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教師母親的柔情 (61) 作者:諸葛大力

【教師母親的柔情】第61章

作者:諸葛大力2021/04/21發表於:第一會所

萬事開頭難,想起我和母親那配合熟練的接吻,誰能想到第一次時她是那樣抗拒,可逐漸逐漸,母親都會主動地向我索吻了。很多事情只是因為沒有經歷過,所以讓人牴觸,而一旦實現了之後,倒是反抗得沒有那麼嚴重了。

漸漸地,母親似乎掌握到了訣竅,擼動管身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她的手掌壓在肉棒上,又不時調整角度,從多個方位刺激著敏感的地方,很快,我就敗下陣來,只感到一股熱流在肉棒里醞釀,就好像槍膛頂入子彈。

然後就在下一秒,無所顧忌地射了出來。前所未有的興奮圍繞著我,既是為了射精那一瞬間的快感,又是為了母親親手服務的感動。

母親將手抽走,從床上下來,很快,就聽到衛生間傳來了水流的聲音。我也藉機換掉了濕濕黏黏的褲子。回來後,母親已經躺好了,依然是背對著我的方向,我也躺下來,兩個人背對著背,誰也沒有先說話。或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又或許是不好意思開口說話,房間裡安靜得能聽見呼吸的聲音。

但很快,我就沉沉地睡去了。

不僅是放學的時間,上學的時間現在也較往常更早一些,吃過早餐之後就要回學校了,晚上歷經了那樣的插曲,早上起來以後母親表情不是那麼好看,有一點點不開心的樣子。

「媽,我要回學校了,親一下嘛。就親一下嘛。」看母親有些冷淡的態度,又想到了夜裡母親的叮囑,這次我可不敢自說自話就吻上去,而是纏著母親要一個吻。母親本來是拒絕的,但似乎被我這不折不撓的騷擾弄得有些不耐煩,最後只好答應了下來。

接著,母親給了我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很輕,但是卻也能讓我高興不已。我最怕的就是母親生我的氣然後不理我,那種感覺簡直是最殘忍的折磨。

得到了母親祝福的我自然是愉悅地出了門,雖然母親現在還有些很不樂意的感覺,不過晚上回到家應該就會消氣了,到時候又一如往常。我這麼盤算著,都沒發現自己的步伐快了許多,到學校的時間比預想得還早。

本來以為在學校里的一天會平平淡淡的,不過讓我始料未及的是學校突然宣布來一次突擊摸底考試,同學們因為沒準備而怨聲載道。李曉菲也望了我一眼,露出了一個有些無奈的微笑。畢竟,誰也不想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接受測試,哪怕這種測試才是最接近每個人的真實水平的,可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分數能夠好看一些。

相比起上課來說,考試的一天顯得是那麼快,轉眼間已經到了放學時間,卻還讓人有意猶未盡的感覺。而且今天因為舉行了一整天考試,晚自習也取消了,放學的時間甚至比修改時間之前還要早。

「宋桐,難得放學這麼早,我們找個地方坐一會吧?」李曉菲的臉上漾著微笑,看來這一次的考試她是胸有成竹。我也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雖然不能說是十全十美,不過這次考試也沒有遇到讓我特別不順的地方,所以就結果來說可能也不錯。

我們兩個來到學校附近的快餐店。還記得我以前放學時常常在這裡買點小吃,不過這段時間就沒有這種空閒了,老闆娘很熱情地招待了我們,我和曉菲點了些吃的喝的,找了個僻靜些的角落坐了下來。

「欸,你這次考得怎麼樣啊?」果不其然,這個優等生小妮子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關於成績的。

我笑了笑,一把把她摟在了懷裡,邊說:「還不錯吧,不過肯定比不上老婆大人分數好就是了。」

「啊呀,討厭啦你,這麼多人看著呢。」曉菲被我抱在懷裡,第一反應不是推開,而是東張西望看有沒有誰在注視著我們,這不禁讓我覺得有些好笑。我摸了摸她的臉,讓她不要擔心,而事實上也沒有什麼擔心的必要,要是一般的情況,或許小情侶要擔心被人發現早戀的問題,但現在我和曉菲在年級里都快成了公開的一對了,因為我們兩個的成績都算不錯,老師也把我們作為戀愛的模範來宣揚,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無形中也給予了我們些許方便。

只是,這丫頭臉皮太薄,兩個人私下裡親熱她倒是不會反對,但只要是眾目睽睽之下,任憑我怎麼說她都不會主動做些什麼。

我湊到李曉菲的後頸上,用鼻尖輕輕碰了碰,是我熟悉的香味。曉菲被我這弄得一下子無所適從,嬌呼一聲,想要躲開,我自然是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她,抱得更緊了一些,還不斷對她說一些調情的話。

曉菲被我弄得面紅耳赤,不過就像一隻粘人的小貓咪一般靠在我的懷裡。我又學著網絡劇里的男主角那樣貼在曉菲的耳邊,輕輕吹一口氣,又說了幾句綿綿情話,這一下她可更是受不了了,正好點的東西也都吃完了,曉菲抓住一個機會趕快從我的懷裡溜了出去。

「時間不早了,我再不回去媽媽要擔心了。」曉菲照著藉口,眼神卻游移著不敢看我。我自然知道她是害羞了,不過我也想早些回家看看母親的情況,於是沒有在快餐店做過多停留,拉著曉菲就離開了。

在車站等車的間隙,我又調戲了她一番,我摟著她的腰,赫然宣布這株美麗的梔子已經名花有主。如若說剛才在快餐店裡人還算不上多只是有被看見的風險,那麼在這車站可就是無所遁形了。很快,曉菲就紅著臉跑上了迎面而來公交車,我笑著對她揮手再見,曉菲卻嘟了嘟嘴,可愛地哼了一聲,這才隔著車窗對我擺擺手。

送別了曉菲,我一個人踏上了回家的路。路算不上遠,但相比起剛才,總還是覺得有些寂寞,忍不住要飛回去一般。

「媽,我回來了。」我關上門,換著鞋,一回到家就渾身放鬆了下來,我輕快地和母親打了聲招呼,這才發現在餐桌上還坐著一位女性的客人。似乎是為了招待她,母親提前做好了一桌飯菜,我不禁有些好奇,以往從沒有人到家裡來找過母親,不知道這一次她是來做什麼的。

「小桐回來啦,來來,張老師,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小桐,快給張老師問聲好。」

聽著母親這麼說,在餐桌上的那個背影轉過身來向我打招呼,我也準備禮貌地對待母親帶回來的客人。

但空氣就在兩個人會面的一瞬間凝結了。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會有一天,在自己的家裡,碰到張可盈。我不知道張可盈為什麼來我們家,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和張可盈認識的,但我現在腦子裡只剩下一片空白,這強烈的驚訝讓我一時間大腦宕機,不知該作何反應。張可盈似乎也和我有著差不多的感受,她的神情也頗有些玩味,我皺了皺眉頭,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萬一在母親面前暴露出我認識她的這個事實,要從我們兩個怎麼相識開始解釋實在是有夠麻煩的,與其這樣,還不如按捺住自己,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母親似是沒注意到我的窘迫,又催促了我一聲:「別不說話呀小桐,叫張老師好。唉張老師,我們家孩子性格有一點點內向,你不要介意。」

「張、張、張、張……老師好。」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我說話都不利索,開始結結巴巴的了。這句話說出來以後我才大呼不妙,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表現得實在是有夠不自然,要是讓母親發現了就糟糕了。

萬幸母親的注意力並沒有集中在我身上,張可盈也是很快就從驚訝之中醒了過來,她露出了微笑,聲音甜美地叫了我一聲宋同學。

說實話,平時見到張可盈她都太過豪放,像這樣捏著嗓子說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要是不知道張可盈本性的人見了,一定會被她這副模樣給吸引住。不過,我對她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也知道她這樣裝腔作勢的背後一定在籌劃什麼,這讓我不禁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母親倒是沒在意這麼多,她對著我點了點頭,然後繼續介紹起張可盈來。

「張老師是我的同事,教三班的,你應該沒見過吧。我回來的時候把教案忘在辦公室里了,本來是想打個電話看看辦公室里有沒有人,不過張老師為人很熱情,她聽了我的話就直接幫我把教案送過來了。咱家也沒什麼東西能謝謝人家的,就請她在咱們家一起吃個飯。」母親跟我解釋著前因後果,然後話鋒又一轉,開始問起我來,「小桐你吃飯沒有,沒有的話坐下來一起吃。」

不巧的是,這是我正在思考著張可盈到底想要做什麼,所以看起來自然有些發獃。母親對我這奇怪的態度很是不解,又把自己的問題重複了一遍。

我仿佛這才聽明白一般,趕緊對母親說我已經吃過了。雖然在小吃店點了一些東西吃,但畢竟還是吃不飽,要讓我現在坐在餐桌上也行——若是張可盈不在的話。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才好,張可盈倒是顯得鎮定自若,該吃吃該喝喝,完全不在乎發生了什麼。母親見我這個回答,白了我一眼,有些無奈。或許她本意是想讓我和張可盈搞好關係,但是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不過為了不讓母親決得有什麼不對,我還是在張可盈旁邊坐了下來。但總覺得整個人都拘謹得不行,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張可盈倒是趁著母親不注意的間隔給我拋了個媚眼,這一下子讓我更是渾身一抖,反覆揣摩她的意思。

「放著吧,我來收拾。」

飯後,母親自告奮勇地收拾起桌子準備去洗碗。也正是這個空檔,張可盈終於漏出了她的本來面目,不再像剛才那般乖巧,而是賊兮兮地笑著,就好像調戲良家婦女的街上流氓一樣。她自然而然地把胳膊搭到我的肩膀上,整個人向我貼近了幾分:「好久不見啦弟弟,我也是真沒想到你就是趙老師的兒子,嘖嘖嘖,這世界真小。本來還想有空約你呢,這倒好,正好撞上了。」

張可盈一邊說,手一邊不安分地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我是實在不知道怎麼對付她,要是兩個人私下裡相處倒還好說,但現在是在家裡,就在母親的眼皮底下,我也不敢太過放肆,只能由著張可盈胡來,一張臉憋得通紅,害羞到無以復加。

她占了便宜,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反倒是有些得寸進尺起來。張可盈一邊在我耳邊說著調戲的話,一邊掩著嘴巴盡情地笑著。我看著這幅場景不禁生出了一些既視感,我萬沒能想到,就在幾十分鐘前調戲曉菲的我,現在變成了被調戲的一方。張可盈的性格本就無拘無束,她要麼摸摸我的耳垂,要麼戳戳的側腹,總之就是靜不下來。我不知所措地坐在那裡,生怕自己要是反抗之類的被母親看到就不知該作何解釋了。

不過這段尷尬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母親就洗完碗從廚房裡出來了,張可盈也機警地不再緊緊貼著我,這好歹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那個,趙老師,我也已經吃好了,繼續留在家裡叨擾也不合適,要不然我就先回去吧。」張可盈表現得規規矩矩地對著母親說,母親又挽留了一番,不過張可盈的確沒有留下的意思,得知這個事實後,我也覺得緊繃的神經一下子鬆懈了下來。

站在家門口,張可盈半隻腳已經踏出門去,我和母親站在門旁邊為她送行。

「以後有工夫的話常來吃飯啊。」母親笑著擺擺手,說著如此的客套話。張可盈卻把這句話當做了敕令,她回過頭來,表情有點興奮,說著:「肯定會的。」

她趁著母親沒發現又看了我一眼,這一眼看得我有點發毛。我當然知道她話里有話,肯定會來的,只不過來的目的是不是吃飯那就不一定了。

目送張可盈走遠以後,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為何會攤上這檔子事,感覺這巧合實在是巧合地有些離譜。

「怎麼了,是不是看見美女興奮地走不動道了?」母親見我還傻愣愣地站在那裡,似是認真似是開玩笑,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我當然是為了張可盈的事情煩惱,不過卻不是因為母親說的理由。

一提到她,我就感覺有些害怕。在我回家之前張可盈當然不知道我是母親的兒子,自然也不會跟她說那些事。但在見到張可盈以後,我就總是覺得心裡有些發慌,萬一哪一天我和她之間的秘密暴露,不知道母親會露出怎樣的表情。雖然我覺得張可盈應該不會主動和別人說我和她之間發生的春情,但既然做了,就總有著害怕的時候。

一想到這裡,我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就好像一隻在威嚇敵人的貓。

「不是不是。」我慌慌張張的搖搖頭,但好像適得其反,讓我變得更加可疑了。

母親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她對於我這些舉動也是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你那麼緊張幹嗎呀,只不過是開玩笑而已。怎麼了,自從你見到張老師那一刻開始就變得有些不正常。我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不至於這麼緊張吧?」

我嘻嘻地陪著笑,說著「哪裡哪裡。然後又補了一句,這不是怕你誤會嘛,你才是我最愛的女人。」

「去去去,鬼才信你說的。」母親送了我一個白眼,像是被我這莫名其妙的回答鬧得無可奈何一樣,「你快去洗洗澡。這段時間你總是做那個,一定要注意清潔,特別是翻開包皮徹底洗乾淨,不要留下垢,不然會發炎的。

「知道啦知道了。」我聽了母親的話,一個人走進了洗手間。要是往常的我說不定還會撒撒嬌找找藉口讓母親幫著洗洗之類的,不過現在的我完全失去了這樣的心情。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張可盈的事,想著我們兩個之間的「姦情」會不會暴露的事,畢竟和張可盈發生的關係怎麼說對於我喜歡的人來說都是一種背叛。

事到如今我才後悔起當時沒有控制好自己,不過也早就晚了。按張可盈的說法,她之後說不定還會找藉口過來,事到如今,躲肯定是躲不起了,只能想辦法把這段熬過去。最重要的是,我現在表現的實在是太過反常,母親都已經覺得有所不對了,要是再這麼下去遲早暴露,我必須把自己變成平常心才行。

我用淋浴頭澆了澆自己的腦袋,之前從沒問過張可盈是做什麼的,還以為她是哪家公司的白領,萬沒想到是和母親一個學校的老師,要是早知道這一層,事情可能也不會到此地步。事到如今,只有將計就計了。

現在擺在臉前的問題甚至比卷子上的壓軸題還要難,面對此情此景,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相關推薦