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64) 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1/05/15发表于:SIS001

第64章

“好,就到这里。”周六上午的授课也一如往常地结束了,老师吁了一口气,都没有惯常地说一句下课,而是整理起桌上的资料来。这时候,同学们也都各说着话,让先前还一阵安静的教室变的喧嚣起来,有的人拿着书本冲到讲台上问著老师问题,而有的人已经背好书包就要离开了。

周六日的补课到午饭前就结束了,当然,来学校的时间也比往常更晚一些。好在补课不像平时在学校里那样气氛凝重,老师在课上表现得也很放松,总还让人觉得舒缓一些。我只感觉到头发著蒙,本想邀请晓菲下午去公园散散心,但看着她聚精会神地在对着黑板看自己的笔记的模样,也不忍心打扰她了。她认真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而生出的那份气场也让我不敢乱来,所以,说她与母亲相像也并非空穴来风。

我一直等到她忙完,这才打了个招呼各自回家了。

周六下午是难得的休息时间,毕竟现在双休日也要上课,所以周五布置的作业量也没有那么多了,而是每天都会有。我很快地处理掉了那些习题,本想和母亲在家里玩玩桌游之类的,好放松一下身体里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不过母亲却接到一个电话,急匆匆地赶回学校开会去了。

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总觉得有些寂寞,小咪倒是到我的身边蹭来蹭去的,我举起小猫猫,它拿着爪子按在我的脸上轻轻拍拍,肉垫软软的倒是很舒服,也让人觉得很治愈,但我的欲望可不限于此,我总想找个人聊聊天,好抒发一下内心的压力,但猫总是不会说话的,我总不能学着它咪咪地叫。

百无聊赖地我只好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视频。人在特别累的时候,连那些稀松平常的娱乐活动都是要拒绝的,更何况我可是用脑过度,自然对玩游戏没有什么兴趣,也看不进去那些剧情跌宕起伏有深度的作品,倒不如看看那些不用动脑的小片段笑一笑。

“小帅哥,在吗?”

就在我看着段子傻乐的时候,一条消息在手机的顶部弹了出来。我不太喜欢用微信,总觉得样式古板用来不舒服,更没有加过几个人,所以不用想也知道,这条消息是张可盈发过来的。我打开对话框,果不其然是那个土气到不行的“花花”,她正发过来一个呲牙笑的表情。明明是那么洋气的一个人,这说话方式却显得土里土气的,古板到如同四五十岁的大叔一般,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无可奈何。

“在家,怎么了?”按照之前的发展来说,张可盈一找我就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我也是闲得无聊,正好来了一个可以谈天的对象,所以也就没有装作看不见无视她。

“没,就是问问看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说吧。”

我干脆利落地回应着,心想她这一次又在耍什么花样。

“就是我的电脑出现问题了,我不会处理,也不知道是不是坏掉了,想让你来帮我看一下,我现在就在家里。”

她这么说,到让我觉得像是一个陷阱,之前那个意想不到的会面让我知道了她是母亲的同事,两个人在同一所高中教书,那么,母亲都去开会了,她怎么还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学校不是要开会吗,你怎么没去?”

“我只是个才去不久的老师,也不是什么年级组长备课组长出卷人什么的,学校里的事情当然用不着我了,按你这么说,赵老师不在家吧,那你不是应该有工夫嘛,来帮帮我嘛。”

张可盈发了一个撒娇的宝宝表情,说实话,这一点都不适合她。

我总还是有些疑心,觉得有什么猫腻,她这番邀请倒像是一场鸿门宴,说不定怎么样就让我栽了进去。但思来想去,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走她一遭,就算有什么特殊情况,到时候我就走就是了,她也拦不住我。

尤其是,不知怎么地,在我脑海中出现了张可盈那曼妙的身体,身体上盖着一层薄纱,那重要的部位欲露未露,若隐若现,引得人无限地遐想下去,这一下可让我的小兄弟一下子耐不住寂寞了,心里灼灼的如同有火在烧,烤得我口干舌燥的。我滚动了一下喉结,呼吸也变得有些不顺畅起来,胸口鼓鼓地有些涨得慌。源自学习生活中的重大压力迫切地需要一个途径去抒解,但不知怎地,却让性欲成了它散去的通口。

我感觉脑子已经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变得晕晕乎乎地的,最终还是鬼使神差般地对张可盈回了一个“好,等等我”。

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也不知道这样到底对不对,或者说好不好,但身体先思考一步动了起来,我只好顺从著自己的本心,或者说欲望来行动了。我不断地说服自己是为了去帮她修好电脑,修完就回来。我也是信息时代出生的孩子,对于电脑这种工具充满了好奇和爱好,在学校的微机课上还被选成了课代表。

说起来,之前张可盈选笔记本的时候,也是我帮忙的,当时还答应了要是她有什么不会的地方我会来帮忙。按理说,这种东西交给客服人员就足够了,不需要我多此一举,但当时也是如同现在一般,被张可盈的身子给迷住了心智,她就想一只黏人的小妖精,不断地撩拨着我的心。而要死的是,我竟难以抵抗住这种诱惑力,人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又何况算不上英雄的我呢,我给自己找著借口。

张可盈的家离我家总还是有段距离的,但是我已经去过很多次,所以也变得轻车熟路起来。搭上公交车,做到站,下车走过两个街口,就到了张可盈住的地方。我站在小区门口,总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和张可盈之间的关系就如同紧系的乱麻,抽不尽,说不清,而我每次狠下心想要斩断这一切时,却又由于某种原因失败,真是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来到张可盈家门口,我刚准备按下门铃,门就应声而开,这让我一下子愣在原地。

“我还没敲门呢姐姐?”我目瞪口呆地对张可盈说,她上半身穿的一件T恤,下半身则是运动短裤,看上去倒是挺正常的。

“我从窗台那就看到你了,估摸着你也该上来了,你坐一下,我去给你拿电脑。”张可盈都没欢迎我一句,就啪嗒啪嗒地回了房间。

我惴惴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本以为她要弄什么猫腻,但现在似乎是我多想了。很快,张可盈就返了回来,怀里抱着笔记本。这台笔记本经过她的改造,已经与当初的模样大相径庭,表面贴上了粉嫩嫩的贴纸,还按上了闪闪发光的假钻,看起来满是少女味。

我看了看张可盈,又看了看她的电脑,她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韵味,但却有着一颗少女心,这种反差实在让我受不太住。

“还真是让我来修电脑的啊?”我不禁苦笑道,张可盈这直奔主题实在是太过干脆利落了,连几句客套话都没有,一下子还真让我觉得自己变成了售后人员。

张可盈听我这么说,也是笑了起来,她的笑一如往日的爽快:“不然呢?难道说……你是想姐姐了?嗯哼?”

她话说到后半,对我抛了个媚眼,语调也变得十分勾人,就像聊斋志异中出现的那种小狐狸一般。我面对这样的张可盈可谓是毫无办法,相比起代表了纯的晓菲和母亲,张可盈则可谓是欲的巅峰,她经验丰富,哪是我这种靠着看来的知识狐假虎威能够对付的对象。在她这一番调戏下,我不禁面红耳赤,纵使我想要掩盖这种羞意也做不到。

张可盈见我这幅模样,也是恶作剧得逞一般哈哈笑了起来,她变成这种大咧咧的模式,反倒才能让我以平常心和她相处。她打开冰箱,弯下腰来找寻着什么。虽然张可盈穿着一身盖住了身材的T恤,但这个动作还是让她那傲人的胸脯“呼之欲出”。我不小心看到一眼,目光当即就被吸引了过去,但又觉得不太妥当,把眼神收了回来,可却难以控制,不由自主地就往张可盈的方向飘过去。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看向她的胸部,这一次却被她那圆滚滚的翘臀吸引住了目光,短裤可遮不住臀部的曲线,那完美的弧度看得人心里一颤,而我也不由自主地幻想起了张可盈的裸体,伴着这种臆想,我的下半身也不由自主地挺了起来。

本来想检查一下电脑遇到的问题,但现在这问题一下子没什么必要了,我摆弄笔记本的手也减缓,整个人有些心不在焉的。硬要说的话,我对张可盈的感情并非喜欢,但也不讨厌,属于那种有些偏离常规的朋友,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夺走了我第一次的女人,又是有着一副魔鬼身材的漂亮姐姐,我在肉体上对张可盈的渴望,正如同雏鸟对于食物一样。

“喏,我拿了汽水,看你也累了,喝吧。”张可盈抬起身子,正与偷窥着她的我的目光相撞,我赶紧把头扭了回来,张可盈却不会就这样放过我,她玩味的笑着,指尖玩弄着手中的易拉罐,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对我说:“怎么样,好看吗?”

我本来想行使自己的缄默权,但潜意识却把我出卖了,乖乖地说了一句“好看”。语出临头我才意识到不对,赶紧摇头反驳,但头脑已然如同笔记本一样停止了运作,丝毫没有想到这种否定正是一种证实。

终于,在连续犯傻了两次之后,我才察觉到自己的问题所在,这一次静悄悄地不再作声,但为时已晚,现在可以说是百口莫辩了。我羞红著脸,不敢看张可盈,只把全身心都放在手中的电脑上,藉以工作来逃避现实。

张可盈遇到的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只要更新一下驱动就好,当然,对电脑一窍不通的她是不懂这些的。就在我装作正人君子的同时,张可盈如同魅影一般飘到了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只感受到一股香味出现在我身边,然后是某个人的体温传到了我的胳膊上——自然是张可盈贴上了我,用她那温软的身体来打破我那漏洞百出的伪装。

张可盈轻轻在我耳朵边吹了一口气,仅仅是这样,就让我感觉到有力气也使不出了,我呜呜地发了发声,想要逃离出去,但如今的我,就如同落入了陷阱中的兔子,等待的,唯有被饱餐一途。

她观察着我的反应,见我表现得如此明显,也很是满意地哼笑了一声,紧接着展开了更进一步的攻势,她伸出舌头,在我的耳朵上舔了一下,这一下让我浑身一个激灵,只觉得耳朵变得通红,只觉得耳朵变得发烫,只觉得理智要在这种热量之中被蒙蔽,只觉得压抑了近一周的欲望将要彻底地爆发。

张可盈含住了我的耳朵,用舌尖边舔边钻,不时还发出妩媚的娇吟,这一声又一声的刺激,让我的脑海中充满了舒服的感觉,耳朵被舔的感觉,所听到的声音,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我脑内最深处的那一根弦柱,让我逐渐变为肉欲的野兽,只想着回应那阵阵海浪声,只想着将身边的尤物按压在身下,粗暴地撕碎她的衣服,然后侵犯她。

就在此刻,张可盈见我的下身也已经高耸如塔,也是用她那白净的手抚摸了上来,她轻巧地剥下了我的裤子,让我那亟待释放的野兽冲破了枷锁,冲出了牢笼。张可盈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这阵湿滑裹挟着我如烈火般的燥热,我感觉到自腰间传来了一股温润,几乎要让我的腰都软了下来。我品味着这一滴甘美,享受着张可盈的侍奉。与母亲的口交不同,如若说母亲为我做的那一切是心里快感的极限,那么张可盈就是生理快感的巅峰,她用嘴唇包住牙齿,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吞咽着肉棒,在这其中,完全感受不到一丝阻碍,剩下的只有顺滑的体验,宛如丝绸包裹着,轻轻地滑落。张可盈还用舌尖搔动着龟头棱,这一下就好似被电击了一般,惹得我浑身一颤,一股热流涌到了最顶端,渗出来几滴汁液。她没有放过这一切,用舌头小心地舔净,然后忽然吮吸,这一吸抽干了口腔中的空气,一股高强度的包裹感缠上了肉棒,这种吸附力几乎要把我给榨干了。我感觉到肉棒挺动了几下,然后进一步地膨胀,顶在张可盈的嘴巴深处。张可盈蠕动了几下嘴唇,宛如在给肉棒做舒缓的按摩,在这种快感之下,我也终于把持不住,一股脑地射了出来。

张可盈没有松口,任凭我射在里面,也牢牢地吸著,不肯放开。终于,在几波跳动之后,我胯下的男根也平息了,张可盈将我所射出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甚至因为太过着急而呛了几下,这一下可让我感到十分感动。我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她仰起头,对我露出了微笑,仿佛一个寻求夸奖的孩子一般。

当然,这不过是前戏而已。张可盈耐心地帮我把肉棒清洁干净,然后再一次施展出她那无与伦比的舌技,让有些沉寂的阳具再一次勃起,甚至变得更为雄壮。

这一次的战场从沙发转到了床上,很快,两个人就剥得一干二净,我一边欣赏著张可盈的身体,一边在这具胴体上任意驰骋,我的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小穴中,来来回回进进出出,张可盈也配合着我的动作,发出让人难以自持的叫床声,一声声戳在我的心口,犹如兴奋剂一般,让我疯狂的挺动腰部,从这活塞运动中获取一波波无休无止的快感。

“啊……嗯、弟弟你,越来越棒了。”张可盈一边扭动着屁股,从背后接纳着我的进入,一边转过头,一只手摸在我的手上。那一阵阵似有若无的撩拨让我兴奋得粗气直冒,一巴掌啪在张可盈那又白又嫩的柔臀上,这一下并不重,但声音却很响,仿佛某种暗号般,催化了我们之间那酝酿了许久的激情,一下子爆炸燃烧起来。

我两只手抓住张可盈的腰部,狠狠地用肉棒撞着她的花心,用我的雄壮狠狠地治一治这狐狸般魅人的小妖精,张可盈被我插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是从呼吸中浅浅地传出几声让人骨头都能软下来的娇喘。

啪、啪、啪、啪,这一撞又一撞把张可盈的臀荡得如同波浪起伏,我拚命抽插了几下,张可盈的小穴紧紧地吸着我的龟头,一收一缩地夹紧着我的肉棒,那几乎要满溢的蜜汁更是粘稠地包裹着我,让我得到了无比的快感,但我又觉得这样的姿势放不太开,于是又抬起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