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婦 (06) 作者:wzh2018

【墮婦】(古風/亂倫/人妻/調教/惡墮)

作者:天天的空空(筆名)2021年4月2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第六章:主母的沉淪

接來下的日子裡,林齊沒有繼續沉浸在女欲里,這個月上半個月肏了便宜母親,下半個月肏了南月,即使是他現在這具身體強悍異常,也有點細微的虛弱感了。

雖然還是每天清晨一柱擎天,但林齊覺得也是時候開始鍛鍊一下身體了。

好不容易穿越到這個時代成為無法無天的二世祖,沒有一個好身體可不行。

一連一個月,林齊都沒有接近女色,每天定時的早起晨練然後又是泡各種強身健體的藥浴,武藝方面也是不斷的打磨,前身留下來的底子不得不說實在是太好了。

連續鍛鍊了一個月後,之前那一絲縱慾過度的虛弱感煙消雲散,渾身上下不僅換髮著生生不息的活力,身體各方面的力量都增強了不少。

為了檢驗自己的進步,林齊時不時和那些武藝頂尖的護衛頭領切磋,在確保他們不放水的情況下,以一敵三穩占上分。

按照這幾個護衛的說法,少主若是上戰場,絕對是可以以一擋百的悍將。

對於這些護衛的真心恭維,林齊倒是不以為意,他堅持鍛鍊可不是為了上戰場去賣命,而是為了保健,讓自己以後可以更盡情的玩弄看上的女人。

穿越一世,若是不風流一生,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老天爺給他的新生。

……

這一天,清晨。

和煦的陽光將整個劍陽候府籠罩,侯府東院,主宅的寢室里,林齊有些睡眼朦朧的睜開眼。

嘴裡有些干,像是水分都被蒸發了似的,看了一眼躺在自己枕邊蓋著被子的南月,這個人妻僕婦是他昨晚連夜叫過來了的。

連續鍛鍊了一個月,一個月未近女色,作為前世的風流浪子,林齊自然也是無女不歡的,再加上這具血氣磅礴到不似人的身體,來了性致,不發泄出來,對他來說是件極為難熬的事情。

昨晚他毫無顧忌的放縱了一把,以他這一個月來鍛鍊出來的體魄,短時間內再也不用擔心出現虛弱的情況了。

看著南月這張還算好看的面容,一想到這個人妻僕婦昨晚被自己弄的泄了十幾次身子,各種淫語浪語從這個熟婦的嘴裡喊出,對於自己調教女人的能力,林齊莫名有了不小的成就感。

可惜便宜母親那邊目前還是嚴防死守,讓他沒辦法對她進行第二輪的調教。

不過他也不急,心理上便宜母親已經被他打通了一道缺口,便宜母親現在躲著不敢見自己就是最好的證明,自己只要慢慢勾起便宜母親的慾望,讓她變得和南月一樣成為自己的性奴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走下床從茶几上倒了一杯鹿茸參茶,喝飽了以後,林齊摸了摸下體有些過分猙獰的粗大肉棒,看了眼還在熟睡的南月,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他走到床邊,一把掀開被子,南月成熟嫵媚的酮體毫無遮掩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光滑細膩的肌膚上不少地方有些磕磕碰碰的痕跡,尤其是膝蓋已經臀部後上部的兩處位置更是通紅一片,腰腹處到處都是墨跡。

[ 蕩婦][淫娃][騷肉壺] 以及兩個半的正字記號等等。

這是昨天肏弄南月的時候,他一筆一划寫上去的,南月每泄潮一次,他就在她的肚子上記上一筆,南月每哀求他肏弄的時候,他就在她的肚子上寫下一道淫詞。

要不是他射了一次後,南月昏睡過去,這些手臂胸口的肌膚都會被他用墨跡寫滿吧。

林齊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昨晚的傑作,伸手擺弄了一下南月的身體,讓她睡正一些,然後在把她兩條修長豐腴的雙腿分開一些,被刮的光亮的陰戶就暴露在他的眼前。

此刻,南月的陰戶花穴正塞著一個木塞,花穴下方的菊穴處,也隱約能看見另一個木塞的尾部。

林齊嘴角帶著邪笑,伸手把南月花穴處的木塞撥離,隨著他的動作,一縷縷散發著騷腥氣息的淫液以及陽精就如溪水般從南月的花穴內緩緩流出。

昨天雖然只射了一次,但他可是足足禁慾了一個月,積累了一個月的陽精不僅量大,並且異常粘稠。

想著被自己征服的人妻僕婦幾個月後說不定要頂著肚子來讓自己玩弄,林齊就有些期待起來。

活了兩輩子,他還真沒玩過孕婦呢。

用力在南月光禿禿的陰戶上拍了一下發出一聲帶著水聲的異響,林齊躺回床上,嘴裡輕聲喚道:「小淫婦,快起來給我舔舔。」

睡意朦朧中,感受到下體蜜穴被人拍了一下,南月幽幽醒來,感受著全身上下傳來的酥軟無力感以及花唇蜜穴處傳來的異樣快感,她下意識的嬌吟了一聲,這才想起來自己身處何地。

「是……主人……」

有些用不上力氣的爬起來,窗外吹來的晨風撫過她成熟火熱的身體,南月不禁打了個哆嗦,這才看到自己腰身上的墨跡,想起昨晚的欲仙欲死,溫潤的雙眼裡不由自主的迷離起來。

紅腫的花唇蜜穴處,淫液流出的更多了幾分。

她又想要了。

作為一個女人,她從來沒有像昨天那樣的迷離過,放蕩過。

滿腦子裡都是少主人那根火熱滾燙的粗大肉棒陽具。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讓少主人肏弄一輩子。

腦子裡泛起這些想法,南月有些羞恥以及羞愧,但更多的則是刺激與沉迷。

她不想管太多了,她不覺得自己以後能離得開少主人。

如果說以前是被少主脅迫,現在她是真心實意的想要讓少主人玩弄自己。

不管做什麼,只要少主人想,她都可以放下一切羈絆,去做少主人想讓自己做的事情。

如果能給少主人生下一兒半女,男月經覺得自己做夢也許都會笑醒。

林齊靜靜的享受著胯間熟婦嫻熟的口舌服侍,偶爾睜眼看看對方看他的痴迷眼神,他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南月這個人妻僕婦,到了現在算是徹徹底底的被他拿下了。

從身到心。

一整個上午,林齊把南月送上了七八次春潮泄身後,這才從床上起來。

雖然把南月肏泄了七八次,但他還是一次都沒有射過。

倒不是他射不出,而是他刻意忍著不射,不管南月怎麼渴求和淫媚的撩撥他,他都不為所動。

原本打算再過段時間對便宜母親展開第二輪的調教,不過看著南月一臉迷離痴醉的表情,林齊就很想讓便宜母親也變成這樣。

那畫面,光想想,他就有點把持不住。

南月說到底是僕人,雖然熟女該有的成熟嫵媚都有,但身上少了便宜母親身上的那種貴氣以及端莊。

「南月,夫人哪裡,你這一個月來有沒有聽我的話給她下藥。」

站在床邊上,任由赤身裸體的南月給自己更衣,不管對方時不時投來的渴求眼神,林齊語氣淡淡的問道。

「有,南月按照主人的吩咐,一日三餐都有給夫人下藥……」

幫林齊穿戴整齊,南月紅著臉,眼神淫媚的注視著自己的少主人。

十幾歲的少年,俊秀的臉龐,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心神蕩漾,南月心裡隱隱想過,少主人如果是自己的相公該多好啊。

「嗯,不錯,這段時間我不會回東院了,你以後還是繼續給夫人下藥,我不讓你停,你不要停。」

「是,主人……」

南月微微低下身子,讓胸前的一雙美乳晃蕩了一下,目光火熱以及期待的看了看林齊。

感受到南月的異樣,林齊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一雙美乳,然後邁步走向門外:「這幾天你好好陪陪你相公吧,等我回東院的時候再來侍寢。」

有些失落地,南月應了一聲是,痴痴地看著林齊離開的背影,良久良久……

……

輕車熟路的來到侯府後院,便宜母親的寢房外。

跟守在門口的侍女九娘交代一聲,林齊坐在門前院落里的茶几上,慢條斯理的喝起茶來。

九娘按照少主的吩咐進了主母的寢房,對著坐在鏡子前刺繡的主母彙報道:「夫人,公子求見……」

聽到九娘的通報,周青蓮手上的動作一頓,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什麼,聲音突然有些急促起來,耳背處也肉眼可見的紅潤起來。

這一個月來,她不斷的沉浸在被親生兒子姦淫的屈辱以及對丈夫劍陽侯的羞愧之中。

但不知怎麼回事,自從被林齊姦淫了半個月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要敏感,略微有點刺激下體的蜜穴甚至花心處都會莫名輕顫,仿佛流不完的淫液始終會把她的大腿根處浸濕。

同時腦海里也會不斷回想起被兒子林齊姦淫的快感那種禁忌的刺激感。

為了靜心,她每天處理完侯府公事便會開始刺繡。

雖然身體還是不受控制的燥熱敏感,好在心裡上好過了些許。

現在聽到那個孽子要求見自己,不知怎麼的,周青蓮的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悸動,似是喜悅期待,又似羞恥羞辱。

感受到下體突然變明顯的涼意,周青蓮只覺得臉上一片滾燙。

她動情了。

那個孽子僅僅是求見自己,自己的身子就情動了,難道自己真的是個淫婦不成……

深吸了口氣,周青蓮壓下眼裡升騰起的慾火,聲音輕緩道:「讓他進來吧。」

「是,夫人。」

九娘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夫人莫名往裡夾的雙腿,沒有多問,出門對著正在茶几上喝茶的林齊恭敬說道:「公子,夫人讓你進去。」

「嗯。」

放下茶杯,林齊沒有說話,看了一眼稚嫩的九娘,有些失望的搖搖頭,然後神色帶著幾分輕挑的走入到寢房之內。

便宜母親肯見自己了,說明她身上的慾火又燒起來了。

林齊惡狠狠的想著,這一個月他讓南月不斷的在便宜母親的三餐里加各種春藥,就是為了第二次調教便宜母親的時候,徹底擊潰便宜母親的所有矜持和底線。

女人這種生物,只要被慾火燒腦,時間一到,再怎麼端莊素雅,再怎麼清高貞潔都會變得跟淫娃蕩婦一下。

一進屋,看著坐在鏡子前拿著東西在刺繡的周青蓮,林齊反手關上房門,給門外九娘一個走遠點的眼神,然後輕輕的來到周青蓮的身後,雙手輕輕的放在她的雙肩上。

「母親大人,孩兒來給你請安了。」

林齊語氣帶著幾分挑逗,放在周青蓮肩上的手慢慢下滑,撫摸著自己這便宜母親的平坦後背。

周青蓮沒有說話,林齊透過鏡子可以看到她帶著幾分紅暈的臉頰,以及神情鎮定的表情。

不過這表情在隨著他的手滑倒她的腰間,周青蓮身子一顫,臉上露出慍怒的神情。

「放肆,你這孽子,不要拿手碰我。」

林齊被便宜母親突如其來的呵斥嚇了一跳,好在他經驗豐富,剛剛便宜母親身子一顫,然後一股明顯的熱氣從她身上升起。

林齊就知道她只是嘴上說著硬話,身子卻是酥軟了下去,根本沒有任何排斥他的意思。

「既然母親這麼說,那孩兒只好遵命了。」

林齊嘴角帶著笑,雙手離開周青蓮的身體,然後解下自己的腰帶,脫掉褲子,把巨大的肉棒陽具放了出來,然後用龜頭不停的蹭摸著便宜母親的背部。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灼熱觸感,被那根肏乾了半個月之久,周青蓮很清楚自己這孽子在用什麼碰自己。

想到自己堂堂侯府主母被人這樣的輕薄,兩行眼淚就不受克制的從她眼角流出。

她轉過身,剛想呵斥,口腔里瞬間就被那根熟悉的東西填滿。

「唔……」

雙手推開林齊,吐出那根滾燙的肉棒,周青蓮神色淒婉的指著林齊,眼淚決堤般的滑落。

「你這個畜生!」

氣極的她伸手就要給林齊一耳光,但下一刻她的手就被林齊強有力的抓住,從座椅上被拉進他的懷裡。

與此同時,胸前的外袍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掀開。

周青蓮恨恨的看著林齊,剛要反抗自己這禽獸兒子,下一刻她就覺得胸口一涼,隨著布料撕碎的聲音,她整個上半身毫無遮掩的裸露了出來。

有些氣惱的慌忙要推開林齊,下一刻周青蓮只感覺一陣失重,雙手下意識摟住林齊的脖子,雙腿被林齊的兩隻壯手分開抱住,與此同時裙子被林齊一把掀起,又是一陣布料撕破的聲音,內里穿的內裙被他粗魯的扯碎,大腿的大片肌膚也瞬間裸露出來。

緊接著隨著一根讓她極為熟悉的滾燙陽具插入到大開的陰戶中,以及「噗呲」的一聲水響,隨後狠狠地穿過她的花唇蜜穴直直地撞到蜜穴深處的花心上,周青蓮身體一顫,嘴上下意識的嬌媚的呻吟了一聲,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忘記了反抗。

感受著便宜母親下體蜜穴里的泥濘,林齊暗自覺得好笑,自己這便宜母親都濕成這樣了,表面上還能那麼端莊嚴肅,真不愧是貴婦。

隨著他粗魯的插入,剛剛還不斷掙扎反抗的便宜母親瞬間沒了動作。

眼神有些迷離,似乎還沒從被他插到花心的快感里回過神。

抱著便宜母親坐在鏡子前的座椅上,面對面的看著便宜母親越來越紅的面容以及有些陶醉的表情,林齊嘴角微微勾起,開始不急不緩的抽插起來。

隨著他這一抽插,周青蓮頓時回過神來。

「孽子,快放開我……」

盡力的推了幾下林齊,周青蓮聲音顫抖的說著,話音一落,她頓時心神一盪,剛剛自己說出的話雖是呵斥,但怎麼都感覺有些嬌媚了。

像是在撒嬌一般……

感受著自己親生兒子巨大肉棒的抽插,周青蓮臉上潮紅一片,眼神惡狠狠的盯著林齊,但身子卻是不聽使喚的迎合起孽子的抽插。

她的身體仿佛久逢甘露一般,儘管她有心制止林齊的動作,雙手象徵性的推慫著林齊,但腰身卻不自覺的微微扭動起來。

「母親難道不喜歡孩兒這樣嗎?」林齊感受到便宜母親身體上的妥協,調笑著放開抱著她腰身的手,繼續說道:「母親要是不喜歡的話,就自己下去吧。」

周青蓮紅著臉,身體上的快感一波波的衝擊著她的心神,雖然很享受這種快活的快感,但作為一個母親,作為妻子,她不能讓自己沉浸下去。

提著一口氣,周青蓮剛要從林齊的身上站起來,但林齊默不作聲把肉棒向上一頂,追擊著脫離了一段的蜜穴,狠狠地撞在便宜母親的花心處,使得周青蓮剛提起的力量頓時煙消雲散。

她無力的趴在林齊的胸口,仰起頭,盯著林齊的臉,有些氣憤道「你……你給我停下……」

林齊不理她,自顧自的上下抽插著她的蜜穴花心,眼神戲謔地看著自己這便宜母親。

「母親,你倒是快下去啊,孩兒這不是幫你嘛」

聽著林齊無恥的話,周青蓮狠狠地咬咬牙,再一次聚集力量準備起身,讓那根讓她又愛又恨的肉棒離開自己的蜜穴。

眼看快要成功了,隨著「啪」一聲的肉響,周青蓮忍不住呻吟一聲,身子重新重重的坐了回去。

還沒等她再次起身,蜜穴里那根滾燙的陽具開始了劇烈的抽插。

嘴巴一張,她下意識的想要媚叫出聲,但一看眼前自己親生兒子林齊的面容,喉嚨里的聲音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咬緊牙,周青蓮用凌厲的目光直直盯著林齊,暗示他停下下體的動作。

林齊當然不會理會她的掙扎,繼續加大頻率的抽送著肉棒,享受著便宜母親緊緻的蜜穴,嘴巴里輕輕發出舒暢的呻吟。

聽著兒子嘴裡發出的淫蕩聲響,周青蓮眼神一盪,在不斷強烈的快感下產生了幾分迷離與沉醉。

不過她很快就清醒,雙手扶在林齊的肩上,努力的想要讓自己離開他的身上。

幾盞茶的時間過去,當又一次起身失敗後,周青蓮喘著氣,壓抑著喉嚨里的聲音,雙手抱著林齊的脖子,把臉埋在那充滿男性氣息的胸膛里,放棄了反抗。

見便宜母親不再反抗,林齊嘿嘿笑道:「怎麼了,母親,捨不得從孩兒身上下去嗎,那孩兒就不客氣了。」

「你……無恥……」艱難的回答兒子林齊的話,周青蓮咬著牙,感受著蜜穴和花心不斷傳來的快感,腰身輕輕抖動起來。

她快要泄身了……

雖然很羞恥,心裡更是罪惡滿滿,但這並不妨礙她的本能。

腰間配合扭動的幅度更大了一些,臉上的滾燙讓她不由自主的把臉埋的更深了。

就這一次……等會我一定要狠狠教訓這個孽子!

周青蓮內心如此想著,等待著自己春潮的頂點。

但就在她快要泄身春潮的時候,突然下體蜜穴一空,那根滾燙的肉棒陽具突然被林齊整根拔了出來。

像是快要飄飄欲仙時被人猛地拉落,周青蓮有些氣惱的抬起頭,有些嗔怪的看著林齊「你……」

話到嘴邊,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母親,我聽你的話,放開你咯」

林齊調笑的說著,放開周青蓮,自己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周青蓮雙腿微張,有些無力的趴在座椅上,眼神有些無神的望著林齊。

她的臉紅的似乎可以掐出水來,林齊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下,微張的大腿上,一縷縷淫液正沿著肌膚不停的滴落在地毯上。

周青蓮喘著氣,緩了好久才緩過勁來,臉上帶著紅暈,但表情卻是控制的極為平靜,緩緩站起身,整理起碎裂的衣裙,眼淚不自覺的沿著眼角滴落。

不多時,她又輕輕的抽泣起來。

「你這孽子,你讓我以後如何面見你父親……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亂德的事情……」

抱著破碎的衣服,周青蓮撲倒在床上,埋頭哭泣起來。

林齊畢竟是她的獨子,她不可能躲他一輩子,但內心對夫君劍陽侯的愧疚始終狠狠譴責著她。

以後的日子,該如何是好啊……

周青蓮絕望的想著,突然感覺身體一輕,隨後她就感受到後背靠在了一個讓她熟悉的懷抱里,雙腿也被人拖住,讓她的陰戶完整的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這種小孩把尿的姿勢她並不陌生,前段時間甚至讓她記憶深刻。

隨著那根熟悉的滾燙肉棒重新插入到蜜穴內,周青蓮輕輕叫了一聲,雖然認命般地任由林齊以這樣的姿勢肏弄著自己的蜜穴。

反正都這樣了,隨他去吧……

這種自暴自棄的想法一出現,想著自己竟然任由兒子肆意肏弄,那股背著夫君偷情的禁忌感與刺激感莫名又環上了她的心間。

帶著淚痕的臉上,動人的紅暈更加誘人了幾分。

啪!啪!啪……

兒子堅實的小腹不斷的與自己的屁股撞擊出淫蕩的聲音,周青蓮目光越發迷離恍惚起來。

喉嚨里被她壓抑的聲音也時不時流露出幾分,讓她內心的刺激感更重了幾分。

「哈……母親,孩兒肏的怎麼樣,你的小騷穴還舒服嗎?」

林齊微微喘著氣,抱著周青蓮來到鏡子前,讓她看著自己被他肏弄的樣子,嘴裡調侃道。

周青蓮出神的看著梳妝檯上銅鏡反射出的身影。

表情誘人嫵媚的美艷熟婦正被那個十幾歲的少年淫蕩的肏弄著蜜穴,那讓她羞愧的淫液光澤不斷的在她大腿根處滴落流下。

她正在被親生兒子肏弄……

周青蓮說不出話,極力忍耐呻吟就是她的極限了,閉上眼,不去看鏡子裡羞人的畫面,喘著急促的呼吸,任由林齊肏弄著自己的蜜穴,不作任何反抗。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除了無奈接受,已經沒有了任何選擇,即使反抗的再厲害,心裡對夫君的羞愧不會減少半分。

還不如沉浸在與兒子的淫慾,至少她不會羞愧難忍。

林齊看著不在反抗的便宜母親,臉上得意房笑了笑,開始了他的第二輪調教。

……

「九娘,該喊夫人吃晚膳了……」

「咦,九娘,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聽著寢房內時不時傳來的肉體撞擊聲響,九娘紅著臉,敷衍了幾句前來喚夫人用膳的侍女,表示自己會送進去,然後就驅散了院子裡的所有僕人。

她知道夫人和少主和好了,這些天怕又是要每天沒地的交歡了……

「九娘你一定要替夫人和少主保守住秘密,誰也不能說,死也不能說……」

輕聲給自己打了打氣,九娘把晚膳悄悄放進屋內,聽著夫人床帳里不斷傳來的喘息聲與夫人輕輕的呻吟聲,九娘小聲說道:「夫人,該用晚膳了……」

此刻,周青蓮正享受著不知道是多少次的春潮前被拉回的空虛感與刺激感,聽到九娘的聲音,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和兒子淫樂了一下午了。

九娘怕是知道了我和齊兒的事……她是我的貼身侍女,應該不會亂說……算了不管了……

周青蓮此刻已經完全被禁忌感和刺激感充滿了心神,意識到九娘發現了自己和兒子的姦情,倒也沒有緊張,反而更加覺得刺激起來。

再加上這一下午自己這該死的孽子又和之前一樣始終不讓她春潮泄身,使得她在濃烈的慾望衝擊下,已經失了大部分理智。

「……嗯……哈九娘…把晚膳端進來……」

九娘紅著臉應是,端著晚膳走進內屋,映入眼帘的除了夫人雪白的酮體外,還有少主壯士的身體,夫人趴在茶桌上,火熱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身後少主人則是一臉邪笑的看著她,示意她把晚膳端過去。

有些顫抖的,九娘把晚膳端到茶桌上,偷偷看了一眼夫人,卻見夫人神情迷離,眼神陶醉的似乎極為享受。

「夫…夫人……公子……若沒有事,九娘退下了……」

周青蓮一聽九娘要退下,伸手擋在身後林齊的小腹上,讓他暫緩抽動,平穩了一會兒氣息,才語氣嬌軟的吩咐道:「九娘……我和少主的事,絕不能讓別人知曉,明白嗎。」

周青蓮紅著臉說著,眼神突然凌厲的盯著九娘。

九娘心裡一顫,想到那些貴婦的淫亂傳聞,所有泄露這些事情的丫鬟婢女沒有一個是能得善終的,她自然明白夫人的意思。

「九娘明白……公子只是給夫人排解寂寞,九娘絕不會跟任何人說的……」

周青蓮看著九娘表態,還想說點什麼,突然蜜穴里的粗大肉棒猛地抽動起來,使得她沒有防備下,銷魂的叫出了聲。

聽著夫人突然的銷魂呻吟,九娘的臉頰瞬間通紅,但夫人還沒讓她走,她也不敢有什麼動作,低著頭不敢去看夫人此刻應該是非常銷魂淫蕩的神情。

「啊……慢點…別……好了……九娘,你退下吧……」

聽到夫人艱難的回答,九娘如蒙大赦,逃也似的離開了寢房,順便把門關上,自己則守在院子裡,以防有人靠近寢房發現異常。

感受著自己碰碰亂跳的心臟,九娘呼吸都有點不順暢了。

屋內,周青蓮享受著林齊劇烈抽插帶來的快感,內心裡一股前所未有的禁忌快感以及刺激感讓她好想放棄矜持大聲浪叫幾句。

自己竟然當著貼身侍女的面和親生兒子交合淫樂,自己淫亂的一面被看到了,反而讓她覺得格外興奮。

心裡更是有個聲音隱隱響起。

我好淫蕩,好刺激……我是個淫蕩的女人……

羞愧,羞恥以及刺激禁忌,罪惡以及舒暢的情緒讓她越發迷亂起來。

一夜歡愛,直到第二天的早晨,九娘被鳥叫聲驚醒,這才發現到了天亮。

連忙走到寢房內剛要提醒夫人天明了,一股股奇怪的騷腥氣味就充滿了她的鼻間。

走進內屋一開,夫人與侯爺的大床上,少主正閉眼享受著夫人的騎弄。

看了一眼夫人迷離的神情以及有些病態紅潤的臉,九娘默默走出寢房,吩咐院外的下人不要靠近寢房,這才急匆匆的去準備早膳去了。

夫人和少主怕是一夜未睡吧……

當九娘送來午膳的時候,周青蓮疲憊的睡在林齊的懷裡,輕輕打著鼾聲,林齊則仔細的撫摸著母親的嬌軀,閉目養神。

他昨天一晚上挑弄了便宜母親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剛剛便宜母親才放下所有尊嚴,求著他給了一次春潮。

他也把那股憋了一整天的濃精射到便宜母親的花心深處,第二輪的調教總算是完成了。

「九娘,把午膳放桌上吧,你過來。」

「是,公子……」

九娘有些緊張的走到林齊身前,低著頭不敢往床上看一眼。

「來,九娘,把這個吃下去。」

林齊看了看九娘平整的胸部,以及瘦小的身材,有些意興闌珊的說著,把改變體質的藥丸遞給了九娘。

「公子……這是……」九娘顫抖的接過,臉色蒼白無比,難道這就要殺人滅口了?

「以後做本公子的性奴吧,這藥是改變體質的藥,以後每天去找南月要一枚,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停藥。」林齊平淡的說著,示意九娘離開。

九娘一聽不是毒藥,鬆了口氣,但隨後又臉紅的看了一眼林齊,低頭應是。

她當然知道公子的意思,一想到自己以後也會跟南月管事一樣變成公子的玩具,她內心鬆了口氣的同時,又覺得有些悲哀。

一旦自己做了公子的性奴,這輩子都別想成親了吧……

待九娘退下後,林齊隨意吃了幾口早膳,然後摟著便宜母親滑膩的身子,沉沉的睡了過去。

……

一個月後,夜晚,侯府後院浴房之內。

一道妙曼的身影輕輕的脫下衣物,身影的主人是個美艷少婦,光看儀容,美少婦有著常人難以擁有的貴氣以及端莊,只不過此刻隨著脫下衣物後,美少婦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紅潤了起來。

在美少婦的背後,一個身體強壯的十幾歲少年正挺著一根巨大的粗長陽具肉棒,不斷的刮蹭著美少婦的刮刮臀溝。

「母親,幫我舔舔,孩兒難受。」

「哼,你給我正經一點,沐浴完我要安歇了。」

「母親,你倒是好意思說,剛才誰把我叫醒的?」

美少婦聽到少年的話,臉色更紅了,但表情依然保持著端莊。

「你這孩子,身上都是那些東西,不叫你來洗澡,我可聞不得那些氣味……」

「嘖嘖,那可是母親你的氣味,你還嫌棄自己嗎,母親?」

少年調皮的問道,讓美少婦臉上一陣羞恥又沉醉。

「好了,齊兒,我們快點洗好,娘睏了……」

「哦,母親這麼急著想和孩兒睡覺嘛……」

聽著少年輕薄的話,美少婦眼裡閃過記得羞意,但更多的是火熱,輕輕哼了一聲,沒有說話,自顧自的走進浴池裡,清洗著身上有些淫亂的痕跡。

「下次不許再為娘身上寫字了,你看這些都快洗不掉了,要是被你爹回來看見,我們娘倆都別活了……」

「哦……難道我寫的不對嗎,母親難道不是孩兒的小蕩婦,小浪穴嗎?」

「你……你這孩子,胡說什麼……我可是你娘親」

「嘖嘖,母親,你在床上求我肏你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夠了,閉嘴吧,快洗。」

美少婦紅著臉,毫不在意少年盯著自己看的火熱目光,努力的把身上寫著[小蕩婦][小浪穴] 的墨跡字眼清洗掉。

「母親,我想到外面去……」

聽著少年的話,美少婦好像想起了什麼,嬌嗔的瞪了一眼少年,沒好氣道:「快如秋了,會著涼的……」

但少年不依不饒,把美少婦從浴池裡拉出來,也不穿任何衣物,兩人赤身裸體的走到門口打開門。

林齊大大咧咧的甩著陽具走出了浴房,周青蓮臉色潮紅,緊張的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後。

戶外交合,是這個月來她和兒子發現的最刺激的性癖之一,每次和林齊來浴房,她都會被林齊一絲不掛的拉出來交合。

要知道浴房院牆外可是有人巡視的,只要有人稍微對浴房內好奇一下,探個頭就能看到浴房院子內的淫亂場景。周青蓮真的很怕被人發現,但卻也感覺無比刺激。

被拉到上次交合的地方,周青蓮停下腳步,臉色潮紅的嬌羞道:「好了,齊兒,就在這吧……」

林齊嘿嘿一笑:「不行,這地方母親都用過兩次了,咱們今夜去哪裡……」

順著兒子所說的方向看去,周青蓮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瘋了……」

這個孽子居然要和她到院牆的窗戶邊上去搞……

「不行……太容易被發現了……」

「母親,你看你,你腿上又出水了,明明很想去吧?」

林齊不管母親的反對,伸手摸了摸周青蓮大腿根部泛著水光的淫液,浪聲道。

「不是……為娘只是太緊張了……」

「我看是興奮吧,蕩婦母親……」

見說不過他,周青蓮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邁著忐忑的步伐走到院牆的一處窗戶口處。

從這個窗戶口可以看見不遠處不停走過的巡守護衛以及一些侍女僕人。

好在浴房外的人都很規矩,沒有誰敢看浴房這邊,只要不發出太大的聲音,很難會讓人注意到這個窗戶口。

「母親,把腿抬上去。」林齊走到周青蓮的身側,輕輕拍了拍周青蓮的翹臀,邪笑說道。

周青蓮怕被他打出聲響引人注意,有些緊張的抬起腿放在不算太高的窗台上。

她做出這個姿勢後,渾圓的臀部展露無缺,修長的大腿潔白無暇,讓人看一眼就會被深深的吸引,她的一隻手被林齊拉著,胸前的一對豪乳毫無顧忌的對著窗口,若有人在附近經過,一眼便能看到。

周青蓮身體微微顫抖,一想到自己隨時可能被外面的護衛或是僕人看到,內心裡的緊張感便不停的膨脹起來,但緊隨著兒子那根讓她逐漸痴迷的滾燙肉棒插進自己泥濘的蜜穴里後,這種緊張感逐漸轉變為刺激感。

一縷縷淫液從蜜穴與肉棒的交合處滑落,滴落在草地上發出輕輕的聲響。

「我要動了……」

「……嗯,慢點,別發出聲音……啊…死孩子,別這麼深……我怕我忍不住……」

月光下,赤身裸體的美少婦與少年淫蕩的在院牆的窗台變交合著。

噗呲噗呲噗呲……

一下一下的,林齊控制著力度,逐漸加快速度的抽插著母親周青蓮的蜜穴。

時不時頂兩下花心,時不時扭頭拉著母親接吻,時不時揉捏著母親胸前的這對豪乳。

「母親,你看,你這對玉乳都變大了好多,我爹回來不認識了如何是好?」

「唔……哈…啊……還不都是你天天用夾子夾……啊……別太深了,你這死孩子……」

周青蓮目光緊張的看著窗台外,做好隨時蹲下的準備,艱難的壓抑著聲音,對著身側的林齊說道。

「切,您不是很喜歡嗎……昨天還問我怎麼不給你夾來著……」

面對兒子的調笑,周青蓮早有經驗,哼哼了兩句沒有接話。

自從無奈接受了和林齊的淫亂,她經常都會被這樣問到無地自容,兒子也不再是那個聽自己話兒子,想起這個孽子昨天讓自己喊他爹爹,周青蓮內心蕩漾的同時,又一陣羞恥刺激。

這種過分的要求,她每次拒絕後,這孽子就會好幾天挑動她,卻不讓她春潮泄身,每次都無奈的妥協,到了現在她感覺自己在兒子面前完全拿不起母親的身份了。

可能是太過刺激與禁忌,周青蓮明顯感覺到自己快要到春潮了。

可蜜穴里的那根滾燙肉棒似乎看穿了她的一切,總是不急不緩的抽送著,既讓她不至於從快要春潮的快感里掉下去,也不讓她真正達到。

這一個月來,自己這混蛋兒子每次都是這樣調戲自己的。

除非自己開口,否則哪怕是肏到天明,他也不會給她想要的春潮。

周青蓮可不敢在這兒和兒子干到天亮,聲音帶著幾分嬌羞與嫵媚,轉頭低聲在林齊耳邊說道:「冤家,人家想要了……」

「哦,想要什麼?」

「哼……」

「母親不說的話,就一直這樣到天亮吧……」

「不行……嗯……為娘說就是了……」

周青蓮一想到自己馬上要說出的淫蕩話語,羞恥的閉上眼,對著林齊嬌聲說道:「奴家想要兒子的陽精……求兒子在奴家的小浪穴里射吧……」

作為侯府主母,說出這樣不知廉恥婦德的話,周青蓮除了羞辱外,更多的是禁忌與刺激。

如果不是為了保持最後一份矜持,也許這樣的話她隨時都能說的出口吧……

看著那個把自己從端莊貴婦變成一個淫蕩騷貨的罪魁禍首,周青蓮狠狠地咬了一口林齊的臉,緊接著隨著一聲沉悶的響聲,蜜穴內那根滾燙的肉棒突然一頂到花心的最深處,周青蓮身體一顫泄了身子。

與此同時一股她憋了許久的尿液也同時從花穴上分的尿道噴灑而出。

周青蓮臉色紅的嚇人,她這是第二次在兒子面前失禁了,內心裡一片羞憤難當。

林齊沒有放過母親的窘迫,開口調笑道:「母親,你看你想不想一條發情的小母狗……」

「住嘴……不許說了……」

感受著兒子依然滾燙的肉棒,周青蓮暗嘆一口氣,知道這個小祖宗要開始又一次的征伐她了。

每次自己都泄了好幾次了,兒子都沒有射陽精,這方面即使是夫君也遠遠比不上這孽子……

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周青蓮內心一陣罪惡,但同時禁忌感也越發強烈。

「咦,怎麼突然又收緊了,小蕩婦想起父親了嘛?」

「哼……」周青蓮沒有回答林齊的話,默默享受著第二波快感,直到快要春潮時,才眉目含春的對林齊說道。

「齊兒,娘要到了,娘想要你的陽精,給你懷個孽種……」周青蓮嫵媚的說著,看了一眼窗外一隊剛走過去的戶外,眼神里的刺激禁忌強到了極致。

林齊嘿嘿一笑,猛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周青蓮喘著氣,喉嚨里時不時飄出幾句無法壓抑的銷魂呻吟,最強烈時,她不得不捂住嘴,隨著林齊一聲低吼,大量滾燙的陽精噴灑在她的花心深處,蜜穴壁上。

這一刻她們母子一起達到了春潮。

「呼……累死了……為娘腿都麻了……都怪你……」

周青蓮埋怨的說著,熟練的低下頭,伸出舌頭清理著兒子肉棒上的殘留陽精與自己的淫液陰精,又膩歪了一會,林齊用把尿的姿勢一邊抽插著周青蓮,一邊回到了浴房內。

「啊哈……小祖宗,饒了娘吧……」

浴池裡,周青蓮分開腿跨坐在林齊的小腹上,用有些紅腫的花唇蜜穴不停的套弄著他的粗長肉棒。

「母親,最後一次,等我射完咱們就回去歇息。」

「啊……」周青蓮輕輕呻吟著,迷離的望著兒子俊秀的臉龐,眼神逐漸痴迷。

雖然每天都會精疲力盡,但她真的愛上了這種禁忌偷情的快感與兒子亂倫的刺激了。

身體每天都在春潮,但卻一天比一天饑渴難耐,她並不知道林齊給她下藥,只覺得或許自己天生就是這麼淫媚的女人吧。

直到快四更天,周青蓮才從嘴裡吐出扔保持著滾燙膨脹的肉棒,完成了最後一次的清理。

「走吧,母親,回去歇息。」

「嗯。」

周青蓮臉紅的答應一聲,又一次以把尿的姿勢坐到兒子有力的雙臂上,蜜穴口對著肉棒一插到底,緊張刺激的被兒子被走被肏的走進寢房,她終於鬆了口氣,任何兒子的肉棒在自己的蜜穴內頂著,摟著兒子的脖子,沉沉的睡了過去。

林齊也感覺有些疲憊了,肏弄了兩下肉棒,想把肉棒插到母親的菊穴里去,但這樣做母親八成是要被弄醒了,最後還是留在依然濕滑的蜜穴里,閉上眼沉沉睡去。

時間雖然花了很長,但從今以後,便宜母親算是被他真正拿下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