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 (05) 作者:wzh2018

.

【堕妇】(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2020年12月25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五章:羞愤的主母 傍晚,当送晚膳的侍女从主母的寝房内走出来后,她的脸色带着红晕,眼镜里的神色也仿佛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永远忘不了的场景一般。 “九娘,你怎么了,脸红红的是不舒服吗?” 把碗放回厨房,侍女刚要离开就被做饭的老妈子叫住。 “没……没有……我先走了。” 九娘说着,有些慌乱的跑离了厨房,做饭的老妈子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了一眼九娘拿回来的两只空碗,有些喃喃自语地说道: “这几天夫人不是身体不适嘛,怎么胃口这么好……” …… 九娘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脑海里还不断回档著自己在夫人寝房里看到的画面。 因为夫人说过身体不适,她作为夫人的贴身丫鬟,自然是极为关系夫人的,今晚的晚膳她就没有敲门询问,而是直接端著两份晚膳进了屋子。 一进门她就闻到了一股骚腥的气味,以及夫人那似乎是异样的呻吟声。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端庄素雅的主母夫人,竟然在和侯爷的婚床上和一个男人做那种事情…… 但让她更震撼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是侯府的大少爷,林齐公子…… 他们可是母子啊……怎么能…… 九娘心神不安的想着,她从小就聪明,自然知道很多豪门里面的贵妇其实都有些淫乱的习性,只是她多年伺候主母夫人,知道主母和那些淫乱的贵妇不一样,主母在今天以前都还是她心里贤妻良母的典范啊…… 自己这算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九娘深吸了口气,内心不停的警告自己,就算死也不能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 此时此刻,在后院寝房内,一个赤裸的美艳熟妇正跨坐在一个少年郎的腰间上,眼睛被黑布蒙着,使得娇艳欲滴的脸上更显几分妩媚与淫乱。 她趴在少年的胸口,少年湿漉漉的肉棒紧紧贴着她的小腹。 就在刚刚,她又一次被少年从快要春潮绝顶的状态拉下来,此刻平缓后疲惫的趴在少年的胸膛休息。 在美妇的浑圆肉臀后面,少年的腿间下,一缕白灼的阳精正缓缓从美妇的臀股间流出。 周青莲只觉得自己要疯了,自己这淫贼相公似乎更爱她后庭的菊穴,每次一都把她肏弄的极为痛苦,甚至第一次肏弄后庭的伤口也裂开了,好在让贴身侍女拿了点药膏来,不然她真的经不住这淫贼相公的玩弄。 算算日子已经快四天了…… 自己不但没有反抗这个淫贼相公,反而越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依然紧紧守着那条底线不敢逾越,可那淫贼相公每次问些擦边的话,都能让她感觉额外刺激。 她已经快受不了身体里的这股欲望了,好想放弃求淫贼相公好好让自己春潮一次…… 咬了咬牙,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若不是淫贼相公不许,她早就用手自行春潮了…… “啪!”的一声脆响。 感受到自己的屁股被拍了一下,周青莲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淫贼相公就交代过,只要他拍了自己的屁股,自己就要用后庭菊穴去套弄他的肉棒阳具……

虽然这让她觉得极度耻辱和羞愤,但某种强烈的刺激感还是让她没有选择拒绝。 有些熟练的挺起屁股,扶著淫贼相公的粗长肉棒,一想到这根东西就要插入到自己的菊蕾中,她又是觉得恐惧,又是觉得刺激。 最后一咬牙,菊穴对着肉棒一寸寸的开始套弄进去。 “嘶…嗯…” 剧烈的撑裂感以及某种异样的快感,让周青莲有些难受又有些刺激的将肉棒阳具全根插入到了自己的菊穴里。 感受到肉棒龟头在自己直肠里滚烫的温度,她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淫乱感觉。 自己还是那个端庄素雅的侯府主母嘛…… 羞愧感来的快,所带来的禁忌感也让她有些着迷。 她喜欢这种感觉…… 时间流逝,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周青莲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和一个淫贼在和丈夫剑阳侯的婚房里没羞没臊的交合近如此之久。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吞下自己这淫贼相公的阳精了,这让她有些习惯了那种令人作呕的味道,甚至她有些尝出味来的感觉。 至于后庭菊穴,在反复被淫贼相公肏弄裂开又愈合后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一股另类的快感和酥痒让她第一次觉得原来这里也可以如此欢愉…… 不知道从第几天开始,她已经变得有些习惯了淫贼相公这根让她又爱又恨的肉棒阳具了。 因为十几天没有穿衣服,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胸部双乳似乎比以前大了一点,蒙眼的黑布换了几条,她已经习惯眼睛被蒙着的感觉。 尤其是被淫贼相公肏弄蜜穴或者后庭的时候,蒙着眼她的感觉更加强烈。 寝房外的院子她现在不用睁眼都能乱走了,这里的每一处地方都有她和淫贼相公的交合痕迹。 还有浴房的屋里屋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淫荡放浪的感觉。 夜晚无人的时候,她也开始敢媚声淫叫了…… 侯府的事情没有因为她半个月不出门而乱,每次隔着门安排贴身侍女去传达自己的吩咐的时候,周青莲会更加刺激。 每每这个时候淫贼相公就会让她趴在寝房的门板下面,撅起屁股任由那根让她几乎着魔的肉棒阳具肆意肏弄。 同时还要跟门外的侍女传达自己的意思,声音还要保持平缓。 她有点爱上这种刺激的快感了。 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都这样了,赶紧放开求欢吧……) (我不是淫妇,我不能做这种事……) (夫君,对不起了,我实在不能忍了……) (你可是侯府主母,不管怎样都要忍住……) …… 这一天中午,侯府后院寝房内。 此刻,周青莲带着蒙眼黑布,赤裸著身子趴在寝房前厅的茶桌上,在她的身后,林齐挺著粗壮的肉棒阳具,不断的在她的后庭菊穴里进进出出。 “嗯……九娘你就按照我的……啊……轻……吩咐去…做吧……对了…公子这些天在做什么?” 寝房门外,九娘听着夫人越发不掩饰的怪异话音,脸色有些红晕的答道:“奴婢不知道公子这些天在何处,只是听东院的人说公子可能出去游玩去了……” 嘴上这么说着,九娘心里却在想,公子可不就在您房里跟您交欢嘛…… “唔……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啊哈……别,要被发现了……啊……” 听着主母后半段小声的销魂哀求声,九娘脸上红通通的,答应一声就走开了,同时按照夫人主母的吩咐,让院子里的下人整理完院子就不许待在这里。 然后,九娘有些魂不守舍的离开了这里,按照主母的吩咐,她还要去买些补肾固阳的补品来炖汤给主母喝…… …… 房间内,林齐艰难的从便宜母亲的菊穴里抽出肉棒,一丝丝白灼的阳精被他带了出来。 周青莲喘著粗气,自从发现菊穴也能有那种快感后,她也迷恋上了用菊穴和淫贼相公交欢。 其实她已经不再把淫贼相公当成淫贼了,而是当成了自己的情夫,她背着丈夫私养的情夫。 只要这样想,她心里的罪恶感爆发的同时,还会带给她深深的刺激感与禁忌感。 若不是自己的情夫相公不允许,她都想拿开蒙眼布,好好看看每天把自己肏弄的欲仙欲死的人是何模样。 抱着便宜母亲到床上休息,林齐有些失神的看着这具让他百肏不厌的肉体,心里一阵怀疑。 都半个多月了,为什么自己还是没有搞定便宜母亲心里那条底线? 其实林齐不知道,周青莲此刻心里的那条底线已经千疮百孔,只是迫于侯府主母的面子,实在说不出那种求欢的话。 长久的玩弄调教,周青莲的内心深处已经开始埋下了一个淫乱的种子。 又过了三天,中午用完午膳,林齐有些想吐的感觉。 这几天的膳食不是牛鞭就是虎鞭,便宜母亲这是在给他补身体吗? 又过了两天,这一日的傍晚,林齐终于忍不住了。 虽然还不是百分百把握,便宜母亲心里还是有着一条坚不可破的底线,但林齐不打算慢慢熬了,他要尽情的肏一次便宜母亲。 寝房内,周青莲正在梳理著头发,现在她蒙着眼也能把自己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 胸前的两只玉乳此刻有些红肿,两边乳头一边夹一个木夹子。 这是两天前自己的情夫相公让自己叫下人去弄来的。 没想到最后用在了自己身上。

不过,乳头上的快感却是一天天开始强烈起来。

下体蜜穴长期经历在春潮前被拉落下来的状态已经变得敏感不堪,现在周青莲随便走走路这蜜穴里就会滋生出流不尽的淫液。

因为现在后庭菊穴也能让她有达到春潮泄身的预兆,导致已经逐渐占有她身心的情夫相公对这里也展开那种磨人的肏弄方式。 时不时一会深一会浅。

好几次她都想求他好好跟自己来一次,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但其实她已经默默开始主动勾引这个情夫相公来奸淫玩弄自己了。

其他的贵妇可以养男人,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经过长久的欲火灼烧,周青莲已经彻底看开了。 她即可以是端庄威严的侯府主母,在私下也可是情夫相公的淫妇荡妇…… 林齐并不知道自己的便宜母亲内心扭曲的这么快,今天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说,都要让便宜母亲享受一次春潮来临的极致快感。 “夫人,梳好了么?” “好了 ,相公,今日你想玩何种花样?”

听着便宜母亲有些诱惑的声音,林齐微微一怔,以前便宜母亲可不会主动提出这种问题…… 不过便宜母亲看似妥协了,但林齐很明白一旦真正让她主动求肏,她还是会无动于衷。

今天他的耐心用完了,不打算跟便宜母亲继续僵持下去。

“你过来吧。”

“是,相公。” 听到林齐的话,周青莲从梳妆台前站起身,即使蒙着眼,她对这屋子里的结构早已了然于心,此刻直接走到床边,用手摸到了坐在床边的林齐,第一次主动搂住了林齐的脖子。 “相公,奴家……好想要……” 周青莲娇媚的脸上有些发烫,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让自己感到无比禁忌与刺激的话。 作为侯府主母,她终于还是放下了所有底线所有尊严,开始向这个奸淫了自己的情夫相公主动求欢了。 这一晚,后院寝房内,侯府主母周青莲销魂的呻吟声一直从两更持续到了四更才平息下来。 屋内,美妇周青莲蒙眼的黑布被林齐拿掉了,只不过她下意识习惯的闭着眼,并没有看到林齐的容貌。 经历半个多月的调教,她终于是得偿所愿的春潮泄身了。 此刻她敞开着大腿,任由私处蜜穴的淫液混合着白灼的阳精流落到新换的床单上,今晚她一共春潮了三次,可每一次春潮过后,她不但没有失去性致,反而更加疯狂的索取第二次春潮。 只不过第三次春潮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与精力,不得不暂时休息一下。 林齐抚摸著周青莲的双乳,乳头上的夹子还在,他的手只要轻轻一碰,周青莲就会销魂的低吟几声。 这个从前的端庄贵妇,经过这半个多月的极致调教,已经基本上成了一个淫妇。 疲惫的用手摸了摸便宜母亲依然湿淋淋的阴户蜜穴,林齐脑袋一沉,深深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午时,周青莲才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寝房熟悉的装饰。 揉了揉眼睛,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光了。 感受着双乳的微微刺痛快感以及下体泥泞的潮湿感,想起昨天那三次春潮的极致快感,她不由得心头一阵发热。 那种感觉真的太过美妙了。 仅仅三次,她觉得自己已经对春潮泄身的感觉上瘾了。 转过头,想看一眼肏弄了自己半个多月的情夫是个什么模样,可当她看到那张熟悉亲切的脸后,她酡红的脸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嘴里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是齐儿……” 周青莲此刻心神巨震,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 原来,辱自己清白,把自己搞成这幅淫荡不堪样子的人竟是自己的嫡亲儿子…… 自己心里渐渐有了位置的情夫竟然是嫡亲儿子……自己作为侯府主母竟然跟自己儿子乱伦了半个多月之久…… …… …… 睁开眼,林齐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这些天不停的和便宜母亲求欢做爱,即使是他这具血气方刚的身子也感到有些疲惫了。 昨晚睡有点死,等看到已经穿上衣服,背对着她坐在梳妆台前的便宜母亲周青莲时,林齐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把她的蒙眼布摘下来了。 也就是说,自己这便宜母亲已经知道是谁玩弄奸淫了她这么多久了…… 林齐眼里闪过一抹兴奋的色彩,也不刻意改变嗓音,直接用平常的声音朝着周青莲说道:“夫人,昨晚可还酥爽啊?” 听到他的声音,坐在梳妆台前的周青莲身体一震,随后她站起转身看向林齐,美艳的脸上苍白无比,双眼红肿著,像是哭泣许久的模样。 “你……这个畜生!” 林齐只觉得眼前光影一晃,随着他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脸庞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他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淫荡的邪笑,微微摸著脸,静静的看着便宜母亲收回刚刚打他耳光的那只玉手。 “呜呜……孽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叫我日后如何见人啊……”周青莲用手指著林齐,声音凄婉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林齐看着哭的可怜凄婉的便宜母亲,摸了摸似乎有些肿起来的脸,眼神戏谑的看着周青莲。 “母亲,之前您被孩儿肏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可是叫我相公呢?” “你……” 周青莲听到林齐的话,脑海里浮现这半个多月来自己种种的淫荡行为,一时间羞愧的说不出话。 “哼,母亲,若肏你的人不是我,而真的是采花淫贼,就你之前的骚样,怕是要和人家搞大肚子,给我爹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吧……” 周青莲听着从林齐嘴里说出的攻心之言,开口想说自己是被逼的,可一想到自己昨日的确是抛下所有主动求欢了,到嘴的话竟是无法说出口。 至于搞大肚子,周青莲这才想起,自己昨日有些放荡过头,竟然忘了阻止他在自己蜜穴里泄阳精了…… 一想到自己很可能怀上儿子骨肉,周青莲脸上更是不见半点血色,性欲退去后羞愧羞耻羞愤耻辱自责愧疚等等复杂的情绪一起相应出现。 林齐表面冷哼一声,其实心里暗暗窃喜,看来这便宜母亲算是给他镇住了,他要做的就是继续羞辱她。 “要是别人知道,堂堂侯府主母私底下竟是这样的骚贱女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林齐看着表情一点一点越发耻辱和羞愧的便宜母亲,走到她身侧,一把拉开她的衣襟,其实他之前早就想到了便宜母亲反应,便宜母亲所有的贴身内袍以及裹胸布都被他偷偷丢到了浴房里,眼下便宜母亲穿的正是他特意留下的一件夏天穿的轻薄外袍。 随着衣襟被他扯开,便宜母亲周青莲赤裸的酮体就暴露了出来。 刚要伸手把玩那对自己经熟悉无比双乳,林齐突然感觉胸前一股大力推来,他一时没站稳,被推到了地上。 “畜生,别碰我!”周青莲有些崩溃的推开了林齐,即有被儿子凌辱的羞怒感,又有尊严被践踏的耻辱感。 但更多的是对未来日子的绝望。 她背叛了丈夫,被亲生儿子凌辱奸淫,经管她最后放开了内心,接受了自己变得淫乱的事实,可被自己儿子凌辱,她无论如何还是无法接受。 “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看着对着自己崩溃喊叫的便宜母亲,林齐心里微微一叹,知道便宜母亲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被儿子奸淫的事实,他也不是太过担心,起身拍拍屁股,然后穿上外袍,慵懒的从寝房里走了出去。 他知道,便宜母亲既然等到他醒了之后才发作,必然是不会去寻死觅活的,不然自己一早起来看到的就不是活人了。 等她情绪稳定后,自己在想办法肏她一次,那便宜母亲就基本上搞上手了。 想到这里,林齐出门时嘴里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 周青莲看着离开的亲生儿子林齐,有些怕见光的关上了门,然后才倒在床上耸著肩嚎哭了起来。 她以后再也没法以母亲的身份去对待嫡子林齐了,她也没有脸去见丈夫剑阳侯。 林齐走前说的很对,若那淫贼不是他,或许自己现在还沉浸在那禁忌刺激的欲望里无法自拔。 自己终究是对不住丈夫,对不起剑阳侯之妻的身份…… “我倒底f造了什么孽啊……” …… …… 时间一晃,七天的时间眨眼过去。 清晨,周青莲悠悠的从睡梦中醒来,她美艳的脸颊上带着泪痕,自从那次崩溃后,她这七天以来一直都在做噩梦。 梦到心爱的丈夫剑阳侯英气逼人的双眸看她的时候却充满了嫌弃与厌恶,梦到那根让自己羞愤欲死的肉棒阳具,只是阳具的主人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林齐,梦到了自己和儿子的事情被天下所知,自己被万夫所指。 甚至,她还清楚的记得,梦里那一道道对她的唾骂声。 “贱妇……” “堂堂剑阳侯夫人,侯府主母竟是个淫妇……” “枉为人母,竞和亲生子行苟且之事……” “你这骚贱淫妇,勾引儿子的无耻荡妇……”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滑落,周青莲发懵间,突然想起了什么。 “要是没记错,这两天该是来月事的日子……” 解开披在身上的外袍,因为这几天她没有出门,此刻身上依然穿的是那件林齐特意留下的夏季外袍。 单薄的外袍下,是她成熟雪白的美丽酮体。 把手伸到自己私处蜜穴出,轻轻将两片花唇分开,露出其内红嫩的蜜穴洞口,这之前被林齐调教了许久的蜜穴一被她打开,一丝丝微弱却让她心神微荡的快感凭空出现。 蜜穴深处更是开始传来微微酥痒的羞耻之感,一丝晶莹的淫液缓缓打湿了她的蜜穴口。 月事没来,该不会…… 脑海里想到某种可能,周青莲原本因为蜜穴快感而恢复了一丝血色的脸上再次苍白起来。 精神憔悴的又过了五天,看着殷红的血液从蜜穴内流下,周青莲深深地舒了口气,放下了这些日子压在心里的巨石。 她终究还是没有怀上儿子的孽种,不然她真的没有脸面存活于世了…… “夫人,公子求见……” 寝房外,九娘的声音缓缓响起。 “不见。” 周青莲一听到是自己那禽兽儿子求见,语气冷冷的回道。 门外,九娘恭敬应是,内心却有些疑惑起来,夫人和公子都搞到床上去了,感情不应该是极好嘛,怎么这些天都不肯见公子了…… “公子,夫人还是不肯见你,你还是先回去吧。”九娘走到寝房院外,对着林齐恭敬的行了一礼后,轻声说道。 “哦,没事,九娘,麻烦你将此物转交给母亲。” 林齐早就料想到便宜母亲不会见自己,从怀里口袋拿出一个木夹子交给九娘,神色微微有些邪魅。 这个木夹子自然是之前调教便宜母亲双乳乳头的东西。 林齐相信,只要便宜母亲看到这东西,一定会回想起那段被自己调教的欢快日子。 他现在一点都不着急,便宜母亲自从主动跟他求欢做爱后,就再也不可能变回原来那个端庄素雅的侯府主母了。 那将成为她的面具,面具下的真实面目则是被自己调教出来的淫荡熟妇。 林齐其实有些后悔,早知道先调教个三五个月的在坦白自己的身份,那时候便宜母亲或许会彻底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毫无顾忌的淫荡美妇,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还得想法子对她进行第二轮的调教。 …… 傍晚,侯府后院的主寝房里,周青莲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木夹子,她的神色先是错愕,然后又是恼怒,随后又变得羞耻,最后内心深处似乎想起了什么,心跳之声猛然变得快了起来,让她的美艳脸蛋有些微微发烫。 经管她无法接受被儿子凌辱奸淫的事实,但她不承认,自己的确非常享受那段被儿子玩弄奸淫的日子…… “这个孽子……” 轻轻叹了一声,把这木夹子丢在一旁,周青莲的一双美目中不由的一片迷茫。 日子总要过的,她不可能一辈子躲著林齐,有些事情也迟早需要面对。 “下次那孽子再来的时候,就见见吧……” 第二天,周青莲原以为林齐会来见自己,但只看到了九娘拿进来的一条黑色布巾…… 这黑布巾她自然认得,正是她和林齐交欢时带着蒙眼的那条…… 回忆起之前那半个月的淫乱时光,周青莲端庄美艳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接过九娘拿来的黑布巾,语气保持平淡的问道。 “九娘,公子这些日子都在做些什么?” 九娘闻言先是犹豫了一下,她今天按照公子的吩咐去东院那这条黑布巾给主母,可去东院时,她却看到了以前在后院当厨娘的仆女南月正和公子躺在床上缠绵的画面。 她可是知道的,南月厨娘是个有夫之妇,前几年还生下了一个儿子,没想到如今却在公子床上承欢,看样子不是一两天了。 到底要不要告诉主母呢…… 略一沉吟,九娘想起之前公子与主母在这寝房里淫乱交合的画面,从小就顾主的她自然不想瞒着主母。 而且这些天主母不高兴,是不是就是因为公子和南月那个仆妇搞上了的原因? 一想到这里,九娘不在迟疑,把所见所闻一股脑的告诉了周青莲。 呆呆的听完九娘的话,周青莲内心突然不知怎么的一阵难受。 这种感觉最早还是出现在和丈夫剑阳侯成婚前的那段时间里。 当时丈夫剑阳侯看中的女子有两人,她只是其中一个,可她那时候在就被丈夫英气博发的英武气概折服,芳心暗许,可有一天却看到丈夫在陪另一个被看中的女子游玩,她当时的心情就是当下这般的难受。 “知道了,下去吧……这件事情不许泄露……” 打发走了九娘,周青莲回到床铺上,想起之前自己还和儿子林齐在这张自己跟丈夫剑阳侯成婚的婚床上肆意交欢,没想到儿子此刻竟然在和一个有夫之妇的仆妇苟合,这几日心里的压力以及委屈如大海涨潮一般冲垮了周青莲的心堤。 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复杂的情绪充满在她的心间。 有对丈夫剑阳侯的愧疚,有羞愧,有被亲生儿子凌辱的悲哀,还有对把她调教成无比敏感浪荡模样儿子的羞耻,还有对被自己当成了内心认可的情夫儿子背叛般的失落与委屈。 …… 此刻,侯府东院,主宅邸的房屋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俏丽熟妇,穿着一件被改小许多的外衣,正脸色羞红的蹲跪在地上,嘴里含弄著一根粗长狰狞的巨大阳具,眼神有些迷离。 屋内林齐站在房内的窗户边,看着窗外单调的风景,有些不耐烦的用脚踢了踢此刻正跪在他身下用嘴极力服侍他的俏丽熟妇。 被他这一踢,俏丽熟妇条件反射般的用手掀起外衣的裙摆,露出其内没有穿任何内裙以及裹胸的赤裸娇躯。 随后把蹲跪着的双腿分开,露出下体被剃光毛发的光秃秃的阴皋以及水淋淋的阴户。 此刻,在她阴户花唇内的蜜穴口以及蜜穴下方的菊穴里,一丝丝白灼的阳精混合著淫液不断的从其内流出。 林齐看了一眼眼前这具成熟的肉体,内心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伸出脚用脚趾头磨蹭著哪还流着他之前射进去阳精的滑嫩蜜穴。 熟妇脸上红晕更盛,对于林齐的玩弄不但没有任何抵触,反而极为配合的将双腿分开的更大,以便林齐能更好的玩弄她。 “想回家吗,南月?” 熟妇听到林齐的声音,眼里的迷离瞬间有了消散的迹象。 南月小心翼翼的吐出嘴里的巨大肉棒,一边伸出舌头舔弄著龟头,一边微微点头不敢说话,表情有些祈求的看向林齐。 自从半个月前少主回了东院,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少主的寝房了,一连半个月,几乎是日夜笙歌,她的嘴和蜜穴以及后庭菊穴几乎灌满了少主的阳精。 而她也不知道在被少主的肏干淫玩中达到了多少次春潮,泄了多少次身子,她现在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少主阳精以及自己淫液的气味。 看着这个被自己调教到淫荡至极的熟妇,林齐突然紧紧按住南月的头,把肉棒深深地插入到她的嘴里,直到龟头顶进她的喉咙深处然后快速度抽插了起来。 南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的身体一颤,强烈的窒息感让她一双美目有些翻白,但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丝毫反抗,只能艰难的忍受着喉咙里的不适感,承受着林齐的深喉肏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月感觉有些快喘不上气的时候,喉咙里的肉棒突然一涨,一股热流沿着她的喉管进入食道。 林齐舒服的呼了一口气,从南月嘴里拔出肉棒,然后有些心满意足的绑好披在身上的外袍衣带,悠闲地坐在茶桌前喝起了茶。 与此同时,南月依然保持着蹲跪的姿势,头微微上扬,让喉咙起满溢的阳精不至于流到嘴外。 阳精独特的骚腥味道让她有些难以下咽的同时又感觉渐渐有些难言的独特味道。 这种味道不算美味,但她经过这些天的适应,已经算是彻底习惯了。 把喉咙里所有的阳精尽数吞下,南月这才红著脸,四肢跪趴在地上爬到林齐的胯间,伸出舌头开始熟练的舔弄清理起少主人的肉棒。 “不错,越来越自觉了,今晚过后你就回家吧。” 林齐惬意的享受着茶桌下俏美熟妇的服务,嘴里不急不缓的说道。 听到了林齐这句话,南月潮红的脸上微微闪过一丝解脱的神情,更加细致的舔弄少主人的肉棒阳具。 虽然少主人没有马上放她走,但至少给了她一个期限,一想到还要熬过今天晚上,南月俏丽的脸上更加潮红了起来。 那些让人羞愤欲死的花样,她这半个月已经领教了太多,心里对丈夫的愧疚已经多到让她麻木了。 虽然南月还是想做一个如主母那般的贤妻良母,但她渐渐开始享受起这种被少主淫玩的快感了…… …… 次日,清晨。 小心翼翼的走出少主的屋门,南月脸上带着红晕,有些紧张的迈著酥软的步子,朝着自己在东院的住处走去。 半个月过去了,她总算是出了少主的寝房了。 连续半个月都没有回家,也不知道相公和儿子怎么样了…… 想起相公和儿子,南月有些潮红的脸上略微浮现一抹羞愧之色。 自己为人母为人妻,虽说是被逼无奈,但这半个月她其实有好几次机会可以从少主那里脱身。 可每次想提出回家一趟的时候,她又有点舍不得那种销魂的快感。 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相公房事方面不算弱,可比起少主人却着实差远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南月走出了东院主院后,这才发现自己到了侧院,再走一段路,就到了她在东院的住处了。 “不行,不能往这边走,要被人发现了,可就遭了。” 南月看了一眼身上衣服,还带着几分潮红的脸突然加深了几分。 半个月前她穿戴整齐的进少主寝房,可现在她身上只批了件褶皱异常的单薄外衣,下体红肿的蜜穴还留着淫液和阳精,胸口一对已经变大了许多的玉乳乳头上,一丝丝奶水还在时不时溢出。 单薄的外衣只是遮住了她的腰身以及大半玉乳,下体的一双修长的大腿步子稍微迈大一点就会从衣摆里暴露出来,腿上的淫液和阳精搞不好一下就会被人看到。 这要被人看到,她可没脸活了。 犹豫了一会,南月潮红的脸上露出一抹果断,她在东院的住处离东院的浴房不远,从东院浴房里绕过去,自己那些手下的小丫鬟以及那些管事同僚就看不到自己了。 只是要经过浴房,少不得要经过少主的同意,以少主的性子,自己怕是又要煎熬一段时间才能回家了…… 想起林齐那根火热粗长的肉棒阳具,南月眼里闪过一丝迷乱和荡漾,迈著小步子,有些羞耻又有些期待的朝东院主宅院走去…… …… 三天后,深夜,南月赤裸著身子急匆匆的走进到自己在东院的住房后,这才松了口气。 又被少主淫玩了三天,南月已经有些爱上了和少主交合欢爱的感觉了,以至于少主让她今夜光着身子回房的这等羞耻之事,她也做了出来。 感受着仍然狂跳不止的心跳,南月内心一阵刺激。 刚刚在路上,她能感觉到有好几道目光在自己身上。 她该是被人看光了吧…… 好在那些人大多都是少主的贴身婢女,应该不会把她的事泄露出去就是。 平缓了几下呼吸,南月脸上一红,从床底下拿出一个木盆,然后蹲了下来,分开腿露出被少爷在上面写了“淫穴”二字的阴皋,伸手拿掉被少主夹在两片红肿花唇上的木夹子,然后双手拉开花唇露出蜜穴,看着一缕缕浓厚的阳精和淫液,南月有些担忧起来。 被少主泄了这么多次阳精,自己该不会怀孕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