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04) 作者:wzh2018

.

【墮婦】 (古風/亂倫/人妻/調教/惡墮)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0年12月20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四章:最後的矜持

從吩咐侍女離開後,周青蓮就強壓下了矜持,儘量配合著自己這淫賊相公的要求。

雖然內心裡仍然在堅持著,不讓自己放蕩起來,但身體早已放棄了全部的抵抗掙扎。

熱吻結束後,林齊就察覺到自己這便宜母親的變化,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想之中,讓便宜母親在之後繼續鍛鍊口交的技術,一邊觀賞著便宜母親慾火難耐的樣子。

他自然知道這只是暫時的狀態,只要便宜母親一達到春潮泄了身子,這股慾火就會飛快消退。

他必須要把便宜母親慾火燒到極致,再讓她好好的春潮泄身一次,這樣便宜母親才會對這種感覺刻骨銘心。

最好是便宜母親受不了主動哀求他給她春潮泄身,那樣的話便宜母親的心裡防線才算徹底崩潰。

一個時辰的時間悄然而是,浴房外的天色已晚,聽著遠處傳來打更的聲音,林齊知道再有半個時辰就是三更天了(凌晨十二點左右)

不知不覺他已經調教便宜母親近三個時辰了(約六小時)。

看著跪趴在地上為自己盡心的口舌服務的便宜母親,林齊內心一陣成就感和刺激感。

此刻,跪趴在地上的周青蓮,漸漸已經有點迷上了含弄淫賊相公肉棒的感覺。

那根火熱粗長的肉棒已經布滿了她的口水。

她甚至已經熟悉了這根逐漸讓她有些著迷的陽具形狀了。

內心裡的羞憤羞恥依然存在但卻被身上濃厚的慾望之火狠狠地壓制住,她開始享受起這種像是偷情般的禁忌快感了。

周青蓮甚至開始想像這玩弄姦淫她的淫賊相公是什麼模樣,是和丈夫劍陽侯那樣的英武漢子,或是那些街頭酒巷的猥瑣之徒。

在這慾火的焚燒下,她出於本能的把這個姦淫玩弄她的淫賊當成了丈夫相公對待,這淫賊相公現在不管吩咐什麼她都會下意識的照做。

跟他說話的語氣也越發輕柔甚至嫵媚。

(只要熬過去就好……)

對於自己的變化,周青蓮只能默默的在心裡安慰自己。

也像是找到了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藉口一般,讓她逐漸變得越來越享受這種禁忌的快感。

這種像是背著丈夫偷情的刺激感覺,讓她有些著迷。

難怪以前有些貴婦人讓她也試試私養一個男寵,之前她是理解不了,也極為看不起這些淫婦們的,現在卻不知怎麼越發理解起來。

嫻熟的用輕薄的櫻唇擠出淫賊相公的肉棒,嘴巴發出「啵」的一聲羞恥聲響。

周青蓮也沒有在意,略微休息片刻,剛打算重新含住,那淫賊相公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夫人,你自己坐上來吧。」

「嗯……」

輕輕答應一聲,周青蓮臉上發燙的艱難站起身。

她的手還綁在背後,隨著長時間的不動,微微有些發麻,略微晃動了一下背後的雙手,內心一陣羞澀中,分開大腿坐在了淫賊相公的懷裡。

然後她扭動著腰,靠著私處蜜穴花唇的感觸找到了那根挺立的滾燙肉棒,隨後輕車熟路的找准蜜穴口,身體比直的坐了下去。

淫賊相公的肉棒比起丈夫劍陽侯長出不少,稍一深入就能頂在她的蜜穴花心處,在用些力就可以撞擊到花心深處的子宮宮門上。

之前的一個時辰里,被淫賊相公命令著主動這樣的套弄了好幾次,讓她對這樣的交合方式輕車熟路。

微微扭動腰肢,不停的用蜜穴深處的肉壁摩刮著那根粗壯的肉棒,周青蓮嘴裡發出一聲聲低柔的呻吟聲。

她畢竟不是蕩婦,跟那些青樓妓子一樣放蕩淫叫的事情她還是沒法做出來的。

「嗯……哈」

微微喘著氣,周青蓮有些享受的加大了腰部的扭動力度。

這淫賊相公著實讓她覺得可惡,每次她想要靠著自己用蜜穴套弄肉棒的時候春潮泄身,那淫賊相公便會在關鍵的一刻抽走肉棒,讓她不僅沒得到暢快的春潮,反而一次次的更加酥癢難耐起來。

腦袋裡越發無法保持冷靜,只想著儘量取悅這淫賊相公,好讓他把自己送上春潮頂點。

她實在是太想要春潮一次了,但心底最後的矜持讓她實在難以開口哀求這個猥褻姦淫自己的淫賊。

正一邊輕喘著氣,一邊挺動著腰身,周青蓮突然覺得嘴裡一熱,一條火熱的舌頭不知何時伸了進來。

好在之前已經適應了和這淫賊相公熱吻,在慾火的焚燒下,周青蓮不由自主的主動用舌頭迎合起來。

浴房中,平日裡端莊威嚴侯府主母,此刻似乎完全沉浸在了和猥褻玩弄自己淫賊的交歡中。

本就將近如狼似虎的年紀的她,在被高超的性技肏弄與藥物的洗禮下,體內本就不可收拾的慾火漸漸還在不斷的攀升。

林齊出齊的有耐心,經管他也好幾次受不了想好好肏一次周青蓮,但他現在還是沒有十成的把握讓便宜母親接受是她的親生兒子在姦淫玩弄她。

那樣比猥褻姦淫她的賊子相比,被嫡親兒子姦淫會更讓這個美婦崩潰。

「那就再多點刺激!」

強忍著盡情抽插然後暢快射精的衝動,林齊咬咬牙,心裡狠狠道。

……

周青蓮萬萬沒想到,自己都這麼順從認命的配合那淫賊相公的姦淫玩弄了,可這可惡至極的淫賊相公還是在她快要春潮泄身的關鍵時刻抽出了那根讓她又恨又喜的粗壯肉棒陽具。

她只感覺自己快要被身體里不斷膨脹的慾火沖滅理智了。

以至於這淫賊相公放開了她綁在背後的手,她也沒有做出任何抵抗,臉上蒙著眼睛的黑布也自覺的沒有去碰。

甚至在慾火的沖洗下,她甚至有些享受這種蒙著眼被人玩弄的感覺,身體的任何部分都比平時要敏感的多。

內心深處的理智倒不是沒有提醒她,讓她乘著現在雙手被放開,直接拜託這淫賊的玩弄。

可不知怎麼,她一有這個想法,在慾火磅礴的灼燒下,她又會給內心的理智找出藉口。

(不行,萬一這淫賊叫人怎麼辦……)

(夫君,我對不起你,可為了我們林家的名聲,我只能先從了這淫賊了……)

內心的理智被慾火找出的藉口壓滅,周青蓮雖然還盡力維持著自己作為人母人妻的矜持,但平日裡的端莊賢淑已經完全被不斷增長的慾火衝散。

此刻,周青蓮跪在浴池內,大半的身子都沉浸在浴池的溫水之下,艷美的臉上被黑布蒙著眼睛,但臉頰上動人的紅暈以及羞澀的表情讓她此刻經管被蒙著眼,也說不出的嬌艷動人。

林齊坐在浴池邊上,身上還批著一件錦繡的外袍,雙手扶著便宜母親周青蓮的頭,享受著自己這具身體親生母親的口舌服侍。

周青蓮兩隻白嫩的玉手握著那根讓她又愛又恨的粗長肉棒陽具,一邊用雙手生澀的套弄,一邊不斷的伸出櫻唇里的紅嫩檀舌不斷的舔弄著肉棒紅紫龜頭。

「夫人可要洗乾淨點哦。」

林齊壓著嗓子說著,從浴池邊拿起一杯茶水小飲了一口。

從之前熱吻結束,讓便宜母親又一次從雲端跌落谷底後,林齊就解放她的雙手,周青蓮這便宜母親也和他預料的差不多。

在慾火焚身的煎熬下,似乎完全忘記了抵抗,變成了一個充滿了和雄性交歡慾望本能的淫蕩女人。

林齊知道這都是暫時的,一旦慾火消散或是減弱,這便宜母親甚至有可能一劍刺死自己。

畢竟即使是現在這種狀態,她還是沒有主動提出要和自己男女交合承歡。

只要他不開口,這便宜母親也絕不主動。

「啵……知道了,相公……」周青蓮從嘴裡擠出肉棒龜頭,有些浪蕩的回應林齊的話後,繼續開始舔弄起來。

林齊享受著她愈發熟練的口舌服侍,舒服的呼了口氣,然後壓低嗓子試探問道。

「夫人想不想要我這根大寶貝插到你的裡面去?」

周青蓮聽到這話,嘴上的動作一停,然後鼻子哼哼一聲,又重新恢復嘴上的動作,對於林齊的提議絲毫不給回應。

林齊內心一嘆,這便宜母親心裡的那道底線還是沒有破啊。

甚至他很清楚便宜母親的想法。

只要她沒有表示想要跟自己求歡,那她現在所做的一切在她那裡都是自己逼迫的行為。

林齊想要攻破這道底線,就必須讓便宜母親自發的想和自己求歡。

「小蕩婦,小爺我有的是耐心,我就不信整不服你!」林齊心裡發狠道,不急不緩的用泡在浴池的腳輕輕的撫弄著周青蓮胸前一對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玉乳。

……

時間流逝,等林齊聽到從遠處傳來不是很清楚的打更聲時,這才知道現在已經是四更天了(約凌晨兩三點)。

用力挺了一下小腹,讓肉棒狠狠地撞了一下趴在浴房木窗架上便宜母親周青蓮的花心子宮宮門上,這才把肉棒從快要收縮肉壁的蜜穴里拔出。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周青蓮又一次從快要春潮的頂點處被自己那淫賊相公狠狠地拉了下來。

緊隨而來的是她越發無法抵抗的空虛感以及讓她頭昏腦脹的脹脹猛烈慾火。

她喘著粗氣,內心有些嗔怪這不知道姦淫玩弄了她多久的淫賊相公。

(這相公好生討厭,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周青蓮咬著牙,深吸了口氣,儘量讓自己一動不動。

被那淫賊相公玩弄久了,她也隱約感受到了什麼。

這可恨的淫賊相公似乎在等她忍不住主動跟他求歡。

經管渾身上的肌膚都被磅礴到難以忍耐的慾火燒的粉紅,她還是沒有放下這條最後的底線與矜持。

她的內心深處,依然不斷的提醒她自己是劍陽侯之妻,是林家侯府主母,是兩個孩子的娘親,是大趙國有名的賢妻良母。

經管這些枷鎖被她拋開,使得她可以心安理得並且有些享受的接受那淫賊相公的玩弄姦淫,但並不代表這些枷鎖被她拋棄。

她也暗自給自己下了最後的通牒。

只要天亮,這淫賊還不肯放過她,她就必須不顧一切反抗了。

天亮了,她作為侯府主母,再也不能被這樣輕薄姦淫下去。

撅著屁股分開腿,讓自己的私處蜜穴能夠被隨時被淫賊相公肏弄,緩緩平復下呼吸,周青蓮隱約覺得有點不對勁。

按照之前的節奏,那淫賊相公每次讓她從春潮頂點前拉下來後,就會帶她到浴房的另外一邊去繼續這樣煎熬的肏弄。

雖然不會讓她的慾火消退,但至少下體私處蜜穴里的酥癢能得到幾分緩解。

但現在她已經平復下來,也準備好了再次被淫賊相公那根粗壯的大肉棒陽具又一次的肏弄,但身後的淫賊相公卻沒有動靜。

(那淫賊莫不是玩累了走了……)

帶著有些失落又有些放鬆的想法,周青蓮剛想伸手把頭上綁著的蒙眼黑布解開,突然一聲門被推開的嘎吱聲響,那淫賊相公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夫人,我們到你寢房裡去做。」

「是,相公……」

聽到淫賊相公的話,周青蓮下意識的答應一聲,然後這才反應過來,明白自己這是又要被淫賊相公帶出去玩弄了,剛想要拒絕,她就感覺身體一輕。

這種感覺她現在有些熟悉了,該是那淫賊相公從背後把她抱起,然後又是托起了她兩條腿,以把尿的羞恥姿勢把那根陽具肉棒插到了她的私處花穴里。

林齊雙手托抱著便宜母親,一邊用肉棒感受著便宜母親濕的不像話的蜜穴,一邊明知顧問道。

「夫人,你的寢房在哪?」

聽到了淫賊相公的問話,周青蓮在慾火焚身下,只是略微一猶豫,內心頗為禁忌和刺激的說出了自己寢房的方向。

「浴房後面過道直走便是……啊……」

她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自己的花心被蜜穴里的大肉棒狠狠地撞擊了一下,忍不住發出一聲難以壓抑的呻吟,然後才用手捂住了嘴。

(現在怕是夜深了,侯府里除了守在院外的軍士,其他人應該都睡了……)

內心安慰了自己一聲,周青蓮這才沒有在意剛剛自己的呻吟有沒有被別人聽見。

反而因為一路上時不時的被那淫賊相公撞擊花心不慎發出銷魂的呻吟,不僅沒有捂嘴,反而越發覺得刺激與禁忌。

誰能想到,她這個侯府主母半夜跟不認識的淫賊野男人苟合併且淫叫呢……

深夜侯府,美婦人渾身赤裸,眼鏡蒙著黑布,被身後的少年抱托著雙腿,一邊陰戶大開著承受著蜜穴處粗壯肉棒的肏弄,一邊享受著戶外交合的刺激感。

一直等到那淫賊相公把她放在有她熟悉氣息的柔軟大床上,那種在戶外交歡的刺激感才漸漸散去。

與此同時,一想到自己在和夫君劍陽侯洞房的婚床上跟一個淫賊交合,另一種禁忌的刺激又猛然出現……

在這和夫君劍陽侯成婚的寢房裡,周青蓮又被那淫賊相公弄了四五次春潮頂落,即使身上的慾火已經快要把她燒焦,但在超長時間的交歡運動下,她還是手握著那淫賊相公的陽具大肉棒疲憊的睡了過去。

看著熟睡的美艷熟婦,林齊疲憊的看了一眼窗外逐漸蒙亮的天色,下床把門窗鎖好,這才爬上床抱著便宜母親閉上眼睛休息起來。

他實在是太佩服這便宜母親的毅力了,身下的大床基本上都要被便宜母親的淫液洗透了,這便宜母親還是沒有放下最後的矜持與底線。

「媽的,一天不行就兩天,一天一天,我就不信你還能忍住!」心裡狠狠地暗罵一聲,撫摸著便宜母親光滑柔嫩的肌膚,林齊也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過他不敢睡的太死,懷裡便宜母親一有動作他就會睜眼查看,最後等到便宜母親完全睡死,他才昏昏沉沉的進入夢鄉……

……

一直到天完全亮,在門外侍女的敲門聲中,林齊才悠悠轉醒,頭腦雖然還有些昏沉,但精神已經基本恢復了。

看來自己這具身體是真的強悍,並且血氣方剛的程度令人驚人。

看了一眼蒙著眼還在熟睡的便宜母親周青蓮,林齊到沒有去打擾她,而是默默開始思考今天的調教攻陷計劃。

首先,自己的身份還是不能暴露,不然昨晚的調教就前功盡棄了。

第二,今天不能讓便宜母親出這個寢房了,好在這張大床有床帳,讓那些侍女把三餐放在寢房的前廳就行了。

第三,以便宜母親的毅力,林齊還是沒有太大的把握今天就能攻陷掉她心裡的那道底線,看來他還得做好大持久戰的準備了。

好在周青蓮前幾天安排好了侯府的諸多事宜,至少五六天內沒有必須要她出面的大事了。

想好這些問題,林齊深吸口氣,昨天近乎整晚的肏弄和挑逗,便宜母親臉上的潮紅還在,私處蜜穴里的淫液雖然乾涸不少,但能看到還在少量的滋生。

這應該是春藥粉的功效了。

整理了一下肉棒上有些褶皺的包皮,林齊深吸了口氣,拿開便宜母親的一條玉腿,露出陰戶蜜穴,肉棒直接插了進去。

在肏弄抽插了一會兒,蒙著眼的美婦人才低吟著醒來。

周青蓮迷迷糊糊睜開眼,但眼前仍是一片黑,突然感受到下體有酥癢的快感傳來,這才想起自己昨夜和那淫賊相公的種種羞恥行為。

沒有得到釋放反而積累到無比磅礴的慾望火焰隨著她的醒來從她心底迅速的甦醒。

(天應該亮了……但是這可怎麼辦……)

周青蓮一邊忍受著私處蜜穴里那似乎更為粗壯堅硬的大肉棒陽具的肏弄,一邊內心蕩漾的想著對策。

此刻她的慾火還沒有昨晚那麼強烈,內心的理智恢復了許多,但不知怎麼,享受著從下體不斷傳來的快感以及內心的刺激感,她竟然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想要起身反抗那淫賊,身體卻怎麼也不聽使喚,周青蓮作為女人,自然知道自己這是春情瀰漫了。

畢竟昨晚一整晚都沒有達到春潮泄身,經管睡了一覺,但身體里的慾望並沒有消退,現在跟你更是隨著那淫賊的肏弄而開始逐漸甦醒。

而且心裡總想著,即使現在反抗,除了引起外面那些侍女的發覺,也改變不了自己被姦淫玩弄的事實了。

反抗帶來的後果是聲名俱裂,丈夫劍陽侯從此淪為大趙國勛貴們的笑柄,兒女都將抬不起頭做人……

不反抗的後果就是自己要繼續承受著這淫賊的玩弄姦淫,並且還要想辦法掩飾不讓下人們發覺,一想到自己的嫡子林齊還在府上,周青蓮的反抗之心就越發沉寂了。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這淫賊玩膩了自己退去,只要她守住那最後一條底線與矜持,她就依然還是被逼無奈。

大不了事後用一杯毒酒自盡便是……

深吸了口氣,為了丈夫劍陽侯,為了兒女能抬起頭做人,周青蓮內心最後的一絲反抗之心瞬間煙消雲散。

「夫人,該起了,早膳已經備好了。」門外,侍女的聲音傳來,周青蓮儘量忍受著床上那淫賊的磨人肏弄,聲音儘量平緩的說道:「我…今日身體不適,把早……膳放在前廳就好了,今天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啊哈……」

門外的侍女聽著自家主母有些怪異的聲音,倒也沒有多想,恭敬的應是,隨後輕聲的推開門,把準備好的早膳端了進去。

讓這個侍女奇怪的是,她放好早膳離開不到半個時辰,就有人來傳話說主母讓她再端一碗早膳去房裡前廳。

作為下人,她倒不敢質疑主母的吩咐,只是有些奇怪主母身體不適,為何要吃兩份早膳。

等到中午和晚上的時候,這個侍女更加疑惑主母的行為了。

平日裡為了保持身材苗條的主母,今天的三餐都要了兩份……

侍女心裡帶著疑惑,但卻不敢有任何質疑,送完第二份晚膳按照主母的吩咐讓院裡的下人們都離開,這才古怪的關上院門,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夫人今日還真是奇怪……」

……

此刻,劍陽侯府後院的主寢房內,周青蓮依然帶著那條蒙眼的黑布,此刻渾身赤裸的跪在寢房的名貴木地板上,雙手抬著自己胸前的一對酥乳,口舌並用的含舔著一根在她雙乳之間的粗長陽具肉棒。

這是那淫賊相公教給她的新花樣,經過最晚和今天一整個白天的男女交歡以及那淫賊相公的玩弄,她已經習慣服從淫賊相公的命令了。

「對,就是這樣,夫人真是聰明,一學就會。」

林齊壓低嗓子說著話,享受著便宜母親周青蓮的乳口服侍。

「嗯嗯……」

嘴裡發出兩聲哼叫算是回應,周青蓮臉上依然帶著潮紅,表情略顯放蕩。

她的脖頸粉紅一片,一整天被淫賊相公淫玩,除了內心的那道底線,其他的尊嚴矜持以及完全被她遺忘拋開。

她的神智從一開始的迷離到後來的清醒。

可越是清醒,她越是享受這種刺激與禁忌,就連蒙眼的黑布幾次不小心鬆動了,她又親自綁緊。

自己竟然和這個淫賊在寢房裡淫亂了一整天……

不管是排尿或是排便,都被這淫賊相公全部看光了。

雖然這淫賊相公沒有給過她一次春潮絕頂,數不清多少次讓她快要春潮時把她拉下頂點。

但每一次過後,她都更享受被這淫賊相公的玩弄過程。

林齊看著越發放的開的美婦人,這個他這具身體的親生母親,第一次覺得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難搞。

到現在為止,還是不肯主動說出求歡做愛的話或者行為。

但越是這樣,越是激起了林齊心裡的好勝心。

看著不斷用雙乳套弄和口唇吞吐自己肉棒的美艷熟婦,林齊突然靈機一動,壓低嗓子調侃說道:「夫人,我的肉棒傢伙大不大?」

經過一整天的調教,這種淫語調教林齊也是一直在做的。

若是昨晚,這便宜母親肯定答不出話,但現在就不同了。

只見她略微停下了吞吐的動作,猶豫了一會,動人的輕薄櫻唇微微隆起一個嬌羞的弧度,低柔又有些嫵媚的聲音就從她的嘴裡輕輕的飄出。

「相公的肉棒……很大……」

說完這句話,美艷的熟婦立馬低下頭,林齊隱約看到,便宜母親脖頸處的春暈更加濃厚了幾分。

馬上趁熱打鐵道:「比起劍陽侯的,誰大?」

聽到這話,周青蓮黑布蒙著的迷離雙眼一震,恢復了幾分冷靜。

她想起了自己的真正相公並不是眼下的這個淫賊,而是鎮守在邊地的劍陽侯。

但隨著想起,在身上不知道濃烈到什麼程度的慾火烤炙下,一股禁忌的刺激感在心底滋生。

鬼使神差的,周青蓮有些嬌羞的說出了一句讓她自己都有些羞憤的話。

「相公……的肉棒更大……」

她隱隱真的把這淫賊當做相公了。

至少這麼長的時間裡,她的身子早就淪陷了,若不是一直守著心裡最後的底線,她此刻怕是和那些不知廉恥的春樓妓女一樣,浪叫著求男人肏弄自己吧……

內心越是讓她感到罪惡,隨之而來的禁忌快感也越發強烈。

「那你喜歡我的肉棒還是他的肉棒?」

林齊聲音帶著些許興奮,他感覺到,便宜母親一直嚴防死守的底線似乎有些鬆動了。

對於林齊這個問題,周青蓮先是沉默了一陣,雖然內心裡竟然不由自主的拿當下這淫賊相公的肉棒與夫君劍陽侯的做起了比較。

夫君劍陽侯戎馬一聲,肉棒不算小,但比起淫賊相公還是有些差距的……

雖然內心不想承認,但那股刺激與禁忌的快感讓她很確定,自己更喜歡當下這根讓她又愛又恨的粗長滾燙的陽具大肉棒。

「夫人快說,說完我們就到窗戶那邊去做吧。」

林齊壓低嗓子,有些期待的說著。

這這句話看似只是逼便宜母親回答,實際上只要便宜母親肯回答,那就說明她內心裡的那道底線有了破綻。

「我……」

周青蓮一聽到要去窗口做那讓她逐漸著迷又羞恥的男女交歡,私處蜜穴內一熱,積累過多的淫液噗的一聲緩緩從蜜穴口流出。

她真的太想要了,以她對玩弄自己的淫賊相公的了解。

只要她完成了淫賊相公的要求,他就會給自己一段雖然不讓她達到春潮絕頂但卻依然讓她著迷上癮的酥爽肏弄……

猶豫間,似乎沒有覺得自己回答這個問題有何不妥,周青蓮微微喘著氣,有些嬌羞的答道:「我喜歡相公的……大肉棒……」

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說出如此多的淫言浪語,周青蓮只覺得說完後身體一陣放鬆,好似有什麼枷鎖被打開一般,然後她身體猛地一震,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蠢事。

自己竟然說自己更喜歡這淫賊的肉棒,豈不是承認自己喜歡被這淫賊玩弄姦淫……

羞愧羞恥和強烈的愧疚感讓周青蓮黑布蒙住的雙眼有些失神,但林齊卻沒有管太多,直接托起她,讓她背著自己趴在寢房的窗戶邊上,開始新的一輪獨特抽插。

便宜母親剛剛的回話無異於逐漸放開內心那道底線了,林齊現在也不急著讓她春潮泄身,他要繼續加幾把火……

夜晚侯府,當打更人打出三更天的更聲時,後院宅院的主寢之中,此刻主寢的一扇門正大開著,一個赤裸著身體,臉上蒙著塊遮眼黑布,彎腰扶著主寢門柱的美婦人正低聲嬌吟著。

在她身後,一個少年郎同樣赤裸著身子,不斷的聳動著下體小腹,腹部與美婦渾圓有型的肉臀不斷發出「啪啪」的脆響聲。

林齊有些難忍的一急一緩的抽插著便宜母親的私處蜜穴,她兩條修長的玉腿上有道道水光。

這些都是從她蜜穴里流出的淫液水流,一直到現在,她仍然不肯徹底放下那條底線,甚至像之前那樣問她更喜歡誰的肉棒,這便宜母親也是閉口不言。

若不是見她越發順從自己,林齊還幾次都想放棄了。

這個自己身體的親生母親,這個眼下越發放的開的美艷熟婦,實在是讓他有點無計可施了。

「我就不信了,今天不行還有明天,我非要征服你不可!」

心裡說著狠話,林齊嘴裡卻壓低嗓子說道:「夫人出門吧。」

「嗯啊……是…相公……」

感受著屋外涼涼的秋風,周青蓮身體有些顫抖,不知道是冷的還是刺激的,她現在有點享受這種在屋外露天場所和自己的淫賊相公交合的刺激快感。

其實隨著被玩弄的時間越發的久,她內心迷離的同時理智也逐漸並存起來。

她現在很清醒,並沒有被慾火控制,反而是控制慾望之火,不斷讓自己獲得更多的快感和刺激。

也因此對於淫賊相公教給她的新花樣,雖然極為害怕和羞恥,但還是有些興奮的答應了。

這個新花樣就是自己一邊被淫賊相公肏弄著越發淫蕩的濕漉漉的私處蜜穴,一邊彎腰夾著腿走路。

之前好幾次她都被淫賊相公帶著在寢房門前不算太小的院子裡走了好幾圈。

每次走完回房間後她又會被淫賊相公進行其他的玩弄淫戲。

她越發享受這種刺激禁忌的放蕩感覺。

這一次,在院子裡的一顆棗樹前,她又一次被淫賊相公從春潮的臨界點拉了回來,平復後她就感覺一陣尿意。

「相公……我想如廁……」

周青蓮有些羞恥的按照之前自己這淫賊相公的交代,在想排尿或是排便時匯報給他。

「嗯,那你就在這裡拉吧」

「是……相公……」

深吸了口氣,因為眼鏡被蒙住,周青蓮摸著樹幹,慢慢地蹲下身子,私處蜜穴處一陣暢快之後,空氣中就瀰漫起一股淡淡的尿騷味。

排完尿,周青蓮身心一陣輕鬆,聞了聞身上的汗味以及有些濃郁的女性特有的騷異味,她有些羞澀的開口道。

「相公,我想去浴房洗澡……」

賣力調教了便宜母親一整天,身上的味道也的確有些重了,林齊想了想,嘴角掛著一絲淫笑答應道:「去可以去,不過你得走過過去哦……」

周青蓮聞言內心一檔,臉上的潮紅擴散到了脖頸,羞羞的答應一聲,重新彎下腰,扭動了幾下腰肢,等待自己這淫賊相公的肉棒陽具插入。

看著似乎在主動求歡的便宜母親,林齊心裡終於有點要成功的感覺。

以這種交合方式,帶著便宜母親緩慢的到達浴房,已經是來到了四更天了。

之前便宜母親就吩咐過人給浴池換水,林齊此刻直接抱著她在浴池洗了一會兒,又同樣的方式帶著她又回到了寢房之中……

……

清晨的陽光散落在寢房外的院落里,昨天給林齊母子兩送早膳的侍女又一次在主母奇怪的要求下端來了第二份早膳。

此刻,在寢房的大床上,兩局赤裸的肉體正頭尾想錯的交纏在一起。

周青蓮撅起屁股趴在林齊的腿間,她自然不知道自己這淫賊相公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睡醒後用完早膳,她就按照淫賊相公的吩咐,跨間對著他的臉上,自己則趴在他的腿間,兩人互相用嘴舔弄著各自的性器。

林齊躺在有些潮濕的床上,床單上的淫液異味很重,自然都是便宜母親所留,床角還有幾處尚未乾涸的淫液水漬。

看著自己這具身體親生母親的肥美蜜穴,因為他沒有怎麼大力肏弄,兩片花唇倒還不算紅腫,不過蜜穴里的嫩肉以及褶皺處卻是通紅滾燙,顯然便宜母親在他數不清的春潮落頂的調教下,蜜穴內已經變得無比敏感異常。

蜜穴的上方,還有一個小巧的洞眼,此刻上面插著一團用棉布所做成的塞子,棉布塞子的四周有些血跡以及白灼的精液。

昨晚洗完澡回房,林齊終於還是忍受不住了,便宜母親的蜜穴肯定是不能讓她春潮的,所以他只能強行開苞了便宜母親的後庭。

好在經過前期的抵抗,最後在他的淫威下,周青蓮只能無奈的獻出了自己的處子後庭穴。

已經被玩弄三天的她已經沒有任何忤逆林齊的意志了,除了不肯主動求歡做愛之外,基本上與林齊的性奴無異。

林齊昨晚得到了一次釋放,今天再用肉棒調教周青蓮就顯得異常遊刃有餘。

之前他還有便宜母親不春潮,他也不射精的想法,現在隨著在便宜母親菊穴里的第一發後,她的嘴臉雙乳都被他射過一次。

周青蓮自從菊穴被肏弄過後,雖然過程非常痛苦,但卻讓她在其中享受到了另一番異樣的刺激感。

除了那最後的一條底線,她似乎變得和那些春樓妓女沒甚分別了。

一炷香之後,將從淫賊相公肉棒龜頭射出的陽精含在嘴裡,強忍著噁心和讓她有些窒息的味道將這股陽精吞咽了下去,她乾嘔了幾下,終究還是完成了淫賊相公的要求。

曾幾何時自己這個高貴的侯府主母會下賤到吞咽男人的陽精……

周青蓮心裡刺激的想著,只覺得蜜穴里那股讓她越發無法抗拒的酥癢感越發濃烈起來。

心裡也有一股聲音在勸說著她放棄最後的抵抗。

(都這般地步了,周青蓮你該認清了,好好求他給自己一次就是了,何必在掙扎?)

(不行……不行……你可是侯府主母,你的夫君你的相公是劍陽侯不是這個淫賊,不可……)

「不行,已經這般田地里,這最後的東西,我一定要守住……」內心裡再次堅定下來,周青蓮深吸口氣,又開始舔弄起那淫賊相公有些軟下去的陽具肉棒。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