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第二卷)(13) 作者:wzh2018

簡體

.【墮婦(第二卷)】 book18.org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1年6月12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book18.org

第二卷 第十三章:美婦的調教 book18.org

下體蜜穴內一根火熱的東西正在漸漸膨脹。 book18.org

林萍兒秀眉一皺,緩緩睜開眼。 book18.org

令人羞愧的記憶在腦海一一浮現,夫君的音容浮現心底,林萍兒輕輕嘆了口氣,一雙美目又有眼淚流下。 book18.org

現如今她已經失身給了這個齊爺,貞潔換來的是孩子的命以及夫君的安穩,可即便如此,濃烈的羞愧感還是深深壓在她的心上。 book18.org

以後可如何是好…… book18.org

她畢竟是有夫之婦,更是堂堂劍陽侯嫡長女,若是讓人知道自己紅杏出牆,不僅夫家臉面掃地,娘家怕是也要遭受輿論衝擊。 book18.org

無論如何,自己和齊爺的事情,一定不能讓別人知曉…… book18.org

默默從齊爺的懷裡離開,讓他粗壯的肉棒離開自己有些紅腫的蜜穴,林萍兒一言不發,開始撿起地上的衣衫,一件件穿好後,叫醒了齊爺。 book18.org

林齊從睡夢中醒來,看著已經穿戴整齊的大姐,嘿嘿一笑:「娘子,你怎麼起的這麼早。」 book18.org

「我不是你娘子,你也別叫我娘子,我孩子呢,快點給我,我要回侯府了。」 book18.org

林萍兒看了一眼赤裸的林齊,移開目光,冰冷的說道。 book18.org

「可是你可是牽了契約的,私底下我們就是夫妻,你就是我娘子。」 book18.org

「你……別提這個,快把孩子給我,我要帶他回去,不然家裡要擔心了。」 book18.org

林萍兒冷艷的臉上略顯羞窘,語氣依然冰冷道。 book18.org

「孩子就在隔壁屋子裡,有奶娘照看,你放心好了。」林齊走下床,穿好衣服,推開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已經天亮有一會兒,是該讓大姐回去了。 book18.org

「哼。」林萍兒聞言,走出屋子,經過林齊身側時冷哼了一聲:「這件事情你給我好好保密,萬一泄露了,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book18.org

「放心,娘子,但是娘子你也要記得,我們是夫君,以後要三天一次,你必須來這裡住一晚。」 book18.org

聽到林齊無禮的要求,林萍兒剛想拒絕,但奈何自己昨天的確答應了他,再次哼了一聲,走出屋子,來到隔壁屋子,推門一看,自己的兒子正安靜的睡在搖床上。 book18.org

搖床旁邊一個奶娘看到她進來,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退下。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昨晚叫的那麼大聲,這隔壁的奶娘怕是都聽見了…… book18.org

紅著臉,林萍兒把兒子抱起,走出了這處宅子。 book18.org

夜晚,劍陽侯府內。 book18.org

侯府後院主寢房的院子裡,此刻林齊三人正在用晚膳。 book18.org

周青蓮看著神情有些憔悴的女兒,有些擔心的問道:「萍兒,怎麼了?怎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book18.org

「啊……母親,沒什麼,就是在想寶樂啥時候才能長大成人,娶妻生子……」林萍兒有些慌忙的說道,然後繼續吃菜來。 book18.org

「哦,你這丫頭怎麼比我都心急,寶樂才多大,你就盼著他娶妻生子了,不過為娘以前懷你弟弟的時候,也有想過……」 book18.org

周青蓮和女兒聊著天,聊到懷林齊的時候,美艷的臉上突然浮現一抹紅暈,目光柔情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林齊。 book18.org

曾經懷林齊的時候,她也憧憬過自己這寶貝兒子以後成家立業,娶妻生子。 book18.org

侯府家大業大,立業這一塊,倒是不用在乎,成家也就這兩年了,倒是生子…… book18.org

摸了摸已經有些細微隆起的肚子,周青蓮眼神不禁迷離起來。 book18.org

和兒子亂倫了這麼久,她已經不在考慮後不後悔了,只要兒子開心,她什麼都能為他去做,即使現在她私底下已經沒有了任何母親的威嚴,但她更喜歡和兒子私底下那種歡愛纏綿的愉悅。 book18.org

其實不知道是那一次被兒子肏上春潮後,她才有了這樣的心態變化…… book18.org

只要能和兒子繼續纏綿下去,她也不在乎那麼多了。 book18.org

「娘,小弟,你們慢慢吃,我吃飽了,先回去歇息了。」林萍兒吃了幾口飯,心事重重下,她壓根沒有心情吃飯,起身示意後,便有些無神的朝著院外走去。 book18.org

她還是沒有從失去貞潔的事實里回過神來。 book18.org

以後的日子,該何去何從啊…… book18.org

看著女兒走出了院門,周青蓮看了一眼正在喝湯的林齊,有些嗔怪道:「小東西,你這一天都去哪裡了?」 book18.org

「嗯,我今天有些事情,這不晚上就來了嘛,娘,你怎麼一天都忍不了啊?」林齊喝完一碗補腎壯氣的補湯,看著已經跪趴到他胯下的美母,有些調笑的說道。 book18.org

周青蓮跪趴在飯桌下,也不在乎四周的侍女,掀開林齊的外袍,把他的褲子脫下,腦袋埋進他的腿間,看著還沒硬起就顯得碩大的陽具肉棒,美目里閃過一絲渴望,伸出舌頭溫柔的舔弄起來,同時回答道:「你這死孩子,是誰把娘弄成這樣的?」 book18.org

「娘,這幾天你先忍忍,我練功到了關鍵的時刻,等我突破了這個瓶頸,一定好好滿足你。」 book18.org

想到調教大姐的計劃,林齊看了一眼慾火難耐的母親,語氣略微嚴肅的說著。 book18.org

聽出了兒子裡的命令語氣,周青蓮美目里閃過一抹幽怨,但是還是乖巧的停下嘴,把褲子給兒子穿好,從飯桌下鑽了出來,坐回了位置上。 book18.org

林齊有時候練功的確是要禁慾些天,周青蓮倒也沒多想,只是一想到近期只能自己解決,看林齊的目光,毫不掩飾的帶著期望。 book18.org

「為娘等你練好功……」周青蓮有些嬌羞的說著,鑽進林齊的懷裡,溫存起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兩天後,夜晚,劍陽府城西街的三巷一處宅院裡。 book18.org

林萍兒俏臉帶霜的從門外走了進來,看著一臉壞笑的齊爺,暗暗咬了咬牙。 book18.org

「娘子,你還挺守時的,想我沒有?」 book18.org

林齊帶著人臉面具,看著如約而至的大姐,心頭不免有些火熱,很想就在院子裡把大姐給正法了。 book18.org

不過他也沒忘記自己現在扮演的是齊爺,按照人設,他現在一定要表現的非常高興才行。 book18.org

帶著一言不發的林萍兒走進屋內,又是端茶,又是遞水。 book18.org

林萍兒看著齊爺這麼殷勤,冷艷的臉上冰冷的表情一松,嘆了口氣道:「齊爺,我是個有夫之婦,你我這輩子不可能真的做夫妻的,我勸你還是早點回頭,找個好姑娘結婚生子吧……」 book18.org

「娘子,你這說的這是什麼話,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女人,沒有你我情願孤獨一輩子也不婚娶!」林齊語氣堅決的說道。 book18.org

他這才覺得,自己倒很有做演員的天賦。 book18.org

「你…唉,算了,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三天一聚時間太快了,以後還是五天一聚吧……」 book18.org

林萍兒本想說十天一聚,但是那樣她想要逐漸疏遠對方的意圖就太過明顯,只能改嘴道。 book18.org

「可以,但是娘子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林齊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大姐的要求,隨後低聲在她耳邊說道。 book18.org

「娘子,你以後要學會用嘴服侍我才行。」 book18.org

「不行!」林萍兒有些羞惱道。 book18.org

雖然這個齊爺對自己用情很深,甚至不顧一切都想讓她做他娘子,但畢竟她不愛他,她愛的是自己的夫君,與齊爺更多的是交易性質的關係。 book18.org

用自己的貞潔換夫君和孩子的平安,這是她無可奈何下做出的選擇。 book18.org

但這不代表她把齊爺真的當成相公,用嘴服侍絕不可能,她和夫君交合的時候,夫君幾次求她,她也沒有答應,如今更不可能答應齊爺。 book18.org

「不答應可不行,你不答應,我就偷偷跑去侯府找你。」 book18.org

林齊耍無賴的說道。他知道大姐應該最怕這個。 book18.org

「你……不許去侯府找我,我們的關係只限在這座宅子裡,出了院門,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你聽明白沒有?」 book18.org

林萍兒惱怒道,拿這個齊爺有些無可奈何起來。 book18.org

說到底,這齊爺提出的要求,她沒有任何資格拒絕,簽了那份契約,她的把柄命脈就被對方牢牢抓在手上。 book18.org

現在她只不過是利用齊爺對她的寵愛,提些條件而已。 book18.org

畢竟這齊爺既然真心愛她,自然不會太過於為難她。 book18.org

「可你必須答應我……」林齊語氣有些堅決的說著,樣子看上去像是一個對摯愛娘子提出要求的丈夫。 book18.org

「我……答應你就是了……」 book18.org

林萍兒紅著臉,有些無奈的說著,認命般的任由一臉高興的齊爺將自己攔腰抱起,一絲淚光隱隱在眼眶內浮現…… book18.org

半個時辰後。 book18.org

「對,就是這樣,用嘴唇包住牙齒,別用牙齒碰到……嗯,真舒服,娘子你厲害!」 book18.org

屋內,林萍兒衣衫凌亂的跪趴在床邊,腦袋埋在林齊的雙腿間,玉手握著林齊粗壯的肉棒,香唇略顯生疏的吞吐著肉棒。 book18.org

儘管已經弄了半個時辰了,但她還是有些學不會,此刻嘴巴有些酸了,一把吐出肉棒,有些喘氣道:「夠了……你這東西太大,弄得我腮幫子疼……」 book18.org

「嘿嘿,習慣就好,來娘子,坐我懷裡來。」 book18.org

半推半就間,林萍兒有些窘迫的坐在林齊懷裡,此刻林齊的一隻手已經伸進了她的內裙裡面,不停的撥弄著她蜜穴私處兩片已經有些潮濕的花唇。 book18.org

另一隻手摟著她的腰,時不時捏她幾下軟肉,讓她忍不住扭腰躲避。 book18.org

作為成婚三年之久的女人,林萍兒對於夫妻房事也是食髓知味的,再加上生下兒子後,夫君一心撲在功業上,多少對她冷落了一些,如今功業有成,又納了一房小妾,她已經幾個月沒和夫君交合了吧…… book18.org

最近一次的交合,還是幾天前和齊爺這個情夫相公,在齊爺那高超的技巧下,她還是很享受那種愉悅的快感的。 book18.org

只不過一想到自己今天給夫君以外的男人吞吐肉棒取悅於他,她心裡便一陣羞愧難當,夫君雖然在房事上冷落了她,但平時對她尊重有加,對她是極為呵護愛護的。 book18.org

可如今,自己已經做了不知道幾次對不起他的事情了……光前幾天被齊爺弄上春潮都有五六次了吧…… book18.org

一時間,林萍兒內心羞愧下,身體隱隱有一種禁忌的刺激感,這讓她有些心慌。 book18.org

難道自己喜歡背著夫君和別的男人歡愛嗎…… book18.org

身體的反應的確是動了情的反應…… book18.org

尤其是隨著蜜穴處齊爺那隻怪手越發過分的挑弄,她已經有些心神蕩漾了。 book18.org

「嗯~輕點……」 book18.org

突然輕呼一聲,感受到自己私處的蜜核被人捏住,林萍兒轉過頭,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林齊。 book18.org

林齊沒有回答她的話,一把吻住大姐主動送上門的額頭,從額頭上吻過她的臉頰,再一把吻住那可口的唇舌,兩人逐漸開始深吻起來。 book18.org

過了一會,林萍兒推開林齊,大口喘著氣,有些惱怒道:「每次都要吻的我窒息你才甘心嘛……」 book18.org

話說出口,林萍兒頓時臉一紅,不知何時,她已經習慣了和齊爺熱吻了。 book18.org

林齊笑了笑,抱起林萍兒,幾下褪去所有衣物,然後把她按在床邊,掀起她的裙子,肉棒直挺挺對著早已濕潤不堪的蜜穴一插到底。 book18.org

「啊嗯~呼呼……」 book18.org

林萍兒輕輕呻吟一聲,忍受著齊爺那根巨大肉棒插入蜜穴那一瞬的脹痛快感,隨後蜜穴內就被一根火熱的肉棒充滿,一絲絲快感從蜜穴處漫延至全身。 book18.org

「娘子,我的肉棒大還是你夫君的肉棒大?」 book18.org

「嗯~不許提他……啊~你給我慢點,頂到底了……」 book18.org

林萍兒享受著齊爺滾燙肉棒帶來的快感,漸漸壓下了內心的羞愧,逐漸放開了起來。 book18.org

作為劍陽侯的嫡長女,她沒有太多一般女子的扭捏造作,既然已經變成如今的模樣,再怎麼扭捏也改變不了自己變得不貞的事實。 book18.org

想通這一點,她更能放的開一些。 book18.org

小弟這些天常說,有些事情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她現在覺得這話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 book18.org

她不是蕩婦淫娃,這一切都是正常的男女情慾,到了這一步除開對夫君的愧疚,她也只能享受那越發強烈的快感…… book18.org

直到半夜,屋子內,林萍兒喘著氣趴在林齊的胸口上歇息。 book18.org

剛剛第四次春潮泄身後,她已經歇息了有一會了。 book18.org

這期間按照齊爺的要求用了很多和夫君不曾嘗試過的羞人姿勢,但最後春潮泄身的那一刻身體深層次的快感,讓她不禁有些沉醉起來。 book18.org

「我要洗澡,你去給我燒水去。」 book18.org

躺在齊爺的胸口上,林萍兒莫名感覺到一種奇異的溫馨,有些慵懶的開口道。 book18.org

林齊聞言,笑了笑:「好嘞,這就帶娘子去洗澡。」 book18.org

說罷一把抱起林萍兒的身子,讓她跟樹熊一樣掛在自己身上,雙手拖著她的混潤玉臀,走到門口,一腳踢開門,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帶著赤裸的大姐走出屋子。 book18.org

「啊……怎麼不拿件袍子披一下,被人看到怎麼辦……」林萍兒驚呼一聲,冷艷的臉上變得緊張起來。 book18.org

「啊……別在這……啊啊……不要…唔…」 book18.org

正緊張打量著院子四周,看有沒有下人在場,下體蜜穴內的肉棒突然猛地頂撞起她的花心起來,這讓她忍不住低吟一聲,隨後趕忙捂住自己的嘴。 book18.org

她這才想起來,一晚上自己都泄了四次,齊爺可是一次陽精都沒泄呢…… book18.org

真是個怪物……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緊促的肉體撞擊聲清晰的迴蕩在宅院內。 book18.org

林萍兒此刻羞窘地閉上了眼,聽著下體傳來的淫蕩聲響,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book18.org

但一陣陣強烈的快感還是讓她有些招架不住,第五次春潮一點點臨近,她的臉上潮紅的春暈在宅院裡暗淡的火光下也清晰可見。 book18.org

胸口的一隻美乳傳來濕潤的感觸,林萍兒不由的臉更紅了幾分。 book18.org

齊爺這個臭男人,竟然把她的奶水給肏出來了…… book18.org

「娘子,你胸口噴奶了,浪費了怪可惜,為夫就不客氣了。」林齊喘息著,在林萍兒耳邊說完,當下低頭含住一顆噴奶的乳頭,沉醉的吸吮了起來。 book18.org

「唔~啊……快泄了……啊啊……相公……」 book18.org

強烈的快感下,林萍兒也顧不得這是在屋外院子,低聲呻吟著,雙腿緊緊夾住林齊的腰。 book18.org

林齊也一連快速抽插了數十下,最終隨著林萍兒一聲高昂的低吟,他也低喝一聲,肉棒死死抵住林萍兒的蜜穴深處,一股滾燙的陽精用力的噴洒在林萍兒的蜜穴花心上。 book18.org

正處春潮里無法自拔的林萍兒根本無力阻止林齊的內射,直到春潮過去,身子放鬆下來,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齊爺給泄精了。 book18.org

「你……不怎麼泄在裡面了……會懷孕的……」林萍兒無力的喘息著,神情有些無奈。 book18.org

「懷就懷吧,娘子,我們去洗澡,嘿嘿……」 book18.org

林齊射了一次精,身心舒暢多了,抱著林萍兒大搖大擺的走到宅子的浴房內,裡面有一座小型的泡澡池。 book18.org

抱著懷裡佳人坐進溫熱的池水裡,林齊看著面色蒼白的大姐,安慰道:「別擔心,就算懷上了,你夫君也不會懷疑你的,怕什麼。」 book18.org

「你別說話,讓我靜一靜。」林萍兒冷冷的看了林齊一眼,不在說話,從他身上爬起,讓有些疲軟的肉棒離開自己的蜜穴,看著從蜜穴里一直流出的白濁陽精,眼眶一紅,強忍住沒有哭出聲。 book18.org

讓林萍兒自己靜了會兒,看著水中她誘人的身材,林齊等了一會,見時機差不多,一把拉住還在發愣的林萍兒,肉棒從她背後輕車熟路的插入到蜜穴內,開始緩緩抽插起來。 book18.org

「嗯……放開我,你這個壞人清白的淫賊!」 book18.org

林萍兒冷言反抗著,想要起身,但被林齊死死抱住。 book18.org

「在這個宅子裡你是我娘子,娘子給相公懷孩子,不是天經地義嘛。」 book18.org

「啊嗯……你無恥……啊……」 book18.org

林齊狠狠用肉棒肏弄著林萍兒的蜜穴,恨恨道:「你是我娘子,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你是我的女人!」 book18.org

林萍兒緊緊咬著牙,不知道怎麼去反駁,只是內心裡對於齊爺對自己的感情又有了新的認知,但同樣的,對於夫君的愧疚也越發強烈。 book18.org

第二天正午,宅院主屋內。 book18.org

林萍兒紅著臉,把外裙穿好後,瞪了一眼一臉壞笑著看著自己的齊爺,冷冷的哼了一聲,向著屋外有些腿軟的走去。 book18.org

「娘子,五天後不見不散啊。」林齊甩著碩大的肉棒,追到門口,調笑道。 book18.org

「知……知道了,你別出來,不嫌害臊嘛。」林萍兒瞪了他一眼,邁著軟弱的步子,走出宅院,做上齊爺給她安排好的馬車,返回侯府。 book18.org

坐在馬車上,林萍兒摸了摸依然有些發燙的臉頰,想起昨晚一夜的荒唐,表情有些罪惡起來。 book18.org

但很快就恢復如常。 book18.org

此刻小弟林齊這些天一直再說的話浮現在她腦海。 book18.org

「既然無力反抗,就是好好享受吧……」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半個月後。 book18.org

周青蓮坐在侯府正廳的主座上處理起這個月的政務。 book18.org

天氣漸漸炎熱,此刻的她只穿著一件輕薄的紗裙,透過這層紗裙可以隱約看到作為侯府主母的她成熟風韻的嬌軀。 book18.org

「最近萍兒怎麼老是往府城跑,每次回來都榮光煥發……」周青蓮有些憂心的想著。 book18.org

根據她的調查,女兒林萍兒這段時間時常留宿在府城,按她的說法是方便逛街,可也不可能兩天就去一次吧。 book18.org

一開始好歹五天才去一次,最近變得越發頻繁了。 book18.org

難不成,自己這女兒,跟自己一樣,有了情夫…… book18.org

周青蓮越想越覺得可能,女兒每次回家臉上那股春暈像極了她自己跟林齊交換後的那種樣子。 book18.org

畢竟兒子喜歡在鏡子前肏她,對於女人春潮後的神情,她自然是無比熟悉。 book18.org

「萍兒竟會做出這種事……」 book18.org

「有啥不可能的,娘,我看大姐就是傳了你,都喜歡偷情。」 book18.org

林齊趴在周青蓮的桌案下,伸出舌頭不停舔弄著下方母親大開的雙腿間的私處蜜穴。 book18.org

感受到下體越來越酥癢起來,周青蓮艷美的臉上一陣通紅,低頭白了一眼賣力給自己服侍的兒子,沒好氣道。 book18.org

「娘喜歡偷情,還不是你給調教的……真是的……」 book18.org

「娘就喜歡跟兒子偷情,讓兒子的大肉棒肏娘的騷穴……」 book18.org

周青蓮嬌羞著說出淫蕩的話,眼神有些迷離起來。 book18.org

「娘,我看大姐八成真是有情夫了,與其讓別人肏,還不如讓我肏。」林齊輕輕撕咬著母親的兩片花唇,嘴裡有些含糊的說道。 book18.org

「嗯~不行……我還不知道你嘛,想讓我和你姐湊成母女花給你玩……」 book18.org

「那我非要呢?」林齊試探問道。 book18.org

「不行,這是你答應我的,你大姐跟誰偷情我不管,但你不可以動她。」 book18.org

見母親不肯鬆口,林齊倒也不急,反正大姐早就是他胯下之人了,現在不急於暴露,不僅要慢慢給母親種下一個自己時刻想著跟大姐亂倫的印象,也要繼續把大姐調教的更聽話一點。 book18.org

這半個月,大姐林萍兒從一開始說要五天約一次,到現在兩天約一次,這一切都在向著他想好的計劃里慢慢發展。 book18.org

又跟母親聊了會天,不多時侯府正院的主事大廳內,就響起了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 book18.org

門外幾個守門的侍女臉色泛紅,聽著大廳內傳出的聲響,作為主母和公子的貼身侍女,她們自然知道這聲音代表著什麼。 book18.org

「伍娘,主母和公子真是越來越不顧忌了呢……這大白天的,還是正院……」 book18.org

「七娘,你小聲點,我們守好門就行了……」 book18.org

「對了七娘,你昨天去看了醫師,醫師怎麼說啊?」 book18.org

「沒怎麼說,就是著涼了,泛嘔吐,我還以為懷上了公子的孩子呢……」 book18.org

「要是真懷上了那就不得了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又是半個月時間過去。 book18.org

這一天夜晚,劍陽侯府西院,大小姐林萍兒所在的院子裡。 book18.org

林萍兒正坐在寢房內給兒子喂奶。 book18.org

看著兒子辛苦吸吮自己乳頭的現象,她莫名有些生氣。 book18.org

自己本來應該是奶水充足的,都怪齊爺那個色鬼,幾乎每天都要吃她的奶水,搞得現在兒子寶樂都沒了奶水吃了。 book18.org

抱著兒子喂奶,突然從寢房的窗台上傳出一聲脆響,隨後一道人影就出現在她面前。 book18.org

「你怎麼又來了,不要命了,這裡可是侯府,小心被抓了去斬首。」 book18.org

看著從窗台進來的齊爺,林萍兒有些嗔怒道。 book18.org

這些日子,這個齊爺越發過分了起來,一開始只是在府城的那處宅子裡,現在直接跑到侯府來找她了。 book18.org

一想起昨天就是在這裡被他喝光了奶水,導致現在兒子寶樂沒有奶水喝,林萍兒就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book18.org

「嘿嘿,我這可不是想念我家娘子嘛,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book18.org

「哼,你今天休息碰我,我兒子現在都沒奶水喝了……」林萍兒抱怨說著,看都不看齊爺一眼,抱著孩子走到床邊坐下,用手捏住自己一隻玉乳,想讓兒子更好的吃到奶水。 book18.org

林齊壞笑著盯著一臉冷淡的林萍兒看,看了一小會,只見大姐林萍兒臉色漸漸羞紅,對著他嬌怒道:「不許看,轉過頭去!」 book18.org

「嘿,都老夫老妻了,又不是沒見過,娘子還害臊了。」 book18.org

經過一個多月的交歡,林齊早就徹底掌握了大姐的性子,此刻扮著齊爺,大大咧咧的走到她的身旁,將她和孩子抱在懷裡。 book18.org

因為在喂奶,林萍兒象徵性的反抗了幾下,也就任由他抱著自己。 book18.org

一個多月的時間,她和齊爺幾乎是隔三差五就會行男女歡愛之事,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接受,但眼下已經習慣了有這麼一個情夫在身邊呵護自己。 book18.org

這一個月齊爺經常帶她去外面踏青誑街,好吃的好玩的帶她體驗了很多,兩個人就如同一對真正夫妻一樣,這讓林萍兒的罪惡感又深了幾分。 book18.org

介於小弟林齊的那句話,她已經學會享受這種偷情的禁忌感,這種感覺讓她有些迷醉。 book18.org

現在,她已經學會,在和齊爺相處的時候,暫時壓下心裡所有對夫君的羞愧,隱隱有點入戲了。 book18.org

她漸漸把齊爺當成了自己的情人,會向他埋怨,也偶爾會向他撒嬌,也會期待他每天會怎麼哄自己。 book18.org

輕嘆一聲,心裡暗暗道了句造孽。 book18.org

曾幾何時,她會對一個夫君外的男人做出這般小女子姿態…… book18.org

「來,把孩子給我,我幫你抱會……」 book18.org

林齊按照齊爺的人設,溫柔的抱過外甥,小傢伙吃了這麼久的奶水,終於是勉強吃飽了,經過林齊哄了一會便安安穩穩的睡著了。 book18.org

一旁的林萍兒看著林齊哄孩子的場景,冷艷的臉上不自覺閃過一絲柔情。 book18.org

回夫家前,一切就都這樣吧…… book18.org

反正她早就泛起抵抗,習慣去享受了…… book18.org

把孩子放到搖籃上放好,林齊轉過身,看著正在脫下外裙,準備睡覺的林萍兒,兩人目光對視一眼,少許,林萍兒俏臉羞紅,白了一眼林齊,自顧自的躺到了床上去。 book18.org

一個月多的交合,林齊早就跟林萍兒養成了默契,當下壞笑一聲,幾下脫光了衣服,爬上了林萍兒的床。 book18.org

「你幹嘛脫光?羞不羞……」林萍兒看著大大咧咧甩著肉棒上床的齊爺,有些嬌羞的嗔怪道。 book18.org

「當然是干你呀,娘子……」 book18.org

林齊壞笑著,趴在林萍兒只穿了件輕薄紗裙的酮體上,嘴唇熟絡的吻在林萍兒雪白的脖頸上,伸出舌頭溫柔的舔舐著。 book18.org

感受著脖頸上滑膩的感觸,一絲絲酥麻通過脖頸散步全身。 book18.org

林萍兒俏美的臉上紅暈泛起,冷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迷醉。 book18.org

自從自己這個野相公知道她脖頸是敏感處後,每次交歡前都會挑弄這裡。 book18.org

一開始她幾乎敏感的受不了,現在雖說也好不到哪裡去,但已經能一點點適應了。 book18.org

林齊一點點從脖頸處吻到胸口,剛要用嘴掀開紗裙的胸圍,兩隻玉手就抱住了他的腦袋。 book18.org

「不要,你幹什麼呀……」林萍兒嬌羞的說著,推開林齊的腦袋。 book18.org

「我要睡了,別碰我,快回去。」 book18.org

看著大姐嘴上說著拒絕的話,但身子一動不動的傲嬌模樣,林齊笑了笑,低頭一把吻住她的香唇。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林萍兒羞窘的推慫著林齊,但其實她也就是象徵性的反抗了幾下,隨後便任由林齊的舌頭伸進嘴裡挑弄著她的舌頭。 book18.org

感受著小腹上傳來的火熱觸感,林萍兒知道自己這野相公又在用那根壞東西蹭她了。 book18.org

想起這一個月自己不知道多少次被那根粗壯的滾燙肉棒送上春潮,林萍兒便一陣羞澀,心裡漸漸蕩漾起來異樣來。 book18.org

雙手不自覺的樓主了林齊的脖子,緩緩回應起林齊的索吻。 book18.org

齊爺的吻向來霸道切磨人,一直到她快喘不過氣,這才鬆開她的嘴。 book18.org

大口呼吸著空氣,林萍兒美目迷離的看著眼前這張平凡的臉,現在看去似乎有些英俊。 book18.org

「娘子,把腿分開。」林齊用著齊爺的聲音,溫柔地在林萍兒耳邊一吻,說道。 book18.org

林萍兒媚眼如絲,有些羞澀的別過頭,但還是聽話的分開了腿,下一刻,她就感受到一隻火熱的大手伸到了她的私處蜜穴處,拉開了她的兩片花唇,一根滾燙粗壯的肉棒一點點的從蜜穴口插進了蜜穴之中。 book18.org

「嘶……呼……慢點……」 book18.org

林萍兒輕輕嘶了口氣,自己這野相公肉棒太大了,每一次插進到她的蜜穴,都會給她一種脹滿的感覺。 book18.org

「娘子,我的大還是你夫君的大?」 book18.org

「嗯~哈……」 book18.org

對於林齊的這個問題,林萍兒從來都不回答,嘴裡輕輕呻吟著,不理會林齊的問題。 book18.org

「快說嘛~」林齊不依不饒,肉棒狠狠頂了一下她的花心肉壁。 book18.org

「啊~痛……你幹嘛?」林萍兒嗔怒的瞪了一眼林齊,沒好氣道:「你怎麼每次都要問……」 book18.org

「那到底誰的大?」 book18.org

林萍兒無奈道:「你的大,你的大,行了吧,啊呃~你輕點,孩子睡著了…別吵到他……」 book18.org

林齊開心的笑了笑,繼續肏弄著林萍兒的蜜穴。 book18.org

「我的大肉棒肏的你爽不爽?」 book18.org

「呃~嗯嗯~爽……」 book18.org

「喜不喜歡我肏你?」 book18.org

「你怎麼話這麼多……啊~……慢點呀……哦哦~不行了……要去了……」 book18.org

房間內,急促的肉體撞擊聲迴蕩四周,林萍兒壓抑著呻吟,雙手死死抱住林齊的脖子,雙腿交叉緊緊夾住林齊的腰身,隨著嬌軀的一陣顫抖,她達到了今晚的第一次春潮。 book18.org

「啊哈~呃……呼……你先停會兒……讓我緩一下……」 book18.org

還沒從第一次春潮的餘韻里恢復,林萍兒就感受到蜜穴里的肉棒竟然不依不饒的展開了第二輪征伐,酥麻的快感讓她有些難以招架了。 book18.org

林齊沒有理會大姐的要求,繼續加大力度的抽插著她的蜜穴。 book18.org

終於,在林萍兒第二次達到春潮後,林齊身體一抖,肉棒龜頭一麻,一大股滾燙的陽精深深地噴洒在林萍兒的蜜穴深處。 book18.org

林萍兒眼睛微微有些翻白,連續兩次的強烈春潮讓她一時半會還緩不過神來。 book18.org

林齊喘著氣,用肉棒緊緊抵住林萍兒的花心深處,整個人趴在她的誘人嬌軀上歇息起來。 book18.org

許久,林萍兒才回過神,感受到蜜穴內的灼熱之感,當即惱怒道:「齊樹,你怎麼又在裡面……唔……」 book18.org

林齊知道大姐要發火,當下吻住她的香唇,不顧一切的深吻起來。 book18.org

林萍兒翻了個白眼,對於齊爺每次耍無賴的行為無可奈何,心想自己明早又要喝避孕湯藥了,當下算是認命,開始回應起自己這野相公的索吻起來。 book18.org

良久,等齊爺放開她的嘴後,下體蜜穴內的肉棒又一次兇猛地抽插了起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三個時辰過去,整個劍陽侯府進入了後半夜的時辰。 book18.org

府里的燈火熄滅了大半,只有西院的廂房院內,還亮著燈光。 book18.org

一個渾身赤裸的年輕美婦此刻正趴在院門外,屁股高高向後翹起迎合著身後男人的動作。 book18.org

猙獰的肉棒布滿白漿,輕緩地進出著她那有些紅腫的陰戶蜜穴,美婦胯間下方的石板上,一小攤水漬極為顯眼。 book18.org

「齊樹……我累了……讓我去休息吧……啊~」 book18.org

林萍兒面色潮紅,眼神迷離的轉過頭哀求道,這幾個時辰,她不知道被自己這野相公弄上了多少次春潮。 book18.org

以至於身體完全失去力氣,被林齊拉到了院子裡歡愛。 book18.org

自己這個野相公,似乎很喜歡在屋外和她行歡。 book18.org

若不是身子沒有力氣,她非要給他好看不可…… book18.org

「怕什麼呀娘子,都這麼晚了,侯府的下人都睡了,你別害怕了。」 book18.org

林齊不依的說著,下體肉棒猛地加快速度抽插起來。 book18.org

林萍兒神色羞窘,默默忍受著林齊的肏弄,儘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蜜穴里的敏感處早就被自己這野相公摸清了,肉棒抽插間,她還是難以抑制的叫了幾下。 book18.org

好在是深夜,侯府下人都睡下了,不然她真的不敢在這裡跟野相公交歡。 book18.org

「嘿嘿,娘子,我們在換個地方。」 book18.org

林齊壞笑一聲,抱起林萍兒的酮體,朝著遠處走去。 book18.org

「啊~不要……」 book18.org

…… book18.org

一晚上,林萍兒心驚膽戰地被林齊帶著在侯府幾處無人的地方歡愛了幾次,直到天空微微泛白,答應了他不知道多少條件,這才有驚無險的回到了廂房裡。 book18.org

剛被林齊放在床上,林萍兒就支撐不住,半暈半迷的沉沉的睡了過去。 book18.org

林齊打了打哈欠,看了一眼天色,悄悄走出西院,回到東院自己的房間內,舒服地睡下。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確定嗎?」 book18.org

「確定,小姐昨夜的確與一男子在房內獨處……」 book18.org

聽著暗衛的彙報,周青蓮揮了揮手,讓暗衛退下,臉色有些擔憂起來。 book18.org

她了解自己這大女兒,平日裡是個冷艷的賢妻良母,沒想到有了情夫後竟然這麼大膽了…… book18.org

只是,此事不好明說,說出去不僅侯府臉上無光,女兒這一生怕是徹底毀了。 book18.org

目前能做的,怕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眼了。 book18.org

況且對比起女兒林萍兒,周青蓮覺得自己更加大膽荒唐。 book18.org

想到這裡,摸了摸小腹,周青蓮美目閃過一弄禁忌,隨後輕輕嘆了口氣。 book18.org

隨她去吧,自己作為母親能做的只有幫她封鎖消息了。 book18.org

周青蓮不由的有些感慨,若是和兒子亂倫前,以她的性子,怕是會狠狠教訓一頓女兒,然後再把女兒那情夫毀屍滅跡吧,現在不僅不去揭發女兒的淫行,還極力裝作不知道甚至還幫她打掩護。 book18.org

不得不說,隨著跟兒子亂倫的時間越長,她也是越發放蕩起來了…… book18.org

感受著蜜穴里艱難夾住的玉石陽具,周青蓮美艷的臉上不由閃過一抹動人的春暈。 book18.org

這幾天兒子林齊一直忙於練功,她不得不用這根玉石陽具聊以自慰。 book18.org

想著兒子那根要命的陽具肉棒,周青蓮一時間竟有些心癢難耐起來。 book18.org

小心的看了一眼大廳外,玉手悄悄放入胯間,抓住蜜穴內插著的玉石陽具尾端,輕輕插弄起來。 book18.org

「也不知道那臭小子啥時候練好功……這讓我如何忍耐啊……」 book18.org

周青蓮心裡埋怨一聲,手下動作漸漸加快,不一會兒,她就身子一顫,小小的達到了一次春潮。 book18.org

有些意猶未盡的收回手,周青蓮面帶潮紅,繼續處理起政務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夜間的風,吹起裙擺,走在劍陽府城的大街上,林萍兒帶著面紗,有些緊張的靠在林齊的肩膀上。 book18.org

「娘子,你看這裡可真熱鬧啊。」 book18.org

林齊看著面帶紅暈的大姐,嘿嘿一笑,把手從她的屁股後面收回。 book18.org

林萍兒身體微顫,當下顧不得這是大街↑,連忙蹲下身子,面紗蓋住的俏臉上一弄潮紅隱隱蔓延到了耳後根。 book18.org

恨恨地瞪了一眼林齊,她今天想逛一下府城的夜市,畢竟今天是難得的燈花街,府城今晚沒有宵禁,她想好好看看熱鬧。 book18.org

原本是讓這野相公陪自己一起逛,順帶保護自己的安全,可誰知道自己這野相公一見面就帶她去巷子裡要了她一次身子,然後又在她蜜穴里插了根木製陽具…… book18.org

自己也是糊塗……怎麼就任由這壞傢伙把那東西插進去呢…… book18.org

林萍兒後悔的想著,想要把手伸進裙子裡把木製陽具拔出來,可四周實在太多了,猶豫了半天,她還是沒敢在這裡做那大膽的動作。 book18.org

「不許再弄了……裙子都濕了……」 book18.org

聲音細小的在林齊的耳邊抱怨一句,林萍兒艱難的起身,靠在林齊身側任由他摟著自己繼續逛著府城。 book18.org

林齊面帶微笑,時不時偷襲一下林萍兒的臀部,惹得林萍兒的一雙美目內滿是羞惱。 book18.org

「走,娘子,我們去坐船吧,那剛好有個湖。」 book18.org

林齊壞笑一邊不顧林萍兒用手捏著自己腰間的軟肉,一邊用手隔著衣裙揉著林萍兒的屁股,時不時的撥弄一下蜜穴口內木製陽具的尾端,惹得林萍兒看他的眼神充滿殺氣。 book18.org

「死相,等會上了船,看我怎麼收拾你!」林萍兒氣鼓鼓的說著,用力在林齊腰間一掐,知道看到林齊臉上露出吃痛的神情,這才作罷。 book18.org

不過又怕剛剛用力太大,把林齊的腰掐傷,又有些心軟道:「齊樹,等會給我看下,剛剛好像掐的太用力了……」 book18.org

看著大姐一副熱戀中傲嬌女友一般的作態,林齊心神微動,看來得找機會讓大姐慢慢發現齊樹其實就是她弟弟林齊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