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江山传 第三卷 醉枕天南(第九章 危机)

作者:killcarr2019/6/20首发于第一会所本站首发字数:9879

作者处女贴,期待大家的红心和回复

第36章 危机

天州为中原最大的一个地域,含括四省、六郡、十二城,不单是六朝龙兴之地、近代军事要塞、朝廷粮仓,还是中原神话中的文明起源之地,太子高阳代天监国,君许自设官署幕僚,权力看似很大,但任何人都明白,有史以来数千年里,天州的领袖从来都轮不到朝廷政权,唯有先天太极门才是此地的正朔霸主。

江山属于皇帝,天州则属于先天太极门。

中原古今第一大门派,公认武学第一圣地。

先天太极门的山门位于天州中央,代表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一百零八座宫殿雄奇宏伟,诱人膜拜,隐然有镇压中土江山龙脉的神圣气魄。

江山锦绣,史诗风流,皇帝可以百年一换,先天太极门至高的武学文明传承,却是千万年不朽。

然而最恢宏的殿宇并非宁无忌统领的先天殿,也不是太子掌管的太极殿,在一百零八殿正东方铸有十二根擎天石柱,托有一座好似悬空的广大宫殿。

诸圣殿。

此殿一地已经近乎洪武门三分之一的辽阔,琼楼玉宇,宛若神宫,主殿宽广牌匾上笔走龙蛇,书有四个金字——雄霸天下。

乍一听有些忤逆,也有些俗气,江山武者无数,绝世天才如过江之鲫,何以妄称雄霸?

但巨匾之下的皇甫正道似乎完全有资格镇住这四个字。

他天庭饱满,面容高古,气度仿佛人间侠义正道之化身,代替诸天群仙众神,总理天地阴阳,赏罚众生。

近年来皇甫正道法旨令下,从者只怕不下十万,武林第一大派代掌门,江湖最有权势的巨擘,哪怕江山七杰之一的绝顶强者万天兵,也只能站在他宽阔如山的肩膀后面。

“总殿主,无忌已败,沐兰亭再难苏醒,另外叶尘也没有捉到。”

万天兵高鼻深目,头发微曲,身材极高极瘦,骨架较常人亦是宽出极多,远观望之形如仙佛。

他本为西域王族和汉人女子的混血私生子,少年时偶遇一位云游异人,得以开蒙传授三招拳法,三招摔法,谁也没想到这六招粗浅功夫,彻底激活了万天兵万中无一的武学天赋,自此之后他四海为家,苦修、投师、战斗、刺杀、从军……凡是能提升自身极限的事他都做过。

直到击杀了南宫世家最后一个半圣南宫图,面对无数哀嚎而又胆怯的南宫家子弟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达到了中原武人所说的一念万法,再也不是凡人,为了踏上更高层次,也为了寻找更多的同类,他毫不犹豫地投靠了天下武学圣地先天太极门。

“哦,经藏和天兵你的武功比起来如何?”皇甫正道忽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没拚命打过,应该差不多。”

“那慕云和你比呢?”

万天兵犹豫一下道:“空手我比较厉害,但他的刀比我快。”

皇甫正道叹气道:“这么样的两个人居然都捉不到叶尘,你说还能怎么办?”

万天兵道:“不知道。”

“呵呵…早料到你会这么说。”皇甫正道似乎毫不沮丧愤怒,充分体现了王者大派领袖深不可测的城府,“把传书给我看看吧。”

万天兵不解,凭借自己、总殿主、展慕云、洪经藏这样身手的人物,何必去操心理会世俗凡夫的鸡毛蒜皮?这岂不是让狮子老虎和苍蝇蚂蚁较劲吗?

“嗯……白古蟾……铁玄甲……聂千阙……琅琊剑楼……这些年咱们先天太极门是不是太老实了?这么多的人胆敢公然忤逆,哎,那也就怪不得咱们了。”皇甫正道看着来信,语气神情讥诮而又果决,似是下了某种决心。

万天兵淡淡的道:“主要也是如今太平日子过的久了。”

“本来我的意思是暗中拿下混沌阴阳道和太阳剑谱就算了,再给那群下等人留几年舒服日子,如今也没必要再等了,否则岂不是污了祖先传下来的这四个字?”皇甫正道望着头上雄霸天下的金匾,语出惊人。

“下等人不可悲,可悲的是他们总觉得自己和咱们一样,六大圣地这个无聊称呼也是需要变一变了。”万天兵深以为然地道。

“魔国蠢蠢欲动,短时间内也许就会倾巢北上,到时候那五大派一定会高举混账口号做缩头乌龟,然后让咱们打头阵,呵呵,这群老狐狸想得太蠢了……来人,将所有殿主和先天榜前五十名弟子都招到烈皇殿那里,宣布远征行动正式开始。”

立刻有弟子从殿外躬身领命。

万天兵道:“杂鱼门派不去管他,九华派这样的势力却至少需要一位弹指惊雷的高手坐镇。”

“咱们共有十八位殿主都是肉身巅峰的境界,扫荡九大门派易如反掌,五行殿那里会有具体人手分配的。”对于这个计划,皇甫正道似乎早有准备,绝非心血来潮。

“我去摆平一座圣地大派。”万天兵口气平淡,他似乎不明白这会是多么了不起的霸业。

“那五大圣地里比较麻烦的就是极乐天禅寺和琅琊剑楼,四天王中无法、无嗔俩人武功很强,无界和无罚则精通咒术邪法,而咱们的老对手华太仙就更难打了,况且少帅闻心还是他的拜把兄弟。”

闻心此人和万天兵齐名,同为江山七杰之一。

“但洪武门和春秋书院当年已被唐雷九打得元气大伤,先让这俩门派除名,再论其他便是。”

其余五大圣地才是此次远征计划的核心重点,皇甫正道当然不会临阵磨枪:“经藏加上伤愈的无忌,足以拿掉洪武门了,召集五位殿主和慕云去一趟春秋书院,也没什么问题,其他三派暂时先不要去管。”

万天兵只擅武功,不精权谋,直接道:“总殿主和我一起,天禅寺那里也没什么了不起。”

皇甫正道笑道:“到时铲除洪武、春秋二门,王家和南宫家也将不再犹豫,必会归顺我派,另外我已差人给姬流光许诺,只要他支持这次远征计划,便可自由出入先天地下神殿,到时候大势已成,其他三派识时务最好,如若不然,就让他们杀身成仁,以身殉派好了,不出一年,先天太极门便会成为真真正正的雄霸天下。”

万天兵道:“这次的清扫计划是掌教至尊的意思,还是总殿主你的意思?”

皇甫正道没有正面回答:“当年掌教至尊成就武圣,一心为世间正道征伐魔国,足足三十年都没有彻底覆灭南疆,不是因为他们狡猾武功高,而是因为我们有五个拖后腿的盟友,每次战斗都是交给先天太极门冲头阵流血拼杀,每到分便宜时则奋勇争先……这次肯定不会再出现了。”

“看上去未来的魔国北上才算真正的战场,但我们若杀死华太仙、无法、曾恨水他们,自削中原战力,会不会被无知后人诟骂?”

“人多除了多吃点粮食,瞎捣乱之外也没什么用。”

此话正合万天兵的心意性格,说道:“被骂也就被骂吧,和雄霸天下比起来也没什么。”

皇甫正道挥袖大笑道:“哈哈哈哈,中古诸子说战无义战,大家都是秉承私欲为了权力、财富和女人,强权凌弱之下更没仁义道德可讲,但我们至少敢放在明面上去说去做,那些伪君子未必敢把自己做过的事放在太阳下去说的。”

万天兵直言不讳:“我这个人百无禁忌,当然是无所谓的,但这种说法似乎和总殿主的名字不符。”

“到时宇内澄清,百姓只会更安宁,这才是真正的正道。”

“还有一件事,混沌阴阳道和太阳剑丸都在叶尘手里,实在很麻烦。”

皇甫正道皱眉道:“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经藏、无忌他们会失手,如今有唐雷九的庇护,再想动他会很棘手。”

擒拿叶尘的行动中,皇甫正道为保万无一失,派出了江山七杰中的两位配合宁无忌,绝对可谓谨慎至极,然而却没算到展慕云因为某种原因放了叶尘。

此时门外有弟子双手捧著信封,急吼吼地窜了进来,禀告道:“总殿主大喜!姬四公子来信,答应了我派的联盟条件!”

皇甫正道似是早有所料:“非常好。”

万天兵道:“没人能抗拒神殿的终极秘密,有了他的加盟,远征计划就能更快完成了。”

“咦?信是从青莲天都来的,姬流光原来人在南疆。”皇甫正道看着来信道。

“此子贪图酒色,在那里享受也不奇怪。”

皇甫正道对着那送信弟子道:“立刻修书送回去,请他杀了叶尘,拿回太阳剑丸。”

等那弟子领命离去,万天兵才道:“姬流光未必敢公然得罪唐雷九,退一步说,就算杀了叶尘,混沌阴阳道怎么办?”

“叶尘如鲠在喉,不能再顾忌等他成长下去了,所以也请天兵你过去一趟,生擒当然最好,擒不到就杀,只要干净利落,唐雷九也抓不到把柄借口,何况即将天下巨变,仙门岛避世的规矩也守不了多久了。”

万天兵点头,完全没有洪经藏的自顾身份,也没有展慕云的感情丰富,只说了一个字:“好。”

***************************************

多日以来,唐雷九没再召见过叶尘,师父路峰回没再现过身,唐芊好像也返回了元始天魔门,就连沐灵妃也没有如约来朔月庄找他。

叶尘整天就三件事可做,和夏文嫣腻在一起,调教她各种羞羞的姿势;接待各式各样的来客,有眼盲刀客,有驼背铁汉,有富贵公子,有岛国的流浪剑士,甚至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研究火器的传教士;第三件事就是总结修炼自己的武功。

从罡劲归元到通神入化是属于功力的蜕变,通过秘籍观想某一种事物或动物,利用自身罡劲努力的去幻化出来观想的实体,然而无论是此境界比较弱小的岑章,还是强悍的道玉和王星禅,也都是只能虚拟出一缕幻象,或许凭借禅门咒语或家传秘法可以让幻象更清晰,但终归还是虚幻的借相之术。

自此精修,直到弹指惊雷,罡劲遍布周身每寸肌肤毛孔,掌控无边大力,可谓一步登天,由借相变为了法相,无限接近实体,如蓝碎云那样,冰火尽在掌握,或如宁无忌那般,彼岸金桥和乾坤无极炮已经很难用武功或幻术来形容了。

叶尘现在掌握著混沌阴阳道的四成功力,其中有关阴阳循环的诸多终极知识还不能全数理解,只能不清不楚的去模拟石板中的运功和招式,还不能像宁无忌观想出实体之相。

“可惜我没有师父,哪怕武功再高也好像填鸭,没有一个贯通圆润之意,不知多久才能和江山七杰一战。”叶尘摸出那枚太阳剑丸,其中不少招式动作都有修习,唯独那道惊天动地的太阳剑气不敢触碰。

其他武功观想出的法相千奇百怪,但都绝不会比九天上空的太阳更宏伟!更浩瀚!

路峰回说过,若同沐兰亭双修合体,便可以修炼太阳剑气,听起来异想天开,但好像也能自圆其说。

叶尘握紧剑丸,运功开启武圣禁制,瞬间,那位归海皓烟再次出现在脑海里,他默念道:先天太极门绝不会轻易罢手,哪怕他们罢手我也不会,若现在不敢冒险提升,而是沉浸在魔道总管的温柔乡里,还有何面目再见兰亭?

一股少年倔强之气迸发,叶尘潜意识里疯狂地扑向了太阳剑气。

有一点类似混沌虚空,但明亮得多,紧接着幻化出锦绣山川,秀美风景,鼻子闻着一股淡淡的兰麝香气,显然此地为女儿乡。

“莫非这也是一种……装置?剑丸如此古怪,多半是是圣人遗物,包括那些貘骨石板也一样,以前见识浅薄,还想着是仙人遗落呢……”叶尘不知道太阳剑气是否和太阳剑法一样,由归海皓烟的虚影传授,紧张里又有期待。

果然,手持长剑的武圣皓烟再次降临,然而还不等叶尘有所准备,仙子也似的归海皓烟竟开始宽衣解带起来,不出片刻已然浑身赤裸,漆黑浓发散落,使得胸前两粒胭色乳珠若隐若现,往下的纤腰也似柔若无骨,小腹平坦光滑,竟没有一丝毛发,夹紧玉腿下的玉笋秀足对他来说更是震撼心魄。

这般闭月羞花的美女是如何成就武圣的?贪淫的叶尘一时忘了太阳剑气,对这绝色佳人赞叹不已。

“姑娘过来,观想太阳剑气首要是先除去衣衫,否则待会儿焚天烈焰,同样会光了身子……”归海皓烟“说话”了,声音温柔动听,但似乎还是一道虚像,而且还把叶尘也当做了女子。

叶尘微窘,同时暗忖:当初兰亭再三强调男子不能修炼太阳剑气,难道是怕男子冒渎了这位皓烟仙子不成?

归海皓烟又笑道:“莫要不好意思,姐姐也是女子,还害什么羞的?”

叶尘不敢开口,同时也有些毛骨悚然,如果这归海皓烟是一道虚影,那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迟疑?如果自己真脱了衣服,那她会不会看见自己的阳根……到时武圣震怒,碾死自己肯定如同碾死蚂蚁。

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但归海皓烟还在催促著,叶尘死马当活马医,直接脱的精光,尽管他压根想不明白在这片虚空中,自己的衣服究竟存不存在。

“很好,放心吧,绣阁烟霞的女子一样可粉碎虚空。”归海皓烟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掌中长剑,凭空绕圆,隐然粗成太阳形状,“过渡剑气不单会烧灼衣裳,还会焚心炮烙,但忍过这一关就好了,往后就只剩积累,不会那么麻烦,否则与人对敌就要裸身子,那可不成话,哈哈,盘膝坐好,姐姐开始喽……”

这位武圣好活泼的性子,看来武功高不一定有多威严……叶尘还没想完,一枚勃翘娇嫩的乳蒂已到眼前。

“忍着点!有缘的姑娘皆可传承太阳剑气,秉承天之正道,普度众生……”

滔天烈火自灵魂深处升腾燃烧,叶尘大吼长啸,感受着剑气中的生命活力和灾难毁灭,随着烈火烧身的痛苦,他的罡劲内力也在水涨船高,同时这股太阳剑气也在一丝丝的融入本就存在的混沌阴阳道之中,互相滋养,缓缓修葺,稳步完善……

一股烽火狼烟般的精气滚滚而上,浩瀚威严的太阳剑气环绕混沌虚空,叶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踏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天梯,当然他现在相比洪经藏、唐雷九等人还很弱小,但前途无垠,圣人重临也不会知道他将来会是怎样一种存在。

归海皓烟奇怪的道:“好磅礴的武道拳意,如果能领悟一念万法,那就会凝练真神,割裂虚空啦,嗯?大胆!你这是以混沌擎天炉易形的把戏!”

叶尘不知这些远古圣人文明的运转方式,但归海皓烟的怒火可是能恐怖得粉碎虚空!除非司空黄泉和梵天情亲临,否则无人能在太阳神女的剑下活着。

“胆敢偷天亵渎武圣,你没必要存在了。”归海皓烟以肉眼难见的神速穿好衣服,缓缓举起了长剑。

叶尘镇定道:“但你已经死了,你根本就不存在!”

“那就看看谁会不存在。”

万古洪炉由等同创世圣人的武圣使出来,虚空都能烧成飞灰,

叶尘无从抵挡,只飞速想着:这到底是幻象还是真的?她到底是虚影还是住在剑丸中的仙人?我中了剑会不会死?

如同燃烧亿万年的通天神火炉彻底形成,外观看起来确实就是一座无视沧海桑田的古炉岿然矗立,形态之完美,比沐兰亭使出来要清晰几十倍。

但叶尘是看不到的,他四周全是熊熊烈火,似乎下一个刹那就要被烧得形神俱灭。

“古往今来,从没听说有哪个凡人像你如此狗胆包天,我这个系统只能蓄有三成功力,杀你却也和碾死蚂蚁差不多。”归海皓烟的声音再也不是温柔调皮的语调,取而代之的是粉碎虚空的神圣威严。

三成功力便能造出这么可怕万古洪炉,那全盛时期的武圣岂非要翻天?叶尘被疯狂鼓摧真元,求生欲望让他只能撑一刻算一刻,没有半点反抗手段。

“你有那位小姑娘的气味,但无所谓了,她既然让你进来送死,估计是你也是个负心薄幸的臭男人。”武圣的思维某些方面也和正常女人差不多,但她正要提剑结果叶尘时,轰隆一声爆响。

陨星坠落的异象爆发,天塌地陷,叶尘消失不见。

归海皓烟静立虚空,身躯忽然化做万千奇异神秘的字符,闪烁明灭,甚是耀眼。

“想不到顾流引的星沉刀还在人间,南晓云、上官炎……哎……千百年来这么多武圣都陨落了,我这样克隆虚拟出来的人格算是永生吗?”仙子自语呢喃,满是寂寥惆怅,随即无数的神秘字符消散,这片须弥介子的世界再度鸟语花香,重回生机勃勃。

恢复神智的叶尘理解不了刚才的死里逃生,但见膝上那口圣血淬炼锻造的星沉刀流光溢彩,隐约推测到自己活命多半靠了它,还没来得及试试虎口夺食的太阳剑气,已有仆人前来通禀:“总管大人,有极乐天禅寺的客人求见。”

“啊?”叶尘微凛,杀死道玉的事应该不会败露才对,就算琅璇说走了嘴,他们也没那么大胆子敢直接到南疆报仇啊……“请进来吧。”

很快门外就进来一位大和尚,三十出头的年纪,身材肥壮,满脸横肉,一身灰布衣服破破烂烂,没有半点出家僧侣的形象。

“小僧法号道缘,见过叶总管。”

叶尘见来的只有一个人,断不会是极乐天禅寺到此寻仇,安心道:“大师来此有何贵干?”

道缘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小僧曾在上个月发下宏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投身南疆,希望渡化魔国众生信奉我佛。”

叶尘还以废话:“大师慈悲为怀,感天动地,佩服佩服,但不知渡化的如何了?”

“菩提本无色,明镜亦非色,小僧日前在艳春阁渡化女施主时,不知被哪个龟儿子偷了银钱,事后免不得受了一番羞辱,多亏了随身金禅杖还值些钱,给自己赎了身,但如今已经山穷水尽,多亏早晨在街上听闻,森罗妖宗的新任大总管乃原中土武林弟子,但念曾是同道中人,希望叶总管救小僧一救。”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极乐天禅寺为仅次于先天太极门的巨擘圣地,何时出了那么贫的一个花和尚?叶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忍住笑道:“先吃了素斋再慢慢说。”

道缘摇头道:“先多谢叶总管,但小僧修心不修口,如有酒肉最妙,尤其是花膏也似的牛肉,小僧一顿能下至少五斤。”

叶尘道:“大师既然是武林圣地的高足,何以求救我这个被先天太极门下绝杀令的中原弃徒呢?”

道缘一愣,好一会才问道:“什么绝杀令?什么弃徒?哪派的弃徒?”

得,一问三不知,这酒肉花和尚不会是冒牌货吧,叶尘自问虽没有半圣高手那么有名,但也算声动天下了,名门弟子更不会不知道……正好拿他试试新得的武功……

“牛肉还没到,只想领教一下极乐天禅寺的高深武术。”叶尘豪气勃发,哈哈一笑,忍不住就要验证一下自己新学的功夫,开天剑内隐太阳剑气,但只运出三四分功力劈了过去。

“叶总管,小僧可没说瞎话……”道缘不料这个和善的少年突然间变成了江湖豪杰武者,说打就打,立即观想借相出了罗汉尊者法身,斗大的拳头便是罗汉手持的降魔杵,马步扎了个金刚破魔拳架,稳稳地接住了叶尘的劈掌。

“啊!好强的剑气!我……我操!”道缘一退老远,但爆喝一声,竟施展降魔杵反击了回来。

此时叶尘的武功经过太阳剑气全面滋养,已然磅礴壮阔、雄浑无比,比之冠军会夺魁还要更上一层楼,哪怕道玉复生也未必能接他十招。

道缘已经连挡了十六拳!

“波罗僧揭谛……南无世在尊……”道缘狂念法咒,一来提升借相功力,二来乱敌心神,三来可以吐出体内浊气,使得罗汉拳法罡劲更灵活流畅的施展。

叶尘心道:当初和道玉搏杀,生死一线,但只过三招,这个道缘名不见经传,恁地武功也如此高超。

“大师小心了!”叶尘首次将混沌阴阳道推高一级,尝试像宁无忌那样凝聚武圣秘典的虚影出来,霎时间,背后厅堂似已消失,壮阔的山川河流显化,全部沐浴在辉煌威严的阳光下。

混沌之力融合太阳焚天烈焰,其威势完全压过了道缘的罗汉法相,叶尘使个沐看天传授的小缠丝擒拿手,锁扣住了他的肩膀。

怒天震的威势陡然降临,背后世界的山峰坍塌,河川逆流,同时一股能干旱大地的焚天烈火也使得大地化作焦土。

道缘居然还有应变,猛的咬破右手中指,使劲往左手一划,做狮子吼:“琉璃光如来!破!”

彩光爆燃,怒天震的毁灭震荡巨力被反冲溃散,叶尘大感有趣,心道:哪冒出来的花和尚,武功更胜星禅。

他心满意足,知道了太阳剑气的运转轨迹,也就不再周旋,伸出左指在右臂上轻轻一点,烈炎怒天震砰然震爆了琉璃彩光,道缘牙床巨麻,似乎马上就要被震得筋脉骨头粉碎。

叶尘点到即止,立刻收手道:“承让承让,大师好高深的佛门拳法。”

道缘惊魂未定,半晌才苦笑道:“叶总管比小僧高明多了,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成了森罗总堂主……但我确实孤陋寡闻,不知道您的威名。”

叶尘不讨厌这个大和尚,二人入内室共享好酒好肉,道缘食量惊人,吃了足足五大碗米饭,七八斤牛肉,外加一只肥鸡,之后抹抹嘴合十道:“饿了两天,可算找补回来,多谢总管赐饭之恩。”

“大师不必客气。”叶尘摆手笑道:“您是哪位天王的高徒?怎会孤身在南疆风流快……嗯,那个普度众生?”

道缘一拍大腿,这才说出来详细原因———

原来道缘乃是佛门第一高手无法天王的亲传弟子,天资聪慧,用功刻苦,以致武功在同辈中也是排名极高,假如道玉不施摩诃无心剑,单靠拳脚搏杀也基本打不赢他,但此君酗酒吃荤、贪花好色,更可气的是颇好市井戏曲杂耍,一听唱戏就算天大的事也得耽搁……长辈老禅师们对他实在深恶痛绝,无半分好感,不过因为他武艺确实超群,这才强自忍耐不做驱逐,近来江湖都风传魔国蠢蠢欲动,无法天王随便给道缘一些金银和仙门岛的通行证,让他到此监视森罗妖宗动向,说着好听是任务,其实就是打发他个闲差,省得看着糟心。

说来道缘也确实争气,仙门岛如此繁华奢靡的销金窟他怎能把持?吃喝玩乐,听戏赌钱,好不逍遥,压根儿就不关心什么外界的冠军会啊、道玉圆寂啊、正邪大战啊之类的“世俗之事”,是以丢钱后只听说有个前正道弟子做了此地总管,前来客气化缘而已,并没有其他花花肠子。

叶尘心道:除了我之外,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务正业的圣地弟子。

喜欢归喜欢,总不能养这花和尚一辈子,叶尘笑道:“这样好了,我找人备船,送大师回中原,路上花销自然也由我出,就当结个善缘,只求大师往后佛前三柱清香祈福便是。”

道缘急道:“不可不可,仙门茶社名伶杜小蝶的《白马坊》昨晚已经唱到了第五折,还差三晚呢,这出戏真叫一个妙啊,那腔儿脆亮绵厚……”他总算不是傻和尚,看出来叶尘表情似乎不太愉快,立刻又道:“这样好了,小僧不会白花叶总管的钱,我看庄上护院都是懂武艺的,你把他们招来,我传他们一套《破山伏虎拳》,接下来呢,只要不是杜小蝶开嗓儿,总管有什么吩咐,小僧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

“没问题,只怕麻烦大师了。”叶尘一口答应。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小僧这就先过他们几手去。”说完就急急地出了饭厅,应该是怕错过晚上的戏码。

叶尘好笑,极乐天禅寺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竟然培养出来这么一位奇葩古怪的高僧。

“留个浑和尚在这儿干嘛?你武功这般高,还贪图他那什么什么伏虎拳不成?”夏文嫣从侧门走进来道,应该是听了有一会。

叶尘道:“我不通多少适合常人修习的武术,没办法提升属下功夫,道缘肯去做那是求之不得,何况留一个高手在这里我也会放心不少。”

夏文嫣很是聪慧,蹙眉道:“你觉得会有事发生?”

“最近几天安静得让人心慌,没著没落的,但愿是我杞人忧天。”

夏文嫣笑道:“其实仙门岛上的日常就是这个样子的,没有争斗,没有起伏,只有麻木避世的人们醉生梦死,住久了就会无趣要死,否则溟玉也不会偷跑出去玩的。”

叶尘将少女拉了过来,让她坐到自己腿上,顿时温玉在怀,体香沁鼻,抬头是精致秀美的容颜,低头是雪白纤细的玉足,心头欲火又开始莫名蒸腾。

“不要了,光天化日的,你还要白日宣淫吗?”夏文嫣挣扎了两下,娇声娇气的说着。

“鸳鸯浴都洗过了,白日宣淫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叶尘微微晃动,用下体研磨著夏文嫣圆润丰满的臀部,绵腴挺弹,那种细致的抗拒感比肉帛紧贴还要刺激。

“不过……什么?”夏文嫣气喘吁吁道,同时粉桃似的翘臀也有意无意地配合着叶尘的抽蹭。

叶尘玩笑道:“不过就是嫣儿屁股太大,硌得慌。”

夏文嫣低头咬了一下他的肩膀,扭了扭嗔道:“嫣儿屁股就是肉多怎么办?昨天夜里你怎么不嫌压了?”

叶尘非常非常喜欢这种淫惑的感觉,阴茎勃如怒龙,前几日还斯文清纯的少女,经过开发,已经可以朦胧懂得说些什么才能诱惑的了男子情欲。

正要从绸衫对襟缝隙伸进去寻那柔盈水嫩的奶脯时,夏文嫣还是抓住了叶尘的鬼手,低声道:“今天早上我送了唐芊姐姐上船……嗯……也帮你问过沐姑娘的事了。”

“我明白,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见少女内疚的表情,叶尘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嗯,唐芊姐姐并没有拒绝……是的……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叶尘心道她那多半是给闺中蜜友留面子的。

如果是刚上岛那天,叶尘还对这个求情抱有极大希望,但这些日子里,无论是唐芊难以揣摩的性格,还是路峰回那里听来的关于天外天神功的罕贵,都不难推测她基本不可能去救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中原女子。

可话又说回来,师父那番天上天下的神奇言论也不可尽信,比如刚才在练功房,如果没有那把神刀星沉,自己很可能都被归海皓烟烧成灰尘了,可毕竟路峰回也都是四处考古,得到的知识真相早就被风干的不成体系,甚至可能一半都是凭猜的。

就在叶尘思绪纷繁之际温婉似水的夏文嫣做出了让他差点流鼻血的举动,少女悄悄伸出一只素手,压住了他那还在自己酥胸上的鬼手。

“莫要皱眉,你若是坐稳森罗门总堂主的位置,唐芊姐姐一定会帮你的。”夏文嫣一边说,一边握著叶尘的手在自己圆润的奶脯上缓缓摩挲起来,随即轻昂秀颈,皓齿咬住了下唇,配合尖削的下颚,倍显娇俏淫艳。

随着难以抑制沁出的酥媚低吟,柔腻的乳房都似乎胀了两分,叶尘同样难以自抑的扭动起来,用夏文嫣绵腴的臀部去解下体的火热酥麻……

门外又有人来通禀:“叶总管,有一位自称是您师叔的沐姑娘要见您。”

叶尘歉然一笑:“回头再收拾乖乖嫣儿。”

夏文嫣脸上的鲜粉韵味弥久不散,亲了亲叶尘脸颊便站起身来,说道:“山一样的文书账册等著批阅定夺,也不知你是总管还是我是总管呢。”

评分完成:已经给 江东周瑜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