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江山传 第三卷 醉枕天南(第五章 姑姑)

作者:killcarr2019/4/25首发第一会所字数:10534

第32章姑姑

漭漭大江,波涛汹涌,恐怕水性再好的老渔民也未必能游上一时三刻,但那个斗笠人却仅仅水没脚面的站在浪花上,看上去诡谲妖异,让人冷汗直流。

溟玉低声道:“我只听说武圣有粉碎虚空、踏海奔腾的无边大能,这个怪人不会是司空黄泉吧?”

叶尘笑道:“此人气息绵弱,双腿虚浮,武功肯定并不甚高,但多半懂得某种旁门左道的邪术,最好告诉水手大哥注意下底舱,免得来人声东击西,目的是想要破坏咱们的船只。”

苦桥侧眼打量一番叶尘,说道:“看来你不只是狗屎运学得一身好武功那么简单,少年人居然有这等见识应变,确实少见。”

溟玉不甘示弱,对着那斗笠人高声喝道:“什么人在那里装神弄鬼!”

“说话的可是唐家少爷?”那人嗓音怪腔怪调,听着就让人别扭。

溟玉看了叶尘一眼,略一犹豫便道:“是又怎样,你还能上来咬小爷我不成?”

斗笠人笑道:“好好好,这说话口气和年轻时的森罗王一个样,都是那么嚣张欠揍,一听就是亲父子爷儿俩。”

听见这话,溟玉反而不再开口,心想这人搞不好是父亲极熟的朋友,如若冲撞,回家后免不了二罪并罚,被狠狠打一顿板子。

苦桥冷笑道:“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你是漕帮的付千尺吧,好大的胆子,敢拦森罗门的船只。”

“不错,我就是付千尺,苦桥先生好见识。”斗笠人抬起头来,大概四十多岁年纪,脸上水銹斑斑,也看不出个丑俊来。

叶尘恍然,漕帮为中原五门帮派之一,驰骋江海湖泊,贯穿东南水路,除了水上运输买卖,也向来是天下渔民们的保护伞,可他们势力虽大,却终归属于民间帮会,和朝廷、武林、魔道很少有什么往来,帮中不乏能人异士,为制造神秘色彩让渔夫崇拜,帮内骨干多修习一些奇门异术,苦桥说的二人名气颇大,付千尺晓踏浪、控鱼,宋万竹通海行、布雨,只不知是否奉了绝杀令来擒拿自己。

这时夏文嫣和云先生他们三个也闻声来到船头,见了付千尺诡异的法术神技,心中无不啧啧称奇。

云先生眼睛看不见,心里却是最明白的,叹气道:“这踏水术多半是在江里设了木盘、浮箱之类机关,再以江湖戏法杂技掩人耳目,又有什么稀罕了。”

付千尺哈哈一笑道:“这次过来叨扰,并非表演,而是想请唐少爷去个地方而已。”

溟玉一指自己鼻子奇道:“找我的?”

胡大力怒道:“失心疯了吗,漕帮算什么东西,哪怕你们帮主俞震帆来,也是蚍蜉撼树,何况你这个家伙。”

忽然,浪花飞溅,一坨灰影从江中暴起,快疾无比地飞向胡大力。

“小心!”叶尘忽然抢了几步,纵劈一掌,将那东西打掉,触手又湿又冷,急忙在衣服上抹了抹。

夏文嫣捂嘴惊道:“这是什么怪物?”

众人只见甲板上一条灰白大鱼扑腾摆尾,身生短翅,牙尖嘴利,显得极是可怖。

付千尺笑道:“若在陆地上,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招惹森罗妖宗,但在这水上嘛,我付千尺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正说着,江水忽然浪花翻滚,好像暴雨倾盆般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数不清的飞翅怪鱼在江面窜上窜下,众人顿时只觉腥风扑鼻,观之头皮发麻。

溟玉怒道:“敢绑架我?我肯我的属下们也不肯,就算我们都肯,我家老爹发起火来,除了武圣,天下间任谁都吓得打哆嗦,你们漕帮才几斤几两,活腻味了不成!”

这番有些孩子气的话,实在是话糙理不糙,老到苦桥小到叶尘都是一般想法,唐家父女威震天下,他们不找你麻烦都要烧高香了,从来也没听说有人主动招惹他们,更别说一出手就是试图绑架他们最疼的儿子、最亲的弟弟。

退一万步说,就算要向唐雷九宣战,那也得是洪经藏、宁无忌这个层级的角色,区区漕帮,外加几手诡异法术,确实不够看。

付千尺道:“诸位误会,是我……我家主人有事想见唐少爷一面,还请赏光。”

苦桥道:“那你家主人怎么不来?弄这一堆乱七八糟的邪术就想让我们就范,是不是有点瞧不起人了?”

“我家主人正在赶来,但估计还需一天一夜的路程,还请唐少爷万务推辞。”

说话的并非付千尺,而是在诸人身后缆绳处。

那个付千尺好歹是踏浪而来,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人却仿佛凭空出现。

此人披头散发,面色萎黄,穿着也是破破烂烂,和乞丐无异,一人坐在甲板上,面对这么多高手也没有一点畏惧。

夏文嫣奇道:“你这臭叫花哪冒出来的?”

乞丐咧嘴一笑:“我们绝无恶意,只要唐少爷肯赏光一叙,我家主人必有重谢。”

云先生惨白的眼睛居然似有笑意,缓缓地道:“鬼丐常五,你不在京城要饭,却跑到南疆左近撒野,我还真有点好奇了,你们明明知道是送死,还赶巴巴来说话,究竟哪个是你们主人?”

叶尘起初还以为是先天太极门派来高手擒拿自己呢,没想到目标竟是唐溟玉,大声说道:“阁下主人能指使二位这般奇人异士,想必自身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怎会和唐少爷这样的孩子有什么交集往来?如果真没有恶意的话,等他赶到后,直接去森罗门说话不是更好?”

鬼丐常五只道:“主人对我有大恩,他既然吩咐拦下你们,我只能照办。”

说话间,胡大力牛吼一声,回身一记金刚掌拍向苦桥。

“你疯了?”变故陡生,苦桥疑惑这个二十年来都对森罗妖宗忠心耿耿的引路人怎会叛变,手腕一转,烟杆斜撩他曲尺穴。

哪知刚刚点退胡大力,黑玫瑰和另一个水手同样大吼一声,一起扑向苦桥等人。

“那乞丐也身负邪术,别看他眼睛!”叶尘忙拉住夏文嫣和溟玉转身,同时单掌向后劈出,掌风猛烈,蕴含开天剑的混沌大力,打算先凌空震倒常五,到时自然可解困境。

江面翻腾,又有数条小儿腰身粗细的大鱼窜出,正好挡住叶尘掌击,登时鱼肉鱼骨炸裂飞溅。

付千尺和常五远远对望,不约而同心道:森罗门何时培养出这样一个犀利的少年高手?掌力凌空竟还如此霸道。

“雕虫小技。”云先生眼盲,当然不怕常五的摄魂术,刚要越过黑玫瑰出手擒拿常五,远方再次传来一声清啸。

一艘轻舟破浪而至,舟头女郎青衫麻鞋,纵身一跃,已至黑帆船,众人只觉香风冲脑,显然此女落地时同时抖出毒烟一类的东西。

叶尘笑道:“小弟你面子也不小,这么多人来拿你。”

“让我知道是谁主使,我就拆了他!”溟玉火暴脾气点燃,只恨的是三尸神暴跳。

夏文嫣忙拦住他,低声道:“临行前圣女说什么来着?遇事冷静,一切交给爷爷处理。”

叶尘道:“这三人武功都是一般,也不是一个门派,但都身怀特异术法,很难对付,想必那个主人更是难缠。”

苦桥武功相当驳杂,根本不露家数,一根烟杆已经变换了七八种兵器使用,黑玫瑰、胡大力和受蛊惑的水手全被他一一点倒,此时闻到毒烟也只当无事,说道:“翠寒烟,你这‘一寸灰’的使毒功夫能奈何的了老夫?”

青衫踏麻的翠寒烟面容姣好,年纪却已不轻,冷笑道:“你和云无邪不怕我的一寸灰,那矮子、妖女,还有这些水手可不一定了。”

苦桥不屑道:“笑话,你们这些江湖术士欺神骗鬼还可以,想惹森罗门也差太多了。”

枯瘦的大手向虚空一抓,腥臭怪风狂卷,江上的付千尺惨叫一声已被摄向天空,苦桥怪笑,单臂一抡,把他和鬼丐常五摔在一起。

“老魔头,你竟练成了遮天魔手!”翠寒烟大惊,同时衣袖抖出无数墨绿小球。

但还没等这些小球展现作用,叶尘双掌抱圆,隐成擎天丹炉,将它们全部裹在两掌中央,冲力已卸时顺势收进衣袖,数次生死大战后,他的武功愈发挥洒自如兼又深不可测。

云先生云无邪走到苦桥身边,说道:“你们的主人是谁?不说就把你们腿脚砍断丢到江里去。”

付千尺挣扎起身对着叶尘道:“你莫非就是冠军会上一举夺魁的叶尘?怎的与森罗妖宗为伍?”

叶尘点头承认,但无心答他的问话,因为他确实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正是邪,随即想到:正邪难分,任凭你们给我划分阵营就是,我自会遵从良心,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翠寒烟后退几步道:“难怪有那么俊的身手,你若不在的话,我们已经得手了。”

夏文嫣得意道:“笑话,当我爷爷吃素的?哪怕没有叶尘在……”

话说一半,云无邪暴起!

紫黑手臂虬结骇人,一拳结结实实轰在苦桥胸口,只听喀嚓一声骨裂声响,不仅前胸有塌陷迹象,甚至后心衣衫都已碎裂,可见受伤之重!

苦桥呕出鲜血,疑惑难解之意远胜惊慌,他再运遮天魔手,宏大的无形巨掌直接提起云无邪,涩声道:“我跟你相识四十年,却没看出来连你都吃里扒外。”

这两招迅雷不及掩耳,以叶尘的修为都没反应过来,夏文嫣和溟玉悲愤一叫,直接冲了过去。

他俩忘了还有鬼丐常五在。

夺魄摄魂并非无敌,只能作用在修为不是太高的人身上,常五利用此术神不知鬼不觉混上船当然轻而易举,控制胡大力和黑玫瑰已经相当勉强,必须消耗自身精元,对于苦桥和叶尘则完全是隔靴搔痒,哪怕在他们身后的夏文嫣和溟玉都受不到影响。

如今二人刚刚越出叶尘身后,常五双目似乎比江水还深,立刻把握千载难逢的机会,施法摄住溟玉,将夏文嫣一把推开,跑到付千尺身旁去了。

往常叶尘都是以武功解决问题,今日首次得见真正的江湖诡诈,波谲云诡,一时竟有些无所适从,他只得连忙拉住夏文嫣退到船角,以防再有远比武功更可怕的变化发生。

“爷爷!”夏文嫣见爷爷受伤极重,心神激荡,已然哭出了声。

苦桥头也不回,一边流血一边笑道:“你一定有理由的是不是?”

云无邪惨白的眸子里毫无感情,低声道:“何必问,根本一点都不重要……”

叶尘皱眉道:“到底哪个主人,为了他连朋友都能出卖。”

“我先走。”付千尺自负水性极佳,抱着神智已失的溟玉跳到翠寒烟乘来的小舟上,立刻就要摇桨。

“你走不了!”叶尘心知今天若丢了溟玉,唐雷九和唐芊必然雷霆大怒,哪怕不迁怒杀了他,也甭想求到元始生死诀了。

手握星沉刀柄,打算一试武圣之血淬炼的盖世神锋,凌空斩了付千尺。

翠寒烟云袖一抖,再次抖出许多圆球。

“那是西楚雷火弹,不可硬接!”苦桥目光锐利,魔爪兜住几枚甩入大江,砰地巨响,炸起数根足有三四尺高的水柱。

“他走了你们怎么办?”叶尘见付千尺操船之术精湛,眨眼间已经划出老远,再出刀已经力有未逮。

只听常五道:“唐溟玉落在我们手上,你们自然……”

诸人再不知道“自然”如何,因为他的眉心已多了一根烟杆,浓稠的鲜血顺着铜咀点点滴落。

翠寒烟面色终于有些惊慌,一扯腰带,背后竟多了一对儿薄如蝉翼、钢丝为骨的透明翅膀。

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数不尽的机关暗器。

叶尘怒于自己空负武功,居然连三受制拿不回上风,瞄准翅膀,一掌劈出了十成功力,开天剑剑气悍然勃发。

但打中的却是云无邪心口。

翠寒烟已经彻底抖开薄翅,又扔出两枚霹雳弹,借爆炸的反震力和风势飘向江面。

“爷爷你伤的重不重?”夏文嫣冲过来搀住了苦桥。

苦桥摆手示意孙女不妨事,顺了顺气才对云无邪道:“你当年贵为门内冷钢堂香主,为了抵御春秋书院那群书生的袭击,招子坏了都不吭声,到底是谁能让你这种人背叛卖命?”

“我现在死都死了……谁都不欠……何必没出息……”云无邪已经气若游丝。

“哎……”苦桥长叹,忽然一掌击碎了云无邪的天灵盖。

叶尘大惊:“您……您和他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体谅他的苦衷?”

“你以为他是想救翠寒烟才挡你的掌击么,就算能侥幸挺到仙门岛,森罗王若得知他参与绑票了溟玉,只会让他生不如死,不如现在一了百了。”

叶尘点头,心道魔门妖邪行事真是果断狠辣,哪怕他们并非至交好友,相识四十年也非同小可了,竟说杀就杀。

夏文嫣忙道:“溟玉怎么办?我们去漕帮讨人?”

叶尘道:“幕后主使肯定不是他们漕帮帮主,付千尺多半和云先生差不多的状况,爷爷你对那个主人有头绪吗?”

“至少肯定溟玉不会有性命危险,我们走吧。”苦桥摇头。

叶尘心说:你若出手慢点,说不好能套问一些东西,但多半是交情匪浅不忍逼问吧。

夏文嫣道:“再走两天就能到江门镇,那里是通往千里泽的必经之路,如果真想通过溟玉要挟森罗王或圣女,他们必走那里,我们不如守株待兔搏一搏吧。”

“好主意,如果他们没撒谎,那个主人还要一整天才能和他们汇合,我们还有些时间优势。”

“我去底舱疗伤,你俩救醒他们立刻开船。”苦桥丢了少主似乎也觉得面目无光。

江门镇算是商业重镇,以捕捞售卖各种河鲜为主业,更有不少彪悍渔民胆大,敢结伴深入千里泽,捕猎一些珍禽异兽,或摘得几株奇花异草卖给达官贵人,以获取高额利润,另外南疆居民也并非与世隔绝,常到镇子上采买货物,所以这里民生算得富庶,店面鳞次栉比,马路青砖铺地,倒不至于满街泥泞。

日前行船此处,黑玫瑰知会了通往千里泽的四个渡口码头,近百名森罗门弟子暗中驻守,监视可疑人士。

叶尘则手拿油纸伞,嘴里叼著晾晒蜡制的鱼干,沥沥细雨下惬意地和夏文嫣逛来逛去。

少女则连日来秀眉不展,显然极是担心溟玉安危。

“我看付千尺他们对溟玉还算客套,不会有什么危险,嫣儿倒不必过于担心。”

“圣女信任我爷爷,才会把弟弟托付给他,这下可实在难以交代了。”

叶尘笑道:“唐芊小姐是个怎样的女子?”

夏文嫣想了想道:“还不会拿筷子时,唐芊姐姐就已经练刀习武,走路还不稳时,已经会骑小马驹,如今她佩著天下最快的天魔红颜刀,骑着天下最烈的滚血赤骓马,前后百年没有任何女人的锋芒能比她更盛。”

“听着性子好烈啊,不知多大年岁,样貌如何?”

夏文嫣笑道:“哪有你这么直接打听姑娘家的?”

叶尘道:“总听人说话提起圣女唐芊的大名,有些好奇罢了,问得清楚些,以后见到也可以避免失礼。”

“没关系,反正也不算什么秘密,年纪嘛,长溟玉九岁,好像有二十三了,相貌……反正我还没见过比她貌美的女子,你以后见到就知道了。”夏文嫣每次一提到唐芊都掩不住向往崇拜的神情。

“哦?这个岁数在中原早嫁人了,她已经结婚了么?”

提到这个,夏文嫣不由掩嘴轻笑:“没有,五年前酆都王派了十个使者来给他宝贝儿子提过亲,结果全被唐芊姐姐拔刀削掉一只耳朵后灰溜溜走了,后来又是元香王亲自给忘忧门的少门主来说媒。”

叶尘笑着插嘴道:“魔道王者,圣女哪怕权力再大也不能对她无礼吧?”

“那次倒确实没动刀剑,只不过当着森罗王还有元香王的面,直接掀翻了桌子而已。”

叶尘问这些当然不是想去提亲,而是在揣摩这个唐芊的为人处事,以便于开口求医,如今一听,发觉这位南疆蛮女似乎性子极其泼辣,谁的面子都不给,加上有魔尊、魔后、森罗王三个更加无法无天的巨擘撑腰,完全是横行无忌。

夏文嫣又道:“你一定觉得她泼辣无礼,不及你们中原姑娘文秀吧?其实唐芊姐姐若温柔起来,可丝毫不输给那些名门闺秀呢,比如溟玉小时候生病高烧,她能坐在弟弟床前讲上一整宿的故事,厨房烧菜亦是冠绝仙门岛,尤其一尾芙蓉鳜鱼,名厨们尝过都恨不得拜师学艺,还有一年青莲天都举行群芳盛会,姐姐她浓妆赴会,青莲池象牙台上舞了一曲《九玄境中仙》,凭借沉鱼落雁的姿容最后居然一举夺得花魁。”

叶尘笑道:“可以想到她卸去容妆后,在场的几千人是如何表情。”

“不过近两年唐芊姐姐的武功越发高深,专心一意在元始天魔门修习至高绝学,我们已经很少见面了。”

“起初我还以为圣女都是那种以身奉道,不染尘埃,肃穆无比的人呢。”

“哈哈,你说的那是尼姑。”

正说话间,胡大力冒着雨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低声道:“叶兄弟、大妹子,苦桥先生让我给你们看看这个。”

叶尘心想:怪不得这位老哥武功不差,却只能在森罗门当个引渡护送的闲差,街上人那么多,也不懂换个清净地方说话。

夏文嫣接过书信,放在两人中间摊开一瞧:我枚事,斤晚就到西南马头。

叶尘讪笑道:“哈哈,一共才写了十一个字,居然出仨错别字,这写信人可真有趣。”

夏文嫣却面色微变:“这是森罗门的暗语切口,我们书信往来都会故意写错几个字,以防被人擒住后逼着仿造书信,所以若是一字不差反而证明自己身陷囵圄迫不得已。”

叶尘有些糊涂:“这是溟玉写的信?那他到底是被擒被迫还是没事?”

夏文嫣道:“按理说若被逼写信给我们的话,溟玉应该一字不错,让我们提防有诈才对,如今这种写法就证明他真的没事……或者还有一种可能,那个幕后主人实际就是森罗门自己人……胡大哥,这信怎么送来的?”

胡大力道:“刚才西市跛子强说收了人家五钱银子送信来,我们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夏文嫣还在皱眉思索,叶尘道:“回去看看再说。”

此刻西南码头一如往常的热闹,卖鱼卖虾的,卖米卖面的,卖蒜卖茶叶鸡蛋的都喜欢在黄昏挣上最后一笔钱回家。

苦桥叼个烟杆正在卖茶鸡蛋。

“爷爷你伤还没好,怎么也出来了。”

苦桥冷笑道:“还死不了,我只想看看究竟谁那么大胆子。”

叶尘看了看热闹的市场道:“这些卖菜的都是森罗门高手假扮的吗?跟真的一样。”

苦桥道:“这里就只有我,其他人都去另外码头埋伏了。”

叶尘奇道:“爷爷你防调虎离山也不用那么彻底吧。”

苦桥笑道:“有你我在这里就够了,闲杂人等再多也只会碍事。”

听到这难得的褒奖肯定,叶尘还没怎么样,夏文嫣却眉开眼笑容光焕发。

天色渐暗,雨却密了不少,那些做小买卖的已然走了大半,苦桥用竹竿撑起帆布挡雨,期间甚至还为了两个大子儿和买主讨价还价,真和卖小吃的一模一样,夏文嫣也拔下银钗子,找了件粗衣穿上,防止露馅儿。

叶尘剥了五个鸡蛋蹲在角落,边吃边看,同时也暗暗期待有什么三头六臂的人出现。

他吃了五个又三个,噎得有些冒火时,借着前头卖牛杂面的油灯灯光,果见到溟玉被一个人牵着走了过来。

“没有诡计,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叶尘忙窜到苦桥身边,话没说完,全身巨震,如遭雷击。

牵着溟玉的那个人,腰悬三尺古剑,雪肤粉润,秀眉微挑,樱唇尖颌,赫然竟是沐兰亭!

瞬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叶尘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抱住了她,幸亏近日修为越发深厚,心神很快平定,等那女子走近一瞧,就会发现她身材要比沐兰亭稍矮一些,面容娇婉淡雅,没了那种冷傲森然,浅紫色的丝绸裙裳被轻风吹得微微吸身,更显乳峰腴沃雪酥,丰隆饱满。

“见过沐师叔。”叶尘似乎明白六七分,抢了几步拜见了沐灵妃。

沐兰亭自幼基本和姑姑长大,如今主脉断绝,生死难知,飞雪剑仙亲自出马也没什么稀奇,只不过和溟玉被劫以及中间情由却打破头也想不出来了。

沐灵妃点头道:“我已经听千阙、温雪他们说了,想到你可能会去南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您怎会……溟玉他……”饶是叶尘机智,一时竟也不知该从何问起。

“说来话长,回头再说吧。”

那边夏文嫣看着风姿绰约的沐灵妃,目中掠过几分警惕,随即拉过溟玉问道:“没伤著吧,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我那个……没事。”溟玉有些神不守舍,偷偷回头瞧了沐灵妃一眼,和那含笑明眸一触,立刻脸红,想再扭回头,却又似乎舍不得,姿势表情都颇显滑稽。

苦桥也是莫名其妙,想了想似有所悟,冷然说道:“沐殿主以前为南北七省的武林领袖,盐、漕、丐、铁、炭,五大帮会多有听你号令的属下,莫非付千尺他们的幕后主使是你不成。”

沐灵妃道:“多有误会,我已和小唐公子冰释前嫌。”

夏文嫣怒道:“误会?说的轻巧,袭击我们船只,绑走溟玉,害死云先生,你……”她忽然想到,除了死一个背叛宗门的云无邪,己方并没有其他伤亡,而且溟玉安然返回,似乎也没什么发火的理由,但刚才叶尘看她的眼神这般温柔,另外胸脯怎会那么大,真是见了就讨厌。

沐灵妃涵养极好,微笑道:“我确实想请溟玉说几句话,但属下会错了意思,这不,我赶到之后立刻亲自恭送他回来,再给苦桥先生陪个不是。”

溟玉也帮腔道:“大家误会……真是误会……姐姐想去仙门岛,咱们大家一同上路。”

苦桥不理少主人,说道:“真也好假也好,既然沐殿主给足了面子,还懂得编个理由,那老夫也就当真便是,但森罗门的规矩不能因为我这个下人破了,上船免谈,大家就此别过。”

叶尘想了想道:“师叔千金之躯,不宜长途跋涉,这件事交给我去办吧,我一定能带着救命功法赶到雍侯府。”

“师叔我纵横江湖时你还没出生呢,用得着你个小鬼头操心么。”说着伸出玉葱般的纤指佯敲了叶尘脑门一下,又拿出一块水晶似的牌子,一张银票递给苦桥道:“巧了,我十二年前就是仙门岛的客人了,于情于理都能一起搭船了吧?”

夏文嫣有些愠怒:“谁和你一起?也不知道牌子是真是假,必须得查明之后才能让你登船,在此之前,我们四人会先走的。”

沐灵妃叹气道:“苦桥先生一验便知,如果实在验不出来的话,那我可得让我这位师侄陪着,毕竟三四年没怎么出过中州,好多杂事都不会做了。”

“你……哼,上船就上船,但可没人伺候你。”

苦桥拿着水晶牌看了看,随后道:“明早上船。”说罢领着依依不舍的夏文嫣和溟玉就回去了。

“小丫头真有趣,还想和我斗心眼儿,走吧,估计你也有很多话说了。”沐灵妃浅笑同时居然还有个小得意的狡黠神情。

叶尘苦笑,这位师叔今年好像该有三十几岁了,但肌肤粉润没一丝皱纹,看起来也就和二十出头的温雪差不多大,性子嗔笑间,又少女俏气十足,再加上眉宇神态淡淡的武林名宿威严,某种程度上比沐兰亭更具女人魅力。

“确实有不少话,我们……”叶尘一愣,这大晚上的当然不能去师叔房间谈,酒楼里似乎也不合适,站大街上更是不妥,一时倒也没了主意。

“就那个牛杂面摊子吧。”沐灵妃一指,丝毫不以污秽油腻为异。

“好。”叶尘生性豁达,更没什么可矫情的。

沐灵妃不喝酒,二人只要了两碗面,叶尘率先一五一十的将连日遭遇说了个详细,沐看天对自己有大恩,师叔又是沐兰亭亲姑姑,对她实在没什么隐瞒必要。

夜彻底沉下来,小摊子居然生意还凑合,总保持着两三桌有人,大家见到这里居然端坐着位绝色丽人,都有些惊讶,但也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不敢过分逼视。

沐灵妃单手支著下颌听得认真,皓腕如新月清晖,在翡翠镯子的映衬下更显柔腻,叶尘说到关键处,她也是不由蹙眉紧张,长裙摆动间,绸面上浮凸出浑圆优美的曲线,显然是玉腿交叠的美妙姿势,裙下一只玉足悬空,虽穿着白袜绣履,但露出了一段儿脚踝,衬得她的小脚也是娇妍玲珑、可堪一握。

叶尘说着看着,莫名想起昔日和沐兰亭裸身缠绵的几个夜晚,反观样貌几无差别,气质却更具风情的沐灵妃,忽然有些脸颊发热……他已非初出江湖的雏儿,居然还和女子说话脸红,也算是稀罕了。

“当初你为了温雪在宗门挑战聂千阙,如今却连我家兰亭都要娶了,真是好风流呢。”沐灵妃不咸不淡地撇了一句,对叶尘冠军会夺魁倒没说其他什么话。

叶尘低头吃面,故意吸地呼噜呼噜作响,掩盖尴尬。

沐灵妃又森然道:“洪经藏虽然厉害,但我大哥和快要出关的曾师兄联手,量他非抱头鼠窜不可,这个梁子绝不许算了。”

叶尘道:“先天太极门有武圣坐镇,两位师伯他们……”话不方便说完,意思就是哪怕能拿下洪经藏,司空黄泉那一关实在过不去。

“司空黄泉太老了,据传他当年修成武圣时改以黄泉为名,就是妄想窥视天道,彻底参透肉身奥秘,跨过大恐怖的黄泉路求得长生……嘿嘿,算起来他都有十几年没有现身发声过了,若不是徒弟宁无忌武功越来越强,人们甚至怀疑他早已经死了。”

叶尘道:“武圣不出山那是最好不过了,若沐师伯他们能结盟到其他一念万法的半圣高手,用来制衡展慕云等人,哪怕弄不死洪经藏,也定让他威名丧尽。”

沐灵妃笑道:“你这孩子倒也爽快果断,跟你师父一点都不像。”

多年来叶尘都没见过师父路峰回几次,也没什么感触,干笑几下才问起沐灵妃跟溟玉是怎么回事。

“和你想的差不多,想求魔尊无疑难比登天,所以兰亭能否痊愈的全部希望都在唐芊身上,我起先想先拿住她的弟弟换取元始生死诀。”

叶尘摇头:“武圣秘籍何其珍贵,而且其父唐雷九雄霸天南,威名犹胜江山七杰,很难胁迫的。”

沐灵妃正色道:“我对兰亭视如己出,得知她施展玉碎乾坤后也顾虑不了那么多,只觉著任何卑鄙手段都能用得。”

“云无邪武功心智都属上乘,没想到居然对师叔如此衷心。”

沐灵妃道:“那倒不是,我料想付千尺他们对付不了苦桥,临行前向曾师兄借了几个魔教棋子的联系方法而已。”

“既然准备如此周全,那师叔您怎么又把溟玉送回来了?”

“因为我从他口中得知了你也在。”

叶尘笑道:“想师叔您老人家纵横江湖时我还没出生呢,应该也不值得让您改变主意吧?”

“大胆,敢贫嘴刺儿师门长辈吗。”沐灵妃形状姣美的小脚一晃,飞快地点了叶尘胫骨外侧一下。

神功护体,加上她也没真运用罡劲内力,叶尘只当搔痒,但还是假装被踢得疼痛,弓身揉了揉腿。

沐灵妃好气又好笑:“行了,别装了,你能打赢千阙和宁无忌,足以证明武功不在唐芊之下。”

叶尘只能道:“武功上还凑合吧。”

“我年轻时为了磨练剑技,也在仙门岛和青莲天都闯荡过一段时间,见过不少真正的魔国高手,也知道来硬的一换一是最下策……”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起了叶尘。

被师叔看的有些发毛,叶尘道:“您的意思是?”

沐灵妃叹气道:“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至少比用人质威胁来得可靠点……”

犹豫好一会才接着道:“唐芊乃南疆有数的绝色佳人,而且武功卓绝,背景雄厚,基本没有同龄人配得上她,仅有的几位,不是正教人士就是早已婚配,或许天意如此,多亏有你。”

叶尘看着牛杂面汪起一层红油,有点胃口难受,撂下筷子结巴道:“您……您老人家……是说……”

“什么老人家……嗯,你明白就好。”沐灵妃刚想驳斥,随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大概明白,但这也太不合适了。”叶尘心道:这不就是美男计吗?

沐灵妃道:“正邪二字原本就是骗人的借口,究竟为何结仇,只怕连司空黄泉和梵天情都说不清楚,所以没必要有什么道德谴责,况且唐芊才貌天下闻名,不会委屈了你。”

叶尘只觉这招过于异想天开,只得道:“师叔你说的好容易啊,我又不是什么俊美公子、英气大汉……退一万步说,就算人家看上我了,又怎么可能会去医治兰亭?”

沐灵妃道:“这个办法当然算不上高明,但却是我们目光所及最好的办法了,沿路上我会教你一些礼节,尽人事听天命吧。”

叶尘心中有些反感、不屑这种计策,但望着沐灵妃离去的背影,纤腰长腿,中间那梨形肉感的丰臀挺翘娇腴,走起路来雪雪的仿佛能捏出水来……瞬间心中恶感烟消云散·

“得便宜卖乖,这般香艳的计策何乐而不为呢?哪怕不成功的话唐芊也不能吃了我。”叶尘自嘲一笑,结了帐向反方向离去。

评分完成:已经给 6parks 加上 2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