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12-13) 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2/29发表于:SIS001

第12~13章

母亲仿佛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眉头轻轻地皱着,但是却没有显得很生气的样子,似乎她的修养不允许自己有生气的表现。

“你慢慢吃,我先出门了。”母亲把盘子端进了厨房以后便出门了。

我实在不希望父母离婚,就算我喜欢母亲那也只是暗暗的喜欢,没有那种想要取而代之的想法,因为我知道就算父母离婚,母亲可能会被其他男人追求而改嫁,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很希望能让父亲主动跟母亲道歉。

一直到我中午回来吃饭,也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我也看了一下家里的杯子,父亲的杯子依然在厨房洗干净放着,没有用过的痕迹,我心里有点担心父亲不知道在想什么。

吃了饭正想要睡一会,母亲打了个电话回家问我父亲有没有回来,我说没有,母亲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就让我休息一下,下午专心读书,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下午有一节体育课,班上的女同学大多都穿着运动短裤,很是养眼。

李晓菲在不远处跟几个女同学在打羽毛球,那笔直雪白的大腿的暴露在日光下显得耀眼,班上的一些男生也是享受着为数不多的体育课,打篮球和羽毛球的各自玩耍,我则是不太感兴趣运动,只是跟平时一些玩得比较好的男生在一起聊天。

“班上好看的女生真不少,数学课代表的身材原来这么赞。”其中一个叫李丰的家伙色迷迷的盯着在不远处打羽毛球的数学课代表,其实这个女孩的样子不算很好,不过身材确实有点丰满,该大的大,该细的细,胸脯跟李晓菲比起来已经算是发育得很不错了。

“她就算了吧,那样子跟大妈一样,要我说只有宋桐的小女友,咱们的班长能算得上美女。”另外一个叫何利强的男生说道,“以前真没觉得咱们班长有多好看,宋桐,你是不是已经把人家吃了?”

何利强用手肘蹭了蹭我的手,露出一脸“你懂的”笑意。

其他几个家伙也看着我,似乎都期待着我的回复。

“别瞎说,我们都是为了学习才在一起处对象的。”

“嘘”

一群人发出嘘声,何利强还对我摆出一个拇指向下的手势。

“你这小子不老实,我有次都看到你俩出去以后李晓菲回来头发都乱了,还说你俩为了学习处对象。”

一个叫黄满成的人笑道,“快说说,咱们班长怎么样?”

我看着不远处在打羽毛球的李晓菲,其实我也是很喜欢她,善解人意,又温柔,关键是跟母亲一样优秀,几乎没有缺点,可能唯一的缺点是比较害羞吧。

李晓菲发现我看着她,顿时一个失误,把球开出界了。

“哈哈”“呼”“班长害羞啦”

一群牲口看见李晓菲的失误顿时起哄了,李晓菲害羞得转过身去不理我们了。

几个女生也循笑声看过去,也在笑着李晓菲的脸皮薄。

“快说说嘛,跟咱们这些单身狗科普一下爱情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了想,觉得这些跟他们说也没关系,于是转过头跟他们说起来,“爱情很甜,我以前觉得上学很累,但是现在一想到上学就能看到她,能跟她在一起,互相进步,考上满意的学校,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几个男生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于是何利强继续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没上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啥呢,咱们才初中,没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几个人又是发出一阵嘘声。

黄满成笑道,“要不要哥们给你看点科普的东西?”

几个男生也是奇怪的看着他,一脸的好奇。

黄满成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本很小的书,上面写着“春情勃发”,看名字似乎是小黄书。

几个家伙眼中顿时发出兽性的光芒,连忙上前围着他,因为他在我旁边,所以我转过头就能看到这本书的内容。

因为书很小,只有半个手掌大,所以字体相对来说也是很小,看起来很费劲。

黄满成一边翻着,一边低声说道,“这本书主要说的是一个初中生跟他老师之间发生的师生恋,这上面说的还是那个老师在跟这个学生因为补课而发展出感情。”

说着,他翻到其中一页,指着其中一段,继续说道,“看,这里,都写到他们上床了。”

我有点好奇,看着他手指指着的地方,依稀看到上面有一些很露骨的描写,什么“梁汉解开了李媚媚的胸罩,里面露出一对雪白的乳房,梁汉顿时忍不住用面埋了进去。”

虽然以前也看过一些所谓的黄色小说,但是却没有这么露骨的描写,这些露骨的描写顿时让我的身体有点燥热。

围着黄满成的几个男生的呼吸都轻轻有点粗了,一边随着黄满成的手指,一边发出低声的“不错不错”的赞叹声。

这本书不大,但很大部分都是一些很露骨的描写,包括性器官怎么交合都描写的很清楚,什么淫水飞溅,射进了她的体内,两人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这让我一个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些黄书的人很是冲动,要是没有试过手淫就算了,但是,我是很清楚精液射出来以后那种舒服的感觉的,看着这么露骨的黄书,我的下体已经完全勃起了。

几个男生也是情不自禁的弯着腰,似乎裤裆里面都是顶起了小山坡。

很快,下课铃就响了,由于是最后一节课,这也是放学铃了,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然后回来自修。

众人意犹未尽,连忙拉着黄满成,饭都不吃了就跑到学校的角落继续看着黄书了。

我也满脑子都是刚刚书上描写的那些露骨的文字,也不太好意思跟着众人,只好回到课室休息了。

过了一会,李晓菲带着满身的香汗回来了,一回来就从课桌里面拿出毛巾,轻轻地擦拭着自己的脸和脖子,看着她有点泛红的皮肤,我心里面那股邪火有点燃烧的苗头。

课室还有不少的同学在休息,我也不好意思在这里跟李晓菲打情骂俏,于是我等她喝了几口水,就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

李晓菲说有点累,想要休息一下再自修,就不出去了,我的算盘落空了,一股邪火只能忍到下了自修以后再说。

一群男生过了不久也回来了,神色各异,但是看向班上女生都带着淫邪的目光,也不知道会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我看着李晓菲在看书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李晓菲有点吃惊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大家都没有注意我们这边,连忙打了我的手一下,低声说道,“宋桐你干嘛!你疯啦!”

我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笑道,“还不是我媳妇儿太漂亮嘛,这谁忍得住啊。”

李晓菲的腿本来就很白,而且因为比较纤瘦的关系,腿很细很笔直,没有一点赘肉,运动过后烦着微微的粉色更让人垂涎欲滴。

李晓菲白了我一眼,又打了我一下,“登徒子!色狼!”然后又回过头看书了。

难怪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那本书的内容实在太过劲爆,没有细看都能让我这么躁动,不敢相信慢慢细读是会变成什么样子。

整个自修时间我都心不在焉,题目也写错了好几个,李晓菲没好气的给我说了又说,改了又改,花的时间莫名其妙比平时多了好几倍。

终于熬到了自修结束,我其实有意想要跟黄满成借书的,但是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而且看样子,很多人都得排队。

也不知道这家伙从什么地方买来这样的黄书,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题材,比如,母子?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个想法晃出脑袋,但是这个想法仿佛就如种子扎根那样,在我的脑海里面生根发芽。

我还是好像之前那样,带着李晓菲来着这个昏暗的巷子。

我让李晓菲坐在我的腿上,让我早已硬邦邦的肉棒顶在了她的臀部上。

“色狼!”李晓菲扭了一下身子,确实被我紧紧的抱住,结实的臀部倒是在我的肉棒上摩擦了几下,让我感到一阵舒爽。

“宝贝儿,转过来。”我示意李晓菲转过身,正面看着我,这时候李晓菲已经害羞得闭上了眼睛,小巧的嘴巴微微的颤动着,似乎在期待着我的采摘。

因为李晓菲穿着短裤的关系,而且裤子也比较薄,我的肉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体温。

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轻轻地吻了上去。

李晓菲的接吻技巧也是在进步着,已经开始学会了跟我的舌头缠绕,偶然也会钻进我的嘴巴里面挠我的牙齿。

从蜻蜓点水开始,我们的接吻越来越热烈,我本来托着她脸的手已经悄然来到她雪白的大腿上面,轻轻的抚摸着。

“嗯……别这样……”李晓菲离开了我的嘴巴,扭了一下身子,但是却没有阻止我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肆意妄为。

我没有搭理她,只是重新吻了上去,那只作怪的大手一直抚摸着她的大腿,感受着这个女孩子大腿的触感。

因为之前我摸过母亲的大腿,母亲的大腿是丰满而且结实的,但是只是摸了一会,没有细细的享受,李晓菲的大腿显然不一样,比较细,而且没有那么光滑,有一些小的毛孔,摸上去不如母亲的大腿手感好。

但是我很享受这个可以任意抚摸的大腿肌肤,而且手已经轻轻从运动短裤的下摆钻进了李晓菲的屁股,已然摸到了她里面那条棉质的小内裤。

“啊!”李晓菲传来一声娇呼,连忙想要推开我,但是此刻我的欲火已经完全点燃了,紧紧的箍着李晓菲的腰肢,嘴巴却是已经来到了她的耳朵旁边,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嗯……别……啊……”李晓菲媚眼如丝,一双手臂已经搂住了我的脖子,整个人软瘫在我的身上了。

我隔着她的棉质内裤不断抚摸着她的小屁股,手在运动裤里面不断地探索者,隐隐的来到了前面。

李晓菲温香软玉的身子在我的身上香喷喷的,我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肉棒上,李晓菲顿了一下,缓缓地抚摸起我的龟头。

“嗯……”我满足的低吟了一声,在她耳朵的舌头已经舔了许久,而另一只手则是来到了李晓菲腿内的前面,隔着棉质内裤,我感觉到里面有点湿润。

李晓菲还是想要推开我,却没想到一下子把腿张开了一点,我的手顺着间隙滑到了她的最神秘的少女禁地。

指尖处传来的湿润,应该就是黄书上面说的“淫水”了吧?虽然我不知道这些液体是什么,但书上的描写是“飞溅”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插进去才会这样。

我不敢再造次了,我怕伤害到这个女孩,于是我的手指只是隔着棉质内裤轻轻地抚摸着,没想到李晓菲的却传来一声声浅浅的低吟,棉质内裤却是越来越湿了。

我忍不住看了她的脸一眼,在昏暗的灯光下她轻轻地娇吟着,长长的眼睫毛也是不断地颤动着,随着我的手指的抚摸,一双笔直的长腿更是紧紧的夹着我的手,在我龟头上抚摸的动作却是更加越发频率高了。

我手上抚摸的频率也渐渐的加快,果然,李晓菲的双腿紧紧的绷着,整条棉质内裤都已经湿透了,一些液体更是沾在我的手指上,起着润滑的作用。

“嗯……嗯……”随着李晓菲的娇喘,她的身子忽然剧烈的颤抖着,一小股液体从棉质内裤里面渗了出来,她的双腿也是不停地颤抖着,整个人更加像烂泥那样软在了我的怀里。

我知道她可能是黄书上面说的高潮了,就跟男人射精那样,需要给一段享受的时间给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我身上起来,双眼已经带着一丝妩媚了,也许这人生第一次的高潮让她从一个无知的少女走进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重新吻住了她,因为我还没释放自己的欲望,李晓菲也知道,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肉棒,缓缓地隔着裤子上下套弄着。

我示意她的手放进裤子里面,她摇头拒绝了,我也没有勉强,在她温柔的抚摸下,很快就把精液射出来了。

这个晚上,我们都得到了满足,我也没想过会帮助李晓菲到达人生的第一次性高潮。

我们整理好衣服,李晓菲紧紧的缠着我的手臂,小胸脯在我的手臂上面紧贴着,仿佛因为这次的性高潮让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很多,她以前没有试过这么依依不舍过,一直到了小区门口,她才转身回去。

我的手指被她的体液弄得粘粘的,经过这个晚上,我们应该才算是真正的谈恋爱。

回到家,还是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母亲的表情看不出任何东西,很平淡,此时正在用吸尘器清洁,看到我回来,让我自己先吃饭,晚点再跟我开小灶。

我想问父亲有没有回过来,但是看着母亲忙碌身影,我不太敢开口,只好先吃饭,也许父亲只是在外面散步跟别人玩斗地主。

可是我在厨房还是看到父亲的杯子没有用过,他肯定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这两天在哪里了。

我匆匆吃了饭,洗了碗,洗了澡以后才回到房间写参考书,过了一会,母亲才从外面进来。

“今天还是补习一下数学吧,你的公式似乎还不是用得十分熟练”

母亲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下身一条灰色的长裤,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的神色。

我点了点头,把椅子移开了一点,母亲经过我的身边的时候,丰满的臀部碰到了我的手臂,还好刚刚才释放过欲火,不然肯定又得分心。

趁着写题的时候,我轻声问道,“妈,老爸还是没有回来吗?”

“嗯”母亲一边看着手里面的书,仿佛说的人她不认识一般。

“咱们要不要,嗯,打个电话给他?”我余光看了母亲一眼,轻声问道。

母亲放下了书,“不用,你好好做题,不要分心。”

我连忙又写起了题,心里面实在有点担心父亲,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跟母亲赌气干嘛呢,回来道个歉不就好了吗?母亲也不是那些不讲道理的泼妇啊。

我写了一份卷子,母亲看了一下,把我的错处用笔圈了出来,细心的讲解着这道题到底错在什么地方。

我从母亲衬衣的领口看到里面的那件紫色的内衣,还有内衣包裹着的那两片乳肉,心里面一阵意动,虽然我已经看过母亲的裸体,但是穿着衣服偷窥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跟完全看到裸体又是另一种风景,让我的心涌上一阵想要窥探的感觉。

讲解完了卷子,母亲便出去洗澡了,我由于在李晓菲身上索取过,现在欲火不是十分强烈,加上有点累了,于是也没有上网,直接就睡觉了。

半梦半醒之间,我好像听到父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想要醒来的时候却是有点不清醒,眼皮直打架,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感觉床有点摇晃,又醒了过来,只见母亲不知道为什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正背着我坐在,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母亲整理了一下睡衣。

“妈?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问道。

母亲听到我的声音,转过身来,柔声道,“吵醒你了?今晚咱们凑合一晚上吧,你爸喝得烂醉回来,我不想跟他睡一块。”

我“哦”了一声,身体往里面退了一些,因为我的床本来就不算大,怎么退也无法避免跟母亲的身体有摩擦。

母亲拿着自己的被子,把枕头放在我的枕头旁边,然后睡了下来。

自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跟母亲睡在一起了,这时候我心里有点像猫抓一般,看着距离自己不足十厘米的母亲,只要我稍稍向前一点,身体就能碰到她了。

我再也没有睡意了,母亲穿着睡意背向我,身体随着呼吸均匀的起伏着。

我有点心猿意马,悄悄的把身体向前移动了一下,还是够不着母亲的身体。

母亲感受到我的动作,忽然转过身来,一双美目在月光的映衬下如水一般宁静,柔柔的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床太窄了?”

我愣了一下,连忙说道,“不是,就是很久没跟你一起睡了,有点开心。”

母亲的眼睛带着笑意,轻声笑道,“开心?为什么开心?”

我不敢看着母亲的眼睛,“因为确实很久没跟你一起睡了嘛,有点怀念以前小时候,你讲故事哄我睡觉的日子。”

我这话半真半假,开心确实是开心,但是以前说的故事,除了狼来了以外,大部分我都不记得了,也没有什么好怀念的,我只是高兴能跟母亲睡在一起而已。

母亲柔声道,“傻孩子,明天还要上课呢。”

母亲说罢,轻轻的为我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但是这个动作却无意间让她的身体跟我贴近了。

我仿佛感受到母亲身上传来的体香味,也是借着她的动作整理了一下被子,这时候,我们只是隔着一张被子的距离了。

我不知道母亲跟父亲之间是不是又吵架了,以往就算父亲喝醉酒回来,母亲也不会过来跟我一起睡,都是把父亲赶到客厅的,虽然我很喜欢母亲,但是我也不希望母亲跟父亲之间会离婚。

母亲看向我的眼神很温柔,仿佛小时候一般,让我觉得很温暖,不施粉黛的脸上,带着独特的柔情。

“妈,你真美。”我看着母亲的脸,由衷的赞叹道。

母亲笑了笑,转了一下身平躺着,“别拍马屁了,快睡觉吧,明天咱还得上课呢。”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跟母亲睡一块了,当然不甘心就这样睡觉,于是我又拉过了母亲的手,挽着她的手臂。

母亲转过头看向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干嘛呢?”

我不敢看向母亲的脸,“就想赖着你睡觉,很久没试过了。”说罢,又往母亲的身边靠近了一些。

母亲没好气的笑了笑,想要把手抽出来,却没成功,只好笑道,“这大热天的,你不腻啊。”

我不肯放开,“不腻不腻,这不是开着空调嘛,我就要赖着你睡觉。”

母亲“噗嗤”一笑,“拿你没办法”,随后任由我拉着她的手睡觉了。

我嗅着母亲身上的体香,没有一点睡意,过了好一会儿,母亲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还有轻轻的鼾声,我看了一眼母亲的脸,只见她的嘴巴微微张开,应该是睡着了。

我们的距离其实只有几厘米,我又大着胆子往母亲的方向蠕动了一点,然后拉开了我自己的被子,终于,我的下体已经贴在了她的被子上了。

我听着母亲传来的轻轻的鼾声,又等了一会,这又用手拉开了一点她的被子,然后将自己早已发硬的肉棒跟母亲的大腿碰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我只是一直想着,要是今晚不揩点油,以后再想要跟母亲睡在一起就难了。

母亲没有被我的动作吵醒,我的肉棒已经跟母亲的大腿紧贴在一起了,母亲腿上结实的肌肉传来的弹性,让我的肉棒觉得很舒服,跟蹭在李晓菲屁股上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晓菲实在有点瘦,她的屁股也没什么肉,虽然蹭着也很舒服,但是远不如母亲这般结实有弹性,肉棒蹭在上面几乎就想射出来。

“呼”我紧张的不敢喘大气,转过脸呼了一口气,不敢对着母亲呼气,生怕把她吵醒了。

我的手握着肉棒,轻轻地在母亲的大腿上轻轻地摩擦着,像是我用她的内裤那样,用我最敏感的地方隔着裤子蹭着母亲的大腿。

我不敢脱裤子,不然要是母亲醒来了我不好解释,只能隔着自己和母亲的裤子,但是由于是夏天,大家的裤子都比较薄,所以我还是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母亲身上传来的触感。

“如果母亲背向我的话,我就能蹭到她的屁股了。”我想了想,又转过脸呼吸了一下。

我的动作不敢太大,只能轻轻地蹭着,而且因为今天射过一次精液,现在压根没有想要射精的感觉,蹭了一会儿觉得累了,也射精,看着时间也快三点了,于是整理了一下被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母亲起床的动静弄醒的,母亲正在床边穿鞋子。

“妈,早安。”

母亲转过身来看向我,柔声道,“早安,你多睡一会,我起来做早饭。”

我坐了起来,时间不到六点半,“我也起来了,不然一会睡着了起来更难受。”

母亲“嗯”了一声,便打开房门出去了。

我回想了一下昨天,母亲大腿的感觉,早知道我就不让李晓菲帮我手淫了。

我起来换好衣服,趁着时间还早,收拾了一下书包,又贪了一会空调,这才关了空调走出客厅。

今天天气还是很闷热,不过已经带着一丝丝微风了,秋天也是该来了,赶跑了南方闷热潮湿的天气,带来一丝干燥。

父母的房间传来父亲的鼾声,母亲没给他开空调,房间门没关,母亲像是没听到那样,只是让我洗漱以后吃早饭。

母亲吃了早饭以后便出门了,给了钱让我中午自己在学校吃饭,我点了点头,真要我中午回来要是看到父亲,我也不知道该劝他还是该跟他吵架呢。

在学校见到李晓菲,她有点疲惫的样子,看到我就用手砸了我一下,低声骂道,“都怪你!坏人,登徒子!”

我有点莫名其妙,趁着还没上课,拉着她的小手,柔声道,“怎么啦,谁气到我的宝贝儿啦?”

李晓菲白了我一眼,把手抽了出来,然后瞄准我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掐了一下,我顿时龇牙咧嘴,“都怪你!大色狼!我不理你了!”

李晓菲松开了手,瞪了我一眼,这才拿过参考书写了起来。

她肯定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情,难道被她家人发现了吗?我连忙凑上前,低声道,“宝贝儿,是不是让你家长发现啦?”

李晓菲又用手打了我一下,“登徒子!害我洗了一晚上衣服!差点被我妈发现!”

我连忙陪着笑脸,“亲亲宝贝儿,你瞧你说的”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同学们回来得还不算多,又拉着她笑道,“那还不是我宝贝儿太漂亮了,我一下子就...”

李晓菲顿时又掐我的腰,“你还敢说!我不理你了!”

我连忙抓住她的手,“乖乖,宝贝儿,咱不气啊,咱都男女朋友了,偶尔偷一下腥,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李晓菲的眼神不善,手里的力度又加重了,听到我服软了,这才回过头去写参考书。

李晓菲的眼睛藏着一丝妩媚,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看来这小妮子确实动春心了,只怕这感觉她以后会上瘾。

小妮子生气了一个上午,中午我死皮赖脸哄了一顿,又腻在我身上了。

大白天的我也不敢造次,也就跟她在学校附近的河边坐了一会,腻歪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学校。

晚自修以后李晓菲说什么都不让我送她回家,还瞪了我一眼,显然小妮子觉得我还得轻薄她,快步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在窗里面冲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嘻嘻的坐下了。

我本来回家就很近,每天要不是跟李晓菲卿卿我我,八点来钟就能回到家,今天难得不用送她回家,我便跑到学校对面的小吃街找了点东西吃。

来到经常光顾的小吃店,点了一份烤鸡翅和可乐,八块钱,也不算便宜了,不过最近存起来的零花钱也有好几十,算是稍微花一点吧。

老板娘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儿子在店里,儿子看样子是三四年级,经常都是坐在角落写作业,写完作业就自己在那边捧着手机玩,一点也不会吵闹到客人,看到大人进来还会喊叔叔阿姨好,很有教养的小孩。

店里的人不多,只有一个我们学校的学生和一个看起来是上班族的女人在吃东西,那个学生拿了外卖就出去了,剩下那个女的,一个人,点了一杯最大的可乐,桌面上全是鸡翅和薯条汉堡。

那女的我只看到背面,但是穿着一套很正式的灰色女士西服,下半身一条及膝裙,腿上穿着皮鞋,倒是有点像办公室的OL。

穿得这么正式跑来这小地方吃鸡翅,也是第一回见,倒是她可真能吃,那么多东西我能吃一天。

这时候我的鸡翅也到了,我对老板娘说了声谢谢,就戴上手套吃了起来。

“嗝,老板结账”那边的女士喊了一声,老板娘应了一声然后走了上前。

“你好,这一共82块,你看是微信还是现金?”

“微信扫给你”女士擦了擦嘴,随后拿出了随身的包包,想要从里面翻出手机。

“咦?”翻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自己的手机,于是拿出钱包,没想到钱包只有五十块钱。

“那个...”她很不好意思的看向老板娘,“我手机好像忘拿了,你看能不能先收这五十块,剩下的我明天来给你?”

老板娘愣了一下,笑道,“这位姑娘你可真会开玩笑,咱这小本经营,概不赊账,再说,你穿得这么正儿八经的,怎么会连几十块都没有呢?”

老板娘似乎不买她的账,两人低声的争论着,最后老板娘只好说,“咱们真的小本经营,不能赊账,你看有什么值钱的压在这里,先回家拿吧。”

那女的苦着脸,低声道,“我家离这边十几个公交站,我今儿也是来这边找人的,明天还得上班,我明天下班一定拿来给你好吗?”

老板娘说什么都不愿意,这时候我的鸡翅也吃完了,于是上前跟老板娘说道,“芬姐,要不这样,那钱也不多,我先帮她给吧,大晚上的你让人家一个女孩子上哪找给你?”

老板娘跟我比较熟,连忙笑道,“我这不是家里那位不让赊账嘛,上次一个家伙赊了十多块都不回来了,小本经营啊老弟。”

我这时候才看清楚那个女士的脸,大概30岁左右,鹅蛋型的脸,齐肩的发型,眉毛用眉笔画得很仔细,眼妆也用心画过,显得很大很有神,高挺的鼻子,鼻梁中间有点小小凸起的曲线,嘴唇涂着粉红色的唇彩,显然刚刚吃东西的时候蹭了一些,整体来说是个挺好看的女人。

我看她都已经给了五十了,剩下也才三十来块,于是我跟老板娘说,“这钱你记我这吧,一会我一起给你。”

老板娘知道我住这附近,也不怕我溜了,于是点了点头,又看了这女士一眼,似乎觉得她这么大一个人身上连几十块都没有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女士看了我一眼,笑道,“谢谢你啊小哥哥,你加我微信,等我回家拿了手机转回给你。”

我看她这副打扮也不像是想要赖账的人,更何况几十块对我来说也不少了,于是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手机号码,让她回去加我,这才回到我的座位继续喝可乐。

没想到她却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那个,小哥哥,你是附近的学生吗?”

我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那个,刚刚我把钱都给老板娘了,这公交卡都栓在手机上,嗯,你能多借我几块钱坐车回家吗?”这话说完,她都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怎么越来越像那些大街上逢人就说今天没吃饭,能不能赏几块钱吃饭啊,又或者迷路了没钱回家,能不能借几块钱坐着回家的人。

那女的有点不好意思,看我奇怪的看着她,连忙又说道,“我...我今天是来这边找人的,没想到原来自己把手机忘在家里了,我回去一定把钱还你。”

我想着几十块都借给她了,也不差那几块钱,于是摸出钱包给了她五块钱,问道,“这够了吗?”

她接过钱点头,“够了够了,我也就换一次车,谢谢你了啊,我回去一定还你。”

说着,她又说了几声谢谢,然后这才走出小吃店。

这时候老板娘走过来,笑道,“老弟,你可真容易相信人,我在这都开店快十年了,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人,要是我跟你这样啊,我看这店也得成慈善事业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她,可能觉得她的穿着让我觉得有点像母亲的打扮吧,让人有信任感,而且母亲经常教我,遇到讨钱的给他买饭,遇到要饭的给他钱,虽然几十块钱对我来说还是挺多的,但是我心底里就觉得她不是那种骗子。

我笑道,“没事儿,芬姐,你看多少钱,我给你吧。”

老板娘接过钱,又笑着说我傻瓜,这才转过身看孩子了。

回到家的时候,又没见到父亲的身影,母亲正在看电视,看到我回来了,让我先洗把脸,她进厨房把饭菜给我热一下。

我没有问父亲去哪了,按照母亲的性子肯定不管他,于是我点了点头,进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出来的时候母亲端着汤碗放在桌子上让我先喝汤。

一直到晚上母亲给我开完小灶,快十一点了父亲还没回来,我开了电脑上了一会网,这时候才想起那个女的说回家给我转钱的,也不知道回家了没有,于是我翻出手机,打开微信。

确实有个新朋友验证,名字叫张花花,名字前后还各有一朵花的表情,头像正式刚刚那个女人。

这都什么名字啊,那么洋气一女生改个那么土的名字,我点了一下通过验证。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