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14-15) 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3/05发表于:SiS001

第14~15章

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总不能第一句话就问她要钱吧,她却先说话了。

“小哥哥,今天谢谢你啊,还好我手机真在家里,要是被人偷了,指不定现在没加上你,你会以为我是个骗子呢!”后面是一个笑脸的表情。

我回了一句“没事,我刚写完作业,现在才看微信。”

信息还没发出去,她就给我转账过来了,但是数目不对,她一下子给我转了一百块。

我连忙把信息删掉,回了一句,“你多给了,你的饭钱32块,然后我另外给了你5块,你给回我37块就行了。”

说完,我收了她的钱,又把63块转回去给她。

她发了一个笑脸过来,然后写道,“没事,今天幸好遇到你,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回家呢!这钱你拿着吧,算是我谢谢你。”

“真的不用,家人经常教我,力所能及的就帮一下别人,那几十块钱也不多,你能讲信用给回我已经很好啦。”

她说什么都不肯收回这钱,还说等它明天到期了自动退回去给我,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也不知道她住哪里,总不能拿回去给她吧,只能等第二天退回来的时候再给她转一次吧。

看了一下她的朋友圈,不过只能看到三天,而且这几天都没发朋友圈,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小哥哥,说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宋桐,今年初三。”

这时候母亲过来让我去洗澡睡觉,我答应了一声,又回了一句,“我要睡觉了,你一定要把钱收了,晚安。”然后就把手机关了。

母亲还没洗澡,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我知道她是在等父亲,母亲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嘴巴不饶人,但是却很容易原谅一个人,其实只要父亲回来跟母亲道歉,母亲绝对不会这么生气的。

我洗完澡父亲也没有回来,母亲让我先睡觉,她洗完澡进来跟我睡。

“今天咱们还一起睡吗?”我心里有点小高兴。

母亲“嗯”了一声,又补了一句“省得你老爸半夜一身酒气回来弄我睡不好。”

我连忙点了点头,今天幸好没有跟李晓菲一起回家,不然我肯定忍不住挑逗她,肯定忍不住让她给我泻火,那我就不能用母亲的大腿来泻火了。

我心里有点小期待,连忙刷了牙跑到床上,整理了一下床,然后故意将自己的枕头稍稍移出了一点,紧紧靠着母亲的枕头。

然后再收拾了一下被子,打开空调,再把顶灯关了,开了床头灯,让母亲进来的时候不会发现咱们的枕头几乎都靠在一起了,忙完以后我就躺在床上等母亲洗澡进来。

好一会儿,外面传来母亲用吹风机吹头的声音,然后母亲便进来了。

“外面好热啊,先凉一下再睡。”母亲说着,便拿着手机来到了床上。

由于我跟母亲靠得很近,她上床的时候臀部蹭了我的手一下,我心里不免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母亲划开手机,身上传来香喷喷的沐浴露香味,坐在床上看起了新闻。

我动了一下身体,借故靠近了母亲一点,然后说道,“妈,今天我帮助别人了。”

母亲“嗯?”了一声,放下了手机,脸上带着笑意,“说来听听?”

于是我把今天跟“张花花”的事情告诉母亲了,说话的时候,手“不经意”的放在了母亲的大腿上面。

母亲一直听着我的话,不时点头,等我说完了,她才说道,“做得不错,不过咱们这钱可一定要给回别人,不能贪心,要是她坚决不肯收,那咱们就拿到救助流浪猫狗的机构去捐了。”

母亲很喜欢帮助流浪猫狗,她经常说,人只要四肢健全,怎么都不可能饿死,猫狗不一样,就算四肢健全,在外面流浪除了吃饭需要别人施舍,安全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母亲只要有时间,就会到附近的帮助流浪猫狗的团体,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点了点头,母亲温柔的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说了句“睡吧”,就关上了床头的灯,睡了下来。

我跟母亲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一直在床上等着母亲睡着,可是今天等了一会儿便觉得困了,眼皮直打架,我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很快就又困了,也还没听到母亲的鼾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清醒了过来,看向床头的钟,已经差不多四点了,再看向旁边的母亲,只见母亲的嘴巴微微的张开着,传来很轻的鼾声,看样子已经睡得很熟了。

我连忙转过身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一直转了差不多一分钟才面向着母亲,先用手拿开了自己的被子,随后又轻轻的将母亲的被子捏开了一个角,将有点发硬的肉棒隔着裤子伸进了母亲的被子里面。

仿佛过了很久,我也没感觉到肉棒碰到母亲的大腿,于是我又忍不住向前动了一下,没想到母亲却翻了一下身,整个人背对着我了。

我被母亲的动作吓得连忙退后了,但是因为靠得很近,肉棒却变成紧紧的贴着母亲的臀部。

“呼”我爽得几乎就要叫出声了,连忙转过脸呼了一口大气,没想到我的肉棒竟然能跟母亲彷如艺术品一样的臀部亲密接触了。

母亲的臀部非常的浑圆结实,充满了弹性,完全不是李晓菲那个没有肉的臀部能相提并论的,就这么贴着已经几乎让我爽得叫出声了,要是插进去里面摩擦……

我的脑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线条画姿势,但是整个人却是一动都不敢动,整根火热的肉棒才适应了母亲臀部的弹性,顶在臀瓣上开始寻找一个最舒适的位置。

我用手扶着肉棒,不敢再让它动一下,等母亲再传来鼾声的时候,我才将发硬的肉棒稍微往下移动着,这个过程足足用了差不多一分钟,我一直感受着母亲臀部的弹性,一边将肉棒往一个更舒适的地方移动,那就是,母亲的臀缝。

母亲的睡裤很薄,但是却没有什么弹性,所以我移动的时候非常的小心,而且因为脑袋里面太过兴奋,差点就射在了裤子里面了。

我稳住了心神,终于将肉棒放在了母亲的臀缝之间,细细的感受着这个艺术品一般的臀部,从上往下看,这几乎就是一个后进式的做爱姿势了。

我扶着肉棒,休息了一会,毕竟就算有空调吹着,我也觉得心跳的很快,生怕把母亲弄醒了,好一会儿,我才又扶着肉棒,在母亲的臀缝之间摸索着。

真的好软,母亲的臀部是我一直最觊觎的地方,丰硕而且结实,常年练习健美操的关系,母亲的臀部是最漂亮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练过,我甚至会在想,父母做爱的时候,父亲会不会也是很迷恋这个艺术品一样的臀部呢?

我不敢脱下裤子,生怕一个忍不住射在了母亲的衣服上,但是就算隔着裤子,我也能感受到母亲臀部所带来的柔软和弹性,肉棒上传来的感觉直冲我的脑海,虽然我不敢放肆的顶,只是轻轻地扶着肉棒在上面揉搓,光是这个快感已经让我觉得很满足了。

“嗯”

忽然传来母亲的声音,让我这个正沉醉在欲海的脑子一阵清醒,一动都不敢再动,扶着肉棒的手都感觉到肉棒在颤抖。

母亲无意识的用手抓了抓臀部,差一点就碰到我的肉棒了,我也不敢躲开,还好母亲只是抓了几下,微微的鼾声又响起了。

我自问我的动作实在很轻,完全不敢加重力度,等了好一会儿,我才敢扶着肉棒继续在母亲的臀部上打转。

母亲仿佛觉得臀部有点异样,身体扭动了一下,可就这一下,却把我的肉棒紧紧的滑进了她的双腿间。

母亲丰腴的腿紧紧的夹着我的龟头,虽然隔着裤子,不过我已经爽得差点射出来了,我连忙扶住肉棒,可是却再也忍不住了,抖动了几下,一股接一股的精液便射了在内裤上面。

我享受着射精的快感,抖动的肉棒在母亲的双腿间舍不得拿出来,直到它完全变软了,自己从里面滑了出来,我才恋恋不舍的退出了母亲的被子。

下身粘乎乎的,母亲睡在外面我也不想吵醒她,只好忍着等到明天再说了。

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中途感觉到母亲为我盖了一下被子,随后又不知道她自顾自的说了什么,一直到早上闹铃响了我才起来。

母亲做好了早饭,父亲还是一夜没回,我坐在了椅子上吃着早饭,电视上放着今天的新闻。

母亲一边喝牛奶,一边像是漫不经心的跟我说道,“小桐,你们生理课有没有说过遗精?”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连忙放下筷子,“妈,有说过,怎么了?”

难道母亲知道我昨天晚上做的事了吗?我心里有点没底,虽然自己的动作很轻,也听到母亲的鼾声,但不知道母亲那会到底有没有醒。

母亲柔声说道,“你昨晚遗精了,空调房里都是那个味道,以后你要注意一下,这事儿本来应该你爸教你的,但是我怕你自己不知道,不注意卫生,很容易会发炎的。”

母亲说着,又拿出手机,然后放到我的面前,“你看看,以后洗澡一定要清洗干净,那地方最容易滋生细菌。”

我接过母亲的手机,看到上面是一些遗精的介绍和清洗的方法,只是一些很普通的科普,随便都能在网上找到的,只是我昨天确实不是遗精,而是用母亲的身体泄欲了。

母亲看我的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接着说道,“其实没什么的,男孩子,发育时期肯定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只要多注意清洁,就不会发炎,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了妈”

母亲楞了一下,柔声道,“说什么傻话呢?这是正常的,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你不能把这当成是自己的错误,知道吗?”

我说对不起完全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难道我说昨天晚上用你屁股打飞机了吗?

我点了点头,母亲这才放回手机,“我先出门了,冰箱里有菜,你中午可以回来吃,晚上我们学校要开会,你就自己在外面吃吧。”

说着,母亲拿出二十块给我,“对了,你一会自己清洗一下再出门,不然很容易有细菌的”随后便穿好鞋子出门了。

我没想到母亲的鼻子这么灵敏,竟然能嗅到精液的味道,其实也不奇怪,母亲跟父亲之间一直有正常的性生活,这股味道她不可能不熟悉,而且在空调房里面味道没法散去,母亲一个心思这么细腻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射精了呢。

我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还好母亲只是以为我遗精了,我连忙吃罢了早餐,拿着毛巾到洗手间好好清洗了一下。

中午我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父亲,他仿佛一下子从我们的生活里面消失了,也不知道他们俩人谁先放下身段跟对方和好。

那个张花花倒是找我聊了几句,比如问我学习成绩什么的,其实如果不是不太好意思,我早都把她删了,咱们也没什么交集,她也不可能喜欢我这些小屁孩,聊天也是尬聊。

“小宋啊,你打不打王者啊?”张花花发了个表情过来。

我看到她的朋友圈发了个动态写着“钻石恒久远”,然后下面配了一张连败的截图。

我不置可否,之前偶尔也玩玩,但是后来因为学习也没怎么碰游戏了,“玩过一段时间,后来学习忙就没玩。”

张花花:“你什么段位啊?”

我想了一下,“王者吧,以前跟朋友一起玩的”

张花花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过来,“大神啊,那你有空带带我吧,我被人坑得太惨了”

我对手机游戏不怎么感兴趣,总是觉得盯着那个小屏幕久了眼睛都快瞎了,不过也不好意思拒绝她,只能说道,“嗯,放假有空的话咱们一起玩吧。”

说罢,我想起了一个问题,我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于是继续回道,“姐姐,你真叫张花花吗?”

那边回了一个笑脸,“当然不是,我都没告诉你名字呢,我叫张可盈。”

那还是挺好听的名字,又闲聊了几句,我就休息了一下准备下午上课了。

晚上跟李晓菲腻歪了一会,我没有占她便宜,小妮子还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可能以为我不敢惹她生气吧。

其实我想回家看看父亲有没有回来,如果他们都不愿意放下身段的话,也许这个中间人只能让我来当了。

父亲还是没有回来,他以前从来没试过这样的,实在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了,就因为母亲说他不是吗?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整天跟一些猪朋狗友凑一块,难道作为妻子的说几句也不行吗?

母亲也还没回来,她说今天晚上要开会的,我看了下钟还不到九点,就打开在楼下买的饭,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小桐,在干嘛呢?”

我看了眼微信,是张可盈,想着吃了饭再回复,她又发一条过来了,“咱来打王者啊!”

“这女的也太自来熟了吧,我跟她没熟到这个份上吧?”我心里想着,虽然这个张可盈也算是个美女,但是我跟她实在谈不上多熟,只是举手之劳帮助一下,她仿佛自来熟一般,几乎每天都得找我尬聊,话题无非是一些明星八卦和时事,有这个闲工夫我还不如想下怎么跟母亲更进一步了。

我放下饭碗回了一句,“在写作业啊姐姐”

张可盈又回了一个尴尬的表情,然后说道,“那你写完作业找我”

“神经病”我说了一句,接着吃饭了,我都烦着父母不和的事情呢哪有这闲工夫跟你玩游戏。

我刚吃完饭,母亲就回来了,她环顾了一下家里,我知道她想看看父亲回来了没有,随后露出一个失望的眼神,这才向我问道,“吃饭了吗?”

“嗯,吃了,你呢?”

母亲摇了摇头,“我一会自己随便弄点东西吃吧,今晚不补课了,你一会休息下就去睡觉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母亲落寞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楚,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才能帮助到她。

上了一会网,张可盈倒是没有再找我,我关了电脑就准备睡觉了,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难道父亲回来了?”我连忙站起来走出客厅。

母亲似乎也听到了,放下了手里面的筷子看着门口。

大门打开,果然是父亲回来了,还是带着满身的酒气,进来就用力摔了门走进了房间,理都不理正在饭桌上的母亲和我。

母亲的眼神带着一丝伤感,但是也没说什么,重新低下头吃饭了。

晚上我跟母亲说了一会体己话,但是母亲似乎说话的兴致不是很高,很快就披上被子背对着我睡觉了。

我也没有了手淫的兴致,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能跟母亲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她,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不熟悉所以可以放心说话的人。

我悄悄掏出手机,然后调到静音,看了眼闹钟,11点多,也不知道她睡觉了没有,留言给她吧。

“可盈姐姐,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想请教一下你”我把母亲跟父亲赌气的事情告诉了张可盈,本来想着留言给她就算了,没想到她还没睡。

很快,手机屏幕就亮起来了,我连忙翻过手机,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然后看到她的回复。

“这个问题的重点在你的父亲,作为一个女人,我不觉得你妈妈的做法有问题,毕竟那是自己的丈夫,老是为了一些没必要的应酬而忽略了家人,这样的男人实在有点不负责任”

张可盈回复了一段,我看到上面还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于是便捧着手机等她想要写什么。

“你作为他们的儿子,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你的父亲留在家里,死皮赖脸也可以,找个休息天,一家人到公园玩玩,增进下家人之间的感情。”

我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但是以父亲的性格,也实在未必乐意这样做,而且就算父亲愿意这么做,母亲这不服输的性子也是一个障碍。

我还想回复,但是也快12点了,于是谢过张可盈,然后跟她说了晚安,便关上了手机睡觉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母亲还是让我中午自己在外面吃饭,便换了衣服出门了。

我一整天的兴致都不高,李晓菲也看出来了,趁着下课的时候问我怎么了。

我不想把父母的事情跟她说,其实怕她觉得我会受到父亲的影响,也是一个注重朋友多于家人的男人,只说了一句昨晚没睡好,李晓菲也不蠢,也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便跟几个女同学一起上厕所了。

“宋桐,昨天我又在书摊上面淘到宝了。”

李晓菲刚离开,黄满成便来到我的身边,带着笑意,随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本很小的书,上面写着“校园美妇”,单看书名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家伙上次的黄书,我只是看了一段,已经几乎要把李晓菲推倒了,也不知道他带着什么心态让我接触这些黄书。

黄满成笑道,“你这家伙平时正儿八经的,肯定没接触过这些好东西,借你看,下午还给我就行。”

我刚要拒绝,上课铃就响了,他连忙走回自己的座位,李晓菲也匆匆从外面跑回来,看见黄满成的背影,不由得奇怪的问道,“他过来干嘛?问你拿作业抄吗?”

其实我跟黄满成也不是很熟,只是以前换位置的时候,他坐在我后面,偶尔也会聊聊天,不过他也算是个色胚子,老是在后面哼一些黄调子。

我把他硬要塞给我那本小黄书塞进了课桌里面,装作若无其事的跟李晓菲说道,“没有,他问我借修改液,我说我没带,他就回去了。”

李晓菲“哦”了一声,“你可别借作业给他抄,这个人天天回来才写作业,老是趁我出去了就翻我抽屉。”

我点了点头,“校园美妇”那几个字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我也不敢在学校公然看这些东西,中午放学李晓菲也跟我一起吃饭,我更没有空间了。

“宝贝儿,今晚我送你回家吧?”

我跟李晓菲坐在学校附近小区的长椅上,这里算是学生的偷情圣地,虽然大白天的,也有很多学校的小情侣在这里腻歪,就算干不了什么,都能在相对舒服的空间里说说话。

李晓菲白了我一眼,眼睛带着妩媚,这是以前一直没有的,自从她享受过人生第一次的高潮以后,身体也变得敏感,脑子也不禁往那方面想。

我看她没说话,那肯定表示赞成了,我也很想跟她互相取暖,怎么说我也是很喜欢她,就算不能真的把她吃了,起码也要提前拿点奖励什么的。

“登徒子!”李晓菲的手被我紧紧的抓在手里,俏脸一阵娇羞,整个人都被我顺势搂在了怀里。

跟李晓菲相处的时间让我短暂的忘记了父母不和的烦恼,虽然只是简单的抱在一起,不过这个温柔的女孩子在我的怀里均匀的呼吸让我觉得很平静,秋日的微风洒在我们的身上,把夏天的闷热都驱散了不少。

这时候我裤兜震了一下,应该是信息,我掏出了手机,原来是张可盈的微信。

“小宋,今天还好吧?”

我回了个“OK”的表情,接着说道,“昨天谢谢你解答我的疑惑,我会尽力维系父母的感情的。”

张可盈回了一个“微笑”过来,“希望你父母尽快和好吧,你现在的年龄也管不着大人的事,你的首要任务是好好读书。”

我向她表示了感谢,这时候李晓菲抬起头问我跟谁发信息啊,老是动来动去。

我这才发现她原来已经把头枕在了我的大腿上,小脑袋距离我的肉棒只有一点距离。

我连忙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些以前的同学问我借书而已。”

李晓菲“哦”了一声重新转过头,她的动作让我的肉棒不禁有点硬起来。

李晓菲也感到自己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顶着,用手想要拿开,可是一碰到我的肉棒她就连忙低呼一声跳了起来。

“啊!”李晓菲也不是没摸过我的肉棒,气鼓鼓的用手掐了我一下,“色狼!”

我连忙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我的怀里,隔着校服她也能感觉到我下体的坚硬,俏脸红通通的,不时扭动着自己的娇躯。

“放开我!登徒子!这学校附近呢!”李晓菲低声娇嗔着,可是却任由我抱着。

“咱们又没做什么坏事,你看那边。”我说着,抬了一下头,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对学生情侣,那个男生的手已经伸进了女生的领口里面了。

李晓菲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娇躯,“色狼!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

李晓菲的样子可爱极了,我忍不住吻了她的脸蛋一下,羞得她又用手掐我。

不成想她的手却掐在了我的裤兜前面,正好摸到上午的时候黄满成给我的那本小黄书那里。

“咦?这是什么?”李晓菲摸了摸,随后想要用手伸进我的口袋里面。

我连忙捂着她的手,这本书可不能给她发现,李晓菲看我神色慌张,动作更加坚定的想要把那本书摸出来。

“缩手,不缩手不理你了!”李晓菲瞪了我一眼,我还是捂着裤兜,不想给她。

“别乱翻,乖。”我哄着李晓菲,可是她却特别坚持。

“放手!这东西四四方方的,肯定是烟,你吸烟了?”李晓菲的手不依不饶的。

我连忙笑道,“哪有啊,我真吸烟你也能闻出来啊,真不是。”

李晓菲从我的怀里站了起来,一直盯着我,随后凑到我的嘴边嗅了一下,没发现有烟味,于是又摸起了我的裤兜。

“宋桐!我以班长的身份,有理由怀疑你口袋里面的是违禁品,快点主动拿出来,不然,不然我回去告诉老师!”李晓菲双手抱在胸前,十足一个执法的女警一样。

我有点无奈,李晓菲该强硬的时候是很强硬,一点不留情面,她可能真的敢跟老师说我裤兜有违禁品的。

我只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那样,缓缓的从裤兜里面掏出那本黄满成给我的小黄书,放到了李晓菲的手上。

李晓菲接过那么本书,看到上面写着“校园美妇”几个字,她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刊物,又随手翻了几页,俏脸越来越红,有生气,有害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

“宋桐...你...你竟然看这些...这些淫秽物品...你不要脸!”李晓菲的脸很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我连忙站起来,想要拉着她,却是被她甩开了,我解释道,“真不是,这玩意黄满成硬塞给我的,就是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干嘛非要给我,真的不是我的,你不信咱们回去跟他对质。”

李晓菲的眼睛水汪汪的,瞪了我一眼,“他给你,你不会交给老师吗?还是你自己也想看!”

我重新拉过她的手,“我确实是好奇,但是我也只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啊,想看看里面的男女生平时都是干什么的。”

李晓菲掐了我一下,“你这个色狼!这些东西还能干出来什么正经的事情!”说着,把书摔倒地上,还踩了几脚,“好一个黄满成,老娘不找他茬子,他真把老娘当成好欺负的!”

我尴尬的看着那本黄书,其实我还真的想知道里面写的什么东西,是不是跟上次他拿出来的那本黄书那么露骨。

李晓菲骂了一顿,又瞪了我一眼,“告诉你,以后他再给你这些东西,马上跟老师举报,不许自己收起来!”

我连忙点头,拉着她的手重新坐回长椅,哄了好一会才让她不生气。

黄满成啊,不好意思了,我是真不敢得罪这小妮子,不过李晓菲也只是相信我的话,没有证据证明这本书就是你的。

下午我还得私下赔了十块钱给黄满成,不过这家伙显然不相信我把书弄丢了,只是向我抛来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显然他认为我想自己收藏起来,也没说什么就走开了。

李晓菲一个下午都没理我,晚上的时候怎么也不让我送她回家,气鼓鼓的等了一辆公车就上去了。

我也不懂怎么哄她,但怎么说这书确实不是我的,我最多算是一个知情不报的人,这些女生真是莫名其妙。

我还是在小吃店吃了点东西,看着店外来往的人,想起了那天在这里遇到张可盈的事情。

于是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她更新了一个动态,上面写着,“下班来健身”,配图是一张香汗淋漓的素颜自拍,她的五官还是挺精致的,不过下班不回家,也许还没结婚吧,于是我顺手点了个赞,评论了一句“真漂亮”。

放下手机没多久,她就给我发来微信了,“小宋,下课啦?”

我说是啊,在上次的小吃店吃东西呢,说罢给她拍了个小吃店的照片发过去。

张可盈回了个“哈哈哈”过来,“还好上次遇到了你,不然老板娘肯定要我给她洗碗。”

“人家的碗碟都是一次性的,不用洗。”

张可盈发了个“抠鼻”的表情过来,“直男,没点风趣。”然后又继续说道,“这周六我休息,我请你看电影怎么样?算是谢谢你上次帮了我。”

其实只是举手之劳,也没想要她怎么答谢,不过最近老是为父母不和的事情烦恼,认识个朋友聊聊天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回了一个“答谢就不用啦,举手之劳,咱们也算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可以AA制”

张可盈似乎有点不满我不领她的情,“小家伙,一年里面想着要请姑奶奶看电影的人比足球队还要多,你还弄得不情不愿那样。”

以张可盈的外表,显然不乏追求者,但是我觉得我也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才帮的她,我帮她的时候还没看到过她的样子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咱们只是普通朋友,我帮你也是举手之劳,没想过要什么回报的。”

张可盈发了个“呲牙”的表情过来,随即给我发了段语音,“逗你玩呢,AA就AA,周六下午两点在绿城广场门口等。”

她的语音有点喘气,估计是在跑步机上面跑步,我回了个OK的手势,“好的,到时见。”

回到家,家里除了电视机的声音以外静悄悄的,母亲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旁边的风扇不时把她的头发吹起来一点。

听到我关门的声音,母亲睁开了眼睛,“你洗把脸,我把饭菜热一下。”母亲站了起来,身体晃了一下,随即扶着沙发找了一下平衡。

我连忙换好拖鞋,上前扶着她的手,“我自己来吧,你休息下。”看来也不用问父亲去哪了,母亲这精神状态实在不宜再追问。

母亲摇了摇头自嘲道,“年纪大了不中用”

“你这话说的,谁坐久了一下子站起来都是这样的,跟年龄无关。”我等她坐好以后,便自己到厨房把饭菜翻热。

饭后母亲让我在房间等她,她给我补补课。

“这题上次你做错过,这次重新做一下,我感觉考试会出,记得公式要套用好。”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空调的叶子摇摆的声音,我写好了两题,忽然日光灯闪了几下,突然间关了,房间内变得漆黑一片。

“嗯?怎么了?”母亲站了起来,用手按了几下日光灯的开关,没有任何的反应,而且这时候空调也关了,似乎是停电了。

“妈,应该是停电了。”我站了起来,打开窗户看向外面,外面连路灯都不亮了,家家户户都没有灯光,应该是整个小区都停电了。

母亲走了过来,但是在黑暗中被椅子绊了一下,整个人往我这边扑倒过来。

“啊”母亲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想用手抓点什么却没抓到,一下子扑倒在我的身上。

我也没看清楚母亲的方向,整个人一下就被她扑倒在床上了,只觉得腿上传来一阵疼痛,应该是被母亲踩住了,但是身上却传来一片的柔软,母亲丰腴的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一阵香风传来,丰满的胸部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胸口,我还来不及反应,一双手顿时抱住了母亲的腰肢。

“妈,没事吧?”我被母亲压着,但是我也不敢动一下,生怕母亲扭伤了。

母亲“嗯”了一声,想要挣扎起来,但是却“哎哟”了一声,“腰扭了一下,你先别动。”

我连忙点头,“行,你先缓一下,慢慢来。”我两只手抱着母亲的身体,经过了刚才的紧张,此刻温香软玉在怀,下体却不争气的抬起了头,紧紧的贴在了母亲的大腿上。

母亲穿着上班的衣服,T恤和牛仔裤,她也感觉到大腿上有东西顶着自己了,不由得扭了一下身子,丰满的身体在我身上,让我的肉棒更加硬了。

朝思暮想的女神在我的怀里,还是那么意想不到的抱在一起,我实在难以压抑心中的悸动,但是却很不好意思,生怕母亲觉得我是个色胚。

我一动也不敢动,只能这么抱着母亲,但是抱了一会儿,我的腿有点麻,不由得调整了一下,但是肉棒跟母亲的身体却是摩擦了起来。

“小桐,我试试起来吧”

母亲显然也觉得很不知所措,毕竟自己的儿子竟然对自己有了反应,虽然大家抱在一起实在无可避免,但是也让她这个一直都很正派的人觉得很难受。

母亲扭动了一下,还是觉得腰痛难忍,我连忙用手扶着母亲的腰肢,轻轻地为她按摩着。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