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墮婦 (07) 作者:wzh2018

.

【墮婦】 (古風/亂倫/人妻/調教/惡墮)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1年4月3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七章:母子的淫亂

時間轉眼又過去了半個月。

隨著逐漸入秋,天氣越發涼爽。

劍陽侯府的眾多僕人以及護衛管事們也陸續換上了秋季衣物。

「這是滋補陽氣的藥膳,你可要多用些才是……」

侯府後院的主屋院內,依然身著夏衣的周青蓮面帶紅暈的坐在院子茶几旁。

秋天的涼爽日漸冷透,但她卻沒有感到寒意,美潤的雙眸蕩漾著水氣,帶著幾分痴迷幾分柔情幾分禁忌與幾分刺激的盯著此刻坐在她身旁的少年看著。

看著少年那有著和自己幾分相似的面容,周青蓮眼神里的禁忌與刺激更濃了幾分。

雖然沒少聽說那些貴婦名媛私底下不少都有些偷情亂倫的傳聞,但大多不是圈養的男寵或許姐弟或是叔嫂,與自己這樣跟親生兒子淫亂交歡的怕是沒有吧……

不過少年人不懂節制,這些日子以來,她不知道多少次欲仙欲死,多少次心神蕩漾,多少次不顧禮義廉恥的像個真正的蕩婦妓女任由自己的親生兒子淫玩。

雖然在外人眼裡她還是那個端莊素雅的侯府主母,但只要一看到兒子撩撥的眼神,她便會不由自主的心神蕩漾,身體更是格外容易情動,與兒子獨處的時候,她已經不會去穿內袍了,只要掀起裙子,她嬌艷欲滴的成熟酮體就會裸露出來,方便兒子隨時索取。

對於自己的變化,周青蓮已經不管是好是壞,與林齊在一起的大部分時間,她腦子裡想的都是如何和與他承歡和體驗刺激的禁忌亂倫感。

這種感覺從一開始的讓她絕望害怕羞愧,到現在的自然,禁忌與刺激,她已經有些著迷了。

「嗯,母親,你也吃吧,下午不是有事要處理嗎。」林齊說著把桌上的湯碗端起,然後一飲而盡。

打了個飽嗝,林齊有些心滿意足的享受周青蓮給自己擦嘴的動作。

「你這孩子,還剩這麼多呢,可惜了這些龜茸藥湯了……」

「母親,你每天讓孩兒吃這些補品,難道是孩兒每日不能肏到您盡興嘛?」

伸手拍了一下兒子的額頭,周青蓮俏麗通紅,有些嬌羞的嗔怒道:「你這孩子別胡說,小心被人聽見……」

「為娘還不是擔心你身體撐不住嘛,以後這些事情要懂得節制……」

「嘖嘖,您還怕被人聽見,早上是誰在這院內求孩兒肏穴的?」

「你……別說了,娘要沒臉見人了,羞死了……」周青蓮面帶春波,極為羞澀的白了一眼林齊,自己打了一碗湯,小口的喝了起來。

看著她喝湯的動作,林齊嘴上默默勾起一絲邪笑。

雖然自己這親生母親已經被他拿下了,但距離他想要的那種程度還差的很遠,每天裡的飯菜和茶里,依然被他下了一點慢性春藥。

長期的用藥,便宜母親不僅身體越發敏感,心裡上也慢慢變得更淫亂放蕩了起來。

「母親,下午孩兒要去練武了,您若是想我,可以把這個塞進去等我回來。」林齊站起身,看了一眼周青蓮,從一旁的木盒裡取出了一根木製陽具。

這根木製陽具被雕刻打磨的栩栩如生,周青蓮掃了一眼,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林齊。

「不行,你這孩子,腦子裡一天到晚就想著羞辱為娘,下午娘要處置些事情,你用心練武吧……」

「行行,都依您,孩兒告退了。」林齊嬉笑著說著,臨走前把木製陽具放到桌上,順便摸了摸母親的雙乳,這才調笑的離開。

周青蓮面色羞紅,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兒子離開的背影,隨後目光放到桌上的木製陽具上,嘴上啐了一口。

「這死孩子,一天比一天過分了……」

拿起這根木製陽具,剛想喊九娘拿去扔掉,但不知怎麼,心裡鬼使神差的想著以後萬一兒子不在,自己還能用這根東西排解空虛,手上動作一變,把這木製陽具放回盒子裡放好。

楞楞的看著自己的動作,周青蓮只覺得臉上滾燙一片,突然覺得下午有些漫長起來。

這些日子,她能明顯感受到,自己對交歡的需求大的驚人,但她也能理解,畢竟自己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紀,她倒沒有懷疑過被下藥的可能。

那個孽子總不可能每天都給自己下藥吧?

用手摸了摸有些濕滑的腿根處,周青蓮紅著臉,走進屋子裡準備換上得體一些的衣物。

下午她還要出門一趟,穿著這身暴露的夏衣可不成體統。

有些期待晚上能早些到來,換好衣服,周青蓮喚上一眾侍女護衛,出門彩辦。

這些天,她每天下午處里侯府的大小事宜,夜晚和上午則是和林齊纏綿淫亂的時間。

為了不懷孕,她每次都要讓九娘偷偷去準備避孕藥物,月事還是會照舊來,這是她每次都敢讓親生兒子在蜜穴里射陽精的底氣。

侯府的事宜很多,一下午的時間周青蓮帶著一眾僕人護衛在劍陽各個衙門核對帳目,作為侯府主母,劍陽大部分內政都歸周青蓮直接管轄。

忙碌完了一下午,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到侯府,周青蓮換上一件輕薄的紗裙,坐在梳妝檯前,邊打扮著自己,邊等著自己那禽獸兒子的到來。

——

時光如梭,轉眼間秋過冬至。

三個月的時間悄然而過,整個劍陽白雪皚皚。

南月走在侯府的小道上,日漸俏媚的臉上帶著幾分春暈,朝著一間屋房走去。

自從成了東院的管事,她的住所就搬到了這裡,在侯府內擁有自己的一棟小屋,可是一件讓其他管事僕人眼紅的事情。

推門進去,相公和兒子已經睡著了,南月鬆了口氣,把腰帶放鬆了一點,摸了摸日漸隆起的小腹,眼裡閃過幾分柔情及迷亂。

這幾個月來,她時不時與少主人尋歡交合,不知不覺就有了身孕,按照侯府醫師的說法,已經快三個月了。

悄聲無息的走到小屋後門的屏風裡,相公按照她的交代已經給她打好了洗澡水了。

脫下厚實的外衣以及內棉衣,南月忍受著短暫的冷意,赤裸著嬌軀開始給自己擦拭身子。

主要是兩腿之間的陰戶處,少主的陽精一縷縷的掛在重新長出的濃密烏毛上面。

自從懷孕後,少主人就不怎麼吊著她了,每一次都給足她想要的欲仙快感,然後射入一發濃厚的陽精在她體內。

想起少主說要用陽精喂著孩子長大,南月內心羞愧蕩漾時,竟然有種莫名的淫蕩快感。

昏暗的燈光下,俏麗的熟婦洗刷著身上淫亂的痕跡,眼神越發蕩漾起來。

明明才從少主哪裡回來,她竟然又開始情動了。

雖然這跟少主讓她每天必須吃下的淫藥有關,但她很清楚,自己也變得越發淫亂不堪了……

少主人喜歡她淫蕩的模樣,所以每天的淫藥她都會超量的服用。

忍不住伸手撥弄起下體兩片不停滴落淫液的花唇,南月有些羨慕起主母來。

主母和她一樣,每天都吃著少主特製的淫藥,即使再饑渴難忍,每晚都有少主幫她排解空虛。

她除了手淫自慰,連和相公交歡的事情,都被少主明令禁止了……

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南月動作輕緩地自慰起來……

——

劍陽冬天的雪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快,大雪消融,天氣回暖,又是兩個月過去,新的一年悄然來臨。

這一日劍陽侯府張燈結彩,四處都掛著喜慶的紅燈籠或是點著紅蠟燭。

春節的臨近,侯府里不管是普通的僕人侍女或是管事護衛,整天都顯得極為忙碌。

侯府後院的大廳里,此刻站著兩排人影,左邊一排是侯府的男管事,右邊一排則是侯府的女管事。

大廳正上的台階上,一位雍容華貴的端莊美少婦正襟危坐的坐在案幾之上,美少婦身著華服,精美的圖案刺繡使得本就俏美的她更添幾分華貴。

「夫人,這是侯府這個月的存糧帳目,請夫人過目。」

此刻,左排的男管事隊列里,一名像是文房先生的中年男子,神色恭敬的雙手捧著一本帳本,小心翼翼的放到案桌之上,隨後頭也不抬的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的動作顯得極為緊張拘束。

今日是主母查帳的日子,每個月的這個時候都是他們這些管事最緊張的時候。

劍陽侯府對於手下的貪腐是出了名的嚴格,這些年來,不少參與了貪腐的管事都被肅清了出去,有的甚至丟掉了身家性命。

這使得他們這些現任管事更是不敢雷池一步,每個人都按規矩辦事,極為中規中矩。

好在嚴格歸嚴格,侯府給他們的待遇比之其他勛貴之家卻是高出極多的。

台案主座上,端莊高貴的美少婦拿起那本帳本,伸出一雙纖細潔白的玉手開始翻看了起來。

她的表情端莊嚴肅,一行行的看著帳本,一隻手打著算盤核對著帳目數字。

時不時有人緊張的偷看了她一眼,又趕快低下頭去。

端莊美婦打著算盤,呼吸突然一滯,像是在壓抑著什麼,深深的呼出口氣,端莊嚴肅的俏臉上微微泛起幾分紅潤。

她偷偷看了一眼案台下的兩排人,見沒人發現她的異樣,這才繼續保持著端莊嚴肅的神情,繼續審查著帳單。

此刻,若有人從案台上的後方看去,便會一眼看到案台桌下端莊美婦的一雙潔白玉腿正赤裸的暴露在空氣中。

端莊美婦除了上半身衣衫整齊外,下半身的衣物全都圍在了腰腹兩側,潔白豐腴的玉腿被她分開著,一個俊秀的少年腦袋在案台的桌下內檔里,正對著端莊美婦分開腿的胯間,不斷起伏著。

少年雙手扶著端莊美婦的玉腿,跪趴在端莊美婦的腿根深處的陰戶地帶,不斷的用舌頭舔弄著端莊美婦的柔嫩花唇以及花核。

在端莊美婦被刮的乾淨的陰戶下方的菊穴後庭處,一截木製的棍狀物品從干凈的菊穴處漏出了頭。

感受著少年的舔弄,端莊美婦臉上的紅暈逐漸加強,好在她早就在臉上抹了胭脂,從外看去也察覺不到什麼異常。

一縷縷散發著淫蕩氣息的淫液正逐漸不可收拾的從端莊美婦的腿間滴落在地上。

少年的動作時而輕緩,時而頻繁。

好在案桌的內檔夠大,除非從端莊美婦的身後看,否則很難發現桌下少年的存在。

「劉管事,這處帳目有些出入,你來說明一下。」

端莊美少婦平穩的用毛筆在帳目的問題處畫了個圈,語氣儘量平淡自然的說道。

「是,夫人。」

隨著一道男聲的恭敬回應,那姓劉的管事神色恭敬的緩緩走到了案台前,他不敢看美艷端莊的美少婦,低頭看著帳本,語氣恭敬的說明著。

「夫人,這處帳目是這樣的,上月侯府進購齊縣的一批糧食……」

端莊美少婦神色平淡的聽著劉管事的彙報,桌下分開著的玉腿下意識的往裡夾了一下。

桌下少年感受到了端莊美婦的動作,知道她緊張起來了,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壞笑,突然張口輕輕咬住了端莊美婦蜜穴口上那粒堅硬的花核。

「啊……」

端莊美少婦被少年這突兀的動作弄得身體一震,嘴裡輕輕發出一聲輕呼。

那正彙報的劉管事卻是身體一震,連忙退後兩步,緊張問道:「夫人,可是小的彙報的有誤?」

端莊美婦面無表情,神色依然保持著端莊嚴肅,只不過眼神深處卻是閃過一絲放鬆以及刺激。

「沒有,繼續吧……」

劉管事鬆了口氣,擦了擦有些冒冷汗的額頭,越發小心的彙報起來。

而此刻大廳內,除了劉管事的彙報聲,其他的男女管事皆是安靜異常,每個人大氣都不敢喘。

案台桌下,少年舔弄端莊美婦蜜穴花唇細微聲音很是隱蔽的藏匿劉管事的匯報聲中。

此刻,端莊美婦的一隻手已經伸到了桌下,輕輕的按住少年不斷涌動的腦袋,示意他不要太過強烈。

少年看著伸過來的玉手,嘴角微微一笑,抓著這隻手在端莊美婦的腿間摸了一把,然後放了回去。

感受著手上滑膩的淫液,端莊美婦眼神閃過一抹嬌羞,但很快就恢復平靜,不動聲色的把手上的淫液擦掉,重新把手放回了桌面上。

似乎是被端莊美婦內夾的雙腿束縛住了,少年一邊舔弄著端莊美婦的玉腿胯間,一邊用手大大的分開美婦的雙腿。

感受著少年的動作,端莊美婦連忙收緊雙腿,但桌下的少年似乎不肯依她,強力的把她的雙腿分開到最大。

感受著自己大開的私處花穴,一絲絲清涼的感覺讓她有些羞意難忍,剛要繼續用力收攏雙腿,下體的兩片花唇突然生疼起來。

感受著這熟悉的感覺,端莊美婦不知想起了什麼,眼神有些迷離起來。

此刻,桌下,少年擺好夾在端莊美婦兩片花唇上的木夾子,然後微微伸手微微抬起美婦的雙腿,讓被端莊美婦壓坐在身下的後庭菊穴暴露了出來。

看著那截從後庭菊穴里冒出頭的木頭,少年手緩緩的把它拔出幾分,然後又緩緩的插入回去。

隨著他的動作,端莊美婦的呼吸一促,顧不得異樣,雙手伸到桌下想要阻止少年的動作。

可這時劉管事結束了彙報,使得她不得不馬上放回雙手,臉上艱難的維持著端莊的神色,繼續查閱著帳目。

美婦的呼吸沉重,但好在無人發現她的異常,一個多時辰後,查閱完所有的帳目後,端莊美婦吩咐大廳里的人出去。

男女管事們見這個月的查帳結束,一個個如蒙大赦的離開了大廳,而端莊美婦也如蒙大赦的喘氣了粗氣,嘴間發出幾句壓抑良久的呻吟。

「你這臭小子,你剛剛是要搞死為娘嗎……」

周青蓮嗔怪的看著桌下一邊舔弄自己蜜穴一邊用木製陽具抽插自己後庭菊穴的親生兒子,眼神蕩漾起了誘人的春波。

林齊沒有理會母親的嗔怪,自顧自己繼續玩弄著她的後庭屁眼以及蜜穴。

周青蓮看著還不停折騰自己的兒子,臉上的紅潮即使在胭脂粉的遮蓋下也顯得清晰起來。

「好了……過會娘還要去見客……別弄了……啊……」

嘴上說著話,蜜穴口上方的花核又被林齊咬住後,周青蓮嬌軀一顫,話還沒說完,嘴裡就發出了一句銷魂的呻吟聲。

與此同時臉上的端莊神情煙消雲散,變成了一副陶醉迷亂的神情。

近半年來,她與林齊的禁忌關係越發不可收拾起來。

現在的她,不管身處何地,哪怕是在這種人多的場合,她也會任由林齊肆意玩弄她的身體。

只要不被發現,她都會配合林齊各種淫亂刺激的行事。

甚至上個月去看望夫君劍陽侯,在一路顛簸的馬車上,她都時時與林齊交歡。

更是在軍營里和林齊體驗各種刺激的花樣。

好幾次她更是當著夫君的面,被林齊隱秘的弄上了春潮。

好在她練就出了喜興不顯於色的本事,不然怕是要敗露自己和兒子的淫事。

「母親,你待會要去見誰啊?」

聽到兒子的問話,周青蓮聲音酥軟的回應道:「去見你父親手下將領的妻子,你別在折騰娘了……人怕是快來了……」

林齊聞言,有些不盡興的停止了動作,把插進周青蓮後庭菊穴的木製陽具抽出來,然後插進門戶大開的花唇蜜穴里,整根木製陽具全根沒入蜜穴深處,制隱約留了一小截尾部在蜜穴口處。

「既然要去見客,那母親就夾著這根東西去吧。」

林齊從桌底下鑽了出來,也不顧母親幽怨的眼神,把她從椅子上扶起,排排她的腿繼續說道:「母親,這次你可要夾緊點,可別和上回出去踏青那樣,滑出來啊。」

周青蓮面色潮紅,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自己這越發禽獸的兒子,隨後認命般的嘆了口氣,然後眼神嫵媚的白了一眼林齊,雙腿併攏緩緩蹲下身子,把林齊早就變得滾燙粗長的巨根陽具解放了出來,然後一口含住。

每天必須給林齊口交一次,一開始被他強迫著弄,到現在不用林齊說,她都會主動自覺的做。

內心越發淫蕩的同時,她也逐漸喜歡的用嘴含住兒子這根讓她日夜著迷的陽具肉棒。

「深一點。」

林齊享受地摸了摸母親周青蓮的頭頂,嘴裡愜意的說道。

鼻子發出一聲輕哼,周青蓮有些不情願的把兒子的肉棒吞咽到喉嚨部分。

這是她這禽獸兒子交會她的口舌技巧,每次這樣,她都有種被羞辱的感覺。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隨著一股濃烈的陽精從喉嚨里流進肚子,周青蓮這才艱難的吐出肉棒陽具,乾嘔了幾下後,開始整理起衣服。

「今日有些涼快,齊兒讓娘回去穿上內裙吧……」

「不准,母親是你自己答應我的,以後再侯府,除非父親回來,不穿內裙的。」

「可是待會娘要去見客呀……這樣怎麼去……」

周青蓮微微夾緊腿,防止蜜穴的木製陽具滑出來,艱難的保持自然的姿勢走了幾步,裙擺處的縫隙時不時把她潔白的玉腿暴露出一小段。

這樣讓人一看,就知道她沒有穿內裙。

林齊穿好衣物,看著母親周青蓮有些性感的步伐,嘴上嘿嘿一笑道:「反正就是不准,母親如果不守承諾的話,我可是要像上次在院牆上那樣處罰你了。」

聽到院牆上幾個字,周青蓮的神色一陣羞澀,恨恨地瞪了一眼林齊,隨後邁著艱難的步伐從大廳里走了出去。

林齊滿意的看著被自己調教聽話的母親,心裡一陣成就感。

現在的母親,對他來說距離成為南月那樣的性奴已經不算太遠了。

離開後院大廳,為了以後能更好的玩弄自己這成熟的少婦母親,林齊開始了今天的鍛鍊。

與此同時,周青蓮臉色帶著輕微的紅暈,帶著幾名侍女來到了偏院的客廳,接見了一些劍陽封地內的勛貴妻式。

「哎呀,夫人好久不見,氣色越發好看了呢,感覺年輕了好幾歲……」

剛走進客廳大門,跟著一眾婦人們打了打招呼,忍受著從蜜穴里不斷傳來的異樣快感,周青蓮神態自若的在主位上坐下,一個濃妝的美婦人就笑嘻嘻的走到她的近前,恭維說道。

這個濃妝婦人周青蓮自然認識,是自己夫君看中的將領正妻,不過那將領常年不回家,這婦人好似是跟自家的管事搞上了。

若不是那管事有親戚在侯府做事,她也不會知道這個幸秘。

「彼此彼此,趙夫人做吧,大家都坐下吧,我讓後廚端點點心上來……」

趙夫人有些羨慕的看著周青蓮美艷端莊的面容,她對自己的容貌比較在意,私底下會暗自比較自己與這些貴婦的容顏。

不得不說,劍陽這片封地的圈子裡,除了劍陽侯夫人周青蓮,其他人的容貌都不如她。

貴婦們之間的聚會是以周青蓮為主,各自談了談家常後,一些人開始陸續告辭離去。

等其他人都走光了後,趙夫人才慢悠悠的起身,對著臉上一直帶著紅暈的周青蓮小聲說了句話。

「夫人莫不是也有情夫了?」

周青蓮被趙夫人這話嚇了一跳,剛想開口說話,就看到趙夫人嬌媚的臉上帶著幾分浪蕩的對她說道。

「夫人,你看看你的腳下,水都流出來了……」

周青蓮神色一驚,連忙低頭一看,頓時羞紅了臉。

不知何時她的腳下幾縷淫液積成了一小灘水漬。

「沒想到夫人你也是這樣的女人呢,呵呵……」趙夫人輕笑著,走到周青蓮身側,輕輕掀開周青蓮的裙擺,那雙淫液橫流的濕漉玉腿就暴露了出來。

周青蓮神色一陣紅一陣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趙夫人,欲言又止。

趙夫人有些羨慕的摸了摸周青蓮豐腴的玉腿,然後目光蕩漾的說道:「夫人別在意,您多少知道一些我的事,我們都一樣哦。」

趙夫人輕笑一聲,走到客廳門前把門關上,隨後解開厚重的外袍,露出微微隆起的小腹。

「今日我除了過來給夫人賀新年,也想讓夫人給我弄點侯府的安胎藥……我懷上了我家管事的孩子。」

周青蓮有些驚訝的看著趙夫人已經顯懷的肚子,有些吃驚道:「偷情便罷,你還懷上了,你這可怎麼向你夫君交代……」

「哼,那個憨貨,從小我嫁給他,他除了新婚幾天碰過我,其他時候不是在軍營練武就是出去喝酒,我都三十三了還沒個孩子………而且…」

趙夫人說著,仿佛卸下了偽裝,美目含春的看著周青蓮說道:「夫人,你也做了這事,想必很清楚吧,比起夫君,跟別的男人偷情交合可是說不出的快活呢……」

「不過夫人你這情夫有些痴狂呢,大白天讓你夾著東西……」

「好了,別說了趙夫人,你要安胎藥,我待會讓人備好給你……」

周青蓮有些嬌羞的不願談自己,看著趙夫人一副毫不掩飾的放蕩神情,有些好奇的問道:「趙夫人,你肚子裡可是那個姓李的種……」

周青蓮說的自然是自家侯府管事的那個親戚。

「呵呵,夫人想多了,我跟李五也就是今年好上的,肚子裡的可是我外甥的種哦……」趙夫人淫蕩的聲音在周青蓮耳旁響起,她輕笑著看了看周青蓮微微夾緊的雙腿,然後嘆了口氣。

「夫人,我們這種女人一旦跨出了那一步,便一發不可收拾了,不僅我外甥,李五,我家府上的護衛也有好幾個是我的情夫。」

聽著趙夫人不知廉恥的話,周青蓮又覺得替她羞恥,又覺得莫名刺激。

「夫人啊,我們這些貴婦可不是那些普通女子,守著相公過日子就好,我們這種女人衣食不愁,相公給不了我們的,我們就得找別人要……」

「夫人,我的情況都跟你坦誠了,你也該說說你的那個情夫是誰了吧?」

趙夫人坐回椅子上,小口的喝了一口有些涼掉的茶,好奇的問道。

她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誰這麼大本事,敢把劍陽侯的夫人搞上手。

周青蓮眼神蕩漾,想起自己和林齊這半年來做過的各種荒唐刺激的事情,還是沒有告訴趙夫人。

趙夫人也不在意,又和她說了些勾引情夫的心得以及和男人承歡的技巧,這才拿著周青蓮派人送來的安胎藥離開了劍陽侯府。

一路送走趙夫人,周青蓮心神一陣恍惚,自己和林齊的苟且還是被人看出來了……

好在趙夫人也是這種人,她倒不擔心對方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不過一想趙夫人那淫蕩的眼神以及隆起的肚子,周青蓮只覺得異常的刺激。

要是自己也懷上了兒子的孽種,不知道會不會更刺激……

想著想著,感受這蜜穴里木製陽具的觸感,周青蓮有些把持不住的輕吟了幾聲。

她想要了。

其實今天早上開始,她就想好好的和林齊歡愛一回,但今天事情繁多,沒有機會好好和林齊歡愛。

強忍著去找自己那禽獸兒子的衝動,蜜穴里繼續艱難的夾緊那根木製陽具,周青蓮走回大廳,繼續處理起事務來。

一整天,好幾次她都想自己用手春潮一次,但林齊要求過,除了在他面前,否則她不可以擅自春潮泄身……

周青蓮幽幽的嘆了口氣,壓下心神,努力保持平靜地處理事務。

——

夜晚,侯府後院的主屋內,林齊剛踏進門,準備和周青蓮一起用晚膳,他的目光一下就被自己這便宜母親的裝扮吸引了。

此刻,屋內的桌上,成熟的美艷少婦只穿著一件輕紗,胸前的一對豪乳以及下體潔白豐腴的玉腿若隱若現。

「來了就吃飯吧。」

周青蓮不在意兒子火熱的目光,按照趙夫人今天說的一些勾引情夫的心得,她今晚特意只穿了這件平時很少穿的紗裙,臉上保持著端莊嫻熟的表情,眼神撩人的與兒子對視了一眼,然後微微分開腿,讓兒子火熱的目光可以看到自己的私處花穴。

在花唇蜜穴口,那根木製陽具還安穩的插在哪裡,只不過木製陽具尾部黏滑的水液泛起了淫蕩的光澤。

雖然沒明說,但林齊明白,自己這便宜親生母親今天乖乖的按照他的吩咐一直夾著那根木製陽具。

做到周青蓮身邊,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這便宜母親的端莊神情,林齊更準備吃飯,就感覺一隻冰涼的手伸進了自己的衣袍里,慢慢地摸到胯間的肉棒上。

「母親,你今天怎麼了?」看著帶著端莊表情做著淫蕩事的周青蓮,林齊有些好奇的問道。

周青蓮很滿意林齊逐漸膨脹的粗大肉棒,臉上依然保持著端莊的神情,但卻調皮的時不時向林齊拋著媚眼。

「吃飯吧,菜要涼了相公。」

「母親,你剛才叫我什麼?」

林齊眯著眼,感受著母親的反常行為,輕笑的問道。

「相公……」周青蓮神色端莊,目光淫媚的朝著林齊喊道。

林齊深吸了口氣,看著似乎比往常更淫蕩的母親,嘴上嘿嘿一笑,一把將她拉入懷裡,肉棒對著她後庭的菊穴,猛地插了進去。

「啊……疼,你這死孩子……」

被林齊這猛烈的一插,周青蓮端莊的神情維持不下去了,嗔怒的拍了一下林齊的頭,然後開始慢慢享受起後庭穴內疼痛褪去後的異樣快感。

「母親,你今天這是怎麼了?」

周青蓮痴痴的扭動腰,讓後庭菊穴里的肉搏不停的抽插,這才把趙夫人的事告訴林齊。

「所以說母親今天特意學那趙夫人的法子來勾引我的咯?」

「嗯……」

羞紅著臉點了點頭,周青蓮痴迷的看著自己親生兒子俊秀的臉,林齊把周青蓮蜜穴里的木製陽具拔掉,又從她的後庭菊穴里把肉搏抽出來,然後狠狠地插到不斷冒著淫液的蜜穴里,開始不急不緩的肏弄起來。

「母親,你明天讓人叫那個趙夫人過來,她竟然教你勾引男人,我非給她點顏色瞧瞧。」

「別了,人家懷了身子,哪經得起你這麼折騰……」

「母親你吃醋了?」

周青蓮哼了一聲,伸手在兒子腰間的軟肉上輕輕捏了一下。

「你這孩子,有了我和你那個管事還不知足,我跟你講,趙夫人你想都別想……啊……你要死了,別太深……娘受不了……」

「母親,我不管,明天我要是見不到趙夫人,以後我就天天帶你去院牆上玩。」林齊邪笑一聲,繼續加大力度的肏弄起便宜母親。

直到深夜,侯府後院的主房內還回檔著周青蓮銷魂的呻吟以及林齊噴射陽精的低吼聲。

臨近天亮,林齊拉著周青蓮,打算再來一次。

「好了,別來了,天快亮了,該歇息了……」

成熟的美婦趴在少年的胸口上,臉上春潮如血。

雖然周青蓮很想再來一次,但明日侯府還有許多事宜等著她處理,況且她剛剛才泄了身子,還能忍受身體依然磅礴的慾火。

「那明天趙夫人就勞煩母親把她約來了。」

「不行……」周青蓮有些不滿的說著。

她現在跟林齊已經徹底放開了母子之間的矜持,平日裡林齊想讓她做什麼羞恥的事情她都會答應,唯獨拉別的女人下水這件事她做不到。

況且那個趙夫人顯然是個比她更淫蕩的狐媚子,萬一以後林齊只顧著跟她求歡,自己可如何是好……

林齊聽著母親嚴厲的拒絕,嘴裡冷哼一聲,對於自己這便宜母親,他一直都是往性奴的方向去調教的,可是這最後一道底線,便宜母親怎樣都不肯跨過。

「母親要是不答應的話,就別怪孩兒無禮了……」

周青蓮媚眼如絲的望著林齊,調笑道:「怎麼個無禮法……啊……」

隨著她的一聲驚呼,林齊抱著成熟少婦的嬌軀,就這樣赤身裸體的從主屋走了出去。

「死孩子,你幹嘛……」

被外面的涼風一吹,周青蓮打了個哆嗦,雙手摟住林齊的脖子,看著逐漸臨近的院牆,臉上一陣羞恥與潮紅。

林齊抱著母親,輕車熟路的跳上院牆,保持練武的他帶個人跳上院牆不算太難的事情。

「母親,你答不答應把趙夫人約過來?」

「不……」

林齊聞言深吸口氣,從背後抬起周青蓮的一條修長玉腿,使得她光禿禿的陰戶大開著對著院牆外,只要那些巡視的護衛經過,一眼就可以看到赤身裸體的侯府主母大開著的淫蕩蜜穴。

挺著肉棒,林齊狠狠地從後面頂入母親的蜜穴內,毫無顧忌的瘋狂肏弄起來。

周青蓮渾圓的屁股不停的與他的小腹撞擊在一起,在深夜的空氣中傳出響亮的淫蕩聲響。

啪啪啪……

急促的撞擊聲迴蕩,周青蓮雖然極為享受這一刻的刺激,但在院牆上做是在太容易暴露了。

「啊……嗯……停下……我們回屋去,要被人看見了……」

「那你明天必須把趙夫人喊來,知道嗎,母親?」

「哼哈……你你這死孩子,就會欺負為娘……我…啊……答應你就是了……快下去,為娘要忍不住了……啊……」

「哼,還有,你不是說那趙夫人懷了她外甥的種你,母親你從明天開始不許吃那些避孕的藥湯了,聽見沒?」

周青蓮一邊忍受著不斷強烈的快感,想到今天那趙夫人隆起的肚子,一股禁忌的快感讓她身體一陣顫慄。

「哼……娘不吃藥了……嗯唔……給你生個孽種……」

聽到母親淫蕩的回答,林齊滿意的笑了笑,抱著便宜母親回了寢屋,繼續肏乾了起來。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