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 (04) 作者:wzh2018

.

【堕妇】 (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2020年12月20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四章:最后的矜持

从吩咐侍女离开后,周青莲就强压下了矜持,尽量配合着自己这淫贼相公的要求。

虽然内心里仍然在坚持着,不让自己放荡起来,但身体早已放弃了全部的抵抗挣扎。

热吻结束后,林齐就察觉到自己这便宜母亲的变化,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想之中,让便宜母亲在之后继续锻炼口交的技术,一边观赏着便宜母亲欲火难耐的样子。

他自然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状态,只要便宜母亲一达到春潮泄了身子,这股欲火就会飞快消退。

他必须要把便宜母亲欲火烧到极致,再让她好好的春潮泄身一次,这样便宜母亲才会对这种感觉刻骨铭心。

最好是便宜母亲受不了主动哀求他给她春潮泄身,那样的话便宜母亲的心里防线才算彻底崩溃。

一个时辰的时间悄然而是,浴房外的天色已晚,听着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林齐知道再有半个时辰就是三更天了(凌晨十二点左右)

不知不觉他已经调教便宜母亲近三个时辰了(约六小时)。

看着跪趴在地上为自己尽心的口舌服务的便宜母亲,林齐内心一阵成就感和刺激感。

此刻,跪趴在地上的周青莲,渐渐已经有点迷上了含弄淫贼相公肉棒的感觉。

那根火热粗长的肉棒已经布满了她的口水。

她甚至已经熟悉了这根逐渐让她有些着迷的阳具形状了。

内心里的羞愤羞耻依然存在但却被身上浓厚的欲望之火狠狠地压制住,她开始享受起这种像是偷情般的禁忌快感了。

周青莲甚至开始想像这玩弄奸淫她的淫贼相公是什么模样,是和丈夫剑阳侯那样的英武汉子,或是那些街头酒巷的猥琐之徒。

在这欲火的焚烧下,她出于本能的把这个奸淫玩弄她的淫贼当成了丈夫相公对待,这淫贼相公现在不管吩咐什么她都会下意识的照做。

跟他说话的语气也越发轻柔甚至妩媚。

(只要熬过去就好……)

对于自己的变化,周青莲只能默默的在心里安慰自己。

也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借口一般,让她逐渐变得越来越享受这种禁忌的快感。

这种像是背着丈夫偷情的刺激感觉,让她有些着迷。

难怪以前有些贵妇人让她也试试私养一个男宠,之前她是理解不了,也极为看不起这些淫妇们的,现在却不知怎么越发理解起来。

娴熟的用轻薄的樱唇挤出淫贼相公的肉棒,嘴巴发出“啵”的一声羞耻声响。

周青莲也没有在意,略微休息片刻,刚打算重新含住,那淫贼相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夫人,你自己坐上来吧。”

“嗯……”

轻轻答应一声,周青莲脸上发烫的艰难站起身。

她的手还绑在背后,随着长时间的不动,微微有些发麻,略微晃动了一下背后的双手,内心一阵羞涩中,分开大腿坐在了淫贼相公的怀里。

然后她扭动着腰,靠着私处蜜穴花唇的感触找到了那根挺立的滚烫肉棒,随后轻车熟路的找准蜜穴口,身体比直的坐了下去。

淫贼相公的肉棒比起丈夫剑阳侯长出不少,稍一深入就能顶在她的蜜穴花心处,在用些力就可以撞击到花心深处的子宫宫门上。

之前的一个时辰里,被淫贼相公命令著主动这样的套弄了好几次,让她对这样的交合方式轻车熟路。

微微扭动腰肢,不停的用蜜穴深处的肉壁摩刮着那根粗壮的肉棒,周青莲嘴里发出一声声低柔的呻吟声。

她毕竟不是荡妇,跟那些青楼妓子一样放荡淫叫的事情她还是没法做出来的。

“嗯……哈”

微微喘着气,周青莲有些享受的加大了腰部的扭动力度。

这淫贼相公着实让她觉得可恶,每次她想要靠着自己用蜜穴套弄肉棒的时候春潮泄身,那淫贼相公便会在关键的一刻抽走肉棒,让她不仅没得到畅快的春潮,反而一次次的更加酥痒难耐起来。

脑袋里越发无法保持冷静,只想着尽量取悦这淫贼相公,好让他把自己送上春潮顶点。

她实在是太想要春潮一次了,但心底最后的矜持让她实在难以开口哀求这个猥亵奸淫自己的淫贼。

正一边轻喘着气,一边挺动着腰身,周青莲突然觉得嘴里一热,一条火热的舌头不知何时伸了进来。

好在之前已经适应了和这淫贼相公热吻,在欲火的焚烧下,周青莲不由自主的主动用舌头迎合起来。

浴房中,平日里端庄威严侯府主母,此刻似乎完全沉浸在了和猥亵玩弄自己淫贼的交欢中。

本就将近如狼似虎的年纪的她,在被高超的性技肏弄与药物的洗礼下,体内本就不可收拾的欲火渐渐还在不断的攀升。

林齐出齐的有耐心,经管他也好几次受不了想好好肏一次周青莲,但他现在还是没有十成的把握让便宜母亲接受是她的亲生儿子在奸淫玩弄她。

那样比猥亵奸淫她的贼子相比,被嫡亲儿子奸淫会更让这个美妇崩溃。

“那就再多点刺激!”

强忍着尽情抽插然后畅快射精的冲动,林齐咬咬牙,心里狠狠道。

……

周青莲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这么顺从认命的配合那淫贼相公的奸淫玩弄了,可这可恶至极的淫贼相公还是在她快要春潮泄身的关键时刻抽出了那根让她又恨又喜的粗壮肉棒阳具。

她只感觉自己快要被身体里不断膨胀的欲火冲灭理智了。

以至于这淫贼相公放开了她绑在背后的手,她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脸上蒙着眼睛的黑布也自觉的没有去碰。

甚至在欲火的冲洗下,她甚至有些享受这种蒙着眼被人玩弄的感觉,身体的任何部分都比平时要敏感的多。

内心深处的理智倒不是没有提醒她,让她乘着现在双手被放开,直接拜托这淫贼的玩弄。

可不知怎么,她一有这个想法,在欲火磅礴的灼烧下,她又会给内心的理智找出借口。

(不行,万一这淫贼叫人怎么办……)

(夫君,我对不起你,可为了我们林家的名声,我只能先从了这淫贼了……)

内心的理智被欲火找出的借口压灭,周青莲虽然还尽力维持着自己作为人母人妻的矜持,但平日里的端庄贤淑已经完全被不断增长的欲火冲散。

此刻,周青莲跪在浴池内,大半的身子都沉浸在浴池的温水之下,艳美的脸上被黑布蒙着眼睛,但脸颊上动人的红晕以及羞涩的表情让她此刻经管被蒙着眼,也说不出的娇艳动人。

林齐坐在浴池边上,身上还批著一件锦绣的外袍,双手扶着便宜母亲周青莲的头,享受着自己这具身体亲生母亲的口舌服侍。

周青莲两只白嫩的玉手握著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粗长肉棒阳具,一边用双手生涩的套弄,一边不断的伸出樱唇里的红嫩檀舌不断的舔弄着肉棒红紫龟头。

“夫人可要洗干净点哦。”

林齐压着嗓子说着,从浴池边拿起一杯茶水小饮了一口。

从之前热吻结束,让便宜母亲又一次从云端跌落谷底后,林齐就解放她的双手,周青莲这便宜母亲也和他预料的差不多。

在欲火焚身的煎熬下,似乎完全忘记了抵抗,变成了一个充满了和雄性交欢欲望本能的淫荡女人。

林齐知道这都是暂时的,一旦欲火消散或是减弱,这便宜母亲甚至有可能一剑刺死自己。

毕竟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她还是没有主动提出要和自己男女交合承欢。

只要他不开口,这便宜母亲也绝不主动。

“啵……知道了,相公……”周青莲从嘴里挤出肉棒龟头,有些浪荡的回应林齐的话后,继续开始舔弄起来。

林齐享受着她愈发熟练的口舌服侍,舒服的呼了口气,然后压低嗓子试探问道。

“夫人想不想要我这根大宝贝插到你的里面去?”

周青莲听到这话,嘴上的动作一停,然后鼻子哼哼一声,又重新恢复嘴上的动作,对于林齐的提议丝毫不给回应。

林齐内心一叹,这便宜母亲心里的那道底线还是没有破啊。

甚至他很清楚便宜母亲的想法。

只要她没有表示想要跟自己求欢,那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在她那里都是自己逼迫的行为。

林齐想要攻破这道底线,就必须让便宜母亲自发的想和自己求欢。

“小荡妇,小爷我有的是耐心,我就不信整不服你!”林齐心里发狠道,不急不缓的用泡在浴池的脚轻轻的抚弄著周青莲胸前一对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玉乳。

……

时间流逝,等林齐听到从远处传来不是很清楚的打更声时,这才知道现在已经是四更天了(约凌晨两三点)。

用力挺了一下小腹,让肉棒狠狠地撞了一下趴在浴房木窗架上便宜母亲周青莲的花心子宫宫门上,这才把肉棒从快要收缩肉壁的蜜穴里拔出。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周青莲又一次从快要春潮的顶点处被自己那淫贼相公狠狠地拉了下来。

紧随而来的是她越发无法抵抗的空虚感以及让她头昏脑胀的胀胀猛烈欲火。

她喘著粗气,内心有些嗔怪这不知道奸淫玩弄了她多久的淫贼相公。

(这相公好生讨厌,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周青莲咬著牙,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一动不动。

被那淫贼相公玩弄久了,她也隐约感受到了什么。

这可恨的淫贼相公似乎在等她忍不住主动跟他求欢。

经管浑身上的肌肤都被磅礴到难以忍耐的欲火烧的粉红,她还是没有放下这条最后的底线与矜持。

她的内心深处,依然不断的提醒她自己是剑阳侯之妻,是林家侯府主母,是两个孩子的娘亲,是大赵国有名的贤妻良母。

经管这些枷锁被她抛开,使得她可以心安理得并且有些享受的接受那淫贼相公的玩弄奸淫,但并不代表这些枷锁被她抛弃。

她也暗自给自己下了最后的通牒。

只要天亮,这淫贼还不肯放过她,她就必须不顾一切反抗了。

天亮了,她作为侯府主母,再也不能被这样轻薄奸淫下去。

撅著屁股分开腿,让自己的私处蜜穴能够被随时被淫贼相公肏弄,缓缓平复下呼吸,周青莲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按照之前的节奏,那淫贼相公每次让她从春潮顶点前拉下来后,就会带她到浴房的另外一边去继续这样煎熬的肏弄。

虽然不会让她的欲火消退,但至少下体私处蜜穴里的酥痒能得到几分缓解。

但现在她已经平复下来,也准备好了再次被淫贼相公那根粗壮的大肉棒阳具又一次的肏弄,但身后的淫贼相公却没有动静。

(那淫贼莫不是玩累了走了……)

带着有些失落又有些放松的想法,周青莲刚想伸手把头上绑着的蒙眼黑布解开,突然一声门被推开的嘎吱声响,那淫贼相公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夫人,我们到你寝房里去做。”

“是,相公……”

听到淫贼相公的话,周青莲下意识的答应一声,然后这才反应过来,明白自己这是又要被淫贼相公带出去玩弄了,刚想要拒绝,她就感觉身体一轻。

这种感觉她现在有些熟悉了,该是那淫贼相公从背后把她抱起,然后又是托起了她两条腿,以把尿的羞耻姿势把那根阳具肉棒插到了她的私处花穴里。

林齐双手托抱着便宜母亲,一边用肉棒感受着便宜母亲湿的不像话的蜜穴,一边明知顾问道。

“夫人,你的寝房在哪?”

听到了淫贼相公的问话,周青莲在欲火焚身下,只是略微一犹豫,内心颇为禁忌和刺激的说出了自己寝房的方向。

“浴房后面过道直走便是……啊……”

她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花心被蜜穴里的大肉棒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一声难以压抑的呻吟,然后才用手捂住了嘴。

(现在怕是夜深了,侯府里除了守在院外的军士,其他人应该都睡了……)

内心安慰了自己一声,周青莲这才没有在意刚刚自己的呻吟有没有被别人听见。

反而因为一路上时不时的被那淫贼相公撞击花心不慎发出销魂的呻吟,不仅没有捂嘴,反而越发觉得刺激与禁忌。

谁能想到,她这个侯府主母半夜跟不认识的淫贼野男人苟合并且淫叫呢……

深夜侯府,美妇人浑身赤裸,眼镜蒙着黑布,被身后的少年抱托著双腿,一边阴户大开着承受着蜜穴处粗壮肉棒的肏弄,一边享受着户外交合的刺激感。

一直等到那淫贼相公把她放在有她熟悉气息的柔软大床上,那种在户外交欢的刺激感才渐渐散去。

与此同时,一想到自己在和夫君剑阳侯洞房的婚床上跟一个淫贼交合,另一种禁忌的刺激又猛然出现……

在这和夫君剑阳侯成婚的寝房里,周青莲又被那淫贼相公弄了四五次春潮顶落,即使身上的欲火已经快要把她烧焦,但在超长时间的交欢运动下,她还是手握著那淫贼相公的阳具大肉棒疲惫的睡了过去。

看着熟睡的美艳熟妇,林齐疲惫的看了一眼窗外逐渐蒙亮的天色,下床把门窗锁好,这才爬上床抱着便宜母亲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他实在是太佩服这便宜母亲的毅力了,身下的大床基本上都要被便宜母亲的淫液洗透了,这便宜母亲还是没有放下最后的矜持与底线。

“妈的,一天不行就两天,一天一天,我就不信你还能忍住!”心里狠狠地暗骂一声,抚摸着便宜母亲光滑柔嫩的肌肤,林齐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过他不敢睡的太死,怀里便宜母亲一有动作他就会睁眼查看,最后等到便宜母亲完全睡死,他才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

一直到天完全亮,在门外侍女的敲门声中,林齐才悠悠转醒,头脑虽然还有些昏沉,但精神已经基本恢复了。

看来自己这具身体是真的强悍,并且血气方刚的程度令人惊人。

看了一眼蒙着眼还在熟睡的便宜母亲周青莲,林齐到没有去打扰她,而是默默开始思考今天的调教攻陷计划。

首先,自己的身份还是不能暴露,不然昨晚的调教就前功尽弃了。

第二,今天不能让便宜母亲出这个寝房了,好在这张大床有床帐,让那些侍女把三餐放在寝房的前厅就行了。

第三,以便宜母亲的毅力,林齐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今天就能攻陷掉她心里的那道底线,看来他还得做好大持久战的准备了。

好在周青莲前几天安排好了侯府的诸多事宜,至少五六天内没有必须要她出面的大事了。

想好这些问题,林齐深吸口气,昨天近乎整晚的肏弄和挑逗,便宜母亲脸上的潮红还在,私处蜜穴里的淫液虽然干涸不少,但能看到还在少量的滋生。

这应该是春药粉的功效了。

整理了一下肉棒上有些褶皱的包皮,林齐深吸了口气,拿开便宜母亲的一条玉腿,露出阴户蜜穴,肉棒直接插了进去。

在肏弄抽插了一会儿,蒙着眼的美妇人才低吟著醒来。

周青莲迷迷糊糊睁开眼,但眼前仍是一片黑,突然感受到下体有酥痒的快感传来,这才想起自己昨夜和那淫贼相公的种种羞耻行为。

没有得到释放反而积累到无比磅礴的欲望火焰随着她的醒来从她心底迅速的苏醒。

(天应该亮了……但是这可怎么办……)

周青莲一边忍受着私处蜜穴里那似乎更为粗壮坚硬的大肉棒阳具的肏弄,一边内心荡漾的想着对策。

此刻她的欲火还没有昨晚那么强烈,内心的理智恢复了许多,但不知怎么,享受着从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以及内心的刺激感,她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想要起身反抗那淫贼,身体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周青莲作为女人,自然知道自己这是春情弥漫了。

毕竟昨晚一整晚都没有达到春潮泄身,经管睡了一觉,但身体里的欲望并没有消退,现在跟你更是随着那淫贼的肏弄而开始逐渐苏醒。

而且心里总想着,即使现在反抗,除了引起外面那些侍女的发觉,也改变不了自己被奸淫玩弄的事实了。

反抗带来的后果是声名俱裂,丈夫剑阳侯从此沦为大赵国勋贵们的笑柄,儿女都将抬不起头做人……

不反抗的后果就是自己要继续承受着这淫贼的玩弄奸淫,并且还要想办法掩饰不让下人们发觉,一想到自己的嫡子林齐还在府上,周青莲的反抗之心就越发沉寂了。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这淫贼玩腻了自己退去,只要她守住那最后一条底线与矜持,她就依然还是被逼无奈。

大不了事后用一杯毒酒自尽便是……

深吸了口气,为了丈夫剑阳侯,为了儿女能抬起头做人,周青莲内心最后的一丝反抗之心瞬间烟消云散。

“夫人,该起了,早膳已经备好了。”门外,侍女的声音传来,周青莲尽量忍受着床上那淫贼的磨人肏弄,声音尽量平缓的说道:“我…今日身体不适,把早……膳放在前厅就好了,今天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啊哈……”

门外的侍女听着自家主母有些怪异的声音,倒也没有多想,恭敬的应是,随后轻声的推开门,把准备好的早膳端了进去。

让这个侍女奇怪的是,她放好早膳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人来传话说主母让她再端一碗早膳去房里前厅。

作为下人,她倒不敢质疑主母的吩咐,只是有些奇怪主母身体不适,为何要吃两份早膳。

等到中午和晚上的时候,这个侍女更加疑惑主母的行为了。

平日里为了保持身材苗条的主母,今天的三餐都要了两份……

侍女心里带着疑惑,但却不敢有任何质疑,送完第二份晚膳按照主母的吩咐让院里的下人们都离开,这才古怪的关上院门,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夫人今日还真是奇怪……”

……

此刻,剑阳侯府后院的主寝房内,周青莲依然带着那条蒙眼的黑布,此刻浑身赤裸的跪在寝房的名贵木地板上,双手抬着自己胸前的一对酥乳,口舌并用的含舔著一根在她双乳之间的粗长阳具肉棒。

这是那淫贼相公教给她的新花样,经过最晚和今天一整个白天的男女交欢以及那淫贼相公的玩弄,她已经习惯服从淫贼相公的命令了。

“对,就是这样,夫人真是聪明,一学就会。”

林齐压低嗓子说着话,享受着便宜母亲周青莲的乳口服侍。

“嗯嗯……”

嘴里发出两声哼叫算是回应,周青莲脸上依然带着潮红,表情略显放荡。

她的脖颈粉红一片,一整天被淫贼相公淫玩,除了内心的那道底线,其他的尊严矜持以及完全被她遗忘抛开。

她的神智从一开始的迷离到后来的清醒。

可越是清醒,她越是享受这种刺激与禁忌,就连蒙眼的黑布几次不小心松动了,她又亲自绑紧。

自己竟然和这个淫贼在寝房里淫乱了一整天……

不管是排尿或是排便,都被这淫贼相公全部看光了。

虽然这淫贼相公没有给过她一次春潮绝顶,数不清多少次让她快要春潮时把她拉下顶点。

但每一次过后,她都更享受被这淫贼相公的玩弄过程。

林齐看着越发放的开的美妇人,这个他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难搞。

到现在为止,还是不肯主动说出求欢做爱的话或者行为。

但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林齐心里的好胜心。

看着不断用双乳套弄和口唇吞吐自己肉棒的美艳熟妇,林齐突然灵机一动,压低嗓子调侃说道:“夫人,我的肉棒家伙大不大?”

经过一整天的调教,这种淫语调教林齐也是一直在做的。

若是昨晚,这便宜母亲肯定答不出话,但现在就不同了。

只见她略微停下了吞吐的动作,犹豫了一会,动人的轻薄樱唇微微隆起一个娇羞的弧度,低柔又有些妩媚的声音就从她的嘴里轻轻的飘出。

“相公的肉棒……很大……”

说完这句话,美艳的熟妇立马低下头,林齐隐约看到,便宜母亲脖颈处的春晕更加浓厚了几分。

马上趁热打铁道:“比起剑阳侯的,谁大?”

听到这话,周青莲黑布蒙着的迷离双眼一震,恢复了几分冷静。

她想起了自己的真正相公并不是眼下的这个淫贼,而是镇守在边地的剑阳侯。

但随着想起,在身上不知道浓烈到什么程度的欲火烤炙下,一股禁忌的刺激感在心底滋生。

鬼使神差的,周青莲有些娇羞的说出了一句让她自己都有些羞愤的话。

“相公……的肉棒更大……”

她隐隐真的把这淫贼当做相公了。

至少这么长的时间里,她的身子早就沦陷了,若不是一直守着心里最后的底线,她此刻怕是和那些不知廉耻的春楼妓女一样,浪叫着求男人肏弄自己吧……

内心越是让她感到罪恶,随之而来的禁忌快感也越发强烈。

“那你喜欢我的肉棒还是他的肉棒?”

林齐声音带着些许兴奋,他感觉到,便宜母亲一直严防死守的底线似乎有些松动了。

对于林齐这个问题,周青莲先是沉默了一阵,虽然内心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拿当下这淫贼相公的肉棒与夫君剑阳侯的做起了比较。

夫君剑阳侯戎马一声,肉棒不算小,但比起淫贼相公还是有些差距的……

虽然内心不想承认,但那股刺激与禁忌的快感让她很确定,自己更喜欢当下这根让她又爱又恨的粗长滚烫的阳具大肉棒。

“夫人快说,说完我们就到窗户那边去做吧。”

林齐压低嗓子,有些期待的说着。

这这句话看似只是逼便宜母亲回答,实际上只要便宜母亲肯回答,那就说明她内心里的那道底线有了破绽。

“我……”

周青莲一听到要去窗口做那让她逐渐着迷又羞耻的男女交欢,私处蜜穴内一热,积累过多的淫液噗的一声缓缓从蜜穴口流出。

她真的太想要了,以她对玩弄自己的淫贼相公的了解。

只要她完成了淫贼相公的要求,他就会给自己一段虽然不让她达到春潮绝顶但却依然让她着迷上瘾的酥爽肏弄……

犹豫间,似乎没有觉得自己回答这个问题有何不妥,周青莲微微喘着气,有些娇羞的答道:“我喜欢相公的……大肉棒……”

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说出如此多的淫言浪语,周青莲只觉得说完后身体一阵放松,好似有什么枷锁被打开一般,然后她身体猛地一震,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蠢事。

自己竟然说自己更喜欢这淫贼的肉棒,岂不是承认自己喜欢被这淫贼玩弄奸淫……

羞愧羞耻和强烈的愧疚感让周青莲黑布蒙住的双眼有些失神,但林齐却没有管太多,直接托起她,让她背着自己趴在寝房的窗户边上,开始新的一轮独特抽插。

便宜母亲刚刚的回话无异于逐渐放开内心那道底线了,林齐现在也不急着让她春潮泄身,他要继续加几把火……

夜晚侯府,当打更人打出三更天的更声时,后院宅院的主寝之中,此刻主寝的一扇门正大开着,一个赤裸著身体,脸上蒙着块遮眼黑布,弯腰扶著主寝门柱的美妇人正低声娇吟著。

在她身后,一个少年郎同样赤裸著身子,不断的耸动着下体小腹,腹部与美妇浑圆有型的肉臀不断发出“啪啪”的脆响声。

林齐有些难忍的一急一缓的抽插着便宜母亲的私处蜜穴,她两条修长的玉腿上有道道水光。

这些都是从她蜜穴里流出的淫液水流,一直到现在,她仍然不肯彻底放下那条底线,甚至像之前那样问她更喜欢谁的肉棒,这便宜母亲也是闭口不言。

若不是见她越发顺从自己,林齐还几次都想放弃了。

这个自己身体的亲生母亲,这个眼下越发放的开的美艳熟妇,实在是让他有点无计可施了。

“我就不信了,今天不行还有明天,我非要征服你不可!”

心里说着狠话,林齐嘴里却压低嗓子说道:“夫人出门吧。”

“嗯啊……是…相公……”

感受着屋外凉凉的秋风,周青莲身体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刺激的,她现在有点享受这种在屋外露天场所和自己的淫贼相公交合的刺激快感。

其实随着被玩弄的时间越发的久,她内心迷离的同时理智也逐渐并存起来。

她现在很清醒,并没有被欲火控制,反而是控制欲望之火,不断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快感和刺激。

也因此对于淫贼相公教给她的新花样,虽然极为害怕和羞耻,但还是有些兴奋的答应了。

这个新花样就是自己一边被淫贼相公肏弄著越发淫荡的湿漉漉的私处蜜穴,一边弯腰夹着腿走路。

之前好几次她都被淫贼相公带着在寝房门前不算太小的院子里走了好几圈。

每次走完回房间后她又会被淫贼相公进行其他的玩弄淫戏。

她越发享受这种刺激禁忌的放荡感觉。

这一次,在院子里的一颗枣树前,她又一次被淫贼相公从春潮的临界点拉了回来,平复后她就感觉一阵尿意。

“相公……我想如厕……”

周青莲有些羞耻的按照之前自己这淫贼相公的交代,在想排尿或是排便时汇报给他。

“嗯,那你就在这里拉吧”

“是……相公……”

深吸了口气,因为眼镜被蒙住,周青莲摸著树干,慢慢地蹲下身子,私处蜜穴处一阵畅快之后,空气中就弥漫起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排完尿,周青莲身心一阵轻松,闻了闻身上的汗味以及有些浓郁的女性特有的骚异味,她有些羞涩的开口道。

“相公,我想去浴房洗澡……”

卖力调教了便宜母亲一整天,身上的味道也的确有些重了,林齐想了想,嘴角挂着一丝淫笑答应道:“去可以去,不过你得走过过去哦……”

周青莲闻言内心一档,脸上的潮红扩散到了脖颈,羞羞的答应一声,重新弯下腰,扭动了几下腰肢,等待自己这淫贼相公的肉棒阳具插入。

看着似乎在主动求欢的便宜母亲,林齐心里终于有点要成功的感觉。

以这种交合方式,带着便宜母亲缓慢的到达浴房,已经是来到了四更天了。

之前便宜母亲就吩咐过人给浴池换水,林齐此刻直接抱着她在浴池洗了一会儿,又同样的方式带着她又回到了寝房之中……

……

清晨的阳光散落在寝房外的院落里,昨天给林齐母子两送早膳的侍女又一次在主母奇怪的要求下端来了第二份早膳。

此刻,在寝房的大床上,两局赤裸的肉体正头尾想错的交缠在一起。

周青莲撅起屁股趴在林齐的腿间,她自然不知道自己这淫贼相公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睡醒后用完早膳,她就按照淫贼相公的吩咐,跨间对着他的脸上,自己则趴在他的腿间,两人互相用嘴舔弄著各自的性器。

林齐躺在有些潮湿的床上,床单上的淫液异味很重,自然都是便宜母亲所留,床角还有几处尚未干涸的淫液水渍。

看着自己这具身体亲生母亲的肥美蜜穴,因为他没有怎么大力肏弄,两片花唇倒还不算红肿,不过蜜穴里的嫩肉以及褶皱处却是通红滚烫,显然便宜母亲在他数不清的春潮落顶的调教下,蜜穴内已经变得无比敏感异常。

蜜穴的上方,还有一个小巧的洞眼,此刻上面插著一团用棉布所做成的塞子,棉布塞子的四周有些血迹以及白灼的精液。

昨晚洗完澡回房,林齐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便宜母亲的蜜穴肯定是不能让她春潮的,所以他只能强行开苞了便宜母亲的后庭。

好在经过前期的抵抗,最后在他的淫威下,周青莲只能无奈的献出了自己的处子后庭穴。

已经被玩弄三天的她已经没有任何忤逆林齐的意志了,除了不肯主动求欢做爱之外,基本上与林齐的性奴无异。

林齐昨晚得到了一次释放,今天再用肉棒调教周青莲就显得异常游刃有余。

之前他还有便宜母亲不春潮,他也不射精的想法,现在随着在便宜母亲菊穴里的第一发后,她的嘴脸双乳都被他射过一次。

周青莲自从菊穴被肏弄过后,虽然过程非常痛苦,但却让她在其中享受到了另一番异样的刺激感。

除了那最后的一条底线,她似乎变得和那些春楼妓女没甚分别了。

一炷香之后,将从淫贼相公肉棒龟头射出的阳精含在嘴里,强忍着恶心和让她有些窒息的味道将这股阳精吞咽了下去,她干呕了几下,终究还是完成了淫贼相公的要求。

曾几何时自己这个高贵的侯府主母会下贱到吞咽男人的阳精……

周青莲心里刺激的想着,只觉得蜜穴里那股让她越发无法抗拒的酥痒感越发浓烈起来。

心里也有一股声音在劝说着她放弃最后的抵抗。

(都这般地步了,周青莲你该认清了,好好求他给自己一次就是了,何必在挣扎?)

(不行……不行……你可是侯府主母,你的夫君你的相公是剑阳侯不是这个淫贼,不可……)

“不行,已经这般田地里,这最后的东西,我一定要守住……”内心里再次坚定下来,周青莲深吸口气,又开始舔弄起那淫贼相公有些软下去的阳具肉棒。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