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33)作者:诸葛大力

【教师母亲的柔情】第33章(肉戏来了)

作者:诸葛大力2020年8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33章

主角终于有肉戏了,嘻嘻。

我的嘴唇上覆上了温热的感觉,柔软、细腻、甘甜,我迟钝了一小会儿才明白过来,张可盈吻住了我。

她那嫩滑的小舌灵活地钻入了我的口腔,仔细在我的牙齿上舔舐,转而又更加深入,撬开牙齿,钻进了更深处。湿润而娇嫩的舌头与我的舌头紧紧缠在一起,尔后互相撩拨,我感到她的舌在我的口中不断搅动,又不时地进攻我的舌头,刮蹭舌面,钻入舌背,这种肉与肉相贴的黏腻感让我欲罢不能,腹中的火焰也升腾得更为旺盛。

我感觉理智的枷锁在酒精和情欲的双重作用下被敲得粉碎,我们贪婪地吻在一起,嘴唇一开一合,拼命向彼此索求着。就在此时,我那涨的快要崩裂的肉棒被张可盈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用指腹在龟头上轻轻拨弄了几下,我的下体就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不禁跳动了几下,然后又几丝液体从眼中渗出。

张可盈结束了绵长的吻,抬起头,眼中满是醉意和欲望,看起来有些难以言明的淫荡感觉。

“想要吗?你这里都已经这么大了。”

她附身后退,跪在地上,扒开裤子,肉棒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那张精致美丽的脸正对着我的胯下。她盯着我那血管暴起的狰狞巨物,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但我的肉棒现在充血已经达到了极致,即使是空气的震动也足以敏锐地感知到,这一下又让它兴奋的跃动了一下。

张可盈那纤细晶莹的手指轻轻握住肉棒的根部,然后撸动了一下,一种激烈的爽感冲入我的脊髓,我扭动了一下腰部,内心的深层意识告诉我不能这样,我想要推开张可盈,但双腿被她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双臂也使不上劲,想逃也逃不开。

张可盈伸出舌头,用舌尖在肉棒的顶部舔了一圈,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我的腰部震荡起来。然后,她张开那娇软而红润的唇,将我的肉棒吞到了口中。

口腔的温暖和湿滑舒服得要让我的大脑都融化了,张可盈的小舌头还不断搅动着,抚过龟头,钻入射精口,刮过冠状沟,然后整张嘴巴开始吮吸,肉棒被紧紧地箍住,小脑袋一上一下,开始吞吐起来。她一口气含到喉咙处,然后缓缓吐出,最后还不忘用舌头舔一下龟头,激得我寒毛竖起,舒服得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一般。

张可盈伸出手,轻轻揉搓着阴囊处,嘴上也不停下,又吸又舔又咽又含,深深地含住肉棒,口腔蠕动起来,好像无数细密的小触手在肉棒上蹭来蹭去,我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那种极爽的感觉如同连绵不断的浪潮一般冲刷着我的下体,有什么要蓬勃欲出,我惊觉不妙,想要抽动鸡巴锁住射精感,但无奈抗拒不住,腰部一软,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出,全射在张可盈的樱桃小嘴之中。

她松开我的阳具,把精液全吞咽了下去。

我本来恍惚不清的意识在射精后渐渐恢复,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这第一次的口交,才发现状况不妙。

不待我有什么反应,张可盈又贴上了我的身体,她粗暴地把自己的衣服褪开,那乳白色的曼妙身躯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看,咽了一口唾沫,刚刚消灭的欲火似有复燃的趋势。张可盈掀起我的上衣,伸出舌头迅速的舔过我的乳头,异样的冲击让我浑身燥热,整个人再度不受控制起来。

她伸出手反复刮蹭着我的小腹处,手掌不时划过半勃半软的肉棒,又伸出香舌来回舔舐阴茎,空气中充斥着淫靡的气息。在张可盈的反复挑逗下,我那才射过的肉棒又好似重振雄风一般站了起来。

张可盈似乎也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本就空虚又加上动情的缘故,她的小穴早已湿透,看着面前的弟弟,实在忍不住要把他吃掉了。

张可盈抱住我的身体往前一推,就这样两个人一起摔倒了床上,她也顺势坐到了我的身上来。张可盈看着面前粗壮红嫩的大肉棒,实在等不及要让它插进来了,只是稍稍对准,让肉棒顶住唇肉间的缝隙,然后便迅速坐了下来,小穴将整根肉棒吞了进去,一直顶到子宫口,一股被塞满的充实感觉涌入了身体之中。

我看着张可盈骑在了我的身上,心中不免鼓胀起来,以前只在线条画和同学的小黄书中看到过如此香艳的场景,哪成想这一幕却敦实地在我面前发生了。随着张可盈“啊——”的一声长呼,我的肉棒准确无误地滑入了她的小穴之中,两片阴唇将我的肉棒紧紧包住,温软的肉壁不断挤压着龟头,似是要榨出汁来,那种酥爽微麻的触感不论是手、口都难以比拟,我只觉得我就好像要被她吸干一般,整个人都化成了水儿。

“嗯啊……弟弟,你的肉棒好大好涨,把姐姐的里面塞得满满的……啊、啊、嗯,好棒。”张可盈上下扭动起腰肢,从唇瓣中吐出几句淫语,听得我面红耳赤,却又极为享受,她那肥嫩的屁股击打着胯部,发出“啪啪”的响声,这伴奏也淫荡得无以复加。张可盈上下抽送的节奏把握得刚刚好,她滑动着小穴,不断地让龟头冲撞到最深处,我甚至感到阴茎在穴肉的紧紧吸附下又大了几分。

“啊、啊、啊、啊、唔嗯、啊、啊,弟弟……挺腰,配合姐姐一起,对,啊啊啊,就这样,嗯、啊……”当张可盈坐下来时,我就抬起腰,拼命向上顶,这样的刺激比刚才更为强烈,张可盈俯下身,两只手按在我的胸口,不断扭动着屁股,胸前白花花的乳肉也随着起坐而上下抖动,看起来令人馋涎欲滴。

我感觉到张可盈的小穴再度收紧,紧紧地咬住我的肉棒,内壁的褶皱不断动着,本就敏感的阴茎像是被电流击穿了一般,快感不断上涌,虽然已经射过一次,敏感度已经降低了许多,但是张可盈的模样实在搔得人心中荡漾不已,而且高超的技术将我的我的性欲也延展至最大,让我这初尝人事的青春期稚男儿欲罢不能。

“好舒服,可盈姐……”

我的脑中已经什么也不剩,彻底放弃了本就因酒精而变得迟钝的思考,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念头,狠狠地插入张可盈的蜜穴之中,进到她身体最私密的部位,然后完完全全地射在里面。

张可盈闭着双眼,脸部如雪的肌肤也挟带了潮红,鼻息混乱,娇喘连连,表面看上去清纯,内里却满是欲望。她趴了下来,跳动的奶子拍打在我的胸口上,扭腰的幅度再度加大,先将肉棒整根没入,在完全地拔出,暴露在空气之中,但这空虚感并没有持续分秒,她那圆润肥嫩的臀瓣就再次坐了下来,比之前插得更深。

她抱住我的脸,吻了上来,彼此的舌头来回触碰,胶着地缠绕在一起,急促的喘息隐隐约约从缝隙处流出,刺得我心痒难耐。

就在此刻,我的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一般,不再满足于主动权被张可盈所掌握,我伸出手,在她那滑溜溜的翘臀上狠狠地摸了一把,臀肉也因此颤颤悠悠抖了几下接着就保持着插入的姿势,身体翻滚了一圈,变成了我在上她在下的姿势。

“唔嗯……嗯嗯嗯嗯——”

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我卷住她的舌头勾了过来,双唇抿住,和她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狠劲儿吸吮了一口才松开,拉扯出的银色晶莹唾液丝让张可盈微微红肿的小唇更有诱惑力,恨不得一口吞下。

我伸出手,用力揉搓着她那觊觎多时的挺拔乳房,张可盈的身体一颤一颤,我又低头,那饱满乳尖正如充沛了蜜汁的果实,引得人要采下,我一口含住那粉嫩的乳头,像饥饿的婴儿一般不断吮吸,牙齿轻轻咬着周围的乳晕。

张可盈似乎再也忍受不住了,手掌在我的背上反复摩挲,催促着我更进一步。

她那娇淫的呼声足以把任何男人的理智撕裂,化作欲望的野兽。

抬起头,张可盈那娇艳的脸庞满是色意,如丝的媚眼几乎要把魂儿都给勾出来了;下半身又是欲求不满的不断扭动,似是在下面也想套弄我的肉棒一般。我咕咚了一口,她这副发情的模样逼得原始的支配和交配欲望在我脑海之中膨胀得越来越大,此刻的我完全屈服于本能,开始疯狂地抬腰然后挺动,不断地撞击着张可盈的屁股。

我的下体已经涨得隐隐作痛,虽然休息了片刻,但肉穴那湿热紧致的触感还是缴得我快要投降。我下意识的打开张可盈的双腿,用胳膊挂起来,好让自己贴得更紧。肉棒随着“噗嗞、噗嗞”的声音在那秘密花园中进进出出,不时拉扯出一些蜜液。

张可盈蜷起上半身,两只纤细的手臂环在我的脖子上。我不断挺动着腰肢,张可盈也迎合着我扭动,两个人就好像要把彼此揉入自己的身体中一般。

快感似乎也冲昏了张可盈的头脑,随着我的捅入,她扯着嗓子放浪地叫喊出来。这叫床声对我而言也成为了鼓励和动力,仿佛打桩机般重重地插入,不待拔出几分又再度撞入,一下一下刺激着蜜穴的最深处。

高速的抽插并没有持续多久,一股触电般的快感就爬上我的神经中枢,我大呼了一口气,射精的欲望已然控制不住。

张可盈似乎也到了极限,眼神迷离,说着让我全部都射在里面。我又狠狠地顶了几下,精关再也抑制不住,浓厚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射出来,全部注入了张可盈的体内,张可盈也紧紧地抱着我,身体不断痉挛,好像也到达了高潮一般。

这一次的快感比之前的口交更为激烈,让我在迷蒙之中有一股登上天际的感觉,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高强度的活塞运动榨干了我本就不多的体力,我压在张可盈身上,她也抱着我不松手,半软下来的鸡巴仍然插在阴道里,两个人静静品味着顶峰过后的余韵。

当下半身的需求被解决之后,我才稍稍有些清醒。自己之前只是对性有着懵懂的好奇,所知所识也仅限于那些残缺不全的信息,哪料想终于开了荤,结束了我的处男生涯。

我又想起了晓菲,那个纯洁可爱的女孩子只要我一使坏就羞着脸说着坏家伙与我打情骂俏,她曾用手帮我套弄过,虽然是极为新鲜的体验,可跟今天获得的感觉来说全不能比。母亲也阴差阳错地让我射出过好多次,我的内心对于妈妈有一种独特而强烈的渴望,初尝禁果之后,我更加确定了那是一种性之上的欲望,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妈妈那完美曲线的裸体,幻想着将身下的张可盈替换成母亲的形象,而我就在妈妈身上做着有悖人伦之事。

对母亲的性欲望和占有欲就像得到了滋养的藤蔓,开始盘根错节地生长起来,我意淫着和母亲激烈地做爱,下身隐隐又有抬头的趋势,开始大幅地跳动,渐渐开始充血。

张可盈旖旎在我的身上,细嫩的皮肤紧紧地与我相贴,不规则的喘息着,她靠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我想……洗个澡……抱我过去嘛……”我虽然也很疲惫,但这撒娇的语气实在是让我无法拒绝。我拔出肉棒,内射的精液从一张一合的阴唇处流出,一直滴落到大腿上,这幅光景淫靡得让我又有了再来一次的冲动。我抱起张可盈,没有耗费太多力气就把她带到了浴室。

本想把张可盈放到浴缸内,她却搂着我的脖子,挂着不肯下来。我问是怎么了,她却风情万种地贴上我的脸,舔了舔我的耳朵,说:“在洗之前……不想再来一次么?”我收缩了一下括约肌,又让肉棒挺了起来,这样的需求自然是不消拒绝,再加上我满脑子都是想着妈妈那雪白的肉体,想要插入的欲望变得更甚。我把张可盈压在浴缸的边缘,撅起她那肥满的臀瓣,让小穴完整的暴露在我面前,微微红肿的唇肉蓄着白浊的液体,让人想立刻肏进去。

我轻轻拍了拍张可盈的屁股,脑中想的却都是母亲的模样。那次扭伤后的母亲和崴了脚的张可盈的模样微妙的有些重合,而浴室这个地方也是让我记忆犹新的,和母亲做过许多暧昧之事的场所,此时此刻,我已完全被妄想所占据,下面也变得又热又硬。

张可盈不住地扭动屁股,像是在求着我进去一样。我抓住她的腰,并不犹豫,将肉棒前挺,一路滑入。这种从后面进入的姿势极大地满足了我征服的欲望,我一下又一下进攻着最深处,张可盈的娇吟在空旷的浴室里由于回音变得更清晰更动听。

我盯着面前白花花的屁股,在脑海中幻想着,现在被我从身后压着,狠狠肏干的,是我最爱的母亲。

“啊……好弟弟,又变大了……啊啊……”

我肆无忌惮地扭着腰,手指不时划过她那光滑平坦的小腹,然后肉棒恶作剧般地猛戳一下,将她整个人都往前一顶,悬在空中的两只奶子摇摇晃晃。我进一步把身体压了上去,如同暴风骤雨般急速抽插,只听得胯下的娇呼声时断时续。

我在心中低语着,妈妈,妈妈,我最爱的妈妈,你的儿子正从后面,像肏小母狗一般干着你,我用肉棒填满你的小穴,抽送着腰,拍着你那浑圆挺翘的臀瓣,你正在用天籁般的声音娇喘着,想让我插得深些,再深些。我拼了命地插着,浴室里回荡着啪啪的声音,除了把肉棒塞进你的身体里,与你融为一体之外,我什么都不愿想,即使是死了也愿意。啊,你夹得我好舒服,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射在里面了。

刚才母亲的幻影,又将我的性快感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我在心中细细地怀念着这种感觉,一时间,好像所有其他的东西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我把张可盈放到了浴缸里,她也已经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还有点余力的我帮她冲洗了一下身体,也把自己洗了一遍。随后又手把手的擦干,把她搬回了床上。

张可盈已经睁不开眼了,我给她披上被子她就沉沉睡去了。我穿好衣服,小心翼翼地关好门。外面,那个来骚扰张可盈的男人已经不在,而地上那个摔碎的手机也消失了。我步伐蹒跚地走出了小区,虽然这段路不长,但走得还是摇摇晃晃的,体力消耗得实在是太多,还能活动就已经很不错了。

天色看起来已经不早,到张可盈家的时候也才刚刚落下夜幕,现在空中月亮都高高挂起了。我打了个车,报上了家里的住址,靠在座椅上便昏沉沉睡了过去。

当我再被司机叫起来时,已经到了家门口。我匆匆地付了钱,就噔噔噔上了楼梯,今天回来的确实很晚,虽然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但母亲大概还是不免担心。

打开家门,客厅里地灯依然亮着,母亲趴在桌子上似乎睡着了。我动作小心地将门关好,但还是将母亲吵醒了。

“嗯……?桐桐,你回来啦。”

母亲一副很疲劳的样子,揉了揉眼睛,想要站起来:“饿了吗?我去给你下碗面条吃。”“我不饿妈,你赶快去睡觉吧,都这么困了。爸呢?”她摇摇头,我那不着家的父亲还是没有回来。

母亲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今天回来的这么晚啊,和朋友玩得怎么样啊?”“挺……挺好的。”想起后来的香艳遭遇,我有些心虚,回答也支支吾吾的。

之前更是妄想着和母亲一起做了那种事,我现在甚至都不太敢看她。

“那就好,桐桐不饿的话,就早点睡吧。”

“妈妈你也是,我带你回屋睡吧。”我赶忙上前,搀扶着腿都麻了的母亲回到房间躺下,随后回到自己的床上。

我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实在是不知道以后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张可盈了。

但思考没能持续一会会,强烈的倦意就向我袭来,我抵抗不过,阖上了沉重的眼皮,陷入了沉睡之中。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