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第二卷)(12) 作者:wzh2018

簡體

【墮婦】(第二卷)(12) book18.org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1年6月11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book18.org

第二卷 第十二章:大姐的失身 book18.org

三日後。 book18.org

「主子,都摸清楚了,大小姐平日裡都和小少爺在西院,大小姐很少離手小少爺。」 book18.org

侯府練武場,林齊緩緩收回打拳的姿勢,張口吐出一股濁氣,聽完身旁下屬的稟報,神情有些低沉。 book18.org

大姐和外甥形影不離,這讓他的謀劃很難實施。 book18.org

雖說他可以讓自己隱秘培養的下屬直接去抱走外甥,但侯府里,母親那邊也掌控著侯府所有明衛暗衛的指揮權。 book18.org

在侯府抱走外甥,母親稍微動用暗衛調查,就能知道是自己抱走了外甥,以母親的精明程度,肯定會察覺到他意圖綁走外甥,脅迫大姐屈服自己的謀劃。 book18.org

「最近府里的謠言有傳到外面去麼?」林齊走到下屬身前,從一旁端著臉盆的貼身婢女那裡用濕面巾擦了擦汗,開口問道。 book18.org

「沒有,屬下已經吩咐下去,把主子和主母的謠言都封鎖在了府內。」 book18.org

「嗯,但凡有想把這事說出去的,直接處理了,另外去把我大姐身邊的丫鬟買通,讓她慫恿大姐去侯府外踏青,到時候你們直接找機會動手,把我小外甥綁到南月哪裡去藏著。」 book18.org

「是,主子……」屬下恭敬答應一聲,身形一閃,幾個呼吸間,便不見了蹤影。 book18.org

林齊伸了伸懶腰,繼續鍛鍊著武技。 book18.org

他對自己大姐林萍兒有著一套不同於母親周青蓮的詳細謀劃,他要做的不是像征服母親那樣,下藥強姦至墮落的初級手段,這一次他要從身心上把大姐調教成忠於自己一生的性奴母狗。 book18.org

一想到將來可以從冷艷高傲的大姐身上看到那種淫蕩痴迷的神情,林齊心裡便一陣期待。 book18.org

…… book18.org

「進來,九娘。」 book18.org

周青蓮坐在侯府主事廳的主位上,低頭批閱劍陽一地的政務書簡。 book18.org

這個月堆積的書簡極多,周青蓮微微晃了晃有些酸軟的手腕,把正在批閱的書簡合上,扔到桌下的木箱子內。 book18.org

九娘邁著小步,臉上帶著一抹不正常的紅暈,走到只穿著一身改短版外裙的主母身側,恭敬的彙報道:「夫人……最近府里的傳聞被封鎖住了,有幾人想要將此事泄露出去,已經被暗衛們處理了……」 book18.org

想起暗衛那些一個個沒有人間感情的殺人工具,九娘心裡就有些膽寒。 book18.org

「嗯。」周青蓮點了點頭,有些不舒服的挪了挪屁股,美艷的臉上一抹紅暈比起九娘更甚。 book18.org

「夫……夫人……讓奴婢來幫你吧……」九娘俏臉泛紅,柔聲提議道。 book18.org

周青蓮聽到心腹婢女的話,臉上閃過一絲嬌羞,但很快就恢復成端莊肅重的神情,輕輕嗯了一聲。 book18.org

九娘行了一禮,低下身子爬到桌下,掀開裙擺,露出主母赤裸的下體,看著主母私處兩處穴眼裡塞著的玉石陽具。 book18.org

九娘臉上更紅了幾分,伸手抓住塞在主母蜜穴里的玉石陽具,開始由緩到急的抽插起來。 book18.org

一絲絲淫液沿著玉石陽具流淌,不一會兒,九娘便覺得手上一片濕滑。 book18.org

周青蓮微微喘著氣,放下手上的毛筆,背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美艷的臉上艷紅一片,露出享受的表情。 book18.org

「哈啊~呼~嗯嗯~」 book18.org

嘴裡輕輕呻吟著,周青蓮不由想起昨晚與兒子林齊的銷魂交歡,不由得開口問道:「九娘…少主那邊可有什麼動作?」 book18.org

「放心吧夫人,少主他沒有對大小姐動手,他呀這幾天除了練武,就是和您……和您歡愛……」 book18.org

聽著九娘有些直白的話,雖然九娘知道自己和兒子的姦情,但說出口後,還是讓周青蓮有些嬌羞。 book18.org

看來兒子還是聽了自己的話…… book18.org

不由的,周青蓮覺得莫名有些高興,就像是得知情郎對自己忠貞不二般的竊喜。 book18.org

其實,在她心裡,她始終認為,不管南月還是趙麗,她們不過都是兒子的玩物罷了,只有自己這個兒子的親生母親,才是兒子最愛的女人。 book18.org

兒子對自己的疼愛從每日每夜都要跟自己交歡,就能看的出來。 book18.org

女兒林萍兒,不僅僅是因為她想要好好保護女兒的貞潔與清白,除此之外還有幾絲害怕。 book18.org

這種害怕不算多強,但卻真實存在。 book18.org

女兒畢竟比自己年輕,再過些年,自己風韻漸殘,若是女兒也如她這般成了兒子的情婦,想必兒子是會冷落她吧…… book18.org

為了保護女兒也罷,為了自己也好,她都不想也不願讓女兒遭到兒子的毒手。 book18.org

感受著九娘越發急促的動作,周青蓮忍不住輕呼一聲,也不知是不是被兒子的巨根肉棒肏出形狀了,玉石陽具雖然能給她帶來強烈的快感,但卻始終沒法的讓她達到春潮。 book18.org

看出了主母似乎有些不上不下,九娘紅著臉,想起了少主和主母歡愛時所做的調情,當下開口道:「夫人……九娘弄的你舒服嗎?」 book18.org

周青蓮聞言,美目微張,看著桌下九娘手中那根淫液滿滿的玉石陽具,內心不由升起一絲蕩漾。 book18.org

「舒服……九娘弄得我很舒服……」 book18.org

「喜不喜歡九娘這麼弄你?」九娘見主母開始逐漸迷離的眼神,大著膽子按照記憶中少主的做法,繼續試道。 book18.org

「嗯嗯~喜歡……」 book18.org

「夫人上次在趙管事面前自慰,夫人還記得嗎?」 book18.org

周青蓮聽著九娘的話,頓時想起前陣子自己被兒子要求在庫房趙管事面前暴露身體,還一邊自慰,那種讓她記憶猶新的禁忌快感刺激的她全身一顫,蜜穴處不受控制的一脹,淫液頓時飛濺灑落,吹了九娘滿身都是。 book18.org

「哈啊~啊……」體會著春潮泄身的餘韻,臉頰羞紅的看了一眼已經停下動作的九娘,周青蓮強裝嗔怒道:「好啊,九娘,竟然學會調侃我了,罰你三天不許跟少主交歡,聽見沒有?」 book18.org

九娘聞言,知道這是主母事後羞惱了,當下告饒一聲,她自從成了少主的性奴,每當少主與主母雨雲過後,都是由她負責清理兩人的私處,久而久之自己也時常被少主林臨幸。 book18.org

「好了好了,看你一臉可憐樣,今天的事不許告訴少主,你快走吧,我要處理公務了。」 book18.org

「是,夫人……」 book18.org

九娘聽到周青蓮饒恕的話,拜謝了一聲,就轉身離去。 book18.org

周青蓮看著九娘離去的背影,臉上的紅暈漸退,繼續專心處理起公務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兩天後。 book18.org

寬大的馬車沿著侯府的石板大路,緩緩駛出侯府,想著劍陽府城的郊外而去。 book18.org

隨行的不僅有大約百來人的僕從,還有一隊訓練有素的軍士。 book18.org

站在侯府最高的閣樓頂端,林齊望著緩緩離去的隊伍,嘴角揚起一抹邪意凜然的弧度。 book18.org

「冤家,你在看什麼?」 book18.org

趙麗赤身裸體的挺著微微隆起的孕肚,脖子上栓著一條沉重的項圈狗鏈,低趴在林齊腿間,一邊用小巧的舌頭舔弄著林齊的肉棒,一邊出聲問道。 book18.org

「看風景。」林齊享受著身下美麗孕婦的服侍,舒心的說道。 book18.org

「冤家……肚裡的孩兒如今也三個多月了,你有沒有想好給他取什麼名兒?」 book18.org

「男孩就叫趙奇娘,長大了讓他天天騎他娘,女孩就叫趙爭艷,長大了天天跟她娘爭香鬥豔。」 book18.org

林齊抓了抓手裡的繩索,壞笑說道。 book18.org

「哼……那行,那我就生男孩,讓他長大了天天給他肏,給你戴綠帽子……」 book18.org

趙麗生氣的說著,但下一刻脖子就被拉緊,林齊那張俊秀的面容就充滿了她的眼眶。 book18.org

「騷貨,這陣子在家有沒有被你外甥碰?」 book18.org

趙麗被林齊突然陰沉起來的表情嚇了一跳,連忙說道:「沒有……人家都已經有了你了,不會再讓別的男人碰了……」 book18.org

「哼,算你識相,要不是這樣,你可不一定能活著見我。」 book18.org

林齊說著,狠狠一拉繩索,將趙麗轉了個身。 book18.org

「屁股撅起來,求我肏你。」 book18.org

趙麗剛剛被嚇的六神無主,此刻聽到林齊的聲音,頓時照做,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嘴裡浪叫道:「求主人肏母狗的騷穴…啊…」 book18.org

趙麗話音一落,就感覺一根滾燙的巨根肉棒粗魯的插入自己的蜜穴中,然後大力的抽插起來。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被激烈的肏幹著,每次林齊碩大的肉棒都會頂到她的花心深處,重重的撞在花心宮門上,讓她肚子一陣生疼。 book18.org

想起自己第一次就是被這樣肏流產的,趙麗馬上哭喊著哀求道:「主人……母狗知道錯了……母狗今生今世只給主人一個人肏……啊啊~主人~小心孩子……啊~」 book18.org

林齊不理會趙麗的求饒,繼續深入著大力肏幹著,直到趙夫人聲音喊的嘶啞,這才罷休。 book18.org

看了一眼趙夫人雙腿內側橫流的淫液,這騷貨這樣都能被肏上春潮,林齊拔出肉棒,有些意興闌珊的道:「來人,牽她回去。」 book18.org

一名守在一旁的仆女答應一聲,接過趙麗項圈的的的繩索,拉著腿軟的趙麗,緩緩走下閣樓。 book18.org

…… book18.org

午時,劍陽府城郊外,林萍兒抱著兒子從湖邊走回又僕人們布置好的帳篷里,把兒子放到搖籃中,自己則是走到一旁,靜靜的看著湖山綠水,不由的心情愉悅。 book18.org

看來,出來踏青果然能舒緩心情,其實她這次回娘家,不僅僅是因為夫家要修繕宅院,還有夫君一朝得意,竟然納了一房小妾,這讓性子要強的她眼裡多少有些看不慣,這才帶孩子回娘家,也未嘗沒有散心的目的。 book18.org

「果然還是家裡好,小弟也越發懂事……」 book18.org

想起弟弟林齊這些天對自己噓寒問暖的關切,林萍兒內心一暖,冷艷的臉上露出一絲幸福。 book18.org

轉身想要去看睡著的兒子有沒有睡踏實,回到帳篷卻只看到空空如也的搖籃早就不見了孩子的身影,搖籃內一張字條顯眼的放在哪裡。 book18.org

「想要孩子,今晚府城西街三巷院內獨自來見,不要聲張,若是引人前來,小心你孩兒性命不保。」 book18.org

林萍兒臉色瞬間蒼白,不見半點血色,眼中閃過濃郁的驚慌以及焦慮,作為劍陽侯府嫡長女,她的婚事自然是自己決定,嫁的也是的的在趙國青年才俊中她最鍾意的一個,幾年的夫妻生活,她也從當年那個少女,變成如今的人妻人母。 book18.org

尤其是懷胎十月生下兒子後,她更是一心想要守著夫君孩子安穩渡日,夫君也好孩兒也好,都是她的命,若不是這次夫君納妾,她也不會帶著孩兒回娘家散心。 book18.org

可如今孩兒丟了,這讓林萍兒如同失去了線繩的木偶,身子一軟,癱坐在帳篷的地毯上,六神無主。 book18.org

想到賊人應該剛走不遠,有心想要喊護衛封鎖四周,但一看到紙條上威脅的話語,林萍兒面色蒼白,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絕望。 book18.org

以她的聰慧,自然知道這賊人讓自己夜晚去找他的目的,雖然她已經出嫁三年,但坊間依然有著關於她美艷姿容的頌詩。 book18.org

這偷了自己孩子的賊人,根本就是個淫賊,借著孩子要挾她…… book18.org

無力的嘆了口氣,林萍兒蒼白的俏臉上浮現一抹堅韌,女子為母則剛,為了孩子,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或許今晚就將貞潔不保,林萍兒內心一痛,夫君的面容從心底湧現。 book18.org

儘管他納了妾室,但她們之間的感情豈會因為一個毫無地位的姬妾就有所改變,她回娘家也只是故意氣氣他而已。 book18.org

「夫君……萍兒對不住你,為了孩兒,我必須如此……」 book18.org

閉上眼,強行壓下內心的刺痛以及焦慮,林萍兒喊來下人,將搖床的檔布拉起。 book18.org

「來人,今晚我要帶寶樂去府城住一宿,你們去準備下。」 book18.org

隨著她的吩咐,貼身的丫鬟立刻就傳達下去,一行人很快就收拾妥當,朝著府城而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主母,小姐來信說今晚想到府城住一宿,讓我們不用準備晚膳了。」 book18.org

此刻,劍陽侯府後院寢房大院內,周青蓮正若無其事的在院內的水池裡泡著澡。 book18.org

大開著的院門外,一名侍女走了進來,先是偷偷的打量了一眼周青蓮身上的淫文刺青,隨後紅著臉稟告道。 book18.org

「嗯,那就隨她去吧,府城這些年也熱鬧起來,萍兒這幾年遠在夫家,是該好好逛逛府城。」周青蓮答應著,感覺泡的差不多,從水池被站起身,吩咐起侍女更衣。 book18.org

「主母,今天要穿那件衣裳?」負責更衣的侍女穿著極為暴露的類似旗袍短裙的服侍,臉色微紅的詢問道。 book18.org

周青蓮聞言光著身子走出水池,看著侍女們手上一件件新穎的衣裳款式,即使這個院子的侍女都是兒子的性奴,平日裡大家經常淫亂交歡,但此刻看到這些羞人的衣裳,作為侯府主母,她還是不禁有些羞愧。 book18.org

羞愧的感覺伴隨而來的則是禁忌的刺激感,她很喜歡這種毫無禁忌的刺激感,心神不僅有些蕩漾起來。 book18.org

可惜今晚兒子因為練功,不能跟她纏綿,這讓她有些難以忍受起來。 book18.org

作為一個步入了如狼似虎之年的熟婦,又經過兒子禽獸般的調教,各種春藥媚藥不知道吃了多少,身體早就變得敏感異常,僅僅是被這些暴露衣裳刺激一下,她就有些心癢難耐了。 book18.org

蜜穴內一陣細微的酥麻,她能感受到一絲絲淫液又在滋生出來。 book18.org

臉上帶著紅暈,周青蓮選了一套較為常規的衣裳,在侍女的服侍下,穿戴整齊。 book18.org

這衣裳在一眾暴露衣裳中算是最規矩的一件,裙擺雖然只在膝蓋上半尺上,雪白的修長玉腿被充分的展露出來,但卻不會輕易被人看到屁股,只是行走起來腿根的淫文刺青會若隱若現罷了。 book18.org

上半身則只是露出她胸前豐乳的一條深深的溝壑,雙乳上的淫文刺青剛好也被遮住,只不過兩腰則是沒有布料遮掩,雙臂也沒有袖子,從側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豐乳兩側暴露出來的乳肉。 book18.org

這種衣裳,周青蓮一般只在院內穿穿,出門時則會在披上一件嚴實的外裙,只不過前陣子兒子讓她在府內只能穿修改過的外裙,裡面則是不能穿內群以及任何貼身衣物,不少侯府里的男僕都多少看到過她的一些春光了。 book18.org

那死小子,非要今日練功,這讓我怎麼忍的了…… book18.org

回到寢房內,站在銅鏡前,看著自己這引人遐思的嬌美酮體,周青蓮不由想起,自己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在這面銅鏡前被兒子肏上春潮了…… book18.org

「臭小子,等明天我一定要榨乾你……」周青蓮美目有些迷離的看了一眼梳妝檯上按照兒子尺寸打造的玉制陽具,今晚怕是又要自己解決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夜晚,府城宵禁後,林萍兒緩緩走出客棧的大門,為了以防被人看到,她特意找了一間距離賊人所說位置臨近的一家客棧。 book18.org

沒走進步,就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站在一處宅子的門口,對她勾了勾手。 book18.org

夜色中,林萍兒咬了咬牙,強行忍下回去喊人的衝動,深吸一口氣,朝著對方走去。 book18.org

林齊看著走來的大姐林萍兒,緊了緊臉上的特質人臉面具,用跟著軍營里擅長打探消息的探子所學的易聲技巧,變了個音色開口說道:「當年的劍陽第一美人,果然別具一格。」 book18.org

聽著眼前賊人的話語,林萍兒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book18.org

這拐走她孩子的賊人,果然如她所料,是個淫賊。 book18.org

緊了緊袖子裡的匕首,林萍兒面色帶霜,冷如寒冰的說道:「我孩子呢?膽敢傷他一絲,你們這些賊人休想走出劍陽半步。」 book18.org

「萍兒小姐想必能猜到我半夜讓你來此的目的吧,放心,你孩兒平安無事,我請了專門的奶娘照看,不過現在平安不代表以後平安,想要讓你孩兒一直平安,就要看小姐你如何如何侍奉我了。」 book18.org

林齊說著,突然眼前一黑,一道銳利的寒芒朝他襲來,雖然很突兀,不過他早就想到自己這冷艷大姐不會就這麼乖乖認命,此刻早有準備,一手探出抓住林萍兒刺來匕首的手,一把奪過匕首後,順勢將她抱在懷裡。 book18.org

「你……你放開,無恥淫賊,把孩子還給我……嗚……」 book18.org

林萍兒嬌喝一聲,但瞬間被林齊捂住嘴,一把拖進了宅子裡,關好門後,這才放開。 book18.org

「萍兒小姐想要你孩子性命無憂,還是別大喊大叫了,否則休怪我殘忍無情了。」 book18.org

「你……卑鄙!」林萍兒揉了揉有些疼的手腕,美目上已經被淚水打濕了眼眶。 book18.org

原本她還想著拿住這賊人,然後讓他交出孩子,自己不用失去貞潔,但沒想到這賊人武功極高,作為大趙第一武將之女的她竟然瞬間就被拿住。 book18.org

雖然她已經嫁人三年,但一直還保持著武技的修煉,一般三五個男子可近不了她的身。 book18.org

打又打不過,孩子又在別人手上,林萍兒絕望之下,不由得哭了起來。 book18.org

林齊看著林萍兒那張冷艷的臉上難得露出的嬌弱惹人憐惜的神情,心裡不由升騰起一股邪火,深吸了口氣,強壓下內心的衝動。 book18.org

對於大姐林萍兒的調教計劃,他不打算走母親周青蓮那一套用藥強姦,他打算從身到心,讓自己這平日裡冷艷刺人的大姐沉淪在他胯下。 book18.org

拉著抽泣的林萍兒走到宅子主屋內,屋內酒水吃食一應俱全,中間擺著一張大床,林萍兒被林齊放到床上後便停止了哭泣,整個人如同死屍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book18.org

林齊帶著人臉面具的臉上露出一絲嘲笑,自己這冷艷大姐跟他想的一樣,採取了大多不得不失身與人的女人一樣的做法。 book18.org

林齊穿越前這種高冷的貞潔人妻也不是沒玩過,當下也不急,而是伸手輕輕撫摸起林萍兒凹凸有致的身軀來。 book18.org

感受到一隻火熱的大手在自己身上遊走,林萍兒下意識想要抗拒,但身體動了動,林齊魔鬼般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book18.org

「不想你孩子有事的話,最好老實點。」 book18.org

林萍兒暗暗咬牙,放棄抗拒的念頭,俏美的臉上兩行淚水無聲的留下,她閉著眼,輕輕的呼吸著,不發出任何聲響。 book18.org

一切都為了孩子…… book18.org

夫君,對不起…… book18.org

時間流逝,林萍兒閉著眼,感受到自己的衣裙一件一件被褪去,等到一絲不掛時,本能的羞恥心還是讓她下意識用手捂住下體和胸部。 book18.org

正當她以為自己即將遭到那淫賊的玷污時,身上卻突然被披上了一件輕薄的輕紗。 book18.org

下意識睜眼一看,只見那淫賊將一件極為暴露的紗裙穿在了她身上。 book18.org

這紗裙白色紗布材質,極為輕薄,胸前的一對玉乳若隱若現,仔細一看可以看見兩顆紅嫩的乳頭,下體私處更是顯眼的一搓黑色地帶。 book18.org

眼中閃過一抹羞辱,林萍兒閉上眼,徹底把自己當成一個人偶,任由那淫賊擺弄。 book18.org

現如今,她為了孩子不得不屈辱失潔了…… book18.org

夫君的面容浮現心底,林萍兒不由眼眶發紅,淚水又一次流露出來…… book18.org

一個時辰後,劍陽府城西街三巷的一間宅院主屋內,一個年紀不大的年輕女子此刻身著一件薄紗白裙,跪趴在屋內大床的一角,雙手有些顫抖的撐立在床上,屁股被身後一道強壯的身軀拖著,翹起令人血脈噴張的弧度。 book18.org

一根粗壯猙獰的肉棒緩緩地在這年輕女子的翹臀間進出,肉棒上絲絲淫液的痕跡在屋內燈光下泛起光澤。 book18.org

林萍兒咬著牙,嘴裡艱難的喘息著。 book18.org

她不敢大聲喘息,以免喉嚨里不自覺發出那令人慌亂的聲音。 book18.org

近一個時辰的交合,這淫賊先是細緻的愛撫,然後又是輕柔的一點點占據她的全身,當那根比夫君要粗大的多的肉棒插入蜜穴內後,她竟然感覺一陣舒暢…… book18.org

經管內心無比抗拒,恨不得手刃這玷污自己清白的淫賊,但經過對方這一個時辰的插弄下,她的身體竟然感受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歡愉快感。 book18.org

「萍兒小姐,在下的技術還行吧,肏的你爽不爽?」 book18.org

林齊感受著大姐蜜穴內逐漸濕的一塌糊塗的滑膩肉壁,調笑說道。 book18.org

「哼……」 book18.org

對於身後淫賊的調笑,林萍兒一言不發,冷哼一聲,下體蜜穴用力一夾,想要讓身後淫賊的動作艱難一些,但感受到那股滾燙的溫度時,卻讓她撐著床的手更加無力起來,身子不自主的更向下低了幾分,顯得後面翹臀更加翹立。 book18.org

感受到大姐蜜穴的主動夾緊,林齊嘴角露出一抹譏笑,這冷艷大姐的行為不僅沒有讓他感受到阻力,然後肉棒上的快感更強了幾分。 book18.org

忍不住大力抽插一下,碩大的龜頭狠狠在蜜穴深處的花心上一撞,大姐林萍兒當即嬌哼一聲。 book18.org

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 book18.org

林齊看著依然死死抵抗著叫床的大姐,之前他讓她叫出來,可林萍兒死活不肯,甚至用孩子威脅,她也只是哼幾聲就是不肯叫。 book18.org

這也使得林齊不得不用起老招,讓大姐多次步入春潮前夕又將她拉回。 book18.org

不過畢竟沒有下藥,大姐比起母親要更能忍得住。 book18.org

「萍兒小姐,只要你肯叫出聲,我馬上就讓你泄了身子……」 book18.org

「休想!哼……」 book18.org

林萍兒冷冷的回答著,在林齊報復性的肏弄下,發出一聲嬌哼聲。 book18.org

隨後咬緊牙關,忍受著越發無力抵抗的身體。 book18.org

不得不說,這玷污她的淫賊實在厲害,她現在雖然還在抵抗,但身體已經下意識配合起他的肏弄了。 book18.org

發覺了這一點,這讓她內心羞愧到無以復加,有心想要讓自己不要配合,但身體卻越發不聽使喚。 book18.org

臉上更是滾燙一片,她知道這可惡的淫賊已經把她身體的慾望徹底引燃了。 book18.org

感受著蜜穴內那根滾燙的粗壯肉棒,林萍兒只覺得身體都要被這根玷污自己清白的髒東西給融化了。 book18.org

腦子裡漸漸生出要放下矜持,好好享受一次的念頭,但這念頭一出現,夫君的面容便會隨之浮現,將她的心狠狠刺痛。 book18.org

恍然間,她忘記了,她已經被人玷污了…… book18.org

即使掙扎著不肯出聲取悅身後淫賊,但對方那根火熱的肉棒卻是將她完全占據。 book18.org

她的身子已經不幹凈了…… book18.org

眼淚在身體隨著身後淫賊的肏弄晃動下從眼角流下…… book18.org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 book18.org

林萍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在那淫賊身上,自己主動用下體蜜穴套弄起對方那根粗壯的滾燙肉棒的,儘管她一直堅持著沒有發出叫床聲,但對於淫賊的話,她已經會下意識去應從了。 book18.org

林齊看著坐在自己身上,不斷主動起伏腰身的大姐,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感受到肉棒在蜜穴的快感加強,當下制止大姐想要春潮泄身的舉動,抱住她,讓她胸前的一對挺立美乳壓在自己胸口。 book18.org

同時雙手用力,不再讓大姐起伏腰身,以免讓她達到春潮,用嘴穩住大姐香甜的小嘴,舌頭伸進去與她的舌頭相互纏綿。 book18.org

林萍兒冷艷的俏臉上紅暈一片,眼神迷離帶著身為人妻人母的一抹成熟媚態,加上那一張宛如少女的臉龐,讓人忍不住想狠狠蹂躪一番。 book18.org

任由那淫賊吻著自己的唇舌,林萍兒臉上帶著淚痕,雙眼緊閉。 book18.org

隨著幾個時辰的歡愛,在林齊高超的技巧下,她還是逐漸放開了矜持,除了腦子裡最後一絲理智還在死死支撐,她或許早就不管不顧了。 book18.org

下體蜜穴北肏弄了這麼久,不僅沒有半點滿足,反而越發渴望被充滿,被肏弄。 book18.org

她沉溺在這妙不可言的快感中,不管林齊要她擺出什麼姿勢,她都順從的配合。 book18.org

良久,兩人唇分,一縷晶瑩的絲線從兩人唇間垂落。 book18.org

林齊抱著大姐林萍兒的嬌軀,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book18.org

「萍兒小姐……剛剛是不是又想春潮泄身啊?想要的話就叫出來,叫出來我就給你。」 book18.org

林萍兒喘著氣,睜開迷離的美目,有些嬌羞的看著林齊的臉,因為林齊帶上了人臉面具,她看到的只是一張平平無奇的男子面容。 book18.org

「放了我孩子……我……我就答應你……」 book18.org

林萍兒俏臉羞紅,眼神內有嬌羞也有屈辱,還有一絲絲美妙的快感迷離,內心也在隨著身體不斷滋生的快感下,泛起一抹奇異的感覺。 book18.org

有種異樣的禁忌快感。 book18.org

尤其是心底時不時浮現夫君的面容,這奇異的感覺就越發濃烈。 book18.org

「放了孩子可以,你必須簽下這篇契子。 book18.org

林齊看著服軟的大姐,笑眯眯的從床邊的墊被下拿出一紙契約。 book18.org

【劍陽侯嫡長女,林萍兒,於六月十九晚,勾引夫君外男子齊爺行歡交合,並答應做齊爺情婦,與齊爺結為野夫妻……】看著這份契約,林萍兒臉色一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下該死的淫賊,這份契約一簽,她算是把把柄命脈交到了這個齊爺的手裡,到時候若是自己不從他,這份契約怕是要公布於眾。 book18.org

若是那樣,她也沒臉活了,所有人都會將她當成一個蕩婦。 book18.org

「你……無恥!」 book18.org

林萍兒狠狠罵了一句,剛想從林齊身上起身,但身子早就軟弱無力,又被林齊用力抱住,根本動彈不得。 book18.org

「萍兒小姐你自己想想,只要你簽了這份契約,不僅你孩子還你,你以後經常也能享受到今晚這般銷魂的快感,只要守好秘密,誰又知道呢?」 book18.org

林齊語氣柔和的撫摸著林萍兒光潔的背部,繼續說道:「況且我可是心儀你很久了,前些年你嫁人,我不知道有多難過,但身份卑微,侯府我又高攀不起,你可知道為了你我如今二十歲還未婚娶,你若是簽下這份契約,我們就做一對野夫妻,我保證把你當娘子一樣疼愛,絕不負你。」 book18.org

一邊編者故事,把自己刻畫成一個求愛不得的純情人,以大姐這種古代女人的感性,絕對是吃這一套的。 book18.org

「你胡說什麼……我已經有了夫君,孩子也有了,什麼野夫妻,你別妄想了……」 book18.org

林萍兒語氣冷然道,眼神卻不自覺柔和了一絲。 book18.org

這個人雖然可惡,但居然是自己的仰慕者,而且二十多了還未婚配,倒也還算是個純情之人…… book18.org

但即使如此,這用這種手段將她身子占了,她還是無法接受,不過連她自己都沒發覺的是,她之前的恨意不知不覺消散大半,心裡也隱隱理解起這個名為齊爺的男子。 book18.org

林齊自然發覺了大姐的變化,當下繼續道:「萍兒小姐,我喜歡你已經整整五年了,若不能得到你,我就算死也不會瞑目的,你若是不簽,我就姦殺了你,在殺了你的孩子,然後自盡,我們黃泉路上做一對野夫妻!」 book18.org

聽著這個齊爺極端的話,林萍兒心亂了…… book18.org

這齊爺能派人將她孩子拐子,顯然不是普通人,家世不說極好,怕也是不差,畢竟能培養那麼厲害的手下,無聲無息拐走她的孩子,這等暗諜,一般人家可培養不出來。 book18.org

林萍兒甚至懷疑這齊爺是不是附近府城的某個世家公子了…… book18.org

二十歲都未婚娶,只為了得到自己,甚至不惜自盡,也要在黃泉上跟自己做野夫妻…… book18.org

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林萍兒不由思索起來。 book18.org

雖然這樣極為對不起夫君,但若是不答應,自己死也算了,可孩子也要跟著陪葬,這是她絕不想看到的。 book18.org

這齊爺看樣子對自己用情極深,雖然靠卑鄙手段占了自己身子,但和她歡愛中,林萍兒還是能感受到那種細緻的愛撫,對方像是生怕她收到痛苦一樣…… book18.org

也就是說,這齊爺至少對自己應該是真心的…… book18.org

可讓她簽下這份契約……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內心掙扎間,蜜穴內粗壯肉棒不知何時抽插了起來,不斷的在她蜜穴內幾處敏感地帶刮蹭,這讓她下意識呻吟出聲。 book18.org

下意識捂住嘴,但看齊爺得意的神情,就知道這傢伙把自己剛剛發出的羞人聲音聽了個全。 book18.org

「你……啊……」 book18.org

林萍兒氣急剛要呵斥,下體內的肉棒狠狠撞擊在她的花心上,又一次讓她叫出了聲…… book18.org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房間內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迴蕩四周,林萍兒難以壓抑的呻吟漸漸不加掩飾的響起。 book18.org

「啊啊……你不要這麼快……哼……」 book18.org

跪趴床上,一雙修長潔白的手臂被身後男子拉著,使得林萍兒不得不用力挺起腰,努力不讓自己上半身塌下去,感受著火熱肉棒的飛快抽插,強烈的快感讓她心神失守,早就失去了抵抗。 book18.org

呻吟聲毫無顧忌的從嘴裡發出,翹臀努力抬起,讓身後的男子更好的肏弄自己。 book18.org

林齊看著跟母親極為想像的動作,看來在挨肏方面,大姐也遺傳了母親周青蓮。 book18.org

自己和母親這樣做時,母親幾乎也是這樣挺著屁股,方便自己插入的。 book18.org

「萍兒,你焦慮的怎麼樣了,這份契子簽不簽?」 book18.org

林齊沒有忘記契約的事情,只要大姐簽下契約,他的調教計劃就正式上了軌道。 book18.org

「哼啊……讓我考慮一下……」 book18.org

林萍兒一邊迎合著林齊的肏弄,一邊艱難的抬頭看向眼前被她汗水弄濕了些的契紙。 book18.org

聽到她說要考慮一下,林齊抽出肉棒,把大姐林萍兒拉入懷中,背靠著他的胸膛。 book18.org

雙手輕柔的在大姐香汗淋漓的身軀上輕撫,在她耳邊溫柔道。 book18.org

「萍兒,你就簽了吧,你家侯府勢大,你不簽,我真的不敢放走你和你的孩子,而且我真的喜歡你,這輩子不能堂堂正正娶你已經是我的一大遺憾,若是不能和你做對野夫妻,我真的生不如死啊……」 book18.org

聽著齊爺溫柔的情話,感受著對方溫柔的愛撫,林萍兒微微喘著氣,享受著身體此刻的特殊快感,緊接著蜜穴內酥麻的感覺變得濃烈起來。 book18.org

這是在渴望被肉棒抽插的反應…… book18.org

半響,林萍兒紅著臉,背過頭狠狠瞪了一眼林齊:「你不嫌髒嘛?那裡也敢伸手……」 book18.org

齊爺這臭淫賊竟然把手指弄到她後庭肛穴里去了…… book18.org

「不髒不髒,我娘子全身上下都乾淨的很……」 book18.org

「你住口,誰是你娘子,你這個不要臉的淫賊!」 book18.org

「那你到底答不答應我?」 book18.org

林萍兒被問的不知道怎麼回答。 book18.org

心裡夫君的面容時刻刺痛著她,她這樣已經夠對不起夫君了,若是長期跟這齊爺偷歡,她怕是沒臉見夫君了…… book18.org

可是,孩子在齊爺手上,不答應孩子就活不成了。 book18.org

但一旦答應,她以後如何去面對夫家眾人,面對夫君…… book18.org

看著依然掙扎的大姐,林齊把心一橫,從床底拿出之前大姐的匕首。 book18.org

「萍兒,我知道你是個賢妻良母的好女人,這麼勉強你是我的錯,可是我真的太喜歡你了,我這輩子沒有你就不能活,你若是不願簽,我這就放你離開,但我會去你夫家殺了你的夫君,我得不到的女人,別人也別想得到!」 book18.org

「你走吧,孩子我會讓你還給你,我這就動身……」 book18.org

「不要!你坐下……」林萍兒心亂如麻的看著背後的男子。 book18.org

這齊爺竟然愛她到這般地步…… book18.org

雖說他現在願意放了自己和孩子,但以他那手下的能力,刺殺自己夫君怕是輕而易舉,對於她來說,孩子是她的半條命,夫君則是另外半條,她不想孩子死,也不願意夫君死…… book18.org

閉上眼,半響後林萍兒心裡已經有了決斷。 book18.org

夫君,為了你也為了孩子……不要怪我,我對不起你,但真的沒用辦法了…… book18.org

「我……答應你。」 book18.org

聽著大姐妥協的聲音,林齊儘管做好了大姐被迫答應的準備,但此刻大姐真的妥協後,他還是沒忍住一陣興奮。 book18.org

在大姐主動的畫押簽字後,林齊小心翼翼的拿著這份契約,收好。 book18.org

其實這都是他做給林萍兒看的。 book18.org

果然,林萍兒看到他這幅小心翼翼的模樣,傲嬌的冷哼一聲「瞧你那點出息,我林萍兒答應的事,即使沒有這份契約也會說到做到……」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以後多了這個麼情夫丈夫,林萍兒內心一陣複雜與嬌羞,她不是初經人事的少女,一些貴婦圈的秘聞她也有所了解。 book18.org

沒想到自己也有蓄養情夫的這一天…… book18.org

經管心裡羞恥,但她既然已經答應,便不會反悔,而且這一切也是為了夫君與孩子,況且這齊爺對自己應該是真心實意的。 book18.org

唉……只是對不住夫君了…… book18.org

「娘子,我終於如願以償了……」林齊抱著林萍兒,一把穩住她的香唇,深深的熱吻起來。 book18.org

林萍兒有些嬌羞的回應著,轉過身子,雙手不知不覺的環住林齊的脖子,與林齊越吻越烈起來。 book18.org

兩個時辰後,天色漸亮,屋內兩具赤裸的身軀正大開大合著交歡著。 book18.org

林萍兒雙腿死死纏住林齊的腰身,整個人如同樹熊一般抱緊林齊,整個房間內充滿著腥臊的氣味,食物酒水沒了大半,屋內許多角落都有不少淫液的痕跡。 book18.org

「啊嗯…又要來了……哼…你輕點…」 book18.org

「娘子,我要泄精了!」林齊雙眼布滿血絲,為了完事自己的人設,他這一整晚都很輕柔的對待大姐林萍兒。 book18.org

林萍兒早就不知道被他送上春朝多少次了,可他卻是一次都沒有泄精。 book18.org

「嗯……泄外面……不然要懷孕了……」 book18.org

「我就是要你給我懷個孩子!」 book18.org

「不行……不要……嗯啊~不要~」 book18.org

林萍兒感受到蜜穴內那根滾燙肉棒正在越發的膨脹起來,當下急忙呼喊道:「別……:相公,求你了……不要……」 book18.org

林齊剛想狠心內射大姐,但看她那樣說了,為了不破壞自己之前營造的人設,有些不甘心的抽出肉棒,一股滾燙的陽精噴洒在林萍兒的腰身上到處都是。 book18.org

感受到背後腰間的一片滑膩滾燙,林萍兒知道自己這情夫把陽精泄到了她的腰上,當下放鬆下來,有些疲憊的趴在林齊的懷裡,睡了過去。 book18.org

這一晚上她泄身太多次,早就疲憊不堪了,只是林齊一直不泄精,她只能一直擔待著,眼下林齊泄精了,她終於也撐不住了。 book18.org

林齊喘著粗氣,看著懷裡睡著的美人,心滿意足的吻了吻她的額頭,抱著她倒在床上,漸漸睡去。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