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 (11) 作者:wzh2018

【堕妇】(11)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 2021年5月3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二卷 第十一章:美母的哀求

粗长的狰狞肉棒缓缓从湿滑不堪的蜜穴内抽出。

面容娇艳的美妇脸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跪趴在窗台上,身上穿着颇像现代 吊带丝袜的服饰,雪白的背部密密麻麻的被写满了黑色字体:母狗今日泄身次数 :正正正正正止

一根绳索从脖子的项圈处被紧紧拉直,因为重力而自然垂落的豪乳上被两个 木夹紧紧夹住乳头。

两只硕大的豪乳侧边,分别刺青有几个小字。

左乳侧边刺青著:淫乳。

右乳侧边则是:荡妇。

美妇的阴户阴皋上的小腹处,刺有两行醒目的字体。

齐儿的小母狗。

求大肉棒操穴。

不仅如此,美妇此刻跪趴分开的两条修长玉腿内侧,也刺有醒目的大字。

左腿根处刺著【骚穴求操】四字横斜著直向蜜穴,字体斜著指向阴户,右腿 同样有着有四字与左腿对称【求灌阳精】

“又泄了一次哦,母亲。”

美妇的身后,狰狞肉棒的主人是一个少年人,此刻一只手拽著美妇脖颈上项 圈的绳索,另一只手拿起窗台边的一支狼毫,在缺一笔的止字上加了一笔,变成 了一个正字。

此刻一共六个正字醒目的被写在美妇洁白的背后。

“哈……嗯~……可以了吧……你大姐今天要来,等会你和娘去府门口迎他 ……”美妇喘著难以平复的呼吸,娇艳的脸上露出春潮过后的妩媚表情。

“娘今天还没喝豆浆呢……”

少年轻轻拍了拍美妇布满红掌印的翘臀,美妇身子一颤,销魂的娇呼了一声 ,随后自觉转过身,伸出舌头对着少年的粗壮肉棒舔弄起来。

美妇的舌头极为灵活,香舌轻巧的在少年肉棒的龟头上打着转,同时伸出一 只手托起少见肉棒根部的肉蛋,轻轻抚摸著。

舔弄了半响,美妇张开红唇,轻车熟路的吞吐起肉棒,她的动作很深,每一 次吞入喉咙的位置便会撑大。

渐渐的,美妇速度放快,半柱香后在少年舒爽的轻吟声中,吞下从肉棒内喷 涌出的滚烫阳精。

做完这一切,她才缓缓吐出肉棒,大口喘著粗气。

少年满意的用手摸了摸美妇的头顶:“母亲,等下去迎大姐的时候你把昨天 做好的那个玉肉棒夹着去吧。

“不要……玉石一湿就夹不住,到时候掉出来被你大姐看到如何是好。”

美妇轻轻解开脖子上的项圈,随后松开双乳夹着乳头的木夹,腿软的从窗台 上落地,伸手从地上捡起一件被截短了的外裙,披在身上穿好。

这外裙裙摆被改过,只能盖住腿根,美妇修长的玉腿在这外裙的衬托下极为 性感动人。

少年看着喘著吊带丝袜以及改成热裙的外裙,对于母亲这身装扮极为满意。

“那就夹木制的,不过母亲你得穿这身去迎大姐。”

美妇听到少年的话,当下对他瞪了一眼。

“这裙子娘一走动就飘,被人看光了娘还活不活了?”

“这几天你不是天天穿着这身招摇过市么?怎么不是侯府的人你就不敢穿给 人家看了?”

少年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根木制阳具,轻轻拉起美妇的裙摆,露出美妇淫荡 的下体。

美妇的蜜穴内,一丝丝淫液成流的浸湿腿根,此刻随着少年掀开了裙子,美 妇下意识的张开腿,顿时一律淫液就笔直的从微开的蜜穴口滴下,落在地上积成 一小滩。

少年将木制阳具深深地插进美妇的蜜穴内,放下裙摆。

美妇轻轻呻吟了一句,立刻夹紧腿,适应了一会儿后,才松开腿,小腹收紧 ,脸上露出动人的红晕。

……

……

“呀呀——”

婴儿的牙牙学语声从耳边响起,林萍儿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用手轻轻 拍拍怀里抱着的儿子。

“宝乐乖,咱们很快就到外祖母家了。”

语气温柔的在儿子的小脑袋上亲吻了一下,林萍儿拉开马车内的窗帘,看着 近在眼前的侯府轮廓,不由催了催赶车的仆人。

快到侯府大门口时,林萍儿一眼就透过马车窗,看到了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的 小弟和母亲。

“咦…母亲怎么穿的这般…暴露奇怪……”

看着站在小弟身前的母亲,穿着一件只盖住腿根下方一点的兰裙,一双修长 的大腿上大部分裸露在外,不过好在还传了袜子……只是这袜子很奇特,至少她 逛遍过剑阳的裁缝铺也没有看到过这种奇特的袜子。

看上去更凸显母亲修长丰腴的腿,给人有种诱人的性感。

“现在天气燥热,母亲不穿内裙和裹腿裤也算正常。”

没有多想太多,林萍儿待到马车停稳,当下抱着儿子,缓缓走下马车。

林齐面色平静的站在周青莲身后,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影,眼眸一亮。

林萍儿身段妙曼,一点也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儿,娇艳的面容与周青莲有着 七分的相似,其余三分则给了她不同于周青莲的美丽。

不同于母亲周青莲的端庄素颜,大姐林萍儿看上去有些冷艳,眉角似乎是继 承了父亲林振的英武,给人一种坚韧的美感,有点前世高冷女总裁的风范。

林齐不由想着,大姐这张冷艳高傲的脸上,会不会像现在的母亲一样,也会 露出那种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妩媚淫乱的表情……

想到这里,内心一股邪念疯狂生长起来。

周青莲隐约察觉到了儿子的不对劲,长期和儿子水乳交欢的她,自然是极为 关注儿子的神态举止。

原本还以为儿子可能会从她背后偷偷作怪,但却没想到却是贼溜溜的盯着女 儿看,周青莲眼里闪过一抹深沉,内心生气一股不好的预感。

上次女儿回家,儿子忙于淫辱那赵夫人,以至于之前她准备防止儿子对女儿 下手的准备没有用武之地,看来这次还是得用上了……

想到这里,周青莲眼里闪过一抹羞意,看来自己这段时间不得不拼了命去榨 干这小畜生了。

“娘,小弟,我们来看你们了。”

林萍儿清冷美艳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抱着怀里的儿子,走近周青莲身前。

“诶,快让我抱抱我小外孙……真是想死外祖母了。”周青莲看到女儿抱着 小外孙过来,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一把接过小外孙放到自己怀里,眼里满 是宠溺。

她特别喜欢这粉嫩动人的小婴儿,看着外孙乖巧的一动不动,睁著乌黑的水 润大眼睛望着自己,嘴里呀呀的叫个不停,周青莲只感觉自己一颗心都要化开。

但一想到自己肚子里也正在孕育着生命,美艳的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嫣红,眼 神里闪过一抹隐藏在深处的禁忌,随后又恢复正常,欢喜的逗弄著小外孙。

“大姐,我好想你……”

“诶……小弟……你这孩子,多大了还这么抱着姐姐也不害臊快放开……”

林齐一把抱住林萍儿的腰肢,闻着大姐身上的香气,把脸埋进大姐的怀里, 贪婪的吸着气,同时用手感受着大姐腰肢的柔软,内心邪恶的想法越发浓郁起来 。

林萍儿感受着弟弟紧紧抱住自己的力气,心里只觉得好笑,弟弟还真是一个 长不大的孩子……

索性让林齐抱了一会,林萍儿拍了拍弟弟结实的臂膀,故作气恼道:“好了 弟弟,再这样姐姐可要生气了。”

林齐原本还想多耍会赖,但感受到背后有些异样的目光,这才不舍的放下林 萍儿,故作姿态的跟林萍儿撒娇了几句,这才转身看见母亲周青莲那双有些锐利 的眼神。

这骚货怎么了,居然用这种眼神看我……

故作去逗弄小外甥,走到母亲身侧,一手搂着母亲的肩膀,一手捏著外甥的 小脸,低声在依然用锐利眼神看着她的母亲耳旁说道:“莲儿,等下去房里戴上 狗链子在房里等我。”

周青莲闻言,锐利的眼神依然不散,用极小的声音冷漠的反抗道:“不,我 跟你讲,你要是敢打你大姐的主义,我不会放过你的……”

从刚刚儿子和女儿的互动,她对于儿子心里的想法极为清楚,此刻不得不强 硬一点的反驳著。

她早就在心里想好,自己可以毫无尊严的做儿子的一条骚溅母狗,也不反对 儿子去祸害如赵夫人和南月这些女人,但唯独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自己的女儿林 萍儿,她绝对不允许儿子染指。

可下一刻她神色一变,只觉得背后的臀肉一凉,裙摆被掀开了,知道儿子这 是生气了在给她难堪,眼里的锐利瞬间华为哀求。

“我去洗洗,洗好去你屋里找你,你看着办吧,母亲。”

林齐声音低沉,在“母亲”二字上带上了浓浓的命令口吻。

周青莲微微闭了闭眼,低声道:“知道了……”

“大姐,走,我们快进府去……”

林齐笑嘻嘻的走到林萍儿身前,一把拉住她的玉手,就朝着侯府大门里走去 ,同时脸上做出一副欢天喜地的表情。

林萍儿拗不过弟弟,只能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跟着他一起走进侯府。

周青莲神情担忧的抱着外孙,在一众家仆的护卫下,跟在姐弟二人身后。

看着一路上时不时有说有笑的姐弟二人,看着与自己夜夜缠绵的儿子露出自 己都极少见的温柔神情,周青莲又是担忧女儿的安危,又有些吃味。

上次自己见到儿子这种温柔表情,还是在自己告诉他怀孕了的时候,平时儿 子都是一副坏笑邪笑的淫笑神情。

想着这些,周青莲不免有点很多年前自己情窦初开的那种患得患失之感。

与儿子乱伦了这么久,在一次次极致的春潮和放浪中,她早就把儿子当作了 自己要一辈子伺候的男人,就如同当年与夫君林振成亲拜堂时,心里发誓要把永 远照顾林振一生时一样,甚至更坚定……

她事到如今,没有了夫君或许还能活下去,但若没有了儿子,自己这具早就 被调教到淫荡至极的身子,难道要去找个野男人做情夫不成?那样还不如一死百 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周青莲看着怀里正好奇盯着四周看的外孙,内心对于不让 女儿陷入儿子魔掌的念头更为坚定了。

到了后院,因为林萍儿已经出嫁,按礼法是不能再住后院的,周青莲安排女 儿到西院的主房入住,按照女儿的说法,因为夫家得了夫君剑阳侯的照料,在官 途上蒸蒸日上,现今已做到一方巡抚,准备重修家宅,好应扬眉吐气的吉祥彩头 ,她打算等两个月宅子修好了再回夫家。

安顿好女儿和外孙后,看着已经有些昏暗下来的天色,周青莲一边朝着后院 自己的寝房走去,一边想着今天儿子对女儿的温柔一面,神色有些复杂。

回到房里,刚准备脱下外裙,把蜜穴里的木制阳具拿出来,儿子林齐的声音 就从屋内响了起来。

“怎么这么慢啊,母亲。”

林齐赤身裸体的坐在母亲和父亲的大床上,邪笑着说道。

周青莲看着儿子胯下那根让她无数次销魂痴迷的阳具肉棒,美艳的脸上泛起 不自然的潮红,轻柔的脱下被改短的外裙,拔出湿淋淋的木制阳具,走到窗台旁 捡起之前解开的项圈狗链,熟练的套在脖子上,然后四肢着地,学着狗走路的模 样,摇晃着翘臀,脸颊羞红的吵著儿子爬去。

“主人……母狗莲儿想求主人的大肉棒操……”

极为淫荡的话语,从嘴里说出,周青莲眼里闪过一抹强烈的刺激。

尽管这句话她已经被动或主动的说了很多次,但每次淫语都会让她感觉禁忌 与刺激。

“自己坐上来。”

林齐笑了笑,指了指胯间狰狞的巨根肉棒,说道。

周青莲娇羞的点了点头,爬上床,先把项圈的绳索递给儿子,随后双手环抱 住儿子的脖颈,挺著腰,极为熟练的分开腿用蜜穴对着肉棒靠去,略微用蜜穴花 唇拨弄几下肉棒粗大的龟头,随后噗的一声,将肉棒套入蜜穴内,随后身子缓缓 坐下,开始扭起腰来。

在不断的被儿子调教与长久的服食催情淫药,她的身体不仅仅性欲惊人,还 恢复恢复的极快,就连儿子也时常夸她是只耐操的小母狗。

“母亲……今天吃醋了吗?”林齐抱住母亲光滑的后背,在她耳边说道。

“嗯~啊……没有……”

“哦?真的嘛,那我明天把大姐要了,今天看见大姐,我就想操她……”林 齐口无遮拦的说着,突然感觉身上的美妇停下了动作,双眼哀求的看着她,隐隐 有泪光隐现。

“齐儿……能不能,不要动你大姐……别的女人你想要谁,娘都可以依你, 唯独你大姐,娘只想她幸幸福福的过日子……啊……”

周青莲正说着,突然蜜穴内的肉棒一挺,顶在了花心处她的敏感点上,顿时 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难道母亲现在不幸福吗?”

“幸福是幸福……啊啊~别动……先让娘说完……唔……”

林齐不给周青莲说话的机会,下体疯狂的耸动,肉棒迅猛有力的在母亲的蜜 穴内进出。

长期跟母亲交合。他早就掌握了母亲所有的敏感点,肉棒每一次抽插都会在 这些敏感点上触碰一下,随着周青莲越发难耐的呻吟声和眼里逐渐升起的浓郁情 欲。

林齐吻住周青莲的香唇,美妇下意识的张开嘴,让儿子的粗鲁舌头伸进自己 的口中,与自己的舌头相互交替缠绕。

良久,林齐摆脱母亲紧追不舍的红唇,下体用力一顶,周青莲顿时伸著舌头 ,表情瞬间变得痴迷淫乱起来,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脖颈,腰身一阵抽搐。

“哈呼~呼~啊……”

剧烈的喘息著,美妇脸色潮红,目光柔情的望着儿子俊秀的脸,腰身再次扭 动起来,迎合著儿子的操弄。

“娘,我想操大姐,我要把大姐变成和你一样的母狗性奴。”

“不……不行……啊~齐儿,娘求你了,除了你大姐,你想要那个女人,娘 都随你…嗯~…上次你不是说想看娘和你姨娘一起伺候你吗……娘明天就写信… …”

周青莲娇喘著,声音颤抖的说道。

关于姨娘,林齐倒是没有太多想法,之前跟母亲交欢,为了更好的刺激母亲 ,有段时间时常在她春潮的时候说要她把姨娘骗来给自己做性奴母狗。

但是姨娘是个小女人性子,没什么个性,除了可以跟母亲凑成姐妹花外,没 什么意思。

而且身材相貌,虽说也是美人一个,但比起母亲和大姐却是相差很大。

林齐操弄这呻吟不止的母亲。

早就被调教到对他言听计从的母亲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

以往林齐想到什么花样要在母亲身上试一试的时候,母亲都会下羞耻的拒绝 ,但基本上自己稍微强势一点,母亲也就欲拒还迎的照做了。

可关于大姐这一次,她却拒绝反对的很坚决。

情愿出卖自己的妹妹也要保住大姐……

看来不能强来,得想办法从长计议……

放弃林齐是不会放弃的,一想到将来自己可以一手牵着母亲的狗链子一手牵 著大姐的狗链子,他心里就一阵兴奋。

“娘,我可以不动大姐,但你得补偿我……”林齐坏笑着哄骗道。

“嗯……什么……什么补偿…娘整个人都是你的……啊~你还想要什么补偿 ……”

周青莲气喘嘘嘘,把脑袋贴在儿子的肩膀上,呼著热气,伸出舌头舔著儿子 的脖子。

林齐享受着呻吟了一声,下体更加卖力的操弄著。

“你明天去偷偷拿几年大姐的外裙,再把自己打扮的跟大姐一样让我操…… ”

周青莲闻言,俏脸又红了几分,儿子显然想要自己扮成女儿模样供他玩弄… …

有些放心于儿子既没有沉默回避,又让自己补偿,应该是不会对女儿动手了 ,虽然心里莫名有些醋意,但还是娇嗔的答应道:“……行……娘明天就去拿几 件你姐的衣服,扮成你姐的样子给你操……啊~太深了…顶到花心了……”

放下了心头唯一的担忧,周青莲双目迷离,痴痴地望着儿子的脸,脸上露出 妩媚淫乱的神情。

“啊~啊~好大……莲儿好喜欢主人的大肉棒……噢~哈~大肉棒操的莲儿 好舒服……啊啊……”

心神放松下,周青莲忘情的大叫起来。

“呼~娘,要是大姐自愿让我操,勾引我怎么说呢?”

林齐佯装不死心的问著,肉棒深深地顶在母亲的蜜穴花心上,越发急促。

“啊啊~不……不会的……你大姐……娘是最了解不过…嗯~…只要你不动 那些手段……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勾引你……”

“你刚刚答应娘的……不许对你大姐动手……”

“放心吧,娘,来,我牵你去去外面院子操……”

“啊~…不要…羞死了……别人会听见的……”

“切,娘天天叫,府里的人谁没听过……”

“别说了……羞死了…要去就快点去…快签娘走吧……等会还要跟你大姐吃 饭呢……”

……

……

夜晚,侯府后院的寝房大院内,周青莲一只手抱着外孙,一只手拿着勺子从 饭桌上的汤碗里挽出一勺羊奶,喂入外孙口中。

“娘,你脸怎么这么红,要不还是我来喂吧……”

周青莲听到女儿的话,眼神一慌但立刻闪过一抹浓烈的刺激随后恢复平静, 语气尽量平稳的说道:“娘……没事,就是有些…热罢了,萍儿你多吃点菜,你 看你,又瘦了……”

“是啊,大姐,你多吃点,来 我帮你夹。”林齐笑眯眯的看着极力掩饰著 声音的母亲,随后抽出满是淫液的手,隐秘的在母亲的大腿上擦干,之后拿起筷 子,给大姐夹了一些菜。

“弟弟真是越发温柔了呢,以后不知道谁家姑娘有福气能嫁给弟弟。”

林萍儿没有察觉出异样,看着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胞弟,内心感叹弟弟越发 成熟懂事起来。

周青莲在儿子收回在私处蜜穴作怪的大手后,轻轻松了口气,隐秘的把桌下 被撩到腰身上的裙摆放了下去,遮住桌下对着女儿光裸的下体,专心的喂起外孙 喝奶。

林齐竭尽脑汁给林萍儿说着笑话,一边夸大姐越发年轻漂亮了之类的话,即 便是林萍儿有些冷傲的性子,也不由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好了,娘,把孩子给我吧,你都没怎么吃饭。”

周青莲也确实饿了,脸上带着红晕把的的外孙递给身旁的林齐,林齐接过孩 子,在外甥的脸上捏了一把,这才交给大姐。

或许是因为林齐老捏他,小婴儿好奇的望着林齐,手指著林齐,呀呀呀的叫 唤道。

“看来他很喜欢舅舅呢。”林萍儿宠溺的望着孩子,冷艳的脸上满是宠爱。

林齐一边和大姐聊著天,一边将一只手放到桌下,朝着母亲浑圆的屁股上摸 去。

“母亲,你不是最爱吃山药吗,怎么不夹啊。”

听着儿子的话,知道儿子想玩自己的肥臀,早就多次在人前吃饭时和儿子养 成的默契配合,周青莲答应一声,站起身夹着那盘放在她不远处的山药。

林齐内心邪恶一笑,趁著这个机会,伸手探入母亲娇臀后方的裙内,摸进两 瓣臀肉间,将那个塞在母亲屁眼后庭穴的木塞用力的拔了出来。

“波……”

一道异响传出,林萍儿率先问道:“刚刚什么声音……”

“没事,我刚刚学着小外甥嘟了嘟嘴……”

“你呀,还是这么爱玩。”

林齐笑着和大姐说话,一旁的周青莲脸颊潮红,她的后庭穴内,早就被儿子 泄满了阳精,此刻随着木塞被儿子拔掉,一股股浓郁的阳精正从她后庭穴内缓缓 流出。

空气中也隐约弥漫起一种独特的腥臊气息。

“什么味道啊?好怪……”

林萍儿从小就对气味极为敏感,此刻芳鼻一嗅,目光不由的看向还再站在那 里的母亲身上。

看着母亲脸上那不自然的红晕,林萍儿倒没多想,而是问道:“娘,你有闻 到什么怪味没有。”

“呃……没…没有,可能是我身上的汗味吧,刚刚太热了出了好多汗……”

周青莲努力的编者理由,内心祈祷女儿千万不要发现什么。

感受着沿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的阳精,周青莲内心越发不安起来。

她现在还是穿着改短版的外裙,下身修长的腿上,儿子亲手做的奇怪袜子之 前已经被她脱在屋里,这时候只要被女儿看到腿,那一股股阳精怕是也要被发现 ……

刚想要坐下把后庭穴封住,刚坐到一般,周青莲便感觉不对劲,往下一看, 不知何时自己的椅子上被摆上一大一小两根玉制阳具。

惊慌的瞄了一眼儿子,在儿子带有强迫意味的眼神下,周青莲眼里闪过一抹 屈辱与刺激,随后小心翼翼坐下,让椅子上的小玉制阳具对准后庭穴,大的则对 准前面的私处蜜穴。

噗呲的一声响。

周青莲表情有些扭曲的坐下,喉咙里滚动几下,脸上的潮红更盛,最后憋了 一会,才轻轻呼了口气。

看着险些叫出声的母亲,林齐心里一阵刺激,当下咳嗽两声道:“大姐,母 亲,吃完饭我们去花园走走吧,大姐好久都没去看花了。”

“也是呢,那行吧,待会我们去花园走走,娘呢?”林萍儿抱着儿子,她的 确很久没去看过自家花园的花了,当下同意道。

“我也与你们一起去……”周青莲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微微躬著身子,避 免自己的身体动作太大。

一顿饭吃的她极为难受与刺激,等吃完起身的时候,看着凳子上的白浊以及 潮湿的水渍,连忙把椅子踢到桌子底下,但下一刻她就脸色一变。

蜜穴内的玉制阳具本身就有点重量,再加上被她的淫液浸湿,滑润异常,她 这一踢腿导致一大截从蜜穴里滑了下来。

感受着快要从蜜穴里滑出的玉制阳具,看了一眼在门口等著自己的儿女,周 青莲猛地憋了股劲,小腹微收,下体蜜穴用尽全力的收缩住,将玉制阳具死死的 夹紧在蜜穴内。

“哈……呼……”

丝丝让她心痒难耐的快感从酥痒的蜜穴处流便全身,在林齐的催促下,周青 莲顾不得休息,双腿微微夹拢,尽量用正常的步伐走了过去。

“娘,你好慢,你走前面吧。”林齐笑嘻嘻的一边跟大姐说着话,一边示意 周青莲先走。

周青莲脸色潮红,扭捏著步伐,率先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

“小弟……你有没有觉得娘的姿势有些怪?”林萍儿抱着儿子,与林齐手牵 着手,慢慢走在后面。

“有吗,看不出来……大姐,你真漂亮,真羡慕姐夫,我也好想娶大姐为妻 哦……”

林齐适当的转移话题,同心撩一把大姐。

“咯咯……你嘴巴真甜,以后不知道要骗对少姑娘。”

继续和大姐聊著天,看着前面努力保持着姿势不被蜜穴里和后庭穴里塞著的 假阳具影响的母亲,林齐一边感受着大姐手掌的滑腻,一边想着怎么实行对大姐 的调教计划。

看了看正对着他吐泡泡的小外甥,林齐目光一动,内心涌出一个绝佳的计划 ……

……

……

“大姐小心看路,我先送母亲回去歇息了……”

看完花,跟大姐告别完,林齐看着脸上逐渐放开掩饰的母亲,正准备调侃几 句。

可突然,周青莲噗的一声跪坐在地,蜜穴里仅剩一个龟头被夹住的玉制阳具 被摔了出来。

沾满淫液的玉制阳具滚落在林齐脚边。

看了一眼走远的大姐,林齐扶起周青莲,把玉制阳具收好,调侃道:“母亲 真厉害,竟然夹了这么久。”

周青莲喘着气,娇艳的脸上潮红一片:“……小坏蛋……娘要被你害死了… …”

“娘,刚刚刺不刺激?”林齐扶著母亲走在前往后院的石板小路上,调笑的 问道。

“刺激……”周青莲通红的脸上越发妩媚,眼神迷离的看着林齐,声音娇媚 的说道。

“来,继续夹着这根东西走回去。”林齐掀起母亲的裙摆,露出赤裸的下体 私处,看着母亲左右腿根隐约露出来的刺青字体,林齐满意的笑了笑。

周青莲没有按照儿子的话去做,娇媚的看了一眼儿子手里湿淋淋的玉制阳具 ,她跪伏下来,伸手解开儿子的腰带,掏出那根她无比熟悉的粗大肉棒。

不理会儿子有些讶然的目光,脸含娇羞的说道:“娘……想要这个……”

说着,也不管现在身处户外,张嘴含住儿子这根还未完全狰狞起来的巨根肉 棒,吞吐起来。

自从从军寨回来,她和儿子越发不顾及后院以及东院的仆人婢女了,虽然一 开始是儿子强行让她在下人眼前暴露淫行,但次数多了,她反而享受起这种暴露 的禁忌快感。

不管是在下人房门前交欢,还是在路边给儿子用嘴侍奉,亦或者抱在儿子身 上让他一边操著蜜穴一边走在路上等等,都越发让她痴迷这种暴露的快感。

以至于整个侯府的仆人婢女们都隐约知道了自家主母和公子的淫乱奸情,但 好在没人敢随意透漏出去,这使得秘闻只在侯府的仆人婢女之中流传。

外院的看护侍卫倒是一律不知。

林齐享受着美母的口舌侍奉,舒服的哼哼出声。

他也很享受这种毫无顾忌地调教母亲的过程。

母亲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到现在的主动,这期间也花了他不少功夫。

“呼……”舒服的喘了口气,林齐突然眼神一动,看到一个提着花篮的婢女 朝这边走来。

“娘,有人来了……”

“唔……嗯……”

周青莲在听到儿子的提醒后吓了一跳,刚要吐出肉棒,但却发现儿子牢牢按 着她的头,使得她根本无法吐出嘴里的肉棒。

眼睛睁大,嘴里发出呜呜呜的抗拒声,周青莲看着那提着花篮的婢女走到近 前,羞耻的闭上眼睛,把头死死的埋在儿子腿间,口中的肉棒也被她吞到喉管里 。

“少主……啊……夫…夫人。”那提着花篮的婢女一看到林齐,刚要行礼, 然后就看到少主腿间跪着的美妇,当下俏脸苍白,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

“奴婢什么都没瞧见……什么都没瞧见……”婢女紧张的求饶著,暗恨自己 倒霉,虽然以前听说过夫人与少主似乎是那种乱伦关系,她还有些不信,端庄素 雅的夫人怎么可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呢……但直到此刻撞见后,她才震惊的 接受了这个事实……

现在得好好想想怎么求饶吧……她不想像那些窥探到主家隐秘,然后被主家 灭口一样,被杀害灭口。

“嗯,没你的事,记住不要乱说,走吧。”

“是是……多谢少主多谢夫人……奴奴婢一定守口如瓶……”

婢女说完,刚要跑开,但又被林齐叫住。

“这个给你,好好保管,明天记得送还主母。”

婢女只见林齐扔来一件白玉物品,接到手里一看,顿时羞的她俏脸通红……

偷偷看了一眼夫人因为跪伏而从裙摆里露出的赤裸臀部,一根似乎比手上这 根小一点的东西,正插在夫人的后庭穴里……

看了一眼手里这根湿乎乎的玉制阳具,婢女羞红著脸,快速跑开。

等到不见婢女的背影,林齐这才松开母亲,周青莲吐出肉棒,大口大口的喘 息著,担忧的看了一眼婢女离开的方向,但想到被撞见也不是一两次了,倒也没 有太过在意,只要不传出府,府里的下人就算知道些什么,最多也就秘密议论两 句。

“母亲,你又泄了一次哦……”

周青莲闻言,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太紧张,导致潮吹了片刻……

看了一眼地上的淫液水痕,感受着蜜穴里强烈的酥痒感,娇媚的撒娇道:“ 讨厌~就知道作践为娘……”

“母亲,想要么?”林齐欣赏著母亲脸上的娇羞神情,晃了晃粗大的巨根肉 棒,调侃道。

周青莲看着儿子这根被自己口水沾满的巨根阳具,眼神娇羞,随后渐渐火热 。

“要……”

“母亲,要什么?”林齐故意问道。

“要……这个……”

用手握住儿子的肉棒,周青莲娇羞的说道。

“这是什么?”林齐不依不饶。

“……肉棒……”

“谁的肉棒?”

“儿子的大肉棒……娘想要儿子的大肉棒……”见林齐问个没完,周青莲鼓 起勇气,面带羞色的说道。

“娘想要儿抱着娘……用大肉棒操著回去……”

林齐闻言,内心一阵成就感,看来母亲被他调教的极为到位了。

“那你还等什么,走吧。”林齐微微蹲了个马步,嗤笑道。

周青莲美艳的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站起身踮起脚,一手抓着肉棒,一 手分开私处蜜穴的花唇露出蜜穴口,随后套坐了上去,随后双手楼主儿子的脖子 ,双腿夹住儿子的腰肢。

感受到后庭穴里的玉制阳具因为自己现在的姿势有点向下滑的迹象,她连忙 收缩肛道,这才稳住。

不过后庭穴内的鼓胀快感却是又浓了几分。

林齐双手托住母亲的肥臀,双手用力抬起母亲的腰身,让肉棒开始在蜜穴里 深深的抽插起来。

同时,他沿着石板小路,朝着后院走去。

一路上遇见了好几个婢女仆人,胆子小的看一眼就快速跑开,胆子大的则是 装作若无其事的缓步走开,但却一直偷偷打量著林齐与周青莲此刻淫荡的交合过 程。

周青莲双眼禁闭,从遇到第一个看见自己和儿子这样交合的下人后,她就不 敢睁开眼睛了。

此刻听到身旁划过一阵风,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跑开声,知道自己被儿 子操的样子又被人看到,当下蜜穴不自觉的收紧,死死吸住儿子不断抽动的肉棒 。

林齐感受着母亲突然又缩紧了几分的蜜穴,嗤笑一声,没有说话,继续一边 操著穴,一边走向后院。

不远处,刚从他们身边跑过的几个婢女,齐齐面色羞红,在一旁目送著自家 少主和主母这淫荡的交合方式,小声议论道。

“刚刚…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主母夫人好淫荡啊。”

“我刚刚看到少主那根东西在主母下面抽送着呢,还有主母后庭里……”

“估计是根假东西插在里面……好淫荡啊……”

“我倒觉得很刺激……少主这么会玩,难怪主母把持不住跟他乱搞……”

“好了好了,别说了,不要命了吗,快走啦,这件事不要乱说,保命要紧… …”

“……”

……

“啊~受不了……好大……娘要去了……啊啊~”

一阵销魂的呻吟声回荡在后院的门口处,守在门前的两名侍女脸色羞红,见 怪不怪的给站在门前以猴子上树姿势交欢的主母和少主开门。

“娘,你真没用,这一路都泄三次了…我腿上都被你里面的水打湿了。”

“别说了,羞死了……快放我下来。”

一进寝房的院子,周青莲娇嗔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想要从儿子身上下去。

谁料林齐根本就不依,大肉棒依然在周青莲的蜜穴里抽插操弄。

不一会儿,院子里又响起了周青莲销魂的淫叫声。

一个时辰过去。

“别别…啊~…不要了……娘快没力气了……”

周青莲赤裸著全身,脖子上套著项圈,被林齐面对面抬着一条修长美腿按在 大开的院门上大力操干着蜜穴。

她一对刺青著淫乳荡妇的豪乳上,淌着白浊的阳精,两旁看门的婢女呼吸急 促,忍不住偷偷打量著自家主母此刻的淫态。

啪~啪~啪~啪~

林齐飞快抽插着肉棒,感觉肉棒快要达到极限马上要泄精但还差那么一点时 ,不由对周青莲说道:“呼呼……娘我快泄了……”

周青莲听儿子终于快泄了,今天已经被操几十次春潮的她不再顾忌身旁的婢 女,大声浪叫道:“唔~泄吧……在娘里面泄……娘喜欢儿子把阳精操到娘的骚 穴里面……啊啊~好烫……”

在母亲的助攻下,林齐大吼一声,一股股滚烫的阳精,如洪水决堤般的注入 到母亲蜜穴的花心深处。

直到母亲刺青著字的小腹微微鼓起,林齐才舒爽的呼了口气,抽出肉棒,把 母亲的腿放下,走到旁边一个婢女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婢女俏脸一红,身体一颤,随后自觉的蹲下身子,张口伸出舌头开始给自 家少主清理起冒着热气的肉棒。

另一个婢女则是面色绯红的走到周青莲身前,照惯例的喊了一句:“夫人, 奴婢牵您去洗洗……”

周青莲闻言,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刺激,当下跪趴在地,四肢著 地,随着婢女的牵引如真正的母狗一般摇著屁股走入院内一处新修的露天水池子 内。

婢女牵着绳索,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主母夫人如同母狗一般被自己牵这走 ,眼神里闪过一抹兴奋与刺激,将主母牵入水池里,随后将绳索绑在一旁的衣物 挂杆上,随后褪掉外裙,露出赤裸的身体,与周青莲一起坐落在水池里。

婢女先把周青莲后庭穴里的玉制阳具抽出,随后细致的开始清洗起主母的后 庭穴以及依然不停在往外冒着阳精的蜜穴。

“呀……夫人,你有孕肚了……”

牵绳婢女的声音惊动了刚被口交婢女舔完肉棒,准备在门口操口交婢女后庭 穴的林齐给惊动了,当下放开被掀起裙子,露出夹着木制阳具的口交婢女,挺著 大肉棒来到池子里,看着跪伏在池子里的母亲,眼睛朝她的小腹看去。

只见母亲的小腹上,原本两行平整的刺青字体【齐儿的小母狗】【求大肉棒 操穴】,一眼看去有了隆起的弧度。

看了半响,算了算母亲怀孕的时间,确定这就是因为怀孕而隆起的孕肚,林 齐看着一脸娇羞的母亲,眼里闪过一抹柔情。

“母亲,安胎药有按时用吧,这阵子操的太多,我真怕把我们的孩子给操没 了……”

周青莲跪坐在池子里,清洗起豪乳上的阳精,闻言白了一眼儿子:“你不是 喜欢操孕妇吗,怎么还怕把娘操流产?”

“嘿嘿……毕竟前几个月不安全,没看我这阵子都没让你吃淫药了么……”

周青莲听到淫药两个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美艳动人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 ,羞恼道:“禽兽……”

她清楚的记得,儿子半个月让自己吃完淫药,夹着木制阳具自慰了一整天, 直到自己被药力烧脑,昏迷才舍得亲自操自己给自己解欲……

“来,我给你洗……”

“啊,你要干嘛!”

看着儿子一脸兴奋的抱起自己,然后用把尿的姿势让自己坐在他的身上,随 后又用那根重新狰狞起的肉棒插入到自己的后庭穴内,周青莲尖叫一声,不一会 儿,又开始了呻吟。

院子内,临近三更,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才结束,林齐抱着还挂着狗链子的母 亲,走进寝房内,抱着母亲滑腻的躯体,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贴主:yyykc于2021_05_02 18:55:14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