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19-20)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3/23发表于:SiS001

第19~20章

母亲在我背上打了我一下,“成天老气横秋的,比咱小区老人院的大爷大妈还啰嗦。”

我手托着母亲的臀部,笑道,“不知道谁连打雷都害怕,哟哟哟,错了错了,对不起我错了”

母亲的小腿轻轻踢着我的大腿,不满的说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羽翼丰满了连你妈都欺负!”

我把母亲放在马桶上,母亲轻轻拉下裤子,随即传来小便的声音,“一会给你钱,下午给李晓菲买罐汽水,说我谢谢她了。”

我嗯了一声,很快母亲便小便完了,擦了一下让我扶她起来。

“咱先吃饭,一会我给你擦身子。”

我们吃过饭,我一边给母亲擦拭手脚,一边看着电视上面的电影,不知道是什么电影,放着放着居然男女主角就滚床单了,尺度还大得很,虽然没有漏点,但是男主角的整个屁股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有点尴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电影,不过可惜露出屁股的不是女主角。

母亲仿佛没看到一般,若无其事的让我递过手让我擦拭,电视上传来两人粗重的呼吸声和啪啪声,气氛一时间尴尬得很。

“噢,你真棒,噢,用力点”

我的目光不由得飘向了电视机,只见女主角正趴在墙上,男主角从后面进入,虽然只是拍着两人的脸,但是从两人都享受的表情来看,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噢,宝贝,你真棒,嗯,宝贝”

我的目光被电视吸引了,为母亲擦拭的动作也渐渐变得缓慢起来,我很少看到这种类型的电影,一时间小腹一股邪火冒起来,肉棒渐渐硬了。

虽然我觉得很尴尬,而且不知道两人还要多久,只听见母亲轻咳一声,我连忙回过头细心的给她擦拭着手脚。

“现在的电影越来越不像话,这些都要仔细拍出来,完全不知道对剧情有什么帮助。”我一边擦拭一边愤愤的说道。

母亲笑了笑,“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你看得那么入神呢?”

我非常的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母亲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小桐,你青春期对异性的身体感兴趣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我希望你的心思能专注在学习上面,但是我也知道现在社会上很多诱惑,要你心无旁骛是很难的”母亲摸了摸的头,继续说道,“现在你们学校的生理课,有没有教你们,男生跟女生不能做什么事情?”

我点了点头,“算是有,不过”我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但是仿佛觉得不太老实,还是说道,“说是我们不一样,不能像电视上面那样做。”

母亲点了点头,“还有我们不能触摸异性的胸部和下体,这些是结了婚以后才能做的,我们谈恋爱的阶段一定要...”

“发乎情,止乎礼嘛,妈,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真的没有对李晓菲做越轨的东西”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最多也就是搂一搂,真的不会做这些事情的。”

母亲眼里带着笑意和柔情,轻声说道,“我们家里电脑也不能看那些成人的东西,这是对你,和对别人家的女孩子都需要负责任的地方,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才是”

我点了点头,忽然电视上传来更剧烈的性交的声音,这两人的床戏足足有五分钟了吧怎么还不结束?

母亲接着说道,“青春期遗精是正常的,但是你不能用手”母亲想了一下,“应该这么说,不能经常用手”

母亲说罢,俏脸忽然带着羞意,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教我这些东西,也许就是不希望我走错路吧。

我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母亲的脸,发现她也不敢看我,我心里忽然捕捉到了那个想法,连忙放下手里的毛巾,对母亲说道,“我也发现用手摸会硬硬的,但是会憋着,里面也会很痒,我也不敢随便弄,因为会痛。”

母亲奇怪的问道,“会痛?怎么回事?”

我有点尴尬,毕竟我只是胡说八道,但不得不编下去,“就是它硬的时候,用手去摸它的话会觉得痛,我也不敢摸。”

母亲的眉头皱了起来,“不可能会痛的啊,会不会是发炎了?”

我随即问道,“是像扁桃腺发炎那些发炎吗?那要吃药吗?”

其实这些生理课早就教过了,我们需要翻开包皮来清洗里面,不然真的会发炎,所以我每天都会清洗。

母亲想了想,问道,“你平时小便会痛吗?”

我摇了摇头,“就是它如果硬起来了,我再去碰它就会很痛?妈,这是不是发炎啊?”

母亲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自己会把包皮翻开来清洗吗?”

我一脸的迷惘,问道,“里面要清洗吗?可是我试过翻开也会痛。”

母亲这时候才觉得可能真的是发炎了,连忙示意我停下手里面的工作,“你进去洗手间把手洗干净,然后重新打一盆热水出来,我给你看看”

我的心跳得很快,没想到母亲居然提出要帮我看肉棒,我担心母亲这么精明的人会看出什么端倪,一看就知道我是每天都清洗的骗她,但是撒了一个谎就需要编更多的谎。

母亲看我不说话,以为我是害羞,于是继续说道,“现在我不方便出门,你这个不能耽误的,我又不是其他人,你身上有哪个地方我没看过的?赶紧的!”

我连忙点头,心里想的却是怎么把肉棒弄脏来糊弄母亲,于是一边放热水,一边掏出肉棒对着马桶小便,然后故意把尿都弄在上面,这样有点尿味应该也能蒙混过关。

要是我早知道母亲要给我看肉棒,我肯定几天不洗,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骗过她。

我把水放在母亲面前,再一次问道,“妈,这个...”

母亲白了我一眼,“你再啰嗦,以后发炎要吃药的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其实想的是快点让刚刚的尿让肉棒赶紧弄出骚味来,于是我缓缓地解开了裤子的绳,然后把裤子脱了下来。

母亲凑了上前,我刚脱下裤子,她就轻轻捂着鼻子了,“果然你是不洗的,都一股味道了。”

我有点尴尬,这才把内裤脱下来,这时候我整根肉棒都呈现在母亲的面前了。

我记得我懂事以来都没试过让母亲看过我的肉棒,这次用这样的方法,实在让我有点心跳加快。

我的肉棒不算特别长,勃起以后也就13厘米左右,我之前上过看过一些人说,有的人会有20厘米长,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肉棒算不算短小。

母亲看着我的肉棒,俏脸有点火辣,儿子懂事以后她都没有再看过他的性器官,现在看到儿子略显粉嫩的肉棒在自己面前,心跳居然有点加快。

儿子的肉棒软趴趴的在他的双腿之间,已经算是发育得很好了,还没有勃起的时候已经比丈夫的要长一些,而且也更粗,这两天有意无意的蹭在自己的大腿上也能感受到那股火热。

“妈,这个怎么看?”

我轻声的问道,因为对着母亲的脸,我的肉棒居然有点抬头的迹象,母亲的脸距离我的肉棒还不到一米的距离,我恨不得这时候就蹭在了她的脸上。

母亲这时候回过神来,发现我的肉棒居然有点抬头的迹象,不由得转过头说道,“你这...你自己能翻开包皮吗?”

我装作不懂的说道,“我试过,但是会痛,生理课也没说要翻开啊。”

母亲有点气结,现在的生理教育还停留在八十年代,一点都没有与时俱进,很多人都是结婚的时候才会学习这些东西,包括她自己,结婚以前还以为接吻就会生孩子了。

母亲的脸不敢看我的肉棒,“一定要清洗的,你现在可能发炎了,你过来,我教你怎么洗,以后你每天都要清洗。”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没想到母亲居然要教我洗肉棒,这是我压根不敢想象的,连忙点头上前。

母亲回过头看了我的肉棒一眼,这一回头,我那完全勃起的肉棒已经几乎要碰到自己的脸了。

“啊”母亲连忙退后了一点,“怎么...”,母亲连忙闭上了嘴,本来还想说“怎么那么大?”但是想下说这个不合适,于是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母亲不敢看我的肉棒,现在其实已经有点骑虎难下了,但是也不能不管儿子的生理健康,只好硬着头皮了。

母亲用毛巾沾了水,然后用毛巾隔着自己的手,放在了我的肉棒上。

水温不算热,但是这是我懂事以来,母亲第一次摸我的肉棒,虽然隔着毛巾,但是母亲手里传来的触感却是实实在在的,她真的摸了我的肉棒了。

“嘶”我倒吸了一口气,母亲顿时问道,“怎么了,是痛吗?”

是爽啊,可是我不敢说,于是轻轻点了点头,肉棒已经涨大到一个很夸张的程度了,上面的青筋都露了出来,龟头离开了包皮的保护,一部分已经露了出来。

母亲贝齿咬着自己的嘴唇,硬着头皮用毛巾一边沾水,想要湿润我的肉棒,好让包皮能顺利翻开。

自己日思夜想的女神这时候居然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肉棒,这种心理的兴奋是任何小黄书都无法比拟的,我的肉棒随着母亲的摩擦,已经渐渐有了快感。

“这样会痛吗?”母亲细心的问道,看到我摇头,她轻轻的用毛巾翻开我的包皮。

“啊,痛”,我确实被毛巾弄痛了,棉质的毛巾本来就不是很细腻,碰到龟头其实会有点粗糙。

母亲连忙停下手,看着面前肿胀的肉棒,心跳也是不断地加快,她似乎开始后悔要帮我清洗的这个决定了。

“妈,你别用那个毛巾,那个毛巾碰到那里会痛。”

母亲放下了毛巾,看着我的肉棒,牙齿都快把嘴唇咬破了,然后用手捧了一些水,倒在我的龟头上。

母亲仿佛下定了决心,手放在了我的肉棒上了,这次没有隔着任何的东西,真真切切的是母亲的玉手。

母亲的手本来就很柔软,而且被温水沾湿了,碰在了我的肉棒上,让我觉得非常的温暖,恨不得马上就用她的手来一发。

“这样会痛吗?”

我摇了摇头,母亲慢慢地翻开包皮,一边翻,一边用水放在上面。

“嘶”我爽得几乎叫出声了,母亲以为我觉得痛,又停了下来,一边细心地用水浇在上面,然后一双玉手在肉棒上细心的擦拭着。

本来母亲为我清洗肉棒已经让我觉得很刺激了,母亲笨拙的手法更是让我感到更加强烈的快感袭来,我的龟头已经开始向外分泌一下透明的液体了。

母亲屏住了呼吸,似乎也有点尴尬,本来我的肉棒已经很硬了,在自己的擦拭下更是分泌出透明的前列腺液,有过性经验的自己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

“这样痛吗?”母亲柔声问道,手里面的动作非常的轻柔。

我摇了摇头,冲到脑海的快感已经几乎让我憋不住了,隐隐约约在下体有尿意传来,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尿意,这是想要射精的感觉。

母亲继续用水浇在我的肉棒上,然后缓缓地把包皮往外翻,我的龟头其实不脏,但是母亲也没看出来,只是一边用清水浇着,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把包皮退后。

母亲的动作很轻柔,可是还没等她把包皮退到低,那股射精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借着一股清水浇下来的时候,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喷涌而出,而且由于距离母亲的俏脸很近,母亲也没注意,一下子射在了她的脸上。

“啊”忽然喷涌而出的精液让母亲躲避不及,大部分都射在了她的脸上,有的还机灵的钻进了她的鸡巴,一股咸腥味从她嘴巴里面传来。

“呸,呸”母亲一脸的狼狈的吐着嘴巴的精液,但是一些精液还从她的脸上继续向她的嘴巴流过去。

我还在享受着射精的余韵,没想到居然让母亲用手把精液弄出来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变相手淫呢?

母亲坐在沙发上样子非常狼狈,一边想用手擦走脸上的精液,但是自己的手碰过我的肉棒,是不干净的,另一方面大股的精液正往她嘴里流过去,她连张嘴说话都不敢,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示意我帮忙。

我缓过神来,射精的快感基本已经结束了,连忙拿过纸巾擦拭着母亲脸上的精液,一时间一股愧疚感涌上心头。

但是看着面前如此淫靡的情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现了,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对着母亲的脸就是一顿拍,一口气拍了十几张照片才收起来,都是一些母亲刚刚被颜射的样子。

我这才收起手机,继续用纸巾擦拭母亲的脸,“妈,对不起,我没忍住。”

母亲一边擦拭,嘴里还是发出“嗯嗯”的声音,然后用手指指了一下嘴巴,我拿过一张新的纸巾擦她的嘴巴,把她嘴唇边的精液擦走。

“呼”母亲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臭小子!你居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母亲一边大口的呼吸着,一边用手砸着我的手臂,还是砸得挺狠的,“臭小子,臭小子,臭小子!看你干的好事!讲不讲卫生?”

母亲似乎不是气我颜射的事情,而是埋怨我射精也不告诉她让她提前躲开。

我连忙蹲下来用纸巾继续为母亲擦拭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忽然就尿出来了。”

我只好装傻充愣,还好母亲觉得不知者不罪,怪我也没有用,于是只好气呼呼的打开我的手,“你上的都是什么生理课啊,你这是射精,不是尿!”

“射精?”我装起了傻,“但我刚刚明明是尿出来了啊”

母亲又好气又好笑,“什么尿出来,这不是尿,这是精液,就是你遗精的东西,你是绝对不能自己用手把它弄出来的。”

母亲一边擦脸上的精液,嘴里也一边“呸呸”的吐着流进嘴里的一些精液,“你进去重新放一盆水给我洗脸,臭小子,长那么大还要让人操心。”

我点头应是,提起了裤子进进了洗手间放水了。

母亲的心跳得很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儿子洗肉棒,洗就洗了,还帮他射精了,虽然是无意的,但是对于一个做母亲的女人来说,这实在有点太匪夷所思了。

我倒了一盆水让母亲重新洗脸,母亲边洗脸边说,“我刚刚看了一下似乎没有发炎,你晚上先自己试着像刚刚那样翻开清洗,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吃消炎药了”

我点了点头,能让母亲这么把精液弄了出来实在已经是意外收获了,做人不能贪得无厌,母亲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得寸进尺的举动只会让她反感,只能以后再寻找其他机会了。

“偶尔的遗精是正常的,你们男孩子青春期都会这样,但是如果经常用手,只会适得其反,虚耗身体的元气。”母亲把脸擦干净以后说道。

“好的,我自己也没试过这样弄,不过尿的时候挺舒服的。”我笑道。

母亲瞪了我一眼,“说了不是尿!你可别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了。”

这一瞬间我仿佛觉得母亲似乎有点风情万种的感觉,一下子让我觉得有点迷醉。

“怎么了?还没擦干净吗?”母亲看我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禁奇怪的问道。

“不是”我连忙移开目光,拿过水盆进洗手间把水倒掉。

母亲看着我的背影,心里暗暗叹道,“臭小子真不能把你当小孩子了”

“明天别忘了,绿城广场等”

张可盈的微信,后面配了一个“呲牙”的表情。

也不知道明天母亲伤势怎么样,我也不太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想要推掉张可盈的,但是只是出去一会儿,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我发了一个“OK”表情过去,由于刚刚射过一次,我有点累,但是也差不多要上学了,于是我只能玩了一会手机便出门。

晚上我买了外卖回家,因为今天没睡午觉,有点困,想早点吃完饭睡觉,回到家以后先帮母亲上了洗手间。

母亲说一会给我开小灶,因为已经几天没有补课了,本来有点进度也没赶上,我也不好拒绝。

我帮母亲擦了身子,她说下午休息了一下,似乎可以试着下地了,于是我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我的身上试着走进房间。

母亲的俏脸有点红,也没有看我一眼,脚步有点软,温香软玉在怀,我也不敢造次,毕竟现在还是有点尴尬的。

来到房间,我让母亲慢慢坐在椅子上,然后才拉好椅子坐好。

母亲看了我一眼,柔声道,“今天补一下物理?”

我点了点头,拿出物理的参考书和一些卷子,母亲看了一下参考书,“进度是这里吗?”

母亲本来就有点近视,以前上班为了方便都会戴隐形眼镜,现在宅在家几天,她就带着那副棕色的文青眼镜,显得很有书卷气质。

母亲穿着一身家居服,由于天气已经不太炎热了,我们也只是开着风扇,柔和的风从后面吹过来,让我有点昏昏欲睡。

“小桐?”母亲看我没有回答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脸有点红,不由得问道,“小桐,你怎么了?”

我晃了晃头,“没事,就是好像有点困”

母亲看我的神色很疲惫,不由得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好烫,你发烧了”

我确实好困,而且很累,只能强打精神点了点头,“原来是发烧了吗?我还以为中午没睡觉有点困。”

母亲合上参考书,柔声道,“你先去吃点药休息吧,今晚先不要补习了。”

我点了点头,出去客厅拿了感冒药和维生素C吃了就上床睡觉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只感到身上好像有人在给我擦身,不由得抬起头来。

“嗯?妈,怎么了?”

母亲正拿着毛巾给我擦拭着,柔声道,“你出了很多汗,可能是退烧了,我给你擦一下,不然会着凉。”

我看了眼闹铃,已经差不多三点了,母亲自己弄伤了腰还得给我擦身,我心里实在有点愧疚,连忙拉着她的手,拿过毛巾说道,“我自己擦吧,你受伤了可不要乱动”

母亲轻轻的打了我的手一下,“快躺好,转过身我给你擦擦背,别啰嗦。”

我只好转过身,把衣服拉起来,母亲一边轻轻的擦着我的身子,我一边问道,“妈,你一直没睡吗?”

母亲“嗯”了一声,“白天睡太多了一直没睡着,看到你一直出汗就拿条毛巾给你擦一下,你睡吧”

我睡了一会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累了,倒是身上粘乎乎确实有点难受,“我索性去洗个澡吧,不然你也擦得累。”

母亲想了想,点头道,“行吧,洗个澡也好,不然都是汗味。”

我爬起来拿了毛巾和衣服便进了洗手间,打开了热水,虽然天气还是有点热,但是这热水冲洗到身上却是感觉到很舒服,而且还有点觉得不够热,我又把水调热了一些。

“好舒服”热水一直从我头上冲到脚,全身都热乎乎的,直到身上都变得红通通的,我才把热水关上。

好像有点冷,我连忙擦干身穿好衣服,快步走回房间,拿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好冷...”明明天气还是挺热的,洗了个澡出来却让我觉得很冷。

母亲看到我在发冷,连忙把自己的被子都裹在了我的身上,“小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发冷了”

这种冷不是觉得外面冷,而是那种从体内发出来的冷,并不是盖被子就能暖和,盖着被子只能让身体觉得暖和。

“好冷...”我蜷缩着身子,四肢一直颤抖着,这种感觉就好像不穿衣服在冰天雪地里面走路一般。

母亲犯愁了,她当然知道这发冷是怎么回事,于是她咬了咬牙,躺在了我的旁边,不断用手擦拭着我的手臂,她能明显的感到我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

“小桐...这样还冷吗?”母亲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不断用手擦着我的手臂。

我迷糊之间,只觉得母亲的手很暖,让我不由得靠上前,越靠近母亲的身体便越觉得温暖,我索性整个人抱住了母亲的身体。

“啊”母亲下意识想要推开我,但是感觉到我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只好任由我抱着她,自己也是伸出手抱着我的后背,不断地摩擦我的后背希望赶走寒意。

在被子里面也挺热的,母亲此时已经出了不少汗,可仍然抱着刚洗完热水澡,体温很高的我。

我其实知道自己把母亲抱着,但是母亲的身体很温暖,而且很柔软,让我觉得很舒服,身体的寒意似乎也没有那么厉害了。

母亲一双硕大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整个人被我紧紧抱住,感受到温暖的我其实已经缓过来了,可是我还不想放开这份柔软。

母亲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不怎么颤抖了,松开了抱住我后背的手臂,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用一旁的毛巾帮我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傻孩子”母亲温柔的笑了笑,任由我抱住自己,可是却感到自己的小腹被一股火热顶着。

母亲不由得又羞又怒,可是看我也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只能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发烧也不忘占便宜”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没感到自己的肉棒一直在母亲的双腿间,一直睡到第二天八点多,我觉得身体有点累,想要翻个身,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抱着母亲睡觉,母亲紧紧的被我抱在怀里,眉头轻轻的皱着,还在熟睡着。

我腿有点麻,不由得动了一下,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肉棒一直插在母亲的双腿间,被母亲结实的大腿夹着。

“臭小子,发烧也得占你妈便宜”

母亲在我怀里轻声说道,原来已经醒了,白了我一眼,“还不放开我?”

我连忙放开母亲,这时候已经不觉得冷了,而且盖着被子,还要一直抱着母亲,感觉还有点热。

母亲没好气的伸展了一下身体,“累死了,一晚上没动过,你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发烧不能洗太热的水吗?很容易会发冷的”

我尴尬的摸了摸头,自我感觉已经好多了,就是身体还觉得有点没劲,看了看闹铃,还不到九点,不过也已经不困了,“妈,你要上洗手间吗?”

母亲点头道,“今天我自己能下地了,昨晚我也自己上了洗手间。”

“那我去弄早饭,你洗漱一下吧”我起床洗漱以后便煮了一些小米粥,从冰箱里拿了一些咸菜翻热一下。

我量了一下体温,烧已经退了,我没有忘记张可盈的约会,于是跟母亲说道,“我下午约了朋友看电影,晚饭前就回来。”

母亲柔声道,“那你注意别乱吃东西,身体刚好,带瓶水吧。”

我点了点头,上午跟母亲玩了一会飞行棋,又看了一会电视剧,饭后便出门了。

出发前我接到了张可盈给我发的信息,“小宋,绿城广场 1号门,我在那等你。”

绿城广场我去过几次,和李晓菲几次约会的地点都在那,因此十分的熟悉。

坐上公交车,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绿城广场,绿城广场是这里最大的购物娱乐中心,五楼的电影院更是设备高端。

还没走到一号门口,我就看到了站在一号门旁边花坛的张可盈,距离上次在小吃店见到她以及过了好久。之后我们只在微信里聊过几句。

张可盈一摆我之前见到她的职业西装 ol形象,反而是穿着白色的短t恤,下身浅色的牛仔短裤。脚下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一头齐肩的短发整齐利落的打理在耳侧,脸上画着淡妆,眼睛明亮又有神,双眼皮更显得她眼睛圆圆的。今天的打扮格外清新,看着倒不像个三十岁的职业女性,反而有种二十多岁的女大学生的感觉。

“嗨,张花花?”我逗弄着喊着她的微信名,张可盈听到我口中喊出她老土的微信名,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小家伙,怎么调戏你姐姐呢?这样是不对的。”张可盈说话还是像微信里那样活泼,上来就搂着我的脖子,夹着我进了绿城广场的大门。

“姐姐,上来就这么热情,小弟有些招架不住啊!”我算是服了,这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张可盈却自来熟,上来就动手动脚,虽然她张的十分漂亮,身材也凹凸有致。可毕竟在大庭广众下,我面皮还是有些薄。

“小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追我的男生能从绿城广场排到你家门口,本仙女肯屈尊请你看电影,你不知道感恩,竟然还敢嫌弃我?”

张可盈搂着我的脖子上了电梯,一旁的路人看到张可盈这样搂着我,还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都笑了。

我脸上一红,想挣脱张可盈可是被禁锢的老老实实的,脸贴在张可盈颇为丰满的胸口上,嗅着张可盈的女儿香。

张可盈一路把我带到五楼,买票的功夫我才得以解脱,扶着售票处,歪着头看着张可盈买票。

“我来吧。“张可盈掏出钱包买了一包爆米花和可乐,我母亲经常教我在外约会不要让女孩子掏钱,虽然张可盈说是请我看电影,可是默认的我还在主动掏出了钱包去付钱。

没想到张可盈一把打掉我付钱的手,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怎么?瞧不起姐姐这是?说了请你看电影。”

“你。。。。”我有些无语,但是看张可盈的态度坚决,也没说什么,“好吧好吧,你请就是了。”

张可盈买了两张最近大火的恐怖电影的票,我看了一眼正是新上映的《一双绣花鞋》,“没想到你还爱看这个。”

张可盈拿起可乐猛喝了一口,“怎么,姐姐就爱这一口。”

然而等到电影真正开始放映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张可盈说的就是假话。

“啊!!”

“啊!!”

其实这电影只是一些氛围加上音乐,一点恐怖的东西都没有,而且剧情也很无趣,可是几乎整个电影院都听到张可盈的叫声,进来电影院之前的豪言壮语已经不知道在哪了,而且把整个爆米花桶都倒扣在头上,倒是把前后的几个观众逗乐了。

“我说哥们,这是你姐吧?”后面一个男的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不得恐怖片就跟她去旁边看喜羊羊啊”

他的女伴也被逗乐了,电影都顾不上了,就看着张可盈表演倒扣爆米花。

我一脸的无奈,这女的还说好这口,电影还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把爆米花倒扣在头上了,满地的爆米花碎屑,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其实前后的人早就被她弄得没法安静观影了,包括我,她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我怀里,一双修长的手臂紧紧的缠着我的手,倒是一对饱满的胸脯把我蹭得挺舒服。

而她穿着短裤的长腿也是已经很不优雅的蜷缩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说可盈姐姐啊,你还说好这口呢?”

张可盈没搭理我,只是用手打了我一下,“就你话多!谁让这电影拍得那么恐怖啊!”

这时候又是一阵低沉的音乐传来,她又是一阵叫唤,也不知道是哪个观众受不了她的声音了,这时候一个电影院管理人员走来我们身边轻声的说道,“这位女士,麻烦您能小点声吗?噗嗤。”

显然这个小哥哥看到她的造型也是被逗乐了,他也见过不少看恐怖片的女生,可是他们大多只会钻到男朋友怀里,或者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像张可盈这样整个爆米花桶倒扣在头上的人,他倒是第一次见,忍不住笑了。

“我说你有没有同情心啊!啊?这电影那么恐怖,还不许人叫唤几句啊?”张可盈拿开爆米花桶,一些爆米花碎屑从她头上掉下来了,整个人张牙舞爪的瞪着管理员。

这个小哥哥显然也是脾气极好的人,他一边陪着笑脸,一边用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巴上,“很抱歉,这位女士,可是您这样确实会影响到周围的观众,您看要不这样?我给您两张一会开场的喜剧片门票,算是代表我们影院的一点心意,您看这样可以吗?”

我其实感到有点丢脸,毕竟人家一点都没做错,这家伙在无理取闹而已,我刚想说话,张可盈就说道,“哼,还算你有点良心!”

说罢,她把爆米花桶拿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拉着我走出来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