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墮婦 (001-011)作者:wzh2018

【墮婦】

作者:wzh2018筆名:天天的空空2020年5月26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一章:林齊

四月的風,說不出冷,自然也沒有煩悶的熱。

林齊靜靜的坐在侯府宅院的花園內,目光呆滯。

「沒有網絡,沒有電,沒有空調……這就是古代麼……」

林齊喃喃自語地說著,雖然這種體驗一開始的確讓他興奮異常,可過了幾天後,這種興奮便一掃而空。

這個時代,並沒有武林高手,修仙宗門,有的只是封建的思想以及落後的文明。

好在他出生地不錯,成了趙國劍陽侯的唯一嫡子,家族內沒有競爭對手,唯一一個姐姐也已經出嫁,就算他不學無術,這輩子也能在劍陽這片封地上享受權勢與財富。

身體的前主人也的確非常符合家庭背景,是劍陽有名的紈絝少主,原本14歲應該苦讀經書與六藝,但身體的原主人卻只學了一半後就放飛自我,整天在劍陽封地內招搖過市,鬧的整個劍陽府城雞飛狗跳。

不過雖然身體前主人如此紈絝,但在劍陽境內甚至整個大趙國都沒有人敢以此來彈劾他。

劍陽侯是大趙國開國武將,是先皇的子侄一輩,還帶了點遠房親戚的關係,為大趙國戎馬二十五年,與當今二代皇帝更是當年開國時的結拜兄弟,當今皇后更是劍陽侯的妻姐,貴妃是林齊的嫡親姑母,當今太子正是貴妃所產,是林齊的嫡親表哥。

因此,林齊完全可以說是大趙國太子以下最尊貴的勛貴子弟,難怕這幾年劍陽侯經常在邊境鎮守,不怎麼在朝中走動,但林齊這邊每年都會得到皇帝邀請家宴以及恩賞。

當今皇帝更是允許林齊招募三千軍士,以護安危。

對此,那些滿朝文官,沒有一人勸諫,原因很簡單,最早時,新皇剛剛登基,直接將三分之一個趙國封給劍陽侯做封地,劍陽侯看似只是侯爵,甚至都不是國公,但即使是皇室王爺也不敢在劍陽侯面前造次。

如此大的封賞,自然是受到了所有勛貴以及大臣的反對,但新皇聖旨以下,絕不更改,甚至揚言如若不按照他的意思來,他就不做這個皇帝。

很多大臣以死為諫,但都沒有絲毫作用,直到聖旨就要用印昭告天下時,遠在邊境的劍陽侯晝夜不停快馬入宮,當眾拒接新皇的質意,並且以死相逼,封地只要邊境的劍陽一地。

劍陽一地只有十幾座縣城和一座府城,還不如伯爵的封地大,並且還在邊境之地。

劍陽侯這一番舉動後,整個趙國為之大震,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也知道,趙國除皇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勛貴能和劍陽侯相提並論。

即使林齊是整個趙國最出名的紈絝,但在趙國皇都,但凡能和林齊這兩個字產生關係的,無一不是赫赫有名的勛貴。

這也是讓新「林齊」能在這個落後的古代社火生活下去的基本條件。

這裡不比現代,貧苦人家隨便一個小病都可能沒了半條命,沒有一點身份地位,想在這種封建時代健康的生活下去,無疑是極難的。

想回去看來是不可能了,現在的他只能徹底接受這個時代。

「公子,夫人叫你過去。」

正當林齊在想著以後怎麼混吃等死過一輩子時,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僕小心翼翼的來到他身前,彎著腰低聲說道。

聽到女僕的聲音,林齊頓時回過神來。

那個便宜老娘要見我?

神色有些發愁的,林齊揮了揮手:「知道了,你先退下,我待會過去。」

女僕起身向著林齊行了一禮,然後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完了,都是前任乾的好事……」林齊神色發愁的喃喃自語,在他沒有穿越過來之前,身體的前任主人突發奇想想要學自己老爹劍陽侯耍耍將軍的威風,竟然聚集了皇帝小舅給的三千軍士去藩屬國鬧市,直接把藩國的王室給抓了回來,現在還關在劍陽府城的大牢里。

藩國其實有三萬多軍士,但沒想到前任林齊竟然有著非常卓越的軍事天賦,以三千人硬生生打掉了三萬人,斬首五千多,俘虜兩萬多。

這事一時間驚動了整個趙國朝野,甚至林齊的小舅皇帝得知這個消息後,直接幾天不上朝,在皇城裡大辦宴席,聲稱自己的外甥乃是上天送給他的一員猛將。

新林齊剛穿越過來後,藩國王室就被皇都來的特使帶走了,最後藩國王室被封爵,封地是趙國偏遠地區的一座縣城,至於藩國領地則成了趙國的新州府。

小舅皇帝還特意給這個新州府取名為林齊府。

雖然皇帝一家很欣賞林齊的行為,但林齊的母親,劍陽侯夫人,林家主母卻被兒子的這番事跡嚇的不輕,連夜從劍陽侯駐紮的邊境之地趕回劍陽侯府。

「你這孩子,你瞎胡鬧什麼,你今年不過十五,還未及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怎麼對得起林家的先祖們打下的這片家業?」

跪在侯府大廳的地板上,林齊默默低著頭,不敢反駁眼前這個美婦人的呵斥。

其實他現在有些吃驚,自己這便宜母親好像也就三十歲不到,看上去極為年輕,而他現在都快十六歲了……

果然,古代的女人十三四歲就開始相夫教子,和現代的女人根本沒法比。

此刻,侯府大廳內,幾個軍士的頭目也是跪趴在地上,他們是林齊護衛軍的校尉,打下藩屬國他們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不過在林家主母面前,他們半點卻也不敢放肆,八尺魁梧大漢,跪在嬌弱的婦人腳下大氣都不敢喘。

林齊看到這一幕,默默道了句封建社會。

身份等級制度極為森然,每個人都嚴格的扮演者自己對稱身份的角色。

周青蓮雙眼含煞的看著這幾個軍官,冷笑一聲:「好啊,你們膽子可真大,為了軍功竟然敢慫恿我林家貴公子身赴險地,來人,把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拖出去給我斬了。」

隨著林家主母周青蓮的話語落下,立刻幾個渾身煞氣的魁梧甲士就從門外走了進來,幾下就把這幾個軍官綁住。

這幾個軍官半點也不敢反抗,甚至都不敢開口求饒,只是用無助的眼神看著一直低頭不語的林齊,希望他能給站出來為他們求情。

「住手,娘,這幾個人是我的心腹手下,對我絕對是忠心耿耿,你不能殺他們。」林齊微微抬起頭,按照腦海記憶模仿著前任林齊的語氣,緩緩開口道。

聽到林齊的話語,那幾個被綁的軍官神情頓時一松,他們知道,只要少主人開口,主母絕對不會坲了自己兒子的面子。

周青蓮秀眉一皺,有些溺愛的看了一眼自家獨子,想了想,還是輕輕嘆了口氣。

「罷了罷了,你這孩子就是心善,太容易被人利用了,既然如此,他們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罰他們去侯爺那裡服兵役。」

周青蓮說完,輕輕擺了擺玉手,那幾個甲士頓時會意,直接拖著那幾個軍士走出了大廳。

林齊看了看一直盯著自己看的便宜母親,尤其是便宜母親胸部那挺立的山峰,讓他突然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來倒古代的第二天,他就把自己院裡的幾個女僕玩弄了一遍,可惜這個時代身份等級觀念根深蒂固,那幾個女僕被他侵犯時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甚至還主動配合他侵犯,衣服一脫基本上和死人沒什麼區別。

做起來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舒暢和快活。

偷偷打量幾眼周青蓮,這便宜母親面容端莊秀麗,眉目間自有一番上位者的威嚴,脖頸雪白纖細,寬鬆衣袍內隱約能看到動人的曲線。

「齊兒,你怎麼了?」

周青蓮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齊,關切的問道。

她剛剛就注意到了,林齊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難不成在怕自己訓斥不成?

有些溺愛的看了一眼林齊,周青蓮嘆了口氣,苦口婆心的說道:「齊兒,這次的事情你爹也知道了,你可把他嚇壞了,要不是他還要駐守邊地,等他回來還不知道要怎麼訓你呢。」

說著,周蓮青溺愛的拉過林齊,把他擁入懷裡。

十五歲的林齊長的還算壯士,長相吸取了周青蓮以及劍陽侯的優點,可以說是極為俊俏,拋去他身上的紈絝之名,絕對能算是一個翩翩美少年。

寵愛的摸了摸林齊的腦袋,周青蓮輕輕呼了口氣,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的母子溫馨。

林齊卻絲毫沒有感受到母子溫馨,這具身體雖然和周青練有著母子關係,但其內的靈魂卻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花叢青年。

穿越之前,林齊還在和好兄弟的老婆縱情歡愛,誰知道一覺醒來就莫名成了劍陽侯十五歲的獨生嫡子。

此刻被周青蓮這樣一抱,美熟婦身上特有的香味讓林齊有些起了反應,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肉棒在漸漸膨起。

尤其是被周青蓮側抱著,手臂與她挺立的胸部有著密切的接觸,奇特的觸感從林齊的胳膊上傳來,讓他一陣沉醉。

與此同時,林齊隱約覺得,他接下來的混吃等死生活,好像不會那麼枯燥了,他隱約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夜晚,林齊躺在自己東院湘房裡,有些輾轉反側起來。

腦海里不時的回味便宜母親周青蓮身上的香味以及那對豐胸向他傳遞的觸感,因為周青蓮穿的是裹胸布,輕薄的絲綢才會把這種奇特的觸感清晰的傳遞給他。

古代的女人和現代的女人不一樣,在古代沒有內衣胸罩,權貴家上身裹絲綢做的胸布,下身會穿著裹腿,但是沒有內褲,古代的女人,即使是皇后也不會穿內褲,像是趙國這種類似於唐朝的時代,女人的衣服大多都是衣裙,權貴家的女人可以穿三層,一層底裙一層內裙還有一層外裙,這樣穿顯得端莊得體,不太會走光,普通百姓家則沒有這麼好的條件,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普通的女人甚至齊全的衣服都沒有。

沒有出嫁的女人會被關在屋裡,條件好的還能穿得緊密出門,條件不好的最多有一件外袍蔽體,那種衣服隨便走兩步就會露出大腿,動作幅度稍微大一點甚至會暴露屁股和陰戶。

像是劍陽侯府的女僕們,都有一套齊全的衣服,至少不會走光,林齊之前在街上招搖過市,那些百姓婦女大多都只穿著一件外袍,隨意一看就是春光無限。

這些女人都是人婦,窮苦之家也不太講究這些。

最多被稱一句鄉下農婦不知羞恥。

如果是勛貴家的女人這麼穿,則會被罵為淫婦,古代的道德觀念,對於勛貴之家要求更嚴。

畢竟勛貴享有特權,女子偷情放在百姓家是要判刑的,但如果放下勛貴家,別人最多罵一句這女人是個淫娃蕩婦,從此避而遠之,卻不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這個時代的勛貴反而比普通百姓更加講究道德倫理。

當然,皇室是個例外,當今二代皇帝就把先皇晚期納的幾個才人封為自己的侍妾。

那些文人墨客也不敢為了幾個侍妾去指責皇帝。

深吸了口氣,林齊從床上坐起,下體的肉棒已經勃起多時了,想著便宜母親的事情,讓他漸漸有些慾火難耐了。

普通的女僕他倒是沒了什麼興致,畢竟剛來的幾天他已經玩夠了。

「如果能把便宜老娘肏了,那該多爽多刺激啊……」

林齊喃喃自語,內心的想法越發清晰起來。

「好不容易穿越到了這裡,不做一點瘋狂的事情,這樣活著也真沒啥意思……」林齊表情有些猙獰的想著,內心開始盤算起來……

……

一轉眼,七天的時間過去。

林齊坐在自己東院的書房內,表情享受地靠在椅子上。

「也就是說,今天晚上我母親就會沐浴是吧?」

林齊挺了挺腰,睜開眼看了一眼蹲在書桌下面的身影,愜意的問道。

此刻,在他的身下,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僕婦正賣力的在他胯間吞吐。

「嗯唔……噗……」

這僕婦聽到林齊發問,從小嘴裡吐出了林齊猙獰的粗長肉棒,有些氣喘地面帶紅暈道:「是……夫人差不多每三天就會沐浴一次……」

回答完,這僕婦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對林齊說道:「少主……奴婢今天和相公約好了要回家一趟……今天能不能讓奴婢先回去,奴婢……」

「嗯?」

僕婦話還沒說完,林齊就冷哼一聲,他這幾天一直在計劃怎麼把便宜母親搞到手,於是找了不少主院房的僕婦幫他打聽一些事情。

這些被他選中的僕婦讓他用東院人身不足的藉口,從周青蓮那裡要了過來,這些僕婦都是跟了周青蓮不少念頭的老人,此刻他胯下的這個僕婦之前就是主院的一個管事,為了不引起注意,這些僕婦都是廚房那邊的人,周青蓮最多會覺得林齊嫌東院的廚子不會做菜,找她要幾個廚娘,不會多想什麼。

其實林齊想要的只有現在這個僕婦而已,其他幾個都是還未出嫁的小僕女,不比這個僕婦知道的事情多。

這個僕婦的相公則是馬房的管事,像他們這種高級下人,在侯府是有自己的住處的,偶爾夫妻間歡愛一下,要是懷孕了還能向主家報喜,他們為主家懷上了新奴僕,不止能休息一段時間,還能得到賞錢。

也就是這種封建時代的奴隸觀念,這讓林齊輕而易舉的就把這個人妻僕婦搞上了手。

嘗過滋味之後,林齊越發覺得在古代最好的女人不是什麼青麗少女,而是向便宜母親這種的熟女美婦。

眼下的這個僕婦叫南月,名字是文房的先生取的,從小就被賣到侯府為仆,幾年前被林齊的便宜母親指了婚,嫁給了馬房的一個小管事,兩年前還為主家生了一個男丁,長大之後又是一個健壯的男僕。

因此南月夫妻兩得了不少賞賜,他們兩歲大的兒子以後還有當書童的機會。

南月聽到自家少主的冷哼聲,嬌軀嚇的一震,但她不敢再說話了,有些屈辱的重新含過林齊的粗長肉棒,眼眶中卻忍不住濕潤起來。

雖然她和相公這些年升了一點職位,算是比較體面的大管事了,可說白了他們還是主家的奴,對於主家他們必須決對忠誠和服從。

五天前被林齊強行侵犯後,南月也不是沒想過告訴主母周青蓮這件事情,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哪怕她是廚房管事,主母也不會正眼看她,甚至會覺得是她勾引了少主人。

原本她以為少主人最多只是拿自己尋尋樂,一次過後就會放過自己了,畢竟她已經三十歲了,孩子也兩歲大了,在劍陽侯府算是老女人了,身材雖然不錯,但論皮膚細膩,長相清麗,跟那些年輕的女僕是沒得比的,可誰知道少主人反而對她更上心。

每天都要她來做一些讓她對不起相公的淫蕩事情,同時還要彙報主母的一些生活習性。

雖然她隱約猜到了少主人想做什麼,也覺得少主人簡直大逆不道,但她沒有任何辦法,不用少主人交代,她就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向別人透露半點,這樣哪怕最後少主人想要猥褻自己生母的齷齪事情被發現了,她還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差不多了吧,把腿分開。」林齊默默享受了一會身下熟婦的口舌服務,輕浮的開口道。

他倒不知道這個叫做南月的僕婦有什麼想法,只覺得這女人身上的熟女氣息很重,比起那些青澀的年輕女僕有味道多了。

而且還是為人母為人妻,他玩起來更有幾分樂趣。

南月聞言,略微停頓了一下口中的吞吐,她現在只披著一件外衣,內里的胸布和內裙早被林齊剝掉了,想了片刻,南月暗暗嘆了口氣,微微蹲開了腿。

低著頭,她能看見自己有些紅腫的陰戶隨著她的蹲開,徹底的暴露在空氣中,兩片陰唇上的陰毛按照林齊的吩咐修剪的很整齊,能讓她的私處更好的展現。

紅腫的花瓣大陰唇微微外翻,內里的小花瓣陰唇也張開了,一絲絲白灼的精水混合著她的淫液不停的向外流出,沿著她的大腿流向她赤裸的腳裸。

從前天早上到現在,她基本上沒有離開過東院,白天在書房接受少主人的淫盪調教,晚上還要任由少主人淫褻。

她畢竟也是個女人,雖然第一次被少主人強行要了身子並不舒服,但經過這幾天的玩弄,她也開始變得有感覺起來,但她最擔心的還是如果自己的蜜穴一直被少主人這樣內里泄精,弄大了肚子可怎麼辦?

一想到今天是和相公約好一起帶兒子去市集的日子,自己現在卻不得不對著少主人張開腿任由他玩弄自己的身子,她心裡就滿是罪惡感和愧疚。

對不起……相公,我也是沒有辦法……

張開腿後,南月就認命的閉上了眼睛,低著頭繼續仔細的用口舌舔弄著少主人林齊的肉棒,下一刻,她猛地身體一顫,下體蜜穴突然被拉開,露出了蜜穴口。

到了現在,不用睜眼南月也能知道,這是少主人正在用腳趾玩弄自己的花穴。

「想要了麼,小淫婦?」

林齊戲謔的摸了摸南月這張還算艷麗的臉蛋,腳下不停地用大拇指撥弄著她的蜜穴。

被稱作小淫婦,南月沒有吱聲,也沒有回答林齊的問話,她自然是不想再讓少主人侵犯她,想要不挨少主人的肏弄,她必須在少主人休息好後提前讓他在自己嘴裡泄精才行。

林齊畢竟不是真的十五歲少年,雖然身體是,但靈魂卻是閱女眾多的花叢老手,南月的心裡一眼就被她看穿了。

「行了,坐上來吧,自己動著。」

像是被宣判了死刑一樣,南月有些絕望的吐出依然粗重猙獰的大肉棒,緩緩的從書桌底下爬出來,然後認命般的跨坐在林齊的腰間,一手扶著林齊的肩膀,一手搬開自己的蜜穴,然後對著少主人直挺挺的大肉棒噗呲一聲地坐了下去。

「哦啊……」極力壓抑的呻吟了一聲,感受著少主人大肉棒的緩緩頂入,從蜜穴口撐了一下後,順利的直頂到了她的花心宮口上。

這幾天,對這樣的交合姿勢她從一開始的不熟悉到現在已經輕車熟路了。

緩緩的提動腰肢,感受著少主人大肉棒的碩大龜頭在蜜穴深處刮碰,南月就不由的感動一陣酥爽的快感。

呼吸有些急促的她,盡力的控制著自己的呻吟聲,同時雙眼也緩緩的落下兩道淚痕。

她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無法反抗少主人的命令,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越奇怪,難怕她不想,身體還是會失控的自己迎合……

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她從來沒有想過,男歡女愛會有這種刺激的快感和酥爽。

林齊看著閉緊眼睛坐在自己腰間晃動的熟婦人,伸手把披在她身上半遮半掩的衣袍掀開,露出了她胸前的一對渾圓大乳。

選中南月當自己的情報員不僅僅是她是個老資歷,更多的是她這幅讓他能起感覺的成熟身體。

看著南月兩隻奶子上的乳頭凸起,林齊就知道經過他這幾天的開發,這個人妻熟婦的身體已經被他喚醒了。

伸手揉捏著南月的兩個乳頭,林齊淫蕩的說道:「小淫婦,你看看你的奶頭,好硬啊,告訴我你是不是很爽?」

南月正半煎熬半享受地晃動著腰,聽到林齊的話語後,臉上的紅暈更濃了幾分。

老實說,她的確有感覺了……不過被這樣問,作為一個學過婦德的主院管事來說,還是有些太過羞恥了。

儘管這幾天很多次都被少主人這樣問,她每一次都會身不由己的回答,但即使這樣,她還是很難說出口。

尤其是想到今天是和相公和兒子約好的日子,自己卻在和別的男人交歡,她就有點羞憤欲死。

啪!的一聲脆響,林齊狠狠地在南月渾圓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追問道:「快老實交代,我的大肉棒爽不爽?」

南月咬牙不語,微微加快腰部的動作,想要早點結束和林齊的這一次交合。

可下一刻,她猛地嬌呼一聲,只感覺右乳和下身蜜穴的花豆一陣刺痛……

此刻,林齊一手掐捏著南月的右乳頭,另一手禁捏著她的陰核,英俊的臉上表情淫邪的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我的大肉棒爽不爽?」

「你要是不說的話,等下我就要給你灌奶了。」

林齊說著,用力的一捏南月的右乳,這具身體的主人雖然紈絝不化,但從小就練就了一副好體質,隨著他巨力的一捏,一絲絲晶瑩的奶水從南月的乳頭流了出來。

「啊…哈…」南月被捏的疼吟了一聲,眼淚更加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她只感覺自己的右乳一陣脹痛,下體也不斷的刺痛的感覺。

如果只是痛,她還能忍受,但讓她有些難以招架的是,隨著這兩處地方的疼痛,一陣陣奇怪感覺不停的衝擊著她的大腦,甚至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蜜穴內似乎開始不停的泌出淫汁。

不行……再這樣下去,身體就要被玩壞掉了……

南月內心掙扎了片刻,根深蒂固的道德廉恥讓她無法放開,但身體傳來的強烈感覺最終還是讓她屈辱的張開了嘴。

「哼啊……爽……」

「哦……還有呢,繼續說,我是怎麼教你的?」林齊看著閉著眼睛一臉屈辱的人妻熟婦,上下兩隻手的力度再次加大。

南月再次痛哼一聲,聲音中隱隱帶著幾分嬌媚,她閉著眼,屈辱說道:「……嗯…很爽,少主人的大肉棒弄的奴婢很爽……啊……不行了……少主,你就放過奴婢吧…哈啊…」

屈辱地說完了淫蕩的話語,南月嬌吟著,聲音略微帶了幾分哭腔。

她有些受不了了,一邊是身體不斷衝擊著她大腦的快感,一邊是心裡對相公的愧疚,這種感覺讓她變得非常奇怪,說不出的難受。

林齊滿意的吸了兩口南月的乳汁,這幾天南月僕婦果然一直都遵守著他的吩咐,在吃一些發奶的東西,不然想喝到她的乳汁還真不容易。

「南月啊,你看你這是何必呢,你想早點結束那就淫蕩一點,反正你本來就是個小淫婦,這幾天你都瀉了多少次身子了?」

聽著林齊輕浮的話語,南月停了下來,喘著粗氣的趴在林齊胸口,一雙美乳緊緊的貼壓在林齊的胸口上。

雖然她也知道只要按照少主人的吩咐,自己淫蕩一些,肯定能讓少主人更快的泄出陽精,但一想到相公和兒子的音容,她怎麼也無法拋開這最後的一絲矜持。

就在她歇息間,林齊猛地站了起來,雙手拖住了她的屁股,她的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摟住了林齊的脖子。

林齊看了一眼閉眼不語的南月,雙手發力拖著南月的嬌軀猛地晃動起來。

巨大的粗長肉棒猛烈的肏弄著南月的蜜穴,把她肥美的兩片花唇肏的不停外翻滾動,每一次都會帶隨著一聲噗嗤水聲以及南月的呻吟聲。

林齊喘著氣,直挺著腰,肉龜頭棒裝在狠狠地撞在南月的蜜穴花心宮口處,一次比一次大力和快速,仿佛要頂穿南月的花心一般。

「啊…喔……不行了…少……少主,奴婢不行了……啊……太深了……頂……頂…進去了……」

被林齊這突然奇來的猛烈肏插弄的有些失神的南月終於呻吟出口。

雖然她很想壓抑這股快感,但隨著林齊那巨根肉棒的頂插,她只感覺花心處一片酥麻,強烈的快感猛烈的衝擊她的大腦,腦海里相公和兒子的面容逐漸扭曲,取而帶之的則是少主人那張帶著淫邪笑容的英俊臉龐。

眼淚不住的從眼眶流下,兩隻胸乳也不斷的流出乳汁,下體花穴內更是泥濘的一塌糊塗,大腿上的水跡已經變得汪洋一片了。

這劇烈的快感,仿佛直入她的靈魂,啪啪作響的肉體撞擊聲仿佛像是蜜穴花心的歡呼,下一刻,在林齊越發猛烈的肏擊下,南月忘我的呻吟了一聲,雙手緊緊摟住林齊的脖頸,同時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挺腰,小腹處更是一陣痙攣。

林齊舔弄著南月的兩隻豪乳,感受到來自南月蜜穴深處的收縮,他知道,這個人妻熟婦在她的猛烈肏弄下,又一次的泄了身子。

不過他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下體肉棒繼續加大力度的肏弄著熟婦蜜穴的花心口,速度越發快暢,直到肉棒感受到了熟婦蜜穴的第二次收縮,一股濃烈滾燙的陽精終於被他一股腦的泄在了南月花心的最深處。

抱著有些脫力失神的南月坐在椅子上,林齊深深的呼出了口氣。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他穿越過來後,這具身體仿佛開始了變異一樣,體力以及各方面的氣力都在成倍增長,連男女交合這方面的能力也變得極為強大。

感受著開始逐漸恢復的肉棒,林齊咬了咬牙,一把抱起已經癱軟的南月,把自己的肉棒從她的花穴內拔了出來。

一條晶瑩白灼的絲線隨著他肉棒的拔出從南月的蜜穴裡帶了出來。

「小淫婦,今天就放過你,記住了,以後每天都要來找我一次,不許穿內底裙,只能穿外裙,還有催乳汁的補品繼續給我喝,這金錠子拿好了。」

林齊說著,從一旁的盒子裡拿出一枚金錠,放進南月的外裙內袋裡。

南月這時才緩過神,臉上依然一片潮紅,眼眶旁還掛著兩滴淚珠。

痴痴的看著林齊那張俊秀的臉,如果她出嫁夠早,恐怕她的兒子也有林齊這麼大了吧……

她真的很難想像,一個還未及冠的少年郎竟然會這麼野蠻粗暴……不過,真的非常舒服……

連續兩次的泄身,讓她精神都有點恍惚,許久,腦海里相公和兒子的面容重新清晰起來,她深吸了口氣,把褶皺異常的外衣撫平了一下,穿好在身上,剛走一步,光滑潔白的大腿就從裙擺縫隙露了出來,一絲絲白灼的精水和淫液也暴露在了她的視線中。

竟然泄了這麼多陽精……

老天保佑,千萬別讓我懷上……

「差點忘了,過來南月,我給你處理一下。」

聽到林齊的聲音,南月身體一顫,還以為少主人又想要了,不過當她看到林齊拿著一個人茶杯掀開她的裙擺開始接從她蜜穴口內流出的淫液精水時,她猛地想起來自己這幾天每次都要喝這種東西……

甚至她還隱約的喝出了點味道,想到這裡,她俏臉一紅,等到林齊笑眯眯的把裝滿了的茶杯遞給她時,她才回過神來。

羞辱的當著少主人的面一口氣喝掉了那杯白灼的茶,南月勉強躬身對林齊行了一禮,道了一聲「奴婢告退」後,就邁著酥軟的步子走出了書房。

淫笑的看著自己征服的第一個熟婦,林齊深吸了口氣,腦海里浮現出了便宜母親周青蓮的面容。

「母親大人,今晚就輪到你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