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37) 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9/20发表于:SiS001

第37章

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向附近的小店,买了一根火腿肠,又买了一瓶水。听我是要喂流浪猫,热心的店主还给了我一个一次性的小碟子。

拿着东西从小卖部回来,远远地就望见母亲和一个男的之间起了什么冲突,两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我怕他对母亲不利,赶快跑到了母亲身边。

“怎么了妈。”母亲并不是那种会与人起争执的性格,所以我料定肯定是面前这个男人有什么恶劣的行为。

“小桐,快阻止他,他要把小猫踩死。”母亲的声音很平静,但其中包含着巨大的愤怒,她恨恨地瞪着这个男人,就像一只更大的猫妈妈护着自己的宝宝。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拦不了我,识相的就给我滚开。”男人脸上露出嚣张的笑容,往前走了两步,作势就要往小猫身上踢去。

我赶紧拦在母亲面前,张开双臂,护着母亲和虚弱的小猫,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倒是把他吓了一跳,那个男人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我也怒目圆睁,浑身爆发出不死不休的气势。

空气中充满了炸药味儿,场面僵持着,一触即发。

我看着这个男人的脸,觉得这张脸有些莫名的熟悉感,眯着眼睛回想了一下,这不正是那天那个在在直播间里虐猫的“龙哥”么。

“你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到时候别说你要被拘留,就是你的直播间也要被停掉,我看你要怎么办。”

我出言恐吓了他几句,报警是不是能起到这样的效果还未可知,但是只要能吓跑他就足够了。果不其然,听到自己的“生意”会被影响,这个龙哥萌生了些许退意了,他啐了一口,亮了亮拳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下次再见,没你好果子吃。”

紧接着,满是一副不爽的样子转头离开了。

见他离去,我也松下一口气来,连忙问:“妈,怎么样,没事吧?”

母亲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见此,我也松了一口气,剥下火腿肠的外衣递给了母亲。

母亲拿着火腿肠,小心地放到小猫的嘴边。猫猫先是抽动鼻子,又抖了抖耳朵,在火腿肠上舔了两口,最后小小地咬下了一块。母亲看到它这幅模样,也忍不住笑着说,没想到它是一点都不怕人。

“那还不是因为妈妈是个心地善良的大美女嘛。”

“你啊,尽会拣些好听的说。”

小猫吃下了半根火腿肠,似乎很满足的样子,抖了抖毛,“喵喵”地叫了两声,然后趴到母亲的脚上,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母亲也伸出手,轻轻地捋过猫猫的背,我看到母亲这么喜欢小猫,又觉得小猫也亲近母亲,就动了收养的心思:“妈,你看它这么黏你,不如咱们就把它带回家好好养起来怎么样?”

母亲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我也担心它在街上会不会再遇到刚才那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啊,连这么小的猫都不放过。”

猫猫像是表示赞同般一边喵喵地叫着,一边蹭着母亲的腿,直把母亲逗弄地连连叫痒。

“以后,你就有个家了。”母亲抱起这只流浪猫,像是哄孩子一般轻轻拍着小猫的背,柔声细语道。

我看母亲这幅样子,忍不出笑了出来。母亲看了我一眼,满脸不解:“小桐,你笑什么”

“没没,就是感觉好像和妈妈一起收养了个孩子,这样,家里又热闹起来了。”我靠到妈妈身上,一把揽住了母亲的腰。听到我这句话母亲像是受到了什么触动,低头不语,也没有躲闪的意思。

好在母亲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她轻抚着小猫,对我说:“咱们去医院给它检查一下吧。”我点点头,长期在外流浪的猫最怕的就是染了什么重病,要是养不久,到时候看着它离世也是徒添痛苦。

来到附近的宠物医院,一位护士姐姐熟练地将小猫放到各种仪器上检查,等待结果的同时还与我们聊了起来。

“这是你们家养的猫吗?有没有打疫苗哇?”

“不是不是。”我摆摆手,“这是我们在外面发现的流浪猫,想要带回家养的。”

护士的表情有些惊讶:“一般流浪猫都是被送去收容所的,现在的人啊,只要养得有一点不顺心就把猫随意遗弃,愿意把猫捡回去养的少之又少了,你们姐弟俩可真有爱心。”

赵芍芝听到这话,又想起之前儿子也说,两个人就像姐弟一样,不禁感到心里有头小鹿在乱撞,本想说自己年纪不小,已经是他妈妈了,但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境开始悄悄地发生了变化起来,宋桐虽然还是个中学生,可就像电影中的彼得一样不断成长着,逐渐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算自己的丈夫离家出走,现在家里也还有一个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

我望了母亲一眼,要是往常她肯定会连连否定,不知怎地现在反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不过被人误认为姐弟更合我的心意,要是被人知道是母子,我对母亲做的那些亲密举动不免被人指指点点,让好面子的母亲经受不住。

简单的检查过后,护士满面笑容地对我们说:“恭喜你们啦,小猫很健康,就是有些营养不良,带回去喂养的时候要注意一些。现在它的身体比较虚弱,不适合沾水,先放在医院里休息一晚观察观察,明天再来拿走吧。”

我和母亲连连感谢了护士一番,这位颇有爱心的护士姐姐又告诉了我们许多养猫的细节,我一一记下,我回家的时间经常比母亲早,这样就可以帮母亲分担一些喂养猫咪的工作了。

从宠物医院出来,我又习惯性地牵起母亲的手,扣住手指,今天一整天几乎都是这样拉着母亲的手,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就好像两个人在约会一样。如果母亲真的是我的女朋友,那该有多好啊。

母亲看着我这么亲她,也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小桐,你平时和李晓菲出门也是像这样亲密吗?”

这句话一出口,赵芍芝就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不知怎地,随口说出的一句话里竟带有微微的醋意,自己又怎么会吃李晓菲的醋呢?她兀自沉默着,总觉得今天的自己与往常有些不同。

我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虽然喜欢李晓菲,但也绝没有像这样对母亲的依赖,也没有对母亲的痴迷。

“完全不一样,李晓菲怎么能和妈妈相提并论呢,我的确喜欢李晓菲,但最爱的只有你。”我认真地盯着母亲的眼睛,“喜欢一个人和爱一个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对我来说,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

母亲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笑道:“真是个傻孩子。”

“我才不傻呢,我是认真的。”我哼了一声,捏了捏母亲的手以表达不满。

“好好好,我们家小桐也是个小大人了。”母亲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一些,也不把手松开,任由我这么抓着,一路向前走去。

搭上公交车,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回到了家里。今天一天确实是过得非常充实,母亲也很高兴的样子,虽然身体上有些疲惫,但最重要的是母亲的精神状况变好了许多。

在下厨过几次以后,我也熟练了许多,便主动到厨房帮着母亲准备晚餐。切菜备菜,帮忙装盘,我和母亲之间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是有一种无形的默契在,顺顺利利地将晚餐完成了。

吃过晚饭,和母亲又一起看了会电视。电视上放着最常见的肥皂剧,无非就是男女主情情爱爱的纠葛。母亲大概也是很累了,没过一会就变得迷糊起来,身体摇摇晃晃,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偷偷伸手揽住母亲的腰,尽情感受着母亲在我怀里的呼吸和体温。

不过这样的温存没能够持续多久,肥皂剧结束后跳出的广告太过大声,又把母亲吵醒了过来。母亲揉揉眼睛,从我的身上离开,又打了个可爱的哈欠。我有些依依不舍,脑子里不断体味着母亲身体那美妙的触感。

“小桐,妈妈困了,回屋睡觉吧。”

“妈,今晚我和你一起睡。”想起上次抱着母亲一起睡觉,只要母亲同意,就能光明正大地吃豆腐了,心里不免有些雀跃。

母亲点点头,我赶快拉着母亲回到了房间。

躺下以后,我像撒娇一样拥住了母亲,大概母亲也习惯了,并不像之前那样还有些抵触心理。我们又开始说些悄悄话,母亲问着我在学校的情况,学习如何如何,和李晓菲如何如何。

“小桐,你告诉妈妈,你有没有偷偷亲过李晓菲?”

“没有啦妈。”别说接吻了,李晓菲还帮我手交过呢,但这可不能告诉母亲,我只好撒了个谎,说自己和李晓菲只是牵牵手搂搂抱抱之类的,没有什么超过的举动。

哪想到,母亲却笑得花枝乱颤,“我才不信呢,你这小色狼,动不动就占妈妈便宜,李晓菲在你面前还不被你摸个遍啊。”

“哪有啊妈妈,你不信就试试嘛,你吻一下我不就知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了嘛。”我觊觎母亲的唇许久,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占有它,现在面前出现了机会,自然是要牢牢抓住。

“不要不要,坏孩子又想吃妈妈豆腐,我就说,真是个小色鬼。”

我抱住妈妈,身体一个劲儿地往上蹭,语气里也带着撒娇的感觉:“就一次,就一次嘛,我想要妈妈亲亲嘴巴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嘛。”

母亲显然是不擅长应付我的攻势,每次我这样一撒娇就败下阵来,她犹犹豫豫地不说话,我看她并不是铁了心拒绝,于是继续撒着娇,“我的好妈妈,亲一下嘛。”

“好好,就一下,小桐你先闭上眼睛。”

要直接亲过来对于母亲来说还是过于害羞,她还没有发觉,自己在潜意识中并不是把这个吻当做母亲对儿子的疼爱,而是女人对男人的爱意的表达。

我听话地闭上了双眼,在漆黑一片中感觉到母亲在向我靠近,她的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轻柔地扑在我的脸上,几乎要让我把持不住了。

又过了一会,母亲似乎在心里争斗了片刻,我终于感受到柔软的什么覆上了我的嘴唇,就如蜻蜓点水般一碰而过。我心里急得如同几百只猫爪在挠一般,只是这样可远远不能让我满足,凭着本能,我赶忙搂着母亲的手,将母亲紧紧地扣在怀里,不让她马上离开。

母亲没预料到我的举动,瞪大了眼睛,我主动探头,吻住了朝思暮想的母亲的唇瓣,轻轻地蠕动嘴巴,将那娇嫩的双唇含住,轻缓地吮吸,又悄悄伸出舌尖啄过母亲的唇,甘甜、柔润,含着淡淡的香气,有一种足以让人上瘾的体验。母亲和我的鼻息撞在一起,我一边品味着母亲朱唇的滋味,一边用手在母亲的腰间轻轻摩挲,母亲不安地扭动身体,却没有强硬地避开,而是放纵我占有着她的唇。

母亲那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一般,嘴唇微微张开,看起来更为妩媚动人,紧接着,她的脸上泛起红潮,羞赧地将眼睛闭上,哪成想这一来却更让嘴唇上的触感变得明显,她感受着儿子向自己的索吻,对自己双唇的攫取,心跳也快得几乎要不属于自己。她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推开儿子,但是这种被拥吻的感觉是好久都不曾有过的,是一种来自男性的温柔的征服欲望,既散发着迷人的雄性魅力,又不会伤害自己,让人欲罢不能。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松开了母亲,这一次的吻不仅让我的身体,更让我的心里也得到了极大地满足,我的肉棒早已高高翘起,顶在母亲的双腿间,若即若离地碰着母亲的私处。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做爱的滋味,轻轻挺了挺腰,在母亲的腿间不那么明显地蹭了蹭,虽然隔着裤子的布料,我也能感受到母亲大腿那紧实的触感,幻想起母亲用双腿帮我夹着肉棒,而我扭着腰不断摩擦着大腿内侧的画面。

母亲也被我的长吻弄得娇喘吁吁,鼻子上浮现出了细密的汗珠,睫毛也变得湿润起来,这样的母亲有一种摄魂夺魄的魅力,娇弱得仿佛一推即倒,让我看得春心荡漾,就连下半身也更大了一些。

母亲似乎也感受到了有什么在自己的腿间摩擦,脸上的潮红又更深了几分,她轻柔地笑骂着:“小屁孩,说好只亲一下的,又占妈妈的便宜。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你的。”

“那都是因为和妈妈接吻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嘛。”我一边说着,又将肉棒顶了顶,戳在母亲的小腹上,“妈妈不舒服吗?”

母亲害羞地抬不起头来,她怎么可能告诉儿子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像刚才那般舒服了,没想到在儿子身上,她确实地体会到了被男人呵护和疼爱是一种什么感觉,心中有什么开始悄悄发生了变化。

我看母亲这幅模样,心中又再度燃起无限的爱怜之意。显然母亲也并非毫无感觉,刚才的表现已足够说明她实际上的感受。我就这样搂着母亲,轻轻靠在身上,说道:“以后我每天都和妈妈接吻好不好?”

母亲抿了抿嘴唇,似乎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然后又伸出手,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额头,语气里带着一股小女人的娇嗔味道:“你呀,想都别想。好啦,不早了,该睡觉了。”

我一听母亲不是怒气冲冲地拒绝,心里大喜,这正好证明了以后的机会还多的是。反正母亲一直在我身边,我也不急着想要和母亲发生些什么,她不拒绝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经过一天的折腾,我也疲惫不已,不知不觉就闭上眼睛睡着了,身体还无意识地向着母亲身上贴去。

赵芍芝倒是扭了一下身子,即使是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儿子肉棒的坚硬和滚烫,她羞怯地避开了这股雄性荷尔蒙的气味,但是心中的悸动倒是没有那么容易躲开。望着身边已经闭上眼睛的儿子,她渐渐发觉,在自己的心中,似乎并不只是把宋桐当做一个小孩子来看待了,自己从他的身上感受到的,也不仅仅是来自儿子对母亲的爱。

她反复地叩问着自己的内心,却并不对儿子的这种感情感到厌恶,相反,自己似乎也对宋桐有一种超越母亲对儿子的感情,想到这,她不禁浑身一颤,立刻摇了摇头,将这荒唐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她闭上了双眼,不在整理有些混乱的思绪,而是放空自己,努力地进入了睡眠之中。

月光沉着地从窗外洒入,温柔地覆在赵芍芝和宋桐的身上。在这个平静的夜晚,母子两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微妙变化。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