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25)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4/25发表于:SiS001

第25章

我把刚刚拍的母亲的照片拿到她面前:“妈妈,我才不是偷拍呢,我是光明正大地拍,你看,妈妈你真的好美啊。”

母亲的脸蛋染上了红晕,她只是娇嗔地说了句:“小嘴好像抹了蜜似的。”

“妈妈,快点吃饭吧,不然等会该凉了。”我献宝似的把蛋炒饭捧到母亲的面前。

“好。”母亲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然后说:“好吃!只要是我们小桐做的,不管是什么妈妈都爱吃。”

经过傍晚时分的一通折腾,母亲确实是累坏了,一大碗蛋炒饭很快就见底了,母亲吃完后放下碗对我笑着说:“小桐,妈妈吃完了。”

母亲的嘴角沾了一颗黄色的饭粒,衬的母亲有些娇憨的可爱,可是母亲似乎并没有发现这颗饭粒,她摸了摸肚皮对我说:“妈妈吃的好饱啊,小桐做的蛋炒实在是太好吃了。”

我的思绪已经完全被母亲嘴角上的饭粒给吸引,只看见母亲樱桃小嘴的粉嫩唇瓣上下拨动,但是母亲说了什么我却没怎么听到,我只一心想着该如何把饭粒替母亲拿下来。

我好想用自己的嘴巴替母亲舔下饭粒,但是我也知道母亲绝不可能容许我这样做,最后我只能附身向母亲,母亲身上那好闻的香味又一次窜进我的鼻腔,我眯了眯眼试图闻的更清楚些。

“小桐?”母亲看着我,似乎很不解我为什么突然这样做。

“妈妈,你的嘴角有饭粒,我帮你拿下来。”我一本正经地回答,似乎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帮母亲把饭粒拿下来。

“好……好的。”母亲才说了一个好字我就把自己和母亲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分,我甚至能够感受得到母亲的体温,母亲呼出的气息热浪打在我的胳膊上,我手臂上的寒毛都跟着竖了起来。

这是我难得的足以极近距离地对着母亲的脸,母亲的脸泛着红晕,不知道是在害羞还是热的,但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每当我靠的近一分,母亲的脸上的红晕就深一分,就来母亲呼吸时的节奏都急促了起来,我不禁有些窃喜,母亲也会因为我而乱了心神,原来不止是我一个人有莫名的悸动。

“拿……拿掉了吗?”母亲的身子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如何此刻暧昧又旖旎的场景。

我伸出一根手指,用指腹轻轻地刮蹭了饭粒出,转而那饭粒便黏在了我的指腹上,我把饭粒放到母亲面前说:“妈妈,拿掉了,你看。”

母亲点点头:“拿掉了就好,那既然这样妈妈先去洗澡了,今天出汗了,身上都黏糊糊的。”

听到母亲要洗澡,我的眼神一亮,母亲的身材极好,前凸后翘,完美诱人的曲线即使是包裹在简单的 T恤牛仔裤里也能看得人流口水,每每看到母亲挺拔富有弹性的胸部,我就会想穿着衣服都已经如此性感,那解开胸罩的胸脯改会是何种风情,只可惜,我没有见过。

“妈妈,我继续帮你擦身吧。”我弯腰蹲下来,因为之前已经替母亲擦过身子了,虽然这一次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但是比上回已经要好很多了。

我像之前一样让母亲趴到我的背上,母亲照做了。

母亲踮起脚趴到了我的背上,母亲白皙纤细的手臂环住我的脖颈,母亲的手有些微微的凉意,可是那凉意并不渗人,相反,我很享受与母亲肌肤相亲的触感。

而且每当母亲趴在我的背上时,母亲那两团又大又白嫩的乳房就会紧贴着我的背,虽然看不到母亲的胸,但是那细腻的触感是我感受过好多次的,无论是我刻意地触碰还是不经意间地轻触,那种像是软糖一般 Q弹的绵密触感都会顺着我的背部随着一阵过电流的颤栗直冲大脑。

因为母亲的伤势所以一路上我走很慢很慢,为的就是不牵扯到母亲的伤口,母亲低垂着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她鼻间呼吸的热浪打在我的耳垂上,甚至有时母亲柔软的唇瓣也会不小心划过我的耳边,才短短的几步路,可我胯下的阴茎已经被母亲撩拨的开始有抬头的迹象,不自知的性感最为撩人,母亲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拨弄起我内心深处的火热欲望。

浴室离餐桌不远,尽管我放慢了脚步,可还是很快就到,我特地在浴室放了一个小椅子,这样给母亲擦身体的时候可以防止母亲摔倒,现在的母亲已经禁不起一点伤害了。

我蹲下来让母亲的脚可以够到瓷砖,我的动作极为缓慢,确保不会因为大幅度的拉扯而撕裂母亲的伤处,母亲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珍惜,极温柔地抚摸了下我的头。

母亲的温柔总是能一瞬间点燃我的欲望,本就被母亲弄得心痒难耐的我这下更是被欲望冲灌了大脑,原本老老实实躲在裤裆里的阴茎此时呈现出半抬头的样子,我相信只要母亲再稍稍刺激一下我,我的阴茎就会冒出裤头。

为了不让母亲发现我的异样,我转过身去冷静了一下然后再转过来对着母亲,这时母亲已经把袖子撸上去了,露出一段牛奶白的润滑胳膊,我拿来了洗发露,让母亲将头低到洗手池里,母亲照做了。

母亲的头发其实看不出来脏,但是母亲一向是个极爱干净的,她对所有人事物的要求都是一丝不苟,哪怕是对自己,以前我不理解母亲的做法,可是现如今看着母亲顺滑柔亮的秀发我突然明白了,就是因为母亲对待生活认真的态度在一点一滴地吸引着我,小到瀑布般光滑的秀发大到对我细心妥帖的人生规划,她把作为一个母亲悉数给了我,无私又伟大却不放纵和溺爱,我无时无刻都在庆幸我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我先是用手试了试水温,确保不会因为过烫过冷而伤到母亲的头皮才把水撒到母亲的头上, 洗手的步骤其实很简单,很快头就洗好了,我用一块干燥的毛巾覆盖在母亲的头上来吸水,因为等会还要擦身体所以就不先吹头发了。

接下来便是给母亲擦身子了,因为之前已经给母亲擦过身子,所以这次我比之前要淡定了一些,但是小弟弟依旧不受控制地勃起了,本来只是半硬的状态,可是当我站着看到母亲的两团胸脯时,小弟弟立马就抬起了头,变得硬邦邦的,我有些懊恼,每次都没有办法控制这种情况,这时母亲突然转过头,母亲坐着我站着,母亲转头的位置刚好和我的裤裆平视,原本平坦的裤裆此时已经鼓起了一个小帐篷,母亲看到这一幕快速地回过头去,低着头不发一语。

不用猜我也知道母亲的脸蛋一定涨的像虾子一样红,可是小弟弟的勃起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小弟弟最近在母亲面前失控的情况越来越频繁,我顿时有些慌张,心里很害怕会被母亲看出我对她的心思,于是我清清嗓子,咳了一声后对母亲说:“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被我说得磕磕绊绊,我的手抖的厉害,哆哆嗦嗦地不敢看母亲。

母亲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有些无奈地说:“真拿你没办法,算了,小桐,你继续帮妈妈擦身子吧,青春期的孩子,需要学业为重。”

母亲的语气还算轻松,但是我分明看到母亲的脸蛋红了一大片,就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红的仿佛能血来一般。

之后母亲就不说话了,只是红着脸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我被母亲这副如小鹿害羞的样子给弄的更心痒了,母亲低着头,洁白的天鹅颈露出来,浴室的灯光是那种暖黄色的,可即使是在这样偏黄的灯光里,母亲身上的皮肤依旧可以看出很白皙,和我的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虽然不算黑,但是男孩子总是免不了在外面玩耍,所以皮肤并没有母亲那么的白。

我打开花洒用毛巾沾了一点水抹在母亲的胳膊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的原因,母亲的皮肤上慢慢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显得整个人粉嫩嫩的,不得不说,此时的母亲看起来极为可口诱人,母亲眼眸低垂着,牙齿下意识地咬住下唇上,留下半圈并不明显的牙印。

因为开着花洒所以水难免会弄到母亲的衣服上,本就是白色有些透的 T恤经过这么一遭变得十分贴合皮肤,勾勒出母亲的完美曲线,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母亲胸罩的上的花纹。

母亲是个极为保守的女人,她穿的胸罩款式也是那种普普通通的类型,我曾经在收衣服的时候摸过母亲的胸罩,上面只有一些朴实的花纹,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件胸罩里包裹的是母亲的胸脯,我就难以抑制地起了反应,以母亲的身材来说哪怕是最最简单的样式也能被她穿出万种风情。

母亲也许不知道,哪怕她穿的再普通再保守,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早就给人无限遐想,所谓一颦一笑真美人说的就是母亲。

“呀,衣服都给弄湿了,小桐你稍微避开点水,不然到时候妈妈身上都给弄潮了。”母亲终于回过神来不再盯着自己的脚尖,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粘粘的,定睛一看发现是衣服湿透了。

“好的妈妈,我会注意的。”我答应道,可是尽管我已经很小心了,花洒喷下来的水还是不可避免地落到了母亲的身上,很快,母亲的裤子也被打湿了,母亲的外裤很薄,颜色也是淡淡的,所以很容易就看到了里面内裤的颜色,母亲今天穿的是一件纯白色的棉质内裤,简单清爽没有花里胡哨的图案。

我在给母亲擦拭身子的时候总会无意间碰到母亲的柔软双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碰触母亲的胸部变得愈发挺拔了,不过母亲没有说什么,她紧抿着双唇,闭着眼睛,整个人在水花雾气之中显得有些迷离和妩媚。

浴室里的气氛比刚刚在餐桌上还要暧昧旖旎,这时母亲突然说话了:“小桐,我让你记得洗包皮你有没有洗过?”

我愣了一下,想起了母亲确实说过这件事,可我转头就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哪里还会再去洗包皮,但是我不能骗母亲,只能老老实实地回母亲:“妈,我忘记了,没有洗过。”

母亲听完我的回答看起来有些生气,她的音量也提高了不少:“小桐,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包皮那可是藏污纳垢的好地方,你不仔细清洗,到时候细菌滋生可是要生病的。”

虽然母亲态度很严厉,可是从母亲的话语中我能听出母亲对我的关心和在乎,所以我一点都不生气,心里只觉得美滋滋的。

我老老实实地向母亲道歉:“妈妈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会洗的,我会记得的。”

母亲到底是个心软的人,见我那么快就认错了,所以说话的声音也放柔了下来:“知道错了就好。”

我用力地点头借此表达我的诚恳:“嗯!”

母亲继续说:“不过,不要等到下次了,今天你就包皮洗干净了,等到下次万一你又忘记了怎么办?”

我怔愣了下,今天?是要现在直接洗包皮吗?我有些疑惑地问母亲:“妈,现在就要洗吗?”

母亲点点头:“对,没错。”随后先走出了洗手间去,示意我自己清洗。

清洗完包皮之后,我顺带也给自己全身洗了个澡,折腾了大半天我和母亲两个人总算是洗完澡了,因为母亲的头发还没有干,所以我让母亲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我则拿出吹风机给母亲吹头发,母亲的头发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母亲的秀发乌黑浓密,垂下来长长的一大片,我闻着母亲头发的味道,心头漫开一阵甜蜜,这是我和母亲难得的甜蜜时光,可能母亲没有什么感觉,对于我来说却是十分难得的,于是我格外珍惜这样的时光,多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点,让我陪在母亲身边的日子久一些,想到洗澡之前和母亲聊天时的对话,想到也许母亲会让我离开家上大学,我不禁有些感慨,也有些惆怅与惘然,到那时我岂不是就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和母亲腻在一块了。

此时母亲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剧,吹风机在呼呼地响着,我的手穿过母亲的头发,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我的心里荡漾开来,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一颗小石子,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吹头发这件事其实算得上是一件无聊又枯燥的事情,可是为母亲吹头发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枯燥乏味,相反我发现了很多乐趣,比如可以借此好好地看看母亲,不必因为胆怯而逃避母亲的目光,母亲的注意力都被电视上的小人所吸引,她没有发现我炽热的眼神,这样惹眼的注视我断是不敢当着母亲的面表露出来的,唯有在母亲注意不到的时候偷偷地表现一下。

电视剧里正在播放着俗套狗血的八点档都市言情剧,我大致扫了一眼,发现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正在指责男主角出轨,而男主角则一个劲地为自己辩解,可是女主角手上证据确凿,最后男主角只能承认自己的确是出轨了,虽然男主角承认出轨了,可是他不觉得自己有错,还把导致他出轨的理由推到女主角的身上,说要不是女主角平时总是臭着一张脸冷冰冰的他怎么会到外面找温柔乡。

我低头侧着身子看了一眼母亲,发现母亲眼角含着泪珠,母亲注意到我的视线随即慌忙地别过了头,可是母亲的伤心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想母亲一定是想到了在外面久久没有归家的父亲,我看着电视里男主理直气壮地对着女主一通指责后女主竟然哭着挽留男主,大概女人就是天生心软却习惯性用冷漠来伪装自己,最后男人出轨还把所有的错误推到女人的身上。

我看了眼大门口,黑夜与大地巧妙地融合,点点月光透过玻璃窗户投进来,屋内是温暖护眼的米黄色灯光,这灯是极具有设计感的吊灯,我记得这还是母亲和父亲一起去家具市场一家家挑选过来的,母亲一路上逛的乐此不疲,父亲一脸无奈,可是眼神却露着宠溺,这件事还是在我只有几岁大的时候发生的,母亲当初指着吊灯和我说这些事的画面我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仿佛恩爱的父亲母亲就在昨日,只是回忆总是美好的,而现实却冷不丁地向我兜头泼下一盆冷水。

我叹了口气,心里打着腹稿在想该如何安慰母亲,我是个嘴笨的人,尤其是面对母亲的泪水时更是大脑空白手足无措。

我关掉吹风机,顺了顺母亲的头发,发现基本上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只要再晾晾就行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