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09) 作者:wzh2018

.

【墮婦】 (古風/亂倫/人妻/調教/惡墮)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0年4月30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九章:墮落的主母

寂靜深夜,侯府東院內已經昏暗一片。

除了大院院牆外時不時巡迴的侍衛,東院內在這個時候幾乎看不到火光。

此刻,在東院內的賞景閣樓上,昏暗的火光在夜幕里閃爍著。

閣樓的最上層,是一片露天的亭台,一個肚子隆起的嬌美婦人渾身赤裸,胸口的兩隻豐乳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氣中。

乳頭處發黑,在昏暗的燈火下,能看到一絲絲奶水正不停的從那凸起的乳頭處流出,此刻,這美婦正拿著燈籠,緊張的向四周張望。

在她身側,兩具同樣赤裸的身體正纏綿在一起,其中一個是一位十五六歲的精壯少年,身材健壯,此刻趴在一具身材火辣的美婦人身上快速的慫動著下體。

「啊~呃哈~輕點……娘要忍不住了……」

美婦人雙腿被少年壓在胸口,極力的壓抑著自己的聲音,雙手拉著自己的腿彎,便於少年更深的抽插。

少年嘿嘿一笑,沒有理會美婦人的訴求,抬手在美婦人的側臀用力拍了一掌,發出清脆的聲響。

美婦人終是沒忍住,銷魂的吟叫了一聲,迎來了不知是多少次的春潮。

「母親你可真沒用,這才多久你又泄了身子。」

林齊看著沉浸在春潮餘韻中,表情嬌媚淫亂的美母,嘲笑了幾句,拍了拍她的腰,隨後指了指在一旁站崗的南月。

「該換南月管事了,母親你去拿燈籠望風。」

周青蓮無比細緻的體會著春潮餘韻,感受到蜜穴里的肉棒依然滾燙粗硬直長,萬分不舍的起身,讓兒子的肉棒脫離蜜穴。

「知道了知道了……今天灌了娘這麼多藥酒,不能多給娘幾次嗎?」

「母親剛剛在下面乾的時候可是說好了,上了閣樓你們兩個誰泄了身子就換另一個上,你可別耍賴了,快去望風吧。」

林齊壞笑的捏了捏周青蓮碩大的豪乳,示意她與南月換崗。

周青蓮見兒子態度強硬,有些欲求不滿的對他拋了個媚眼,隨後接過南月遞過來的燈籠,就這樣全身赤裸的站在閣樓閣台上,張望起四周來。

相比起南月,她更怕別人瞧見自己現在的這幅模樣,微微低下身子,神情緊張的注視起四周來。

今天的她,實在是太過荒唐了……

但這種刺激禁忌的感覺,卻也是無與倫比的。

周青蓮眼內幅幅蘊含著春火,聽著身側輕微的肉體撞擊聲,美艷的臉上羞紅起來。

自己作為堂堂侯府主母,半夜三更和親生兒子戶外苟合便罷,還要和一個仆婦輪流望風,光是想想,就讓她心頭一陣怪異刺激。

等了半柱香的功夫,耳邊聽到南月壓抑不住的一聲長吟後,周青蓮剛想開口讓南月換自己,林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南月,今天差不多就到這裡了,你先回去吧。」

「是啊,南月,你懷了身子,可要注意身子,快回去吧。」周青蓮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急切作態。

「娘,你現在該恢復了點力氣吧,你送南月回她住處,衣服就不要穿了,快去快回哦。」林齊壞笑著把南月和周青蓮的外袍拉了過來,蓋在身上。

周青蓮表情羞恥抗拒道:「不……不行……這要被人看見……」

「看見就看見吧,母親你不是喜歡被人看嘛,前陣子在爹的軍營,好幾個卒子都看到了你的屁股呢。」

見林齊提起來之前的羞恥往事,周青蓮面色潮紅,眼中一片羞意,知道自己拗不過兒子,輕輕嘆了口氣,扶著身子發軟的南月朝著閣樓下走去。

林齊看著她們下了樓,小心翼翼的朝著房區走去,清冷的月光下,兩具成熟美艷的酮體毫無遮掩的沐浴在昏暗的月光下,他嘴角一揚,心裡默默計劃接下來怎麼繼續調教母親。

……

清涼的夜風吹過,周青蓮微微縮著身子,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的房屋,生怕有人突然出來,看見自己眼下這幅不知廉恥的模樣。

「夫人,就是這裡……」

南月有些拘束的說著,指了指前方一間單獨的小樓。

林齊對她是極好的,不僅賜予她管事職權,還給她安排了一間單獨的樓房。

這附近住的都是被林齊寵幸過的婢女,南月也不在意自己裸露的身體,在主母的攙扶下,走到小樓前,推開門。

周青蓮跟在她身後,一起走進了樓房內。

直到關上門,她那顆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下。

感覺到大腿兩側一陣涼意,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蜜穴里,淫液混合著陽精緩緩從花心深處流了出來。

「南月,這裡有水嗎,我要洗一下,順便給我準備見衣服……」

周青蓮神色複雜的望著挺著肚子的南月,那肚子裡不出意外就是孫子孫女……

「夫人,我這裡沒有衣服……」

南月低著頭,臉紅說道,她被林齊安排在這裡,基本上從沒有穿過兩件以上的衣物,唯一一件外衣現在還在林齊身上蓋著,想到自己明天要光者身子出門,不由心裡蕩漾,呼吸有些沉重起來。

「你每天就這樣光著身子出門?」周青蓮錯愕的看著南月,心裡暗嘆自己那禽獸兒子的變態。

這得被多少人看光啊……

「夫人……今天被少主玩弄了一天了,塗點藥吧。」

南月羞紅著臉不敢看主母,幾步走到一處柜子前,取出一隻木盒,走到周青蓮身前,取出一瓶藥膏,低下身子,先用手擦了擦主母蜜穴外的水漬,隨後倒出藥膏,一點點的抹在一直淫液橫流的兩片紅腫的蜜唇花瓣上。

「嘶」周青蓮只感覺下體一陣冰涼,倒吸了口涼氣,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

沒想到自己只是隨意被南月碰了幾下私處,就有些忍受不了起來。

幫主母塗好藥,南月才給自己塗起藥來。

塗藥是為了每天都能和少主歡愛,這一點她不打算告訴主母。

「夫人該回去了,少主還在等著呢……」

南月有些羨慕的看著臉紅的主母,輕聲說道。

周青蓮臉紅的看了一眼南月,在對方的目光注視下,她臉上滾燙一片,內心強忍住羞意,表面鎮定的點了點頭,邁著步伐全身赤裸的開門離去。

等到主母光潔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南月才微微喘息起來,剛剛塗的藥膏,不僅僅可以消腫活血,還有著些許催情作用。

強忍著手淫一番的衝動,南月走到床邊躺下,緩緩睡去。

此刻,東院的石板小道上,周青蓮呼吸越發急促起來。

「奇怪……怎麼比剛剛更厲害了……那藥酒有這麼烈嗎……」

雙腿忍不住夾了夾,致命的快感讓她眼神瞬間迷離起來。

「不行,腿開始發軟了……先泄掉這股火……」周青蓮內心蕩漾的想著,舉著燈籠的手停下,雙腿分開,就這樣站在石板道上用燈籠的木桿一頭插入到泛濫成災的蜜穴里,開始抽動起來。

同時她眼神向四周張望,這附近住著許多東院下人,她得抓緊時間才是。

好在現處環境隨時可能被人發現,在這種刺激下,周青蓮不一會就到達了一個小春潮,略微休息了片刻,突然感覺一陣尿急。

偷偷走到一處房屋角落,蹲下身子緩緩鬆開尿門,急促的尿水瞬間撒落下來。

「什麼味道……誰在我門外撒尿!」

突然這時,一道氣急的男聲從房內傳來,周青蓮嚇了一跳,顧不上還沒尿完,飛快朝著林齊所在的閣樓跑去。

……

「啊……好深…」

閣樓閣台上,林齊站在母親身後,讓母親彎著腰提著翹臀,雙手往後拉住她的雙臂,讓她不至於穩不住身子。

「所以,你就尿在人家房子外咯?」

一邊抽插著母親濕潤的蜜穴,林齊調笑著說道。

「還不是你這個小畜生非要娘去送南月……」

周青蓮咬著牙,臉上潮紅一片,身子隨著林齊的大力抽插前後微擺,胸前一對豪乳不停的亂顫著。

啪……啪……啪林齊不急不緩的抽插著周青蓮的蜜穴,調笑道:「下次帶你去人家門前肏穴怎麼樣,母親?」

「嗯~不要……被人發現如何是好……」

周青蓮喘息著,低聲呻吟起來。

也許是那壺藥酒太過厲害,這一晚上她不止春潮了十次,可越是被林齊肏,身體卻越發饑渴難耐。

「好濕啊,母親,怎麼一聽到要帶你去人家門前肏穴就興奮了嗎?」

「沒有……娘沒有……啊……」

「嗯?說實話。」感受到母親的蜜穴在聊到這個話題的時候收緊了很多,林齊聽著母親口是心非的言語,故作生氣的說道。

「……是……娘一想到和你在人家門前交歡……娘就興奮了……」

知道兒子性格的周青蓮忍住內心的恥辱和刺激,媚聲浪語道。

「好,再讓你春潮一次,我就帶你去……」

林齊目光里閃爍過幾分興奮,加快了下體的抽插速度……

下半夜,一處下人的房屋外,周青蓮赤身裸體的四肢趴在地上爬行,雪白的脖頸上被套上了一個項圈,林齊正拉著項圈的繩索帶她朝著那處下人房屋走去。

「小母狗,刺不刺激?」

林齊挺著猙獰的肉棒,走在前面,回頭看了一眼爬行跟著自己的母親,調侃道。

周青蓮低著頭,不敢去看兒子,她堂堂侯府主母,現如今就像是一條真的母狗一樣,渾身赤裸的被兒子牽著招搖過市。

雖然是夜晚無的時辰,但時不時從房屋內聽到的說話聲還是會讓她無比緊張刺激。

「是……主人…母狗很刺激……」

有些生澀的按照林齊教給她的回話方式答話,周青蓮只覺得內心一片羞恥。

但同時一種濃烈的奇異刺激快感,有讓她有些興奮異常。

聽到母親乖巧的回答,林齊暗暗滿意的點了點頭,牽著她走到下人房屋門前,將繩索綁在木桿上,隨後走到有些緊張的母親身上,用腳踢了踢她的屁股。

「站起來,把你的騷穴大開,我要從後面肏你。」

周青蓮沒有猶豫,馬上站起身,也不顧手腳上的污漬,站起身屁股翹起彎腰,雙手分開兩片臀肉,露出濕淋淋的陰戶蜜穴以及有些合不攏的後庭穴。

同時,不安的搖晃著嬌臀,輕聲乞求道:「求主人肏母狗的騷穴……」

林齊嘿嘿一笑,雙手扶著母親的肥臀,粗大的直長肉棒對著濕漉漉的蜜穴口一插到底。

「啊~」

儘管做好了忍耐的準備,但當兒子那根滾燙的肉棒插到蜜穴花心的那一刻,周青蓮還是呻吟了一聲。

這聲音有點大,只聽見房內有人起床穿衣的聲音,隨後昏暗的夜幕被房內透出來的燈光照亮。

「誰在外面?」

屋內傳出的是一道女聲。

門外林齊見母親似乎被眼下的情況深深地刺激到,感受著緊緊收縮的蜜穴,他心一橫,也不管即將被發現,大力的抽插起來。

周青蓮原本被屋內的聲音嚇的清醒過來,剛想伸手去解開綁在房門前木桿上的繩索,就聽見房門被大開的吱嘎聲響。

「不要……完了……」在強烈的快感和刺激下,周青蓮身子巨顫,迎來了一次極為強烈的春潮。

與此同時,門內,西翠兒聽著像是交歡做愛的啪啪聲響,推開門一看,就看見少主以及主母渾身赤裸的在自己房門外苟合的場景。

尤其是主母脖子上戴著一個狗項圈,被栓在木桿上的樣子。

剎那間,她神色巨震,一顆心狂跳了起來。

那是主母和少主……他們在自己門前歡愛……

這可是亂倫啊……

西翠兒呆呆的看著平常高貴端莊的主母夫人此刻一臉潮紅淫亂的媚態,一時間腦海一片空白。

周青蓮享受著林齊的大力抽插,陣陣快感讓她有點控制不住想要大聲叫出來。

在看到開門的是西翠兒這個以前自己身邊的得寵侍女後,她就沒有太過緊張了。

不過羞恥以及羞憤卻是在所難免的。

「夠了齊兒……快停下……」

周青蓮哀求的朝林齊說道,但回應她的是屁股上一道大力的拍打以及林齊強硬的聲音。

「你叫我什麼?」

周青蓮被打的嬌呼了一聲,強忍自己不會吟叫出聲,艱難的哀羞出聲道:「主人……」

「你是我的什麼?」

林齊望了一眼發獃的西翠兒,毫不顧忌的繼續抽插著母親越發收緊的蜜穴,霸道的問道。

周青流望著痴呆的望著自己和兒子交歡的西翠兒,內心掙扎片刻,在林齊又一次大力拍打臀部的疼痛下,紅著臉哀羞道:「我是主人的母狗……」

當著西翠兒的面,說出這句話,周青蓮只覺得腦袋一陣嗡鳴,內心深處一道堅固的枷鎖在此刻轟然破碎,強烈的刺激從心底湧向全身,身體一顫間又一次春潮泄身。

與此同時,林齊也一聲低吼,一股憋了很久的濃郁陽精猛烈地噴射進母親蜜穴花心深處……

「翠兒執事,今晚的事不許向外透露半字,不然不僅是你,你老家的一乾親戚都難逃一死。」

林齊冷聲的說著,拔出變軟的肉棒,解開綁在木桿上的繩索,拉著還在回味春潮的周青蓮向著自己的主寢房走去。

西翠兒聽到林齊的聲音,這才回過神,當下跪下對著林齊的背影磕頭,目光偷偷看向自覺在地上爬行的主母身上,只覺得自己的認知受到了劇烈的衝擊……

……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天中午,周青蓮悠悠的從林齊的懷裡醒來,感受著依然酥癢難耐的下體私處,嬌媚的伸了個懶腰。

看著兒子還在熟睡的面孔,這才小心翼翼的解開脖子上的項圈。

從床上下來,就算是她練過武的身子,也感到一陣腿軟。

聞了聞身上的汗水味以及淫液和陽精的腥騷味,她臉頰一紅,緩緩走到境台前坐下。

鏡子中她赤裸的嬌軀還泛著嫣紅,那天喝下的一壺催情藥酒還在生效,脖子上一圈由項圈勒出來的痕跡極為醒目。

想起這三天三夜來的淫亂,周青蓮呼吸不由的加重了幾分,下體蜜穴又不自覺的泌出絲絲淫液。

這三天,白天的的她被林齊套著項圈扮演著母狗活動,晚上被林齊牽著走遍整個東院,東院各處地方都有她的尿漬以及淫液。

想起這幾晚被不少仆女和僕人撞見自己和兒子的變態淫行,周青蓮只覺得自己作為侯府主母,真是羞憤欲死了……

好在那些仆女有些是兒子的小情婦,有些都有父母家人,被兒子一威脅倒也個個守口如瓶,只不過幾個倒霉的男僕,發現了自己和兒子的淫行後,第二天消失就在了侯府,人間蒸發……

「小畜生……還真把我當母狗了……」

看了一眼擺在地上的飯碗,她不由想起這幾天被林齊強迫著學母狗進食,自己一邊趴在地上用嘴吃飯,一邊被林齊從後面肏幹著蜜穴,那種快感,讓她隱隱有些上癮了……

「難道我喜歡當母狗嗎……」美艷的端莊主母紅著臉,喃喃自語道……

「夫人,趙夫人到了……」

正在周青蓮回味在這幾天的淫亂快感中,門外九娘的聲音突然響起。

「知道了,讓她稍等,我馬上就過去。」

回答一聲,周青蓮嘆了口氣,昨天晚上她告訴了林齊自己約了趙夫人的事情,想起林齊所交代的事情,她神情羞惱,但眼波中卻閃過一抹刺激與興奮。

……

侯府前院的大廳內,趙夫人輕輕撫摸著日漸隆起的肚子,嘴角帶著一絲絲微笑。

雖然自己懷的是外甥的骨肉,但終究是成了母親,有了自己的孩子。

若不是自己偷人,以死鬼夫君的性子,她這輩子只怕都做不成母親了。

自從懷孕後,她已經很少和那些情夫們交歡了,為的就是肚子裡的孩子能安然無恙。

想起自己外甥昨晚哭著索求自己給他身子,趙夫人便不由的暗暗搖頭。

那孩子,都要做爹的人了,還這麼不懂事。

想起視自己為珍寶的外甥,趙夫人眼中難得流露出一抹柔情。

她雖然有不少情夫,但基本上都是為了一時情趣,只有對外甥她才有著不淺的感情,每次和別的情夫歡愛,她也會特意避開外甥,不讓他察覺。

懷孕後,她已經想過了,找個時間把那幾個情夫處理掉,等孩子生下來,她就好好做一個母親以及外甥的情婦。

「趙夫人,我家夫人待會就到,請您等候片刻。」

看著侯府主母夫人的貼身侍女進來通告,趙夫人嘴角含笑「不打緊,九娘,你家夫人這幾日可還好啊。」

劍陽侯的夫人周青蓮和自己一樣是個耐不住寂寞的蕩婦,這人趙夫人覺得自己找到了同類。

「夫人……還好。」九娘聽著趙夫人的問話,想起這幾天主母的淫亂模樣,有些難以啟齒的回答道。

看著九娘一副為主母保密的姿態,趙夫人心裡暗暗偷笑。

這個周夫人,這幾天怕是在和情夫歡愛吧……真是個小騷蹄子,平時還真是看不出來……

等了差不多近一個時辰,趙夫人這才看到侯府主母周青蓮以及一個十五六歲的華服少年走進了大廳。

看到周青蓮和那少年後,趙夫人的目光就緊緊的在周青蓮的身上打量。

看著周青蓮穿著一件明顯有些褶皺的大袍,臉上帶著病態的嫣紅,以及眉角濃厚的春意,趙夫人內心嗤笑。

低頭一看,果然如她所料,透過裙擺,可以看到侯府主母光潔的大腿,這周夫人怕是就披了見外袍吧,真是浪蕩啊……

趙夫人默默感嘆,抬頭看向那名少年,頓時就看到一雙充滿邪意的雙眼。

只見那少年肆無忌憚的在自己胸前打量,舉止很是輕薄。

看著對方那張和劍陽侯頗為相似的面孔以及周夫人眉角的春意,趙夫人心裡一驚,一個大膽的猜測浮現腦海……

這小子莫不是劍陽侯獨子……周夫人的情夫莫非就是她的親生兒子……

似乎是在確定她的猜測,那少年很隨意的跟著周青蓮在兩個主位上落座,伸手放到周青蓮的腿上,但瞬間就被周青蓮拿開。

「趙……夫人,剛剛有些事耽擱了,讓你久等了。」周青蓮打掉林齊放到腿上想要作怪的手掌,語氣平和說道。

「不礙事不礙事,反正我平日都很閒,偶爾來侯府喝喝茶賞賞花也是極好的。」

趙夫人隱晦的瞄了一眼茶案下少年又一次伸出的手,內心已經確定,周夫人的情夫就是這個小子……

「這是我家公子,林齊,齊兒,這是……趙夫人。」

周青蓮介紹著兩人,感受到一隻火熱的手掌從裙擺縫隙里伸進了腿上,她的聲音有些不自然起來。

林齊一隻手把玩著母親滑膩的大腿,一邊指直勾勾的打量著趙夫人姣好的面容以及曲曼的身材,滿意的暗暗點了點頭。

和趙夫人打過招呼後,他小聲湊到母親發紅的耳根處,低聲說道:「母親,你把趙夫人拉去你房裡,待會我要臨幸她。」

周青蓮聞言神色略一掙扎,剛要開口拒絕,但林齊很快又在她耳邊說了兩句,她面色羞恥的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開口道:「趙夫人……近日我得了一套衣裳,想請你去廂房欣賞,是否賞臉?」

趙夫人全程都在關注著周青蓮母子倆,看著此刻林齊那雙直勾勾的眼睛,她心裡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

跟著周青蓮母子一路來到後院廂房,看著四周自覺退去的僕人,趙夫人心裡警鈴大作。

「那個,夫人,我身體突感不適,想要回府了,改日再來拜訪……」

趙夫人說完,扭頭就想離開,下一刻一道壯實高大的身影就擋在了她的眼前。

「趙夫人是吧,如果不想整個劍陽都知道你跟你外甥的姦情,我勸你乖乖到廂房裡去脫好衣服。」

「你……你們?」看著一臉邪笑的林齊以及低著頭一臉羞憤的周青蓮,趙夫人一時間不知歲錯……

……

後院廂房內,趙夫人神色掙扎地脫下內裙,露出赤裸的嬌軀,隆起的肚子上綁著一條安胎紅巾。

「林公子,我們說好……我讓你玩一次,你讓我回家……」

林齊赤裸的坐在廂房的床邊上,享受著母親周青蓮在自己胯下的口舌侍奉,愜意的回答道:「那那麼多廢話,你以為進了這個門,讓不讓你走由的了你嗎。」

「你!」

有些氣惱的瞪了一眼林齊,看著蹲在他胯間吞吐的周青蓮,趙夫人有些憤恨對方出賣自己的秘密,但事已至此,她也別無選擇了。

「趙夫人的後庭應該沒有開過苞吧,今天本公子就給你開開後庭穴。」

林齊一把樓過一臉抗拒的趙夫人,踢了踢腿,示意母親退開。

周青蓮乖巧的吐齣兒子已經猙獰起來的滾燙肉棒,有些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巴,看了一眼一臉不情願的趙夫人,心裡有些理虧,沒有說話,默默退到一旁,撩起裙擺,伸手抽插起蜜穴里的木製陽具,自慰起來……

……

轉眼間,五天的時間過去。

這一天,清晨,侯府後院的廂房內,趙夫人緊緊抱著林齊胳膊,臉上帶著動人的春情,緩緩醒來。

感受到後庭穴內的脹痛以及獨特快感,想起這五天來自己收到的各種淫辱,眼淚不由得從眼角滑落。

雖然她算是個蕩婦,但懷孕後,她是真的想要好好守著男人過日子,夫君常年不回家,自己又懷了外甥的種,當然要守著外甥過日子,可這幾天……

微微嘆了口氣,她緩緩起身,卻感覺蜜穴內一陣異樣,這才想起自己的蜜穴里還插著林齊的肉棒。

轉頭看向一側,周青蓮赤裸著嬌軀,脖子上掛著一根項圈,安靜的睡在哪裡。

想想對方堂堂侯府主母,端莊素雅聞名天下的貴婦竟成了親生兒子的母狗性奴,這讓趙夫人覺得一陣感慨。

比起自己,這周夫人才能當的氣蕩婦二字吧……

這幾天她算是見識過了,不管多麼羞恥的花樣,這端莊的主母夫人都做的出來。

「趙夫人,醒了就自己動吧。」

正在趙夫人想著事情,林齊如魔鬼般的聲音冷不丁的在她耳邊響起……

無奈的翻起身,做到林齊腰間,趙夫人臉色桃紅,開始扭起腰來。

……

三個月後。

「啊啊……主人,麗兒錯了……別在這弄了,我們回房吧……」

清晨,侯府後院的廂房內,趙夫人赤身裸體的躬身站在房門處,承受著身後林齊的的猛烈的抽插。

和三個月前相比,她不僅神情間春意蠱然,身材也愈發妙曼。

她的肚子沒了……

準確的說,她的孩子小產了。

趙麗忘不了那天,兩個多月前,自己被身後的少年肏的泄了十幾次身子導致了小產。

失去孩子的她,經過最初的瘋鬧以及一個月的休養後,這才恢復心情。

原本準備一輩子不出門的她,硬是被林齊找上了門,在趙府里玩弄了她十幾天又把她帶回了侯府。

原本心裡還念著自己純情外甥的她,在被林齊肏懷孕後,也就斷了念想,既然自己又懷上了孩子,還是侯府獨嫡子的種,她把對林齊兩月前把自己肏小產的怨恨轉成了溫情。

又經歷了林齊各種各樣的調教後,趙麗覺得自己這輩子算是離不開對方了。

啪啪啪……

林齊站在趙麗身後,肉棒快速地在她水淋淋的蜜穴里抽插,帶出一片片白沫白漿。

「哼,都怪你這個騷貨,本來我大姐回來,要不是為了肏服你,我大姐早就是我的性奴了。」

林齊有些埋怨的加重力道抽插,引的趙麗忍耐不住的浪叫起來。

主寢房內,聽著屋外的女人淫叫,周青蓮緩緩睜開眼,有些吃味的看了一眼門外,內心一陣醋意。

這三個月自從趙夫人成了到兒子的性奴,每天早上她都能聽到這種浪叫聲。

伸手把插在蜜穴的里的木製陽具拿掉,同時把後庭穴上的木塞拿掉,周青蓮起身,任由後庭里的陽精流出,隨意披了件外衣,就吩咐人端來臉盆洗漱。

等洗漱乾淨,用過早膳,稍微整理了一下外袍,周青蓮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朝著侯府前院走去,準備處理侯府這一個月堆積的事項。

她平日基本上不處理,大部分時間都膩在兒子身上,只有那麼一兩天她才會抽時間去處理堆積的事宜。

摸了摸平坦的肚子,想起前幾天私密請來的大夫說自己有喜了,周青蓮內心便一陣糾結。

她終究還是懷上了兒子的孽種……

天色漸暗,處理完堆積的事宜,夜晚已經悄然來臨,回到後院的主寢院子裡,本想著去洗澡的周青蓮,腳步一變,紅著臉朝趙麗所住的廂房走去。

一臨近,趙麗那毫不掩飾的浪叫就傳了過來。

「啊……不要了不要了……主人,快饒了我吧……人家不行了……」

「哼,騷貨,剛剛勾引我的時候怎麼不求饒啊?」

「討厭~人家還不是為了讓你肏的盡興嘛……」

推開門,看著被兒子扛著一條腿站著猛肏的趙麗,周青蓮鄙夷的看了一眼對方,自顧自的走向林齊,同時解開外袍的裙帶,隨著外袍滑落,她成熟美艷的火辣酮體就赤裸的暴露在空氣中。

她平坦的小腹上被刺了一行字,齊兒的小母狗。

這行字是刺青,終生無法洗掉,這是上個月她為了和趙麗爭歡偷偷刺的。

從背後抱住林齊健壯的身子,周青蓮臉帶春情,轉過兒子的頭,開始索吻。

對於母親悄聲無息的到來,林齊早就習慣了,此刻轉過頭熱烈的和周青蓮吻了起來,同時下體繼續抽插著基本上被他壓成一字馬的趙麗蜜穴。

又一次把趙麗肏上春潮,林齊放下對方的腿,任由她軟癱在地上,回頭抱起周青蓮赤裸的身體,肉棒徑直插入到母親濕滑的蜜穴里,一邊肏弄著蜜穴一邊抱著她走到外面去。

「啊……嗯~好深……好美……求主人用力肏蓮兒的騷穴……」

周青蓮臉上帶著媚紅,嘴裡毫不顧忌的說著淫亂的話語。

事到如今,她早就放下了作為人妻作為人母的一切尊嚴,除了保護大女兒不被林齊殘害,其他事情她都已經無所謂了。

侯府里,不僅僅是侍女,就連一些男侍也隱約知道自家主母和她的親生兒子似有苟且……

「蓮兒今天自慰了幾次啊?」

「回主人……今天蓮兒當著府里管事的面泄了三次身子……」

林齊很滿意現階段母親的狀態,開口贊道:「不錯,蓮兒做的很好,主人今晚要好好獎勵你……」

周青蓮神情淫蕩,羞紅著臉浪聲道:「多謝主人……蓮兒永遠是主人的小母狗……」

主寢院內的仆女看著自家主母如此的媚態,一個個潮紅了臉,不敢注視這母子淫亂的畫面。

「夫…夫人,大小姐派人來傳話,下個月她要帶著小少爺來看您……」

「啊……嗯啊……知道了,你帶人下去吧……啊啊……主人好深……九娘你帶……啊……不行了……要去了……」

聽著主母語無倫次的聲音,九娘紅著臉朝著院子裡的侍女們揮揮手,然後率先走出了院子。

「啊……等等九娘……吩咐下去,把晚膳端來……」周青蓮雙腿死死纏住林齊的腰肢,艱難的承受著抽插,吩咐道。

「是,夫人……」

九娘答應一聲,再次離開院子。

林齊肏弄著臉色越發潮紅的母親,調侃道:「蓮兒,過幾天帶你去爹的軍營里玩,你這些天處理家事辛苦了。」

「嗯~哈……討厭,主人又想在侯爺面前玩弄為娘嘛……」

「嘿嘿,怎麼,你不願意嗎?」

林齊說著把母親放下來,然後從背後用把尿的姿勢抱起,肉棒再次插入淫液成河的蜜穴,大力地肏幹起來。

「啊啊~好深……蓮兒的花心要被頂開了……」

「問你話呢,小母狗。」

「嗯~主人你好討厭~就知道消遣為娘……蓮兒最喜歡在夫君身旁被主人玩弄了……」周青蓮大聲浪叫著,想到自己過幾天要在夫君劍陽侯身邊被玩弄,眼裡便一陣刺激興奮。

「啊啊~不行了……又要去了……」

淫聲浪語中,端莊的美婦臉上滿是淫亂的表情,在親生兒子的肏弄下,又一次達到了春潮,泄了身子……

……

幾天後,一輛華麗的寬大的馬車在幾隊軍士的護衛下緩緩駛出侯府。

馬車內,周青蓮雙手撫著長長的衣裙,露出潔白修長的雙腿,雙腿分開,露出被刮的光滑平整的陰戶。

「嘶……輕點……」

周青蓮看著趴在自己胯間的林齊,此刻親生兒子正在給被他肏腫的蜜唇花瓣抹藥。

「塗那麼多幹嘛……你這死孩子,你該不會在馬車裡……」

周青蓮看著林齊把大量的消腫催情的藥膏塗滿在自己的蜜唇上,有些嗔怒道。

林齊抬頭壞笑的看了一眼她,又從身後取出一包藥粉。

「母親,把它吃了吧。」

「這是……那個藥嗎……」

周青蓮看著那包藥粉,腦海里不由想起上個月自己被兒子帶去寺廟裡蒙著臉自慰給幾個和尚看的記憶,俏臉瞬間通紅起來。

她很清楚這包藥粉的厲害之處。

如果不是吃藥後林齊一直陪在她身旁,不然那種極致的情慾下,就算是條狗,她忍不住想勾引一下……

「禽獸……」

嬌嗔著罵了林齊一句,最後她還是乖巧的把那包藥粉吃下,不多時,她就感覺渾身燥熱起來,腦海里濃烈的慾望透過她的眼睛四溢而出。

……

夜晚,馬車以及隊伍停在一處驛站上休整,驛站旁昏暗的樹林裡,一對男女正瘋狂的交合著。

「母狗我要射了……」

樹林內,周青蓮只穿著件單薄的外裙背靠在一棵樹後,身前的一條大腿被林齊高高舉起,另一條腿撐直的立在地上,露出陰戶淫液泛濫的嫣紅蜜穴。

此刻林齊巨大的陽具肉棒正快速地在蜜穴中肏弄進出。

周青蓮捂著嘴,不敢叫出聲怕驚動不遠的軍士,一雙美目通紅一片充滿著情慾,此刻壓低聲音道:「求……哈主人把陽精全部射進母狗的騷穴……」

感受著下體肉棒越發強力的抽插,周青蓮雙手不自覺的環住兒子的脖頸,腰身配合著扭動,在被林齊瘋狂的肏插了小半響,身體一顫,達到了響響春潮,蜜穴內一陣收縮噴出一股股陰精。

與此同時林齊也狂插兩下,一大股滾燙的陽精強力的噴灑在母親蜜穴深處的花心裡。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