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11) 作者:wzh2018

【墮婦】(11)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 2021年5月3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二卷 第十一章:美母的哀求

粗長的猙獰肉棒緩緩從濕滑不堪的蜜穴內抽出。

面容嬌艷的美婦臉頰帶著不正常的潮紅,跪趴在窗台上,身上穿著頗像現代 弔帶絲襪的服飾,雪白的背部密密麻麻的被寫滿了黑色字體:母狗今日泄身次數 :正正正正正止

一根繩索從脖子的項圈處被緊緊拉直,因為重力而自然垂落的豪乳上被兩個 木夾緊緊夾住乳頭。

兩隻碩大的豪乳側邊,分別刺青有幾個小字。

左乳側邊刺青著:淫乳。

右乳側邊則是:蕩婦。

美婦的陰戶陰皋上的小腹處,刺有兩行醒目的字體。

齊兒的小母狗。

求大肉棒操穴。

不僅如此,美婦此刻跪趴分開的兩條修長玉腿內側,也刺有醒目的大字。

左腿根處刺著【騷穴求操】四字橫斜著直向蜜穴,字體斜著指向陰戶,右腿 同樣有著有四字與左腿對稱【求灌陽精】

「又泄了一次哦,母親。」

美婦的身後,猙獰肉棒的主人是一個少年人,此刻一隻手拽著美婦脖頸上項 圈的繩索,另一隻手拿起窗台邊的一支狼毫,在缺一筆的止字上加了一筆,變成 了一個正字。

此刻一共六個正字醒目的被寫在美婦潔白的背後。

「哈……嗯~……可以了吧……你大姐今天要來,等會你和娘去府門口迎他 ……」美婦喘著難以平復的呼吸,嬌艷的臉上露出春潮過後的嫵媚表情。

「娘今天還沒喝豆漿呢……」

少年輕輕拍了拍美婦布滿紅掌印的翹臀,美婦身子一顫,銷魂的嬌呼了一聲 ,隨後自覺轉過身,伸出舌頭對著少年的粗壯肉棒舔弄起來。

美婦的舌頭極為靈活,香舌輕巧的在少年肉棒的龜頭上打著轉,同時伸出一 只手托起少見肉棒根部的肉蛋,輕輕撫摸著。

舔弄了半響,美婦張開紅唇,輕車熟路的吞吐起肉棒,她的動作很深,每一 次吞入喉嚨的位置便會撐大。

漸漸的,美婦速度放快,半柱香後在少年舒爽的輕吟聲中,吞下從肉棒內噴 湧出的滾燙陽精。

做完這一切,她才緩緩吐出肉棒,大口喘著粗氣。

少年滿意的用手摸了摸美婦的頭頂:「母親,等下去迎大姐的時候你把昨天 做好的那個玉肉棒夾著去吧。

「不要……玉石一濕就夾不住,到時候掉出來被你大姐看到如何是好。」

美婦輕輕解開脖子上的項圈,隨後鬆開雙乳夾著乳頭的木夾,腿軟的從窗台 上落地,伸手從地上撿起一件被截短了的外裙,披在身上穿好。

這外裙裙擺被改過,只能蓋住腿根,美婦修長的玉腿在這外裙的襯托下極為 性感動人。

少年看著喘著弔帶絲襪以及改成熱裙的外裙,對於母親這身裝扮極為滿意。

「那就夾木製的,不過母親你得穿這身去迎大姐。」

美婦聽到少年的話,當下對他瞪了一眼。

「這裙子娘一走動就飄,被人看光了娘還活不活了?」

「這幾天你不是天天穿著這身招搖過市麼?怎麼不是侯府的人你就不敢穿給 人家看了?」

少年不知從哪裡取出了一根木製陽具,輕輕拉起美婦的裙擺,露出美婦淫蕩 的下體。

美婦的蜜穴內,一絲絲淫液成流的浸濕腿根,此刻隨著少年掀開了裙子,美 婦下意識的張開腿,頓時一律淫液就筆直的從微開的蜜穴口滴下,落在地上積成 一小灘。

少年將木製陽具深深地插進美婦的蜜穴內,放下裙擺。

美婦輕輕呻吟了一句,立刻夾緊腿,適應了一會兒後,才鬆開腿,小腹收緊 ,臉上露出動人的紅暈。

……

……

「呀呀——」

嬰兒的牙牙學語聲從耳邊響起,林萍兒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下意識用手輕輕 拍拍懷裡抱著的兒子。

「寶樂乖,咱們很快就到外祖母家了。」

語氣溫柔的在兒子的小腦袋上親吻了一下,林萍兒拉開馬車內的窗簾,看著 近在眼前的侯府輪廓,不由催了催趕車的僕人。

快到侯府大門口時,林萍兒一眼就透過馬車窗,看到了站在門口迎接自己的 小弟和母親。

「咦…母親怎麼穿的這般…暴露奇怪……」

看著站在小弟身前的母親,穿著一件只蓋住腿根下方一點的蘭裙,一雙修長 的大腿上大部分裸露在外,不過好在還傳了襪子……只是這襪子很奇特,至少她 逛遍過劍陽的裁縫鋪也沒有看到過這種奇特的襪子。

看上去更凸顯母親修長豐腴的腿,給人有種誘人的性感。

「現在天氣燥熱,母親不穿內裙和裹腿褲也算正常。」

沒有多想太多,林萍兒待到馬車停穩,當下抱著兒子,緩緩走下馬車。

林齊面色平靜的站在周青蓮身後,看著從馬車上下來的人影,眼眸一亮。

林萍兒身段妙曼,一點也不像是生過孩子的人兒,嬌艷的面容與周青蓮有著 七分的相似,其餘三分則給了她不同於周青蓮的美麗。

不同於母親周青蓮的端莊素顏,大姐林萍兒看上去有些冷艷,眉角似乎是繼 承了父親林振的英武,給人一種堅韌的美感,有點前世高冷女總裁的風範。

林齊不由想著,大姐這張冷艷高傲的臉上,會不會像現在的母親一樣,也會 露出那種讓男人慾罷不能的嫵媚淫亂的表情……

想到這裡,內心一股邪念瘋狂生長起來。

周青蓮隱約察覺到了兒子的不對勁,長期和兒子水乳交歡的她,自然是極為 關注兒子的神態舉止。

原本還以為兒子可能會從她背後偷偷作怪,但卻沒想到卻是賊溜溜的盯著女 兒看,周青蓮眼裡閃過一抹深沉,內心生氣一股不好的預感。

上次女兒回家,兒子忙於淫辱那趙夫人,以至於之前她準備防止兒子對女兒 下手的準備沒有用武之地,看來這次還是得用上了……

想到這裡,周青蓮眼裡閃過一抹羞意,看來自己這段時間不得不拼了命去榨 干這小畜生了。

「娘,小弟,我們來看你們了。」

林萍兒清冷美艷的臉上帶著一絲笑容,抱著懷裡的兒子,走近周青蓮身前。

「誒,快讓我抱抱我小外孫……真是想死外祖母了。」周青蓮看到女兒抱著 小外孫過來,臉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一把接過小外孫放到自己懷裡,眼裡滿 是寵溺。

她特別喜歡這粉嫩動人的小嬰兒,看著外孫乖巧的一動不動,睜著烏黑的水 潤大眼睛望著自己,嘴裡呀呀的叫個不停,周青蓮只感覺自己一顆心都要化開。

但一想到自己肚子裡也正在孕育著生命,美艷的臉上不由浮現一抹嫣紅,眼 神里閃過一抹隱藏在深處的禁忌,隨後又恢復正常,歡喜的逗弄著小外孫。

「大姐,我好想你……」

「誒……小弟……你這孩子,多大了還這麼抱著姐姐也不害臊快放開……」

林齊一把抱住林萍兒的腰肢,聞著大姐身上的香氣,把臉埋進大姐的懷裡, 貪婪的吸著氣,同時用手感受著大姐腰肢的柔軟,內心邪惡的想法越發濃郁起來 。

林萍兒感受著弟弟緊緊抱住自己的力氣,心裡只覺得好笑,弟弟還真是一個 長不大的孩子……

索性讓林齊抱了一會,林萍兒拍了拍弟弟結實的臂膀,故作氣惱道:「好了 弟弟,再這樣姐姐可要生氣了。」

林齊原本還想多耍會賴,但感受到背後有些異樣的目光,這才不舍的放下林 萍兒,故作姿態的跟林萍兒撒嬌了幾句,這才轉身看見母親周青蓮那雙有些銳利 的眼神。

這騷貨怎麼了,居然用這種眼神看我……

故作去逗弄小外甥,走到母親身側,一手摟著母親的肩膀,一手捏著外甥的 小臉,低聲在依然用銳利眼神看著她的母親耳旁說道:「蓮兒,等下去房裡戴上 狗鏈子在房裡等我。」

周青蓮聞言,銳利的眼神依然不散,用極小的聲音冷漠的反抗道:「不,我 跟你講,你要是敢打你大姐的主義,我不會放過你的……」

從剛剛兒子和女兒的互動,她對於兒子心裡的想法極為清楚,此刻不得不強 硬一點的反駁著。

她早就在心裡想好,自己可以毫無尊嚴的做兒子的一條騷濺母狗,也不反對 兒子去禍害如趙夫人和南月這些女人,但唯獨自己的第一個孩子,自己的女兒林 萍兒,她絕對不允許兒子染指。

可下一刻她神色一變,只覺得背後的臀肉一涼,裙擺被掀開了,知道兒子這 是生氣了在給她難堪,眼裡的銳利瞬間華為哀求。

「我去洗洗,洗好去你屋裡找你,你看著辦吧,母親。」

林齊聲音低沉,在「母親」二字上帶上了濃濃的命令口吻。

周青蓮微微閉了閉眼,低聲道:「知道了……」

「大姐,走,我們快進府去……」

林齊笑嘻嘻的走到林萍兒身前,一把拉住她的玉手,就朝著侯府大門裡走去 ,同時臉上做出一副歡天喜地的表情。

林萍兒拗不過弟弟,只能任由他牽著自己的手,跟著他一起走進侯府。

周青蓮神情擔憂的抱著外孫,在一眾家僕的護衛下,跟在姐弟二人身後。

看著一路上時不時有說有笑的姐弟二人,看著與自己夜夜纏綿的兒子露出自 己都極少見的溫柔神情,周青蓮又是擔憂女兒的安危,又有些吃味。

上次自己見到兒子這種溫柔表情,還是在自己告訴他懷孕了的時候,平時兒 子都是一副壞笑邪笑的淫笑神情。

想著這些,周青蓮不免有點很多年前自己情竇初開的那種患得患失之感。

與兒子亂倫了這麼久,在一次次極致的春潮和放浪中,她早就把兒子當作了 自己要一輩子伺候的男人,就如同當年與夫君林振成親拜堂時,心裡發誓要把永 遠照顧林振一生時一樣,甚至更堅定……

她事到如今,沒有了夫君或許還能活下去,但若沒有了兒子,自己這具早就 被調教到淫蕩至極的身子,難道要去找個野男人做情夫不成?那樣還不如一死百 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周青蓮看著懷裡正好奇盯著四周看的外孫,內心對於不讓 女兒陷入兒子魔掌的念頭更為堅定了。

到了後院,因為林萍兒已經出嫁,按禮法是不能再住後院的,周青蓮安排女 兒到西院的主房入住,按照女兒的說法,因為夫家得了夫君劍陽侯的照料,在官 途上蒸蒸日上,現今已做到一方巡撫,準備重修家宅,好應揚眉吐氣的吉祥彩頭 ,她打算等兩個月宅子修好了再回夫家。

安頓好女兒和外孫後,看著已經有些昏暗下來的天色,周青蓮一邊朝著後院 自己的寢房走去,一邊想著今天兒子對女兒的溫柔一面,神色有些複雜。

回到房裡,剛準備脫下外裙,把蜜穴里的木製陽具拿出來,兒子林齊的聲音 就從屋內響了起來。

「怎麼這麼慢啊,母親。」

林齊赤身裸體的坐在母親和父親的大床上,邪笑著說道。

周青蓮看著兒子胯下那根讓她無數次銷魂痴迷的陽具肉棒,美艷的臉上泛起 不自然的潮紅,輕柔的脫下被改短的外裙,拔出濕淋淋的木製陽具,走到窗台旁 撿起之前解開的項圈狗鏈,熟練的套在脖子上,然後四肢著地,學著狗走路的模 樣,搖晃著翹臀,臉頰羞紅的吵著兒子爬去。

「主人……母狗蓮兒想求主人的大肉棒操……」

極為淫蕩的話語,從嘴裡說出,周青蓮眼裡閃過一抹強烈的刺激。

儘管這句話她已經被動或主動的說了很多次,但每次淫語都會讓她感覺禁忌 與刺激。

「自己坐上來。」

林齊笑了笑,指了指胯間猙獰的巨根肉棒,說道。

周青蓮嬌羞的點了點頭,爬上床,先把項圈的繩索遞給兒子,隨後雙手環抱 住兒子的脖頸,挺著腰,極為熟練的分開腿用蜜穴對著肉棒靠去,略微用蜜穴花 唇撥弄幾下肉棒粗大的龜頭,隨後噗的一聲,將肉棒套入蜜穴內,隨後身子緩緩 坐下,開始扭起腰來。

在不斷的被兒子調教與長久的服食催情淫藥,她的身體不僅僅性慾驚人,還 恢復恢復的極快,就連兒子也時常誇她是只耐操的小母狗。

「母親……今天吃醋了嗎?」林齊抱住母親光滑的後背,在她耳邊說道。

「嗯~啊……沒有……」

「哦?真的嘛,那我明天把大姐要了,今天看見大姐,我就想操她……」林 齊口無遮攔的說著,突然感覺身上的美婦停下了動作,雙眼哀求的看著她,隱隱 有淚光隱現。

「齊兒……能不能,不要動你大姐……別的女人你想要誰,娘都可以依你, 唯獨你大姐,娘只想她倖幸福福的過日子……啊……」

周青蓮正說著,突然蜜穴內的肉棒一挺,頂在了花心處她的敏感點上,頓時 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難道母親現在不幸福嗎?」

「幸福是幸福……啊啊~別動……先讓娘說完……唔……」

林齊不給周青蓮說話的機會,下體瘋狂的聳動,肉棒迅猛有力的在母親的蜜 穴內進出。

長期跟母親交合。他早就掌握了母親所有的敏感點,肉棒每一次抽插都會在 這些敏感點上觸碰一下,隨著周青蓮越發難耐的呻吟聲和眼裡逐漸升起的濃郁情 欲。

林齊吻住周青蓮的香唇,美婦下意識的張開嘴,讓兒子的粗魯舌頭伸進自己 的口中,與自己的舌頭相互交替纏繞。

良久,林齊擺脫母親緊追不捨的紅唇,下體用力一頂,周青蓮頓時伸著舌頭 ,表情瞬間變得痴迷淫亂起來,雙手緊緊抱住兒子的脖頸,腰身一陣抽搐。

「哈呼~呼~啊……」

劇烈的喘息著,美婦臉色潮紅,目光柔情的望著兒子俊秀的臉,腰身再次扭 動起來,迎合著兒子的操弄。

「娘,我想操大姐,我要把大姐變成和你一樣的母狗性奴。」

「不……不行……啊~齊兒,娘求你了,除了你大姐,你想要那個女人,娘 都隨你…嗯~…上次你不是說想看娘和你姨娘一起伺候你嗎……娘明天就寫信… …」

周青蓮嬌喘著,聲音顫抖的說道。

關於姨娘,林齊倒是沒有太多想法,之前跟母親交歡,為了更好的刺激母親 ,有段時間時常在她春潮的時候說要她把姨娘騙來給自己做性奴母狗。

但是姨娘是個小女人性子,沒什麼個性,除了可以跟母親湊成姐妹花外,沒 什麼意思。

而且身材相貌,雖說也是美人一個,但比起母親和大姐卻是相差很大。

林齊操弄這呻吟不止的母親。

早就被調教到對他言聽計從的母親這一次和以往不一樣。

以往林齊想到什麼花樣要在母親身上試一試的時候,母親都會下羞恥的拒絕 ,但基本上自己稍微強勢一點,母親也就欲拒還迎的照做了。

可關於大姐這一次,她卻拒絕反對的很堅決。

情願出賣自己的妹妹也要保住大姐……

看來不能強來,得想辦法從長計議……

放棄林齊是不會放棄的,一想到將來自己可以一手牽著母親的狗鏈子一手牽 著大姐的狗鏈子,他心裡就一陣興奮。

「娘,我可以不動大姐,但你得補償我……」林齊壞笑著哄騙道。

「嗯……什麼……什麼補償…娘整個人都是你的……啊~你還想要什麼補償 ……」

周青蓮氣喘噓噓,把腦袋貼在兒子的肩膀上,呼著熱氣,伸出舌頭舔著兒子 的脖子。

林齊享受著呻吟了一聲,下體更加賣力的操弄著。

「你明天去偷偷拿幾年大姐的外裙,再把自己打扮的跟大姐一樣讓我操…… 」

周青蓮聞言,俏臉又紅了幾分,兒子顯然想要自己扮成女兒模樣供他玩弄… …

有些放心於兒子既沒有沉默迴避,又讓自己補償,應該是不會對女兒動手了 ,雖然心裡莫名有些醋意,但還是嬌嗔的答應道:「……行……娘明天就去拿幾 件你姐的衣服,扮成你姐的樣子給你操……啊~太深了…頂到花心了……」

放下了心頭唯一的擔憂,周青蓮雙目迷離,痴痴地望著兒子的臉,臉上露出 嫵媚淫亂的神情。

「啊~啊~好大……蓮兒好喜歡主人的大肉棒……噢~哈~大肉棒操的蓮兒 好舒服……啊啊……」

心神放鬆下,周青蓮忘情的大叫起來。

「呼~娘,要是大姐自願讓我操,勾引我怎麼說呢?」

林齊佯裝不死心的問著,肉棒深深地頂在母親的蜜穴花心上,越發急促。

「啊啊~不……不會的……你大姐……娘是最了解不過…嗯~…只要你不動 那些手段……這輩子她都不可能勾引你……」

「你剛剛答應娘的……不許對你大姐動手……」

「放心吧,娘,來,我牽你去去外面院子操……」

「啊~…不要…羞死了……別人會聽見的……」

「切,娘天天叫,府里的人誰沒聽過……」

「別說了……羞死了…要去就快點去…快簽娘走吧……等會還要跟你大姐吃 飯呢……」

……

……

夜晚,侯府後院的寢房大院內,周青蓮一隻手抱著外孫,一隻手拿著勺子從 飯桌上的湯碗里挽出一勺羊奶,喂入外孫口中。

「娘,你臉怎麼這麼紅,要不還是我來喂吧……」

周青蓮聽到女兒的話,眼神一慌但立刻閃過一抹濃烈的刺激隨後恢復平靜, 語氣儘量平穩的說道:「娘……沒事,就是有些…熱罷了,萍兒你多吃點菜,你 看你,又瘦了……」

「是啊,大姐,你多吃點,來 我幫你夾。」林齊笑眯眯的看著極力掩飾著 聲音的母親,隨後抽出滿是淫液的手,隱秘的在母親的大腿上擦乾,之後拿起筷 子,給大姐夾了一些菜。

「弟弟真是越發溫柔了呢,以後不知道誰家姑娘有福氣能嫁給弟弟。」

林萍兒沒有察覺出異樣,看著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胞弟,內心感嘆弟弟越發 成熟懂事起來。

周青蓮在兒子收回在私處蜜穴作怪的大手後,輕輕鬆了口氣,隱秘的把桌下 被撩到腰身上的裙擺放了下去,遮住桌下對著女兒光裸的下體,專心的喂起外孫 喝奶。

林齊竭盡腦汁給林萍兒說著笑話,一邊誇大姐越發年輕漂亮了之類的話,即 便是林萍兒有些冷傲的性子,也不由的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好了,娘,把孩子給我吧,你都沒怎麼吃飯。」

周青蓮也確實餓了,臉上帶著紅暈把的的外孫遞給身旁的林齊,林齊接過孩 子,在外甥的臉上捏了一把,這才交給大姐。

或許是因為林齊老捏他,小嬰兒好奇的望著林齊,手指著林齊,呀呀呀的叫 喚道。

「看來他很喜歡舅舅呢。」林萍兒寵溺的望著孩子,冷艷的臉上滿是寵愛。

林齊一邊和大姐聊著天,一邊將一隻手放到桌下,朝著母親渾圓的屁股上摸 去。

「母親,你不是最愛吃山藥嗎,怎麼不夾啊。」

聽著兒子的話,知道兒子想玩自己的肥臀,早就多次在人前吃飯時和兒子養 成的默契配合,周青蓮答應一聲,站起身夾著那盤放在她不遠處的山藥。

林齊內心邪惡一笑,趁著這個機會,伸手探入母親嬌臀後方的裙內,摸進兩 瓣臀肉間,將那個塞在母親屁眼後庭穴的木塞用力的拔了出來。

「波……」

一道異響傳出,林萍兒率先問道:「剛剛什麼聲音……」

「沒事,我剛剛學著小外甥嘟了嘟嘴……」

「你呀,還是這麼愛玩。」

林齊笑著和大姐說話,一旁的周青蓮臉頰潮紅,她的後庭穴內,早就被兒子 泄滿了陽精,此刻隨著木塞被兒子拔掉,一股股濃郁的陽精正從她後庭穴內緩緩 流出。

空氣中也隱約瀰漫起一種獨特的腥臊氣息。

「什麼味道啊?好怪……」

林萍兒從小就對氣味極為敏感,此刻芳鼻一嗅,目光不由的看向還再站在那 里的母親身上。

看著母親臉上那不自然的紅暈,林萍兒倒沒多想,而是問道:「娘,你有聞 到什麼怪味沒有。」

「呃……沒…沒有,可能是我身上的汗味吧,剛剛太熱了出了好多汗……」

周青蓮努力的編者理由,內心祈禱女兒千萬不要發現什麼。

感受著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的陽精,周青蓮內心越發不安起來。

她現在還是穿著改短版的外裙,下身修長的腿上,兒子親手做的奇怪襪子之 前已經被她脫在屋裡,這時候只要被女兒看到腿,那一股股陽精怕是也要被發現 ……

剛想要坐下把後庭穴封住,剛坐到一般,周青蓮便感覺不對勁,往下一看, 不知何時自己的椅子上被擺上一大一小兩根玉制陽具。

驚慌的瞄了一眼兒子,在兒子帶有強迫意味的眼神下,周青蓮眼裡閃過一抹 屈辱與刺激,隨後小心翼翼坐下,讓椅子上的小玉制陽具對準後庭穴,大的則對 准前面的私處蜜穴。

噗呲的一聲響。

周青蓮表情有些扭曲的坐下,喉嚨里滾動幾下,臉上的潮紅更盛,最後憋了 一會,才輕輕呼了口氣。

看著險些叫出聲的母親,林齊心裡一陣刺激,當下咳嗽兩聲道:「大姐,母 親,吃完飯我們去花園走走吧,大姐好久都沒去看花了。」

「也是呢,那行吧,待會我們去花園走走,娘呢?」林萍兒抱著兒子,她的 確很久沒去看過自家花園的花了,當下同意道。

「我也與你們一起去……」周青蓮若無其事的吃著飯菜,微微躬著身子,避 免自己的身體動作太大。

一頓飯吃的她極為難受與刺激,等吃完起身的時候,看著凳子上的白濁以及 潮濕的水漬,連忙把椅子踢到桌子底下,但下一刻她就臉色一變。

蜜穴內的玉制陽具本身就有點重量,再加上被她的淫液浸濕,滑潤異常,她 這一踢腿導致一大截從蜜穴里滑了下來。

感受著快要從蜜穴里滑出的玉制陽具,看了一眼在門口等著自己的兒女,周 青蓮猛地憋了股勁,小腹微收,下體蜜穴用盡全力的收縮住,將玉制陽具死死的 夾緊在蜜穴內。

「哈……呼……」

絲絲讓她心癢難耐的快感從酥癢的蜜穴處流便全身,在林齊的催促下,周青 蓮顧不得休息,雙腿微微夾攏,儘量用正常的步伐走了過去。

「娘,你好慢,你走前面吧。」林齊笑嘻嘻的一邊跟大姐說著話,一邊示意 周青蓮先走。

周青蓮臉色潮紅,扭捏著步伐,率先朝著花園的方向走去。

「小弟……你有沒有覺得娘的姿勢有些怪?」林萍兒抱著兒子,與林齊手牽 著手,慢慢走在後面。

「有嗎,看不出來……大姐,你真漂亮,真羨慕姐夫,我也好想娶大姐為妻 哦……」

林齊適當的轉移話題,同心撩一把大姐。

「咯咯……你嘴巴真甜,以後不知道要騙對少姑娘。」

繼續和大姐聊著天,看著前面努力保持著姿勢不被蜜穴里和後庭穴里塞著的 假陽具影響的母親,林齊一邊感受著大姐手掌的滑膩,一邊想著怎麼實行對大姐 的調教計劃。

看了看正對著他吐泡泡的小外甥,林齊目光一動,內心湧出一個絕佳的計劃 ……

……

……

「大姐小心看路,我先送母親回去歇息了……」

看完花,跟大姐告別完,林齊看著臉上逐漸放開掩飾的母親,正準備調侃幾 句。

可突然,周青蓮噗的一聲跪坐在地,蜜穴里僅剩一個龜頭被夾住的玉制陽具 被摔了出來。

沾滿淫液的玉制陽具滾落在林齊腳邊。

看了一眼走遠的大姐,林齊扶起周青蓮,把玉制陽具收好,調侃道:「母親 真厲害,竟然夾了這麼久。」

周青蓮喘著氣,嬌艷的臉上潮紅一片:「……小壞蛋……娘要被你害死了… …」

「娘,剛剛刺不刺激?」林齊扶著母親走在前往後院的石板小路上,調笑的 問道。

「刺激……」周青蓮通紅的臉上越發嫵媚,眼神迷離的看著林齊,聲音嬌媚 的說道。

「來,繼續夾著這根東西走回去。」林齊掀起母親的裙擺,露出赤裸的下體 私處,看著母親左右腿根隱約露出來的刺青字體,林齊滿意的笑了笑。

周青蓮沒有按照兒子的話去做,嬌媚的看了一眼兒子手裡濕淋淋的玉制陽具 ,她跪伏下來,伸手解開兒子的腰帶,掏出那根她無比熟悉的粗大肉棒。

不理會兒子有些訝然的目光,臉含嬌羞的說道:「娘……想要這個……」

說著,也不管現在身處戶外,張嘴含住兒子這根還未完全猙獰起來的巨根肉 棒,吞吐起來。

自從從軍寨回來,她和兒子越發不顧及後院以及東院的僕人婢女了,雖然一 開始是兒子強行讓她在下人眼前暴露淫行,但次數多了,她反而享受起這種暴露 的禁忌快感。

不管是在下人房門前交歡,還是在路邊給兒子用嘴侍奉,亦或者抱在兒子身 上讓他一邊操著蜜穴一邊走在路上等等,都越發讓她痴迷這種暴露的快感。

以至於整個侯府的僕人婢女們都隱約知道了自家主母和公子的淫亂姦情,但 好在沒人敢隨意透漏出去,這使得秘聞只在侯府的僕人婢女之中流傳。

外院的看護侍衛倒是一律不知。

林齊享受著美母的口舌侍奉,舒服的哼哼出聲。

他也很享受這種毫無顧忌地調教母親的過程。

母親從一開始的被動接受,到現在的主動,這期間也花了他不少功夫。

「呼……」舒服的喘了口氣,林齊突然眼神一動,看到一個提著花籃的婢女 朝這邊走來。

「娘,有人來了……」

「唔……嗯……」

周青蓮在聽到兒子的提醒後嚇了一跳,剛要吐出肉棒,但卻發現兒子牢牢按 著她的頭,使得她根本無法吐出嘴裡的肉棒。

眼睛睜大,嘴裡發出嗚嗚嗚的抗拒聲,周青蓮看著那提著花籃的婢女走到近 前,羞恥的閉上眼睛,把頭死死的埋在兒子腿間,口中的肉棒也被她吞到喉管里 。

「少主……啊……夫…夫人。」那提著花籃的婢女一看到林齊,剛要行禮, 然後就看到少主腿間跪著的美婦,當下俏臉蒼白,渾身顫抖的跪在地上。

「奴婢什麼都沒瞧見……什麼都沒瞧見……」婢女緊張的求饒著,暗恨自己 倒霉,雖然以前聽說過夫人與少主似乎是那種亂倫關係,她還有些不信,端莊素 雅的夫人怎麼可能跟自己的親生兒子亂倫呢……但直到此刻撞見後,她才震驚的 接受了這個事實……

現在得好好想想怎麼求饒吧……她不想像那些窺探到主家隱秘,然後被主家 滅口一樣,被殺害滅口。

「嗯,沒你的事,記住不要亂說,走吧。」

「是是……多謝少主多謝夫人……奴奴婢一定守口如瓶……」

婢女說完,剛要跑開,但又被林齊叫住。

「這個給你,好好保管,明天記得送還主母。」

婢女只見林齊扔來一件白玉物品,接到手裡一看,頓時羞的她俏臉通紅……

偷偷看了一眼夫人因為跪伏而從裙擺里露出的赤裸臀部,一根似乎比手上這 根小一點的東西,正插在夫人的後庭穴里……

看了一眼手裡這根濕乎乎的玉制陽具,婢女羞紅著臉,快速跑開。

等到不見婢女的背影,林齊這才鬆開母親,周青蓮吐出肉棒,大口大口的喘 息著,擔憂的看了一眼婢女離開的方向,但想到被撞見也不是一兩次了,倒也沒 有太過在意,只要不傳出府,府里的下人就算知道些什麼,最多也就秘密議論兩 句。

「母親,你又泄了一次哦……」

周青蓮聞言,這才發覺自己剛剛太緊張,導致潮吹了片刻……

看了一眼地上的淫液水痕,感受著蜜穴里強烈的酥癢感,嬌媚的撒嬌道:「 討厭~就知道作踐為娘……」

「母親,想要麼?」林齊欣賞著母親臉上的嬌羞神情,晃了晃粗大的巨根肉 棒,調侃道。

周青蓮看著兒子這根被自己口水沾滿的巨根陽具,眼神嬌羞,隨後漸漸火熱 。

「要……」

「母親,要什麼?」林齊故意問道。

「要……這個……」

用手握住兒子的肉棒,周青蓮嬌羞的說道。

「這是什麼?」林齊不依不饒。

「……肉棒……」

「誰的肉棒?」

「兒子的大肉棒……娘想要兒子的大肉棒……」見林齊問個沒完,周青蓮鼓 起勇氣,面帶羞色的說道。

「娘想要兒抱著娘……用大肉棒操著回去……」

林齊聞言,內心一陣成就感,看來母親被他調教的極為到位了。

「那你還等什麼,走吧。」林齊微微蹲了個馬步,嗤笑道。

周青蓮美艷的臉上露出一抹羞澀的笑容,站起身踮起腳,一手抓著肉棒,一 手分開私處蜜穴的花唇露出蜜穴口,隨後套坐了上去,隨後雙手樓主兒子的脖子 ,雙腿夾住兒子的腰肢。

感受到後庭穴里的玉制陽具因為自己現在的姿勢有點向下滑的跡象,她連忙 收縮肛道,這才穩住。

不過後庭穴內的鼓脹快感卻是又濃了幾分。

林齊雙手托住母親的肥臀,雙手用力抬起母親的腰身,讓肉棒開始在蜜穴里 深深的抽插起來。

同時,他沿著石板小路,朝著後院走去。

一路上遇見了好幾個婢女僕人,膽子小的看一眼就快速跑開,膽子大的則是 裝作若無其事的緩步走開,但卻一直偷偷打量著林齊與周青蓮此刻淫蕩的交合過 程。

周青蓮雙眼禁閉,從遇到第一個看見自己和兒子這樣交合的下人後,她就不 敢睜開眼睛了。

此刻聽到身旁划過一陣風,緊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跑開聲,知道自己被兒 子操的樣子又被人看到,當下蜜穴不自覺的收緊,死死吸住兒子不斷抽動的肉棒 。

林齊感受著母親突然又縮緊了幾分的蜜穴,嗤笑一聲,沒有說話,繼續一邊 操著穴,一邊走向後院。

不遠處,剛從他們身邊跑過的幾個婢女,齊齊面色羞紅,在一旁目送著自家 少主和主母這淫蕩的交合方式,小聲議論道。

「剛剛…你們…看到了嗎……」

「看到了……主母夫人好淫蕩啊。」

「我剛剛看到少主那根東西在主母下面抽送著呢,還有主母后庭里……」

「估計是根假東西插在裡面……好淫蕩啊……」

「我倒覺得很刺激……少主這麼會玩,難怪主母把持不住跟他亂搞……」

「好了好了,別說了,不要命了嗎,快走啦,這件事不要亂說,保命要緊… …」

「……」

……

「啊~受不了……好大……娘要去了……啊啊~」

一陣銷魂的呻吟聲迴蕩在後院的門口處,守在門前的兩名侍女臉色羞紅,見 怪不怪的給站在門前以猴子上樹姿勢交歡的主母和少主開門。

「娘,你真沒用,這一路都泄三次了…我腿上都被你裡面的水打濕了。」

「別說了,羞死了……快放我下來。」

一進寢房的院子,周青蓮嬌嗔在兒子臉上親了一口,想要從兒子身上下去。

誰料林齊根本就不依,大肉棒依然在周青蓮的蜜穴里抽插操弄。

不一會兒,院子裡又響起了周青蓮銷魂的淫叫聲。

一個時辰過去。

「別別…啊~…不要了……娘快沒力氣了……」

周青蓮赤裸著全身,脖子上套著項圈,被林齊面對面抬著一條修長美腿按在 大開的院門上大力操幹著蜜穴。

她一對刺青著淫乳蕩婦的豪乳上,淌著白濁的陽精,兩旁看門的婢女呼吸急 促,忍不住偷偷打量著自家主母此刻的淫態。

啪~啪~啪~啪~

林齊飛快抽插著肉棒,感覺肉棒快要達到極限馬上要泄精但還差那麼一點時 ,不由對周青蓮說道:「呼呼……娘我快泄了……」

周青蓮聽兒子終於快泄了,今天已經被操幾十次春潮的她不再顧忌身旁的婢 女,大聲浪叫道:「唔~泄吧……在娘裡面泄……娘喜歡兒子把陽精操到娘的騷 穴裡面……啊啊~好燙……」

在母親的助攻下,林齊大吼一聲,一股股滾燙的陽精,如洪水決堤般的注入 到母親蜜穴的花心深處。

直到母親刺青著字的小腹微微鼓起,林齊才舒爽的呼了口氣,抽出肉棒,把 母親的腿放下,走到旁邊一個婢女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這婢女俏臉一紅,身體一顫,隨後自覺的蹲下身子,張口伸出舌頭開始給自 家少主清理起冒著熱氣的肉棒。

另一個婢女則是面色緋紅的走到周青蓮身前,照慣例的喊了一句:「夫人, 奴婢牽您去洗洗……」

周青蓮聞言,點了點頭,眼裡閃過一抹異樣的刺激,當下跪趴在地,四肢著 地,隨著婢女的牽引如真正的母狗一般搖著屁股走入院內一處新修的露天水池子 內。

婢女牽著繩索,看著平日裡高高在上的主母夫人如同母狗一般被自己牽這走 ,眼神里閃過一抹興奮與刺激,將主母牽入水池裡,隨後將繩索綁在一旁的衣物 掛杆上,隨後褪掉外裙,露出赤裸的身體,與周青蓮一起坐落在水池裡。

婢女先把周青蓮後庭穴里的玉制陽具抽出,隨後細緻的開始清洗起主母的後 庭穴以及依然不停在往外冒著陽精的蜜穴。

「呀……夫人,你有孕肚了……」

牽繩婢女的聲音驚動了剛被口交婢女舔完肉棒,準備在門口操口交婢女後庭 穴的林齊給驚動了,當下放開被掀起裙子,露出夾著木製陽具的口交婢女,挺著 大肉棒來到池子裡,看著跪伏在池子裡的母親,眼睛朝她的小腹看去。

只見母親的小腹上,原本兩行平整的刺青字體【齊兒的小母狗】【求大肉棒 操穴】,一眼看去有了隆起的弧度。

看了半響,算了算母親懷孕的時間,確定這就是因為懷孕而隆起的孕肚,林 齊看著一臉嬌羞的母親,眼裡閃過一抹柔情。

「母親,安胎藥有按時用吧,這陣子操的太多,我真怕把我們的孩子給操沒 了……」

周青蓮跪坐在池子裡,清洗起豪乳上的陽精,聞言白了一眼兒子:「你不是 喜歡操孕婦嗎,怎麼還怕把娘操流產?」

「嘿嘿……畢竟前幾個月不安全,沒看我這陣子都沒讓你吃淫藥了麼……」

周青蓮聽到淫藥兩個字,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美艷動人的臉上升起一抹紅暈 ,羞惱道:「禽獸……」

她清楚的記得,兒子半個月讓自己吃完淫藥,夾著木製陽具自慰了一整天, 直到自己被藥力燒腦,昏迷才捨得親自操自己給自己解欲……

「來,我給你洗……」

「啊,你要幹嘛!」

看著兒子一臉興奮的抱起自己,然後用把尿的姿勢讓自己坐在他的身上,隨 後又用那根重新猙獰起的肉棒插入到自己的後庭穴內,周青蓮尖叫一聲,不一會 兒,又開始了呻吟。

院子內,臨近三更,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才結束,林齊抱著還掛著狗鏈子的母 親,走進寢房內,抱著母親滑膩的軀體,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貼主:yyykc於2021_05_02 18:55:14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