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61) 作者:诸葛大力

【教师母亲的柔情】第61章

作者:诸葛大力2021/04/21发表于:第一会所

万事开头难,想起我和母亲那配合熟练的接吻,谁能想到第一次时她是那样抗拒,可逐渐逐渐,母亲都会主动地向我索吻了。很多事情只是因为没有经历过,所以让人抵触,而一旦实现了之后,倒是反抗得没有那么严重了。

渐渐地,母亲似乎掌握到了诀窍,撸动管身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她的手掌压在肉棒上,又不时调整角度,从多个方位刺激著敏感的地方,很快,我就败下阵来,只感到一股热流在肉棒里酝酿,就好像枪膛顶入子弹。

然后就在下一秒,无所顾忌地射了出来。前所未有的兴奋围绕着我,既是为了射精那一瞬间的快感,又是为了母亲亲手服务的感动。

母亲将手抽走,从床上下来,很快,就听到卫生间传来了水流的声音。我也借机换掉了湿湿黏黏的裤子。回来后,母亲已经躺好了,依然是背对着我的方向,我也躺下来,两个人背对着背,谁也没有先说话。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许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话,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呼吸的声音。

但很快,我就沉沉地睡去了。

不仅是放学的时间,上学的时间现在也较往常更早一些,吃过早餐之后就要回学校了,晚上历经了那样的插曲,早上起来以后母亲表情不是那么好看,有一点点不开心的样子。

“妈,我要回学校了,亲一下嘛。就亲一下嘛。”看母亲有些冷淡的态度,又想到了夜里母亲的叮嘱,这次我可不敢自说自话就吻上去,而是缠着母亲要一个吻。母亲本来是拒绝的,但似乎被我这不折不挠的骚扰弄得有些不耐烦,最后只好答应了下来。

接着,母亲给了我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很轻,但是却也能让我高兴不已。我最怕的就是母亲生我的气然后不理我,那种感觉简直是最残忍的折磨。

得到了母亲祝福的我自然是愉悦地出了门,虽然母亲现在还有些很不乐意的感觉,不过晚上回到家应该就会消气了,到时候又一如往常。我这么盘算著,都没发现自己的步伐快了许多,到学校的时间比预想得还早。

本来以为在学校里的一天会平平淡淡的,不过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学校突然宣布来一次突击摸底考试,同学们因为没准备而怨声载道。李晓菲也望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微笑。毕竟,谁也不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接受测试,哪怕这种测试才是最接近每个人的真实水平的,可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分数能够好看一些。

相比起上课来说,考试的一天显得是那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放学时间,却还让人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而且今天因为举行了一整天考试,晚自习也取消了,放学的时间甚至比修改时间之前还要早。

“宋桐,难得放学这么早,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吧?”李晓菲的脸上漾著微笑,看来这一次的考试她是胸有成竹。我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然不能说是十全十美,不过这次考试也没有遇到让我特别不顺的地方,所以就结果来说可能也不错。

我们两个来到学校附近的快餐店。还记得我以前放学时常常在这里买点小吃,不过这段时间就没有这种空闲了,老板娘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我和晓菲点了些吃的喝的,找了个僻静些的角落坐了下来。

“欸,你这次考得怎么样啊?”果不其然,这个优等生小妮子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成绩的。

我笑了笑,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边说:“还不错吧,不过肯定比不上老婆大人分数好就是了。”

“啊呀,讨厌啦你,这么多人看着呢。”晓菲被我抱在怀里,第一反应不是推开,而是东张西望看有没有谁在注视着我们,这不禁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我摸了摸她的脸,让她不要担心,而事实上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必要,要是一般的情况,或许小情侣要担心被人发现早恋的问题,但现在我和晓菲在年级里都快成了公开的一对了,因为我们两个的成绩都算不错,老师也把我们作为恋爱的模范来宣扬,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无形中也给予了我们些许方便。

只是,这丫头脸皮太薄,两个人私下里亲热她倒是不会反对,但只要是众目睽睽之下,任凭我怎么说她都不会主动做些什么。

我凑到李晓菲的后颈上,用鼻尖轻轻碰了碰,是我熟悉的香味。晓菲被我这弄得一下子无所适从,娇呼一声,想要躲开,我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抱得更紧了一些,还不断对她说一些调情的话。

晓菲被我弄得面红耳赤,不过就像一只粘人的小猫咪一般靠在我的怀里。我又学着网络剧里的男主角那样贴在晓菲的耳边,轻轻吹一口气,又说了几句绵绵情话,这一下她可更是受不了了,正好点的东西也都吃完了,晓菲抓住一个机会赶快从我的怀里溜了出去。

“时间不早了,我再不回去妈妈要担心了。”晓菲照着借口,眼神却游移著不敢看我。我自然知道她是害羞了,不过我也想早些回家看看母亲的情况,于是没有在快餐店做过多停留,拉着晓菲就离开了。

在车站等车的间隙,我又调戏了她一番,我搂着她的腰,赫然宣布这株美丽的栀子已经名花有主。如若说刚才在快餐店里人还算不上多只是有被看见的风险,那么在这车站可就是无所遁形了。很快,晓菲就红著脸跑上了迎面而来公交车,我笑着对她挥手再见,晓菲却嘟了嘟嘴,可爱地哼了一声,这才隔着车窗对我摆摆手。

送别了晓菲,我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路算不上远,但相比起刚才,总还是觉得有些寂寞,忍不住要飞回去一般。

“妈,我回来了。”我关上门,换著鞋,一回到家就浑身放松了下来,我轻快地和母亲打了声招呼,这才发现在餐桌上还坐着一位女性的客人。似乎是为了招待她,母亲提前做好了一桌饭菜,我不禁有些好奇,以往从没有人到家里来找过母亲,不知道这一次她是来做什么的。

“小桐回来啦,来来,张老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小桐,快给张老师问声好。”

听着母亲这么说,在餐桌上的那个背影转过身来向我打招呼,我也准备礼貌地对待母亲带回来的客人。

但空气就在两个人会面的一瞬间凝结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有一天,在自己的家里,碰到张可盈。我不知道张可盈为什么来我们家,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和张可盈认识的,但我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这强烈的惊讶让我一时间大脑宕机,不知该作何反应。张可盈似乎也和我有着差不多的感受,她的神情也颇有些玩味,我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万一在母亲面前暴露出我认识她的这个事实,要从我们两个怎么相识开始解释实在是有够麻烦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按捺住自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母亲似是没注意到我的窘迫,又催促了我一声:“别不说话呀小桐,叫张老师好。唉张老师,我们家孩子性格有一点点内向,你不要介意。”

“张、张、张、张……老师好。”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我说话都不利索,开始结结巴巴的了。这句话说出来以后我才大呼不妙,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表现得实在是有够不自然,要是让母亲发现了就糟糕了。

万幸母亲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我身上,张可盈也是很快就从惊讶之中醒了过来,她露出了微笑,声音甜美地叫了我一声宋同学。

说实话,平时见到张可盈她都太过豪放,像这样捏著嗓子说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要是不知道张可盈本性的人见了,一定会被她这副模样给吸引住。不过,我对她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也知道她这样装腔作势的背后一定在筹划什么,这让我不禁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母亲倒是没在意这么多,她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介绍起张可盈来。

“张老师是我的同事,教三班的,你应该没见过吧。我回来的时候把教案忘在办公室里了,本来是想打个电话看看办公室里有没有人,不过张老师为人很热情,她听了我的话就直接帮我把教案送过来了。咱家也没什么东西能谢谢人家的,就请她在咱们家一起吃个饭。”母亲跟我解释著前因后果,然后话锋又一转,开始问起我来,“小桐你吃饭没有,没有的话坐下来一起吃。”

不巧的是,这是我正在思考着张可盈到底想要做什么,所以看起来自然有些发呆。母亲对我这奇怪的态度很是不解,又把自己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我仿佛这才听明白一般,赶紧对母亲说我已经吃过了。虽然在小吃店点了一些东西吃,但毕竟还是吃不饱,要让我现在坐在餐桌上也行——若是张可盈不在的话。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才好,张可盈倒是显得镇定自若,该吃吃该喝喝,完全不在乎发生了什么。母亲见我这个回答,白了我一眼,有些无奈。或许她本意是想让我和张可盈搞好关系,但是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不过为了不让母亲决得有什么不对,我还是在张可盈旁边坐了下来。但总觉得整个人都拘谨得不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张可盈倒是趁著母亲不注意的间隔给我抛了个媚眼,这一下子让我更是浑身一抖,反复揣摩她的意思。

“放着吧,我来收拾。”

饭后,母亲自告奋勇地收拾起桌子准备去洗碗。也正是这个空档,张可盈终于漏出了她的本来面目,不再像刚才那般乖巧,而是贼兮兮地笑着,就好像调戏良家妇女的街上流氓一样。她自然而然地把胳膊搭到我的肩膀上,整个人向我贴近了几分:“好久不见啦弟弟,我也是真没想到你就是赵老师的儿子,啧啧啧,这世界真小。本来还想有空约你呢,这倒好,正好撞上了。”

张可盈一边说,手一边不安分地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对付她,要是两个人私下里相处倒还好说,但现在是在家里,就在母亲的眼皮底下,我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由著张可盈胡来,一张脸憋得通红,害羞到无以复加。

她占了便宜,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反倒是有些得寸进尺起来。张可盈一边在我耳边说着调戏的话,一边掩著嘴巴尽情地笑着。我看着这幅场景不禁生出了一些既视感,我万没能想到,就在几十分钟前调戏晓菲的我,现在变成了被调戏的一方。张可盈的性格本就无拘无束,她要么摸摸我的耳垂,要么戳戳的侧腹,总之就是静不下来。我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生怕自己要是反抗之类的被母亲看到就不知该作何解释了。

不过这段尴尬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母亲就洗完碗从厨房里出来了,张可盈也机警地不再紧紧贴着我,这好歹也让我松了一口气。

“那个,赵老师,我也已经吃好了,继续留在家里叨扰也不合适,要不然我就先回去吧。”张可盈表现得规规矩矩地对着母亲说,母亲又挽留了一番,不过张可盈的确没有留下的意思,得知这个事实后,我也觉得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站在家门口,张可盈半只脚已经踏出门去,我和母亲站在门旁边为她送行。

“以后有工夫的话常来吃饭啊。”母亲笑着摆摆手,说着如此的客套话。张可盈却把这句话当做了敕令,她回过头来,表情有点兴奋,说着:“肯定会的。”

她趁著母亲没发现又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看得我有点发毛。我当然知道她话里有话,肯定会来的,只不过来的目的是不是吃饭那就不一定了。

目送张可盈走远以后,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何会摊上这档子事,感觉这巧合实在是巧合地有些离谱。

“怎么了,是不是看见美女兴奋地走不动道了?”母亲见我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似是认真似是开玩笑,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当然是为了张可盈的事情烦恼,不过却不是因为母亲说的理由。

一提到她,我就感觉有些害怕。在我回家之前张可盈当然不知道我是母亲的儿子,自然也不会跟她说那些事。但在见到张可盈以后,我就总是觉得心里有些发慌,万一哪一天我和她之间的秘密暴露,不知道母亲会露出怎样的表情。虽然我觉得张可盈应该不会主动和别人说我和她之间发生的春情,但既然做了,就总有着害怕的时候。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就好像一只在威吓敌人的猫。

“不是不是。”我慌慌张张的摇摇头,但好像适得其反,让我变得更加可疑了。

母亲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她对于我这些举动也是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你那么紧张干吗呀,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怎么了,自从你见到张老师那一刻开始就变得有些不正常。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至于这么紧张吧?”

我嘻嘻地陪着笑,说着“哪里哪里。然后又补了一句,这不是怕你误会嘛,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

“去去去,鬼才信你说的。”母亲送了我一个白眼,像是被我这莫名其妙的回答闹得无可奈何一样,“你快去洗洗澡。这段时间你总是做那个,一定要注意清洁,特别是翻开包皮彻底洗干净,不要留下垢,不然会发炎的。

“知道啦知道了。”我听了母亲的话,一个人走进了洗手间。要是往常的我说不定还会撒撒娇找找借口让母亲帮着洗洗之类的,不过现在的我完全失去了这样的心情。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张可盈的事,想着我们两个之间的“奸情”会不会暴露的事,毕竟和张可盈发生的关系怎么说对于我喜欢的人来说都是一种背叛。

事到如今我才后悔起当时没有控制好自己,不过也早就晚了。按张可盈的说法,她之后说不定还会找借口过来,事到如今,躲肯定是躲不起了,只能想办法把这段熬过去。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表现的实在是太过反常,母亲都已经觉得有所不对了,要是再这么下去迟早暴露,我必须把自己变成平常心才行。

我用淋浴头浇了浇自己的脑袋,之前从没问过张可盈是做什么的,还以为她是哪家公司的白领,万没想到是和母亲一个学校的老师,要是早知道这一层,事情可能也不会到此地步。事到如今,只有将计就计了。

现在摆在脸前的问题甚至比卷子上的压轴题还要难,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