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 (02) 作者:wzh2018

.

【堕妇】(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2020年12月16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

第二章:屈辱的贵妇

行走在侯府东院的阁楼过道上,南月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刺激感觉。

其实这种感觉不是今天出现的,自从前几天被少主人要求在东院只准穿一件外袍走动后,这种感觉便开始出现了。

浅褐色外袍不算厚实的布料披在身上,腰间用一条浅黄色的腰布裹紧,胸前两团挺立的乳肉到还算保护的严实,可下身却有些太过放肆了。

她步子稍微迈的大一点,外袍的裙缝就会飘开,露出她里面没有任何内裙的光洁大腿,若是天气有风,甚至自己浑圆的屁股和花穴私处都很容易走光。

每走动一步,大腿和下体就会感到一阵凉嗖嗖的冷意,甚至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花穴内有一股微热的水流正在慢慢从花穴口漏出来,沿着大腿一直往下流落。

那是昨晚加今天一整个上午少主在她花穴里泄的精水,虽然之前少主人帮她清理让她喝下去不少,但花穴最深处的地方还是有很多阳精没有流出来。 现在随着她的走动,这些阳精和着她的淫液就慢慢的流了出来,

“南月管事,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啊?”

正当南月一边感受着花穴内不断升腾起的酥痒之意,一边承受着下体凉嗖嗖的暴露感觉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东院女执事正迎面朝她走来。

南月连忙停下脚步,目光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执事,倒也是她的熟人,之前在后院的同僚,西翠儿。

“啊…我没事,翠儿执事,你怎么在这?”

难不成和少主的事被夫人知道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南月原本带着媚红的脸便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西翠儿是主母的跟班丫鬟,在侯府也被称为执事,专门帮主母传唤吩咐和指示,算是主母的心腹丫鬟。

西翠儿一般专门给主母传递惩处的指示,侯府四大院的下人那个不知道她的威名,基本上由西翠儿出面的惩处指令,那些人的下场都非常凄惨,轻的被卖到官窑,严重的可能被派去边境军队驻扎的地方做慰军妇,比起妓女也好不了多少……

一想到那些可怕的下场,南月的脸上就越发苍白起来。

西翠儿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移开脸:“……夫人叫我来少主房里拿东西,倒是你来了东院可要更加勤勉才是,你现在可不得了了,现在抱上了少主这座大山,以后在侯府记得多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姐妹啊……”

听到不是自己和少主的事情暴露,南月心里深深松了口气,一旦自己和少主的淫行被人知道,少主自然是半点事没有,可她这个红杏出墙的荡妇就要被拿去祭湖沉江了……

好歹是侯府的老人,南月渐渐恢复了老资历的神色,脸上不卑不吭的微笑了一下“哪里哪里,以后我们还要相互照应才是……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和西翠儿相互捧了两句,南月就迈著小步朝着自己在东院的住处走去。

西翠儿极为羡慕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她前几天得知少主要在后院选几个能干的丫鬟时,可是精心打扮了好几天,可最后只有南月和几个小仆女被少主看中带到了东院。

要知道,整个剑阳侯府谁都知道,作为大赵国仅次于皇室的勋贵家族,侯爷的独子林齐在侯府的地位可是无与伦比的,只要能被少爷看中,以后肯定有享不完的福。

“咦,南月走路的姿态怎么这么奇怪?”

突然地,西翠儿自问了一声,她能看到渐渐远去的南月时不时停顿几下脚步,身体微微下蹲,很是古怪。

也没有多想,西翠儿转过身,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她今天可是偷偷来东院的,为了成为东院的管事,这一次她也是决定拼一把。

找上了东院的马房管事,她早就听闻马房里的李八管事跟少主有不浅的交情,少主之前去讨伐藩国,李八就是少主的喂马小厮,等少主凯旋归来后,这李八直接就成了东院马房管事,当时还引起了下人圈子里的震动,所有男下人都非常羡慕李八的狗屎运。

现在这李八可是能跟少爷说的上话的大人物了。

西翠儿很清楚,自己现在虽然是主母的跟班执事,但这执事说白了也就是稍微好一点的下人而已,来侯府之前,她有过不少见识,这样当一辈子的执事,她无论如何也不甘心。

想要真正的活的滋润,在她看来还是去年入主东院的少主这边才有这样的机会。

“翠儿,你来了,嘿嘿”

刚走到李八所在的马房里,李八那有些猥琐的声音就传入了她的耳中。

马房里浓烈的马骚味让她皱了皱眉头。

“翠儿姐好。”

“翠儿执事好。”

马房里的几个小厮看到西翠儿后,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连忙问好,对于西翠儿这个玉面判官的威名,剑阳侯府的下人不知道的不多。

“得了得了,你们几个给老子把马房里的马后外面马槽里的马都拉去马场溜两圈在回来,没看到翠儿执事来巡视了吗?”李八从马房的木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威风的说道。

虽然他并没有真的去战场厮杀,但好歹跟着少主在战场上走了一遭,不仅成为了马房管事,在东院下人圈子里更是颇有威名。

那七八个小厮闻言,顿时行动起来,牵马的牵马,开门的开门,不一会儿人就走光了,只剩下一脸淫笑的李八和脸色不太自然的西翠儿就在马房里。

“小美人,是不是想我了?上次弄的你还爽吧,怎么样,尝过了我的滋味,是不是迷上了?”

李八说着,一把拉过一脸冷淡的西翠儿,直接开始上下其手,一只手玩弄起西翠儿不算很大但却有料的胸口,一手伸进西翠儿的裙底不断摸索。

一把拉住李八淫猥的手,西翠儿脸上微微带着几分红晕,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

“等一下,你之前不是说了只要和你……行房……你就把我弄到东院当差的吗?”西翠儿说着,一把推开李八,有些嫌弃的坐在木椅子上,神色有些愠怒。

李八淫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快迅速的关上马房的房门和窗户,然后就开始脱起了裤子。

“别废话,有什么事等老子爽够了在说。”李八说着,坐在另一张木椅子上,分开满是腿毛双腿,指了指他胯间那挺立的肉棒,朝着西翠儿努了努嘴。

西翠儿有些不敢看李八胯间那不雅之物,自从上次她没能被少主选中进入东院后,就一直在找门路进东院,找来找去就找到了李八这个能和少主说的上话的人物,整个东院她能够利用的只有这个养马小厮出身的马房管事。

可惜,李八帮她的代价就是要她的身子,她一开始是坚决不同意,毕竟她还幻想着能上少主的床,将来成为一房侍妾也好,可李八却说皇宫里皇后娘娘已经派了宫里精挑细选的几个宫女过来当少主的侍房丫鬟,教少主行男女之事。

宫女虽然也是下人,但毕竟出自皇宫,身份比起她们这些下人高了不知多少,也只有皇宫的宫女才有资格成为少主的侍房丫鬟,她自己虽然有几分姿色,但说到底只是侯府的下人,根本没有资格爬上少主的床,除非少主看中,否则没有任何办法。

甚至在这规矩森严的侯府,东院这个代表着未来最光明的前途之地她也只能偷偷的过来。

不像南月,被少主看中成了东院管事,在侯府的地位大大提高,不仅在东院有自己的住处,在前院还有住房。(侯府的四大院落非常大,整个侯府相当于四五个巨型广场的大小)

想要达成目的,她现在只能指望李八可以帮她在东院弄个差事,等她到了东院当差,以后少主人成了林家之主,他们这些嫡系下人身份地位就会非常之高。

现在侯府里的那些总管级别的下人就是以前剑阳侯的嫡系仆人,更有甚者还被主母免了奴籍入了良户。

想过这些,西翠儿叹了口气,解开绑腰的束腰布,然后脱下外袍和底裙,再然后在李八的要求下脱掉了裹胸布和内袍,露出了她洁白的赤裸娇躯。

李八眼睛直直在在西翠儿的胸前两只白嫩的乳肉了看了几眼,然后低头看向了西翠儿半遮半掩的小腹私处,乌黑的阴毛若隐若现,让他本就旺盛的淫念更加灼热起来。

不多时,一阵阵女人的娇吟声就在简陋的马房内响起。

近一个时辰后,西翠儿扭捏的迈著步子,红著脸从马房里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躺在马房椅子上对自己淫笑的李八,西翠儿冷哼一声,缓缓朝马房外走去。

虽然又一次把身子给了李八,但西翠儿倒没有觉得不值,因为李八已经答应,等月底就向少主赐婚,让她嫁给他,这样一来她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东院班底。

揉了揉有些褶皱的裙摆,西翠儿长呼了口气,神色疲惫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不管如何,她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下一步就是引起少主的注意,博一个好的职务了。

……

夜幕降临,剑阳侯府开始平静下来。

按照规矩,用过晚饭后,除了值班的侍卫以及侍女外,其他的下人都要回到自己的住处歇息,不能随意外出。

作为少主,林齐自然不用在意这些规矩,悠闲的走在侯府的廊道上,不紧不慢的朝着后院走去。

他等下要做的事情,不管是放在当下的古代还是未来开放的现代都是不被伦理道德所允许的行为,可作为穿越者,尤其是穿越重生在这王侯之家,没有生存之忧的他自然要寻找些刺激。

况且,他的便宜母亲的确是风韵绝佳,尤其是那种贵妇气质,一想到自己或许可以把她按在身下玩弄,林齐就有种极为兴奋的感觉。

“见过少主!”

后院入口,一队侍卫正在值班,看到林齐到来后,顿时向林齐问礼。

“嗯,你们继续值班,我要找母亲说些事情,不用管我。”

林齐说着,看了一眼这几个一脸卑微的侍卫,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后院之中。

“诺!”

侍卫队长对着林齐的背影行了一礼,然后更为严格的站起了岗。

要知道,少主来后院的次数不多,但每次来,但凡被看中的人可是会被直接带到东院去的,虽然他们只是普通的侍卫,但谁不想跟个更好的主子呢?

林齐没有在意那些侍卫的表现,按照他得到的消息,这个时间自己的便宜母亲应该在浴房泡澡。

想要进浴房,除了从正门进去外,只能从寝室的后院过道进去。

如果从正门进去,怕是会惊动丫鬟,所以林齐决定从寝室的后院过去,他要做的是突袭便宜母亲,为此他还准备了一些涂抹用的春药粉。

“主母可在屋内?”

来倒便宜老爹和便宜母亲的院落内,林齐明知故问的对看门的两个侍女问道。

这两个侍女一看是少主人,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林齐行了一礼,然后才柔声说道:“回少主,主母在浴房沐浴……”

“嗯。”

看了一眼守在院落门口的两个侍女,姿色平平,林齐没有过多留意,径直穿过院门,经过院落小道,走入到了寝房门口。

便宜老爹和便宜母亲的寝房是整个侯府最大的,不亚于一座小府邸,院落四周的围墙外或明或暗都有军士把守。

寝房则在院落的最中心,四周还有其他房屋亭台,院内也有一些侍女在干着活,林齐百无禁忌的走入到寝房内,一路上自然是畅通无阻。

坐在寝房的茶桌前,对着正要给他上茶的侍女摆了摆手,林齐缓缓说道:“我待会要和主母谈些事情,你去把院子里的人都叫到外面去守着。”

这侍女不疑有它,恭恭敬敬的答应一声,就走出了寝房,临走时还小心翼翼的关上了寝房的大门。

林齐看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看来便宜母亲也有点小心机,这院子里的侍女姿色都很一般,比起她来不论是气质还是仪容都远远不及。

看来便宜母亲对便宜老爹的感情颇深,并且眼里容不得沙子,从便宜老爹没有什么侍妾就可以看的出来。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笑,林齐暗暗想到,把这种端庄严肃的美妇妻母搞成性奴,怕是非常有趣刺激的事情。

等了一会,确定院子里的人都走了,林齐喝了口茶,脚步轻盈的朝着后院走去。

经过后院的过道,浴房的后门就映入了林齐眼中。

悄声无息地走进浴房,一股清香就飘入了林齐的鼻孔之中,视线中一道妙曼的身影渐渐显现。

深吸了口气,林齐眼里闪过一抹激动。

眼前一个身姿妙曼美妇人正赤裸著身体背对着他。

雪白无暇的肌肤,白嫩修长的大腿,不显瘦也不显胖,浑圆有型的雪白臀部以及芊芊细腰,像是被老天精心雕刻一般,只是看了一会背影,林齐就觉得下体肉棒一阵膨胀。

浴房浴池边,美妇人微微弯著腰,一双雪白的玉手缓缓的梳理著自己的秀发,此刻在她身后,一道充满欲望的双眼正紧紧地盯着她。

林齐深吸了口气,强压下不顾一切过去推倒便宜母亲的冲动,从怀里的口袋拿出涂抹用的春药粉倒在手心里,然后缓缓解开衣带,把下体狰狞粗长的肉棒解放了出来。

按照他对女人的了解,像便宜母亲这种贤妻良母,除非让她陷入到欲望中无法自拔,否则想要调教成自己的性奴,难度极大。

尤其是现在不比未来现代,社会风气对女子要求极其严格,强行上了便宜母亲倒也容易,但恐怕到时候便宜母亲便会羞愤自尽。

毕竟不比南月,一个是侯府的仆女,他想搞上手极为轻易,便宜母亲是侯府主母,除了用强之外,只能另辟途径。

第一步自然是偷偷把便宜母亲的身子夺了,以他对这些熟女的了解,发生关系前一个个都是贞洁烈女,一旦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这些女人就会变得比男人还主动。

不过毕竟那是未来以后的现代现象,当下这种年代,想要让便宜母亲不羞愤自杀,以及慢慢接受跟他乱伦的事实,就必须让便宜母亲欲求不满才行。

悄声无息的慢慢靠近便宜母亲妙曼的身姿,林齐深吸了口气,缓缓伸出了手……

……

有些慵懒的把头发扎好,周青莲微微感到有些疲倦,作为侯府的主母,大大小小需要她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好在让她欣慰的是独子林齐已经明显有了大人风范。

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郎带着三千人攻下一个有着三万军士的藩国,这件事虽说自己和丈夫都极为担心,但担心过后,却是为自家独子感到极为骄傲。

丈夫剑阳侯是一代名将,儿子林齐日后必定不会逊色于自己的丈夫。

想着这些事情,周青莲俏美的脸上微微一笑,刚要走入浴池里沐浴,一股冰凉的触感突然从她的大腿处传来。

顿时,她身体一僵,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私处正被人用手揉捏。

忍不住想要惊呼一声,声音还未发出,她的嘴唇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捂住。

只发出了几声“呜呜”的轻响,周青莲下一刻便神色一震,俏美的脸上表情一怔,她的一条腿被人抬起,一根火热粗壮的东西已经连根插入到了她的花穴深处。

脑海里一片空白,周青莲神色木然,但下一刻她又猛地反应过来,奋力的挣扎著身子,想要把背后捂住自己的人推开。

作为将门主母,周青莲平时也会修习一些武技,力气比起一些男子都要大上许多,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身后猥亵自己的淫贼力气竟然大的惊人,任由她怎么去挣扎,托着她一条腿和捂住她嘴的贼手都不动丝毫。

反而是随着她自己的挣扎,那连根插在她私处花穴的肉棒狠狠的撞在了她的花心之上,导致她身体都有些发软起来。

叫又叫不出口,又无法挣扎,周青莲缓缓停下挣扎,整个人靠在身后那淫贼的怀里,双眼内一片死寂。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侯府主母,大赵国有名的贤妻良母,竟然被人猥亵奸淫。

一时间丈夫剑阳侯的音容浮现在她脑海里,可越是这样,现实的情况越是让她绝望。

身后的淫贼察觉到她放弃了挣扎,正在一下一下深深地抽插着她的花穴,每一下都直击她的花心处,尽管她内心一片绝望,但身体却渐渐变得燥热起来,一股让她羞愤欲死的快感正在她与身后淫贼的结合处快速滋生。

绝望的闭上了眼,两行清泪从周青莲的俏美脸颊上流落。

虽然是被逼无奈,但周青莲已经想好了,等这该死的淫贼完事,她一定要亲手杀了他,然后自己在自尽。

脑子里这样想着,周青莲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身后的淫贼用那可恶的肉棒抽插自己,她现在要等机会,只要身后淫贼放松警惕,她就可以从墙边的衣服里拿出短剑将他斩杀……

……

浴室之中,浴池边上的美妇人脸颊泛红,在她身后,一个壮实的少年神色淫荡,正迷醉的闻着她脖颈的香味。

雪白的酮体靠在少年的怀中,一条修长白皙的玉腿被少年一只手托著,美妇人下体阴户大开,一根粗长的狰狞肉棒正在有力的抽插著美妇人的蜜穴花心。

林齐此刻只觉得浑身舒爽无比,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便宜母亲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挣扎,虽说没有主动配合他的抽插,但从肉棒与蜜穴结合处流下来的淫液足以证明便宜母亲已经情动了。

看着这具成熟的肉体一副任由自己摆布的模样,林齐神色越发兴奋起来。

强压下加快抽插的念头,咬咬牙,林齐开始按照“九浅一深”“七出八进”“三浅三深”的规律缓缓的肏弄着便宜母亲的花穴。

想要以后可以肆无忌惮的奸淫便宜母亲,那他就不能急色,穿越前他在现代社会就是靠这种不急不缓的吊胃口方式征服诸多人妻少妇的。

深吸了口气,林齐保持着这几种抽插规律,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约十五分钟),他就清楚的看到,从便宜母亲和自己肉棒的结合处,淫水已经流满了便宜母亲那一条用来支撑身体的雪白美腿。

他也能偶尔从被捂住口的便宜母亲嘴里听到一两句销魂的轻吟声。

“噗滋!噗滋!”

安静的浴房之内只能听见肉棒肏弄蜜穴的淫液翻腾声。

“夫人,您洗好了吗,要不要奴婢帮您在倒点热水?”

正当林齐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肏弄周青莲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侍女的询问。

侍女声音响起的-刹那,周青莲渐渐开始迷乱的眼什么猛地清醒,刚想不顾一切挣扎起来,一道略微低沉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把她们打发走,不然我就喊她们进来看看侯府主母的淫相。”

林齐故意压低声音,对着便宜母亲说道。

周青莲一听,心里猛地一怒,刚想有所挣扎,蜜穴花心处却突然被身后的淫贼狠狠地冲撞了几下。

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气,被这几下肏弄瞬间撞散,略微一冷静,她泛红的脸颊上露出屈辱的表情。

身后的淫贼说的没错,她作为侯府主母,平日里庄严肃然,更是整个大赵国贵族圈子里有名的贤妻良母,她都准备以死保住清白了,所以眼下她只能按照身后淫贼的话去做。

比起死,她更怕自己被淫贼猥亵奸淫的事情传出去。

有些挣扎的拍了拍捂住自己的手,周青莲才发现这只手有些光华,就像是个少年郎的手掌。

但她来不及多想,身后的淫贼已经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

“快回话吧,要是敢不老实的话,别怪我让整个侯府都知道你被人奸了身子。”

林齐放开手,压低声音在周青莲耳边说道。

周青莲神色略一挣扎,然后被无奈充满,刚要张嘴说话,突然感觉胸前一阵异样,低头一看,那淫贼的手正不断的玩弄着她的双乳。

“夫人,夫人?”

浴房门外,侍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周青莲连忙抬头,只见浴房门的门布上,一道人影正在靠近,似乎要推门进来。

周青莲身体一颤,急忙出声道。

“别过来!”

“夫人,你怎么了?”

似乎是听出周青莲的声音不对,门外的侍女有些关切的追问道。

“啪!”的一声响

趁着便宜母亲周青莲分神的时候,林齐嘴角微微勾起,小腹一收,然后狠狠地向着周青莲的蜜穴花心处插去。

“啊…唔……”

没有任何准备,周青莲先是呻吟出声,然后飞快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身体因为长时间单脚站立,不由得把整个臀部完全靠在身后淫贼的肚子上。

“夫人!夫人出什么事了?”

强忍着下体蜜穴深处传来的剧烈快感,周青莲深吸口气,连忙说道:“我…哈……我没事,你们不用守着了,让人都散了,我待会自……自己回房……”

林齐微微加快频率的肏插著周青莲,脸上饶有趣味的看着周青莲回话。

“是……”门外侍女听到周青莲的声音,似乎是放心下来,恭敬的回答完,就从浴房的门口走开。

她们作为下人,主母稍微有点闪失,等待她们的就是无法承受的惩罚。

等到听不到侍女的脚步声,周青莲才深深松了口气,她脸色通红,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汗。

要是让人知道自己在浴房里被人奸淫,她就是自尽一百次也无法释怀了。

感受着蜜穴内仿佛不知疲倦,还在按照一种讨人厌的规律抽插自己的肉棒,周青莲想到刚刚差点被侍女发现,内心里猛地觉得一阵刺激与浪荡。

想起丈夫剑阳侯还在镇守边境,自己却在被人奸淫,羞愧与刺激让她整个人有点失神。

“噗滋噗滋……啪嗒啪嗒”

身后淫贼的小腹不停的撞在她浑圆的屁股之上,肉棒与蜜穴交合的淫液荡漾声。

一阵阵要命的快感一波波的冲洗着她的心神。

虽然心里无比屈辱羞愤,但周青莲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她已经好久未曾感受过了。

丈夫剑阳侯早年受伤,虽然后来养好了,但下体的经络却受到了难以医治的创伤。

虽然不至于不能勃起,但整个人从哪以后对房事就没有了多少感觉。

因此,她也很多年没有好好和丈夫行鱼水之欢。

好在事务繁忙,她倒也没有像其他中年妇人那样热衷于房事。

今天被这淫贼奸淫,她身体就像是被点起了一样,不管她怎么克制,这把火依旧越发旺盛。

强压下有些迷乱的心神,周青莲想到之前做好的计划,只要等身后淫贼放松警惕,她就杀了他,然后在自尽留住清白之名。

感受着越发燥热的下体蜜穴,周青莲微微咬紧牙关,她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身后淫贼要泄精的时候拿剑杀人。

微微喘着气,任由身后淫贼玩弄自己的酮体,周青莲双手缓缓握紧,准备积蓄力量。

但下一刻,她突然眼前一黑,她的眼睛竟然被身后的淫贼给蒙上了黑布。

刚想用手摘掉黑布,她的耳边就响起了那道可恶至极的声音。

“不许摘,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内心一阵屈辱,周青莲犹豫了半响,这才缓缓放下手,一股绝望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流下,蒙眼的黑布被泪水浸湿

虽然她贵为侯府主母,但说到底她只是个女人,端庄优雅的贵妇何曾受到过这种屈辱。

周青莲强忍不让自己哭出来,默默忍受着淫贼肉棒冲击自己私处蜜穴的快感,鼻子不由自主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夫君,我对不住你……)

周青莲一边忍住呻吟,一边微微抽泣,内心中充满了羞愧与刺激的情绪。

她越是愧疚羞愧,身体刺激的感觉就越发强烈。

林齐侧过头看着自己这具身体母亲脸上的诱人红晕,心里暗自窃喜。

凭借着他高超的抽插技巧以及春药粉的作用,便宜母亲的身体已经渐渐向着欲火难耐的状态靠近了。

穿越前,林齐就知道,想要一个女人欲火难耐,就必须不让她高潮,需要让这个女人不断在高潮的临界点不断的上上下下,时间越是长,这个女人的性欲就会越发旺盛。

欲望只要够多,怎样的贞洁烈女都会被冲洗成欲求不满的淫荡母狗。

想要便宜母亲达到那种程度,路还很长,林齐倒也不急,他需要做的就是先征服便宜母亲的身体,然后慢慢的用欲望影响便宜母亲的精神。

等到一定程度,再让便宜母亲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中,把便宜母亲变成他的性奴就非常轻易了。

继续按照独特的规律肏插着便宜母亲的蜜穴,林齐看了一眼便宜母亲另一条用来支撑身体的玉腿,邪笑一下后,用手把哪一条腿也托了起来。

因为他的动作,周青莲身体一震,她眼睛被蒙住后对身体的感知更敏感,她此刻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另一条腿也被身后这讨人厌的淫贼给托了起来。

她能想像到,自己此刻就像是被认把尿一样的托住了双腿。

双手抓着身后淫贼的手臂,周青莲刚想要试着挣扎一下,但她立刻就感觉到,因为这种极其羞人的姿势,她的下体蜜穴被撑的更开,小腹和两片蜜唇一片凉嗖嗖的感觉。

双手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身后淫贼和自己蜜穴的交合处,可身后的淫贼像是洞悉了她的想法似的,恶魔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把手背到后面来,我要给你绑住。”

“不…不行…啊…”

周青莲刚要拒绝,下体蜜穴的花心处突然猛地被撞击了十几下,一股快要泄身的感觉让她丧失了所有力气。

原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泄了身时,背后那可恶的淫贼硬生生停在了临门的那个点上,剧烈的快感瞬间消失,一股极度的空虚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就在这时,她才发现,身后的淫贼不知何时用她的束发带绑住了她的双手手腕,

周青莲双手被绑住放在后背,让她的一对丰满的双乳更为吐出,两颗充血坚立的乳头诉说着她此刻身体的情动状态。

微微喘着气,周青莲咬了咬牙,她春晕泛红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双眼背黑布蒙上,即使如此,她的下半张脸依然美艳动人。

嘴巴微微张开,灼热的气息不停的被她呼出。

她此刻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那股欲火越发猛烈的烧起来了。

若不是内心的羞耻以及对丈夫的愧疚,她怕是会跟那些春楼妓女一样浪荡呻吟吧……

林齐有些佩服自己这个便宜母亲了,换了其他女人,被他搞到这种状态,天大的羞耻感和愧疚感都会被欲望压下。

不过那毕竟是穿越前的现代,便宜母亲这种封建时代的贤妻贵妇内心的矜持肯定要比后世那些女人强多了。

深吸了一口气,林齐暂缓了一下抽插的动作,抽插了这么久,他倒是没有要射的感觉,只不过托着便宜母亲肏插著比较累。

缓缓抱着便宜母亲坐下身子,林齐坐在浴池边上,让放开托着便宜母亲双腿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肚子上,肉棒直挺挺的顶在她的蜜穴花心处。

可能是被他绑住手蒙住了眼,便宜母亲倒没有继续挣扎,微微靠着他的怀里,双腿习惯性的分开,暴露著下体肉棒与蜜穴的交合场景。

从怀里口袋里把剩余的春药粉全部拿了出来,林齐一点点的涂抹在便宜母亲的蜜穴花核以及两片肥嫩的花唇上。

这种春药粉是他花重金买来的,南月那么快从老实本分的人妻仆女变成他的小淫娃,这个春药粉功劳不小。

周青莲缓缓喘著热气,感受到私处蜜穴再被那淫贼玩弄,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身子,便一动不动了。

刚刚那股即将达到顶点的快感以及从云端掉落下来的空虚感,让她所有的力气都消失殆尽。

她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大腿内侧凉嗖嗖的湿意,显然是自己和那淫贼交合所滋生的淫液已经流满了双腿了。

羞耻的想着这些事情,周青莲不知怎么,有点迷恋上了这种男欢女爱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出现,内心的羞愧感便更浓,那禁忌的刺激感也随之水涨船高。

涂抹完了所有的药粉,林齐内心一动,双手揉捏着便宜母亲那对丰乳,低沉着嗓子语气轻佻的说道:“自己动动吧,我累了。”

恶魔般的声音传入周青莲耳中,她内心先是一阵羞愤,然后便是一阵荡漾,她想要感受一下泄身的快感。

但一想到自己是被这个淫贼猥亵奸淫的,无论如何都不能主动跟她交欢。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看着便宜母亲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林齐邪笑一声:“你不动的话,我就把门打开喊人了。”

他一说完,立刻就感觉到便宜母亲的呼吸开始变急促了,像是慌了神一般。

林齐神色一动,抱着便宜母亲站起身,向着门走了两步,装作要开门喊人的架势

“快来看……”

但下一刻,他就感觉插在便宜母亲蜜穴内地肉棒被四周的穴壁夹紧了起来,耳边也响起了便宜母亲屈辱的低语声。

“别!我……我动便是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