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 (03) 作者:wzh2018

【堕妇】第三章:美妇的哀羞(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作者:wzh20182020年12月1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美妇的哀羞

等了半响,也不见便宜母亲自己动起来,林齐侧过头看了看她的脸。

只见被黑布蒙住双眼的俏丽美妇脸上带着红晕,轻咬著下唇,似乎还在挣扎犹豫。

鼻子哼哼两声,林齐决定再刺激一下这个便宜母亲。

“吱嘎”

随着浴房的半边门被林齐打开了一道不小的缝隙,一阵凉风径直吹了进来,打在了浴房内这对正在男女交合的母子身上。

周青莲内心正在剧烈的挣扎和犹豫。

她作为侯府主母,平日里端庄严肃,即使是和丈夫剑阳侯欢爱,也都是异常矜持保守。

眼下身后的淫贼算是吃住了她的命门,可即使如此她也还是很难主动去迎合这个淫贼的奸淫。

即使眼下已经算是被这淫贼玷污了身子,可心里的最后底线,让她这个侯府主母,大赵国有名的贤妻良母做出那般下贱的动作。

可就在这时,随着浴房门被打开的声响,以及从门外吹进来的冷风,周青莲酮体不由自主的一颤,内心一阵紧张慌乱和刺激。

这个淫贼,竟然如此大胆……

但眼下不容她多想了,双眼被蒙住,她看不到门外的场景,越是这样,她越怕被人看见,此刻连忙哀求道:“我动就是了,快关门……”听着便宜母亲哀求的话语,林齐内心一笑,自己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已经开始渐渐按照他预想的一样在逐渐妥协了。

“你先动起来,不然我就把你抱出去了。”林齐压低声音,小腹一收,下体用力让肉棒狠狠的撞在周青莲蜜穴深处的花心之上。

“啪!”的一声响,肉体撞击的响声在幽静的浴房内回荡,紧接着就是周青莲难以抑制的低吟声。

周青莲微微打着哆嗦,门外不断吹进来的凉风让她觉得有些冷,但身心的刺激感或许更浓一些。

咬著牙,周青莲深吸了口气,腰部勉强用力抬起身子,屈辱的晃动私处的蜜穴主动套弄著身后淫贼的粗壮肉棒。

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从她眼角溢出,深入到灵魂的羞耻感,让她恨不得钻到土里。

自己可是侯府主母啊……

现在这样去为身后的淫贼承欢,和那些春楼妓子有何区别……丈夫剑阳侯平日里对自己百般宠爱,可她眼下却为一个淫贼屈身取欢。

剧烈的羞耻感所带的得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得刺激感和禁忌感,她现在能明白一点她最为厌恶的那些个私养男宠的贵妇们是怎样一种感觉了。

咬著牙忍着让她不知所措的快感,挺动着腰部,不断的让自己蜜穴里的肉棒在花心深处摩擦。

“快…关门!”

认命的挺动着腰身,周青莲尽量让语气平缓地说道。

感受着便宜母亲屈辱的动作,林齐有些兴奋起来,他没想到便宜母亲这么不经刺激。

看了一眼浴房门外,浴房的门前种满了一片花地,想来是便宜母亲为了每次洗完澡都能闻到花香的缘故。

花地中间有一条木板亭道,借着挂在亭台上的灯火,林齐确认门外没有任何人后,双手紧紧托住便宜母亲的双腿,就这样以把尿的姿势,一边享受便宜母亲的套弄,一边径直走到浴房门外。

似乎是察觉到了林齐的动作,周青莲原本勉强做着的动作瞬间停下,嘴里刚要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就被她用手捂住。

这个淫贼竟然这么大胆……

周青莲能清楚的感受到她被身后这个该死的淫贼带出了浴房。

空气中淡淡的花草香味扑鼻而来,往日里她沐浴完或许会静心闻赏片刻,但现在极度紧张与刺激让她不管不顾的用一只手挡在下体自己与那淫贼的交合处,另一只捂住嘴的手用手肘尽量挡在胸部的双乳前,让自己羞人的部位尽量不暴露出来。

身后的淫贼似乎根本不怕被人看到似的,在她停下动作不久后,那根让她讨厌的粗壮肉棒重新开始抽插起她的私处蜜穴。

“快回去…嗯哈…”

内心的羞耻感与禁忌刺激的快感周青莲越发难熬了起来,语气有些哀求的对身后的淫贼说道。

她无论如何也难想到,在她身后不断让她羞耻屈辱的淫贼就是她最为疼爱的独生子林齐。

“夫人被我肏的舒服吗?”林齐微微喘着气,调笑的压低声音对便宜母亲问道。

强忍着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周青莲咬紧牙,放开捂嘴的手挡在胸前,没有回答他的话。

想要不顾一切拉开蒙眼的黑布,去看看身后这该死的淫贼究竟是谁,但一想到这淫贼可能会翻脸喊人过来,她只能屈辱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同时赌气搬的夹紧蜜穴的穴壁,让身后的淫贼不能那么畅快的抽弄自己的花穴。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越是夹紧蜜穴肉壁,那让她越发迷乱的快感反而变得更为强烈起来。

由于周青莲这突然的动作,林齐差点以为自己这便宜母亲在他这种吊人胃口的抽插方式下高潮了,等过了半响他才发现了异常。

看来这便宜母亲只是想让他肏的艰难点。

可惜林齐反而喜欢这种感觉,有一下没一下,一会深一会浅,一会猛烈一会轻缓的响响肏弄着便宜母亲的私处蜜穴。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约三分钟),林齐突然感觉自己大腿上一片湿意,侧低着头一看,响响不知何时便宜母亲蜜穴里的淫液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身上了。

看来便宜母亲的水比南月那个人妻荡娃还要多很多。

“夫人,你再不说我可要往前走咯……”

林齐恶狠狠的笑了笑,轻佻的说道。

周青莲身体一震,她知道自己要是不按照这个淫贼的话去做,搞不好要被人看到,内心哀叹一声,违心的说道:“快…回浴房…哈…不舒服……”艰难的保持语气平缓,一波波累积的快感让她很想叫出来,但下一刻她就松了口气,然后蜜穴内突然变得一阵空虚。

周青莲这才察觉到身后这淫贼把那根要命的肉壁从她的私处蜜穴里拔了出去。

短短瞬息的空虚,一丝丝酥麻的快感就在她的蜜穴内自主的滋生起来。

周青莲脸上不由的更加潮红了几分,被这该死的淫贼肏弄久了,尽管她心里极为羞耻羞愤,但她的身子已经情动难忍了。

(这淫贼应该是玩够了,要放过我了吧……)

林齐嘴上保持着邪笑,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有便宜母亲身下地面上积累的一小摊淫液,他很清楚的知道便宜母亲根本就是在口是心非。

烈性的春药粉加上他高超的撩拨手段,怕是石女都要变成荡妇了。

把便宜母亲的一条修长丰腴的玉腿放下,腾出一只手用来扶着便宜母亲的腰身,小腹用力地一挺,粗长巨大的肉棒狠狠地对着她的私处蜜穴一插到底,狠狠地撞击在花心深处,然后一下一下的不急不缓的保持着力度和深度。

同时另一只托着便宜母亲玉腿的手微微抬高,让便宜母亲的跨间开的更大,阴户和花唇蜜穴也随着更为大开大合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肉棒更加轻松的能撞到更深处的花心宫门上。

林齐穿越前阅女无数,他知道有些女人花心深处的子宫是可以高潮开宫的,开宫后,虽然会疼一阵,但时间长了后就会慢慢适应,在一开一关中产生吸力。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女人的蜜穴会有吸力的缘故。

林齐很想试试自己这便宜母亲是不是这种可以开宫的体质。

“啊~嗯…呜呜…”

周青莲被这突如起来的肏弄撞得心神颤动,巨大的快感脑海一片空白,但随着嘴里发出了一声不由她控制的销魂呻吟后,她马上就清醒过来,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眼前是一片黑,眼泪从眼角滑落,蒙眼的黑布早就被她的泪水浸透,绝美的俏脸上除了动人心魂的春潮红晕,还有两道泪痕清晰可见,喉咙里依然不受控制的发出声响,下一刻她又感受到一股刺痛伴随着难熬的快感从蜜穴花心处传来。

生过一次孩子,周青莲自然知道蜜穴花心深处有着孕育生命的子宫。

此刻,那个该死的淫贼正在狠狠地用肉棒撞她宫门。

疼痛和快感让她浑身上下泛起一阵怪异的快感。

林齐微微喘着气,用手抚摸着便宜母亲周青莲的乌黑秀发,低头在她耳边吐著热气调侃道:“夫人,这样快不快活?”“呜嗯……啊……”周青莲艰难的捂著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已经没有精力回应身后淫贼的话了,她能感觉到,随着那淫贼的猛烈抽插,她的身体快要达到春潮泄身的程度了。

出于本能,她的腰肢不由自主的迎合著身后淫贼肉棒的肏干,一波波的快感让她暂时沉醉了进去。

直到她即将达到春潮,蜜穴快要收缩泄身时,突然私处蜜穴一凉,那根火热粗长的肉棒被那淫贼拔了出去,周青莲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通红的停止了扭腰。

她先是深深的出了几口气,身上不断出著香汗,一股腥骚的独特气味在四周弥漫,随后她才感觉到私处的花穴一阵酥麻空虚,这种即将到达春潮又被人硬生生拉回的感觉让她一阵失神。

下一刻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又被绑在了背后。

林齐抽出肉棒后稍作休息了一会,这才发现原本用束发带给便宜母亲绑好的手散开了,趁着便宜母亲失神的时候,他捡起地上的束发带,重新把她的手绑在了背后。

这次他绑的很死,便宜母亲应该是挣不开了。

已经连续两次让便宜母亲这个熟女美妇从即将高潮泄身的状态拉回来,不过林齐今晚不打算让便宜母亲春潮泄身。

虽然他本身也有些受不了这种煎熬的肏穴,但想要便宜母亲从此以后都对他保持欲火难耐的状态,就必须这样做。

“夫人,想要吗,只要你说出来,我就给你。”低沉着声音,林齐戏虐的用嘴舔了舔便宜母亲俏美脸颊上的泪痕。

周青莲想要扭过头不让他舔弄自己的脸,可私处蜜穴的淫液流落,让她的花穴一阵酥麻,同时身子也变得更加酥软起来。

扭头的动作似乎变成了娇羞的躲避,她能感受到身后那可恶淫贼的舌头在自己耳朵上不断的舔舐。

浴房外凉爽的秋风吹在周青莲与林齐这对母子的身上,周青莲一条修长的玉腿支撑著身体,另一条腿被身后的林齐高高的托著,身体微微侧着,由于双手被绑在身后,胸前的一对丰乳毫无遮掩暴露在空气中。

下体湿淋淋的阴户更是大大的开着,两片布满淫液的花唇分开着,露出其内的红嫩蜜穴,一缕缕泛著光的淫液汇聚在蜜穴口成小水流滴落在地上,积起了不小的一摊水渍。

即使到了此刻,周青莲依然放不下内心里深入骨髓的矜持与操守,即使她已经失身给了这个淫贼,但这一切都是被逼,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向这淫贼求欢的浪语。

林齐休息了片刻,见便宜母亲还是死活不肯丢下最后的矜持,他越发佩服起这个女人起来。

穿越前这种保守矜持的女人他也玩过不少,怕是没有一个能再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矜持的存在。

但越是这样,林齐越是享受调教便宜母亲的过程。

今晚的夜还很长,他也不急,挺起肉棒对着便宜母亲的蜜穴,再次一插到底,继续按照特定的规律来肏弄起便宜母亲。

看了看四周的花地,林齐嘿嘿一笑,再次托起便宜母亲的另一条腿,继续以把尿的姿势抱着便宜母亲,一边抽插着她的蜜穴,一边向前走去。

感受到了林齐的动作,周青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和这该死的淫贼现在还身处屋外,一想到随时会被下人们瞧见,她又开始慌乱起来。

“嗯唔……求你了……去浴房里……”

周青莲有些软弱无力的哀求道,差不多被那淫贼奸淫了近半个时辰(约一小时),她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林齐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刚想回话,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前方的亭道传来。

来不及多想,林齐抱着便宜母亲直接钻到一丛花的手面,让便宜母亲背着手跪伏在草地上,低下头,自己则趴在她的背部,肉棒死死顶在便宜母亲蜜穴花心的宫门口,安静的听着动静。

周青莲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差点喊出来,不过好在身后那淫贼帮她捂住了嘴,让她没有叫出声。

此刻她跪趴在花丛草地上,一对丰乳几乎挨着低,她不敢有任何抬头动作,虽然被蒙住了眼,但她也知道有人要过来了,此刻不敢有丝毫的抬头动作。

周青莲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浓烈刺激感席卷全身。

剑阳侯之妻,林家侯府主母被淫贼按在花丛苟且交合,这要是被人看到传出去,她自己身败名裂大不了一死,只是丈夫剑阳侯从此再也无法在大赵国抬起头了……死死的咬紧牙,泪水不争气的又从眼角溢出,周青莲内心暗暗祈祷,千万不要被人瞧见。

可在她极力忍耐的时候,突然私处蜜穴里那根火热的肉棒竟然又耸动了起来,一下一下,虽然不重,但每一次抽动都会碰到她的花心宫门处。

刺激与快感同时袭来,周青莲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黑布下蒙住的双眼微微开始向上翻着白眼。

这种感觉,让她脑海一片空白。

可蜜穴里的那根火热的肉棒就是不肯让她达到顶点春潮。

林齐安静的透过花丛看着亭道,哪里有两个侍女正提着两捆柴火走到浴房边上的库房里。

经过他和便宜母亲躲藏的花丛边时,其中一个侍女突然停了下来。

“咦,什么味啊,好奇怪。”

这侍女似乎是闻到了什么味道,脚步开始向着林齐和周青莲躲藏的花丛走来。

林齐神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继续保持着下体抽插的节奏。

他可不在乎被侍女看见,大不了被发现了让这个侍女变成自己的性奴就是。

周青莲似乎也察听到了那侍女的话,此刻内心一片绝望。

(完了,要被看到了,夫君,我对不起你……)听着逐渐临近的脚步,周青莲内心绝望的同时,一股极度的刺激感不断的从身体上滋生出来,蜜穴里肉棒抽插带来的快感仿佛强烈了数倍不止。

林齐正悄悄地看着那侍女的动向,突然下体肉棒传来一阵被紧凑的感觉,低头一看便宜母亲好像要在他轻缓的抽插下高潮了。

比起被人发现,林齐更在意的是对便宜母亲身体的状况,此刻看她快要高潮,硬生生停下抽插,随后他又觉得不太保险,又抽出肉棒,捏了捏便宜母亲的软肉。

感受到便宜母亲的身体停下了颤抖,林齐这才松了口气。

对便宜母亲的调教还没有到位,刚刚差点就前功尽弃了。

他很清楚,现在这种时候让便宜母亲达到春潮泄了身,之后再想烧起她的欲火就非常难了。

必须是便宜母亲主动求欢,他才能稍微的让便宜母亲感受一下春潮泄身的畅快感。

这样才能完成一系列的调教,下一次在想搞便宜母亲,也很容易得手。

“丽娘,别磨蹭了,赶紧柴火送到库房去。”

“哦,来了来了。”正当那侍女要靠近林齐和周青莲苟合的花丛时,远处又传了一名侍女的喊叫声。

那个叫丽娘的侍女脚步一转,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林齐微微呼了口气,虽然他倒不是很在乎,但被人发现自己正在肏便宜母亲也算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周青莲原本已经做好了要被看到的准备,被束发带帮助的双手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到手掌之中。

最后察觉到那侍女离开了,她这才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她有感觉下体一阵泥泞,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尿骚味……她竟然失禁了……

有些愣神的感受着下体的湿腻感,周青莲内心更加的羞耻起来。

堂堂侯府主母竟然如同三岁小孩一样失禁了……深深呼了几口气,周青莲又觉得有些放松。

刚刚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啧啧,堂堂剑阳侯夫人竟然随地小便,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早就察觉到便宜母亲失禁的林齐故意压低嗓子嘿嘿一笑,用手拍了拍便宜母亲浑圆的翘臀,肉棒对着她的私处蜜穴直接一插到底。

“啊~”

突如其来插入,让周青莲在措手不及下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本能的想用手捂住嘴,但双手被身后那淫贼绑在背后,根本动弹不得。

无奈她只能紧紧咬著牙,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

林齐重一下轻一下的抽插著周青莲这个便宜母亲,虽说在外面调教便宜母亲比较刺激,但这秋风越到晚上越凉,想了想,他又重新以把尿的姿势抱起便宜母亲,朝着浴房里走去。

刚刚那两个侍女应该正在库房放柴火,随时可能看到他和便宜母亲此刻这幅淫荡的交合模样。

林齐内心也觉得异常刺激,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即使被发现,也不过是自己多了两个性奴罢了。

“别……别出去……要被看到了……”周青莲眼睛被蒙住,双手被绑,她能感受到身后这可恶的淫贼正在带着她走动。

好不容易放松的心弦又紧张了起来,语气中哀求的韵味越发浓烈。

林齐觉得有趣,自己这便宜母亲平日里端庄威严,没想到哀羞软弱的一面竟然如此诱人。

“叫我一句相公,我就带你到屋子里不出来如何?”林齐压低嗓子,声音低沉的说道。

他现在渐渐不怕便宜母亲发现自己的身份了,最大的依仗就是便宜母亲不由自主迎合着他肉棒肏弄的柳腰。

这说明便宜母亲的身体已经欲火难消了,再有几次把便宜母亲即将要春潮泄身的状态拉下来,林齐估摸著就可以坦白自己的身份了。

以便宜母亲的性格,如果知道奸淫她的淫贼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怕是会更加崩溃,但至少寻死不会了,再加上身体已经欲火难耐,下一次林齐还想上她就没什么难度了。

听着身后淫贼如同恶鬼一般的提议,周青莲心里一阵厌恶,但身体上的快感却不知怎么的又变得强烈起来。

要叫这个无耻奸淫自己的淫贼相公,虽然想着厌恶,但又有一种说不清的禁忌刺激感。

刚想要开口拒绝,但一想到库房里还有两个侍女没走,若是被她们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淫荡的模样……而且被这淫贼奸淫了这么久,周青莲对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自己只怕是不回应或是不答应,这淫贼像之前威胁自己了。

可是要叫一个无耻淫贼相公,周青莲怎么都没法叫出口,磨蹭了许久,她内心一横,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只要能快点回到浴房里,也算是杜绝了被人看见的可能了。

“相…相公……”

周青莲的声音如同蚊蝇,不过林齐还是清楚的听到了。

这句相公声音里带着妥协羞耻与屈辱,但林齐还听出了几分哀羞,自己这便宜母亲似乎是认命了……“没听清,叫大点声,不然我可要让你的侍女看看她们主母淫荡的样子咯”林齐缓缓走到浴房门口停下,邪笑着对便宜母亲说道。

其实刚刚他已经看到那两个侍女从库房的另一侧门离开了,不过便宜母亲被他蒙住了眼,自然不清楚这些。

听到身后淫贼无耻的要求,周青莲内心暗叹一声,强压下内心的尊严和矜持,妥协的屈声道:“相公……”随着这句相公说出口,周青莲突然觉得全身更加的燥热起来,刺激的感觉再次席卷她的全身。

虽然只是权宜之计,但她毕竟叫了丈夫剑阳侯之外的人相公了……她只觉得羞愧难忍,但同时有感觉无比的禁忌与刺激。

林齐嘿嘿一笑,用力地肏干了几下便宜母亲的蜜穴花心:“我累了,你自己动起来,我带你回房。”听到了身后淫贼的话,周青莲先是松了口气,下一刻,她老老实实的挺动着腰身,让自己私处的花穴主动套弄起身后淫贼的肉棒。

她本就布满潮红的脸上,此刻春情荡漾的越发浓烈,(夫君……对不起,我实在是没用办法了……)内心

哀叹一声,周青莲眼皮翻滚,眼泪有一次流落下来。

她终究还是不得不向奸淫自己的淫贼妥协,内心虽然依然保持着矜持与羞耻,但肉体上的刺激与现实的逼迫已经让她不得不压下所有矜持与尊严。

带着便宜母亲回到浴房,林齐抽出肉棒,把她放了下来,让便宜母亲站在哪里供他观赏酮体。

浴房内,被黑步蒙住双眼的美妇周青莲双手被绑在背后,黑布下带着泪痕的脸颊一片潮红哀羞,动人的薄唇轻轻被她用牙咬住,让她的哀羞动人的表情不至于太过明显。

她能感受到,那淫贼的目光似乎不断的在扫视自己,双腿微微前后错位夹紧,让她还在不断滋生淫液的私处蜜穴暴露的不那么明显。

胸前的丰乳她是没有任何办法遮掩了,她甚至能感受到胸前双乳的两颗坚立的乳头正在微微跳动。

“嘿嘿,夫人你张开腿蹲下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小淫穴。”林齐色眯眯的紧盯着便宜母亲诱人的酮体,压着嗓子命令道。

因为已经打算先妥协的缘故,周青莲这一次只是略一挣扎,随后还是乖乖的按照淫贼所说的去做。

身子蹲下,周青莲薄唇微张,只是轻缓的下蹲动作,就让她私处蜜穴里的淫液溢了出来,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一缕缕淫液从她蜜穴里滋生然后汇聚成流滴落到地上。

完全蹲下后,蜜穴里更是有一丝丝的酥痒感觉不断的让她的欲火逐渐旺盛。

一想到自己贵为侯府主母,竟然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姿势让猥亵奸淫自己的男人观赏自己的私处花穴,周青莲羞愤的同时,也越发觉得刺激。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她的确开始有些享受这种禁忌的刺激快感了。

看着便宜母亲红嫩羞人的蜜穴,林齐有些暗叹那春药粉的药力。

这种淫液滋生的速度,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磨人肏弄导致的,春药粉绝对功不可没。

看着贤妻良母的便宜母亲变成现在这幅乖巧淫荡的模样,林齐觉得以后对便宜母亲的调教,春药粉绝对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只要让便宜母亲长期维持这种欲火难耐的状态,久而久之她的体质就会变得特别敏感,加上本就接近虎狼之年的年纪,被欲火烧成淫娃荡妇也只是时间问题。

周青莲微微喘着气,虽然那淫贼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静静的观赏她的蜜穴,但她却有种蜜穴花心被人不断撩拨难耐的感觉。

(要是他能插进来就好了……)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可怕的念头,周青莲连忙把这个念头捏碎。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这样……)

有些失神的想着自己的变化,周青莲不断的安慰自己。

(只是被这淫贼撩起了火,等完事了,自己一定要把这淫贼杀了!)深深呼了口气,周青莲耐心的等著那可恶淫贼的下一步指示。

之后的半个时辰里,在林齐的命令下,周青莲不得不做出各种羞耻淫荡的姿势供林齐观赏。

时不时被林齐要求弯腰抬起腿露出整个阴户花唇蜜穴,或是柔嫩的蜜穴花唇(阴唇)摩擦著浴房内的木桌边角。

最让周青莲感觉羞耻的是,这该死的淫贼竟然让她用嘴含弄著哪根让她始终无法春潮泄身的粗壮肉棒阳具。

屈辱照做的同时,让周青莲觉得罪恶的是,自己竟然更加的觉得禁忌与刺激了。

直到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已经娴熟的用嘴含舔著那淫贼的肉棒而不觉得恶心了。

在这期间,让周青莲最为难熬的是那淫贼不断的挑拨她的欲火,时不时用脚趾插到她的私处蜜穴内,让她有好几次以为要春潮泄身时,又被那该死的淫贼在关键的一点上停下,使得他生生的没法达到春潮顶点,反而是心神越发难以把持起来。

“碰到牙了,夫人”林齐站在浴池边,一边欣赏著逐渐越发听话的便宜母亲,一边压低嗓子说道。

“嗯……知道了……呜”

浴房内美妇人周青莲双眼蒙着黑布,双手绑在背后,胸前的丰乳贴在少年的腿上,身子跪在浴房的木板地上艰难的抬头含弄著少年的粗壮肉棒。

听到自己这“相公”的话,周青莲自觉的用嘴唇包住牙齿,继续含弄著那根火热粗长的肉棒。

毕竟是第一次用嘴含弄男人的阳具,尽管被那淫贼相公训练了半个时辰,可她还是会不自觉的用牙齿碰到肉棒的龟头。

每次她用牙碰到龟头,那淫贼相公就会出声提醒她,并且要求他必须开口回话。

内心的屈辱已经越发浓烈,但随之而来的禁忌之感与刺激感还是让她继续对这淫贼相公屈颜妥协。

让她有些诧异的是,这淫贼相公被自己含弄了这么久,也不见他有跟自己交欢的意思。

其实周青莲不知道,这是林齐故意做出来的举措。

作为花丛高手,林齐很清楚,有些女人看似已经妥协了,其实离真正的放开还差的远,所以对于自己便宜母亲的乖巧妥协,他倒没有着急。

他要做的是一步步打开便宜母亲的枷锁,然后在给她一次刻苦铭心的春潮泄身,这样便宜母亲之后才会回味从而变得欲求不满。

“行了,夫人站起来吧,我喂你喝点水,把嘴张开吧。”“嗯……”听到淫贼相公的指示,周青莲站起身,这才觉得口干舌燥,下体私处蜜穴一直在流淌著淫液加上这么久没喝水,她的确是非常口渴了。

张开樱唇小嘴,原以为那淫贼相公会拿浴房的水杯或是水壶喂她,但下一刻她的嘴里就被一条灵巧的舌头入侵了。

紧接着便是一口温热的茶水灌进了她的口内。

周青莲只觉得即是羞愧又是荒唐,她这辈子只和丈夫剑阳侯亲吻过,没想到这淫贼相公连和她的亲吻也不肯放过,还用这种羞人的方式喂她喝水。

感觉羞愧荒唐的同时,周青莲渐渐觉得,这淫贼相公好像真的把她当做妻子一样对待,温柔的用舌头舔舐着她的嘴唇和舌头。

让她罪恶又刺激的是,自己竟然有些配合起这淫贼相公的亲吻,舌头不由自主的和他的缠在一起,两人仿佛真的是夫妻一般肆意热吻。

(夫君……我是被逼的……对不起)

内心罪恶的暗暗向自己的丈夫剑阳侯道著歉,舌头却不自觉更加配合起那淫贼相公的热吻。

身体异常的燥热让她已经无法思考太多,如果不是被黑布蒙住了眼,自己现在怕是痴痴的在看着那淫贼了。

这种像是偷情一样的禁忌快感,让周青莲渐渐有些迷醉。

就在这时,门口又响起了侍女的声音。

“夫人,这么晚了该回房了。”

周青莲听到这声音内心恢复了一丝清明,但嘴里被那淫贼相公的舌头一挑拨,提醒她现在正在跟丈夫以外的男人热吻,偷情般的刺激快感让她内心又重新迷醉了起来。

门口的侍女等待了半响,才听见自家主母有些气喘低柔的回话。

“我…知道了,今晚你们都去院外侯著吧,我自己会回屋的。”浴房内,沉醉在禁忌快感的美妇人脑海迷乱的朝着门外吩咐道。

“是,夫人。”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