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 (34) 作者:诸葛大力

.

【教师母亲的柔情】

作者:诸葛大力2020/08/29发表于:SiS001

. 第34章

“宋桐,宋桐?”

恍恍惚惚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但又显得很不真实,那声音异常地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般、

而我仍然在脑海中反复回味着昨天那香艳的场景,就连眼前都出现了些许幻视——张可盈正搂着我的脖颈,白花花的肉体与我水乳交融,我不断地进出她的身体,从残存的理智中榨得最后一丝快感,然后任凭灵魂驰骋于天际之中。

“宋桐,宋桐!”

温热的喘息刺穿了禁忌的牢笼,迷失于情色的欲望之中,脑海中昨日方才经历过的影像犹如身临其境般真实得让身体也扭动起来,在冲刺向极点的旅途里,我的眼前有那么一瞬被白光所填满,尔后一切才回复了正常。

“宋桐!”

一声满带着怨气的呼声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从幻想中的旖旎春光中回过神来。我按了按太阳穴,让目光汇聚起来,然后转过头去,一眼就看到李晓菲那张小脸蛋又红又鼓,眼神也凶巴巴的,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隐隐约约听到的,原来是李晓菲的声音。她大概已经叫了我好半天了,虽然无法确定神游的时间,但一定是不短的了。

刚才我在想的事情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我摸了摸头,对着她讪讪地笑了笑:“怎么啦我的小宝贝,是谁惹得你这么不开心了?”

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可爱的小嘴巴撅得高高的,“你还说!大坏蛋,刚才上课的时候就在走神,叫了你半天了也不理我,你在想什么哇?”

我赶忙揽住她,李晓菲不悦地抖了抖肩膀,用身体敲了我两下,虽是如此,却并没有要逃开的意思。我在心中吁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妮子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没到火冒三丈的地步。和晓菲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的话语和动作意味着什么,我都已了然于胸,两个人之间有一种无言的默契。

摸了摸她那柔顺的头发,我柔声细语道:“当然是在想你啊,我亲爱的小宝贝。”

“哼,少来。”李晓菲用小脑袋顶了我一下,“大活人就在你面前,还用得着想啊?一看就没说实话,坏家伙。”

“那当然是眼里看,心里想,手上也不闲着,谁让你这么可爱嘛。”我伸出手,轻轻地在她腿上摸了摸。

“好色鬼,别乱动啦,班里还有人呢。”李晓菲打了一下我的手背,但是力度却很轻,一点都不痛。她的声音细若蚊蚋,欲隐欲现中带着几分娇羞,听得我心头痒痒的。

班级里零零散散只有两三个人,我本觉得这并不需要过多在意,不过晓菲的脸皮比我薄多了,可不能勉强她。我握住她的手,紧紧扣住,李晓菲也不乱动了,就这样靠在我的怀里,像一只温顺可爱的雌猫。

若是之前的话,她定然要跳起来警戒周围,然后狠狠的瞪我一眼,没想到她变得如此乖巧可人,让我简直忍不住要俯身吻住。

就这样依偎了一会儿,李晓菲才满脸绯红地从我怀里离开,她羞怯怯地捏了捏我的手,对我说:“宋桐,你下次上课不可以不认真听讲了,如果你成绩退步,我们要怎么办哇?”

我望着她扑闪扑闪的大大眼睛,眼中蕴含着的满是担忧之色,我心口一紧,不禁又想起刚才自己和张可盈的胡思乱想,抱着愧意低下了头。李晓菲对我百般关心,而我却辜负了她的心意,甚至和别人……想到这儿,我又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

“哇啊!嗯……宋桐,你怎么了?”她娇呼一声,却又发现我又有些不对劲,也没有推开我,任凭我这么抱着,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李晓菲一直很温柔,她的保守和体贴,与我最爱的母亲如出一辙,如果母亲知道了我和张可盈的事情又会怎么样呢,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能将那件事当做秘密烂在肚子里。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松开手,看到晓菲还是很关切的模样,也不忍让她担心,于是撒了个不算谎言的谎言。

“爸爸和妈妈吵架了,爸爸已经离家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家。”

“唔,那,阿姨她……她怎么样了?”想来晓菲和母亲的关系的确很好,第一反应就是问母亲的状况,看她急红了眼眶的模样,我的心里也有些触动,轻轻地将她的手抓在手心里。

“妈妈她还好,家里有我在呢,不用担心。”想起之前在家里我多少还是能照顾母亲的,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骄傲。

“少来,刚才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你照顾阿姨我可不放心。”李晓菲扭过脸去,表情之中有些不可置信。

“果然是我的好媳妇儿。”我嘻嘻笑起来,晓菲潜意识里把母亲当做了自己人,这点让我很是高兴。

“你真讨厌,又占人家便宜。”晓菲扭扭捏捏低下头,不让我看见她的表情,又一次掐了掐我的手,对我说,“别担心了,说不定叔叔很快就回来了”。

“好好,我知道啦小宝贝。”我伸出手想要搂搂她,却被她一闪身躲过扑了个空。晓菲古灵精怪地朝我哼了一声,说马上上课了要收敛一点,我回了声知道了,想法却不住地往家里飘去。

放学后,我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瞟了一眼名字叫“张花花”的对话框,却发现到现在张可盈还是没有发来消息,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是遗憾还是如释重担,亦或是二者兼有。平心而论,就算她发来消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所以这样不瘟不火的现状才算是最合适的。

路过学校对面的小吃店,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播放出第一次遇见张可盈的场景,本想进去填一下肚子的心情也随之浇灭,我哪里也没有去,直直地回到了家中。

“妈,我回来了。”

“回来啦,稍微等一会,晚饭就快做好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着,我从客厅看过去,正好将母亲那窈窕的背影尽收眼底。若是平时,顶多会在心里默默赞叹母亲的美丽,可昨日结束了童贞的我业已食髓知味,急速上涨的性欲比往常更为急迫和强烈,再加上和张可盈在浴室里做爱时意淫过母亲的模样,这一切都令我的妄想无止境地膨胀。

不禁盯着母亲的背影,我开始了神游,这扇门一旦打开了再难关上,若说曾经我还未知晓过性交的滋味,对母亲的性幻想完全是简单的、虚无的,但现在,这种意淫也显得是如此真实,好像这一切我真的能够动手去做到一般。

我悄悄地从背后接近母亲,像是野兽般突然扑了上去,从后方抱住母亲,双臂自衣服的下摆伸入,探至胸前,揉捏起了母亲那美丽而丰满的双乳。母亲惊呼一声,全身都僵住了,不敢有什么动作。我肆意地弯曲和移动手指,改变着奶子的形状,两只手反复地抓揉,不时用指甲轻轻掐住乳头,母亲呼喊着不可以,却无法从我的控制下逃走,只能紧咬着双唇,感受着胸部传来的阵阵敏锐的奇妙感觉。我自后面紧紧地贴住母亲,下身也抬起头,顶在母亲的股间。母亲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屁股,这不经意的摩擦却让膨胀起的龟头倍感舒爽,我毫不克制,强硬地扒下母亲的上衣和裙子,只留丰腴的雪白裸体和套在身前的围裙。揉搓着胸部的一只手向下探去,摸到已经变得有些湿润的阴户,手指间沾上了粘稠的液体。这给予了我极大的信心,我挺起腰,扶着下身,插入了母亲的隐私部位,狠狠地顶了一下,从背后侵犯起母亲来。

“小桐,怎么了,还在这呆站着?”

母亲的声音重新把我带回了现实,我看了一眼厨房里的母亲,强行压制住要继续下去的妄想,弯着腰跑进了房间里。

“这孩子……”赵芍芝摇了摇头,却忽然想起刚才看到,儿子的下面似乎挺了起来,一边想着不会吧,手上默默地摆起盘来,心里却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母亲、裸体、做爱之类的画面,呼吸也粗重起来,理性告诉我不能继续下去,可欲望却在耳畔喃喃低语,我一翻身,狠狠地压了下去,让身体按住涨得快要发痛的肉棒,然后轻轻地摇动身体,幻想将母亲压在身下,一深一浅地抽插起来。

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低刺激自慰后,虽然没有射出来,但身体内的躁动也渐渐平息了。正好母亲叫我出去吃饭,我拉扯了一下床单,整理了下衣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了出去。

母亲的手艺依然很出色,不管哪个菜口味都和我心意让我停不下筷子,但有些反常地,母亲一直沉默者,什么话也不说,好像在思考些什么的样子。

“怎么了妈妈,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小桐多吃点,还有不少菜呢。”母亲明显地愣了一下,却也并不道明原委,只是顾着给我搛菜,都快把我的小碗堆成小山了。

我看着母亲的手,心里有些哭笑不得,再怎么好吃的菜也没办法这么对付。我伸出手,急忙拦住像是机器人一样动作的母亲,然后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的碗里。

“妈妈你也吃,都给我我也吃不下啊。”

母亲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多吃点,多吃点,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不是一直想长得高一些吗。”

“当然啦。”我点点头,“这样我就可以护着妈妈不受欺负了。”

“你呀,还是先顾好自己吧。”母亲轻柔地笑了起来,声音温柔地像在夏天歌唱的夜莺。

吃完饭,我帮着母亲收拾了一下碗筷,然后拉着她坐下来。看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模样,我还是想为妈妈做些什么。

“妈,你晚上没事儿吧,陪我玩一会好不好?”

我把常玩的飞行棋拿了出来,摇了摇,骰子的声音清透脆亮,飞行棋靠的全是运气,不用想一些复杂的策略,正适合放松。见我如此热情地恳求,母亲自然也是不好拒绝,索性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我要这个蓝色的棋子,妈,到你选啦,挑一个喜欢的吧。”

母亲在剩下的三种棋子中看了看,说着“那我要这个吧”,选择了粉色的小飞机,又温馨又可爱,是小女生最喜欢的颜色。

看来母亲的心里也住着一个小女孩。

我把骰子交给母亲,母亲在手心里轻轻摇了摇,丢在桌子上,正好是一个六。

“哇,妈,你运气真好唉。”我向她比了一个大拇指。母亲倒是被我这恭维闹得不好意思起来。

换了一圈,又到母亲掷点的时候,防盗门却“咯吱”一声打开了。我们俩警觉地看向门口,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闯进了家里,正是消失许久的父亲。

“小桐。”

他古井不波地喊了一声,就像是在街边看到了个面善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一副不想粘连什么的模样,快步径直往房间去了。

母亲愣在当场,涨红了脸,我也没想到父亲完全不理会母亲,连招呼都不想打一个,简直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妈……”

我摸了摸母亲的手,虽然我也很生气,但我还是想尽己所能安慰一下母亲。

“小桐,我先进去一下。”

母亲的声音已经在极力克制,但我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丝憋闷和怫郁,母亲一直就是知书达礼的模样,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基本没怎么动过怒,又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咣!”

父母卧室的门被重重地关上,我想凑过去听听,但还没靠近就听到父亲近乎咆哮一样的叫骂声,母亲虽然也在据理力争,但很明显比不过像个点燃的炸药桶般的父亲,我很想冲进去帮帮母亲,但自己也没自信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紧接着,房间里又传出了东西摔落在地上的声音,两个人激烈地争吵着,局面变得剑拔弩张起来。直到最后,好像是父亲吼了一句,“不想过就离,滚”,然后房间里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了动静。

我小心地坐回位子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想劝他们和好,想一家人拉着手欢声笑语,但是这一切又好像似梦幻泡影般一触即破。从前父母也有过争吵,但从未像这次歇斯底里,冥冥之中,我感觉到,这个家要散了,我很想成为这张即将要破碎的全家福的黏合剂,可又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

房间的门再次打开,我看到母亲的双眼早已红肿,眼泪都快要流干了一般,她抽动着鼻息,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双臂放在桌子上,头埋在胳膊里,静默不语。

“没事的妈,爸说的都是气话,你别伤心。”

我知道这话没什么用,但还是试着安慰一下母亲。我轻轻抚摸着母亲的背,我印象中母亲的背影一向宽大,像保护伞一般支撑着我,但现在看上去,却显得那样柔弱,那样娇小,反倒需要一个人来保护。

我又想寻些别的话语,却听见母亲小小的呜咽声,她将脸埋得很深,不想把脆弱的一面展示出来,但还是让我听到了。我一边轻轻拍着母亲,像是哄孩子一样咿咿呀呀,一边想着应该跟父亲说些什么,心中五味陈杂,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不一会,父亲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睁得如大个的铜铃,眉宇之间遍布煞气,像是近乎疯狂一般,仅仅看上去就让人胆寒几分,逼得我到嘴边的怨言又咽了下去。

“我为了不影响小桐中考一再忍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无理取闹,就是没个完。我还就告诉你,你别想有什么好过,像你这种女人,迟早祸事临门。”

父亲甩下这句话便摔门而去,重重的撞门声震得人胆战心惊。我按着胸口,一阵惊魂未定,母亲却再难掩悲愤之情,哭得好大声好大声。美丽的脸庞被泪水糟蹋得一塌糊涂,脸色透红得像是烧热的铁段。

见母亲这样,我很是心疼,我搂着她的肩膀,说着妈妈别哭了,还有我在之类效果并不明显的安慰,但此时,安慰总比没有要好,我搜肠刮肚,寻找着能让母亲停止哭泣的方法,极尽所能地哄她别再伤心。

可惜,之前想和父母一起去公园增进感情的计划还是泡汤了,我万没能想到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会变得这么严重,更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如此对待母亲,心中对于父亲的恨意也陡然增长了几分,甚至暗搓搓地思索起该如何报复这样的父亲来。

但就连我自己也没发现,我其实并没有感到多难过,我真正气恼的是父亲到最后还要惹得母亲如此伤心。在我内心深处似乎并不拒绝他们离婚,父亲已经完全担负不起丈夫这样一个角色,现在,母亲最亲的人是我,是我独占着母亲,母亲归我一人所有,这倒是使我欣喜的一件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