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08) 作者:wzh2018

簡體

【墮婦】(08) book18.org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1年4月29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book18.org

第八章:美婦的底線對於正初入如狼似虎階段的母親。 book18.org

她會在慾火難耐的狀態下做出任何不顧羞恥的行為,但當慾念回落到平常,理智又會重新占領高地。 book18.org

前世作為花叢老手,林齊對於母親周青蓮的爽約,並沒有太在意。 book18.org

即使母親已經越發放蕩不堪,但她還是有著底線。 book18.org

趙夫人不僅沒有被她約來,承諾好的停止服用避孕藥湯的事情也沒有兌現。 book18.org

每次當他問起的時候,周青蓮都會用挑逗的眼神以及極具風情的嫵媚表情回應他的質問。 book18.org

儘管靈魂作為一個未來時代的花叢悍將,意志力這一塊,林齊更是能把持住,但這具血氣磅礴遠超常人的身體卻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難以壓制的慾火。 book18.org

這時候如果屈服在母親周青蓮的挑逗下,林齊很清楚。 book18.org

自己的調教會很難繼續下去,以後說不準是誰調教誰了。 book18.org

和周青蓮亂倫到了這一步,母子交歡這個概念只會增加他們之間的情趣。 book18.org

而想要占據主導,就必須逼迫母親周青蓮對自己擁有更多的欲求。 book18.org

因此,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林齊對母親周青蓮禁慾了。 book18.org

確切的說,他雖然依然在母親的膳食里下藥來促進她的情慾以及改變體質,但卻不給她任何的滿足。 book18.org

雖然母親也會用他送給她的那根木製陽具緩解慾望,但從她身上越發嫣紅的肌膚上來看,母親的慾望沒有因為木製陽具的慰藉而減緩,反而越發濃烈。 book18.org

母親情慾漸濃的表現,不僅如此。 book18.org

自從這一個多月的禁慾,母親周青蓮的穿著也越發大膽,含苞待放的火熱成熟的酮體只套著一件寬大的華裙。 book18.org

一眼看去雖然雍容華貴,但行走間雪白修長的玉腿會時不時暴露出來,引人遐思。 book18.org

胸前一對越發碩大的豪乳,似兩隻木瓜一般挺立,隨著行走也會顫動,胸口的布料似乎特意被改過,深不見底的乳溝更是讓許多偷偷看見的侍衛心猿意馬,但又因為身份卑賤,卻只敢偷看,卻生不起任何的邪念。 book18.org

畢竟作為下人,誰都沒膽覬覦掌握生殺大權的侯府主母。 book18.org

母親嬌艷欲滴的臉頰,每日都會掛著幾分盪人的春意。 book18.org

偶爾獨處時,母親更會偷偷掀起一側裙擺,露出光潔的修長玉腿以及小腹下光滑的濕潤陰戶。 book18.org

對於這些引誘,林齊都靠著極為強大的毅力,讓自己壓下狠狠蹂躪母親周青蓮的念頭。 book18.org

對此,周青蓮也頗感挫敗,但過幾天又會換件衣裳繼續來引誘林齊。 book18.org

這一天,劍陽侯府東院,屬於林齊的主寢庭院內,輕緩的脆響以及女人壓抑的嬌吟聲有一下沒一下的從院子裡飄出,使得在院外等候差遣的幾名仆女面色羞紅。 book18.org

「啊……嗯呃……」 book18.org

林齊緩緩抽出水淋淋的粗壯肉棒。 book18.org

青筋暴起的肉棒緩緩從南月渾圓的翹臀後抽出,粗圓的龜頭吃力的從她水液橫流的發黑蜜穴口內拔出,發出「噗」的一聲悶響。 book18.org

南月躬著身,一隻手整理一下有些散亂的前額髮絲,另一隻手隔著外裙小心翼翼的扶著肚子,至於胸前自然下落的渾圓玉乳,她卻是無暇顧及。 book18.org

豐腴對稱的兩條嫩白長腿因為有些忍受不了下體的快感而向內彎曲,兩隻小腿成八字型站立在地上保持著身體平穩。 book18.org

兩隻膝蓋碰在一起,大腿夾攏突出身後的蜜穴口。 book18.org

院子的梅花樹下,林齊扶著大著肚子的嬌艷美婦,猙獰的肉棒從她的身後再次插入泥濘的蜜穴之內。 book18.org

「啊……小心孩子……」 book18.org

「哦?難道你不喜歡我這樣肏你嗎?」 book18.org

南月躬著身,風韻十足的俏臉上滿是紅暈與春印,隨著懷孕的時間越來越長,不僅是肚子變大了,身體的慾火也一天比一天龐大。 book18.org

此刻聽到讓自己身心淪陷的少主人的話音,嗔怪的同時卻又不忍反駁。 book18.org

「嗯哈……喜歡是喜歡…啊…但奴婢現在懷了主人的孩子……」 book18.org

艱難的回答著林齊的話,又不敢讓自己的聲音太大,以免被院外的仆女們聽見。 book18.org

雖然自己這一個多月天天和少主行歡做愛,但即使她在淫蕩,該有的矜持卻還是保持存在的…… book18.org

「啊啊……別……小心點……主人…啊…慢點吧……啊嗯……哈……」 book18.org

南月本以為自己這樣說,少主人應該會小心點才是,但沒想到回應她的卻是猛烈的抽插肏弄。 book18.org

啪嘰啪嘰啪嘰…… book18.org

肉體撞擊的聲音越發急促,俏美的大肚熟婦身體晃動,胸前的巨乳亂顫,一絲絲乳液滴落在梅花樹下。 book18.org

修長的玉腿上更是濕漉漉的一片,一縷縷看得見的淫液不停的沿著豐腴的長腿內側流落下來。 book18.org

南月死死的咬著牙,雙手穩穩的扶住肚子,讓懷有身孕的肚子不會因為搖晃而發生動胎氣的情況,感受著蜜穴肉壁內粗大火熱的巨根肉搏,一波接一波的強有力的抽插撞擊,一次一次的撞在敏感的花心深處。 book18.org

強忍了一盞茶的時間,南月只覺得渾身上下都沐浴在一種飄飄欲仙的快感中,胸前的乳頭處開始酥麻起來,一縷縷奶水越發迅速的噴落出來,下體的蜜穴深處更是一片酥麻,蜜穴的肉壁更是一顫一顫的蠕動,不受控制的收縮起來。 book18.org

林齊強憋一口氣,大力的慫動肉棒一插到底,南月一聲嬌呼,雙眼瞪白,嬌嫩的酮體猛烈的顫動,在一股腥騷氣味中,蜜穴深處猛地收縮,大股大股的陰精不對的噴灑出來。 book18.org

與此同時,林齊也低吼一聲,一股濃烈滾燙的陽精,深深地噴射在南月蜜穴的花心深處。 book18.org

「呼,可以啊,小淫娃,小浪穴越發會吸人了。」 book18.org

林齊神清氣爽的在南月雪白的臀上拍了一巴掌,把還在享受春潮餘韻的俏美孕婦拉了回來。 book18.org

「哈……少主……」 book18.org

轉過頭,深情款款的望著這張俊秀的臉,南月只覺得自己從未這樣的幸福過…… book18.org

小心翼翼的把依然保持著一定猙獰的肉搏從蜜穴里套出,一股股陽精以及陰精淫液快速的從蜜穴口流出,滑向大腿。 book18.org

南月絲毫不在乎下身的淫蕩模樣,轉過身,雙手扶著肚子小心跪坐下來,任由腰間的裙擺遮住赤裸的下體,張開紅唇,一口將林齊的肉棒吞下,溫柔細緻地開始清理起來。 book18.org

看著俞發乖巧聽話的俏美孕婦,林齊悠閒地享受著她的口舌服侍。 book18.org

作為第一個被他調教到身心淪陷的女人,林齊對南月也算是有點日久生情了。 book18.org

「過些天好好休養吧,孩子生下來我會安置好,可惜不能給他一個名分。」 book18.org

正心細的舔弄著逐漸恢復猙獰的肉棒,內心感嘆林齊身體的強健時,聽到他的話音,南月楞了一下。 book18.org

緊接著內心中便湧現一抹感動。 book18.org

少主……還是憐惜自己的。 book18.org

抬起頭,水潤的雙眸痴痴的看著林齊俊秀的面容,她絲毫想不起自己是被強迫成為背著丈夫與人偷歡的淫婦。 book18.org

「多謝少主……奴婢願意一生一世伺候少主。」 book18.org

摸了摸南月還帶著春潮紅暈的臉頰,林齊無聲點了點頭,然後眼神微動。 book18.org

自從和林齊一直保持著這種淫亂的關係,南月對他的所有舉動都極為熟悉。 book18.org

看到林齊眼神後,她俏臉一紅,隨後露出一個嫵媚的表情,緩緩抱著肚子站起身,撩起裙擺露出一片狼藉的下體陰戶,分開腿,雙手摟住林齊的脖子,整個人挺著個大肚子,小心翼翼的做了上去。 book18.org

一隻手分開兩片紅腫的蜜唇花瓣,露出還掛著一縷灼白陽精的濕潤蜜穴口,另一隻手扶著林齊粗大的陽具肉棒,「噗」的一聲,向著蜜穴深處一坐到底。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忍不住發出一聲浪蕩的呻吟,南月深情款款的看著林齊,眼波內已經布滿春意。 book18.org

林齊嘴角一揚,抱起扶著身上這個大肚子孕婦,肉棒輕緩地深深的抽插起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此刻,劍陽侯府後院,主寢房的院子裡。 book18.org

周青蓮坐在院內的石桌旁雙腿緩緩合攏,有些疲憊的放下手上占滿了自己淫液的木製陽具,微微喘著氣,額頭上的汗珠密密麻麻。 book18.org

春天過後,天氣逐漸轉熱,她今日只穿了一件輕薄的紗裙,湊近看,可以隱約看到胸口的那對凸起以及下體的灰暗三角地帶。 book18.org

至於內襟胸布和內裙襠褲,因為這大半年來和林齊的淫蕩交合,早就不知道多久沒穿過了。 book18.org

平時去主事的時候,她也只穿件厚實的寬大外衣,避免走光。 book18.org

最近這是怎麼,那小畜生才一個月沒碰我而已…… book18.org

眼神有些恍惚的看著眼前濕淋淋的木製陽具,剛剛她就是拿著這根東西,勉強泄了一次身子。 book18.org

可這才不到半響,身體里那股蠢蠢欲動的慾望又燒了起來。 book18.org

「該死的小冤家……要不答應他算了……」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只要放下心裡的那條底線,就又可以天天和自己的親生兒子纏綿交歡,周青蓮的心神就微微蕩漾起來。 book18.org

掙扎了許久,作為人母,人妻的她還是保留住了這最後一條底線。 book18.org

她就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跟親生兒子苟合,才一步步向那個小冤家妥協,那個趙夫人雖然在貴婦圈子裡是出了名淫亂,但她堂堂劍陽第一貴婦,豈能和趙夫人這種人盡可夫蕩婦相比? book18.org

被趙夫人發現自己與夫君之外的男人偷情便罷了,周青蓮也不怕她會到處宣揚,但若是讓趙夫人知道她的情夫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光是想想周青蓮就覺得無地自容。 book18.org

至於避孕藥湯,這也是她儘管和林齊日夜纏綿不顧倫理道德的讓他每次都在自己裡面泄精的憑仗。 book18.org

畢竟,林齊始終是她的兒子,她最愛的男人依然是夫君劍陽侯。 book18.org

雖然與親生兒子偷情交尾的滋味很禁忌很刺激,各種花樣也願意和他嘗試,但唯獨懷孕,光是想想,就讓她覺得荒唐。 book18.org

儘管平時浪叫起來說要給兒子懷上孽種,但周青蓮只是把那當作情趣,給親生兒子懷孕這種事,她無論如何也是做不出來。 book18.org

「唉……罷了,這樣也好,日子能恢復以往……」 book18.org

感受著下體蜜穴的酥癢,周青蓮有些不由衷的想著。 book18.org

忍不住又想再用木製陽具泄身一次,周青蓮剛要動作,院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九娘的聲音傳了過來。 book18.org

「夫人,大小姐來信了。」 book18.org

「嗯,拿進來。」 book18.org

周青蓮面不改色,分開腿,迅速把木製陽具塞入到下體蜜穴內,隨後合攏腿,稍微整理了下衣衫,就看到面色跟她一樣帶著幾分潮紅的九娘拿著一封信走了進來。 book18.org

接過信,周青蓮瞄了一眼九娘,這大半年自己那禽獸兒子偶爾也會玩玩大被同眠的淫亂花樣,九娘自然早就入了他的魔手。 book18.org

「臉這麼紅,是去少主哪裡了?」 book18.org

緩緩拆開信,周青蓮漫不經心的說道。 book18.org

九娘恭敬的站在一旁,聽聞主母的話,想起這半年來偶爾和少主的交歡,俏臉一紅,回答道:「沒有主母的允許,奴婢不敢侍奉少主……」 book18.org

「那個小畜生要用強,你還能跑不成……你這小浪蹄子。」周青蓮的的有些的的吃味的瞪了一眼九娘,對方作為她的貼身婢女,有些話她可以毫不顧忌的說出來。 book18.org

「嗯,萍兒這孩子下個月要回娘家住一陣子,許是又和她夫君吵架了……」 book18.org

看完女兒的信,自從女兒嫁出去也有差不多三年了,外孫現今也已經一歲了,想想,這日子過得還真是快啊…… book18.org

周青蓮有些感慨,想起這大半年自己的變化,腦海里浮現出自己和林齊各種淫蕩的往事,內心莫名感到羞愧。 book18.org

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端莊素雅的侯府主母了…… book18.org

等等…… book18.org

女兒周萍是家裡的長女,前些年未出嫁的時候就極為美艷,這幾年成了人妻人母,想必必定是風華絕代,自己那個禽獸兒子…… book18.org

猛然間,周青蓮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book18.org

自己那禽獸兒子連親生母親都不放過,女兒回來豈不是很容易遭到毒手? book18.org

想到這裡,周青蓮原本還帶著幾分紅暈的臉頰瞬間蒼白了下去。 book18.org

再怎麼說,她也是個母親,已經失身給了禽獸兒子,也就將就著隨他去了,可自己的女兒可是好好的賢妻良母,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那種情況發生…… book18.org

不行……萍兒回來之前,一定要把那個小畜生榨乾,不然非得生出亂子來不可…… book18.org

可是如此一來,自己非得妥協不可…… book18.org

周青蓮內心掙扎片刻,最終暗暗嘆了口氣。 book18.org

「九娘……派人去趙將軍府上傳話,讓趙夫人三天後來侯府品茶……」 book18.org

「啊……是,奴婢這就去吩咐。」九娘有些驚訝主母的決定。 book18.org

作為少主時常要寵幸的侍女之一,九娘自然是知道主母與少主這一個多月是為什麼互不往來的。 book18.org

主母讓自己去請趙夫人來,豈不是說要向少主妥協? book18.org

這樣一來趙夫人怕是要知道主母和少主的事情了…… book18.org

有些荒唐的想著這些事情,九娘走出院子,把主母的吩咐傳告下去。 book18.org

周青蓮愣神的看著桌上的信件,不知在想什麼,不多時,一股誘人的潮紅又在她的臉上浮現…… book18.org

…… book18.org

快要入夏的晚風還是有些涼意,侯府東院主寢房內,林齊坐在書桌上,微微打了個噴嚏,一旁的南月正挺著大肚子倒著水,見狀,關切的問道。 book18.org

「主人是著涼了麼?」 book18.org

因為今天一整天都在和林齊交合歡愛,南月的聲音莫名帶著幾分媚意。 book18.org

「沒事,剛剛鼻子有些癢,被小淫娃身上的騷味熏到了。」林齊看著衣衫不整,露出大片春光的俏美大肚熟婦,調侃說道。 book18.org

「才不是……主人,莫要調笑奴婢了……」 book18.org

南月羞紅著臉,自己剛剛才和少主洗過鴛鴦浴,怎麼可能還有騷味…… book18.org

接過南月遞來的熱茶,林齊一飲而盡。 book18.org

每天除了調教女人,林齊也會花些時間學習一些知識。 book18.org

雖然作為劍陽侯獨子的他可以在整個趙國橫著走,做一個只懂拳腳的紈絝和做一個能文能武的紈絝後者顯然聽上去更好一點。 book18.org

正看著書,突然眼前浮現一摸雪白的身影,抬頭一看,林齊就看到南月不知何時脫光了衣服,正挺著隆起的肚子,走近後趴下身子穿過書桌鑽到他的胯間。 book18.org

下一刻,衣袍被掀開的涼風讓林齊神情一振,緊接著他就能感受到一條靈活的舌頭正不停的舔弄著自己的肉棒。 book18.org

「小蕩婦快走開,別耽擱我看書。」 book18.org

林齊用腿碰了碰南月那對垂落的巨乳,笑罵道。 book18.org

「奴婢只是幫主人提提神,哪有耽擱主人看書……唔」南月說著,突然猛地含住林齊逐漸猙獰起來的陽具肉棒,深深的吞吐起來。 book18.org

「嘶……」感受著肉棒在南月的喉嚨深處來回,林齊舒服的吸了口氣,用腳伸到南月因為趴著所分開的胯間,腳指頭緩緩的撥弄著兩片有些潮濕的蜜唇花瓣,嘴裡繼續道:「你這小淫娃,肯定又想挨肏了。」 book18.org

南月吞吐著肉棒,沒有回應,只是雙腿分的更大,讓林齊能更好的玩弄自己的私處蜜穴。 book18.org

…… book18.org

走在東院的小道上,周青蓮抓了抓披在身上的厚實大袍,沒有理會四周僕人仆女的行禮,徑直朝著林齊的寢房走去。 book18.org

「那小畜生這會估計又在和那個僕婦鬼混……」 book18.org

周青蓮吃味的想著,腳步加快了幾分。 book18.org

既然已經決定妥協了,她也沒必要用那根木製陽具手淫了,索性直接來東院找那禽獸兒子。 book18.org

她記得林齊以前時常讓她到東院來歡愛,當時她怕被發現,一直沒有答應。 book18.org

畢竟東院人多眼雜,不像後院那樣清靜,就算被那小畜生拉到院牆去做,也不怎麼怕人發現。 book18.org

但東院……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被兒子拉到外面交歡,極容易被東院的人瞧見,周青蓮既覺得荒唐牴觸,又覺得幾分刺激期待。 book18.org

刺激與期待或許更多幾分。 book18.org

禁慾一個多月,她實在有些忍不住了。 book18.org

快步走到東院主寢房院外,看著門口守著的仆女,周青蓮交代幾句,讓她們退下,而後深吸了口氣,望著眼前的院門,輕輕的推門進去。 book18.org

走過院子,來到主寢房門前,周青蓮推開門,剛要開口跟埋怨兒子兩句,眼前的畫面讓她神色一振,瞳孔微微一縮。 book18.org

眼前,自己的兒子正與一個全身赤裸大著肚子的俏美熟婦,站在書桌旁,兒子一手抬著那孕婦的一條大腿,一手扶著孕婦的肚子,下體那根讓她記憶猶新的巨大肉棒正一下一下的深深在孕婦的蜜穴內進進出出。 book18.org

「你……你們……」周青蓮不知所措的看著那大著肚子的熟婦,眼中閃過幾分無法置信的神色。 book18.org

她知道兒子林齊是個小色鬼,幾乎把貼身的婢女僕婦都肏了個遍,但從沒有讓那個人懷孕,畢竟一旦懷孕,怎麼說都是醜聞。 book18.org

她自以為林齊會有分寸…… book18.org

「夫…夫人……」南月正享受著林齊粗大的肉棒抽插所到來的銷魂快感,在看到周青蓮進來的一剎那,她緊張的下體一陣收縮,直接春潮了一次。 book18.org

「主人……夫人來了……啊…啊……主人不要,會傷著孩子……」 book18.org

南月剛要告訴林齊主母來了,可誰知道林齊竟然絲毫不顧及主母在場,反而更快更深的肏弄起她來。 book18.org

「啊……哈主人快停下……夫人來了……」 book18.org

「別管她,腰扭起來,別停。」 book18.org

「可是……」 book18.org

「別可是了,聽我的。」林齊惡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南月雪白的渾圓翹臀上,目光挑釁的望著一臉愣神的母親周青蓮,笑問道:「我的大娘子來了,怎麼,想我了嗎?」 book18.org

周青蓮看著眼前淫靡的男女交歡現場,先是出於兒子把人搞懷孕的震驚,然後一股燥熱慢慢充斥在她全身,不知不覺她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下體蜜穴處一縷縷淫液感知清晰的正從大腿內側流下。 book18.org

「我……」 book18.org

被林齊這麼一問,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周青蓮美艷的臉上一紅,羞憤的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急促的肉體撞擊聲開始響起,最後在南月又一次的春潮呻吟中,林齊抽出依舊猙獰粗壯的大肉棒,拍拍南月屁股示意她到床上去休息。 book18.org

南月緩緩放下抬起的大腿,喘著粗氣,不敢去看主母意味不明的眼神,緊張的走到林齊的大床上,趴在被褥上,慢慢享受著春潮的餘韻。 book18.org

「娘,別愣著,過來孩兒這,孩兒給你捏捏肩。」 book18.org

林齊邪笑著,挺著粗長的陽具肉棒,走到發愣的周青蓮面前,拉起她的手一把將她擁入懷中。 book18.org

「你…別碰我……」 book18.org

周青蓮看了一眼趴在兒子床上,一臉享受表情的南月,有些吃味的抵抗道。 book18.org

南月既然能被兒子搞大肚子,她自然不怕暴露自己和兒子的姦情。 book18.org

只不過她還是放不開在別人面前和兒子親熱。 book18.org

「別裝了,你來我這,不就是來找孩兒肏您嗎?」 book18.org

「你……別說了……」周青蓮有些氣急的羞紅了臉,想要推開林齊,但下一刻就感覺雙腿一涼,這才看到兒子把自己的裙子掀起來了。 book18.org

華麗的大袍下,周青蓮赤裸光滑的一雙玉腿修長而豐腴,稀疏的毛髮堆在陰戶之上,掛著幾縷淫液,泛著水光。 book18.org

修長玉腿的內側,一縷縷淫液清晰可見,要命的是,周青蓮為了勾引林齊與自己交歡,今天特意在腿上寫了一句淫蕩的句子。 book18.org

「齊哥兒的浪穴」 book18.org

南月看著主母衣袍下赤裸的酮體,暗自佩服林齊的本事時,也有些驚訝於平時端莊高貴的主母也有如此淫蕩的一面。 book18.org

感受到南月注視的目光,周青蓮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羞恥的閉上眼睛,任由兒子林齊用手撫摸自己濕漉漉的陰戶蜜唇。 book18.org

「哼,小蕩婦,跪下,給我舔乾淨咯。」 book18.org

林齊放下母親的裙擺,拍了拍周青蓮通紅的臉頰,戲謔道。 book18.org

周青蓮睜開眼,看著林齊充滿戲謔的目光,內心羞辱異常,但又覺得極為刺激。 book18.org

「齊兒,你……」 book18.org

「你什麼你,既然進了我的房門,就是我的性奴,趕緊跪下給我舔。」 book18.org

林齊霸道的說著,用手按按周青蓮的肩膀。 book18.org

「哼……」 book18.org

嬌嗔一聲周青蓮羞恥的看了一眼正注視著自己的南月,感受著這種被人注視的刺激,內心蕩漾間,身體里這禁慾一個多月所堆積的慾火,讓她一下子放下了所有矜持和尊嚴。 book18.org

「奴家答應相公便是……」 book18.org

周青蓮媚眼如絲,挑逗的看了一眼林齊。 book18.org

和林齊長久的亂倫,她自然知道自己這禽獸兒子最吃那一套。 book18.org

自己這個做母親的喊他相公,似乎能帶來很好的情趣效用。 book18.org

把頭髮挽到耳後,周青蓮低下身子,跪伏在地上,手握著兒子布滿淫液的肉棒,有些嫌棄的翻了翻白眼,但還是果斷的伸出舌頭挑弄,不一會兒全根吞如口中。 book18.org

性感的紅唇僅僅吸住肉棒,舌頭不斷的挑弄著口中的龜頭。 book18.org

「南月,來,把主母夫人的手給我綁到她腰後去。」 book18.org

周青蓮正吞吐著肉棒,一聽林齊的話,呼吸一頓。 book18.org

這個小畜生,又想玩什麼花樣…… book18.org

…… book18.org

昏暗的寢房內,那張結實寬大的華床上,一個身穿著華衣大袍的高貴美婦雙手被綁在腰後,連接著大床上方的橫樑,整個人看上去像是被吊在床上。 book18.org

美婦臉頰泛紅,春意蠱然,衣袍下雙腿屈膝著分開,屁股有些懸空,衣袍上身被滑落到了小臂處,使得美婦的兩隻碩大玉乳半露半掩的在空氣中。 book18.org

美婦的屁股底下,是一個俏美的熟婦臉旁,這熟婦肚子隆起,顯然懷有身孕,此刻正用嘴舔玩著高貴美婦的蜜唇花穴。 book18.org

而美婦自己則是仰著頭,嘴裡含著一根猙獰的粗長肉棒,頭隨著肉棒的慫動而前後晃動,一縷縷口水沿著美婦的嘴角流落。 book18.org

「唔嗯呃……」 book18.org

美婦艱難的吞咽著肉棒,肉棒的主人則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材健碩,相貌俊秀。 book18.org

只是此刻臉上掛著邪笑,讓人看上去有些邪意。 book18.org

「南月,把主母的裙子掀開,我看看。」 book18.org

少年享受著美婦的口唇服侍,對著在美婦底下舔弄的大肚熟婦說道。 book18.org

「是,主人。」 book18.org

大肚熟婦聽話的掀開高貴美婦的裙擺,把裙擺攏在其腰上,露出屈膝的雙腿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以及下方的陰戶私密處。 book18.org

「咬住她的花核,南月。」 book18.org

林齊看著不斷用嘴迎合著自己抽插的母親,吩咐道。 book18.org

下一刻,周青蓮嬌媚的眼角突然睜大,呼吸猛地急促起來,艱難的吐掉肉棒,眼波妖嬈火熱,嬌羞的哀求道:「相公,奴家……不要這樣…」 book18.org

艱難的忍受敏感核心被咬住的疼痛以及強烈的快感,周青蓮喘息間,輕輕呻吟起來。 book18.org

南月伸手摸了摸臉上滑膩的淫液,心中暗嘆主母的本錢。 book18.org

到現在為止,這淫液已經流了快半個時辰了。 book18.org

林齊欣賞著母親的痴態,肉棒伸到她的嘴邊,看準時間猛地頂了進去。 book18.org

小半個時辰過去,直到在周青蓮的喉嚨深處小小的射了一股陽精後,林齊讓南月起身,他則是從背後抱住母親周青蓮,讓母親坐在自己腿上,讓她被綁住的雙手貼在自己的肚子上,肉棒對著母親的後庭菊穴緩緩插了進去。 book18.org

「哪裡不行……啊……太大了……齊兒,娘好痛,快拔出來。」 book18.org

後庭菊穴雖然早就被林齊開苞過,但每次剛開始插入時,那股劇痛都會讓周青蓮難受異常。 book18.org

「忍一忍,南月,去把你喝的藥酒拿過來,給主母罐一壺,今天我要讓主母變成淫婦小母狗。」 book18.org

「啊……會不會太多了,主人。」 book18.org

南月有些擔心的問道,她常常喝那些可以改變體質的催情藥酒,自然知道這藥酒的威力,平時她只是一天喝一杯,身體就會好長一段時間欲求不滿。 book18.org

這一壺下去,主母豈不是要成發情到極致的母畜…… book18.org

「嗯,我打算讓主母給你肚子裡的孩兒生個弟弟妹妹,你快去拿來,等會咱們帶主母出去玩玩。」 book18.org

南月聽著林齊淫靡的話語,俏臉通紅,乖巧的下床從一處櫃檯上取出一壺酒。 book18.org

周青蓮正承受著兒子滾燙粗大的肉棒肏弄著後庭,聞言臉色一變,剛要開口反抗,南月就走了過來,捏開她的嘴,將那一壺藥酒盡數灌了下去。 book18.org

「咳咳咳……你瘋了……臭小子!」周青蓮猛烈的咳了幾聲,但卻於事無補,大量的藥酒已經被她咽到了肚子裡。 book18.org

林齊笑著的誇讚了一下南月,然後指了指周青蓮胸口的這對巨乳,南月懂意的挺著大肚子趴到主母身前,用嘴開始舔弄起主母的玉乳。 book18.org

周青蓮前後被夾擊,雙手被束縛在腰後,做不出任何反抗動作,隨著時間流逝,她只覺得全身開始湧現出一股綿綿不絕的燥熱,同時腦袋也有些昏沉,沉浸在一陣淫靡的快感之中,眼神迷離起來,口中的呻吟聲漸漸越來越不掩飾。 book18.org

好烈的藥酒……身子好熱……後庭里好舒服…… book18.org

「啊…啊……嗯嗯呃……好…相公……我要……」 book18.org

「娘親,你管不願意做孩兒的性奴,嗯?」 book18.org

「願意……娘願意……娘是齊兒的性奴……啊……快一點……我要去了……啊……」 book18.org

林齊狠狠地抽插著母親的後庭穴,啪啪啪的響聲迴蕩在整個寢房內。 book18.org

直到周青蓮身體顫抖,泄身春潮時,林齊猛地拔出肉棒,對著母親濕濘不堪的蜜穴一插到底,劇烈的抽插起來。 book18.org

「啊啊啊……嗯……我不行了……啊啊……相公……快給奴家,奴家要給你生孩子……生一堆孩子…呃啊~」 book18.org

南月聽著主母銷魂的呻吟,只覺得下體蜜穴一陣酥癢,忍不住伸出手撫摸,同時嘴上更賣力的舔弄起主母的一對豐乳。 book18.org

「娘,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 book18.org

林齊賣力的抽插著還在春潮餘韻中的母親,準備將她送上第二次春潮。 book18.org

周青蓮吐著香舌,口水從嘴角滴落,眼角處兩行淚痕若隱若現,全身上下劇烈的快感已經讓她飄飄欲仙。 book18.org

明明理智還在,但一些被她認為是底線尊嚴的東西,在這劇烈的快感以及淫慾下扭曲起來。 book18.org

「我是……齊兒的小母狗……啊……好深……」 book18.org

林齊聽著母親浪蕩的淫語,半柱香後,終於在周青蓮的蜜穴花心處泄入了一大股陽精。 book18.org

呼呼呼…… book18.org

喘著氣,林齊低頭轉過周青蓮的臉,對著那微張的紅唇深深吻了下去。 book18.org

舌頭探入母親的口腔,與母親的舌頭互相纏綿攪動,漸漸的,他感覺到懷中的嬌軀在扭腰,顯然自己這母親要想要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直至深夜,侯府東院的寢房內依然亮著燈光。 book18.org

周青蓮赤裸的嬌軀,雙手已經被解開,此刻雙腿纏在兒子林齊的腰間夾緊,雙手摟著兒子的脖頸,不停的扭動著腰身,讓深深插在自己下體蜜穴深處的肉棒被動的晃動著,產生一波一波的快感。 book18.org

周青蓮臉上潮紅一片,就連耳根以及脖頸處的皮膚都是嫣紅一片。 book18.org

她從沒有像今天這般沉溺於男女交歡過,內心蕩漾與與親生兒子當著下人的面淫亂交合的禁忌刺激,以及身體在那壺催情藥酒的催發下,俞發敏感情動,身心時時刻刻傳遞來的窒息般的銷魂快感。 book18.org

再一次次春潮泄身中,她已經完全拋下了所有矜持。 book18.org

「怎麼了,小冤家,剛剛不是說要把為娘肏飛麼……怎麼,不行了?」 book18.org

語氣妖媚的挑逗著林齊,周青蓮低頭一邊舔弄著兒子的耳垂,一邊媚聲說道。 book18.org

林齊背靠床頭,雙手放在周青蓮的雪白圓臀上,輕輕揉捏著,聽到母親淫浪的話語,雙手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兩片肥臀,引的周青蓮嬌呼了一聲。 book18.org

對於母親的索求,他自然不能輕易滿足。 book18.org

趁著現在她喝了一壺催情藥酒,這段日子必須抓緊調教才行。 book18.org

林齊的目的就是讓母親變成隨時可以供他淫樂的性奴蕩婦。 book18.org

雖說眼下周青蓮情動時對他百依百順的,可畢竟有過拔出陽具不認帳的先例,任由她怎麼挑逗,林齊都忍住不動,緩緩按照自己的節奏來。 book18.org

「咯吱」 book18.org

寢房的門被人推開,只披著一件外袍,袒胸露乳的南月挺著大肚子端著一盤夜宵走了過來。 book18.org

「主人,夫人,吃點東西吧。」 book18.org

南月臉頰嫣紅,剛剛她這副模樣在外面走過,被好幾個仆女看到了。 book18.org

好在那些仆女基本上都被少主寵幸過,她倒也不怕她們把自己的事情說出去。 book18.org

不過被那麼多雙眼睛看到自己這幅淫蕩的模樣,還是讓她有些異常的刺激。 book18.org

「好了,母親,去吃點東西,我們出門了。」 book18.org

林齊說著,想要把正在賣力扭腰的周青蓮抱起,可誰知道母親不僅不配合,反而雙腿更用力的夾住他的腰,有些撒嬌道:「先給為娘一次,不然為娘可誰知道不依你……」 book18.org

周青蓮毫不在意身旁南月訝然的目光,她現在渾身上下有一股源源不絕的酥癢,讓她根本就離不開兒子粗大的陽具肉棒。 book18.org

反正都這樣了,她索性就做一回欲女。 book18.org

就算現在兒子要把她拉去大街上交歡,她也不會拒絕了。 book18.org

林齊有些無奈的捏了捏母親的嬌臀,雙手扶住她的腰,用力一提,在周青蓮掙扎的嬌媚呼喊中,把肉棒從她那泥濘不堪的蜜穴里拔了出來。 book18.org

「母親,你現在可是我的性奴,小母狗,你要違抗主人的命令嗎?」 book18.org

林齊故作霸道的說著,抬起手狠狠地在母親雪白的渾圓翹臀上拍打了起來。 book18.org

啪嗒啪嗒啪嗒…… book18.org

「啊啊……別!好痛,住手齊兒,為娘知錯了,娘聽話,別打了……」 book18.org

周青蓮只覺得自己的臀部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這小畜生竟然用這麼大的力氣打她…… book18.org

林齊不理會母親的求饒,繼續加大力度的拍打周青蓮的肥臀,直到雪白渾圓的肥臀上都是通紅一片的掌印,這才緩緩停手。 book18.org

「把衣服披上,吃東西。」 book18.org

林齊惡狠狠的說著,突然一愣,只見母親通紅著臉,媚眼如絲表情有些享受似的在回味什麼。 book18.org

低頭一看,林齊啞然失笑,自己這性奴母親竟然被打屁股打泄身了。 book18.org

「你這死孩子,剛剛打的那麼用力,你想打死為娘啊……」 book18.org

披上那件有些凌亂的華衣大袍,周青蓮雙腿併攏摩挲著,讓自己下體蜜穴的兩片蜜唇蠕動,以緩解一點蜜穴內極為難耐的酥癢空虛,嬌嗔的瞪了一眼林齊,紅著臉說道。 book18.org

「哦,母親你剛剛不是很享受嗎?」林齊戲謔的看了一眼周青蓮,享受著一旁南月溫柔細緻的喂食。 book18.org

「哼,也不知道剛剛是那隻小母狗被打屁股大泄了身呢……」 book18.org

聽著兒子毫不掩飾的話語,周青蓮內心一陣羞惱但看到南月異樣的目光後,又覺得異常刺激,隱約間她能感受到,蜜穴里的淫液透過緊夾著的兩片蜜唇漏了出來。 book18.org

「別說了,你這死孩子,什麼母狗不母狗的,我是你娘。」 book18.org

閃爍的燈光下,美婦人臉頰羞紅的反駁著……book18.org

相關搜索

墮婦少婦黃蓉墮淫記墮婦 12紅塵佳人 08女作者作者熟婦墮入墮婦第二卷墮婦2墮婦二婦黃蓉墮淫記作者雌蜂作者733女性作者墮入性海的少婦作者 亂少婦人妻墮落墮婦 12sky08作者5707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