,竟多了一线深不见底的裂隙,如斯恢弘的刀光本就罕闻罕见,分裂万年冻土的无穷刀罡更是古往今来里闻所未闻,铁玄恭、铁玄昭、洛燕北等人甚至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身不由己的后退一步。

万天兵的神拳崩肘固然强横无际,可却又不如眼前这道刀光来得恐怖,相比之下,叶尘在冠军会上施展的刀法就像平平无奇的庸手,似乎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

不为所动的只有无法天王和铁如峰。

“咳咳咳……两位前辈还请稍安勿躁。”凄美的咳嗽声响起,展慕云缓缓走了过来,群雄只见他斗篷飞扬,手中有酒无刀,不知那惊天一刀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交出我的女儿。”铁如峰弯弓搭箭,弦如满月,落星箭已指向展慕云眉心。

“哦?”展慕云一怔,转瞬微笑道:“您要和我交手?”

“老夫早就想领教的你的刀了。”

铁如峰近年似乎精力渐衰,名气已被儿子超越,但包括先天太极门的在场所有人,见他弯弓之势犹如射日古神,威猛无铸,心中不禁暗暗钦佩喝彩。

“阿弥陀佛。”无法天王手指轻轻搭在了落星长箭之上,脸却冲着展慕云说道:“展檀越,你祖上世代公侯巨贵,何苦要在这江湖争霸的腥风血雨中翻滚呢?不如放下魔障,回头是岸。”

“你阻止铁老是怕我出刀吗?”展慕云摇摇头道:“放心吧,铁老一代大豪,英雄仁义,他只要不松问鼎弓弦,我就不会杀他的。”

“你……”铁如峰怒气冲天,他不信有人能在这个距离闪过他的箭。

无法双手合十,浑身气血滚滚蒸腾,缓缓酝酿起了禅门金刚不坏神通。

“都说了别忙动手,我是来送回铁小姑娘的。”展慕云身子一侧,铁晓慧就在后面。

“晓慧!”铁如峰泄了弓力,满心担忧爱女。

展慕云手腕一翻,一股极柔的内力轻轻地卷起铁晓慧,将她送到了铁如峰身边。

铁玄甲见妹妹安然无恙,遂也收了霸王枪,快步回阵,无罚则不知敌人有何花样诡计,先飞快救回师兄。

铁晓慧也没想到对方会那么轻易放了自己,不顾父亲、兄嫂们的关切,扭头道:“你们就这样把我放了?”

展慕云笑道:“除非姑娘答应了无忌的求婚。”

“放屁!”铁玄昭怒道:“二哥遇刺,我铁家和你们仇深似海,今天休想善了!”

万天兵冷笑讥讽地声音传来:“你们几兄弟蚂蚁似的下等废柴,有什么资格称善了不善了。”

铁晓慧挡住暴怒的哥哥,意味深长的道:“嘿嘿,你们尽管嚣张。”

“送你回来是因为我们高手如云,胜券在握,没必要绑你落人口舌。”此时宁无忌也悠然走了近前,隐去了闲雅的伪装,凌厉道:“仓皇逃窜的丧家之犬,说那么多大话无非就是想纠结帮手,结果瞎折腾那么多天,也无非就大猫小猫两三只,外加四个老秃驴罢了,还不过来束手就擒,当然,若加入我们先天太极门自另当别论。”

铁玄甲冷冷的道:“多亏靠山够硬,否则你早就被叶尘打死了。”

卫楠枫等人故意哄堂大笑。

“先拿你祭旗!”宁无忌脚踏彼岸金桥,双掌如云,呼地一声拍向铁玄甲,等不到上天吼峰,彼岸挑起了第二轮混战。

“后生小子孽气腥焰,也敢和铁大侠交手?”春秋书院的洛燕北剑气如霜,以本门剑法接过了宁无忌的拳掌,甫一交手就觉得功力泥牛入海,完全没了着落,心中震撼:这小鬼的太乙玄黄经好生厉害!

好战的万天兵自不甘落后,斜睨无法傲然道;“这么多人里面,也就你一人真材实料,不算下等奴隶,有资格和我们动手,今日机会难得,也省得我去天禅寺找你。”

“不敢有劳檀越尊驾,所以才亲自前来。”无法天王白眉飘动,掌随声到,劲在掌前,快的不可思议,万天兵刚要抬手接掌的刹那,老僧忽掌变为指,直击变为以螺旋劲戳刺,巧妙异常,完全展现了他老牌绝顶半圣高手的高深武技。

拳来脚往,罡风暴烈,天摇地晃,二人周边功力稍差者被震得头晕目眩,几欲吐血,比万天兵和无嗔交手时要震撼得多。

铁晓慧拉住三哥拚命后退,到远处才急忙询问道:“叶尘没到吗?怎地这么着急就和他们动上了手?不等曾恨水和萧师道他们来?”

铁玄昭苦笑道:“前几天老五无意说走了嘴,二哥的死讯和你失陷的事全被父亲听了去,我们实在拦不住他老人家。”

“哎……”铁晓慧心中温暖,随即酸楚上涌,戚戚望着无法和万天兵狂风呼啸、雷电交加的决斗风暴,哀然道:“单靠这些人怎能抗衡凶獠,莫非铁家今次难逃覆灭……”

铁玄昭道:“不一定,咱们阵中也还有高手隐藏。”

“是谁?”铁晓慧自诩才智超群,但也想不到还有谁能有本领同江山七杰对战。

“武林纲常能否整肃,就看今朝!”铁玄甲舞动霸王枪,扎出抖枪崩天势,枪隐龙影,噬向了洪经藏。

洪经藏眼中充斥着无边的讥诮,平淡地道:“依仗区区一杆长大兵器就敢挑战我?谁给你的胆子?”大手一震,覆雨金龙的法相在龙吟中飞腾升空。

打坐调息的无嗔大声道:“相助铁大侠,如今别无选择,唯有背水一战了!”

无界和无罚手结法印,净土如来光笼罩住了铁玄甲,助他有了暂时抗衡洪经藏的武功,然而适才颇为面目无光的七大剑首早就渴望再战,齐齐长啸,澎湃的庚金剑河再度卷了过去。

无罚怒喝:“专会偷袭好不要脸!”手指一划,地面震颤,无数碎冰跃起飞射,利箭般反击。

“这是佛门的拔山之法,并非幻术,大家务必小心。”商鸿自重前圣地掌门至尊的身份,不愿围攻,却高声提醒道。

七人剑光吞吐,打落冰箭,均心道:单靠妖法能坚持到几时,稍微谨慎点必能将其杀死。

铁家联盟看上去几乎精英尽出,先天太极门这边则还有展慕云,王昊瑜、姬云崖、商鸿、金无过、方独行等高手蓄势待发,后手无穷,眼看已经占了八九成的赢面,顺利的话,即便全歼也不是不可能。

昔日受诓叶尘的仙王殿首座楚云歌忽然高声喊道:“又有绝顶高手来了!”

姬云崖看向风雪笼罩的阴暗天空,沉声道:“好浓烈霸道的罡劲风势……莫非是天元宗曾恨水来了?”

说话间,风雪受苍穹深处强烈雄风牵引,逆转自然,无数冰晶、碎石、雪花咔咔做响,纵横交错排列,组成玲珑之法相,中央天元耀目辉映已极,狠狠地压向了龙绕周身的洪经藏。

“曾恨水,你总算是现身了。”洪经藏冷笑不止,仅用单手周旋功力大进的铁玄甲,另一只手虚握成龙牙之形,当空一震,巨大的龙吟穿透风雪,响彻天际,金龙法相活了似的裹住了天元玲珑道的击杀。

“洪经藏,我们又见面了。”

云消雾散,却是叶尘终于赶到,只见他大笑声中双手擎天,纵横十九道玲珑真气扭曲变换,仿佛兜成了十九条软鞭,齐唰唰地洒向了琅琊剑楼的七大剑首。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七声巨响,七大剑客狂喷鲜血,瞬间已负重伤!

“叶尘哥哥!好功夫!”铁晓慧见此无敌雄姿,双手拢在嘴巴前,放声狂喜高喊。

真真正正的圣地世家大战终于展开。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