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16-18) 作者:诸葛大力

【教师母亲的柔情】(16-17)

作者:诸葛大力2020/03/10发表于:SiS001字数:11,067 字

第16-17章

“妈,你先别动,我给你按一下,缓一缓”我在母亲的腰间笨拙的按摩着。

母亲的身体又温暖又香喷喷,我按摩的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只有摸,没有按,像是揩油一般在母亲的腰部不停的抚摸着,下身的肉棒更是一直顶在母亲滚圆结实的大腿上磨蹭着。

母亲其实一直也是在尝试着起来,但是腰部又麻又痛,连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我在她身上做着所谓的按摩。

母亲想要挪开一点大腿,好让大腿不至于压着我的肉棒,但是这一挪动却是让自己的腰部更加疼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断了骨头。

我感觉到母亲的动作,连忙说道,“妈,你先别动,不然伤上加伤就麻烦了。”母亲柔声说道,“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你试试从我身下先离开?”我尝试了一下,虽然母亲是不重,但是她现在是整个人都没有一丝力气的压在我的身上,我力气也不是很大,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离开,倒是肉棒跟母亲的下身一直摩擦着,一下子没忍住,一股强烈的快感涌上了我的脑海,居然走火了。

我大羞,这完全是无地自容了,居然在母亲清醒的情况下射了出来,由于我洗过澡以后,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很厚,很快精液便从裤子里面漏了出来,打湿了母亲的裤子。

母亲早就闻到这股味道了,我虽然没看到她的表情,但是肯定也是很羞的。

“妈…我…”我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

母亲“嗯”了一声,“不关你的事,小桐也长大了”母亲的语气里面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但是却更让我感觉到无地自容。

濡湿的精液很快便在母亲的牛仔裤上沾了一小滩,母亲也是动了一下腿,想尝试着爬起来,但是没成功。

“妈,我再试试从下面出去”

母亲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放开了搂在母亲腰间的手,用手支在床上,母亲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小桐,别,别动,好痛”我连忙不敢动了,此时我们的脑里面都不由得想到了父亲,要是他在家,就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我不敢再动,母亲就这么一直压在我的身上,虽然刚刚射过一次,但是搂住母亲这么一个丰满的大美人,我很快又忍不住了,肉棒又硬邦邦的顶在了母亲的大腿上,还是刚刚被精液沾湿的地方。

我不敢看母亲的脸,这个实在是控制不了的,母亲的呼吸有点粗重,不知道是因为腰部的疼痛,还是因为有点生气。

我们就这么互相搂着对方,因为空调也关了,天气没有一丝风,我们身上都被汗水沾湿了,我能感受到母亲的身上已经香汗淋漓,额头上的汗也从母亲的脸上滴在了我脸上。

好一会儿,母亲又试着动了一下腰,却是把她痛得龇牙咧嘴,这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母亲那么坚强的人,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

我本来觉得很尴尬,但是只觉得母亲的身上传来轻轻的颤抖,然后传来母亲低声的抽泣。

“妈,你怎么了?很痛是吗?”我连忙用手抓住母亲的肩膀,这时候母亲的眼泪已经滴在我的脸上了。

母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抽了几下鼻子,“没事,小桐,你再试试,我忍一下。”我连忙点头,用手支着床,母亲显然咬着牙忍着,我狠了一下心,一下子把自己从母亲的身下滚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啊”母亲似乎一下子摔在了床上,又娇呼了一声。

我脚应该是刚刚被母亲弄伤了,拉扯着痛,我忍着脚的疼痛一瘸一拐的来到母亲的身边。

“妈,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打电话叫人?”

母亲连连摇头,在黑暗中说道,“你帮我到药箱拿瓶云南白药帮我喷一下”我答应了,打开手机的电筒,一瘸一拐的在药箱里找到了云南白药。

“妈,我拉开你的衣服,一会你告诉我哪里痛”母亲嗯了一声,我把手机放在一边,借着电筒的光线,拉高了一点母亲的衣服。

“是这里吗?”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一个地方,母亲摇了摇头,我接连换了好几个地方,母亲才说是。

“我给你喷药了,可能有点凉,你忍着。”

母亲点了点头,于是我拿起云南白药,按上面的说明,先喷了红色的,过了一会才喷另外一瓶,过程中母亲一直忍着没有说痛。

我把母亲的衣服拉回来,随后又给自己的脚喷了一下,母亲试着想要动,因为趴着很难受。

“妈,先缓一下,先别动,一会我帮你翻身。”我放回云南白药,看到母亲想要试着转身,却是没办法。

黑暗中我也做不了什么,这停电似乎一时半会都来不了,只好拿过扇子,轻轻的给母亲扇着风。

过了一会儿,母亲又想转过身,让我帮帮她。

我试着搂着母亲的腰,母亲的手支撑着身体,费了很大的劲,总算是翻过身来了。

母亲已经满头大汗,我连忙到洗手间打了一盆温水,帮母亲用毛巾擦了汗,然后用温水给她擦拭了一下手脚。

母亲看着我一瘸一拐的忙碌身影,心里面仿佛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脸上带着柔情,轻声说道,“小桐真的长大了,是个男子汉”我把水换了一次,又重新擦了一下母亲的额头和手,轻声问道,“现在腰还痛吗?”母亲轻轻的摇了摇头,“好多了,缓了一下,但还是起不来。”我用手抹了一下母亲的头发,让她凌乱的刘海变得平整,“那你休息一下,我先去把水倒掉”母亲点了点头,我忙碌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来电,已经差不多 1点了,我也累得受不了了,而且明天还要上学,于是我也躺在了床上,一边用手摇着扇子,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小桐,小桐”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母亲的声音叫我,我顿时清醒了过来,坐了起来。

“怎么了?腰又痛吗?”我的眼睛看向了母亲的腰。

母亲摇了摇头,仿佛有点难以启齿,“我想上厕所,你能扶我一把吗?”我连忙起来,看了眼闹铃,已经差不多四点了,我用手扶着母亲的手,“慢慢来,你拉着我,不要急。”母亲点了点头,咬着牙,尝试了几次还是起不来,脸上显得很急躁。

“不要急,慢慢来,我慢慢拉你”

我轻轻拉着母亲的手臂,试着用力,母亲眉头紧锁,腰部的疼痛让她无法用力,于是我想了一下,“妈,我试试背你,我蹲下来,你能趴到我背上吗?”母亲点了点头,“我试试”于是我蹲在了床边,母亲缓缓地走了过来,一双手臂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我缓缓站起来,可是却牵扯了一下脚的伤处,一下子让我痛了一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母亲的声音带着关心,柔声的问道,“小桐,是不是压着你了?”我摇了摇头,让她放心上背,然后我咬着牙,轻轻地站起来,母亲整个人已经被我背着了,然后我又用手穿过母亲的腿,母亲“嗯”了一声,整个人被我背着了。

我站了起来,借着手机电筒的光线,慢慢的往洗手间走去。

我把母亲放在马桶上,母亲整理了一下衣服,我问道,“妈,能自己脱裤子吗?”母亲有点为难,因为她起不来,想要脱裤子还是需要帮忙的。

母亲摇了摇头,“我自己脱,你一会拉我一下,我站起来一下。”我点了点头,双手扶着母亲,她解开了裤子,然后示意我向上提她一下,我稍微用力,母亲的手便把裤子拉下来了。

我虽然偷看过母亲洗澡,但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我也不敢看母亲的下体,母亲也是一脸的尴尬,但是尿意实在太厉害,很快就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了。

我的心里也是遐想连篇,幻想着母亲小便的样子,不一会儿,母亲便示意我提她一下,她便穿好了裤子,从头到尾我都没敢看母亲一眼。

“妈,像刚刚那样,我背你回房间。”

母亲点了点头,因为刚刚有经验了,很快便把母亲背回了房间,原来已经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第二天,母亲发了微信跟学校请假,我放心不下本来想要请假留在家的,但是母亲很坚持让我回学校,中午再回来就行,然后给了我钱让我买饭回来。

母亲虽然还是不能起床,但是已经可以自己翻身了,我把充电宝和水都放在床边,唯一的问题是上厕所,毕竟上学起码四五个小时,家里也没有那种小的便池。

我拿过一个平时装汤的盘子,让母亲如果实在忍不住就先用这个,母亲笑着说我浪费东西,我这才出门上学。

李晓菲看到我一瘸一拐的回来有点奇怪,我跟她说了昨晚停电了在家崴了一下,她笑着说我笨蛋。

上午的课结束以后我连忙跑了回家,然后在楼下买了两个快餐。

“妈,我回来啦”

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母亲手机传来消消乐的声音,我来到房间,母亲正躺在床上玩消消乐呢。

“妈,你还好吧?”我放下了快餐,看了一眼汤碗,母亲没有用来小便。

母亲看见我那么紧张的样子,笑道,“没事,就是想上厕所了,对了刚刚来电了,你一会把风扇和空调开一下,都快热坏了。”我开了一下灯,确实是来电了,于是开了空调,然后又背着母亲来到洗手间,母亲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尴尬了,一边小便还一边问我学习的情况,我还是不敢看她,刚刚都看到她的牛仔裤上面还有一摊干涸的精斑在上面。

我问母亲,“妈,你需要洗澡吗?昨晚你都没洗澡呢。”母亲苦笑道,“这怎么洗?先这样吧,一会擦下身子,换身衣服,看晚上能不能洗澡。”我点了点头,母亲方便以后我带她回到房间,在她腰间垫了一个枕头让她坐起来,然后把外卖拆开大家一起吃。

母亲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这是她一直以来所遵守的规矩,我也是一边看着手机里面的视频一边吃饭,我们吃饭的时候只有视频里面发出的声音。

我吃了饭以后又给母亲拿了一盆热水,母亲本来要自己来擦拭,在我的坚持下她只能让我帮她。

“我加了一点消毒液,这样就不用沐浴露也能擦得干净。”我一边帮母亲擦拭着身子,一边跟她聊着学校的事情,母亲的眼神很温柔,细心的听着我的话,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和她都有意不看她牛仔裤上的精斑,这太让人尴尬了。

“妈,我帮你擦下背好吗?”

我帮母亲擦了手脚以后换了一盆水,想要帮母亲擦下后背。

母亲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身上的汗让一直喜欢干净的自己挺难受的,于是点了点头,转过身去,轻轻把衣服拉高。

母亲的腰部淤青了一大片,让母亲雪白的肌肤添了一分不和谐,我愣了一下,“妈,你腰很大一片淤青,待会我给你擦点药吧。”母亲嗯了一声,我把毛巾拧干以后便轻轻的擦起来。

“嘶”母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似乎是碰到扭伤的地方了,我连忙放轻了动作,用毛巾在母亲的后背擦拭着。

母亲没有穿内衣,应该说她把内衣脱了,但是不知道放在哪了,反正我没看到她的内衣。

“妈,你自己能换衣服吗?还是先穿着这套?”母亲的衣服是昨天上班的,早就因为出汗的关系有一阵汗味了,她自己也觉得难受,“应该不行,这样吧,你到我房间的衣柜里面给我拿一套睡衣,嗯,我试试。”我答应了一声,然后说道,“那这件衣服你自己脱了?”母亲嗯了一声,让我先出去,我把盆子拿到洗手间倒了以后敲门问道,“妈,能行吗?”房间内传来母亲的声音,“我自己脱不了,你先把睡衣拿给我吧。”我应了一声,在母亲的衣柜里面翻了一套浅蓝色的睡衣,又回到了房间。

母亲的姿势有点搞笑,她的手不上不下的扯着自己的衣服,拿不起来也放不回去,而且有些丰满的乳肉都从衣服下面漏了出来。

我连忙把衣服放到母亲的旁边,“你先放手,我帮你先脱了左手的衣服”母亲的声音有点尴尬,“那个,行吧”我扶着母亲的手臂,轻轻的帮她脱下了左边的衣服,然后顺着右手把衣服脱了下来,母亲整个背面全裸在我眼前。

我眼睛有点移不开目光了,虽说早就看过母亲的裸体,但是那是在母亲不知情的情况下,现在可是母亲知道我在盯着她的后背,那种禁忌的快感让我的肉棒忽然有点蠢蠢欲动。

母亲仿佛感觉到我的目光,轻轻的咳了一声,我连忙把衣服放在一旁,把睡衣给她披上,让她先穿进一只手,再穿另一只手。

虽然是换衣服,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母亲穿好干净的衣服以后一下子舒服了很多,不由得泛起了一个笑容。

“妈,你的裤子要换吗?”

我有点期待帮母亲换裤子,虽然那一摊干涸的精斑让我感觉很尴尬。

母亲似乎不想脱裤子,但是自己换了干净的衣服实在很舒服,而且牛仔裤紧绷绷的让自己也不好受,最重要的是,大腿上还有一摊精斑。

“嗯,换吧,辛苦你了。”

母亲摸了摸我的头,柔声说道,随后解开了自己牛仔裤的纽扣,然后把牛仔裤拉下去了一点,我连忙上前帮她抬了一下大腿,好让她把裤子脱下了臀部,露出了里面米黄色的棉质内裤。

母亲的表情很平淡,仿佛觉得这跟吃饭一样平常,她应该是不希望我觉得尴尬。

我的手托着母亲的臀部然后帮母亲拉了一下裤子,这时候母亲的整条雪白滚圆的大腿便展现在我的面前。

帮母亲脱好了裤子以后,我重新打了一盆水进来,母亲说她自己能擦,虽然内裤不能换,但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确实让母亲心情很好。

我把我们的脏衣服都扔进了洗衣机以后,按下了洗衣键,就回到了房间,拿了一些云南白药给母亲喷。

“妈,我帮你喷点药”

母亲点了点头,转过身把衣服拉了起来,“小桐,你们学校有生理课的对吧?”我愣了一下,嗯了一声,摇了一下瓶子喷了上去,“一个月有一节吧,不过大家都不怎么认真听”母亲接着说道,“你现在是青春期,会对异性的身体感兴趣是很正常的,你老实告诉妈妈,你跟李晓菲有没有,嗯,就是有没有像昨晚那样?”我看不到母亲的表情,但是知道母亲想要说什么,这当然不能承认了,于是我一边擦药一边说道,“我们最多也就搂一下,不会越轨的。”母亲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一会才说道,“你要记住,不能对女孩子做这些事情,你们现在年纪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万一做错了,一辈子就毁了”母亲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李晓菲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互相鼓励,而不是在青春期犯错,你知道吗?”我连忙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的,我不会跟李晓菲做越轨的事情的,李晓菲也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她的行为也很端庄。”母亲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那就好,你们生理课有没有说过手淫?”母亲的问题一下子就问到点上了,我嗯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妈,我没有,昨晚那是,那是意外,我平时不会手淫的”母亲笑道,“臭小子,我又没说你,你那么紧张干嘛?”母亲这时候的表情应该很调皮,“那天你自己遗精那是正常现象,但是不能手淫,那样会虚耗你的精力”“妈!”我连忙打断了母亲的话,“我真没有!”母亲笑道,“行行行,我不说,你休息一下就去上学吧,今晚还是买外卖回来就行。”我给母亲擦完药,距离上学还有半小时多点,我便去洗手间洗了个澡,休息了一下就去上学了。

我发了个信息给父亲,跟他说母亲扭到腰了,可是父亲一直没有回复,我没有告诉母亲。

下午放学我也没有晚自修了,跟老师说明了情况,因为母亲在我们学校也算是一个很有人气的家长,又是名校老师,于是老师也让我不用晚自修。

回到家还不够六点,我没有买外卖,倒是买了一些菜和鸡蛋,晚上下面条吃。

回到家的时候,父亲也没有回来,家里亮着我出门的时候打开的灯,母亲还在房间里看视频。

“妈,我回来了。”

我放下书包和菜,母亲应了一声,“我想上厕所”我驾轻熟路的帮母亲上厕所,母亲始终带着笑意,“我家小桐真是长大了,这两天表现很好很好”“别这么说,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你好好养伤,明天也不要回校了。”母亲示意我扶起她,却一下子没站稳倒在了我的身上,还好我一下子扶住了洗手池,这才不至于两人一起掉在地上。

可是这一摔,却是让母亲整个光溜溜的下半身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连忙用手想要抱住她,入手一片温软的手感,原来是抓在了母亲的臀部上……我俩保持了这个动作差不多十秒,母亲才有点尴尬的说道,“放开我”“我放开你就掉下去了啊”母亲用手掐了我一下,“我说你抓着我的手!”我连忙松开了抓在母亲臀部的手,可是这时候肉棒又抬头了,顶在了母亲的大腿上。

“妈,那个,我先转过身,一会背你出去再穿裤子吧”我实在很尴尬,又一次在母亲面前勃起。

母亲嗯了一声,于是我把母亲的手放在洗手池边,让她借力,然后我转过身蹲下来,让母亲先上来,然后用手托着母亲光溜溜的臀部。

“嗯”母亲轻呼一声,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胸前。

我的手紧紧的托着母亲光洁的臀部,第一次没隔着任何衣服摸到母亲的臀部,给我的感觉是紧实和硕大,这对彷如艺术品一般的臀瓣终于被我掌握在手里了。

“妈,你扶稳一点。”我说罢,便背着母亲回到客厅。

我把母亲放在饭桌的椅子上,然后在沙发旁边拿过一个抱枕放在了她的腰间,一瞬间看到母亲下体的一抹黑森林,但是很快我就把目光移开了。

原来那条睡裤已经在洗手间弄脏了,我重新到母亲的衣柜拿了一条,然后给她穿上。

“我先去做饭,你看一会电视吧。”

我把电视打开,然后就进了厨房下面条。

我承担了大部分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实在感叹母亲的不容易,每天上课那么累,回来还要做一大堆的家务,那么好的妻子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对待她。

晚上父亲还是没有回来,我忍不住趁着到楼下倒垃圾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给他,但是他似乎在那边打麻将,兴高采烈的,听到母亲摔伤了只是说了一句,“你不是早就跟我说了吗?我回家她就给我摆臭脸,我还是男人吗?”父亲挂上了电话之前跟我说最近都不会回来,让母亲自己反省下。

我真是气结,但是作为儿子又不能指责他,只能让他们自己解决。

母亲一直没有问父亲的消息,她的性子也很倔强,但是这方面我还是支持她的,家庭怎么都比朋友重要。

“妈,要不看会电影吧?”电视那些新闻都是上午的,于是我提议不如找个网站看看电影。

母亲点了点头,问我写完作业没有,我说已经写完了,然后上网找了一部外国的喜剧,饭后的两个小时就在嘻哈声里面度过了。

母亲聚精会神的在看电影,而我,却是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母亲。

母亲的笑容真的很美,不是那种看黄书的女主角的美丽,而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感觉很温暖的美丽,我不由得看入神了。

母亲似乎在余光看到我,转过头,奇怪的问道,“小桐,怎么了?我脸上脏了吗?”我摇了摇头,眼睛从母亲脸上移开,摸了摸头,笑道,“妈,你真美”母亲白了我一眼,“没个正经,这话应该跟你那小女友说。”我握着母亲的手,紧了紧,“李晓菲哪有你好看”母亲笑着打了我的手一下,“傻小子,你妈都四十岁了,前几天我都看到白头发了,你就别拿你老娘开玩笑了。”我抬头看向母亲的头发,白头发都是没注意,但是母亲的头发是自然的颜色,没有染过发,我不禁伸手摸了摸母亲的头发,入蚕丝般顺滑细腻。

母亲打开了我的手,嗔道,“脏兮兮的,明知道我这几天没办法洗头”“别老是说自己老,你才三十多,正是女人的黄金年龄呢,我们班的同学都说你好看。”我忍不住拉了一下椅子,跟母亲的距离又近了一点。

母亲摇了摇头,笑道,“你这孩子,这话一套一套的,哪学得这么甜的话。”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忍不住看了母亲一眼,鼻子里传来母亲的体香味,“是真的,我希望一辈子都跟着你”母亲笑着柔声道,“傻孩子,你不要李晓菲啦?你以后还得结婚,组织自己的家庭,父母也会老,没有人能陪你一辈子的。”我忍不住搂着母亲的腰,头放在她的肩膀上,有点依赖的语气,“我不管,我以后都要跟你在一起,大不了不结婚。”母亲楞了一下,柔声道,“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你长大了,要学会自立,你妈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被你外公踢到学校寄宿了。”我摇了摇头,鼻子嗅着母亲秀发的香味,我不知道父母会不会和好,但是如果他们真的不和好,我也希望跟着母亲,最少不让母亲又改嫁的念头。

母亲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虽然觉得我长大了,但还是那么依赖自己,心里泛起一阵甜蜜,比起丈夫,这个儿子懂事太多了。

我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在了母亲的臀部以上,只是母亲没注意。

这时候电影已经放完了,网站自动跳到了下一部电影,还是一部喜剧片。

母亲柔声道,“好了,傻孩子,快起来吧,刚刚才夸你长大了,还那么粘人”我从母亲身上起来,只见母亲的眼睛有点湿润,带着无尽的柔情。

我把电脑关了,打了一盆水给母亲擦拭了一下身子和洗脸,然后我也去洗了澡便关灯睡觉了。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上好像有人搂着我,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只见母亲有点尴尬的看着我,“那个,吵醒你了”这时候窗外一阵剧烈的雷声,伴随着一阵闪电,我也一个激灵,似乎是有暴风雨了。

“妈,你怕打雷?”

我不知道母亲原来害怕打雷,也许小时候见到过,但是忘记了,我懂事以后就没见过母亲害怕打雷。

母亲尴尬的笑了笑,“白天还好,就是晚上打雷有点害怕,以前你父亲睡得熟基本不知道,你睡得轻,把你弄醒了。”母亲的手搂着我的腰,但是上半身却有一段距离,不让自己的胸部碰到我的手。

我伸出手搂住母亲的肩膀,笑道“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妈怕打雷,没事,我帮你捂着耳朵。”说罢,我转过身面向母亲,双手捂住她的耳朵。

母亲像个小女孩一样笑了起来,却没有反对我的动作,这个打雷把她的心放在了儿子的身上了。

又一个雷声传来,伴随着闪电,母亲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却是发现雷声没有想象的大,于是又尴尬的张开了眼睛,其实每一个母亲都是小女孩过来的,她们也有弱点,也会害怕,只是作为母亲,在儿女面前都不会把这些表现出来,因为最近这段时间跟父亲的不和,加上感受到儿子的成长,让母亲忍不住展现了自己小女孩的一面。

四目相投,母亲放开了在我腰间的手,改为捂着自己的眼睛,这副模样非常有喜感。

可是我却心猿意马起来,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母亲这么柔弱的一面,这两天基本都见到了,原来自己一直以为很坚强的母亲,她曾经也是一个小女孩,更加激起我要保护她的决心。

我的肉棒有点抬头,悄悄地顶住了母亲的小腹,我一动也不敢动。

母亲也感觉到了,也没有放开手,只是柔声说道,“小桐,快睡觉,别胡思乱想。”我忍不住说道,“妈,你知道这个我也控制不了啊,等一会下雨了可能就不打雷了。”母亲嗯了一声,想要退后一点,但是却没办法退得太后,只能稍稍离开了我的肉棒一点。

这时候又传来雷声,母亲的身体一紧,我忍不住靠近了一点,让我们的身体可以紧贴在一起,肉棒深深的顶在了母亲的双腿间。

“臭小子”母亲的心跳得很快,她隐隐觉得儿子对自己的爱不单是亲情,可能还有爱情在里面。

“小桐,你搂太紧了”母亲轻声说道,“松开一点”我松开了一点,但是肉棒却是一点都没有退后,火热的肉棒跟母亲的圣地隔着裤子紧贴在一起,没有任何距离。

母亲松开了一只捂着眼睛的手,眼睛却还是不敢张开,然后摸到了我的腰间,用力的掐了一下,“臭小子,快控制好自己,睡觉!”我龇牙咧嘴,想要松开捂住母亲耳朵的手,但是马上被她抓住按在自己的耳朵上面,那动作就跟一个小女孩一样。

“不许拿开手!”母亲说道。

这时候又一个雷声传来,母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却是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了。

其实我的肉棒也没有离开多少,一直顶在母亲的双腿间,“妈,我这样有点累,要不你躲我怀里?”母亲又掐了我一下,“没门!别想着法子占你老娘便宜!”我手确实有点麻,语气有点委屈,“妈,你儿子不骗你的,我手真的麻了,这东西我真的控制不了,不是占你便宜。”母亲拿开了手,在黑暗中瞪了我一眼,让我把手拿回去,但是一个雷声传来,她马上又怂了。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母亲又用力的掐了我一下,我不再管她愿不愿意,松开了捂住她耳朵的手,改为把她搂在了怀里。

母亲想要挣开我,但是腰痛让她无法发力,只能用手轻轻推着我,“臭小子快松开,这成何体统啊!”我紧紧的搂着母亲,“好了好了,这不是权宜之计嘛,咱也不能一晚上都捂住你耳朵,你手放我腰,头靠过来”我把母亲的头按在胸前,小腹感受到母亲胸前的柔软,小腹的邪火更加燃烧,让肉棒变得更加坚硬。

母亲又挣扎了几下,发现没法挣开我的怀抱,只能掐了我一下,“姑且让你占下便宜,明天起来再抽你”我实在没有故意要占便宜的想法,我也不敢,只是搂着母亲,没有任何的附加动作,只是窗外不断传来的雷声和闪电实在让母亲有点不安,但是最后还是抵不过困意,在我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手机闹铃响了,睡眼惺忪的我睁开眼睛,便看到母亲还被我紧紧的抱在怀里,窗外还在下着雨,虽然没有半夜那么厉害,不过这细雨下得更久。

母亲也是被闹铃声吵醒了,打了个哈欠,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还在我怀里了,警觉的母亲瞬间醒了过来,发现我晨勃的肉棒正紧紧的顶住自己的大腿呢。

“臭小子,占了你妈一晚上的便宜还不舍得放手是吗?”母亲没好气的说道,目光却是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也是刚醒过来,脑子还有点不清醒,不过听到母亲的话,我顿时想起了昨天晚上跟母亲的旖旎,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松开怀里的母亲。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确实是,那个,那个我手麻了不能一直捂着你耳朵嘛…”我身子退后的瞬间还故意在母亲的大腿上蹭了一下。

母亲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算了算了,你现在青春期,对异性有好奇是正常的,只是你不能对李晓菲这样没礼貌”我连连点头,母亲继续说道,“晚上我就回去自己房间睡吧,你也不是小孩子了,确实不能跟我一起睡。”我委屈的看着母亲,“妈,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么说好像我跟你一块睡就是为了占你便宜来着。”母亲顿时笑了,语气带着一点调皮,“不然呢?难道是你老娘占你便宜吗?”母亲说罢,用手轻轻推了我一下,“快起来,不然上学要迟到了。”我这才起来,帮母亲上了洗手间,然后煎了鸡蛋,热了牛奶,再让母亲回到床上,告诉她有需要马上打电话给我,惹得母亲笑着骂我跟个小老头似的。

上午是学科的测验,因为也快要期中考了,学习越来越紧张,每天不是测验就是默写,背公式,李晓菲这些班干部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每天中午都是一边吃饭一边写参考书。

中午回到家,母亲的腰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可以自己坐起来,这回正坐在床上滑手机呢,看到我回来了,顿时让我带她上厕所,说她早上喝了牛奶憋很久了。

我一边背着她,一边笑道,“妈,你现在好像我女儿一样,晚上还害怕打雷,我看啊,这几天晚上估计还得打雷,你就先别回去睡了。”母亲搭在我肩膀的手又轻轻的掐了我一下,“想得美!”看来今晚是不能跟母亲一起睡了,而且母亲的腰这两天应该也能自己上厕所了,我也没办法跟她亲密接触了。

【待续】

第18章

不过这两天的相处,我感觉跟母亲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许多,母亲以前很少会跟我这么打闹。

“妈,你也两天没洗澡了,要不我把椅子拿进去,你坐着洗一洗?”

我一边收拾外卖的餐盒一边说道,母亲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母亲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要了,现在还是使不上劲,到时候滑到在洗手间就麻烦了。”

我应了一声,倒了一杯水递给母亲,然后给她喷药。

“妈,你的淤伤也好多了”我一边给母亲喷药一边说道。

母亲点了点头,“今天确实舒展了,还能自己坐起来,就是使不上劲”

“慢慢来吧,晚上我再给你揉揉,明天就能下地走动了。”

母亲正想说话,手机就响了,她接了电话,原来是学校的同事打来问她怎么样的。

母亲说电话的时候我百无聊赖,于是就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渐渐困意袭来,我就睡着了。

“小桐,快起来,到点上学了。”

耳边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我坐了起来,原来也快两点了,自己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连忙起来洗了把脸,然后把母亲背回床上以后就出门上学了。

晚上由于老师拖了一会的课,回到家已经超过六点了,带母亲上完洗手间以后我便让她先吃饭,我把中午洗的衣服先晾起来。

母亲看着我忙碌的身影,眼中不禁露出欣慰,这次受伤反而让她看到了儿子成长的一面,可是内心却是对丈夫漠不关心感到无比的失望。

我趁着干活的劲头,接着把地拖干净,回头再洗了个澡才开始吃饭。

母亲就在我旁边,静静的看着我吃饭,还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以前好像没发现你长大了那么多,这两天仿佛一觉睡醒你就长大了。”

我一边吃饭一边笑道,“我再怎么长大也还是你的儿子啊,我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我可不食言。”

母亲楞了一下,脑海里忽然闪过昨天晚上的旖旎,不由得俏脸一红,“傻孩子,你妈四肢健全,老了自个进老人院就行了”

我抬起头,认真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照顾父母是应该的,你可别说什么进老人院这样的话,我可不乐意”

母亲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自己好久没有这么被人关心过,内心的柔软仿佛被什么触碰了一下。

我看母亲不说话了,以为她只是觉得我开玩笑,于是我放下了筷子,看着母亲的脸说道,“我可是认真的,我一定要照顾妈妈一辈子,如果你觉得我以后结婚了就不理你了,那我大不了不结婚。”

我这话不假,李晓菲就算跟我感情再好,如果她不能孝顺我父母,那我肯定不会跟她在一起,她的分量远不如我父母。

母亲笑了笑,“傻孩子,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李晓菲这孩子我很喜欢,她也算是你的良配,你可不能辜负她。”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一只手用筷子吃饭,但是另一只手却悄悄握住了母亲的一只手。

母亲也感受到手里面传来的温度,本来想缩开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缩开,任由我握住。

不过经过这番谈话,母亲没有再提起要自己回去睡的事情,晚上擦好身子以后,我看她没有主动提起,我更不会提起,于是让她先睡,我把书包收拾一下就睡觉。

母亲欲言又止,我连忙站起来跑到客厅收拾书包了。

好一会儿我才回到房间,除了空调的声音以外,房间静悄悄的,母亲躺在床的里面,台灯昏暗的灯光微微亮着,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于是我关了台灯,然后躺在了床上,面向着母亲,虽然在黑暗中,只能接着月光看着母亲的脸,但是能看到母亲的眼皮微微抖动,应该是还没睡着。

“妈,你睡着了吗?”

我轻声的问道,母亲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小声的说,“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不敢做什么过分的动作,我也不希望母亲回到自己房间睡觉的。

于是我伸出手,轻轻的捂住了母亲的耳朵。

母亲这时候张开了眼睛,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轻声道,“这样的话就不怕打雷把你吵醒了,你快睡吧,你睡着了我再睡。”

母亲看着我,不由得笑道,“今天不下雨,不用捂耳朵。”

虽然母亲是这么说,但是我分明感觉到她的脸蹭了一下我的手,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角度。

我也没拿开手,“没事,你快睡吧,我还不困”

母亲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重新闭上了眼睛睡觉,显然我这个动作让她觉得很安心,似乎很久都没有试过被人这么关心过。

父亲是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母亲的,毕竟大家有文化差异,而且价值观也不一样,父亲的性格也是比较大男人主义,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但是不能说他不爱母亲,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

显然母亲需要的是婉约派,细腻的关心更能打动到母亲的内心,我不知道这些,我只希望母亲能开心一些。

捂了一会儿,我也觉得有点困了,不由得动了一下手,不过母亲仿佛还没睡着一般,喃喃的说道,“别动”

我清醒了一下,不敢拿开手,只是靠得近一些,隔着被子我们已经贴在一起了。

母亲的表情很舒服,一些凌乱的头发搭在她的脸上,带着一点慵懒的意味,我也不知道母亲睡着了没有,不过确实有点困了,不知不觉的也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鼻子有点痒,不由得用手擦了一下,可是却感觉到怀里温香软玉,我挣开了眼睛,只见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蜷缩在我的怀里了,我的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腰,肉棒更是不用说,又顶在了母亲的双腿间。

我看了一眼被子,还是我自己的,但是母亲的被子已经被她踢开了,似乎是她觉得空调太冷,睡梦中随便找了一张被子才钻到我的被窝的。

我的动作不敢太大,怀内的母亲正如一只熟睡的小猫一般,不时用脸蹭一下我的胸膛,一双结实修长的玉腿更是跟我的身体无缝衔接,我那火热的肉棒正隔着裤子跟她的圣地亲密接触着。

我稍稍调整了一下肉棒的位置,好让它不至于被母亲紧实的大腿夹断,随后我的手缓缓的向下,很快就来到了母亲的臀部,我张大了手掌,轻轻的放在了母亲结实的臀部上面。

“嗯”母亲无意识的用手抓了一下大腿,随后又把我搂得更紧了。

我的手不敢造次,因为母亲其实把我搂得挺紧的,我也不敢动得幅度太大,只能通过张开的手掌感受着母亲那彷如艺术品一样的臀部。

不过其实一会就累了,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而且不敢动弹,肌肉很快就疲劳了,我想翻一下身,但是又怕把母亲弄醒,于是只好调整了一下大腿,好让自己没有那么累,很快又重新睡着了。

第二天闹铃还没响我就醒了,怀里的母亲还在熟睡,我看了一眼闹铃,也才六点半不到,还能赖一会床。

母亲睡得很熟,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通过均匀的呼吸我就知道她还没醒,母亲饱满的胸部在睡意的包裹下挤在了我的胸膛,而我那晨勃的肉棒这时候正紧紧的顶在母亲的小腹。

我有点想小便,但是也不想把母亲吵醒,我的手此时正搭在母亲的腰间,我悄悄的把手往下移动,熟睡中的母亲也没有感觉到我手的动作。

再一次来到母亲的臀部,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抚摸了,但是母亲的臀部每一次的抚摸都能让我觉得很兴奋,它结实,但是柔软,它丰满,但是没有一丝赘肉,紧致的感觉就像一颗熟透的蜜桃一般,仿佛用力掐一下就会流出美妙的蜜汁一样。

我可不敢用力掐,只敢在上面缓缓的张开手掌,好让我的整个手掌都抵在母亲的臀部上面,然后慢慢的收回手掌,仿佛在母亲的臀部上揉搓一般,只是这动作很轻。

可是我的肉棒倒是越来越兴奋了,随着我的心跳,它居然在母亲的小腹那里缓缓地跳动着,而且我感觉到已经有一些液体从龟头上冒出来了。

虽然没有射精的感觉,但是肉棒却仿佛要把裤子顶破一般,我的肉棒还在发育阶段,勃起大概是13厘米左右,但是这感觉好像它正在想要把裤子弄破一般,不断地在裤子里面跳动着。

母亲似乎也感觉到小腹的肉棒,柔软的娇躯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正好把整块臀瓣都落入到我的手掌里面。

我这时候其实想要把裤子拉下来,可是我不敢,只能让自己的肉棒在裤子里面躁动着,不时在母亲的小腹上面划着不规则的形状。

“嗯”母亲这时候醒了,我连忙停下手里的动作,可是母亲应该感觉到臀部传来的感觉了,身体扭动了一下。

“一大早的你动来动去干嘛呢?”母亲柔声的说道,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抬起了头,发现搂着自己的是我,连忙想要缩开,但是可能身体还没适应,腿有点麻。

“妈,早安”我连忙松开了手,笑道。

母亲白了我一眼,又用手轻轻推了我一下,使自己往后退了一些,“臭小子,小时候还没抱够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母亲这个眼神显得风情万种,仿佛是那种看一眼就能让人陶醉的眼神。

我愣了一下,连忙陪笑道,“那个,妈,你踢被子,我也够不着你的被子,只能把自己的被子分给你了,这睡着睡着,你看”

我说着,把自己的被子拿到母亲面前,我可不能跟她说是她自己来到我怀里的,不然母亲这脸皮薄的性子,肯定今晚不愿意跟我一起睡了。

母亲用手揉了一下腰,“你先起来,我腿有点麻”

我连忙松开了母亲,先行起床了,然后上了洗手间,再回到房间的时候,母亲已经坐起来了,虽然还不能自己下床,不过她倒是拿着手机,换了前置镜头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

“妈,我跟你上洗手间吧”我走到母亲跟前蹲了下来,准备背她。

母亲来到了床边,示意我站起来,“你试试扶我起来吧,今天腰没那么疼。”

我点了点头,双手托着母亲的手臂,让她慢慢站了起来。

母亲抓着我的手,眉头轻轻的皱着,然后借力站起来了。

“先站一下,缓一缓,不急”

我让母亲把手搭在我的手臂上,等她站稳了,我再扶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

“慢点,你别急”

母亲的身子还不是很稳,在我的搀扶下虽然能走,不过整个人的重量都在我的身上,忽然她脚上一个踉跄,还好我一直紧紧扶着她,不然大家都得摔在地上。

“小心点,没事吧?”我连忙让她坐回床上,“咱不勉强,今天还是我背你吧,不然又得受伤。”

母亲自嘲的锤了一下大腿,“年纪大了真是不中用,想当年在宿舍上下铺掉下来,第二天就跑几百米了”

我笑道,“老是说自己年纪大,让多少人汗颜啊?”我拉过母亲的手抓在手里,“都怪我,力气不够大,回头我一定好好跟你练健美操”

母亲俏脸略过羞意,仿佛一个小女孩一般,心跳忽然有点加快,她总是觉得儿子对自己仿佛有点不一样的味道,但这应该也是青春期正常的表现,等以后跟李晓菲的感情稳定了,他也许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想到这里,心里似乎有点吃醋的感觉,很快这感觉又溜走了。

母亲看了我一眼,心里似乎有点酸溜溜的,“臭小子,今天再让你背我一天吧。”

我连忙转过身蹲下来,母亲把手搭在我的肩膀,驾轻就熟的攀到了我的背上。

忙完了所有事情,还不到七点,我们吃了早饭,母亲说想要在沙发上看电影,不然老是在床上很无聊,我给她弄好了电影网站才出门上学。

今天还是测验了两节课,然后化学老师去开会了,跟语文换了课,还好不用看公式了,不然一上午就得精疲力尽。

语文课的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不太管我们,反正就是爱上不上,他也快退休了,也懒得跟坏学生生气,所以语文课的秩序一直不是太好,睡觉的睡觉,吃东西的吃东西,看漫画的看漫画。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要考上好的高中的人来说,学到的才是自己的,别人不管你不代表自己不能管自己,记笔记写课文一点都不能落下。

“这个你写错了,傻瓜!”李晓菲看了一眼我的笔记,不由得笑着轻声道。

“修改液,快改过来,一会老师要收作业了”李晓菲把修改液递给我,像是一个居家小妇人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一般细心。

语文课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下课以后,李晓菲一边整理桌面的书,一边问道,“阿姨的腰伤怎么样啦?”

这几天我都没有晚自修,我也跟她说了母亲的腰受伤了,中午和晚上需要回家做饭和照顾她起居。

“嗯,今天能勉强下地走两步,不过还是没好利索。”

李晓菲从抽屉里拿出两个苹果,放到了我的手里面,“帮我给阿姨,问候一下她”

我接过李晓菲的苹果,笑道,“宝贝儿,你真像一个拍未来婆婆马屁的媳妇儿”

李晓菲俏脸一红,掐了我一下,“就会瞎说,谁是你媳妇儿!”

我笑着握住了她的手,“你不当我媳妇儿,难道要给八班那个陈威当媳妇儿?”

八班陈威是我们的梗,那家伙是半个社会人,家里就等着他义务教育结束回去打理超市,老师也不管他,匪里匪气的,经常结交一些不良学生。

李晓菲瞪了我一眼,“没个正经,不理你了!”说罢,自己拿出饭盒去饭堂打饭了。

我拿着苹果放在了自己的书包里,然后还是去买饭回家跟母亲一起吃。

回到家,母亲还在看电影,也不知道是什么西方的电影,说的也不像英语,看到我回来了,母亲把电视关了,“去洗把脸吧”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从书包拿出苹果,放到了母亲面前,“这是李晓菲给你的,说让你好好养伤”

母亲“嗯”了一声,“你替我谢谢她吧,小妮子心思真细。”

“来,我跟你上洗手间,然后洗把脸再吃饭。”

母亲本来想要自己走过去,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几天辛苦你了,等我腰伤好了,妈请你吃自助餐。”

我一边让母亲上来,一边说道,“你先养好伤,不要老想着逞强”

【未完待续】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0_03_21 7:11:39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